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女龙魂 (7-8) 作者:威斯康星

.

【神女龙魂】

作者:威斯康星2020-8-16发表于SIS

第7章 火媚妖姬

冰冷的月光从九霄云端上散落,在干热的空气中荡漾开冰蓝色的寒意。

然而,仿佛披了一件月华长袍的少年却在这冰凉的寒意中感到了心火难耐,他目视前方。

柔情似水,妩媚似火的云诺清丽脱俗,秀丽的容颜上画着浅橙色的妆容。她微侧身躯亭亭玉立的站立在水泥路面上,稍显妖娆的身段仿佛是从火焰中走出来的妖姬。整体的着装布满了以火焰样式而设计的元素,充满了个性与激情。贴身的设计方便她施展身手,火焰般的云纹突出她的性感妩媚。而她脚上的那双近十多公分长的暗红色绑带高跟靴,更是映衬着她修长的双腿,突显出一抹尤为明显的火媚诱惑,如火蛇般缠绕在小腿上的红色绑带一直延伸到膝窝里。而一袭火红色的长裙开了两道高衩口,正好将她一对雪白玉腿露出,能一眼看见,女子右大腿靠内的根部位置,有一朵像是彼岸花的印记,就像纹身一样,橘红色的,煞是好看。

“吃我一招竟然没事……不错不错~”除了他之外,周围根本就没有第二个人,云诺以为少年有某种御火之法,所以没有伤到他。

随着女子气息轻吐,少年的视线被她腰身吸引,不禁面色一红,只见她红裙似火,腰间绑有系带,与上方的火焰抹胸炎甲相衬,正好将她脐眼外露,两侧腰身又随着她吐息而像蛇那样轻轻扭动,盈盈一握的样子让少年把持不住,他下体的那把枪已经对准女子了。

“喂...!你是什么人,无冤无仇下手这么重,裤子都烧没了!”白浩索性放开手,翘起肉棒对着她喊道。

“流氓!欺负我手下的时候怎么不下手轻点呢,这时候赖我了~”云诺冷哼一声,她一头如墨般的漆黑乌发随晚风的吹抚而向左扬起,白浩的视线随之转向她螓首上。

女子梳着一头叫不上来的发髻,双耳上方被隆了起来,看上去显得很是蓬松,在后方的位置左右各插着三支火灵簪,一共六支,正好形成对称美,把她娇好的五官凸显出来,而又因为有过眉刘海的原因,原本应该是妖媚的样子,现在却显得有些暗施娇媚,带着一股可爱女友的韵味。

“看我替龙魂教育教育你,吃我一剑~”云诺持长剑而动,炎灵气灌入炎焱剑中,爆发出炽焰神辉,让人感到炙热无比。

“躲不开就要被烧成灰了哦~”

“我能躲开就怪了!!”白浩气急,从没见过妹子这样投怀送抱的,虽然是要杀自己,但自己都硬邦邦了,这哪能拒绝,况且她脚踩玄机步,已经封死自己所有退路,无处可逃。

然而,只听“叮~”的一声清脆声响,一名头有魔角,背有蝠翼,股间有尻尾的女子闪现挡在了白浩的身前,她露出自信的微笑。

“嗯?”

“竟然还有高手!修为不弱于我!”云诺心中暗惊,突然出现的女子连炽焰龙魂斩都只能在她的身上发出清响,可见她肉体之强,恐怕已远在自己之上,不禁仔细打量着。

左胸上有血玫瑰花纹,难道是......

“炽焰心法?凌云是你什么人?”白芯转过身,神色认真的问道。她揉了下后腰,刚刚那一击虽然不能破自己的魔身,但还是跟蚊子叮咬了一样,有点痒。

“这都有熟人?”白浩心中想道,他看着她们二人。

“嗯?你还认识我师父?”炎气回涌,云诺挽了个剑花持剑立在身后,眸光带着些许疑问。

“原来真和凌云有关系...小姑娘,今天不如就算了,明天我去京城亲自拜访凌云,就当见见老朋友了~”白芯的脸上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哼!认识我师父算你好运!下次再让我抓住你,定斩不饶!”

“走!!!”

云诺施展玄机步,带起一片橙色的炎气团,闪身抓住胶衣女,运转空间术法,转瞬之间,就消失无影无踪了。

“这风格和她师父一模一样啊~”金色的美眸绽出一丝光芒,白芯感慨道。

“好历害...”白浩掩着下体,心中暗暗称赞,他也想要变得这般强大,而且她真是一个如同火一样炙热的女子,自己很想拥有她。

“刚才那个女人好历害,她也是龙魂的人吗?”白浩转过头,问着白芯。

“嗯,她是龙魂总长官凌云的弟子,在龙魂里也算高手了~”

“难怪这么历害...!我什么时候才能修到和她一样呢?”

“这个不好说,既看你努力也看天赋和功法...不过我传你的功法等级很高...你成就不会很差。”白芯完全把白浩当成徒弟培养,心中毫无一丝魔性。

突然,白浩看到她金色的眼瞳泛起了一丝涟漪。

“说起来我该去见见老朋友了呢~”

“这几日我去京城一趟,不能在你旁边,你自己小心~”

要走了吗?

自己怎么有点舍不得呢!

“你放心吧,我现在有自保之力了。正好这几天上学,我也不回家。”白浩僵硬的笑了笑,自己现在还是裸体。

“临走时....”白芯的目光落在了他下体上。“我可要吃饱饱呐~咯咯~”

“啊!”草地上传来一声男性的呼喊声,随后便传来了女性娇笑的媚声与男性粗重的喘息声。

皓月似乎也不想窥视他们,隐入到暗云之中,在那片草地上,一双在黑夜中发出金光的眼眸早已失了先前的强势,被上方的健壮身躯所疯狂着。

白浩抓住两条修长的黑丝美腿,扎着马步将肉棒挤入女子紧窄湿暖的蜜穴内,毫不停歇的大力抽插着。而白芯也配合着白浩的动作,用后颈支撑着地,娇媚的看着白浩的侵犯,享受他火热肉棒摩擦自己蜜穴嫩肉时产生的那阵阵心惊动跳的快感。

“啊哈...!姐姐的骚穴操得好舒服,要射了...!”白浩放开双腿,将白芯抱起来抽插,她双手环过白浩后颈,双腿夹住他腰身,无比娇媚的淫叫道,“啊啊!~快射进来~喂饱姐姐~把姐姐的子宫射满呀~啊啊!”

细长的尻尾像是怕高,缠住了白浩的大腿,而他一双大手抓紧白芯丰满的雪白双臀,手指更是微微陷进那柔软的嫩肉里。

“呃啊啊!不行了...!”白浩快速的上下颠动,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声。

这时,皓月重新从暗云中出现,白浩能清晰的看见女子神情因为自己激烈的动作而浮现出了娇艳的媚红,美色如同梦幻一样,秀发被甩飞了起来,雪白的乳房也猛烈的上下摇晃着。而在下面,白浩的肉棒每一次凶猛地塞入她小穴,里面乳白色的泡沫和淫液被一下下的挤出来,发出液体磨蹭时的“噗哧噗哧”声。而随着两人交合部分的不停碰撞,挤压空气时发出很大的“啪啪”声,在这月色下的别墅草地上更加显得放荡淫靡了。

月光变得更加明亮,肆意的注视着他们,而夜间的寒气更是从四面八方向着他们袭来,在这稍显凉意的秋夜,依然驱散不了他们身体中的火热。刚刚射了一发的白浩继续猛烈地干着白芯,两人早已大汗淋漓,晋升到中天位的白浩有着充足的体力,他更加兴奋的抱住白芯的大腿,不让她掉下去。

“啊!~弟弟的精液~真好!~”白芯神色恍惚,似乎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亲弟弟。雪白的玉乳上挂满了汗珠,挤在白浩湿濡濡的胸前,借着汗水淫荡的揉搓,滑动着。白浩忍不住她娇媚撒娇的样子,张开双唇吻住了她粉嫩的香唇,恣意的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或是舔弄着她白嫩的脸。

白芯娇媚的呻吟着,承受着他粗大的肉棒一次次深入,不时的骑挂在他的身上自己动着,扭着蜂腰摆着丰臀,发出销魂的女性媚叫,“啊!......啊啊!......啊啊!......啊!”

与魅魔交欢时的快乐让白浩着迷不已,他发泄着身体内愈来愈烈的欲望,喷射着精水,将自己的精液灌满她的子宫,喂饱她。

“——滴答!滴答!”

汨汩白浊的精液混着白芯体内的爱液蜜浆,被肉棒抽插的带出,从他们两人交合的缝隙中挤出,像是神月流辉一样,仿若银河落九天的冶艳之美,混合著两人的汗水流到草地上。白芯微阖金色双眸,纤细的小腿在白浩腰后交叉而过,两只雪白的葱足随着他一下下的落力颠动而晃动着。

“嗯!怎么样!喜不喜欢我这样喂你!喂你淫荡的小穴!”白浩温柔的说着,他轻轻舔舐着含咬着白芯的耳垂,一只手指缓缓地摸入到白芯粉嫩的屁眼。

“啊!......又!......又射进来啦!...啊...啊啊啊!...啊!”白芯已经被他热精所俘,陷入痴迷的状态,她高亢的浪叫着。纤细的腰如蛇一样不停的扭动着,雪白的大腿随着白浩肉棒一次次的侵入,一次次夹紧,配合着白浩的动作。

“啊!那里...!咦...!不要!”白芯更加用力抱紧夹紧他,那只邪恶的手指已经插入进她的后庭。白浩一边颠动一边扣动着,前后双重传来的快感比触电还要刺激。她蝠翼轻扇,尻尾乱晃,不自觉间放出一股气势来,嫣红的颜色布满了她雪白的身躯,在皎洁的月光下,浮现出她身为魅魔时最为神圣圣洁的姿态,肌体散发出一种淡淡的银粉色光辉,美艳极了。

“白姐姐~爱你~我等你回来!~啊...!”

饱满的睾丸变得干瘪了一些,身躯也变得更瘦了,白浩喘着粗气,他刚刚将最后一发的精液射了出去。他已经不知道在这具美躯上射了多少发,只想拼尽全力的喂饱她,但现在已经一滴都没有了,已经什么都射不出来了,身体就像要死了一样,只想倒在地上睡死过去。也许,就这样看着月亮入睡也是一件美好的事吧。

“啊!没事吧?送你回去啦...”

当晨曦穿透纱窗射入房间时,白浩悠悠的转醒,他发现,自己身体两边,躺着两名萌妹子,一边一个抱着自己,肉棒也立了起来,宣告着领土权。

这是......

昨天......

“是白芯...送自己回来的!”

“啊!等下要怎么解释啊...!”

“哥,她们是你同学呀?怎么从你房间出来?”白雪吃着妈妈下的面条说道。

“嗯哼!小雪,你哥长大了,别管他了,可不能学你哥!”一个少妇的声音在白雪的右边响起,带着严责的语气,她的目光不时的打量着王雨晴和李萌萌。

“哦...”少女闷闷的吃了一大口面条,似乎有什么心事的样子。

白浩看着自己的母亲,她似乎还是先前那般,好像不知道前天发生的事。

难道是故意做这个样子,不想让妹妹知道,还是妹妹早已知道了,一起瞒着自己?

算了,只要母亲能保护好她自己,榨死个人又有何妨,她依然是自己的母亲。

白浩吃着面条,心中发誓道,“从今天开始,没有人能伤害我的母亲或者妹妹,否则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铃铃铃!

“起立!”

“老师好。”

“嗯,同学们坐下吧。”

“把书翻到...第16页,接着上节课......”

“噔!”粉笔叮人的声音。

“白浩!”

“呃...”白浩迷迷糊糊的站了起来,他看着站在讲台上的女性。

“你来解这道题。”欧阳晴雪手持戒尺,大有解错就要掌手的意思。

白浩挪了下板凳,发出“吱吖”声,他向上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上到讲台。

题目是:若(1+mx)8=a0+a1x+a2x2+…+a8x8且a1+a2+…+a8=255,则实数m的值为( )

是个选择题,不过看欧阳老师那张刁难自己的脸,估计是要将解题的过程给写下来。

还是干脆点,掌手吧,数学一直是自己的难科!

白浩微笑着伸出手。

“啪!”

“还笑!不会就认真听,别开小差,下去吧。”

手被打红了,不过白浩觉得不痛,还有点小爽,就是因为欧阳老师长得漂亮,能被她体罚的学生屈指可数,只有成绩好的才会得到青睐,成绩差的三不管。

不管你学不学。

不管你听不听。

不管你会不会。

而且,她打人都带着角度,你以为防备得很好,精神勾建起坚牢的防御,可还是会被那瞬间的痛感刺激,直入大脑灵魂深处,仿佛在那一刻肾上腺素飙升,有着一股莫名的快感,完全将痛感压制住并且短暂抵消,这还只是打手。

白浩回到了自己的坐位上,不时的揉着右手手心,这只手已经体验过五次,每次都要一两个小时才能缓过来。

“。。。”

————铃铃铃!

“......下课!”

当欧阳晴雪手持戒尺,手掌教课本回到办公室时,她就去找王宇轩家人的电话,因为王宇轩今天没有来,也没有请假。

不过,她打了半天也没打通,索性不管他了,反正是个差生。

某家高档会所......

“唔...!”

“深点,再深点,乖...!”

一名中年男子坐在沙发上,双手扣住一名身穿秘书制服的女子后脑,让她为自己口交。

“老板,宇轩少爷死了!”王虎推门而入大声嚷嚷道,一点都不在意他老板正在做那事。

“死了就死了,大惊小怪...!”中年没有看向他,手抚在秘书的后脑,享受她灵活的口技。

“这么多女人给我生孩子,不差他一个。”秘书开始卖力吞吐,她感觉精液要射出来了。“不过,我倒要看看...谁敢动我王林的人!”

“听少爷手底下人说是个高中生,叫什么...白浩。”王虎想了想说道。

“白浩?没听说过,去他家看看吧...”

突然,王林干瘦的身躯一阵颤抖,他露出满足的笑容。“啊!射了...!”

秘书刘佳微微喘息着张开檀口,里面是又浓又臭的浊白精液,像是发了酵的死鱼,闻起来极为恶心,也不知她是习惯了还是怎样,娇气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眼神同样如此,很是空洞。

“em...做的不错,我很满意,吞下去吧,赏给你的。”王林吸了一口气说道。

学校后山小树林(这里以前是个坟山)

——呱!——呱!

不知是蛙还是鸟,发出一阵阵诡异的叫声。

只见在一颗樱花树下,一名女子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目光四处打量着。

突然,远处出现一道闪着乌光的物什,将女子吸引了过去。

“这是...龙魂玉...!”云诺惊声道。

传说,龙魂玉是上古炎黄二帝与蚩尤魔军大战时,蚩尤力斩神龙所得,拥有某些奇异的特性,是至尊级的材料,得上交。

——粲粲粲!

诡笑伴着乌光大放骤然响起,一名头生牛角,背生肉翼,双足是反曲蹄足的魔人破封而出,他血红的双瞳闪烁着嗜血的欲望,气息如魔,仿佛是十八层地狱逃上来的生灵,可怕无比。

炎气如火山般爆发,一件暴露的火裙穿在了女子身上,她运转炽焰心法,暗红色的炎焱剑被她拿在手掌中。

“居然还有妖魔,看剑!”云诺持炎焱剑而动,脚踩玄机步,一股凰威从她身体中放出,压向那魔人。

魔人压低身形,魔气化魔戟,它张口咆哮,魔音滚滚,音浪震人七魄,实力约有大天位五重。

云诺斩出一片火海击向音浪,舞了个剑花,名为“焰之极——莲花葬”。

一朵栩栩如生的火莲在她剑尖处成形,魔人则乘机持大戟刺击,神色嗜血而疯狂,正好撞向那火莲,居然只是被炎流扫去了一丝气息,它继续刺击过来。

“焰法居然无效...该死!”云诺脚踏玄机步,身影如火,大戟刺中的身影也是火。渐渐的,魔人似乎体力不支,魔气不足,身形缩小许多,仿佛是那龙魂玉在影响着,云诺却是无法绕过去。

这时,白浩牵着一脸红晕的王雨晴从山上慢悠悠的走了下来,他在一瞬间就看到了云诺,那个和火一样炙手可热的女子。

“雨晴,你就在这等我,我有个惊喜要送给你。闭上眼,我去拿了啊,很快的。”白浩哄着王雨晴,看着她闭上双眸,快速地朝云诺这边跑,脚上运足了真气。

“快捡起那块龙魂玉,灌输真气进去,这是护主魔人,只要消去魔印,自可消灭,快!”云诺大声的喊道,脚下踩出步步火莲,玄机步的威能发挥出最大,挑衅着魔人攻击她。

白浩自知打不过,鬼使神差的咬了下手指尖,运转仙道经,真气一涌,和着指尖血就抹了上去。

顿时,血色气息浮现,化出神龙之影,魔人自动消散,血气化龙,如蛟龙入海,血气进入到白浩身躯中,白浩无所感觉,他拿着龙魂玉,刚刚那个景象有些神异。

“你没事吧?”云诺平息了下气息说道,他可是帮了大忙。

“没事,这东西......”

“没用了,送你了。”刚刚她也看见了,不过云诺不知那是什么东西,只感觉龙魂玉变成了普通玉。

“那我们就是好朋友了。”白浩擦了擦,露出笑脸伸出手。

“哼!才不是朋友呢,走了!”

一道焰火过后,云诺消失了。

“唉!”

“送给雨晴吧,嘿嘿!”

“雨晴,可以睁开了,有没有偷看啊~”白浩拿着龙魂玉,笑嘻嘻说道。

“好漂亮,老公~这是送给我的吗?”

白浩点了点头。

王雨晴闭上双眼,“mua”了一下。

......

. 第8章 地狱里的少妇少女

——砰砰砰!

“谁呀...这么晚来敲门...!”正和妈妈一起看电视的白雪听到敲门声,心中有些疑惑,哥哥这些天不回来呀。

苏洛熙怕再不开门会把邻居吵醒,为了邻里和睦,她走了过去,把门给打开了。

只见门外站着两名男子,他们不由分说的就闯了进来,均是气势不凡。一名青年男子四肢粗壮,肌肉结虬,一块块的,充满了力量感。另一名中年男子显得有些干瘦,气势稳压着青年,而青年却像是他小弟一样站在他身后。

“二位深夜拜访,有何贵干?”苏洛熙开口问道,她打量着他们二人。

“一看不像好人。”白雪看着他们身上的穿着,心中想道。

“夫人你好,我们来找白浩。”看着眼前是一个美少妇,王林心中一动,轻缓地说道。

“好漂亮的女人!”王虎心中一喜,暗道,视线落在了她身旁的少女身上。

“找哥哥?”白雪心中微疑,难道是哥哥在学校交的朋友吗?

“真是不巧...白浩这几天上学不在家...”苏洛熙轻声说道,不自觉间,有一股淡淡的少妇芳香散发出来,诱人无比。

“无妨,我们进来坐坐。”看到少妇身段凹凸有致,好似刚结婚不久,房间又似乎没有他老公的迹象,让一向胆大妄为的王林有了想法。

“太没有礼貌了吧!”看着他们坐到了沙发上,苏洛熙心中愤愤,却是不能表露出来。

她柔声说道,“先生您这样...不太合适吧...”

“嗯?哪里不合适?”王林问道。

“随随便便就进人家门,真没礼貌!”少女气愤地大声回道。

“白雪!”苏洛熙拧了拧眉,斥责一声,现在可不能得罪他们。

“呵呵,礼貌...”王林笑了笑,转头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的青年。“王虎,教教她怎么懂礼貌!”

“是!”

王虎应了一声,看着那白白嫩嫩、细胳膊细腿的少女,露出了猛兽的姿态,如老虎一样,双手钳制住她手腕,喝斥一声,“跪下!”

白雪挣扎着娇呼,“喂!你干什么!放开我!”

眼见白雪有危险,做为母亲的苏洛熙又怎能不管,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喂!你在干什么!快放开白雪!”

“我当然是教她怎么懂礼貌,怎么和长辈说话。”王林勾了勾嘴角,神色似乎有异。

白雪继续挣扎,雪嫩的俏脸带上了愤怒的红晕,从来都没有男人这样对自己,她娇呼着,“快放开我!!”

王虎看着老板点了点头,心里一喜,把白雪的蓝色上衣脱下,露出两团硕大的美乳出来,可谓是童颜巨乳。

“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这是在犯罪!”看到女儿正被人猥亵,苏洛熙捏着拳,神色娇怒。

“小孩子不听话当然要惩罚一下~”王林轻笑的看着她。

“你个混蛋!快让他住手!”苏洛熙无比愤怒,可心却越来越慌。

“白夫人,你这个态度很不好,难怪把孩子教的这么不听话。”王林轻声说道,伸出手指了指,“来我这里,我和你探讨探讨孩子的教育问题~”

苏洛熙走上前去,眼眸闪烁着怒色,“你想干什么!”

“坐下!不然继续惩罚你的女儿了...呵呵~”美少妇的身姿曼妙,前凸后翘,那屁股一看就是完美的炮架子,王林的目光不断的打量着。

“这就对了嘛!”王林猥琐的声音带着笑,手从少妇的身后偷偷摸了过去,环住了她右臂,抓住右乳。

“让我检查检查身体...”

王林猥琐的笑着,他一点点的将少妇穿着的浅灰色吊带衫从下面掀起,露出她健美的腰身与腹部,同时将她的一对奶子捏得不断变形,灰紫色的蕾丝胸罩边缘溢出了她白嫩嫩的乳肉。

看着他这样侵犯自己,苏洛熙拧着俏眉,怒骂一声,“滚开!!”很是反感他这个动作。

王林感觉到少妇身体抗拒,顿时面色一改,“王虎,继续惩罚一下白雪小姑娘吧~”

“不要!!”

少妇娇躯颤抖,神情哀羞,王林以她女儿作为要挟,苏洛熙跟本没有任何办法,况且她现在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美少妇,不再是那华山之巅仙姿云尘的洛水神女。

“这才对呀...老实听话,小姑娘才不会受苦...!”王林将少妇抱在胸前,双手隔着蕾丝胸罩不断揉摸着她软软的大奶子,侵犯着她。

“不要...”苏洛熙哀羞的闭着双眸,感到好对不起老公,她娇好的雪靥露出了别样的红晕。

看到少妇老实许多,王林开始下一步动作,他脱下苏洛熙的蕾丝胸罩,双手直接抚摸在她如天山雪莲的白嫩奶子上,不断用干瘦的粗手像老鹰抓小白兔那样,毫不怜惜的使力抓揉,只感觉比那些妖艳贱货还要爽,酥酥滑滑的,似乎还有奶水的样子。

“夫人的奶子真好看呀~ ”王林兴奋的笑着,这个美少妇可真不多见,长得又嫩又美,还生了两个孩子,一看就是上好的繁育机器。

“不... ”苏洛熙哀声的忍受着他的侵犯,却不能做什么阻止他,连裤袋里的手机都不能拿。

“妈妈. ..!”看到母亲被坏人侵犯,傲娇的白雪如何能忍,娇呼一声,却被王虎死死压住,无法挣脱。

“裤子有点碍事...”王林的手摸到了她下面,被她休闲的牛仔长裤所阻隔,里面还套着一件肉丝连裤袜的样子。

牛仔裤被脱下,少妇闭着眼,忍受着他的玩弄。

“夫人的肉丝袜...摸起来真舒服呀~”王林笑着,手摸到了她腰上的肉丝,柔滑无比。

而当王林的手触碰到她下体的蜜穴时,顿时心中一喜,“夫人下面湿了呢!”

王林笑了一声,将她手牵起,从沙发上起身。

“你带我去哪??”苏洛熙睁开双眸,神色凄婉。

“去参观一下夫人的房间。”王林转过头,露出笑意。

“不要伤害我女儿!”少妇哀求着男子,怕王虎伤害白雪。

王林没有回答她,牵着她带到卧室,看到她卧室中的床铺笑了起来,“床还不小...!”

“听到没有,不要伤害我女儿!”苏洛熙怒声说道,只求白雪能平安无恙。

“那就要看夫人的行动了~”

“你什么意思!”苏洛熙疑惑的问道。

“夫人伺候好我,我自然不会伤害你女儿了~”

“你休想!不可能!”居然还要自己主动,这怎么可能。

“那可由不得你了...!”王林明显是在要挟她就犯,不然白雪就危险了。

一想到女儿会被他侵犯,做为母亲的苏洛熙只能委身求全,即使身体被他侵犯,自己依然爱着那个谈笑风生的男子。少妇跪了下来,只求女儿无恙,她柔声说道,“求求你!我女儿还小!”

“夫人不听话,让我很难呀~”王林说着就把裤子脱下,坐在床边低喝道,“废话少说...给我含住...!”

“你不能... ”泪光在少妇的眼镜下打着转,发出可怜惜惜的水光,却反而让他更加火热了。

“别废话!你不含住.. .我就让你女儿含了...呵呵~”王林继续用少妇的女儿作为要挟她就犯的资本,将粗大的肉棒整根露在了她面前。

苏洛熙闭着美眸,张开了口,把嘴凑了上去,含住了他的鸡巴,心中恨不得将他肉根给咬下来。

“这才乖嘛~”王林舒服的笑了出来。

“好臭!”

男性肉棒的那种尿骚味混着精液的腥臭味被少妇吸入,那种味道如同长年闷在一起发酵所散发出来的,让她皱起了俏眉。

“用舌头!对!”

苏洛熙伸着嫩舌,尽力的把肉棒想成是自己爱人的,去舔舐它,去服侍它。

随着心中不再那么的有抵触,少妇的软舌越来越灵活,直舔弄的王林呻吟了出来,似乎随时会射出来一样。

感觉到肉棒已经达到最完美的状态,王林伸手推开少妇,“好了,我们办正事吧...!”

他抱着苏洛熙大力的一扔,将她扔在大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夫人这个姿势...很诱惑呀...!”

只见少妇胸前露着一对如同水蜜桃般的美乳,那两点粉樱色的红凸就点缀在上面,与下方的细细蛇腰形成冶艳之美,勾人心魂。

“让我想好好疼爱你了~ ”王林继续说道,他粗大的红色肉棒差不多有十五公分长,三四公分宽的样子,正搭在她长满细细黑毛的阴阜上厮磨着。

“放开我 ...”少妇还在奢望着男子能停手,放了自己一家,却反而被他双手紧紧摁在大床上。

王林看着少妇成熟美貌的仪容,那种诱惑力完全不可挡,磨了一阵反而是自己差点先交出来,他笑了一声,喘了一口气,今晚可要好好的享受享受。

如玉笋般的修长双腿被粗糙的大腿架了起来,少妇大开着自己的玉门,根本不敢合隆,神色无比娇羞,却羞赧中带着女性的悲愤,又不敢表露出来。

面对男子的侵犯,少妇在这一刻,仿佛看见了那个爱自己,照顾自己,常常露着温和笑颜的男子,他露出了最为幸福的笑容,也是他第一次进入自己身体时的笑。

“啊!!!”

王林的肉棒缓缓挺入进去,慢慢地深入这开发已久,却得不到保养的极品美穴。他抓住少妇双手,十指相扣,享受着她温暖潮湿的蜜穴,不断摆动着他干瘪的臀部,像是一只蛤蟆一样趴在少妇的身上蠕动着。

看着少妇留了许多香汗,湿了玉颈,王林喘息着说道,“我替夫人把衣服脱掉吧~”

苏洛熙红着娇靥,忍受着下体传来的那种被火棍子捅入身体的灼烧快感,尽量忍着不被他弄得高潮,如果真的高潮了,那样会很对不起老公的。

但无论是她脸颊上因为快感而染上的一抹微红,还是她紧闭美眸不去感受而发出细若蚊鸣的娇吟声,都在说明,她已经坚持不住了。

“夫人很享受的样子呢...”

“放开我...”

苏洛熙想哭,却早已没有了泪水,她拼命的忍耐着,迎接她的却是阵阵快美的痉挛,一股股水流从她子宫深处倾泄下来,浇到王林的龟头上让他一下子就射了出去,瘫软在了她身躯上。

“夫人高潮了呢...继续吧...!”王林喘着粗气,鼻息喷吐在她香滑的脖颈。他翻了个身,躺在了床上,示意少妇骑乘在自己身上。刚刚交合时,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的累,射完精后比上了三四个少女还要困倦。

肉棒被抽了出来,一股白浊的液团顺着臀沟往后庭处流动。苏洛熙蹙着眉,脸颊泛着微微潮红,刚刚她实在忍不住了,高潮了,也瞬间因为膣腔一夹一缩再一吸,把他精液给弄了出来,现在他还不知满足,居然要自己背叛老公,骑乘在他上面自己动,这绝对不行!

“好美!”看着少妇那冰肌玉骨的清秀身躯,王林心中不自然的赞叹一声。

这时,一个晶闪闪的物什在她脖颈间闪耀,他的目光移了过去。

“这是你老公的东西吗,要拿掉哦~”

【再见了,我的辰,对不起...!】

“唔~ 可以了吧!一定要放了我女儿!”苏洛熙骑在了王林的下体上,娇媚的看着他说道,她眼光瞟了一眼床台柜上的钻戒项链,再也没有将视线转向它。

“不如给我生个女儿吧...呵呵...!”

“生个...女儿...!”苏洛熙蹙着眉,扭动着蜂腰肥臀,腰肢灵活的宛如西域女子,王林享受着她美穴的套弄,睁着双眼,力气似乎在缓缓恢复着。

“啊!~”

这次,王林抱着她一条修长玉腿,上面的肉丝被撕的破破烂烂的,透出了粉粉的肉白色,与肉丝的肉色有着些许区别。他压着苏洛熙的美躯,粗大的肉棒像是又胀大了一圈,把少妇肏得不断娇喘出声,宛如仙女在吟曲儿。

听着她美妙的娇吟娇喘,王林继续变换着姿势,此时的两人都大汗淋漓,水乳交融的快乐让少妇得到解放,近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与他疯狂的交合了五六次,每次都是不同的姿势,而等到少妇完全没力气时,王林才精神抖擞的从房间里出来,完全忘记了第一发时身体出现的异样。

“今晚赚大了...那小子的妈竟然这么漂亮!”

“老板,你那边完事了啊!”

王虎粗壮的手臂勒住少女细嫩的脖颈,仿佛随时都可以让她香消玉殒,近二十多公分长的大肉棒已经完全塞入她紧窄的处女穴,她发出痛呼声,“好痛!”

“你怎么把小姑娘给上了?我刚答应饶了小姑娘的。”

“呜呜...”少女拧着眉,忍受着他的侵犯,傲娇的心没有让少女哭喊出来。

“老板真会开玩笑!到咱手里的女人怎么可能是完整的?”说着,王虎就一顿猛肏,同时手臂勒紧。少女顿时痉挛起来,小穴拼命般的吸吮着那深入进来的巨物,不断的将嫩肉包裹着它震颤。

“你快点搞...搞完带回去...等白浩那小子来找我们...!”

听到要带回去,王虎心中一喜,不再忍耐,将自己拥有至少大天位实力的可怕浓精注入进去。少女顿时大睁着双眼,发出“咦咦”的失神娇吟,只感觉身体要被烫化了,全身都剧烈的痉挛起来。

一会儿后,王虎放开少女,见她软倒在地,舒爽一笑,“完事了,老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