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女龙魂 (10) 作者:威斯康星

.

【神女龙魂】

作者: 威斯康星2020-8-24发表于SIS

第10章:逆卡巴拉生命树

“这是哪?看不见也说不了话了!”

地下牢房内,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似乎混杂着女性媚香以及男性运动时的汗臭味,挥散不去,仿佛还拥有某种魔力,让少年的下体本能的肿大,就像是吃了淫药一样。

——咯噔!

——咯噔!

声音由远及近,高跟靴踏在水泥地面上发出清脆声响,非常有节奏,像是引人入睡的催眠曲。一步步的,声音变得清晰可闻,已是缓缓来到了少年所在的房间,站立在了他的面前。

少年动了动四肢,摇了摇脑袋,发现无法挣开禁锢自己的枷锁,他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唔唔……谁……谁在那里,唔呼呼……”

“哟,醒了呀!”刘佳轻笑的看着锁在木架上的少年。她还是那身OL制服的打扮,声音轻佻,搭配着她所处的环境与少年 M拘束的姿势,她现在就宛如是个诱惑的御姐女王,要是有个小皮鞭就更完美了。

少年四肢呈“大”字被锁在“士”字的木架上,木架是用一种上好的木料制作的,有一股清香,又因为是在阴冷潮湿的地下牢房,所以还夹杂着一丝丝腐朽的味道,不是很难闻。

刘佳正站在少年的面前,他此时双眼被绑着一副黑色的眼罩,口中塞着比乒乓球大一些的红色橡胶口球,口球两边有一圈皮带套在了他的头上,扣带锁得很紧的样子,他口腔完全不能动作。

“那个女人?”听到声音,少年分辨出说话的是谁,是那个王林身边的刘秘书。

“小弟弟脖起了?呵呵……”审视的目光从他上半身扫到下半身,他翘起来的怒龙像是要操刘佳一样,茎龙纵横交错的肉棒带着男性的尊严昂首对着她,像是在宣战一样,永不屈服。

“给我下去!”

刘佳伸出半透粉肉的黑丝左腿,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尘头高跟鞋,她左手支着腰,右手保持平衡,让高跟鞋的后跟抵在他肉棒龟头下的沟棱处,然后以此朝下一压。少年只觉得疼痛无比,仿佛被硬石给勾住了一样,他发出“呜呜”的痛叫声。

“艹,高跟鞋!疼死了!”

“不听话呢……”刘佳感到脚上传来的反抗,它不愿就此低下自己的头颅,即使被拘束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牢房内,少年亦不屈服,连痛声都不再发出。

看着他忍受着被高跟鞋玩弄的痛色,刘佳感到无比舒适,仗势欺人的感觉太爽了。至少十二公分长的高跟鞋以鞋跟为支点,夹挟着肉棒按到他腹部上,鞋尘左右碾了碾,她笑着说道,“感觉怎么样?”

“疼死爷了!”白浩心中叫道,口中吐出“唔唔”的声响。

“小样,敢来找王老板的麻烦?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看着他没有说话,刘佳就把腿放了下来,左手支着腰,右手抬起,扇了少年两耳光,发出“啪!啪!”的声响。

“给你个小教训,别那么自大!”

说完,一个轻浮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同时男子牵来了两名女性,她们被蒙着双眼,雪白玲珑的玉体上被红绳缚着,将她们那丰腴的肉体凸显得无比诱惑,一个是少妇,一个是少女,如同母女犬一样。

“刘秘书让一让,主角来咯……”

刘佳转过身,双手叠在小腹,端正姿态,对着男子右边负手而立的中年人问候道,“老板!”

“人都到齐了,一块玩个游戏吧……”

听到老板说话,刘佳站到了一边。

“呵呵……”

王虎笑了笑,牵着母女二人来到白浩身前。

“看你也挺可怜,带两个母狗给你玩玩……”

“什么?”白浩被眼罩蒙着,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去,找到鸡巴含住!”王虎命令的声音传来,如母犬般四肢着地,用狗链牵着的母女二人似乎早已被调教完全,毫不犹豫的张开了她们红馥馥的香滑檀口,发出“哼哼”的娇吟声,伸出粉嫩的小香舌,嗅着白浩肉棒散发出来的腥臭味,将头凑了过去,去吸舔着他的龟头。

“嘶溜……”

“嘶溜……”

“有人在给我口交!我看不见是谁……”两种不一样的吸唆声从下体传入到他的耳中,被蒙着双眼的白浩根本不知道是谁在口交自己。

“经过这几天调教,两只母狗越来越熟练了呢!”刘佳看着她们舔弄得啧啧出声,微笑着说道。

“嗯……嘶溜……”

“嗯……嘶溜……”

口交还在继续,白浩感觉到她们小舌非常灵活,时不时的沿着龟棱舔动,又或者是轮换着含吸吞吐。白浩被戴上眼罩,看不见,摸不着,根本不知道少妇少女下一次会怎样口交,快感不断变化,同时侵犯着少年神经。

而空气中浑发出的淫靡气息就如火上浇油一样,白浩感觉到身体像是架在火堆上烧水的肉壶,体内血液像是煮沸了的水一样翻腾,浑身热乎乎的,周身血液统统往下体涌去。精囊变得鼓鼓的,两颗饱满的睾丸被流淌而过的火热血液烫得生痛无比,白浊的精液被不断的生产出来,肉棒开始轻颤,似乎随时都会喷射出精。

“咱也加入吧,不能让小兄弟一个人享受……”王林看着她们一起口交白浩的肉棒,身体也升起一股欲望来。

“多人运动才好玩呢……”

说完,王林和王虎脱下裤子,翘着十几公分长的大肉棒,一人一个顶入母女二人的肉穴,下体一送一抽,一下下的肏弄着她们。

少妇少女被肏得不住娇吟出声,发出“嗯嗯……啊啊……”的妙语呻吟,小口放开了白浩的肉棒,可以发现,她们的神色是极为享受的。

“嘴上的活别停!”王林低喝一声,肉棒用力一顶,在少女的嫩穴内不断的磨着她腔内的软肉,每次抽插时,都会感到无比舒爽,像是被无数的婴儿小手轻轻抚摸了一样。

两人就这样抓住她们的双臂,一个劲的在她们身后发泄欲望,让她们丰腴美满的身子微微前倾,好让她们的头能凑在一起,能一起口交白浩的肉棒。

“这俩母狗真是天生的骚货啊,调教几天就这么熟练了,哈哈!”看着母女二人口技如此熟练,王虎笑道。

被他抓住双臂的少妇一边忍着蜜穴被他肉棒侵犯,一边还要张开自己的红润檀口,不断吸吻舔舐着另一个人的肉棒,根本不知道口交的人是谁,恨不得要将他吸干似的。

虽然少妇被戴上了眼罩,可那外露的淫靡模样却格外明显,诱惑着在场的所有男性,甚至连站在一旁的刘秘书,私处上都沁出了一片更深颜色的黑丝水印。

“唔唔……嗯哼哼……嘶溜……啾……”

“啪啪!”

“啪啪……”

“小刘,把他的眼罩拿掉吧,给他看看我们在和谁一起玩……”王林突然停了下来,神色舒爽,微微喘息着说道。

“好的老板!”

刘佳摘下眼罩,白浩双眼睁开了又闭了回去,忍受着两女口交的同时,也被灯光给刺激了一下,差点就射了出去。

“好亮……”

当双目逐渐适应亮度再次睁开时,白浩低下头顿时惊声大呼起来,“妈!妹妹!呜呜呜……”

“哈哈!惊不惊喜!她们口活是不是很好!”双膝跪在白雪身后肏弄着她美穴的王林抬起头,露出兴奋的笑。

“呜呜呜!”

白浩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强奸自己的母亲和妹妹,心中的那股被她们口交产生的快感被愤怒所取代。

“呜呜呜(停下!停下!)”他想说话,可发出来了却是毫无意义的音节声,她们却更加的动情,腰肢都开始配合的扭动起来。

淫乱还在继续,王虎神色有异,似乎坚持不住,他感到少妇的美穴比先前的要紧,还时不时有点像痉挛那样抽搐,嫩肉如小手般抓着肉棒就往里面带,他急迫的喊了出来,“老板,我要射了!”

“咱一起内射,哈哈!”王林舒爽大笑道,在白浩的面前这样玩弄践踏他的母亲和妹妹,莫名的很爽,他开始加快速度。

王虎也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将少妇肏得失神娇啼。少女也一样,被王林粗大的肉棒肏得不住娇呼,双臂被死死的抓住。两女形成了一个对称,小口圆张,神色尽显女性交媾时的娇憨淫艳,让少年看在眼里心如刀绞。

“啊啊……”

“啊啊……”

母亲和妹妹的娇吟声不断回响在硕大的地下牢房内,侵犯着白浩的耳神经,他难受的闭上了双眼,心更加痛了。

随着女性媚叫声越来越媚,少年的心逐渐走向深渊,像是垃圾一样的被抛入进去,坠落,分解,听着他们侮辱母亲的话,无边的嗤笑声包围着他,心魔都仿佛要出现了。

强大,只有变得强大起来,才能保护好她们,不受恶人的侵害。

自己现在却什么都做不了。

王林的身躯突然开始极乐般的抽搐起来,脸上露出高潮时的神态,喷吐着鼻息,王虎也是,他们一脸舒爽的表情,连带着少妇与少女的娇吟声都变得更加诱人,仿佛只要让人听见,都会忍不住的抚棒射精,而他们却能在她们体内足足射了一分钟,然后面露着与她们交欢后的满足的笑。

“给他看看我们的战果,哈哈!”

少妇和少女极为乖巧的转过身,努力将臀部抬起,好让白浩能看见。

看到她们居然变成这副模样,少年的心无比愤怒,“妈……妹妹……”

“都流出来了。”王虎看着她们说道。

“我对不起你们……”

泪光像神女怜爱世人般,清澈无比,落入到两女小穴滴下汇聚到一起的白浊精液滩中,翻不起浪花的被同化了。

“好了,游戏也玩完了,咱回去吧……”王林说道,他看都没有看白浩一眼。

“今天真开心啊!”王虎的声音从五米外传来,少妇与少女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黑暗中。

命运无法改变,即使少妇是洛神的转世,也依然改变不了这一切。

也许,是她故意的也说不定,让少年在这一次中觉醒。

成长起来!

“我该怎么办……”白浩闭着双眸,被怒压制的精在快速变化,这是一次奇玄妙法般的蜕变。

“如果世间有仙,仙在哪里?”

“仙道仙道……何为仙何为道?”

“仙道经……”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

精开始瓦解蜕变,金灿灿的道韵粒子流转着生出。

有道音在虚空中回响,有仙人的威压自少年的躯体流泄,圣灵无比。

“唯愿天道成……”

“不欲人道穷……”

道韵流转如同实质,一圈圈的如同繁星点缀在少年身前。

“北都泉苗府……”

“中有万鬼群……”

“但欲遏人算……”

“断绝人命门……”

“阿人歌洞章……”

“以摄北罗鄷……”

“束诵妖魔精……”

“斩馘六鬼锋……”

道音越来越响,只在少年身边流淌,绽出朵朵神莲金葩。

一个圣灵的女声骤然从虚空中降下,异象变得更加恐怖了。

“诸天气荡荡……”

“我道日兴隆……”

这已经不是小说中主角那样顿悟突破,而是如圣人讲道那般,道花盛开,道光绽放,把这地下牢房给镀上了一层金灿灿的道韵残痕。

少年心火升腾,“诸天气荡荡……我道日兴隆……”他重复吟诵了一遍,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仙道经已领悟完全,修为更是进阶到大天位一重。

白浩睁开双眸,如火眼金睛,绽出金灿灿的神辉,仿若至尊神只般的存在。

“除恶卫道,就是仙!”

“我要杀了你们!”

*** *** ***

另一边,火媚妖姬云诺带着御风灵狐李思雨来到王林的老巢,她们打量着前方的建筑。

“这里应该就是他们的老巢了!”云诺持着炎焱剑说道,剑身闪烁着火光。

“嗯,我们进去先把变种人拿下,再去处理别的人!”李思雨拢着背后扩散的白丝线,形成了三条银色的狐尾,摆着战斗时的防备姿势,眼神凝重无比的观察着。

“砰!”

突然,一声巨响从前方建筑传来,两女神情紧张地看了过去。

“什么声音?”云诺惊声道。

“快去看看!”

*** *** ***

“呵!”

“准备好受死了么?”

白浩拳绽金光,将金属人王虎打倒在地。

“哈哈哈,你的力气还是太小了啊……”王虎大笑道,虽已被白浩压制,但他体内有某种力量在破裂,像是地狱中七大罪之一路西法的力量。

“是白浩!”

“你这朋友有点吊啊。”李思雨看到白浩威风凛凛,如同魔王一样大放异彩,眸波流转,不禁有些意动。

“我们去帮他!”

王虎肉身膨胀,这一招他先前就用过,现在他如同一个巨人般,三米多高,全身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哼!爬虫,看我砸碎你!不自量力的东西!”

“以我现在的实力,想击败他依然很难……”白浩知道自己与王虎的差距,只要他变大,自己就会被限制住,无论如何都无法战胜他。

“白浩!我们来帮你了!你怎么大天位了?”云诺感知到白浩散发出来的气息波动,很是惊奇他是如何做到的。从中天位跨几个小阶段,再进阶到大天位,一个时辰的时间,他就和自己同阶了,只比自己弱了那么一重。

“说来话长,我们先搞定这货!”

“这个变种人确实不好对付……”摆着战斗姿势的李思雨蹙着眉,她似乎感知到他体内被封印起来的力量。“得拿出点真本事了!”说着,她从身后抽出一条银色的毛绒绒的狐狸尾巴,像是鞭子一样拿在手中。

“哈哈哈!你们一起来送死的吗,哈哈哈!”看着他们三人,王虎不惧反笑。

“混蛋,我们一起上!”

“嘿!”李思雨娇咤一声,白绒绒的狐狸尾巴抽了过去,上面带着如快刀般斩出的罡风。

“吃我一剑!”云诺运转炽焰心法,神火藏于剑锋,在他抵挡李思雨和白浩时,斩出一剑。

“哼!”王虎闷哼一声,不动如山。

他金身不破,众人难以伤他肉身。

“流风诀,破!”狐尾化成罡风,似空间术法,划在他身发出刺耳的“嘶嘶”声响。

“破开他的防御了!”云诺惊喜声道。

风蚀摧石断金,比水滴石穿还要可怖,无孔不入,孔隙越钻越大,慢慢地千穿百孔了。

“我要砸死你!”王虎奋力一击,不再保留。

“挡!”

白浩挡下这一拳,肌肉律动着,气息喷发。

“抓住机会!干他!我顶得住!”

“嗯?”王虎心中一惊,他居然挡下来了。

云诺趁机施展玄机步,高高跳起,一剑斩在他后颈上。

王虎吃痛,力量一弱,这时他看到一只纤纤玉手袭来,只觉媚香浓郁,带着银白的狐裘广袖。

只听“破!”的一声,他额头被神风所蚀,从五孔进入,绝美如仙的李思雨毫不留情,这是她的绝招,名为“狐风——九陨神杀”

“啊啊!”

“去死吧!”

三人攻击合璧,绽放出可怕威能,王虎被当场打倒。

“小心!”云诺手持炎焱剑,左腿上的彼岸花花纹绽出光韵。

“看起来不对劲……”有黑气从王虎躯体上升起,让李思雨感到心悸。

“怎么样,死了吗?”白浩拳握金光神电,如一尊天骄少王。

“哈哈哈哈……有点意思……”

“能见到我的本体……你们也算不白死……”

黑气似魔,“粲粲”声不绝于耳,让人感到邪恶无比。

“什么东西?”

众人惊疑溢于言表,神色大骇。

“哈哈哈……”

魔气万千,如路西法降临,有魔鬼的低语声从四面八方响起,扰人六识。

王虎身形大变,头生魔王角,背长蝙蝠翼,逆卡巴拉生命树的枝丫如神龙般在他金身上展开,一种邪恶的纹身出现在他腹肌两侧,如似魔王。

近似大天位九重的恐怖实力将这黑夜下的城镇染得更加黑暗,王虎神情大笑,莫大的力量如黑洞般在虚空中绽放,引人堕入深渊。

“让我送你们上路!”

“这……我们要不要逃跑?”李思雨右手掌神风,如水墨般在她手臂上旋转,三条狐狸尾巴在她身后徐徐展开。

“龙魂怎么能跑!拼了!”云诺眸光闪烁着火焰,炎焱剑如轩辕剑般耀发神辉。

“……”白浩无言,他居然还能突破。

“你们一个都跑不了!给我死!”

“地狱之息!”

血光乍现,地狱中人类受难的哀嚎痛吟从虚空中传来,伴随着可怕的魔气炎流,众人难以抵抗。

“可恶!我的火焰撑不了多久!”炎焱剑横挡在云诺身前,她火媚美人的气息被压制住。

“我的流风诀也驱散不了这些黑气……”神风萧萧,李恩雨身后白丝分化,如一尊神圣的狐仙娘娘,柔荑不断弹去神风,去蚀他金身。

“我也是!这些气息很强!”看着两位神女老婆陷入魔焰禁地,白浩心急如焚,一时间还想不到办法来应对。

“呵呵……临死前的挣扎……”

正当恶魔轻笑时,九条神火龙怒吼着从天空上冲来,他都没有查觉到就被火龙瞬间命中,发出“轰!”的一声巨响。

“这是什么?”

“是师父!我们有救了!”云诺看到炎云上立着的人影,惊喜道。

——轰隆隆!

“嗯?”王虎在火光中抬起头颅,血光深邃。

“变种人的余孽,不好好苟活,还敢在华夏撒野!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凌云背负双手,一身军装飒气十足,被单边刘海遮住的双眸异彩连连,锁定着下方的恶魔。

凌云已然进阶到仙道·大天位九重,一身实力如准圣般大放光彩。

“大言不惭!”

“看我大!”

“啊啊啊啊啊啊!”

九条神火龙如洪荒至宝九龙神火罩,神火龙从她身前幻化而出,扭动着纤长的龙身,拖着长长的炎流尾,灼灼其华,威严而神圣,“轰”的一声命中,在他金身上灼烧,大放炎火。

“哈哈哈哈!”

地狱之火,生生不息,如凤凰之涅盘火。毫无一丝神伤的王虎哈哈大笑,“你这点小火焰,是在给我挠痒痒吗?”

“死到临头还嘴硬,看我一招斩你!”凌云凤眸微凝,伸出纤纤玉手,轻喝出声,“封!”掌中出现金光八卦,来自五彩神莲上的道法形成金石血链,恶魔被如蛇般扭动的血链缠住身躯。

“嗯?这是什么?”

“云诺,借你剑一用!”

“好嘞师父,接着!”云诺娇笑一声,丢出炎焱剑。

“阵,起!”

“封魔阵!”

炎焱剑不如说是一把魔剑更为恰当,因为它是一把斩魔的剑,剑身上铭刻着蚩尤血法,剑柄上铭着神灵的符印,“娲”字进行册封,它是一柄神给予世人的礼物。

“不!”恶魔怒喝声炸响,他感到了莫大的危机。

“剑斩!”凌云蜷着手臂,持炎焱剑指向恶魔,如后羿射日般,神射如神矢,血剑破空。

“艹!动不了……”王虎试着挣扎了一下,发现血色锁链无比坚硬,挣不断,还穿插着自己金身,无法动弹。

炎焱剑悬立在半空进行分裂,化万剑,如万剑归宗,朝着恶魔身的王虎斩击过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

神剑刺破金身,爆发出灼目光华。

“Boom!”

炽光散去,恶魔尸骨无存……

已是化为了灰灰。

“师父!你来的太及时了!”云诺接下凌云丢过来的炎焱剑笑道。

“您来晚点我们就没命了……”狐耳一转,媚态万千的李思雨露出芊芊笑颜。

“呵呵,这个变种人确实不好对付……吓得不轻吧……”凌云落到地面上,露出和煦的笑容。

这时,一个无比诱惑的声音从旁响起,带着毫不客气的语调。

“凌云,耍帅的事又让你抢了……”

“白芯?你也来了?”情侣色的金瞳在黑夜下尤为明显,白浩从阴影下走出,银蓝的月光如长袍般披在他身上,英俊极了。

看到白浩赤着上半身,白芯抱着酥胸,娇腻道,“我才走几天你就搞出这么大的事,真是惹祸精呢……”

“诶?你怎么这么快就大天位?”白芯查觉到他大天位的气息,感到新奇。

“说来话长……我妈和妹妹怎么样?”白浩问道。

“放心,我给她们治疗过了,身体没有任何问题了……而且我封存了她们的记忆……她们不会想起来这些经历的……”

“好了,这里不是聊天的地方,我们先回去吧!”凌云蓝色的凤眸深邃无比,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

*** *** ***

此时,异空间·仙界入口处。

凰裙白羽,白芷至尊。

茫茫星空上,两名神女相伴左右。

一名神女衣着纯白无遐的拖地长裙,裙拖上有九片耀闪的凰翎羽,神圣无比。

另一名神女看向她背影,淡紫色的齐腰长发如瀑般披在身后,身前落下两道发丝。螓首上的发髻斜插着一根银簪,银簪是个小蝴蝶的形状,仙灵无比,头上还戴着镂空的银质发饰,如王冠那样。

她娇好的美靥似要被刘海遮住,闪闪亮亮的紫眸神如罗兰,摄人心魄。粉白相间的露肩仙裙上有着一条从双乳间坠下来的青色流苏,细腰上亦是坠了两条长长的如孔雀翎羽般的流苏细带。裙摆显得极为细碎,如莲花的花瓣那样带着尖角,腰腹上的仙裙有着许多金色与粉色相结合的花朵图案。

半透粉肉的藕臂上戴着银链,一直延伸到手肘处,而两臂间的手肘上又系着青丝带,把固定在香肩下的蓬松白纱系紧,只露边口,将那白玉般的香肩衬得极为美丽,圣洁无比。拖下来的长袖似乎是个装饰而已,能在战斗时伸展拳脚,连个广袖都不是,只是个半透的轻纱,没有笼着手臂。

雪白如王,小巧玲珑的皓足白嫩可人,纤细而不失丰满,粉红的丹蔻似红珠般点缀在玉趾上。神女保养完好,轻踏在银质的高跟凉鞋上,有细链从足背上延伸出来,沿着小腿往上,形成一个镂空的玄妙图案,就像筒靴一样包裹住小腿肚。

“至尊,Y市出现的变种人差点让我们损失两个大天位,幸好有凌云出手……不然后果不堪设想……”紫色的眼眸显得无比凝重,拥有仙道·大天位九重实力的雨萱望着眼前背向自己的白芷至尊。

“无妨,没有危险总是难有成长……孩子们还需要多历练……”白芷双手叠在小腹上,眼神波澜不惊,她转过仙躯,“不过这件事总不能就这么算了,让美国赔几个亿吧……就当精神损失费了……呵呵……”

“十年之期将至……届时天使族入侵,我怕我们的实力还不足以抵挡他们……”雨萱看着白芷空灵的双眸,她心中非常担心,怕失败了就会沦为最低贱的性奴,周身仙灵真气会被禁锢,会被天使族侵犯,她不愿意看到,更不愿成真。

“十年能有如比成果,已经不错了……过段时间给他们集中训练一下吧……”白芷转过身,看向那入口处不断旋转的流光。

“不过急于求成,也可能适得其反……”

“是,至尊!我明白了。”

雨萱仙裙散出神曦光点,仙美绝伦。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