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身为网店店长的我被顾客催眠…… (21-22)作者:Toya!!

【关于身为网店店长的我被顾客催眠……】(21-22)

作者:Toya!!2020年8月20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二十一章

“怎么样?你口中的这根肥猪恶臭小鸡巴肏没肏服你?”

“对不起——大肉棒儿子大人——噗咿咿——母猪妈妈王雪根本敌不过这么强悍的大鸡巴——完全败北了哦哦哦——”

我听着门内隐隐约约的二人对话,心中无比的自责,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我突然回想起了之前做的那个梦,姐姐被肥男暴肏着,而我却被一层无形的墙给挡在了外面。当时姐姐还向我呼救,但我却选择不作为,继续袖手旁观。直到现在,那梦中的空气墙如今却变成了一道结结实实的铁门,彻底地把我和姐姐隔开,不仅是无法再去触碰到她,现在就连看,也看不到了。

无疑,赤身裸体被赶出家门的我已经被肥男单方面宣布退出出了这场争夺战,现在这个家的主人已经变成了他和姐姐,被淘汰的我则再没有资格回到家里面了。

如今没有了我的存在,我相信肥男会完全放开手,更加肆无忌惮地开始他的洗脑计划。在这样的攻势下,手无缚鸡之力的姐姐估计连两天都撑不住,就会轻而易举地变为肥男的忠诚美雌犬。

所谓的七天只不过是嘴上说的一个幌子罢了,如果他真的认真起来,各种催眠手段齐用,一天之内搞定姐姐那还不是易如反掌?

而蒙在鼓里的我,却还天真地相信自己的能力,认为能够翻盘收货调教完成的姐姐,整天活在梦里……这只不过是他的一场游戏而已,我和姐姐只不过是任他摆布,逗他开心的两个配角罢了。我早该想到的,自己什么本领没有,凭什么能反败为胜?

反倒是这两天尽情地在肥男面前表现内心的丑态,自己还乐在其中,到最后甚至连姐姐的嫩穴都没有碰到就落败了。

“姐姐……你点清醒过来吧……”

我只能将仅存的一点希望赌在姐姐能够自己挣脱催眠,报警抓住肥男的可能性上,但是仔细一思考,又觉得这想法无比可笑。现在已经深陷泥潭的姐姐想要自己摆脱强力催眠和发情的指令,这概率微乎其微,比起这个我倒不如去赌一颗陨石飞过来一下把肥男砸死的概率呢。而且,就算姐姐真的自己解开了催眠,如果她在报警中途被肥男发现,身娇体弱的她不还是能被肥男轻易地压制住,然后再被施加更加强力的催眠,到头来不还是会直接堕落。

“已经……没有办法了吗……”

不甘,懊悔与悲伤积压在我的胸口,堵得我喘不过气。大脑发昏,四肢冰冷,各种一样的感觉一瞬间充斥了我的身体,我只感觉眼前的景象天旋地转,脑内的意识逐渐消散,身体也被抽空了力气。

我逐渐松开手,握在其中的那个坚硬的东西也落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脆响。

“叮!”

那是一枚湛蓝的宝石戒指,空气中浑浊的光线落在其中折射出让人迷醉的光芒。

“那不是我催眠姐姐的时候用的戒指吗。”

我摇了摇发昏的大脑,单手支地,撑起身子,费力把那颗美丽的宝石捡了回来。

“姐姐为什么要把这个东西塞给我呢?”

一个简单的问题在我的脑海里浮现,随之引起的联想就如同一颗小石子落入平静的湖面中一样,激起了层层扩散不止的涟漪。

“话说这枚宝石是我从哪里拿到的来着?好像放学的时候看见了一个……胖子?然后,他……对我打了个响指……对,再然后就是……就是什么来着?再然后……”

意识已经清醒的我开始费劲脑汁地去钻研这一段记忆,但是一去回忆往事,就觉得大脑疼痛不止,它在拼命地阻止我去向这方面思考。

最后,我得出的结论只有那天我放学时遇见过胖子,也就是那个肥男,他对我说了什么话让我进入了催眠,然后等我醒来时手里就拿着这个戒指了。

这么一想,我用戒指来解除姐姐对我的厌恶感难不成只是肥男给我的指令?再往下想,肥男可不可能借我之手,来加强对姐姐的掌控。如果戒指的作用是我认为的是相反的,不是减弱反而是加强厌恶的话,那么……后面姐姐挣脱催眠就能说得通了。

昨天,也就是圣诞节的早晨,我用戒指催眠姐姐来着,但结果反倒让姐姐大脑疼的清醒了过来。我估计她当时在接受到这个厌恶命令时潜意识里极度的抵抗,最后在两者撕扯之间意识短暂地恢复了。

“竟然连这一步都被算计到了……”

恍然大悟的我看着手中的钻戒,心情复杂,仿佛也感受到了姐姐当时心里痛如刀割的感觉。可就在我难受之时,我无意间瞟到了戒指环内部的文字。

那是两个大写的英文字母--MC。

“MC?”我自言自语念着,总感觉这两个字母有股莫名的熟悉感,好像就在不久前见过,但又想不起来具体在哪里。

我绞尽脑汁地回忆这两个字母的出处,慢慢地,那一段重要的记忆被我从陈杂中翻找了出来。

我瞪圆双眼,嘴巴呈O状张开,只感觉脑后一道白光闪过。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像极了某死神小学生。

“这个字母,不就是刻在洗脑头盔上的字母吗?”

我想起来了,之前翻看录像的时候,看到了那个头盔上刻印在边角处的一行小字。

公司出品。

那时,我才想起来这个公司。MC是一个制药公司,而且其分部就在离我们家不远的地方,不过我始终没想明白为什么一个大公司存在感竟然如此之低,要不是努力去思考,就会很容易忘掉这个公司的存在。

而且,还有一点奇怪的,如果是戒指和头盔的来源是一样的,那为什么一个制药公司会去做这些邪恶的东西。

想要破解这个问题,就只有亲自动身去公司里查看了。

我心中的思路逐渐清晰,身体也恢复了一点力量。于是我便没有犹豫,找了跟我们家一直亲近的楼下老奶奶借了身棉袄穿外加蹭了顿饭便动身向公司出发。

“没有错,姐姐把戒指塞给我的真正含义就是让我去MC公司查个清楚,她可能在肥男的家中接受调教时偶然间发现了这家公司的秘密,才会给我这个线索的。”

我握紧拳头,站在被白雪覆盖的街道上,心情复杂地看着风雪中闪烁着灯光的家。我暂时先压下了心中对姐姐的邪念,下定了决心要先把她救出来再说。

“姐姐,等我。”

第二十二章

制药集团,这是一个专门致力于治疗心理疾病的大公司,全国各地都开有无数的分部,规模无比庞大。按理来说,这种耗资高,规模大的全球企业应该是人们耳熟能详的,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大家在潜意识里都会将MC遗忘,只有在不经意间提及它的名字时才会想起这是个制药的公司。

而且最奇怪的是,这公司分部遍布了大江南北,而最最最重要的本部却没有一个人知晓开在何处。资料上也没有一点关于本部的记载,就好像这公司在刻意地隐藏着自己最重要的秘密一样。

我也是在认真去查阅资料的时候才能想到这个问题,如果不是姐姐给我的线索,我估计这座公司永远都不会出现在我的记忆里。

此时,我正站在MC公司的大门口,瞻仰着耸入云端的大厦,心中那股不协调感更加地剧烈。

“这么拉风的一栋大楼,竟然从来没有人注意到过,太可疑了……不过,这可是唯一的线索,只有这里藏着姐姐想要告诉我的秘密,拼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赶走心中的焦虑与恐惧,目视前方,朝着漆黑的大门内踏出了坚定的一步。

就在那一刻,我感觉周围的景物一下子扭曲了起来,大脑里的桎梏也好像被解开了,感觉有着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畅快。

随后一切又恢复了原样,刚才我的察觉也只是一瞬间,快到让我以为是自己恍了一下神。

“错觉吗?”

我拍了拍脑袋,并没有放在心上,走进了漆黑的大门中。

通过大门后,映入眼中的是宽敞的大厅,与各式各样摆放在大厅周边的昂贵陶瓷。这栋中空式设计的高楼,在四周铺满墙壁和地面的优质瓷砖的奇怪(精美?)花纹的点缀下,显得富丽堂皇。

如果不是早就知道这是一个公司,我还以为自己进的是豪华度假酒店呢。

“你好……先……咕唔……先生……请问我有什么……额哦……能帮到您的呢——”

前台一个长相甜美,穿着情趣兔女郎装扮的小姐姐对我说道,她在尽力保持着自己的微笑,可是她的表情却依然很糟糕。

那是因为她背后站着一个身材健壮的肌肉男,那个男人正在抓住她的丝袜肥臀,用粗大的肉棒对她进行着活塞运动。

从前台姐姐胯下流满黑色大腿的白浊精液和她有气无力站立的样子,我能看出来这两个人已经一同工作了好久了。

前台滑稽又可爱的母畜表情让我忍不住想笑,但是又感觉自己要是笑出来了有点过分,所以就憋回了肚子里。

“人家在努力做着自己的本分工作,累的要死要活不说,还要被我嘲笑。怕不是一气之下能把我从这里赶出去,那我就没办法接着调查了。”

我心里想着,狠掐了一下大腿,传来的疼痛让我顺利地收回了笑容,变回了正常的表情。

“嗯,我想知道你们公司有没有生产这种道具的地方,我想去参观参观。”我问着忙于工作的前台,手里拿出了戒指展示给她看。

“有……有的……在……十楼……唔哼哼哼……咿咿,丢了丢了丢了——”

我得到答案后赶忙离开了白眼直翻的前台,以免打搅到人家的工作。

可是,在走出两步后,不知为什么内裤里的小弟弟竟然勃起了,把裤子顶出了一个小帐篷。无奈下,我只能一只手伸进裤裆里强压住硬的发烫的阴茎,但是又忍不住回头偷看工作中的前台美女。

明明只是正常的工作,我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对此有种异常的兴奋,按耐不住想要撸一发出来的欲望。

最后,随着肌肉男的用力一插,把精液狠狠射在了前台兔女郎的小穴里之后,前台兔女郎的工作才算是告一段落。

我也赶忙离开了大厅,以免被别人看到胯下勃起的窘态。我看见不远处有一个电梯,便逃似的钻了进去,按下了第十层的按钮。

在上升的电梯里,我脑子里想的还是刚才二人交欢时的香艳场景,觉得值得回味是一点,而另一点则是我总感觉这个前台的样子好熟悉,总感觉在哪里见过她,但又想不起来。

“叮!”

伴随着第十层到达的提示音,我脑中划过了曾经的一丝记忆。

“那个前台的女人,不就是我家楼下老奶奶的女儿吗!”

顺着这一个思路,我挖掘出了更让自己震惊的事实。

“我记得一周前老奶奶的女儿就无故失踪了,但是这件事却并没有被她报告给警局。老奶奶甚至只是把这件事当成一件生活中的琐事讲给我听,就像吃饭睡觉一样,很是平常。而我,竟然也没有察觉出任何的端倪,就这样笑呵呵地听进去了。”

我一时间感觉浑身冷汗,公司内的那股违和感也越来越严重,总感觉自己好像被什么给限制住了一样,这种感觉让我有些喘不过气。

就在这时,随着“叮”的一声提示音,我已经到达第十层了。我看着眼前的景象,惊呆地张大了嘴巴,缓缓开启的大门背后藏着一个我想象不到的世界。

各种各样穿着暴露情趣服装的美女和全身赤裸的男人在人流错杂的办公区里敲打着电脑,专心地干着各自的工作。

我向旁边一看,铺满墙壁的柜子上放着琳琅满目的奇怪道具,道具下的标签上还写着名称。

这里面摆放的全是跟催眠控制有关的道具,单是种类就多到数百种。其中比较新奇的是催眠手电筒,洗脑头盔,催眠app等等,复古点的则有怀表,栓绳的硬币之类的。还有一个古怪的瓶子,里面装的好像是蛛丝,简介上说只要把蛛丝倒在女人身上,蛛丝就会自动化成一个茧把女人包覆住,在茧里洗脑三天就可以让女人忠心成为一个性处理奴隶。

我环视着五花八门的道具,心里有着抑制不住的兴奋。

没错,这家披着名为制药的外皮的公司,暗地里竟然在研究这些可怕的东西,如果我没想错,肥男一定就是用这家公司生产出来的道具把姐姐给催眠了。

我心想着赶快出去,向公安揭发这些暗地勾当,这样证据确凿,控制姐姐的肥男离落入法网也不远了。

可是,就在我用手机拍完照,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身材魁梧,头发染黄的不良少年堵在了我的面前。

“真看不出来这长得这么挫的弱鸡能有一个那么漂亮的姐姐,他老妈是不是生他俩的时候把自己的基因全给姐姐了哈哈。”

黄毛出言轻佻,贱兮兮地绕着我转圈,用凶狠中带着讥笑的目光打量着我。

“行了,别浪费时间了,你要不想让你未来的性奴母狗从嘴边飞走了就给我赶快办事,这小子可是我们办事最重要的一环,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把他叫到这里。”黄毛身边皮肤黝黑的中年胖子催促着他,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十分着急。

“是是,混蛋老爹。要不是为了得到那条贱狗,我可他妈的不想听你的话。”黄毛掏着耳朵,回应着中年胖子。

随后,他便从兜里掏出了一个手电筒,向我的脸上照去。

我本能地意识到了危险,想闭上眼睛去躲避,但是,在视线内出现那道奇异的光之后,我就感觉自己的动作好像被束缚住了,什么也干不了,只能呆呆地盯着光线,感觉浑身舒畅无比。

随后,我清醒的意识便坠入了深渊,双眼一黑,昏了过去。

……

后来,把在大厅长椅上昏睡的我叫醒的人是前台的兔女郎,她告诉我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不能在公司里逗留,然后就把我从里面赶了出去。

我有些摸不到头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乘电梯的时候稀里糊涂地睡着,只隐约记得到达第十层的时候我好像看到了什么重要的事物,但是模模糊糊的,实在想不起来了。

我翻看了一下手机里的相册,里面除了之前偷拍姐姐的照片,再没别的了。我耸了耸肩,也就把这件事放下了。

毕竟“公司里发生的事情都不重要”,我又何必去在意那么多。

不过,我只有一件事清楚地记在脑海里。

那就是“去找肥男复仇”。

看着手机里新安装的催眠app,我不自禁地笑出了声。

“我也有这种力量了……”

【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