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身为网店店长的我被顾客催眠…… (20.5 下)作者:Toya!!

.

【关于身为网店店长的我被顾客催眠,最终堕落为丝袜发情母狗这件事】

作者:Toya!!2020年8月1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 第二十章(下半部分)

调教还没有结束,肥男会让姐姐回来这个家就证明了这一点,也就是说我还没有输。

我原本是打算在肥男离开姐姐的时候通过催眠唤醒她的记忆,然后商量对策。但是却没想到,这个胖子根本不打算放过姐姐,连给她一点喘息的时间都没有,直接催眠她一直玩到了现在。

我看着眼前母爱溢出的姐姐,和躺在她腿上舔舐着奶头的肥男,一时间感觉自己身体里的怒火止不住地燃烧了起来。

那个只对我好,什么都为我考虑的姐姐,在洗脑之下竟然变成了这头肥猪的奶妈,我真的是怎么样都没办法接受。

也就在这一刻,我感觉心中好痛,这种痛不是姐姐被催眠的痛苦,而是自己的亲姐姐轻而易举地就被催眠而变成了别人的妈妈,原本那份只对自己的爱现在易主了,换成了一个恶心邋遢的胖子。这时,我才发现了亲情的珍贵,曾经的记忆如破堤的洪朝涌入脑海中。

……

三年前,爸妈因为某些原因去了国外,只留下刚上初三的我和没有工作的姐姐,除了每个月那微薄的汇款,再没有任何联系。

姐姐为了支付我高昂的学费,决定去各个单位应聘,但是都因为文凭不够而屡屡碰壁。可她没有气馁,总是在笑着鼓励自己,打起精神接着去找工作,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其实,虽然她嘴上没说,但是我从她的日记里知道,姐姐是可以找到薪水不菲的“工作”的,有不少的人看中了她的美貌和火辣的身材,劝她从事出卖肉体的工作或是当他们包养的情人。但是姐姐犹豫再三还是决定放弃,其一是姐姐本身就不想触碰这些东西,保守的想法不允许她去干这种工作。其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她不想让自己的弟弟知道这些钱是靠肉体换来的,让弟弟鄙视自己,或是给弟弟留下被同学耻笑孤立的把柄。

直到后来在亲戚的建议下姐姐才开了网店,通过卖丝袜和内衣来赚钱养家,省吃俭用的日常生活也算是告一段落了。

就这样,我们姐弟二人相依为命,像许多家庭一样过着平凡的生活。也许是爸妈离开的原因,原本对我并不算太关心的姐姐现在开始履行起了一家之主的义务,像个母亲一样无微不至地照顾我的日常起居,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对我好的亲情(母爱?)之上,只为了能让我高考考个好成绩,未来出人头地。她嘴里还经常像个老妈子一样念叨着我将来的打算,找个配得上我的女朋友了,怎么能攒出我未来买房子的钱了之类的话,却没有丝毫在意自己的问题,心甘情愿地把女人宝贵的青春浪费在我的身上。

而我,在她对我长达三年的溺爱之下,内心却变得更加肮脏丑陋。表面上像个优秀生一样在认真学习,背地里却通过监控对着姐姐穿丝袜的镜头撸管泄愤,还多次偷拿她的商品丝袜来糟蹋,可这即便被姐姐发现了也只是教训我两句,并没有发火。也是姐姐这温柔的做法,让我更加克制不住性欲,妄想着有一天把姐姐骑在胯下,让她堕落成自己的美雌犬。

就这样,平凡的日常生活过了三年,直到三天前“他”的出现,把这一切都打破了。

……

“大奶子妈妈~我的小鸡鸡好难受啊,你能不能帮我撸出来啊~”肥男用着自以为稚嫩的口气说着,但是实际上听起来却让人恶心的想吐。

“啊啦~宝贝的鸡鸡怎么变成这个奇怪的样子了,得赶快解决出来。”姐姐担心地看着肥男勃起的大肉棒,眼神中充满了忧虑,还有压抑不住的渴望。

她伸出套着乳斑丝袜的玉手,白皙的手掌轻轻地包覆住脏黑的阴茎,纤细的葱指缓缓抵住坚挺的龟头,便开始了有规律地律动着。嫩滑的手掌环绕着炙热的棒体温柔地摩擦着,纤细的葱指在龟头上如舞蝶般轻盈地跃动,时而调戏一般轻擦过马眼,给肥男留下一阵酥麻,时而歇息般停驻在其上,微微用力探入马眼之中,轻抠尿道,让肥男爽的浑身直颤。

姐姐的这整套动作行云流水,就好像印在脑子里一样,期间没有丝毫的迟钝,无比流畅。

高级丝袜的柔顺搭配肌肤的弹性给予了肥男极大的刺激,在姐姐熟练的手交技巧下,胖子的肉棒愈发坚硬,龟头上开始溢出透明的液体。

姐姐见此妩媚一笑,用手掌轻掠过龟头,在擦拭掉液体后,把手放在自己的红唇旁,伸出香舌开始舔舐残留在掌心的前列腺液,享受着舌尖上的美味。

“啊啊……雪奴,你弄得我好爽……这丝袜狗爪子简直受不了……”肥男被下身传来的阵阵刺激所折服,不得已松开了嘴里的奶头,开始恶心地呻吟。

“讨厌,怎么和妈妈说话的……”姐姐娇嗔一声,轻掐了一下肥男的龟头以示不满。但从她潮红的脸颊也能看出来,她自己也享受于其中。

“嘿嘿,错了错了,应该叫你大奶荡妇!”肥男一边坏笑着,一边伸出手狠狠掐拧着姐姐的红润乳头。

“哎嘿嘿嘿~这才系……唔哦哦……我滴好儿几~额哦哦”

一瞬间,姐姐在强烈的刺激下仰着脑袋,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糟糕。在肥男的蹂躏下,没过三秒,随着她的一声媚叫,两个乳头一同射出了白透的乳液,喷散在站在二人眼前的我的身上和脸上。

我下意识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发现这乳汁竟然如此甜美,尝过一口竟然停止不下来接着品尝的欲望。

可是又被肥男定身的我别说是吃奶了,就连移动一下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嗯奥奥……妈妈,我要来了!”

随着肥男一声叫喊,他的肉棒如同喷泉般源源不绝地喷射出白浊的精液,这等射精量及高度都让我在心里疑惑他到底是不是个人类。

“儿子大肉棒的牛奶~可不能浪费呢~”姐姐看见珍贵的精液,眼睛里好像形成了两个爱心。她急忙俯下身子,一口含住了肥男的半截大肉棒,用嘴堵住了精液的流失。

只见姐姐的脸颊如同充了气一样迅速鼓起,我看见她在努力闭紧嘴唇,企图阻止精液的浪费。可是却依然抵不住肥男那跟开了闸一样的精洪喷发,一丝丝白浊的液体从姐姐的嘴唇里流出,落在肥男杂乱的阴毛里。

“咕呜咕呜……”

待肥男完全射完之后,姐姐才小心地把嘴从大肉棒上拔出来,生怕精液从嘴里洒落出来。

她抬起头,张开嘴,搅动着舌头,让肥男看的被粘稠精液灌满的口腔,发出“咕噜咕噜”的泡泡音,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准了,给我好好品尝着喝下去,贱狗。”肥男捏了捏姐姐的小脸,看着她嘴里一潭哄臭的白湖,笑着对姐姐说。

得到了准许,姐姐满眼感激地轻点了两下头,而后便闭上嘴认真地品尝着口中牛奶的美味,细细地吞咽,享受但又不舍得吃到肚子里。

直到她嘴里的精液完全下肚,才敢张开嘴,像条狗一样伸出小舌头,对着肥男哈气,但是眼睛又死死盯住遗落在肥男鸡巴下的几滴精液,像着魔一样,眼都看直了。

“给我好好打扫。”

“是,我的大鸡巴儿子~”

姐姐听令,像条狗一样开心地跪趴在肥男的大腿旁,用舌头舔着白色的液体,粉红的瞳孔里充满了满足。

现在的她哪还有一个母亲的样子啊,这分明就是一条只知道大肉棒和精液的傻屄母狗!

“妈妈,你看,我的鸡鸡又硬了,怎么办啊,我想要妈妈的骚蹄子帮我射出来。”肥男指着怪物一般起立的肉棒,朝着姐姐撒着娇。

“真是的……妈妈的脚刚才沾满了那只臭虫的口水,现在做会给你的肉棒弄脏的。先让妈妈去洗一下好不好,小宝贝。”姐姐脸上写满了对肥男的担心,看着自己乳斑丝袜美脚上残留的我的口水,开始后悔自己拿脚来堵我的嘴。

“不行,你这一洗不就把昨晚泡一晚上的精液足浴效果给冲淡了吗。那这样,你用你的口水给它覆盖住就行了。”

“妈妈的口水……这样就行了吗?”

“是啊是啊,快点,妈妈我要~”

“到底是个小孩子,真拿你没辙啊……”

姐姐无奈地耸了耸肩,笑了一下。随后便张开嘴,用小舌头上流出的香唾滴在自己双脚的丝袜上。

“好了宝贝,妈妈弄好了,可以给你足交了吗?都这么硬了,要是憋坏了妈妈可得愁死啊。”

“好,妈妈,快点来吧。”

姐姐伸出双脚,从两侧轻轻夹住大肉棒,便开始了搓动。

我看着姐姐淫荡的动作,流下了泪,心中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之前的混账行为。

“姐……”

可是,意外发生了。就当我在轻念出这个字的一瞬间,姐姐浑身一个冷颤,她脚上的动作慢慢地停了下来,她眼中的浑浊深粉也渐渐散开,恢复了之前的明亮。

“我……这是在哪?”姐姐如梦初醒般地自语道。

她摇了摇头,缓过神来才发现夹在脚中的异物,惊叫一声,从沙发上吓得滚落到了地上。

“啧,果然新建立的人格太容易脱离了。”肥男砸了咂嘴,说道,但却安稳地坐在沙发上,没打算做任何催眠的动作。

“王越,快跑!”

姐姐看了看沙发上赤身裸体的肥男,又看了看站在旁边如木头般的我,好像明白了什么,她抓准了这个机会,立马站起身来拉住我的手就往大门跑。

说来也怪,在外力的作用下,我身体上的束缚一下子减弱了好多,手脚也能行动了。

只不过因为现在全身精疲力竭,刚跑了两步我就感觉双腿发软,一下子摔倒在地上,同时还一下子了跑在前面的姐姐也给拉倒在了地上。

姐姐爬到我身边,心疼地看着狼狈的我,咬着嘴唇仿佛做下了什么决定。

“只有你能救这个家了。”她在我耳旁以极小的声音对我说道。说罢,她抿紧红唇,轻轻地在我脸旁亲了一下。

“姐姐相信你。”

我还没弄懂姐姐这句话的含义,傻愣愣地趴在原地的时候,就见她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踉跄地走向大门口,随着她的运动,她脖子上的金铃传出的声音不停地回荡在整个客厅。

“铃铃铃,铃铃铃……”

姐姐的步伐越来越疲软,身体也软塌塌的样子,感觉随时都能一头栽到在地上。

“吼,打算扔下弟弟自己逃走吗?终于连本人格都开始嫌弃这绿王八的没用了啊。”肥男依旧坐在沙发上,以一副处变不惊的样子看着姐姐的挣扎。

“铃铃铃,铃铃铃……”

“嗯啊啊~”

姐姐开始娇媚地呻吟,她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立马伸出手捂住了脑袋,咬着牙,硬撑着迈出一步步,缓缓走向大门。

然而,这段路对她来说却异常的远,现在只是刚勉强走到了客厅的中央。但是她没有放弃,依然挪动着颤抖的双脚向大门前进。

“铃铃铃,铃铃铃……”

不知何时,肥男手里也多拿出了一个铃铛,也在摇动着,一时间客厅里充满了清脆的铃音。

“嗯嗷嗷嗷~”

最终,随着姐姐一声销魂的媚叫,她彻底失去了力量,晃着晕乎乎的脑袋,撅着肥臀跪趴在了地上,倒在了离门口仅有两米的距离。她像白痴一样伸出舌头流着口水,她那裤袜开裆处的无毛小穴也毫无保留地显露在我面前。

“唔咿咿嗷……我才不是……母牛呢……咕唔……”姐姐的大奶被压成了扁球状,我能清楚地看到奶子下的毛毯上被乳汁浸润的痕迹。

“噗哈哈……”我身后传来了恶心的笑声,弄得我浑身一阵鸡皮疙瘩。

“创立一个新的人格肯定会伴随着意识恢复的风险,但是你觉得我是那么不谨慎的人吗,雪奴?”

肥男蹲在姐姐的身后,用手指玩弄着淫水泛滥的小穴和插着牛尾肛塞的菊穴。

“我早在昨晚就给你下了暗示,只要在你带着这个牛耳发箍,而且听到铃铛声的时候,你就会进入母牛人格,成为奶水十足的美母。”

肥男说罢,还刻意弹了弹姐姐发箍上的牛耳,弄得姐姐全身一阵抽搐。

“你跑不掉的。”

“母牛妈妈~”

“咕咿咿,是的……咕唔……妈妈跑不掉的……妈妈永远爱着我的大鸡巴儿子??”姐姐含糊不清地回答着,瞳孔逐渐被粉色占据。

肥男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转身看向我,眼里由开始的满足逐渐转变为厌恶。

“她接触控制的第一时间是想着带着你跑,为什么……”

肥男的浑身开始气的直颤抖,他那个挺着的大肚子也开始滑稽地晃动着。

“为什么她即便这样了还是放不下你啊!为什么我就没有这样的家人啊啊!!”

“我也需要爱,我也不想被抛弃,可凭什么我都已经做的够好了还是被扔下来,凭什么你这个不懂得珍惜的废物有一个这么完美的姐姐啊!!!”

眼前的肥男愤怒地拽起我的衣领,用充满血丝的眼睛瞪着我,声音近乎咆哮。

“我要让她彻底地变成我的母狗,然后另一个人格成为爱我的母牛,这才是我完美的奴隶,她永远只能是我的女人!!!”

“而你,就给我安安静静地躲在屏幕后面撸管就行了!”

“王雪是我的,我的,我的!!!”

就在肥男对着我像一条狗一样乱吠的时候,原本趴在地上的姐姐却不知什么时候站起了身,她用尽全身力气把肥男给撞倒,然后把我一下子给推出了门外。

而且在把我推出去的同时,她把一个坚硬的小东西塞进了我的手中。

“姐……”

“快跑,王越……”姐姐喘了好久,才勉强憋出这几个字。

她双手抓住门框,弯着腰喘着粗气。她这样做既为了支撑自己无力的身体,也是为了阻止肥男冲出门来找我的麻烦。可是,她却没看到身后早已站起身来的肥男,和他的那根正对着小穴的大棒。

“嘛,还是做到了呢,把这个废物给弄出去了。”

肥男夸奖似的狠拍了两下姐姐的翘臀,弄得姐姐娇叫不止,小穴里的爱液也拉着丝地流到了地上。

“只不过,放他走的代价可是,用你来换哦~”肥男双手摩挲到了姐姐的大奶,开始挑逗流出奶汁的乳头。

“唔哦哦……没,催眠对我没有用的……什么母牛人格……现在不还是……额哦……不起作用吗……”

姐姐硬着嘴逞强,但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瞳仁已经呈桃粉色,脸也已经变成了糟糕的啊嘿颜。

“那就来试试看吧。”肥男伸出大舌头猛舔了一下姐姐的侧脸,带起姐姐的数声娇喘。

“你这头肥猪的催眠……连垃圾都不如的……唔嗯嗯……废物……还有那根可笑的小鸡巴……哼哧……怎么可能让我堕落……你这只臭虫猪!”

“嘿嘿,那么就来试试看吧,这可是你第二次挑衅我哦,要做好败北接受洗脑调教的惩罚了吧。”肥男冷笑着,把鸡巴慢慢插入姐姐湿润的小穴。

而姐姐,翻着白眼,握紧抓住门框的拳头,在拼命抵御着即将喷薄而出的高潮。

“那么就开始吧。”肥男把脸凑近姐姐的耳朵旁,轻轻对她说着。

“妈~妈~”

“唔咿~这样叫犯规了啊~”从姐姐发出的声音愈发酥软,能看出她已经接近于崩溃的边缘。

就在这时,眼前的门被肥男一拉,逐渐闭合,我的视野越来越狭窄,最后随着“咔哒”一声的锁门声,我被彻底关在了门外。

“你输了,接受惩罚吧嘻嘻。”

隐约能听到门内肥男的嬉笑和姐姐的浪叫。我拍打着大门,却没有一点作用,只能绝望地听着声音,想象着门内发生的故事。

“铃铃铃,铃铃铃……”

随后门内便传来了清脆的铃声,久久没有止息……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