黯的旅程 (3-5) 作者:逛大臣

.

【黯的旅程】

作者:逛大臣2020/8/22发布于:sis001、sexinsex、sstm

.

3义父

只是刚刚步入房间,少女便从那迅速投来的视线中分辨出比火焰更具侵略性的欲望,眸中不易察觉地掠过一点涟漪,随即提裙屈膝,淑女式地优雅行礼。

“贵安,义父。”

“呵呵……”被称作义父的男人咧开嘴,眯着眼睛尽情地欣赏着这个名义上与自己至亲的少女,晶莹肌肤胜过霜雪般洁白,窈窕身段由那玉腿及腰找不出一分赘肉,一双紫眸似幽潭般夺人视线,找不出瑕疵的精致脸蛋笼着不化的寒霜,在那如墨黑发与同样漆黑的衣裙衬托下宛如一朵绝美的黑莲,神秘而诱惑。但凡是雄性都抵御不了这天然的诱惑,若有机会定要将这看起来高冷无瑕的尤物压在身下尽情侵犯为自己的所有物——看那冷冰冰的俏脸残留的些许红晕,就足以想象她在回来的路上被多少登徒子觊觎搭讪。

但他们也只能搭讪而已,非但不能将这幽莲据为己有,一个不好,还有可能付出生命乃至更惨重的代价,只不过这条禁忌独独对一个人例外。

“任务目标已经抹除,这次……”“不用急!”男人摆手打断了黑衣少女不带感情的报告,微笑着拍着自己的沙发:“黯,到我这儿来。”

似机械般平静报告的少女微微一顿,随即冲对方轻轻颌首:“是。”

莲步轻移,幽黑的裙裾翩然摇曳,半个房间的距离宛若移形换影般掠过,绝美的少女却已飘然俏立身前,低眸打量着男人张开大腿为自己留出的座位,红唇轻抿,转身落座。

一阵幽香扑鼻令男人更是精神一振,双臂一揽,轻易便将这高岭之花的少女拥入怀抱,略微冰凉的娇躯柔若无骨,几缕发丝带着香气划过鼻尖,直接便令他胯下的兵器以全盛之姿凶猛地顶上充满弹性的翘臀。无论在人前如何淡泊清冷,被这么大胆进攻羞人部位的少女也难免不安分地轻扭娇躯,只是轻柔的动作毫无挣脱的意思,与其说是反抗,不如说是用自己柔软挺翘的玉臀主动伺候着男人的分身,用自己诱人犯罪的身体向身后的雄性婉转求欢。

尽管,她那绝美的脸上没有半点神色变化,看起来就像是对男人的轻薄与自己的动作毫无所觉。

男人扬起嘴角,毫不客气地对身前的尤物伸出狼爪,长满老茧的手掌握住规模恰到好处的乳鸽,隔着对他而言只有性感的黑衣揉成各种形状;另一只手则在光滑纤细的大腿上来回游走,不时探入那三角间的圣地,令那肃然报告的声线漏出更加美妙的颤音。从光滑的玉颈到柔软的酥胸,从充满弹性的大腿到紧窄销魂的花园……这具完美的娇躯,这清冷的美人,任他随意把玩。

原本,他只是想着养一只玩物收留了昔日无家可归的少女,却意外地发现这沉默寡言的小家伙有着超乎想象的天赋与毅力,于是改变主意将自己收为义女并精心培养,时至今日,她已经是组织最强的王牌,同时也出落为无数男人梦寐以求的绝色美人。在别人眼里,她是凛然不可接近的高岭之花,但在他这里,她始终是不爱说话却百依百顺的乖女儿。

男人猛地挺腰,愉悦地听着报告收尾部分的少女发出天籁般的声音,手掌轻车熟驾地剥开碍事的布料,欣赏着那素来毫无波澜此时却泛起淡淡红晕的俏脸,将早就按捺不住的巨龙送入她的体内。

“义父……”少女轻声呢喃着闭上双眼,任凭自己的身体淹没在狂涛怒浪的攻势当中……

. 4酒馆搭讪

“小姐的男朋友不在身边吗?居然一个人孤零零地坐着,看小姑娘你也挺寂寞的,陪大叔我喝几杯怎么样?”接近少女的男人满脸堆笑地搓着手,一幅热情善意的样子,裤裆却顶起了小帐篷

“请。”少女的视线微不可察地掠过男人的腰胯,面无表情地伸手示意,正好打算收集这个城市的情报,此人虽然粗俗,但应该知道得不少。

“嘿嘿,谢谢小姐,还不知小姐的芳名呢?”听着没有感情波动却宛如天籁的声音,男人的老二更精神了几分,笑容满面地在少女对面坐下,接着便肆无忌惮地欣赏那欺霜傲雪的小脸与被漆黑衣裙包裹的玲珑身段,视线灼热得像是要把在这冷若冰霜的小美人一口吃掉。

“黯。”少女无视了那分外火热的视奸,只是保持淑女范地淡然用餐。

“黯……噢,原来是黯小姐,真是个好名字,和黯小姐的美貌很般配呢!”男人毫不吝啬赞美之词,视线却丝毫没有松开黑发少女的玉体,近距离地欣赏高冷少女的绝色美貌,老二已经硬得生疼:“黯小姐是冒险者吧,不知来这座城市有什么事呢?”

“只是作为冒险者旅行至此而已……关于这个,先生近来有听到什么特别的传闻吗?”毫不畏惧对方的视线,黯只是淡淡地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特别的传闻啊……这可得好好想想,啊……”说话间,男人的刀叉‘一不小心’掉到了桌子底下,于是只能连忙钻到桌子底下:“唉呀,掉到哪里了呢?”

嘴上这么说着,他的眼睛却直勾勾盯着黑发少女的裙底——映入男人眼帘的是一对优雅交叠的窈窕雪腿,漆黑的及膝袜与短裙勾勒出大腿雪白的绝对领域,顺着大腿曲线向上望去,更能隐约窥见双腿根部的诱人色彩。似察觉到男人的视线,少女本就交叠的双腿微微并拢,隐去了私处的一抹漆黑。

男人咽了咽口水,恨不得直接掰开这双黑丝美腿直接把脑袋埋进短裙里一顿猛舔,见到少女故作矜持地夹紧双腿更觉这位高冷冒险者其实是个来酒馆勾引男人的闷骚小妞,贪婪地注视着这双极品美腿直到几乎忍不住发射才恋恋不舍地从桌子底下爬出,心里暗自盘算着非得把这冷冰冰的小美人干得哭着求饶不可。

“说到传闻,我倒确实听说过一些,不过黯小姐应该明白这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吧?”心里有了主意,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抓起摆在少女面前的鸡腿,满手油腻毫无形象地吃着。

“那就得看先生的情报值多少价码了。”已经细嚼慢咽满足了口腹之欲的黯平静地端坐桌前,注视着对面的男人大快朵颐。

啃了一口鸡腿,男人冲小美人咧嘴一笑:“要是这情报让黯小姐满意,黯小姐就陪叔叔回家玩玩怎么样?”

被如此露骨地调戏着,黑发少女的俏脸却没有丝毫动摇之色:“倘若价值足够。”

“那黯小姐就准备好要换的衣服吧~ ”男人讲到一半,忽然拿起空空的酒杯,拍了拍旁边的座位一脸淫笑:“唉呀,不知不觉就喝光了,黯小姐能替叔叔倒一杯吗?”

咀嚼着之前的情报,黯略微思忖便轻轻点头,翩翩然在男人身边落座带来阵阵幽香,而后手捧酒瓶为之斟满,男人则嗅着少女的迷人香气精神一振,一只手悄然伸到少女身后,覆上翘臀轻轻一捏,叫臀部遭受突袭的冰山美人身体微微一颤,只是神色一如平常不起波澜:“先生……请继续吧。”

素来淡然的语气此时却透出一分颤意,在旁人听来,倒像是请身边的猥琐男人继续玩弄自己的玉臀一般。

“嘿嘿,那大叔我就继续了!”见少女并未反抗男人不由大喜过望,感受着少女翘臀弹性绝佳的触感愈发大胆地揉弄起来,想象着这个高冷女冒险者的屁股被自己揉成各种形状,胯下的长枪硬得要捅破裤裆一般而少女则认真地听着情报的细节并不时提出疑问,只是混杂着情难自禁的呻吟却像是指引男人更大胆地亵玩自己一般,被不断揉弄的小屁股也有些不安地在男人的大手中轻轻扭动,反倒令色狼享受到的触感更为销魂。

“嗯……那里具体是?”

“哦~ 那个啊,这就教你~ ”男人已经完全不掩饰充满欲望的淫笑,发现这冰山小美人自己扭起屁股就知道少女已经被自己玩得动了情,不禁欲望勃发,不再满足于隔着裙子抚摸翘臀的手掌滑入裙底,挤进光滑柔软的雪腿之间,探向黑发少女最私密的圣地。

一边谈话一边调息的黯原本倒已有些适应男人对翘臀的攻势,却没想到对方竟变本加厉地袭向裙底,下意识夹紧双腿却已经无济于事,苗条到形成绝对空域的大腿软软地包裹着入侵者将男人的手指放进根部,那长满老茧的粗糙手指只是轻轻拨弄,蓄在桃源入口的玉液便淅淅沥沥地洒下,沾满了黝黑的手掌。

“先生,你!?”紫水晶般的眸子闪烁光芒,显然淡然如她此时也无法放之任之了。

“黯小姐的身体真是出乎意料的敏感啊,没摸几下就湿成这样了,要是遇到淫贼可怎么办?大叔我帮你训练训练。”男人却是不慌不忙,到这份上已经吃定这块天鹅肉的他肆无忌惮地调戏着气质清冷的小美人并冲她耳垂吹着热气,并进一步伸出手掌让这小美人直接坐在自己手上,手指则伸入紧窄小穴熟练拨弄,感受着那紧缠住指头不放的吸附力,就认定这小嘴绝对是销魂的名器。

“哈啊……”被这么充满技巧地进攻着,黯只觉得自己的纤腰到大腿就像是流经电流般酥麻难耐,分明是被强硬地袭击了小穴,花瓣却紧紧包裹住男人的手指像是热情地讨好入侵者一般,不禁漏出些许甜美的呻吟,额头也渗出细密的汗珠——但就在忽然间,却似是恢复力量并握住男人手腕,扭头望向这几乎亲上自己的男人:“先生,情报的最后……”

“这个嘛,公开场合不方便说,跟大叔我回家再细细地告诉你。”已经吃定了这闷骚小美人的男人虽然恋恋不舍地缩回了手,脸上的欲望却没有消减分毫地望着少女。

而对此,黯——

星眸微湿地轻轻颌首……

. 5新婚

礼堂之内,肥胖的中年男人与纤细的黑发少女并肩而行,在众人的祝福声中,素来冷颜的黑发少女轻轻抚过华丽裙摆的褶边,似乎生平第一次穿上这代表纯洁的白色裙装倒令习惯黑裙的她无所适从了一样。

但终究,还是与那身穿白色礼服仍难掩大腹便便的男人踏着红地毯走到了尽头,面对这用火热视线打量着自己的家伙,少女优雅地提裙轻礼。

“领主大人……”

“呵呵,还叫得那么生分?现在应该叫好老公了吧?”

“好……夫君大人。”虽然一开始被带偏,少女终究没有顺着领主的话将那羞人的称呼说出口,而是转用自己更习惯的正经称呼,闻言男人脸上笑容丝毫不减,他也没指望这年轻漂亮的高冷小老婆一过门就放下矜持冲自己娇嗲,那样的话征服高岭之花的乐趣可就一点也没有了,这种符合她个性的称呼是最好的,再怎么说,这位天赋绝伦的小魔女也乖乖承认自己是他妻子了!

早在刚刚订婚,黯住进城堡那会儿他就千方百计想要玩上这青涩却具有无穷诱惑力的小美人了,但即便已经成了他的未婚妻,这罪业魔女仍对他不假辞色,看她站在阳台上眺望远方不禁想要揉揉挺翘的小屁股,还没摸到呢自己的手就肿成了猪蹄,被她回头冷冷看了一眼,痛了一整天……就算请来认识的法师帮忙也还是她魔高一丈,眼看着那樱桃小嘴都要吃到鸡巴了,偏偏功亏一篑。

不过现在,这一切都已经是过去式了,终将在世人见证之下成为他妻子的绝色魔女,从此以后将会是他的夫人,他的禁脔。

“卡斯特先生……”对于牧师的提问男人自然毫不犹豫地统统应诺,并将无比期盼的眼神投向身边与自己同着婚衣,却年轻得可以当自己女儿的黑发少女。

“黯小姐,你愿意成为这个人的妻子,无论贫穷与富贵,无论健康或疾病,始终陪伴在他身边,不离不弃吗?”

“我愿意。”没有犹豫,没有激动,樱唇轻启间,名震天下的罪业魔女以天籁般的清冷之音发下了决定自己下半生的誓言,一时间掌声欢呼雷动,身旁的男人也如释重负并露出分外得意的笑容。

到了这一步,就算是这位高冷而不可捉摸的魔女也不可能从他身边逃离了。

宴会在领主的授意下隆重而短暂,男人装作醉酒,迫不及待地搂着新婚娇妻回到他们放眼全国也堪称最豪华的爱巢,令人激动的不是这房间装潢得比预想还要华丽而充满情调,而是这过去一直对他不假辞色甚至根本不允许他碰到身体的黑发美人一路上都任他搂着充满青春气息的娇躯,就连咸猪手游走在挺翘玉臀的大胆骚扰都毫无抗拒,任他嗅着空谷幽兰般的清香尽情品尝高岭之花的美好。

曾经只可远观的罪业魔女,现在已经属于他了。

兴奋理解这一事实的男人搂着少女坐上大床,轻轻呼唤这未行成人礼的少妻之名,在她轻轻侧头后一拍大腿,冰山美人的视线很快便被那个位置附近更明显的物体所吸引。

被这神秘而危险的诱惑魔女淡淡凝视,男人的下体却像是要融化了一样迅速升温,撑得那小帐篷更加雄伟,看着这一幕的少女樱唇轻启,吐出令人血脉贲张的话语。

“想要?”

想要,当然想要,想要你俯下高贵的身子伺候到它尽情爆射,想要你用青葱玉指握住这擎天之柱含情脉脉地害羞告白,想要用这滚烫铁杵狠狠抽打你的小屁股到娇叫求饶,想把这根按捺不住欲望的大肉棒插进你的白虎小穴,干得你这高岭之花欲仙欲死从此离不开肉棒!妄想在脑中疯狂掠过,下体也诚实呈现主人意思般剧烈跳动,以至于那高深莫测的魔女紫瞳中似也有讶异流转。

只是,发出如此挑逗的少女却没有如男人幻想地那样主动俯身侍奉起夫君大人的肉棒,这令男人稍稍遗憾却也很快释然,倘若这求之不得的高冷小美人真是那么主动逢迎男人的小淫娃可就没意思了,这种事情当然要由作为老公的自己好好教给她!想到这里男人不由抓住自家新妻的纤细皓腕,将黯的小手牵向自己猛烈跳动的帐篷,被如此对待的少女表情淡然,只是当指尖真正触及那被封印的凶兽,才微微动容地用玉指按着那粗壮堪比自己小臂的雄伟滑动起来。

“别光是用手指,把你的手掌也用上。”饥渴已久的老二终于与心心念念的美人亲密接触,男人兴奋之余却不忘引导她进行侍奉,面无表情的少女心领神会,柔若无骨的雪白柔荑握住竿部轻抚套弄,那属于魔女的销魂触感叫男人爽得哼出声来,忍不住按住黯的小脑袋让这冰山美人将无表情的俏脸凑近自己自己胯部,好好目睹自己老公有多么雄伟的器量。黑发魔女却切实低下了自己高贵的头颅,紫眸凝神望着令自己手掌又黏又热,腥臭气息直冲脸蛋的庞然大物,好似这是什么神奇的魔法,需要她仔细研究一般。

尽管没有奉承的话语,第一次得到这高冷美人紧密关注还是令男人自豪不已,先前被拒绝、戏弄积累的不快此时全都转化成了如此美人顺从于自己的征服快感,天才少女又如何?还不是我的老婆,既然是我的女人就得乖乖听老公的话!曾经冷着脸对我爱答不理,到头来还不是得放下身段,做个悉心伺候老公的贤惠妻子?

太棒了,这个年轻貌美天赋秉异的高冷小媳妇简直就是为了实现男人的梦想而生!不过现在,是时候粉碎所有男人的幻想了,她只属于我!

抓住巧妙设计的裤沿往下一拉,被束缚的巨物弹跳而出,“啪”地拍上了莹如霜雪的无瑕俏脸,紫水晶般眸子暗光浮动,高岭之花的魔女既没有退避也不曾露出半点厌恶,任由这黝黑丑陋的肉棒以惊人迫力压在自己嫩滑小脸,粉嫩樱唇离那淌着过剩先走汁的粗硕竿部仅有半寸之距,精致地宛如艺术品的琼鼻微微扇动,表明着这位高冷绝美的黑发少女此时正近距离地嗅着雄性生殖器的浓郁味道,再怎么面无表情也掩盖不了这令人血脉贲张的淫秽事实。

男人轻轻耸动下体,当即为这超出想象的光滑反馈发出感叹:“难怪都说是魔女呢,这皮肤根本不是那些普通女人能比的,老婆你到底是怎么保养的?”见用小脸承托着自己阳具的少女面无表情不作回应也丝毫不恼,只是调整肉棒角度让那满是先走汁的龟头亲上这雪白脸蛋一路滑过,似孩童恶作剧,实则以雄性象征在这属于自己的最佳雌性身上留下宣示主权的信号,然后将这鹅卵大的龟头对准了朝思暮想的樱桃小嘴,手掌轻抚那如墨的秀发下达了命令。

“用这迷死人的小嘴,让你的好老公快活快活吧。”

尽管是非常轻浮的语气,在神圣誓约的夫妻之实前提下却成了顺理成章的要求,黯垂眸凝视着这将自己视野与脑海完全占据的庞然大物,樱唇轻启。

“噢噢噢……这是!?”感受着分身的前端被那一向吐露冰冷嘲讽的小嘴轻轻包裹,一阵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快感穿过脊柱直达脑门,只令身经百战的领主大人也浑身一颤,为今日积蓄已久的精华喷涌而出,瞬间灌满了那有着销魂魔力的樱桃小嘴。

随着大脑一片空白的男人呆呆抽出肉棒,满嘴都是黏稠白浆的魔女轻轻咳嗽,霜白小脸难得地泛着淡淡绯色,却不知是品尝了丈夫浓精的羞意还是憋气所致。只可惜这诱人的颜色不过持续了数秒便已褪去,黯仰起小脸,依旧面无表情地仰望着丈夫与肉棒。

“哈……不愧是我的魔女老婆,居然还懂得这种魔法。”回过神来的男人砸吧着嘴略显尴尬,本来还打算趁机好好教导她侍奉的技巧并借机确立丈夫的权威,发展成这样却等于出了丑,虽然确实爽得不行男人还是颇感郁闷。不过看到自己的精液滴在娇妻清冷无瑕的小脸,保持着主导地位的事实令他的征服感再度涌现,手掌悄然伸向少女身后,突然握住那弹性十足的紧绷翘臀,使劲揉捏。

“!”这突然袭击似乎出乎黯的意料之外,或许是正式过门后放松了对男人的警惕,素来将男人偷袭淡然破解并予以反击的高冷魔女竟然因这拙劣的袭击轻轻仰起天鹅般欣长玉颈发出教人媚骨的惊呼,意识到什么的男人忙抓着挺翘小屁股又揉了几下,只见艳丽红霞自如玉娇颜云掠而过,紫色星眸一瞬水雾弥漫,不禁放声大笑攀上修长玉腿将这小美人公主抱起,握着玉臀推倒在床。

“想不到老婆的弱点居然是这对性感的小屁股啊,这么说来平时都用屁股对着我,是在暗示老公对这里下手吗?”把玩着婚纱下堪称尤物的紧致雪臀,男人坏笑着发问,平时揩油失败被这小妖精整得屁股着地借而窥探她裙底翘臀的情况还真不少。而在花丛老手充满技巧的撩拨挑逗之下,翘臀都仿佛变成眼前男人形状的黯也小脸微红地发出阵阵诱人喘息,对这调戏不置可否,却是令第一次见到这冰山美人露出如此媚态的男人心头火热。

即便这位罪业魔女的娇喘依旧保留着属于高岭之花的清冷声线,但身着洁白婚纱而在男人爱抚下露出这动情姿态的她早已经对这个在法理上拥有了她的男人褪下坚硬盔甲,令成功攻破少女防线的男人明白她绝非毫无感觉高不可攀,只是稍试身手清冷女神便妩媚至此,那么在接下来自己日日夜夜的开发之后,这神秘而禁忌的绝色魔女又会被自己调教成何等诱人的姿态呢?

光是想象就令人兴奋得战栗不已,已经无法等待,要做,要用最快的速度将这小美人彻底占有征服,要用自己的雄伟融化这漆黑魔女冷冰冰的表情用她吟唱晦涩咒语的喉咙浪叫求饶……浑身都激动得颤抖起来的男人揉着由紧绷渐渐放松的魔女翘臀,手指猛地滑入紧窄臀沟勾住婚纱下本该神圣款式却性感情趣的蕾丝内裤顺着纤细雪腿褪下,在这亲昵中兴奋得再度雄起的肉棒对准了再无阻隔的粉嫩白虎,魔女的小穴紧紧闭合而透着低于常人体温的凉意,但那丝丝缕缕的清凉液体却滋润着兴奋的巨龙,也对即将占有她的男人述说着已然做好准备的事实。

男人俯视着身下的倩影,不同于往日的白色婚纱圣洁而异样妖娆,那张红颜祸水的小脸上霜雪渐融对自己绽放着比晚霞更美的樱色,象征着黑夜的长发铺满雪白床单,衬着这玉人华丽朦胧的绝美。就算坚硬滚烫的肉棒即将贯穿她的小穴,即便马上就要交出处女正式成为这座城堡的领主夫人,哪怕自己的身体已经做好准备流淌出象征着发情的春水,她的脸上依旧挂着一如既往的平静淡然,这是罪业魔女不变的优雅从容,身为天之骄女俯瞰凡俗。

“就算这么一脸高冷,也还是要挨肏哦?”不惮这绝美的调戏令寒潭般的紫眸泛起异样涟漪,紧接着便是樱唇轻启的沉闷轻呼,象征着那异常粗壮的性器进入她的身体并开垦紧窄而冰凉的魔女小穴,如有魔力的寒意无法吓退入侵者,反倒令它更具战意地向前突进,带有凉意的紧紧缠绕本欲阻断入侵者的道路,反刺激得它不断膨胀,更加勇猛火热地融化了魔女的冰寒,并将那充满意义的薄膜一举贯穿。

“嗯……”娇躯轻颤,上床后就不多话的少女终于漏出一声闷哼,明明是自此成为女人的重要转变,她却依旧保持着清冷表情好像什么也没发生,用自己大鸡巴感觉到这高冷妻子下面何等热情的男人却不由坏笑,双手环过纤腰握住没有胖次包裹的白嫩翘臀将这轻盈美妙的娇躯一把抱入怀里,腰也趁势前挺,一杆到底!

身体的重心变化,敏感的臀部遭袭,再加上那沾着自己处女血的肉棒突然加速撞上花心……三管齐下的进攻终于让黯冷冰冰的表情有了变化,游离不定好似羞耻的神情却是难以形容,伴着霞飞双颊一时隐没在男人胸前,高冷的新娘似终于释然与认命般张开双臂搂住丈夫肥胖却令人心安的身体,生平第一次由白丝包裹的美腿搭在男人腰上一张一合,好似随着快感起起伏伏的玉人芳心。

既不是妖艳撩拨的邀请,也不是楚楚可怜的求情,保持着清冷却兼具两者的诱人意蕴,或许这位年轻高贵的魔女比起魔法更具勾引男人的天赋。理解自己享得何等艳福的男人不由激动地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愈发激烈、有力、充满侵略性地将阳具顶上黯的花心,只将这清冷高贵的小美人干得花枝招颤,娇声阵阵,原本若即若离的白丝玉腿不知何时水蛇般将男人的肥腰缠紧了不放,直至在她体内驰骋纵横的雄伟膨胀着向最深处喷涌浓浊,高冷绝美的新娘才在一声高亢娇吟中埋首在丈夫胸膛,小脸酡红与那迷离星眸,一同述说着她此时不作为魔女,而是身为一名女性的心安满足。

“怎么样,被老公我干得爽不爽?是不是很庆幸能嫁给这么优秀的男人?”凑近美人的漂亮耳垂,领主恬不知耻地坏笑发问,俏脸潮红的少女抿唇沉默了一阵,最后,轻轻颌首。

“啪!”一声脆响在那迷死人的雪白翘臀响起,魔女抬眸似欲发问,紫水晶般的眸子却似受惊般迅速收缩,没等质疑之言出口,清冷少女的娇声便伴着丈夫重振雄风的进攻浅浅唱出。

婚床上娇声渐渐悠长,而肥胖领主对魔女娇妻持续数百个日夜的调教征服,才刚刚拉开序幕。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