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李秀玲 (46) 作者:Blank

.

【再见,李秀玲】

作者:Blank2020-8-14第一会所首发

第四十六章

世上若有后悔药,周向红此刻起码能吃进去一斤。但不幸中的万幸是,那张借条被自己给销毁了。另一个让人多少有些费解的好消息是,刚才穿裤子的时候她偷偷摸了一把,确实没发现自己有被侵犯过的迹象。在这件事上,女人的直觉和敏感程度极强。但此刻她几乎要虚脱,神志也还没十分恢复,实在没有精力去分析。稍稍喘匀了气,她挣扎着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往家赶——除了裤裆里凉飕飕的,这事儿似乎应该到此就结束了?本来是该报警的,可到时候自己怎么说?孩子恐怕是没法去接了,她在路上呼了李秀玲,只说是自己不舒服,让她提前回来接孩子,而后回家先猛喝了一壶凉白开,换了衣服又简单梳洗一下,经过详细检查,确实没事,就一头栽倒在床上。 李秀玲要去给她买药,被她喊住了,说自己睡一觉就好。第二天倒真应了她的话,除了嗓子还有些难受,基本上再没别的什么感觉了,和昨天那状况一比,简直可以算是神清气爽。再就是饿的难受,昨天也不知她流了多少汗,能硬撑下来都是个奇迹。李秀玲早晨送完孩子回来,看她确实是没什么大碍,饭也吃的挺香,于是放心的上班去了。周向红给儿子收拾完,翻出昨天的衣物泡在盆里——当时她实在是浑身乏力,只能先藏起来。还没等动手洗,就听见有人敲门。她最近这段时间都快形成条件反射了,一听见敲门声心就悬空。蹑手蹑脚走过去,她趴在门上听,除了敲门声,也听不见别的什么。外边又敲了几下,忽然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好像有个什么东西被塞到了门缝里,然后就是一阵腾腾腾的脚步声下楼。她急忙去阳台,贴着边儿往下瞄,不大会儿就看见个男人的背影出楼口走了,看着像是那个小国。等到确认他走远了,周向红连忙返回来,一开门,顺着门缝掉下个牛皮纸的信封来,啪嗒一声拍在地上。她匆忙瞄了一眼楼梯间,急忙捡起来关了门。 回到客厅坐下,她的心还在砰砰的跳。这信封就是普通寄信用的那种,邮局卖两毛钱一个。里面装了一沓不知是什么东西,方方正正的。她打开信封,把里面的东西抽出来,是几张照片,当时就把她给惊呆了。 第一张照片是她眯着眼睛,四肢大开的躺在炕上。第二张照片还是那个姿势,但衣服已经解了扣向两边大敞着,露出里面穿的胸罩来。第三张也是那样,但裤子很明显被解开了,裤口朝两边翻着,里面的内裤都露出一小片来。第四张,衣服已经堆在了一旁。第五张,裤子也是……照片从她的手里掉下来,散落到了地上。 她终于明白,胖子昨天说她睡了俩小时,这其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羞耻、悲愤,以及惊慌的情绪瞬间涌上心头,让她手脚冰凉,头晕脑胀。低喘了两声,泪水从眼中涌了出来,她万万没想到,胖子会对她做这么卑鄙下流的勾当。哭了一通,她颤抖着又把照片捡起来。只有五张,但意味已经很明显了,一定还有别的,更露骨甚至是恶心的。她不敢想象,但问题明摆着呢,清醒过来的时候,她是一丝不挂的,而这五张照片,按顺序来看,也仅仅拍到她还穿着胸罩和内裤。她哆嗦着拿着信封,直奔厨房,走到半路又折回来,把信封塞在柜子角里,开始穿衣服。穿完拿了钥匙和钱包,走到门口又折回来,把信封从柜子里拿到厨房,找了个很久不用的小铝盆拿到阳台,用火柴点着了信封,扔进去眼看着直到全都烧成了灰,还抽了根扫帚枝在里面挑了挑,确定再没剩下什么,盆也凉了下来,这才用塑料袋连盆装着拎起来,急匆匆的出了门。小区里一片狼藉,那些棚房被扒倒后,破砖烂瓦就堆在原地再没有人过问。按照城管队长的说法,反正都眼瞅着要拆迁了,到时候一起就清理走了。也多亏这些天警车还在附近巡逻蹲守,不然再来一伙砸窗户的,都省得从外面带砖头进来了。 “怎么样,我照片拍的挺专业吧?”胖子在电话那头得意洋洋的说。周向红捂着话筒,气得直哆嗦:“你……你太卑鄙了……你怎么能对我干这么下流的事儿……”“下流?嘿,说到下流,也不知道是谁下流……我这儿有几张照片,哎呀那个姿势啊……啧啧啧……”“你无耻!你把照片还给我!都还给我!”周向红眼泪都流出来了。“那可不行,我收藏着没事欣赏呢……哎,不过你那裤衩我倒是可以还你,说好了玩儿两天的,我一向说话算数,明天下午你来拿吧。”周向红已经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话吧里人来人往,她又有把柄在对方手上,强忍着压下火气,低声说:“强哥……你到底要怎样,我都五十的人了,你就放过我吧,好不好?”“嘿,说别的没用,明天下午想着来拿裤衩啊,要不然……我也不介意把这些照片给大家伙儿都欣赏欣赏!” 周向红失魂落魄的回了家。路过警车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会儿,终归没敢上前。第二天是周六,按惯例舞厅必然人多,李秀玲早早吃了午饭就走了。周向红努力在她面前装出一副天下太平的样子,等她一走,就简单收拾了一下,急急忙忙的也出了门。等到了地方,胖子仍旧是自己在屋,乐呵呵的把她迎进来,反手闩了门,又给她倒茶。这回借个胆子她也不敢再喝了,胖子有些不耐烦:“这回保证是干净茶水!信不过我是怎么着!”她只好接了,转手放在一旁茶几上,咕咚就跪下了:“强哥……强哥我求求你,你放过我吧!我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家里也确实没钱,你这……这是往死路上逼我啊!”胖子端着茶杯,满脸笑容的往沙发上一坐:“你看你说的这叫什么话,我怎么就往死路上逼你了?起来起来……”“我求求你把照片还给我,好不好?我……我没脸活啦……要不然……要不我就死在你这儿吧!”周向红说着,一偏头就要往茶几上撞。胖子连忙伸出左手一挡,拨拉着她的脑袋往外一掀,结果自己没端住,右手里的茶晃出来洒了一腿。他劲儿大,这一下周向红差点侧趴在地上:“嘿呀,给你点笑脸你还得瑟①上了是不?!就他妈拍你几张照片就跑我这儿要死要活的?给我惹急了,回头把你儿媳妇弄来也他妈拍一卷!来来来,你死吧!你死一个我看看!这回保证不拦着你了!……瞅给我整的,裤子都他妈透了!” 周向红五雷轰顶一般,也顾不得擦脸上的眼泪,急忙起身扑过来抱住胖子的腿:“强哥!不行啊强哥!你好人有好报,这事儿跟她没关系,可千万不能牵连她啊!不能啊!”“少他妈废话!给我起来!我招呼你来就是为了看你搁这儿哭啊?!起来!” 周向红慢慢站了起来,双手捂脸,呜呜的仍旧只是哭。胖子不耐烦,站起来猛地把茶几一下子掀翻:“哭哭哭!肏你妈的再哭就滚犊子②!滚!”巨大的声响震住了周向红,不得不强忍着把眼泪憋了回去,她知道,自己万万不能就此“滚犊子”,只是仍然站在那里抽噎着。胖子冷着脸一指门外:“去他妈洗把脸去!要不就直接出门滚蛋!” 外边厨房有水龙头,周向红拧开胡乱的洗了把脸。借着水的清凉,她渐渐平复了情绪,心里不住的盘算,这胖子是个地痞流氓,地头上又有势力,难保惹急了他不会做出什么事来。自己落在他手里,怎么才能全身而退,只是家里人万万不能受到牵连。要是……怎么办好呢……旁边搭了条毛巾,看着还算干净,她扯过来擦了擦,而后挪着步子又进了屋,只是眼睛还红着,时不时的抽噎一下。 胖子站在沙发前,倒把大裤衩脱了,正拎在手里抖落,下身只穿了一条三角裤头。她羞得把头转到一边不敢看。看见她扭着头进来,胖子嗤了一声:“怎么着,怎么不走?”周向红不搭话,又觉得自己就这么站着也不是个办法,寻思了一下,走过去扶木头茶几。胖子站旁边看她,趁她弯腰的时候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她惊叫一声,往旁边一窜,用眼睛瞪他。“你瞅啥!”胖子把大裤衩往她身上一扔,自顾自坐了下去:“裤子湿成这屄样,刚才那一下算便宜你了……去给我洗了!” 周向红接着,赶紧如释重负的转身出去。盆和肥皂都是现成的,这活儿她干起来轻松,又乐得拖延时间。她慢慢的打肥皂,慢慢的搓,心里乱糟糟的,没个主意。胖子在屋里喊:“别他妈磨叽!麻溜的!”她吓了一跳,不得不加快了速度。 在院里的绳上晾好,她挪着步子又进了屋。胖子把上衣也脱了,光着膀子正拿她那条内裤翻来覆去的看。见她进来,嘿嘿一乐:“喏,说好了玩两天就还你的……”把手往前一伸。他身上就一条紧窄的裤衩遮着男性器官,整个人乍一看就像裸着似的,周向红偏着头不敢看,但毕竟是个过来人,也没窘迫到连眼睛都睁不开的程度。 内裤晃晃悠悠的挂在他手指上,周向红忍着不吱声,挪过来就要抢,胖子把手一缩:“给你了么就来拿?”“那……那你……”“嘿嘿,”胖子一乐:“我做事向来讲究个公平,当然是怎么脱下去的,就怎么穿回去呗!”“你!……”周向红又气又羞,她明白胖子的意思,也隐隐想到了自己可能会面对的事情,只是没想到他要这么羞辱自己。走又不能走,打也打不过,翻脸又有顾忌。她站在那里,左右为难。胖子见她没反应,把裤衩往沙发缝里一塞:“怎么着?我还是那句话,想滚蛋就趁早,要不就麻溜的!挺大岁数个人了,装什么纯呐……”“强哥……我求求你……”“少他妈废话!喏,你不是想要回照片么?嘿,我这人就是心软……”他往茶几上一指:“看看吧,你也欣赏欣赏自己的骚样儿!” 周向红急忙睁大了眼睛,虽然离得远,也能清楚看到那一叠照片最上面的一张,是自己赤裸着摆出一个淫荡的姿势。她的心里像开了锅一样。估计是估计,事到临头教她如何肯听从胖子的指示。但不听从又不行,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事要是任由发展,不光自己再没脸见人,连带着家里都受威胁。她最后硬逼着自己接受“反正前天该看不该看的都已经被他看了,自己一个过来人,咬咬牙也就过去了。虽然被他玷污,但天知地知旁人不知”的思想,费尽了力气才挤出点声音来:“那……那我……我自己弄……”“嘿,你自己穿来的,你自己脱呗,我只管把这个给你穿回去。”胖子冷笑着回答,点起一根烟。“完事你就把照片还我吧……”“少他妈废话,轮得着你谈条件?!……看你表现了,嘿嘿……”眼泪又流了出来,她用手抹了两把,最后下定决心,转过身去,把手伸到裤腰上。“转过来!谁让你他妈转过去的!”她浑身一震,抽泣着又转了回来。 当着一个陌生男人的面脱裤子,这是任何一个正常女人都绝难以做到的事,尤其想到还会发生的后续。周向红五十年的人生经历中,尽管和两个男人上过床,但那毕竟是有感情基础的。她哆嗦着用手指勾在裤腰的皮筋处,却怎么也使不出劲往下褪。眼泪倒是止不住的流下来。胖子渐渐又开始不耐烦起来:“咋的,有难处啊?要不我帮帮你?”周向红吓得一哆嗦,咬牙闭眼心一横,往下一蹲,把裤子直接褪到了小腿,然后站起来,扭着头愣愣的看着地面。胖子咂巴咂巴嘴:“嘿嘿,这就对了。愣着干啥,继续啊!……哎我发现你挺喜欢穿黑色的啊……” 周向红万般无奈,哆嗦着把内裤也褪了下去,顺着就蹲在地上抱着腿。胖子冷哼了一声,把烟头往她面前的地上一摔,迸起的火星让她明白了他的意思,慢慢挪着腿把裤子和内裤从脚上摘下来抓在手里,然后站起来,捂在两腿之间。 “过来过来……你离这么远干什么……”她往前挪了两步,余光见胖子的手还没放下,狠心又往前挪了挪。胖子等她挨到近前,身子突然往前一倾,伸胳膊就抓住了她手里的裤子,使劲往回一拽。她没防备,一把就被他抢了去,啊的一声,刚要伸手去抢,又发觉不妥,连忙后退用手护住自己的裆部。胖子把手里的衣物往身后一塞:“躲什么!不是我说你,到现在你还没看清楚形势?别总让我废话,自己老老实实的过来,哥们玩够了,好放你走。”说着胖子又点起根烟。周向红的眼泪都快流干了,但她知道,胖子说得对,自己如今已经没了选择。她咬紧了牙,考虑再三,颤抖着挪了过去,胖子一乐,伸手扒拉她捂在裆下的手:“撒开……让你撒开呢!没让人看过是咋的!”她摇着头,只是来回推挡和躲闪,直到胖子举手作势要打,才吓的任由他把自己的手掰开,将整个下身完全的暴露出来。“这就对了……捂什么脸,给我把手放两边!……对,就这么样,不许动啊!”胖子坐在那里,头的位置差不多正对着她的肚脐,几乎就像在面对她的私处一般。他嘿嘿乐着,稍稍弯着腰,饶有兴趣的欣赏着她那丛黝黑的,向中间聚拢成一个小小尖角的阴毛。周向红把脸完全扭在一旁,全身都因为紧张和屈辱在轻微的颤抖。她只觉得一股气流不断的喷在自己的阴毛上,那是胖子的呼吸,由此可知他的脸距离自己的下体有多近。间或还有一股明显的热气喷上去,伴随着呛人的烟味飘起来,好像是他把烟吹到了上面。紧跟着几只手指抓了上来,在阴毛里不断的梳理,把它们揉乱又捏起。她颤抖着,牙齿咬得咯咯响。胖子一边玩着她的毛发,一边在嘿嘿的笑,那笑声在她听起来,仿佛是从地狱里传出来的一般,淫邪而又狰狞。 揉搓了几下,一根粗壮的手指滑到了她的大阴唇上。这种触感让她的颤抖更加剧烈起来。因为羞耻,她的两条腿夹得紧紧的,只在中间露出一点阴唇,也是紧紧的闭合着,被阴毛挡住顶端那道紧窄的缝隙。胖子用指肚在那道缝隙的起点处蹭了蹭,又试图往里插,却插不进去,而她也被他的指甲划得生疼,却不敢出声,只是哭得更厉害了些。“腿分开……”她没动。“哎我他妈把你屄毛点了你信不信!……”她慢慢张开了腿。“张大点儿!……再张开点儿!”于是整条缝隙都露了出来。胖子先饶有兴趣的拨拉了一下她夹在大阴唇中间,只外露一点的小阴唇,又试着用手指揪住,往外扽了扽:“哎你这屄梆子都磨黑了,让多少男人肏过啊这是?”哪个女人上了岁数还能保持私处的粉嫩?更何况周向红本就肤色略偏黑,色素沉着相对也就重一些。但她又怎么可能去和胖子争辩这些!“哎问你话呢!”

“没……没有……我不是……不是……”她哽咽着回答。“不是什么不是!你不跟人家老头肏屄,人家儿子能那么说?你能拿着钱?!嘁,跟我玩这套……我看看你到底撒谎没,是不是都他妈让人肏松了……” ①得瑟:东北方言,贬义,也可用于自嘲。发音dè se。意为得意忘形或张扬炫耀或超出认可的行为。例1:彩票就中了五块钱,瞧把你给得瑟的!例2:不就买了双新鞋嘛,今儿他都在我面前得瑟一天了!例3:张三哪去了?出去得瑟去了。 ②滚犊子:东北方言,贬义,部分语句中也隐含亲昵。意思通滚蛋。犊子意为幼兽,一方面引申为蛋,另一方面,东北话中用犊子来形容一个人,本身就有贬损的意思,在此词中亦有“滚,你这个犊子”的含义。例1:能不能行?不行你就给我滚犊子!例2:妈,我想要零花钱!滚犊子,一天到晚就知道要钱!……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