东欧小国 (4)

【东欧小国(4)】

作者:裴彼得 2020/8/23发表于:首发留园书屋 字数:8987

这间夜店除了酒吧和脱衣舞厅之外,当然不会少了夜店的舞池,我们透过工 作人员收到非常隐蔽的下去第三层的楼梯往舞池进发。甫一进去,迎面而来的就 是震耳欲聋的音乐轰炸和很冷很冷的空调劲风。

越往下走,灯光开始越来越暗,直至我们只看见舞池的闪烁灯光,我们发现 工作人员的臂章开始发光。并不是一般的萤光,而是发出颇强的蓝色灯光,大概 跟手机屏幕开到最亮一样。因为舞池的灯光实在太暗太乱,我们得靠这个臂章才 能找得到摄制队的大家。

这里的冷气开得很大是有原因的,其实也不是特意把温度调得很低,只是因 为空调和外面的空气交换实在太快,所以显得有点大风而已。那为什么要用这种 速度交换空气?因为不然的话我们就会被性爱的味道毙死了……这 个与其说是夜店的舞池,还不如说是一个即将持续到天明的乱交派对!

在舞池之中有几个悬空的舞台,上面有几个专业的娜托斯舞娘在一边跳着钢 管舞一边冷眼的看着下面的乱交场合,在她们眼里大概每天都是一样的情况。舞 池里的人们除了被随机摆动的聚光灯照到之外,都几乎被包覆在黑暗之中。而其 中除了有零星几个蓝色的臂章在巡视场地之外,在黑暗中最为耀眼的就是女士身 上那些萤光字样。

这里就是很多游客最后必定会来的地方,娜托斯人管这里叫做垃圾桶,而那 些自愿来的女士就是在参与一项叫做“被抛进垃圾堆内”(Thrown in to the trash) 的活动。这里的人除了工作人员之外,几乎不会 有娜托斯人,而要参与这个活动则非常简单。

首先玄关里还有一家店,是专门卖性感服饰的。它也不是在卖内衣或者比坚 尼,而是一大堆穿了等如没穿,而且很容易被扯烂的小胸衣或者超短裙,反正经 常到夜场的朋友应该会对这些款式一点也不陌生。当然这店也包括储存女士本来 穿着的衣服的服务,用娜托的手环做身份认证就可以取回。然后就到沙宾娜刚刚 提到的店里去贴水印,里面什么类型的水印都有,不过来这里的女士们都喜欢把 悔辱性的字句贴在身上,做一回荡妇。

因为非本地人来这里的话一定已经年过十八岁所以我们也不客气地把这里的 淫乱记录下来。我们在舞池里找了很久,毕竟肯自愿来这里的女性大多数都样貎 平平甚至很差,或者是年纪很大的,为了顾及观众的观感,而她又不是在被人干 著能回答问题的,真的找了很久。

在千辛万苦的挤过舞池里在胡乱交合的男女之后,我们终于看到舞池的另一 边有个光亮的地方,就是这层唯一一个站立酒吧。毕竟嘛,这里还是个店,总不 能让全层都是客人们在交合的地方,总要找个位置卖酒才会有收入的。我们在这 里找到一个年轻的亚裔女子,一边在喝着手中的马天尼一边在跟着场中的音乐手 舞足蹈。她的上身衣服已经不见了影踪,腰下面只剩下一块可以叫破布的东西围 著。她的胸部上也一样贴著FREE SEX 的字样,后背上方贴著IF Y OU CAN READ THIS YOU CAN FUCK ME,后腰 刖点着NO MEAN YES,然后在屁眼有指标性的写着ANAL WEL COME,肚脐下方的位置则写着MAKE ME PREGNANT。

在娜托斯乱交的好处是在入境的时候已经保证了大家并没有性病,所以剩下 的只是各位女士自己选择避不避孕而已。你还别说刚刚挤过来酒吧的时候沿途经 过的几个女人身上都是贴著MAKE ME PREGNANT 的字样,虽然 不知道那些女士是不是真的没有避孕,但男人看到这个可能会更有干劲一些。

她的头发凌乱不堪,被她勉强随便地扎在一块。脸的的妆容尽毁,眼线和胭 脂糊得一脸都是,还有一边的假眼捷毛脱了出来就这样黏在额角,但并没有遮住 额头上贴的SLUT 字样。假捷毛是被什么黏住的?当然是满脸满身的精液黏 的。她自己也知道这件事,不过她的知道在于她一边喝着酒一边把脸上身上的精 液用手拈起来作下酒小吃而已。

我们接近那位女子,经过一轮解释之后,我们还要用电话屏幕打字给她看, 她才明白我们是要来访问游客。起初我以为她是听不明白英文,后来才明白原来 是这层的音乐实在太大声了,除了自己之外根本没有人能听到其他人的说话。之 后她要求我们帮她打马赛克,我们当然同意了。最糟糕的是她全身没有一个地方 可以夹麦克风,我们只能让她拿着,戴上耳机好让大家能沟通。

“小姐你好,请问怎么称呼你?”即使对方戴着入耳式耳机,我还是叫得超 大声的。

“你叫我RAY 就好,我还未听说过这里有人来过采访。”我总觉得这位 小姐的神情有点异样。

“RAY 你好,你是第一次来这里玩吗?”我问道。

“不是,我已经来过一次了,这次是我朋友硬要跟我一齐来,她还在里面被 操着呢?”说着她又拈起了一丝精液往口里送。

这个酒吧是所谓的女性休息室,只要女士在群交的途中能爬到出来,在吧台 上买个饮品就能获得工作人员给的“免战臂章”,和我们不一样这个免战臂章发 著很亮的粉红色光,时效只有三十分钟。没有免战状态的女士自然会被在场的男 士拖回去奸淫。

“小姐请不要介意我这样问,你刚刚爬出来之前跟多少个男人干过了?”我 相信观众对这个应该最好奇。

“我没有认真数耶....而且根本分不清谁是谁,我只能估算一下人次。 我们是从六点开始天黑的时候来的,现在大约十一点,我想应该有三十人次吧. ......”她一边看着天花板一边回忆著看来非常认真。

“这么长时间这么多人,你们不会累吗?”我问道。

“不会呀!来娜托斯的人怎么都会买点药吧!就是那个...什么药名忘了 ,吃了就怎么做爱都不会累。”明显她的身上不会有位置放药瓶。

查理斯和卡特里娜的学术成就不止于男性用的壮阳药,还包括了一种女性用 的性功能增强药剂,叫做亚索非特。基本的作用和男性用的药一样,可以让女士 在药效的时间中不停的做爱以及高潮,只要适当的补充水分的话就不会减少阴道 润滑物,或者说是淫水的分泌。而且全身的敏感度都会提高,更容易获得高潮但 却不会在反复的高潮中失去理智,至于药效有多长则要看你吃了多少。

不过这种药物也是娜托斯独有的,虽然娜托斯的科研团队极为不解为什么他 们的男性壮阳药可以畅销全球,但是药物一但涉及提升女性性欲和性能力就永远 都不会得到欧盟和美国的药品注册许可。好像女性性欲旺盛就是个问题,女性可 以有更多高潮就是个问题一样。这个药几乎没有副作用,也不会上瘾,而且可以 某程度改善女性子宫和卵巢和缺憾,提升怀孕的概率。不过即使你买了也只能在 娜托斯用,带走的话无论到那个国家都是当违禁品处理的。

“能带我到你朋友那边吗?”我问道。

“可以呀!哎酒保!给我一个大冰水,那个婊子肯定渴了!”RAY 同时 向酒保招手说着。

“在做爱喝冰水不好,我还是给你这个吧。”说着酒保拿了一瓶超大的暖水 出来,然后往水里又加了点阿索非特。

“你刚刚说你朋友的情况,我看她今晚是爬不出来了,你去给她补补药,不 然肯定要被干晕过去。”酒保把水递到RAY 手上,她老实不客气的就喝了一 大口,然后用手环付了帐,看来她已经为今晚的第二回合做好了准备。

“我得趁著免战牌还亮的时候给她送水,不然我又要被那些男人轮奸了。” RAY 拿着水瓶,在黑暗中凭著记忆中她朋友的战场位置,往人群里挤过去。 因为我们真的要拍些什么所以就把摄影灯打开为RAY 开路。

“我那个朋友很容易认的,全场就只有她这样一个女的。”她一边说一边挤 著,如果她不是拿着收音咪我们根本不可能听到她说什么。

突然我们在人群中好像挤到了一处人比较稀疏的地方。有五六个黑人男人把 这个靠角落的位置占了,不让其他人过来。她们看到是RAY 就让开了路,同 时我们也进去了,几个男人一脸迷惘不知道RAY 是从哪搞来的摄制队。

而他们让开的一瞬间,我就知道她的朋友是什么情况和为什么这么好认了。 在几个男人中间围住来操的是一个孕妇!

我们把灯照过去他们大战的地方,一个健硕无比的黑人身上躺着了这么个孕 妇。红褐色的卷发看来非常自然,那她就应该不是亚裔人。整体的皮肤非常白哲 ,在我们的灯光下和围着她的黑人形成强大对比。她身下的黑人毫不容气的揉搓 着她的两个巨乳,内棒则插在她的后庭抽动着。她的小穴则被另一个男的招呼著 ,一个超肥的黑人和她大肚子对着大肚子般对撞著,男人的两只手贪婪的在抚摸 着她高高隆起的肚子。白晢的肚子上有着零星的妊娠纹,然后一直被干的时候好 像还动了两下!看样子至少是七个月了。

为什么没有描述她的样子?因为根本看不到她的样子,第三个男的把她的头 往后翻在做着深喉运动,黑色的蛋蛋都贴在她的眼上了,她的喉咙一直反复出现 夸长的隆起,要不是胸脯有起伏我还以为她应该窒息了。

她的两只手也没闲着,不停在上下动作为剩下的男人拿手枪。就以这两支闲 置的来看,这些黑人的肉棒至少都有二十多公分,不难想像她被这几个人操得有 多惨。

就在规则的活塞活动中,女的突然大叫了起来,吓得我以为她要生了。在她 小穴的男人应该是因为她的反应而射了,一抽出来一看果然是二十几公分的巨屌 ,那个男的一走开,另一个人就来补上,又把刚刚的精液操了回去。她双手疯狂 推开插在她口中的男人,然后还来不及换气,就从口里吐了一堆呕吐物出来。因 为头向后仰,这些呕吐物就直头沿着她们脸往头顶流去。我们这么注意到她的头 发上早就已经被干了的呕吐物结成了一堆堆,看来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男人似乎没有在意,但马上啪啪两声就在那个孕妇脸上响了两个耳光。

“真是个肮脏的小贱妇,别被干晕了,你朋友回来了。”男人扯起她的头发 逼使她坐起来。

“玛莉我回来了,来喝水。”玛莉一把兑了药的水喝进去之后精神马上好多 了。这时候我才能在黑暗中隐约看到玛莉的样子,不过看见了也和看不见一样。 她整个脸上的化妆都被破坏得一塌糊涂,连脸的轮廓都看不清了。

“呀~~~~~呀~~~~~这药真棒!呀~~~再干....我孩子都要 出来了....呀~~~~~~!”即便玛莉坐起来了,下身的两个男人也完全 没有停止动作,新的阿索非特药效上来之后她的感观能力再次提升,竟然又泄了 一次身。在她的肚皮上,难得男人的手拿开的一瞬间,我看到她贴上的字样︰“ THIS ONE INSIDE IS A BITCH TOO!”(在肚 子里那个也是荡妇!) 我的天呀!

看来我唯一能够正常访问的人就是刚刚那个抽插著玛莉喉咙的男人了。

“你们是认识的吗?我见你们几个都在挡着其他人过来”我问道。

“也算是吧!我们是在上层酒吧那里碰见的。我跟几个哥们器大活好,每次 来娜托斯都会来垃圾堆让这些贱货体会一下什么是爽。我们看见玛莉和RAY 早已经贴好了字,而且我们也不是第一次轮奸孕妇,于是便相约下来好好聚会聚 会。这两个女的碰上我们这些熟手技工也好放心。”他一边说一边在露出坏坏的 微笑。

“玛莉实在是太骚劲了,我们六个人连续射了五轮都还未玩厌。对不起RA Y,我们今晚上大概没时间跟你玩啰!”男人跟RAY 挥了挥手。

这个时候另一个同伙在休息的男人走到RAY 身边说︰“RAY,你时间 是不是也差不多了。”

RAY 说︰“没有吧,我应该还有几分钟。”

“我看来是没有了。”说着那个男人一把就将RAY 的臂章和下身的破布 扯掉,然后把她推到角落外的人堆之中。“如果还能找到你的话我们早上再见啰 !”

“哎你怎么这样......不要....呀~~~!”她在一边抗议的时 候已经有几个大手搂住了她的腰和抓住了她的手,然后一个大叔直接把嘴唇封在 她的嘴上阻止了她所有的反抗。我很难看清楚也很难想像一个女人在这种地方会 遭受到怎么样的奸淫,最重要的是她们是自愿来的。难怪门口那个守卫告诉我如 果工作完了的话只要脱下臂章就可以了.....想到这里我打了一个大颤。

我们回头一看玛莉正在被其中一个男人喷洒得满脸都是精液,然后满足的把 它们拨入口中。我觉得我们在这里的画面已经拍够了,而且没有人再有精神和时 间再回答我们的问题,于是我们便回头往上层回去。

终于我们又到了第一层,夜店的老板在那里等着我们,而我刚刚介绍的设施 和商品也是她提供情报的,所以回到这里我只想问一个问题。

“请问,在第三层的女人最后会怎样?”我问道。

“哦,那就要看看她们在我们关门,也就是早上六点的时候是醒著还是醒不 了了。”她回答说。

“怎么说?”我问道。

“她们在决定进第三层的时候,都会在玄关寄存衣服对吧。在那时候是她们 最后一次用手机的时候,你肯定不会想把手机带到那种地方,一定会不见的。我 们有一个专用的APP,让客人决定她们明天早上醒来会面对什么后果。那个决 定会传送到手环上,我们早上的时候会代为执行。”她说道。

“哦.....例如是送回酒店之类的?”在所有人的常识中大概只能有这 个答案。

“并没有!....这个选项。汉娜小姐或许你可以亲自安装这个APP 去看看,放心吧只要你不去第三层我们也没有对象可以执行你这个指示。”她把 我的说话打住,然后指了指手机。

在我下载完成之后,我又发现了这个地方的下限。这个APP 的规则很简 单,如果你在第三层玩乐,时间到了早上六点,如果你是醒著的话,就可以自行 离开,到玄关拿回你自己的衣服,职员还会欢迎你下次再来。

但如果你是因为喝了酒吧的烈酒,或者是一夜运动体力不支,在那时候叫不 醒的话,APP 会让你有几个选择。首先说根本没有下载的人吧,不论男女他 们会在第三层直接被放置。第三层是不见天日的,工作人员会戴夜视镜清洁场地 ,如果你没有装APP 也没有醒来,你就会被留在第三层。清洁工作只会持续 到八点,然后会场就会关闭,那你就得面对另一个晚上的狂欢。

如果你有下载APP,你可以选择以下的选项。一,你会被移动到垃圾堆里 ,这是第三层通常被称作垃圾堆的原因。你会被放置在娜托斯境内的随机一个垃 圾堆里,而且全身赤裸,除了手环之外什么都没有,男的其实比女的更害羞,不 过女的必定是全身字样在走回旅店的途中全裸游街就是了。

如果夜店其实就在你的酒店附近,你也可以选择在夜店的固定地点开始新一 天。所谓的固定地点其实就是夜店外面的支架。他们会被赤裸地四肢分开固定在 夜店外的支架上,戴上塞口球,身上写着自己的名字,就那么从早上开始展示在 夜店外面,直至黄昏夜店要开门的时候才会把他们解下来。至于从早到晚他这个 丑态会被多少人拍照留念就不得而知了。

而最邪恶的选项当然就是“赚钱”的选项。这个选项里说明在十二小时之内 夜店会帮你安排一个工作,然后会给你450 娜托斯币。由于钱真的有点多所 以还挺多人去按的,导致这个选项还有限额。不过当然如果你在六点的时候其实 是醒来的话你可以再去考虑到底要不要接这个工作。

这个工作也很简单,男的其实就是被安排清洁第三层。打扫地方,把那些男 男女女运到各个垃圾堆,然后再把那些不醒人事的人固定在支架上。从六点开始 大概到中午就会完工,稳赚450 托斯币。女的就会比较惨一点,她们醒来的 时候会发现自己正在夜店和另外一间店的后巷之中,身体紧紧的被固定成双腿大 开,口被口枷固定着的姿势,然后被特意来这里碰运气的男人奸淫。

男人的工作比较轻松吗?但是女人的工作钱可以更多,除了只要能撑到黄昏 就能赚到450 之外,如果被“光顾”的次数超过30 次的话,每次还能额 外加钱。有些疯狂的女人在这半日之中可以赚到1000 娜托斯币,时薪比真 的娜托斯妓女还要高!

我们从第一层又回到地面的时候,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我们明天还要一早 起来去拍摄另一个游乐设施,所以摄制队员也就打消了在夜店中继续流连的念头 。毕竟最重要最精彩的沙宾娜脱衣舞也看完了,而且我们还是唯一一个能访问她 的电视台,男人们是赚到了。

因为前一天有午睡的的关系,我并没有睡太多,八点起床开始的行情让我在 六点的时候就起来准备了,见还有时间心血来潮的我又走到夜店外去看看两位小 姐选的是什么。

经过一轮的洗嗽,我走到夜店的时候已经是七点了。沿路上我经过了几个垃 圾堆,同时有几百万游客的城市,每间酒店每条街道每幢娼楼的后巷都有着数量 惊人的垃圾,成堆成堆的等著不夜城的人都真的睡着、稍为沉静的时候才来收。 在这种垃圾堆里面,几乎每隔几个后巷就有一个裸体的人在里面躺着,不醒人事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来。不过我没有在这段路上看到RAY 或者玛莉,大概 娜托斯的垃圾堆么多,我随机的看不到也很正常。

随着我越来越接近夜店的附近,我越觉得眼前的身影很熟悉。是昨晚那几个 黑人!看来他们都是醒著迎来早晨的,六个人穿着整齐,甚至梳洗打扮得像绅士 们一样,在围着夜店外的某个支架不停拍照。我先绕着夜店走了一圈,旁边的支 架上几乎缚满了男男女女,高矮肥瘦参差不齐,他们都在肚子上写上自己的名字 被挂在那边,大部分仍然是不醒人事的。

然后我又绕到那帮男人跟前,他们看见我打了个招呼,出奇的表现著礼貌和 学识,和昨天夜里那帮只会狂干的猛兽相去甚远。我抬头一看,他们在拍照的当 然是RAY。也许是这个惩罚游戏中最恐怖的惩罚,就是她现在醒来了。她一脸 紧张地在架上挣扎著,但戴着塞口球的她除了使更多口水滴落在身上之外并没有 什么作用。她身上的字样因为日光的关系,颜色并不起眼。她的头发好像被胶水 结成了一块块,而那些“胶水”是什么大家应该明白的,当然她身上的干掉的精 液也不少,实际上整个夜店都被一阵很强的精液味道包围。

她一直不停的挣扎,紧张得连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她越是乱动,越是呜呜 的叫就引来越多人的围观和拍片,让她更是紧张。不一会儿之后,她满面通红, 一股尿液在她无毛的下体飞泻而出。原来她是被尿急醒的,而且一直叫嚷是想叫 我们走开,或者是不要拍片?我不知道了。

她尿出来的瞬间几个男人“哦~~~~~!”的一声起哄上来,就引来更多 更多的路人前人驻足,手机镜头的快门声甚至是闪光灯此起彼落。在她尿尿的一 瞬间似乎比好莱坞明星更多人抢著帮她拍照,RAY 这一刻的表情是已经心死 了,只能闭着眼睛不去看任由别人拍照。真的是一个非常难得的体验呀.... ....

不过一分钟,RAY 尿完之后,人群就此散去,我特意绕到夜店的后巷去 。夜店在地面上的建筑物其实建得挺高,从外面看来至少有十层,毕竟地底全部 地方都是客人服务区,办公室和员工的地方都在地面上。所以它的后巷也很暗很 不见天日,微弱的日光让后巷里面的恶臭飘逸而出。恶臭主要来自后巷里外的男 人们,没错后巷“活动区”已经排队排到外面了。

我正想要进去的时候,有个男人拦住了我︰“进去的话二十娜托斯币。”没 错,如果这个后巷没有收入,那么那些女人的钱又从何而来呢?二十倒也不贵, 于是我便付了进去看看。

“我没有要搞这些女人,只是进去参观,可不可以不排队?”幸亏我是女人 ,于是那个收费员就这样放我进去了。排队的男人们见我没有耽搁他们干穴,也 没有为难我。

后巷地方不大,而且阴暗又潮湿,加上天气本来暑热,不管男女也大汗淋漓 ,那种味儿实在是直刺鼻腔。进来的男人,可想而知是娜托斯最低等的游客,各 个除了在其他方花得几乎身无分文之外,还肥丑不堪,才最后要来这个地方找最 后的娱乐。男人虽然排成一条长龙,但在后巷的支架上没有看见有几个女的,大 概十个的支架,却只有五个女人。每个女人都被严实的固定在这个支架之上︰双 脚被穿上高跟鞋,打开固定在两边,上身和脚成九十度角向前俯下。颈部连着一 个开口枷固定着整著头部连口腔。双手则向后高举,固定在支架的顶端。

每个女人都在前后应付著两个男人,而每个人的状况都凄惨得让人不忍直视 。男人们和我付钱买的不是次数,而是时间。当然二十块只能让你待半个小时, 如果你真的有这种精力的话,可以一次过把五个女人都干过才走。

我走过第一个女人,她正被人前后干着,一直被干一直被两个男人用油性笔 在身上写着比那些萤光子样更侮辱的字词,把她的身体涂鸦得像公厕的墙一样。 在这里男人可以自费油性笔在女人身上尽情涂鸦。

“不要.....不要........”一会儿之后女人发出惊呼,原来 男人用手把女人的双眼撑开强行在她的眼睛上射精。女人的头部和双手都被固定 ,根本反抗不了,只能著抗议声中让他们将精液射在眼珠上......然后叫 喊声开始此起彼落,大家都在自己身下的女人身上仿效了同一个做法,一时之间 所有女人眼睛都打不开来。

男人们的行径越来越变态,我走过第二个女人的时候,她身后的男人刚好完 了事,但是一阵挣扎声又再响起,男人从她的阴户退出来的时候竟然有一股尿在 她的阴户里带着前面男人的精液一同喷出,看来男人在她的阴道里撒了一泡尿。 一看到这,前面正在干口的男人马上跑到后面来︰“我也帮你的直肠洗洗。”又 往她的后庭撒了一泡尿,不一会后她在肛门的旧精也和这泡尿一起激射而出。

“乖乖的就给我喝下去,不然呛死你。”第三个女人就被男人强制尿在喉咙 。

“来让我帮你洗洗眼。”第四个女人满是精液的眼睛又被强行打开,但迎来 的却是一泡热尿直接冲刷在眼球上。

“呜~~~~~呜呜~~~~~~~呜~~~~~~~~~~~!”第五个 女人,我终于找到她了。玛莉正在大著肚子被固定在这些刑架上受着男人最粗暴 的对待。她一只眼被精液糊著,另一只眼冒着红筋还在适落着男人的尿液和自己 的泪水。一把头发被尿彻底淹湿了,像刚洗完头一样,但却又有几块白色的洗发 精残流在发丝之间,把头发黏在了一起。她全身都被写满了不堪入目的字句,旁 边时间没到的男人不停的拿手机出来帮她拍著照片和影片。她一边被前面的男人 强制深喉,口水鼻涕止不住的在脸上横流,一边在发出呜呜的叫声。

后面的男人在干她的屁眼,好像突然觉得势色不对一样往右跳开。伴随着玛 莉的悲鸣声,一股强力的尿柱在她的尿道喷出,同一时间一坨稀粪也在她的屁眼 间炸开,沿着她的双腿慢慢流到地上...........

男人们的反应很快,在这种地方屎的味道存在和不存在已经没有差别,他们 马上到后巷的取水处取了水和拿来了毛刷。这是后巷本来就有的设施,如果男人 觉得架上的女人实在太脏,随时可以帮她的清洗。男人把一桶水泼在了玛莉的屁 股上,然后就拿起硬毛刷开始招呼她的下体和大腿。玛莉白晢的肌肤在男人手上 的看刷的故意洗刷下很快就开始发红,甚至破皮渗血,甚至有些用油性笔写的字 也被硬生生刷走了,有人甚至想把毛刷塞入玛莉的小穴和后庭中清洁,但实在是 塞不进就放弃了。玛莉几乎惨叫得昏了过去,男人们才心满意足的停下来继续奸 淫她的身体。

现在才早上七点,她们要挺到黄昏六点才能收到钱,不知道这样的苦难,她 们还要承受多少个轮回?而她们又开始后悔了吗? 贴主:裴彼得于2020_08_23 8:16:04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