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之殇 (16-18) 作者:迷失在丛林

.

【娇妻之殇】

作者:迷失在丛林本书于2020年8月15日于第一会所首发

16-18

屋子不大,墙壁老旧,摆放着几张桌椅,昏黄的灯光让房间显得更加暗淡,姜雨娴站在那里,显得格格不入。

老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风姿卓越的姜雨娴,柔顺的秀发,刀削的香肩,盈盈一握的纤腰,尤其那挺翘硕大的丰臀,渐渐露出痴迷。

姜雨娴回头,察觉老头盯着自己,冷艳的秀靥闪过一丝厌恶,但很快掩饰,就这么亭亭玉立,居高临下看着他。

“好看吗?”

说着姜雨娴捋了一下额前秀发,犹如一泓秋水的双眸带有戏谑,心中对曾经做过的事,更加后悔,当年真是鬼迷心窍。

“看得出来,你过得不太好,儿女不管你?”姜雨娴素手拿起一张相册,是老头年轻的照片,上面布满灰尘。

老头瞧着冷艳逼人的姜雨娴,直接无视自己,他不自觉的低头,有种自惭形秽,连那痴迷的眼神也开始收敛,嗡声道:“都在外地打工,回来时候也不多!”

姜雨娴对老头目前态度感觉满意,踏着高跟在屋内看了一会,如同自家,把窗户打开。

清风袭来,青丝飞扬,明眸皓齿,好一个风华绝代,姜雨娴透过窗户望着远处青山,直接开门见山,说出此行目的。

“拿过来吧!”说完姜雨娴侧身回头,素手环抱胸前,目光灼灼。

老头被姜雨娴这么居高临下望着,神色有些不安,苍老的脸庞想笑,但又不自觉收回,张口想说什么,又呐呐无言,最后换来一声。

“我……我找找”

然后开始走到床边,翻箱倒柜,好一会,拿出一个盒子打开,旁边的姜雨娴看着里面厚厚的相册,清丽的容颜显得凝重,饱满的乳房随着心情开始起伏,随着老头一张张翻动,脸颊更是似要滴血。

“这张!”

老头拿起一张照片,先是肆无忌惮的看了几眼,然后不舍递给姜雨娴,进门后就游刃有余的姜雨娴,接过照片手颤抖一下,素手死死攥紧它塞入包里。

“全给我,给你加一万!”姜雨娴修长美腿不经意合拢,从包里又拿出一叠红钞,仍在床边。

她知道里面很多照片不是她的,但更不想被老头一张张审视,这让她很不舒服,看着老头犹豫,枯槁的手死死抱着手中盒子,像是宝贝一样,姜雨娴气不打一处来,语气不再是刚才温和,踏前一步,严厉道:“做人不要贪得无厌,以前是我年轻不懂事,不代表我现在也喜欢!”

老头被姜雨娴吓了一跳,扑腾跌倒在床上,但手还是没松开,看着冷艳无双的女人,苍老的眼睛闪过一丝贪婪,可触碰到姜雨娴那让人丝毫不敢生出亵玩的明眸,又怅然若失,好半晌,喃喃道:“你比以前还漂亮!”

话语中带有说不出的低落,好像失去什么东西一样,整个人好像更加苍老。

这份老态的可怜光景,在姜雨娴心中丝毫生不出波澜,她想拿回的只是照片,如果不是瑾萱今日说起往事,随着时光流逝,以前荒唐事早被她忘记脑后,可是既然点破,平静的心湖犹如被投入一颗石子。

“走!”

姜雨娴看着犹豫不决的老头,高挑的身姿直接像门口迈出,她不想节外生枝,做事情方式越简单越好。

“干什么去?”

老头急忙站起,脸庞紧张,姜雨娴回头,看着小心翼翼看着自己的老头,蛾眉皱起,实在想不出自己当年发了什么疯,居然会和他产生瓜葛。

“带你出去走走!”

姜雨娴心中叹息,留下一句,迈出房门,至于身后的人跟不跟来,对她来说都不重要,最终只是解决方式不同,结果改变不了。

好在老头倒也识趣,哪怕谨小慎微,但还是跟了出来,姜雨娴颔首,卓越风姿走在前头,来到兰博基尼旁边。

老头看着车身线条流畅的豪车,目瞪口呆,他虽然不认识,但能感觉价值不菲,瞧了瞧自己身上汗衫打扮,不敢触碰。

姜雨娴坐上车,打开副驾驶,老头搓了搓手上了车,坐立不安,车子启动,姜雨娴被老头身上的烟味弄得一阵皱眉,打开车窗,开始提速。

今日遇到老头的种种让姜雨娴莫名心烦,心中还有一丝说不出的失落,出了乡村,这股情绪越来越发强烈,烦躁让她毫无顾忌的踩着油门,绝色的秀靥闪着病态的疯狂。

“慢点,慢点!”老头抱着盒子,看着街旁快速错身而过的景色,枯槁的手死死抓着扶手。

姜雨娴如同未闻,快速超越一辆辆汽车,素手快速换挡,和以往冷艳不同,神色多了一些从未展现人前的疯狂。

“嘎吱!”

开了许久,车子急刹车停下,老头一个趔趄,头磕在车窗,好在有所防范,额头除了红肿再无其他。

打开车门后,老头感觉腿发软,摊在地上,整个后背湿透,姜雨娴下车,没有理会老头的狼狈,目光平静的看着前方大海。

此时天色暗淡,一望无际的大海如同一个深渊,黑通通一片,唯有海浪拍击岸边石阶,让人觉得恐惧和渺小,同时又让人新潮随着海水澎湃,心胸大开,以往姜雨娴每当心神缭乱,就喜欢静静站在海边。

“你看看这外面世界,哪样属于你的!?”

姜雨娴素手指着远处海边的灯红酒绿,奢华建筑,此时岸边行人不少,海风袭来,裹得她衣衫猎猎作响,青丝随风起舞,腰身曲线更加毕露。

“以前呢,我和瑾萱只是贪玩,那时候还小,容易做错事,但只是玩玩,你懂吗?”

姜雨娴站在老头身前,居高临下俯视,双眸玩味看着瘫在地上的老头,诱人的红唇泛着玩味,打趣道:“还是觉得你凭着以前事,能威胁我?”

说完姜雨娴摇了摇头,继续看着远方大海,照片的事情她根本就不在乎,只是被闺蜜无意说起,这才让她心中如同有刺,才想着拿回照片,把刺拔出来。

察觉姜雨娴的无视,老头嘴里露出苦笑,他那里敢奢求,只是觉得有些不甘心而已,就像有些东西明知道不属于自己,还是带有期望。

他掏了掏兜,空空如也,有些颓然,姜雨娴如同知道发生什么,起身回车弯腰,挺翘的肥臀划出一个惊人的弧度,片刻,拿出一盒烟。

然后抽出一颗,犹豫一下,最终含在红唇点燃,姿态优雅,娴熟的吐了一个烟圈,整个人气质为之一变,如同一个风情万种的女妖。

看着地上可怜兮兮的老头,姜雨娴把烟朝地上一扔,老头又是一阵手忙脚乱,看的姜雨娴都懒得看他。

如果陈旭见到这幕,一定震惊无比,姜雨娴在他印象中从不吸烟,至少大学认识开始便是如此。

“我记得那个丫头,特别怕疼,和你不一样,很少求饶!”老头嗅了一口烟草,显得有些猥琐,然后放在嘴中。

夜色中的姜雨娴娇躯瞬间绷直,秀靥带怒,转身似笑非笑的看着罪魁祸首,平静道:“年纪大了,颐养天年多好,以前的东西,我如今不喜欢了!”说完姜雨娴深深吐了一口气,好在当时没有铸成大错,心中又有些后怕,如果当时不是这个老头年纪太大,后果她真不敢想象。

“感觉你变化很大!”

老头看着近在咫尺,却如同天壤之别的姜雨娴,感慨万千,以前的姜雨娴也是美丽,但稍显青涩,远远没有此刻的冷艳无双,风情万种。

“谁都有叛逆时候!”

姜雨娴扫了一眼这个曾经喜欢摄影的老头,她找了块石头,坐在地上,肥臀彻底摊开,她的屁股挺翘,且有丰满,显得格外硕大。

“我就想留着回忆,不怕你笑话,有炫耀心理成分,不过他们都不信!”

老头痴迷看着姜雨娴的翘臀,一阵恍惚,他曾经亲手脱下她的裤子,鉴赏她种种妙处,可惜那时年事已高。

姜雨娴听到老头话语,素手本能握紧,秀靥羞怒交加,好在夜色深沉,很好掩盖,恨声道:“不要给自己添麻烦,不要再得寸进尺!”

能让姜雨娴心神波动的事情不多,而以前荒唐往事就是一件,再说那种奇怪的爱好,也就一时兴起,她素手拿起LV包,把里面钱全部掏出,断然道:“这是全部了。

大海能让人心旷神怡,夜晚更甚,伴随海风,惬意之感油然而生,只是姜雨娴身前的老头丝毫感受不到,他先是呆滞的看着脚下钞票,又看了眼这一辈子从未见过的豪车,最后停留在冷艳诱人的女人身上,脸上愁苦多了几分。

“你现在过的很好吧?”

老头犹豫一下,搓了搓手,弯腰拾起地上那堆钞票,然后抬头仰视的女人,姜雨娴很高,尤其美腿踩着那双高跟,简直让人望而却步。

“噗嗤!”

姜雨娴听到这么实诚的话语,一时没忍住,秀靥冷笑,然后摇头,眉目望向一望无际大海,淡然道:“以前过的也不差!”

见老头疑惑,她抬手指了指天空,自语道:“我自小家境优越,雅致点叫家族底蕴深厚,俗的说法钱花不完,用你们的话来说生来一生无忧!“

这个本就倾城之色的女人,在这刻越发有人,胸前衣衫下的乳房被抬手弄得更加鼓胀,颇有种呼之欲出。

老头有一瞬间失神,看着身姿高挑的姜雨娴,只觉得呼吸粗重,尤其眼神扫过那盈盈一握的纤腰,胯骨陡然出现的惊人弧度,那要人老命的桃子形状的肥臀,差点让他把持不住。

姜雨娴回头,察觉老头盯着自己敏感部位,喉咙还自然耸动,她蛾眉皱起,但一想今天来的事情,深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冷漠道:”但是,这和你无关,做事见好就收,要不拿不住,你懂我的意思吧!”

怕老头贪心不足,姜雨娴犹如柔夷的素手环抱胸前,眉毛微挑,玩味道:“你可能也不想因为这种对你无关紧要事情,弄得家里鸡犬不宁!”

老头听到冰冷刺骨的话,心中猛然一凛,控制不住退后一步,眼睛游移看着冷艳的姜雨娴,嘴巴张了张想说什么,又闭上,今天姜雨娴的出现让他惊艳同时,未尝没有一丝希冀,只可惜物是人非,或许本身就不了解她。

“我以前就觉得你不是一般人,你好像从来不哭!”老头说完好像陷入回忆,今天他总算明白什么叫咫尺天涯。

“那时候太小,不懂事!”

姜雨娴看着眼前失落的老头,也不想安慰,以前其实按照现在的她来说,就是好奇心太重,才留下那么多荒唐事,好在因为老头当时身体原因,没有铸成大错。

“说说你吧!”扣扣壹漆零壹伍舅零舅舅陆

姜雨娴拂了一下额前秀发,对于目前她这种境界的女人来说,事情开局如何,就知结尾,这是一种莫名自信,有些事不用着急。

“没啥说的!”仰望着气场惊人的姜雨娴,老头有些不自在,当姜雨娴明眸含着笑意看着自己,他没来由紧张道:“有点地,就是儿媳妇对我不太好!”

察觉老头的拘谨,姜雨娴心头没来由升起一丝失望,她也不知道如何描述自己心境,既想事情顺利,又不想以这种方式,顿时谈性全无,素手指着老头当成宝贝的盒子,詹然道:“怎么还想留着它?”

“留个念想!”老头咧着嘴,满口黄牙。

“还当成战利品了?”姜雨娴走到老头身前,纤纤玉手伸出:“拿来吧,我给你的够多了!”

老头苍老的面容露出挣扎,但在姜雨娴逼人的注视下,还是递了出去,看着和自己心中天差地别的老人,她心中叹息,然而打开盒子,如水的双眸再次变得冷厉、

“怎么就这么几张!?”姜雨娴翻看盒子内,聊聊几张难以启齿的照片,瞧着紧张无比的老头,声音越发清冷。

“就这么多了”老头慌乱放在身后,不知何处安放。

“别耍小聪明,不可能就这些”姜雨娴冷艳的秀靥没有一点表情,她可没心情理会对方辩解,照片不可能就这几张,以前老人拍过自己多少张照片她多少清楚。

“真的没有了!”老头急忙解释,可对着姜雨娴的冷厉的目光,又不安的低头,好半晌,才最终开口。

“被我输了,以前下象棋没赌注!”说完老头像个犯错的小学生,站在那里。

姜雨娴愣了一下,随后清冷的面容变化万千,她颤抖的用素手指着老头,羞怒道:“所以就那相片抵债!?”

那些照片拍的什么,姜雨娴是一清二楚,全都是赤身裸体,摆的姿势更是不堪入目,她简直不敢想象这种照片别人看到的后果。

“啪!”

姜雨娴扬手,清脆的耳光声想起,她这下力道十足,老头被打得一个趔趄,可即使这样姜雨娴犹不解气,继续道:“混蛋,你把我当什么了!”

“我……”

“滚!”

姜雨娴不想在看到他,这辈子都不想,一想到被那么多人看着自己照片,她就觉得一阵头皮发麻。

瞥了一眼渐渐走远的老头,直到消失尽头,姜雨娴如同泄气般,整个人瘫软在海岸石柱旁,心乱如麻,丰满的娇躯筛糠的抖动,感觉整个人将要窒息。

“嗡……”

正在姜雨娴悲伤时候,电话响起,她拿起一看标注陈旭,整理心神接起。

“喂,老公!”

“忙什么呢,雨娴!”陈旭的声音在那头想起。

听到熟悉的声音,还有陈旭关怀的语气,姜雨娴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陈旭和她非常相爱,简直羡煞旁人。

姜雨娴抿了一下诱人红唇,一想到刚才自己刚和自己曾经瓜葛很深的老头见面,没来由心中升起一种负罪感,俏脸开始变得有些苍白,明媚的双眸不受控制的出现水雾,转瞬间凝结泪珠。

那头的陈旭当然不知姜雨娴心中所想,只是好半天没见回话,觉得怪怪的,以前的姜雨娴总是雷厉风行,疑惑道:“在加班?”

姜雨娴努力让自己心境尽快平复,可一想到自己那些照片流落在外,豆大的泪珠流淌下来,声音带有哭腔,硬咽道:“没什么,我自己在海边溜达!”说完素手抹了一下眼泪,心中不知为什么特别委屈,凄然道:“就是出来散散心!”

那头的陈旭能听出妻子在哭,吓了一跳,姜雨娴在他心中简直可以说完美无瑕,工作上力压同行,家世碾压的别人喘不过气,更别提那倾国倾城的样貌,走到那里都是焦点。

而姜雨娴为人处世观,可以说是无敌的存在,心境强大的可怕,思维清晰,言谈有序,他还从来没遇到妻子出现情绪特别波动大时刻。

“怎么了,和领导吵架了?”陈旭开始变得紧张,可说完自己又觉得不信,姜雨娴那上市公司的总裁,和姜家关系很好,何况妻子的性格,不训斥领导就算好的。

这个月份的天气,变幻非常,刚才夜空还明亮的星辰突然暗淡,被黑云遮挡,伴随着呜咽海风,吹着旁边树叶沙沙作响,平添三分荒凉。

冷风袭来,吹着姜雨娴衣衫猎猎作响,她合拢修长的美腿,一只手抱在胸前,她感觉有些冷,但比这寒风更加冰冷的则是她的内心,自己在陈旭心中什么地位她是知道,一直把她当女神看待,但自己过往真是如此吗?虽然因为那个人当时因为上了年纪,没有做哪些可能让她后悔终生的事情,但自己曾经变得多么淫贱,她至今不敢去想。

姜雨娴努力控制自己情绪,但一想到自己曾经做过的事,就越发觉得对不起陈旭,可那些难以宣之于口的事情,她这辈子也不可能对陈旭诉说,只能撒谎道:“没有,我就是看到别人家的小孩,心情有点不好!”

姜雨娴和陈旭又简单聊了几句,就放下电话,看着犹如深渊的海岸,怔怔出神。

“我这是怎么了?”

姜雨娴喃喃自语,打开车门,心中思绪纷乱,往事一幕幕在脑海翻飞,她不想让陈旭知道自己的过往,那曾经的荒唐往事。

每个人都从叛逆走过,姜雨娴亦是如此,现在回想起来,好像过了许久,又仿佛昨日,历历在目。

她慢慢闭上双眸,抿着红唇,素手颤抖握着方向盘,红霞飞上双颊,好一会,她常常吐了一口气,再次睁眼,有些迷茫。

一向对人生规划近乎刻薄的她,此刻有些彷徨,其实她今天完全不必来,日久有些事情就淡忘了,真的只是来拿照片吗?她不清楚。

就如同当年被人脱下裤子,肆意玩弄时候,对方已经年过半百,不可能存在爱慕之情,她那时想要的更多是莫名的快感。

具体什么她也说不清楚,生来锦衣玉食,学业一骑绝尘,但总觉的怪怪的,当强势到一定程度,她却莫名烦躁,厌恶那些应接不暇的追求者。

当年的她也清楚自己多么疯狂,紧张、彷徨、惶恐都是存在,但是她就是爱上那种感觉,没有无数烦躁的追求者,没有泰山压顶的学业,更没有别人的众星捧月,而对方也不会把她当成高高在上的女神,只是一个随时送货上门,可以肆意玩弄的骚货。

甚至某一刻,她生出让她自己都害怕的想法,幻想对方破了她当时的处女身,让她彻底变成一个女人,可是那人年事已高。

想到这里姜雨娴一阵后怕,晃了晃螓首,想把脑中变态的想法驱除,她缓缓启动车子,看着镜子中明眸皓齿的自己,突然觉得有些陌生。

想到出去工作的陈旭,她心中负罪感更甚,其实心中有句话一直没说,当年陈旭之所以能追上自己,喜欢是一部分,更多的是陈旭太过主动,第一次大胆亲吻自己,那种感受犹如高中,让她觉得自己像个小女人。

可惜——婚后的生活,让她觉得平淡如水,彼此相爱同时,又觉得陈旭真的不懂自己,对她小心翼翼供起来。

是自己太强势吗?姜雨娴灵活的换挡,车速加快,她有点厌恶自己的优秀。

到小区时候已经夜晚八点,家家户户灯火通明,姜雨娴锁上车,看着自家灯光亮着,愣了一下,然后哑然失笑,居然忘记家里多了一个人。

“舅妈,您回来了!”

董辰皓推开浴室门,见姜雨娴刚巧打开门,吓了一跳,穿着一件大裤衩的他赶紧放下浴巾,尴尬的站在那里,他没想到姜雨娴正巧这时回来。

姜雨娴看着浑身上下,只有一个裤衩的董辰皓,美目瞪大,发现对方手中拿着是自己的手巾,她冷艳的秀靥瞬间变冷。

她其实不喜欢家里多一个人,自幼亲情观及淡的她,脑中都没有亲属这个概念,更加让她不喜的是对方居然用自己的手巾,这样有点洁癖的她,非常受不了,更别说心情本身就不佳。

“脸怎么了!”

姜雨娴放下LV包,语气如同一汪死水,对方脸上有伤痕,肩膀还有一块淤青,她就这么平静看着坐立不安的董辰皓,此刻心中对这个所谓的亲人,莫名有些反感,像一只癞蛤蟆进了天鹅的领地。

她知道这么形容有些刻薄,要让人知道难免造成不能容人印象,但她姜雨娴在乎吗?她生平就不在乎别人看法,自小到大谁敢不让她三分。

她不是没有表亲,但那些弟弟妹妹,哪怕表姐,在自己面前哪个不是战战兢兢,生怕让自己不高兴。

而董辰皓在姜雨娴来,绝对是亲属之间那种垫底的,样貌一般,穿衣服倒是显得健硕,脱下厚要不是身高衬托,可以说有些显胖,更别说学习,言谈举止,有些鸿沟真是天壤之别。

心情好的时候,姜雨娴可能说一句还算可以,但今天心情不顺,怎么看怎么全是缺点,她突然有些后悔,那么轻松答应陈旭,早知道宁可给对方一笔钱,让他父母给他租个房子,虽然属于陈旭亲属,但彼此生活其实早已格格不入。

姜雨娴不觉得自己这么想有什么过分,有些父母对亲生孩子,都分成三六九等,就如同古代皇帝,分封皇子还有个远近亲疏。

“在学校学校和别人打架了”拥有远超同龄人身高的董辰皓,眼神怯怯望着冷艳的姜雨娴,如同一个传说老虎领地的小鹿。

“呵呵,真给你舅舅长脸!”姜雨娴没心情照顾董辰皓情绪,撇了一眼在心中判了死刑的男孩,在懒得看第二眼。

“舅妈,你听说我说!”

董辰皓嘴唇煞白,见姜雨娴和平时判若两人,眉目间有种说不出的冷漠,急忙解释道:“是他们挑衅我,但是被我揍了!”

姜雨娴迈出的身姿止步,回身摇了摇头,接着冷笑道:“这能代表什么,很勇敢?还是以前打架习惯了?”

她其实根本就不在乎对方打架问题,这是这个年纪孩子通病,她在乎的是对方没有礼貌的用自己的手巾擦拭身体。

“反正我就看不惯他们!”董辰皓低头避过姜雨娴刺目的眼睛,嘴里嘟嘟囔囔。

“做什么事都要用野蛮的方式解决?”姜雨娴玩味看着这个不知错在何地的董辰皓,想着等陈旭回来,自己用些手段把这个男孩处理走。

“反正是他们欠揍!”董辰皓梗着脖子再次辩解。

“好好!”

姜雨娴高挑的身姿踏前一步,玉手放在精致的下巴上,好奇道:“你在和我顶嘴吗?”见董辰皓不安的看着自己,姜雨娴红唇划出一个刻薄的弧度,厉声道:“不想呆就回以前的学校去!”

董辰皓哑口无言,呆呆的望着妩媚动人的姜雨娴,感受到这刻女人身上散发的阴冷,让他打了个冷颤,整个人如同傻掉一般。

姜雨娴看着身前呆滞的男孩,恍然想起对方年纪,心中暗则自己说话太重,毕竟对方不是自己的下属,刚才自己也是气急,她可以不理会董辰皓情绪,但是要照顾陈旭的想法,想到这里她态度有些缓和,无奈道:“到我书房来!”

“是,舅妈?”董辰皓回神,乖巧的应答,只是看像姜雨娴的目光有些恐惧。

书房很大,除了一张简单桌椅,全是琳琅满目让人头皮发麻的书籍,姜雨娴找了那把唯一的椅子,优雅的坐下,看着谨小慎微的董辰皓,安慰道:“舅妈刚才说话有点重,但是你妈妈既然把你托付过来,我就会好好管教你,这样对她也有个交代!”

“舅妈,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打架了!”董辰皓低着头,弥补刚才的损失。

姜雨娴伸了个懒腰,修长美腿架在一起,妖娆的动作格外捏人心魄,看着书架,淡然道:“这不是打架问题,要想以后走得远,就要习惯多种做事方法“在董辰皓终于鼓足勇气抬头时候,继续道:”要不以后遇到问题,你脑子唯一的办法就是打架!”

“那种方式不能总赢的,最终成为别人嗤笑的对象!”

“选一本,没事陶冶一下情操!”姜雨娴指了指身后那些书架,她很少送人书籍,也就刚才自己话语最后那句确实过分了些,所以让对方选一本。

“舅妈,这么多书,您太厉害了!”董辰皓见姜雨娴态度缓和,赶紧奉承一句。

姜雨娴愣了一下,接着心中叹息,层次不同,连夸人都没什么水平,但这次没打击对方,赞同道:“是啊,我也觉得自己很厉害!”

董辰皓傻眼,看着话语中透露无比自信,当仁不让的姜雨娴,心中没来由生出一股自卑。

“左边那本是张叔景的字帖,恭谨之余,不失豪放,适合你这个年纪”姜雨娴做起了推荐,她不关心董辰皓读不读,更关心自己书籍是否被浪费,内心对这个乡村来的远房亲属,多少有些看不起的,因为想让别人高看一眼,至少身上要有闪光点,但实在抱歉,她在董辰皓身上目前还没发现。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