黯的旅程 (3-5) 作者:逛大臣

簡體

. book18.org

【黯的旅程】 book18.org

作者:逛大臣2020/8/22發布於:sis001、sexinsex、sstm book18.org

. book18.org

3義父 book18.org

只是剛剛步入房間,少女便從那迅速投來的視線中分辨出比火焰更具侵略性的慾望,眸中不易察覺地掠過一點漣漪,隨即提裙屈膝,淑女式地優雅行禮。 book18.org

「貴安,義父。」 book18.org

「呵呵……」被稱作義父的男人咧開嘴,眯著眼睛盡情地欣賞著這個名義上與自己至親的少女,晶瑩肌膚勝過霜雪般潔白,窈窕身段由那玉腿及腰找不出一分贅肉,一雙紫眸似幽潭般奪人視線,找不出瑕疵的精緻臉蛋籠著不化的寒霜,在那如墨黑髮與同樣漆黑的衣裙襯托下宛如一朵絕美的黑蓮,神秘而誘惑。但凡是雄性都抵禦不了這天然的誘惑,若有機會定要將這看起來高冷無瑕的尤物壓在身下盡情侵犯為自己的所有物——看那冷冰冰的俏臉殘留的些許紅暈,就足以想像她在回來的路上被多少登徒子覬覦搭訕。 book18.org

但他們也只能搭訕而已,非但不能將這幽蓮據為己有,一個不好,還有可能付出生命乃至更慘重的代價,只不過這條禁忌獨獨對一個人例外。 book18.org

「任務目標已經抹除,這次……」「不用急!」男人擺手打斷了黑衣少女不帶感情的報告,微笑著拍著自己的沙發:「黯,到我這兒來。」 book18.org

似機械般平靜報告的少女微微一頓,隨即沖對方輕輕頜首:「是。」 book18.org

蓮步輕移,幽黑的裙裾翩然搖曳,半個房間的距離宛若移形換影般掠過,絕美的少女卻已飄然俏立身前,低眸打量著男人張開大腿為自己留出的座位,紅唇輕抿,轉身落座。 book18.org

一陣幽香撲鼻令男人更是精神一振,雙臂一攬,輕易便將這高嶺之花的少女擁入懷抱,略微冰涼的嬌軀柔若無骨,幾縷髮絲帶著香氣划過鼻尖,直接便令他胯下的兵器以全盛之姿兇猛地頂上充滿彈性的翹臀。無論在人前如何淡泊清冷,被這麼大膽進攻羞人部位的少女也難免不安分地輕扭嬌軀,只是輕柔的動作毫無掙脫的意思,與其說是反抗,不如說是用自己柔軟挺翹的玉臀主動伺候著男人的分身,用自己誘人犯罪的身體向身後的雄性婉轉求歡。 book18.org

儘管,她那絕美的臉上沒有半點神色變化,看起來就像是對男人的輕薄與自己的動作毫無所覺。 book18.org

男人揚起嘴角,毫不客氣地對身前的尤物伸出狼爪,長滿老繭的手掌握住規模恰到好處的乳鴿,隔著對他而言只有性感的黑衣揉成各種形狀;另一隻手則在光滑纖細的大腿上來回遊走,不時探入那三角間的聖地,令那肅然報告的聲線漏出更加美妙的顫音。從光滑的玉頸到柔軟的酥胸,從充滿彈性的大腿到緊窄銷魂的花園……這具完美的嬌軀,這清冷的美人,任他隨意把玩。 book18.org

原本,他只是想著養一隻玩物收留了昔日無家可歸的少女,卻意外地發現這沉默寡言的小傢伙有著超乎想像的天賦與毅力,於是改變主意將自己收為義女並精心培養,時至今日,她已經是組織最強的王牌,同時也出落為無數男人夢寐以求的絕色美人。在別人眼裡,她是凜然不可接近的高嶺之花,但在他這裡,她始終是不愛說話卻百依百順的乖女兒。 book18.org

男人猛地挺腰,愉悅地聽著報告收尾部分的少女發出天籟般的聲音,手掌輕車熟駕地剝開礙事的布料,欣賞著那素來毫無波瀾此時卻泛起淡淡紅暈的俏臉,將早就按捺不住的巨龍送入她的體內。 book18.org

「義父……」少女輕聲呢喃著閉上雙眼,任憑自己的身體淹沒在狂濤怒浪的攻勢當中…… book18.org

. 4酒館搭訕 book18.org

「小姐的男朋友不在身邊嗎?居然一個人孤零零地坐著,看小姑娘你也挺寂寞的,陪大叔我喝幾杯怎麼樣?」接近少女的男人滿臉堆笑地搓著手,一幅熱情善意的樣子,褲襠卻頂起了小帳篷 book18.org

「請。」少女的視線微不可察地掠過男人的腰胯,面無表情地伸手示意,正好打算收集這個城市的情報,此人雖然粗俗,但應該知道得不少。 book18.org

「嘿嘿,謝謝小姐,還不知小姐的芳名呢?」聽著沒有感情波動卻宛如天籟的聲音,男人的老二更精神了幾分,笑容滿面地在少女對面坐下,接著便肆無忌憚地欣賞那欺霜傲雪的小臉與被漆黑衣裙包裹的玲瓏身段,視線灼熱得像是要把在這冷若冰霜的小美人一口吃掉。 book18.org

「黯。」少女無視了那分外火熱的視奸,只是保持淑女范地淡然用餐。 book18.org

「黯……噢,原來是黯小姐,真是個好名字,和黯小姐的美貌很般配呢!」男人毫不吝嗇讚美之詞,視線卻絲毫沒有鬆開黑髮少女的玉體,近距離地欣賞高冷少女的絕色美貌,老二已經硬得生疼:「黯小姐是冒險者吧,不知來這座城市有什麼事呢?」 book18.org

「只是作為冒險者旅行至此而已……關於這個,先生近來有聽到什麼特別的傳聞嗎?」毫不畏懼對方的視線,黯只是淡淡地提出了自己的問題。 book18.org

「特別的傳聞啊……這可得好好想想,啊……」說話間,男人的刀叉『一不小心』掉到了桌子底下,於是只能連忙鑽到桌子底下:「唉呀,掉到哪裡了呢?」 book18.org

嘴上這麼說著,他的眼睛卻直勾勾盯著黑髮少女的裙底——映入男人眼帘的是一對優雅交疊的窈窕雪腿,漆黑的及膝襪與短裙勾勒出大腿雪白的絕對領域,順著大腿曲線向上望去,更能隱約窺見雙腿根部的誘人色彩。似察覺到男人的視線,少女本就交疊的雙腿微微併攏,隱去了私處的一抹漆黑。 book18.org

男人咽了咽口水,恨不得直接掰開這雙黑絲美腿直接把腦袋埋進短裙里一頓猛舔,見到少女故作矜持地夾緊雙腿更覺這位高冷冒險者其實是個來酒館勾引男人的悶騷小妞,貪婪地注視著這雙極品美腿直到幾乎忍不住發射才戀戀不捨地從桌子底下爬出,心裡暗自盤算著非得把這冷冰冰的小美人乾得哭著求饒不可。 book18.org

「說到傳聞,我倒確實聽說過一些,不過黯小姐應該明白這世界上沒有白吃的午餐吧?」心裡有了主意,男人一邊說著一邊抓起擺在少女面前的雞腿,滿手油膩毫無形象地吃著。 book18.org

「那就得看先生的情報值多少價碼了。」已經細嚼慢咽滿足了口腹之慾的黯平靜地端坐桌前,注視著對面的男人大快朵頤。 book18.org

啃了一口雞腿,男人沖小美人咧嘴一笑:「要是這情報讓黯小姐滿意,黯小姐就陪叔叔回家玩玩怎麼樣?」 book18.org

被如此露骨地調戲著,黑髮少女的俏臉卻沒有絲毫動搖之色:「倘若價值足夠。」 book18.org

「那黯小姐就準備好要換的衣服吧~ 」男人講到一半,忽然拿起空空的酒杯,拍了拍旁邊的座位一臉淫笑:「唉呀,不知不覺就喝光了,黯小姐能替叔叔倒一杯嗎?」 book18.org

咀嚼著之前的情報,黯略微思忖便輕輕點頭,翩翩然在男人身邊落座帶來陣陣幽香,而後手捧酒瓶為之斟滿,男人則嗅著少女的迷人香氣精神一振,一隻手悄然伸到少女身後,覆上翹臀輕輕一捏,叫臀部遭受突襲的冰山美人身體微微一顫,只是神色一如平常不起波瀾:「先生……請繼續吧。」 book18.org

素來淡然的語氣此時卻透出一分顫意,在旁人聽來,倒像是請身邊的猥瑣男人繼續玩弄自己的玉臀一般。 book18.org

「嘿嘿,那大叔我就繼續了!」見少女並未反抗男人不由大喜過望,感受著少女翹臀彈性絕佳的觸感愈發大膽地揉弄起來,想像著這個高冷女冒險者的屁股被自己揉成各種形狀,胯下的長槍硬得要捅破褲襠一般而少女則認真地聽著情報的細節並不時提出疑問,只是混雜著情難自禁的呻吟卻像是指引男人更大膽地褻玩自己一般,被不斷揉弄的小屁股也有些不安地在男人的大手中輕輕扭動,反倒令色狼享受到的觸感更為銷魂。 book18.org

「嗯……那裡具體是?」 book18.org

「哦~ 那個啊,這就教你~ 」男人已經完全不掩飾充滿慾望的淫笑,發現這冰山小美人自己扭起屁股就知道少女已經被自己玩得動了情,不禁慾望勃發,不再滿足於隔著裙子撫摸翹臀的手掌滑入裙底,擠進光滑柔軟的雪腿之間,探向黑髮少女最私密的聖地。 book18.org

一邊談話一邊調息的黯原本倒已有些適應男人對翹臀的攻勢,卻沒想到對方竟變本加厲地襲向裙底,下意識夾緊雙腿卻已經無濟於事,苗條到形成絕對空域的大腿軟軟地包裹著入侵者將男人的手指放進根部,那長滿老繭的粗糙手指只是輕輕撥弄,蓄在桃源入口的玉液便淅淅瀝瀝地灑下,沾滿了黝黑的手掌。 book18.org

「先生,你!?」紫水晶般的眸子閃爍光芒,顯然淡然如她此時也無法放之任之了。 book18.org

「黯小姐的身體真是出乎意料的敏感啊,沒摸幾下就濕成這樣了,要是遇到淫賊可怎麼辦?大叔我幫你訓練訓練。」男人卻是不慌不忙,到這份上已經吃定這塊天鵝肉的他肆無忌憚地調戲著氣質清冷的小美人並沖她耳垂吹著熱氣,並進一步伸出手掌讓這小美人直接坐在自己手上,手指則伸入緊窄小穴熟練撥弄,感受著那緊纏住指頭不放的吸附力,就認定這小嘴絕對是銷魂的名器。 book18.org

「哈啊……」被這麼充滿技巧地進攻著,黯只覺得自己的纖腰到大腿就像是流經電流般酥麻難耐,分明是被強硬地襲擊了小穴,花瓣卻緊緊包裹住男人的手指像是熱情地討好入侵者一般,不禁漏出些許甜美的呻吟,額頭也滲出細密的汗珠——但就在忽然間,卻似是恢復力量並握住男人手腕,扭頭望向這幾乎親上自己的男人:「先生,情報的最後……」 book18.org

「這個嘛,公開場合不方便說,跟大叔我回家再細細地告訴你。」已經吃定了這悶騷小美人的男人雖然戀戀不捨地縮回了手,臉上的慾望卻沒有消減分毫地望著少女。 book18.org

而對此,黯—— book18.org

星眸微濕地輕輕頜首…… book18.org

. 5新婚 book18.org

禮堂之內,肥胖的中年男人與纖細的黑髮少女並肩而行,在眾人的祝福聲中,素來冷顏的黑髮少女輕輕撫過華麗裙擺的褶邊,似乎生平第一次穿上這代表純潔的白色裙裝倒令習慣黑裙的她無所適從了一樣。 book18.org

但終究,還是與那身穿白色禮服仍難掩大腹便便的男人踏著紅地毯走到了盡頭,面對這用火熱視線打量著自己的傢伙,少女優雅地提裙輕禮。 book18.org

「領主大人……」 book18.org

「呵呵,還叫得那麼生分?現在應該叫好老公了吧?」 book18.org

「好……夫君大人。」雖然一開始被帶偏,少女終究沒有順著領主的話將那羞人的稱呼說出口,而是轉用自己更習慣的正經稱呼,聞言男人臉上笑容絲毫不減,他也沒指望這年輕漂亮的高冷小老婆一過門就放下矜持沖自己嬌嗲,那樣的話征服高嶺之花的樂趣可就一點也沒有了,這種符合她個性的稱呼是最好的,再怎麼說,這位天賦絕倫的小魔女也乖乖承認自己是他妻子了! book18.org

早在剛剛訂婚,黯住進城堡那會兒他就千方百計想要玩上這青澀卻具有無窮誘惑力的小美人了,但即便已經成了他的未婚妻,這罪業魔女仍對他不假辭色,看她站在陽台上眺望遠方不禁想要揉揉挺翹的小屁股,還沒摸到呢自己的手就腫成了豬蹄,被她回頭冷冷看了一眼,痛了一整天……就算請來認識的法師幫忙也還是她魔高一丈,眼看著那櫻桃小嘴都要吃到雞巴了,偏偏功虧一簣。 book18.org

不過現在,這一切都已經是過去式了,終將在世人見證之下成為他妻子的絕色魔女,從此以後將會是他的夫人,他的禁臠。 book18.org

「卡斯特先生……」對於牧師的提問男人自然毫不猶豫地統統應諾,並將無比期盼的眼神投向身邊與自己同著婚衣,卻年輕得可以當自己女兒的黑髮少女。 book18.org

「黯小姐,你願意成為這個人的妻子,無論貧窮與富貴,無論健康或疾病,始終陪伴在他身邊,不離不棄嗎?」 book18.org

「我願意。」沒有猶豫,沒有激動,櫻唇輕啟間,名震天下的罪業魔女以天籟般的清冷之音發下了決定自己下半生的誓言,一時間掌聲歡呼雷動,身旁的男人也如釋重負並露出分外得意的笑容。 book18.org

到了這一步,就算是這位高冷而不可捉摸的魔女也不可能從他身邊逃離了。 book18.org

宴會在領主的授意下隆重而短暫,男人裝作醉酒,迫不及待地摟著新婚嬌妻回到他們放眼全國也堪稱最豪華的愛巢,令人激動的不是這房間裝潢得比預想還要華麗而充滿情調,而是這過去一直對他不假辭色甚至根本不允許他碰到身體的黑髮美人一路上都任他摟著充滿青春氣息的嬌軀,就連咸豬手遊走在挺翹玉臀的大膽騷擾都毫無抗拒,任他嗅著空谷幽蘭般的清香盡情品嘗高嶺之花的美好。 book18.org

曾經只可遠觀的罪業魔女,現在已經屬於他了。 book18.org

興奮理解這一事實的男人摟著少女坐上大床,輕輕呼喚這未行成人禮的少妻之名,在她輕輕側頭後一拍大腿,冰山美人的視線很快便被那個位置附近更明顯的物體所吸引。 book18.org

被這神秘而危險的誘惑魔女淡淡凝視,男人的下體卻像是要融化了一樣迅速升溫,撐得那小帳篷更加雄偉,看著這一幕的少女櫻唇輕啟,吐出令人血脈賁張的話語。 book18.org

「想要?」 book18.org

想要,當然想要,想要你俯下高貴的身子伺候到它盡情爆射,想要你用青蔥玉指握住這擎天之柱含情脈脈地害羞告白,想要用這滾燙鐵杵狠狠抽打你的小屁股到嬌叫求饒,想把這根按捺不住慾望的大肉棒插進你的白虎小穴,乾得你這高嶺之花欲仙欲死從此離不開肉棒!妄想在腦中瘋狂掠過,下體也誠實呈現主人意思般劇烈跳動,以至於那高深莫測的魔女紫瞳中似也有訝異流轉。 book18.org

只是,發出如此挑逗的少女卻沒有如男人幻想地那樣主動俯身侍奉起夫君大人的肉棒,這令男人稍稍遺憾卻也很快釋然,倘若這求之不得的高冷小美人真是那麼主動逢迎男人的小淫娃可就沒意思了,這種事情當然要由作為老公的自己好好教給她!想到這裡男人不由抓住自家新妻的纖細皓腕,將黯的小手牽向自己猛烈跳動的帳篷,被如此對待的少女表情淡然,只是當指尖真正觸及那被封印的凶獸,才微微動容地用玉指按著那粗壯堪比自己小臂的雄偉滑動起來。 book18.org

「別光是用手指,把你的手掌也用上。」饑渴已久的老二終於與心心念念的美人親密接觸,男人興奮之餘卻不忘引導她進行侍奉,面無表情的少女心領神會,柔若無骨的雪白柔荑握住竿部輕撫套弄,那屬於魔女的銷魂觸感叫男人爽得哼出聲來,忍不住按住黯的小腦袋讓這冰山美人將無表情的俏臉湊近自己自己胯部,好好目睹自己老公有多麼雄偉的器量。黑髮魔女卻切實低下了自己高貴的頭顱,紫眸凝神望著令自己手掌又黏又熱,腥臭氣息直衝臉蛋的龐然大物,好似這是什麼神奇的魔法,需要她仔細研究一般。 book18.org

儘管沒有奉承的話語,第一次得到這高冷美人緊密關注還是令男人自豪不已,先前被拒絕、戲弄積累的不快此時全都轉化成了如此美人順從於自己的征服快感,天才少女又如何?還不是我的老婆,既然是我的女人就得乖乖聽老公的話!曾經冷著臉對我愛答不理,到頭來還不是得放下身段,做個悉心伺候老公的賢惠妻子? book18.org

太棒了,這個年輕貌美天賦秉異的高冷小媳婦簡直就是為了實現男人的夢想而生!不過現在,是時候粉碎所有男人的幻想了,她只屬於我! book18.org

抓住巧妙設計的褲沿往下一拉,被束縛的巨物彈跳而出,「啪」地拍上了瑩如霜雪的無瑕俏臉,紫水晶般眸子暗光浮動,高嶺之花的魔女既沒有退避也不曾露出半點厭惡,任由這黝黑醜陋的肉棒以驚人迫力壓在自己嫩滑小臉,粉嫩櫻唇離那淌著過剩先走汁的粗碩竿部僅有半寸之距,精緻地宛如藝術品的瓊鼻微微扇動,表明著這位高冷絕美的黑髮少女此時正近距離地嗅著雄性生殖器的濃郁味道,再怎麼面無表情也掩蓋不了這令人血脈賁張的淫穢事實。 book18.org

男人輕輕聳動下體,當即為這超出想像的光滑反饋發出感嘆:「難怪都說是魔女呢,這皮膚根本不是那些普通女人能比的,老婆你到底是怎麼保養的?」見用小臉承托著自己陽具的少女面無表情不作回應也絲毫不惱,只是調整肉棒角度讓那滿是先走汁的龜頭親上這雪白臉蛋一路滑過,似孩童惡作劇,實則以雄性象徵在這屬於自己的最佳雌性身上留下宣示主權的信號,然後將這鵝卵大的龜頭對準了朝思暮想的櫻桃小嘴,手掌輕撫那如墨的秀髮下達了命令。 book18.org

「用這迷死人的小嘴,讓你的好老公快活快活吧。」 book18.org

儘管是非常輕浮的語氣,在神聖誓約的夫妻之實前提下卻成了順理成章的要求,黯垂眸凝視著這將自己視野與腦海完全占據的龐然大物,櫻唇輕啟。 book18.org

「噢噢噢……這是!?」感受著分身的前端被那一向吐露冰冷嘲諷的小嘴輕輕包裹,一陣無法用言語表達的快感穿過脊柱直達腦門,只令身經百戰的領主大人也渾身一顫,為今日積蓄已久的精華噴涌而出,瞬間灌滿了那有著銷魂魔力的櫻桃小嘴。 book18.org

隨著大腦一片空白的男人呆呆抽出肉棒,滿嘴都是黏稠白漿的魔女輕輕咳嗽,霜白小臉難得地泛著淡淡緋色,卻不知是品嘗了丈夫濃精的羞意還是憋氣所致。只可惜這誘人的顏色不過持續了數秒便已褪去,黯仰起小臉,依舊面無表情地仰望著丈夫與肉棒。 book18.org

「哈……不愧是我的魔女老婆,居然還懂得這種魔法。」回過神來的男人砸吧著嘴略顯尷尬,本來還打算趁機好好教導她侍奉的技巧並藉機確立丈夫的權威,發展成這樣卻等於出了丑,雖然確實爽得不行男人還是頗感鬱悶。不過看到自己的精液滴在嬌妻清冷無瑕的小臉,保持著主導地位的事實令他的征服感再度湧現,手掌悄然伸向少女身後,突然握住那彈性十足的緊繃翹臀,使勁揉捏。 book18.org

「!」這突然襲擊似乎出乎黯的意料之外,或許是正式過門後放鬆了對男人的警惕,素來將男人偷襲淡然破解並予以反擊的高冷魔女竟然因這拙劣的襲擊輕輕仰起天鵝般欣長玉頸發出教人媚骨的驚呼,意識到什麼的男人忙抓著挺翹小屁股又揉了幾下,只見艷麗紅霞自如玉嬌顏雲掠而過,紫色星眸一瞬水霧瀰漫,不禁放聲大笑攀上修長玉腿將這小美人公主抱起,握著玉臀推倒在床。 book18.org

「想不到老婆的弱點居然是這對性感的小屁股啊,這麼說來平時都用屁股對著我,是在暗示老公對這裡下手嗎?」把玩著婚紗下堪稱尤物的緊緻雪臀,男人壞笑著發問,平時揩油失敗被這小妖精整得屁股著地借而窺探她裙底翹臀的情況還真不少。而在花叢老手充滿技巧的撩撥挑逗之下,翹臀都仿佛變成眼前男人形狀的黯也小臉微紅地發出陣陣誘人喘息,對這調戲不置可否,卻是令第一次見到這冰山美人露出如此媚態的男人心頭火熱。 book18.org

即便這位罪業魔女的嬌喘依舊保留著屬於高嶺之花的清冷聲線,但身著潔白婚紗而在男人愛撫下露出這動情姿態的她早已經對這個在法理上擁有了她的男人褪下堅硬盔甲,令成功攻破少女防線的男人明白她絕非毫無感覺高不可攀,只是稍試身手清冷女神便嫵媚至此,那麼在接下來自己日日夜夜的開發之後,這神秘而禁忌的絕色魔女又會被自己調教成何等誘人的姿態呢? book18.org

光是想像就令人興奮得戰慄不已,已經無法等待,要做,要用最快的速度將這小美人徹底占有征服,要用自己的雄偉融化這漆黑魔女冷冰冰的表情用她吟唱晦澀咒語的喉嚨浪叫求饒……渾身都激動得顫抖起來的男人揉著由緊繃漸漸放鬆的魔女翹臀,手指猛地滑入緊窄臀溝勾住婚紗下本該神聖款式卻性感情趣的蕾絲內褲順著纖細雪腿褪下,在這親昵中興奮得再度雄起的肉棒對準了再無阻隔的粉嫩白虎,魔女的小穴緊緊閉合而透著低於常人體溫的涼意,但那絲絲縷縷的清涼液體卻滋潤著興奮的巨龍,也對即將占有她的男人述說著已然做好準備的事實。 book18.org

男人俯視著身下的倩影,不同於往日的白色婚紗聖潔而異樣妖嬈,那張紅顏禍水的小臉上霜雪漸融對自己綻放著比晚霞更美的櫻色,象徵著黑夜的長髮鋪滿雪白床單,襯著這玉人華麗朦朧的絕美。就算堅硬滾燙的肉棒即將貫穿她的小穴,即便馬上就要交出處女正式成為這座城堡的領主夫人,哪怕自己的身體已經做好準備流淌出象徵著發情的春水,她的臉上依舊掛著一如既往的平靜淡然,這是罪業魔女不變的優雅從容,身為天之驕女俯瞰凡俗。 book18.org

「就算這麼一臉高冷,也還是要挨肏哦?」不憚這絕美的調戲令寒潭般的紫眸泛起異樣漣漪,緊接著便是櫻唇輕啟的沉悶輕呼,象徵著那異常粗壯的性器進入她的身體並開墾緊窄而冰涼的魔女小穴,如有魔力的寒意無法嚇退入侵者,反倒令它更具戰意地向前突進,帶有涼意的緊緊纏繞本欲阻斷入侵者的道路,反刺激得它不斷膨脹,更加勇猛火熱地融化了魔女的冰寒,並將那充滿意義的薄膜一舉貫穿。 book18.org

「嗯……」嬌軀輕顫,上床後就不多話的少女終於漏出一聲悶哼,明明是自此成為女人的重要轉變,她卻依舊保持著清冷表情好像什麼也沒發生,用自己大雞巴感覺到這高冷妻子下面何等熱情的男人卻不由壞笑,雙手環過纖腰握住沒有胖次包裹的白嫩翹臀將這輕盈美妙的嬌軀一把抱入懷裡,腰也趁勢前挺,一桿到底! book18.org

身體的重心變化,敏感的臀部遭襲,再加上那沾著自己處女血的肉棒突然加速撞上花心……三管齊下的進攻終於讓黯冷冰冰的表情有了變化,游離不定好似羞恥的神情卻是難以形容,伴著霞飛雙頰一時隱沒在男人胸前,高冷的新娘似終於釋然與認命般張開雙臂摟住丈夫肥胖卻令人心安的身體,生平第一次由白絲包裹的美腿搭在男人腰上一張一合,好似隨著快感起起伏伏的玉人芳心。 book18.org

既不是妖艷撩撥的邀請,也不是楚楚可憐的求情,保持著清冷卻兼具兩者的誘人意蘊,或許這位年輕高貴的魔女比起魔法更具勾引男人的天賦。理解自己享得何等艷福的男人不由激動地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愈發激烈、有力、充滿侵略性地將陽具頂上黯的花心,只將這清冷高貴的小美人乾得花枝招顫,嬌聲陣陣,原本若即若離的白絲玉腿不知何時水蛇般將男人的肥腰纏緊了不放,直至在她體內馳騁縱橫的雄偉膨脹著向最深處噴涌濃濁,高冷絕美的新娘才在一聲高亢嬌吟中埋首在丈夫胸膛,小臉酡紅與那迷離星眸,一同述說著她此時不作為魔女,而是身為一名女性的心安滿足。 book18.org

「怎麼樣,被老公我乾得爽不爽?是不是很慶幸能嫁給這麼優秀的男人?」湊近美人的漂亮耳垂,領主恬不知恥地壞笑發問,俏臉潮紅的少女抿唇沉默了一陣,最後,輕輕頜首。 book18.org

「啪!」一聲脆響在那迷死人的雪白翹臀響起,魔女抬眸似欲發問,紫水晶般的眸子卻似受驚般迅速收縮,沒等質疑之言出口,清冷少女的嬌聲便伴著丈夫重振雄風的進攻淺淺唱出。 book18.org

婚床上嬌聲漸漸悠長,而肥胖領主對魔女嬌妻持續數百個日夜的調教征服,才剛剛拉開序幕。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