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之殇 (28-30) 作者:迷失在丛林

【娇妻之殇】(28-30)合集

作者:迷失在丛林2020年8月2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28-30)合集

“还是算了吧!”姜雨娴秀靥不自然一笑,呼吸急促,犹若柔荑的素手攥紧,强压心间那股越来越胜的欲望。

“刚才可是帮了你大忙!”黑影男人也不着急,语气调侃。

“这样报答可以吧!”

醉眼朦胧的姜雨娴,察觉对方取笑,心头憋屈,把修长美腿抬起,搁在视频能看到位置,那笔挺丰盈的雪白,借着昏黄灯光散发着淫靡气息,随着动作,连带那挺翘屁股,被拉的硕大饱满,浑圆如满月,臀间曲线惊人,撑出一个桃子形状。

那头一阵无声,想来也在饱尝这难见春光,女人那凹凸有致的喷血身材,和能夹死人的美腿,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抵挡。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姜雨娴做这种风情万种的动作,何尝没有攻击对方的味道,但抬腿撩人她就后悔,这个暧昧的姿势,反而让她想起图片鞭策场景,臀间好似又一条无形的鞭子,缭绕左右,想到这里,她秀靥似学,肥臀不安的扭动,想摆脱脑海中翻天巨浪的欲望。

女人红唇轻启,异常难受,见对方沉默似乎没有察觉自己状态,她心中稍安,但马上提起,修长的美腿赶紧合拢,由于刚才分的太开,裙底春光肯定被对方探视的一清二楚。

“混蛋!”姜雨娴心慌意乱,看似怒骂,但声音哪有往日清冷逼人,反而多了难以言语的妩媚,似恼似怨。

“美女,你这腿型太漂亮了,一米七多吧!”黑影男人赞叹有声,毫不掩饰女人那能夹死人美腿的诱惑,大概透过麦克感受姜雨娴呼吸急促,调侃到:“ 人美,有钱,胸大,腰细,主要是那肥臀,要是抽几鞭子,啧啧!”

如同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姜雨娴眼前好像出现了一副自己被肆意鞭打的画面,无形的东西穿越时空,划过她的腰臀,最后停留在她修长美腿之间,那种羞人场面让她差点呻吟出来,素手死死捂住红唇,美腿放下但更加加紧,对黑影中的男人挑逗言语又爱又恨。

“我就喜欢,给你这种有身份的女人开窍!”要在平时,对方万万不敢和姜雨娴如此说话,甚至玩笑都不敢,可对方目前的状态,让他变得肆无忌惮,过手的女人不少,察觉女人的情欲很是简单。

明知道对方引诱,但心底的愈发惊人的欲火,让姜雨娴明媚的双眸越发迷离,来自心头的蠢蠢欲动,遍布全身,白皙的玉颈红潮密布,私处也开始变得温热,带有莫名空虚,她从来没有如此渴望陈旭在身边,随着时间流逝,羞人处开始变得粘腻,一股禁忌刺激越发让她意乱神迷。

“你不缺女人吧,照片那些很多不错的!”姜玉娴压抑的呻吟,强行张口,双眸水意越来越多,脑中全是空白,身心轻浮,好似不受自己控制。

“比不上你,样貌不清楚,但身材和气质不是一个档次,你一看就是那种久居高位的!”黑影男人最终夸赞,还带有羡慕,尤其姜玉娴手中的那块手表,凡是懂的人都知道它主人财富多么惊人。

醉意盎然连带媚眼如丝的姜雨娴,情欲颠升,要是被图中那样鞭打,会是什么感觉?她被自己思绪吓了一跳,双腿间变得滑腻,她被自己现在的敏感,秀靥越发羞红。

“要说缺点,就是放不开,虚拟世界就是要发泄!”见姜雨娴魂游天外,男人不紧不慢。

姜雨娴酒意上涌,也多少了解对方心思,可越是压抑,娇躯更加瘫软,对某些渴望,变得失控,媚态更加浓郁,有一种放纵的情绪。

“摸摸自己的奶子!”黑影男人声音越发邪恶。

如魔音入耳,冷艳又妩媚的她,浑然不觉,素手不受控制的攀上胸前,隔着衣服,生疏的抚摸那丰满挺拔的乳房,素手缓缓而动,黑影男人那边传来吞咽口水声音。

衣衫遮挡,也能看出姜雨娴的胸型很好,巍然挺拔,指尖变动,弹性十足,素手根本握不住,别说是她,就算男人也不可能一手掌握那白腻饱满的C罩杯。

黑影男人一言不发,似乎被姜雨娴胸前春光迷住,随着生疏变成自然,姜雨娴无疑触碰敏感,娇躯一阵战栗,红唇抿在一起,快感刺激的她差点身心沦丧,尤其被一个陌生人注视,情欲、羞耻、道德、复杂的情绪共同涌入,一种无法言喻的莫名快感,让她惶恐又迷茫。

抚摸越发频繁,为了更加舒适,后背挺直,螓首扬起,美目含羞闭上,秀靥多了一分癫狂,渐渐鬓角也开始泌出香汗。

“来,宝贝,衣服拉下来!”黑影男人被弄的血脉喷张,恨不得将这个绝世尤物裤子扒了,就地正法,但他毕竟不似姜雨娴醉意朦胧,心中格外冷静,期盼笑道:“长这么大,还没瞧过富家小姐的奶子。”

这是很多人一生都无法见到的场景,一个冷艳而妩媚的妖娆女人,穿着仅能包裹住肥臀的红色睡衣,慵懒侧靠在椅背上,绸缎衣裙完全掩盖不住,尤物女人那凹凸有致的娇躯。

那双每个男人,恨不得把玩的修长美腿裸露余外,白皙丰盈,搭配上那熟透了的挺翘肥臀,把成熟女人最巅峰的诱人的风情,发挥的淋漓尽致。

“只有这一次!”

迷失情欲中的姜雨娴,妩媚的秀靥带有羞愤,神志让她拒绝,但完全被身体刺激的欲望压倒,女人贝齿咬着红唇,素手颤抖拉到衣领处,缓缓伸向衣扣,展露她的珍贵之处。

姜雨娴娇羞闭上美目,睫毛抖动,那张精致完美无瑕的俏脸,吹弹可破的双颊,彻底被红晕占据,羞恼、懊悔、几次涌上心头。

前胸衣扣一颗颗解开,一片晃白,让人神晕目眩,饱满的雪峰开始向外跳跃,从含羞半露,到衣衫彻底打开,变成尽情展露。

屏幕灯光下,女人那双饱满的乳房在没有一丝遮挡,高耸的傲然挺立,完美无瑕,可能太过硕大,中间出现一条深深的乳沟。

一般太过丰满,难免会有些下垂,可姜雨娴的沉甸甸乳房不同,甚至轻微向上翘起,让浑圆白皙的乳房更加诱人,那一点梅红如同少女含苞待放,四周带有浅浅的乳晕。

“别那么紧张!”对方看着姜雨娴露出乳房后,整个娇躯颤抖,是以他赶紧安慰,可心理也在窃喜,女人给他感觉一直冷艳,高不可攀,这种害怕的字眼,可是难得一遇。

“我没紧张!”姜雨娴声音颤抖,她不想被人看到此刻的软弱,但哪怕双手扶着抱在乳房下方,仍改不了心中战栗。

“ 你真是一个绝世尤物!”黑影男人欣赏这姜雨娴没有一丝下垂的乳房,含笑道:“以前给没给陌生人看过?”

“没有!”姜雨娴羞愤的无地自容,恼恨对方言语,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了,可一想到现在模样,反唇相讥的话语,硬生生咽进嘴里,但不知道怎么,对方言语始终撩拨着她的欲望,衣衫解开后,她感觉自己变得更加敏感,下体越发难受。

“啧啧,我以前玩过一个骚货,不过比你的差远了!”

“我在你眼里就是一个送上门的骚……”粗俗的言语让姜雨娴张不开口,委屈的双眸水雾弥漫,她真后悔自己的轻贱,悔恨自己的欲望,要不是这样,怎么会被一个社会底层的人如此看清。

“开玩笑,还生气了!”黑影男人出言安慰,见姜雨娴心情平复,好奇道:“你好像对SP特别敏感!”

“网络真是个好东西,能拉近彼此鸿沟!”姜雨娴不语,男人契而不舍,“最喜欢被鞭子打哪里?”

姜雨娴心中五味夹杂,想着都这样了,也没了顾及,犹豫道“我…”还未说完就被对方打断。

“等等……别说!”在姜雨娴疑惑不解时,男人再次开口,暧昧道:“给我看看!”

姜雨娴愣了半晌,没有说话,对方也安静等待,好似双方进行一场拔河,女人裸露与外的双峰,颤颤巍巍,她不知道为什么,身心被挑逗的心浮气躁。

反正对方也看不到自己的脸!姜雨娴半裸娇躯站起,然后转身,跟随着心底最深处渴望,素手哆嗦的放在裙摆,那里异常挺翘,划出血脉喷张的惊人弧度,对面男人深深吸了一口气。

见对面还不满意,姜雨娴贝齿打颤,让热火娇躯趴在椅子上,裙摆相对她的肥硕的翘臀来说有些紧绷,双手一起,才能掀起。

每次冷艳的姜雨娴行走路中,总有无数男人目光流连在她隆起处停留,幻想里面迷人光景,但如今衣衫撩起,比猜测更为夸张。

那挺翘的肥臀,异常硕大,雪白诱人臀瓣,此刻散发着淡淡红晕,一条薄薄的黑色蕾丝,卡在女人私处,把女人最神秘的春光遮挡,唯留下轻微隆起。

“看够了…没有!”

姜雨娴声音颤抖,扶着椅背的手,攥的发白,哪怕酒意甚浓,但做这一切也不轻松,更知道自己此刻姿势多么淫贱,这是她第一次当着网络,对陌生人做这种羞耻事。

“看着一本正经,骨子就是个骚货!”阴影男人恶心怪笑,品评眼前这副诱人酮体。

“把嘴闭上!”听到如此侮辱,姜雨娴羞愤交加,但心底欲望越发浓郁,腿间一股湿意,情不自禁把肥臀翘的更高。

“宝贝,把内裤脱了,让我看看你的骚逼!”

男人得寸进尺,见女人始终没有再进一步,心里多少遗憾,退而求次道:“衣服脱了总可以吧!”

姜雨娴秀靥纠结,可颔首低垂看着胸前赤裸,饱满的乳房暴露于外,早被看的一干二净,即使紧张,也放开许多,素手抬起,自下而上褪下衣裙。

挺翘的肥臀,纤细的腰身,光滑的脊背,曼妙的酮体展露无疑,肌肤如玉一样泛着白光,唯有一件蕾丝内裤勉强遮羞。

做完这些,姜雨娴再次趴好,双颊似血,修长美腿轻微颤抖,随着时间,抖动幅度越来越大,心中恼恨对方要看到什么时候,那头心神好似沉迷,开始还有粗重的喘息,最后变得静悄悄一片。

“还不够吗!”姜雨娴感受腿间湿意越来越浓,羞愤催促,哪怕知道此情此景,自己和荡妇没什么区别,但也不想被对方看到自己私处的敏感。

有问必答的黑影男人仿佛消失,许久没有回应,姜雨娴秀靥委屈,螓首转过,但耳边马上想起“嘎吱!”开门声,让这个向来冷静的女人,魂飞魄散,手足无措。

“舅妈,我…您!”

董辰皓推开门,睡眼朦胧,然后瞪大,看着浑身赤裸,摆出羞耻姿势的舅妈,神情不敢置信,随后看着姜雨娴旁边亮起的屏幕,好似想到什么,脸色再无血色。

秀靥苍白的姜雨娴,惶恐看着门口,素手死死捂住乳房,恨不得马上死去,酒意在瞬间消失。

董辰皓见瘫软在地的姜雨娴,俏容渐渐转冷,急忙解释道:“”舅妈,您…听我说!“”刚才我听到有动静,以为出了什么事情,所以……“董辰皓看着姜雨娴的冷厉目光,感觉像被毒蛇盯上,不自觉后退一步。

脱了衣服的姜雨娴,威严终归大大消减,董辰皓忍不住偷偷瞧着眼前的诱人酮体,身段曼妙,乳大臀肥,尤其配上那张冷艳的玉靥,让他小兄弟悄悄抬头。

姜雨娴终于回神,察觉陈旭的这个外甥,盯着她敏感部位,并且对自己这个长辈,下体居然起了反应,更让她羞怒交加,声音冰冷刺骨:”给我滚出去!“看着董辰皓慌不择路逃跑,姜雨娴感觉浑身无力,也不管地板冰凉,酮体就那么摊在床边,仿佛失去灵魂,如同木偶。找作者交流可以上娇妻之殇吧空气仿佛变得好冷,女人打了个冷战,一手抱着含羞半露的娇躯,一手懊恼的抓着自己秀发,声音呜咽,秀靥再次抬起,泪水模糊双眸。

”美女,你咋了,刚才你老公回来了?“耳麦那头想起了像是许久的声音。

”你也给我滚!“刚才还不觉得,这回让凄婉的姜雨娴颇为心烦,关了电脑,她就那么赤裸上身,看着远处墙壁,那里有一张婚纱照,男女笑容甜蜜。

白色代表圣洁,低头看着暴露在外,颤颤巍巍的双乳,上面红晕密布,姜雨娴想死的心都有。

人生有很多十字路口,选对了,一帆风顺,选错了,步步坎坷,姜雨娴觉得自己曾经很幸运,学业、婚姻、工作,全被她拿了第一名,但命运长河好似开了玩笑,出了一个难解的题目。

半小时后。

”咚咚咚!“

姜雨娴敲完门,素手放在臀间,握紧送松开,她重新穿戴好,那袭诱人的红衣,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吐出,缓解心中惶恐。

陈旭的这个外甥,终归属于她的晚辈,姜雨娴不算讨厌,但也不喜欢,小城市出身的董辰皓在她看来,身上带有很多小缺点,和自己家族那些晚辈差距很大,学业、谈吐、习性等各种方面。

那些后辈见到她毕恭毕敬,当偶像崇拜,即使如此,姜雨娴依然喜欢不起来,更别提以往见面不多的董辰皓。

”舅妈,您怎么来了?“董辰皓赤裸上身,小脸紧张,愣愣着看穿着睡衣的姜雨娴。

姜雨娴看着浑身上下只有一件大裤衩的董辰皓,以及鼓起一坨,秀靥满是尴尬,如今都过半夜,自己这个时辰去晚辈房间确实不妥,虽然穿着睡衣,但一想到刚才被全部看光,心中更为紧张。

”不能过来看看!“姜雨娴冷艳秀靥露出笑意,强压心头慌乱。

董辰皓看着舅妈妩媚笑容,呆了一下,待回过神,赶紧让开房门”能,就是有点乱,没收拾!“”学校还习惯吗?“姜雨娴秀鼻皱了一下,屋里味道怪怪,看着忙碌的董辰皓,款款走到床边落座,肥臀压在柔软的床垫,形成一个浑圆的桃子形状,诱惑人心。

”要是有人欺负你,就和舅妈说!“董辰皓的过往姜雨娴听陈旭说过一些,别看人长得人高马大,但很是胆小,以前中学时候,总被欺负,都是陈旭替他出头。

”没人敢欺负我!“董辰皓脸色羞红,话语强硬,就是底气不足。

姜雨娴莞尔,起身走向书桌,后背曲线惊人,尤其那臀间诱人的丰盈臀瓣,看的董辰皓心里发紧。

”那学习要多努力,这块我可帮不了,你舅舅总让我督促你学业!“姜雨娴翻开书页,上面有些笔记,字简直不堪入目。

”舅舅一般不管我,昨天打电话,他都懒得督促我!“董辰皓眼睛死死盯着姜雨娴肥臀,吞咽了一下口水,心不在焉。

”我以前篮球挺好,以后有时间比比!“姜雨娴拿起桌旁篮球,优雅转身,随后看到地上,灰尘密布的鞋子,取笑道:”但球鞋要保持整洁“”恩!“董辰皓脑中全是那一等一挺翘的肥臀。

姜雨娴哪里知道这个晚辈,盯着自己酮体想入非非,沉默一下,走到董辰皓身前,看着对方怯怯的眼睛,意有所指道:”舅妈平日工作有些累,所以,你今天看到的不要和你舅舅说,好吗?“说完姜雨娴心里扑通扑通直跳,再为镇定,这种嘱咐也让她异常羞涩,尤其还是面对晚辈,更为不安。

半小时前,对方早把自己看个精光,虽然此刻她穿着衣服,但让姜雨娴仍觉得自己什么都没穿,秀靥看似平静,实则紧张不得了,天知道,她敲门鼓起了多大勇气。

”我没骗过舅舅!“董辰皓不安的低头,唯唯诺诺。

姜雨娴没听到让自己满意的答案,若有所思的看了董辰皓一眼,分不清他到底明不明白,要是把看到一切这些和陈旭说,意味着什么。

”生活上有什么需要和舅妈说,上回我看过一款球鞋不错!“姜雨娴继续循循善诱,这个晚辈喜欢球鞋,她一清二楚。

”不要那个,我想要别的!“董辰皓低头瓮声瓮气。

”那要什么?“

感受董辰皓语气松动,姜雨娴心中稍安,接着有点无奈,对方头一秒的宁死不屈,真吓了她一跳,哪成想没过一会,就变成了谈判。

”我想给舅妈按摩!“董辰皓说完,紧张看着明媚的姜雨娴。

姜雨娴不敢置信看着这个要求过分的晚辈,虽然没有明说,看着董辰皓起了反应的下体,她哪里不清楚眼前男孩的心思。

以往她还觉得董辰皓是个晚辈,现如今才察觉,这个晚辈对自己这个舅母起了不该有的心思,可能是懵懵懂懂的青春期,但这让她根本无法接受。

如同看陌生人,姜雨娴秀目满是冰冷,推开房门,转身离去。

邵州。

下午四点十五分。

”陈总,这是新工程图纸“

男助理双手把文档放在办公桌上,陈旭拾起,扫了几眼,做的挺专业,把香烟掐灭,手指叩了一下办公桌:”恩,你回去顺便让吴总,尽快动工!“男助理应声而去,吴总原名吴倩,是一个工程方,挂名总,其实负责公关,酒会遇上一来二去就熟悉,当晚爬上床头,那风骚姿态让陈旭大开眼界。

点到即止吧!陈旭摇了摇头,他对吴倩也就图个新鲜,属于交易,谈不上爱情。

”天空飞翔着不知名的鸟儿“

手机响起,这首放飞自我是陈旭最近换的电话铃声,打开一看,是至高无上的老婆。

”恩,明天就回去了!“陈旭嘴中含笑,每当妻子悦耳声音想起,他总觉得幸福充斥全身。

”啊,这么快!“

”你不说让我早点回去,这都过了好些天了“陈旭听到那头妻子的惊讶,想起妻子性感身姿,玩笑道:”是不是背着我外遇了!“”胡说什么!“女人一声训斥,随即”啊!“了一声,紧接着又传来”咣当!“锅碗瓢盆落地声。

”老婆,你没事吧!“陈旭吓了一跳,不知妻子为何这么大反映,确定姜雨娴没有受伤,赶紧举手告饶:”老婆,我错了,保证下次不乱说话,在这给姜女侠赔罪了!“抹了把冷汗的陈旭,觉得刚才真是口没遮拦,要是姜雨娴真生气,跪搓衣板不至于,但冷着脸看自己几天,谁受得了,又柔情蜜语几句。

”上次和你说的事,你考虑怎么样了?“

陈旭灿灿笑着,最后硬着头皮含糊其辞,他也知道妻子骨子里不太喜欢自己那个外甥,可进了家门也不能往外赶,为难道:”住校真不合适,没人管,那小子会上天!“”好啦,老婆,等我回去再说,给他租个房子是简单,但我姐要是知道了,不得心理难受死!“陈旭愁的点燃一根烟,这些日子,妻子话里话外的暗示让外甥搬出去,让他很是为难,陈旭自己出生农村,那个略显刻薄的姐姐对他极好,可以说是宠弟狂魔。

最后姜雨娴说等他回去讨论,放下电话的陈旭悄悄松了口气,这几天妻子也不知怎么的,和以前大不一样,多次电话谈让外甥搬出去的事情,还若有若无问他有没有和外甥聊天。

这可给陈旭吓坏了,每次支支吾吾,和外甥电话有过几次正常聊天,但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是不敢让姜雨娴知道的,要是妻子发现他有淫妻倾向,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想到自己古怪的爱好,陈旭心中像长满野草,妻子那娇嫩身段,要是被单男玩弄!冷艳的俏容会是什么媚态,想到那种刺激的画面,自己的女人被分开双腿,小穴被肆意征伐,婉转悲鸣,他眼睛开始发红,迫不及待打开外甥的头像网名灰暗,陈旭一阵牙疼,对方消失好几天,让他越觉得不靠谱,其实是自己太高看外甥,亦或者是那种让心尖发颤的幻想,对董辰皓期望值太高,这完全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群主说今晚要开娱乐活动,让大家凑凑份子!“群屏幕跳动,陈旭摇头,觉得他们像被洗脑,那小子整天除了红包,就是红包,隔三差五,节假日也收割一波,当然偶尔外甥也会发视频福利,但陈旭知根知底,董辰皓就是个小男孩。

每天上传那些又是征伐这个女神,又是屠杀那个人妻的,这不完全扯淡吗?肯定是在哪里抄袭别人,挪过一用,变成自己,而这群人居然还信,主要是视频中那男人粗壮有力下体,让陈旭位置羡慕的昂然巨物,这能是一个小孩子会持有的武器吗?

”凑老婆可以吗?“群里活跃度很高。

这些日子,陈旭弄明白了,这是一个淫妻群,有的喜欢把妻子图片暴露,有的诉说妻子被开发的经历,更有严重的还有绿奴,把妻子献出来,舔着那些给他们老婆拓展私处的鸡巴。

陈旭口味很轻,但不妨碍被这群人说的热血澎湃。

”你真……“显然有人被凑老婆这种下限惊到。

和陈旭最初认为不同,这群人谈论各自妻子口无遮拦,闲聊有时说话水准很高,像受过良好教育。

”头几天不是有个小夫妻,说要去找群主?“陈旭发言,这话有点暗讽,外甥以前吹牛逼吹大了,让他看不惯,时间让他很快融入这个群体,打成一片。

陈旭聊了一会,打开围棋,和以前面对姜雨娴局局惨烈不同,对上别人落子那是一个大杀四方,中盘对手就开始投降,好不痛快。

围棋高手寂寞,陈旭简单收拾一下,出去吃饭,电脑没关,私人办公室,敲门无人不会有人进来。

……

回来已经晚上七点,饭中喝了点小酒的陈旭,脸上红扑扑,准备看部大片就睡觉,没关的QQ群声音响个不停,让他有点奇怪,这个时辰群里通常异常安静,今天是怎么了,热闹非凡。

视群频弹窗,陈旭疑惑点开,自己这边关闭,也不用担心什么,画面出现一个白净如玉大厅,场地开阔。

头顶灯光璀璨,墙上镶着壁画,镜头移动,出现几排收藏架,上面放着不少古玩珍宝。

这的多有钱!陈旭诧异瞧着视频中如同宫殿的屋子,他也算小有身家,可也奢华不到这种程度,那墙壁布局,华丽吊灯,以及地板选材,昂贵到普通人几辈子都用不完,更别说那收藏架上,琳琅满目的古董。

”裴山的真迹!?“视频在墙上一副字画上闪过,陈旭瞠目结舌,这房屋主人太富有了,也就妻子的母亲,才能比较。

群里也是一片傻愣愣,大多和陈旭一样,被惊呆了。

”以前约的那个小夫妻,今天联系上了,这是她一个住处!“专业养狗人出现,这是外甥的网名,陈旭激动之余叹了一口气,刚才对方打字时候,视频依然又节奏转动。

这说明视频很可能不是外甥的,这小子又在糊弄群友,为以后索取红包做准备,除非对方有两个手机,一只隐藏起来拍摄,一只用来聊天。

当然,科技那么发达,也有几率是摄像头别再身上,通过什么软件连接手机,可在添一只手机,或者弄这么清晰的摄像头,这些不是外甥财力允许的。

心思用在学习上多好!陈旭现在对督促董辰皓学业,都不抱有幻想,你要说这个外甥不聪明吧,似乎也不对,这种盗用别人视频,挪到自己这里,把群友弄信以为真,怎么也不像没有学习天赋。

”这女人老公没过来,让我代劳,说让我给她老婆好好开窍!“专业养狗人字幕闪现,说完后,画面斗转,不远处出现了一个体态修长的倩影。

女人似乎不知道被偷拍,就那样仪态万千站在那里,她穿着一件白色女款衬衫,下身黑色铅笔裤,高贵又雍容。

女人的身材有点夸张,玉背笔挺,腰身柔美纤细,翘臀丰满诱人,让她的背影少了一分端庄,多了三分妩媚。

陈旭眼睛睁大,女人档次高低,他一眼就能看出来,女人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和有型美臀,简直能和妻子姜雨娴一拼。

真的好像!陈旭哈哈一乐,当然不可能是妻子,就是见到背影很像妻子的人,明知道可能不是现场直播,心中却依然莫名跳动,血液加速。

”刺激!“

”群主威武,这身材太好了!“和陈旭英雄所见略同的网友非常多。

”群主,能不能照照脸看看?“

专业养狗人:”哈哈,规矩还是要遵守的,人家也不是路边野鸡,现实有很高的地位,你看看这一排排书!“镜头移到一个书架,密密麻麻全是书籍,不少都是绝版,专业养狗人知道如何挑逗群友神经,操档次高的文化女人,是不少男人幻想,果然。

”这女人又有文化,又有气质,恭喜群主!“

”就是不知道,里面会不会不尽人意!“猥琐的群友无处不在,情欲方面,大家见怪不怪,反而更勾起人的想入非非。

陈旭的这个满嘴跑火车的外甥,今天好像也格外兴奋,噼里啪啦的回复,前面是一个恶心的笑脸:”这个好说,一会我把这女人的衣服裤子,一件件扒了,给大家一寸一存的检查,一根毛发都不会漏过!“陈旭看着滚屏文字,裤子高高支起,想过这个视频董辰皓应该提前看过,但无所谓,这个和妻子相似度极高的极品女人,一会随着播放进度,一点点被脱光,然后被人扶着肥臀,狠狠的抽插,想想都让他血脉喷张。

”极品呀,这屁股扭的!“陈旭被氛围感染,加入其中,其实女人依然眺望远方,就没动过。

”一会就扭不起来了,群主下面的家伙,哪个不清楚!“群员像崇拜将军一样,对群主发出赞美。

【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