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在上 (1)作者:阿三瘦马

男人在上(加料版)

原作者:阿三瘦马

注:这是一个很特殊的作者,写情欲文有一手,不显露违禁字眼却使人看了欲火焚身。这篇作文融入了我个人的一些想法,也涉及到书屋某网友在2018、8发生的某件事,令我觉得说服人是一件难事。另外,也将网友与我的聊天记录写了进来。当然,不是这里的环境,我不跟黄文界的人通讯的。我只负责找证据骂人。我骂人,一来可以发泄我的情绪,二来,有必要让他人知道某些作者的虚伪做作,我始终搞不懂,为什么要勉强人做他不爱做的事。

时代,如此如此,男男女女,笑者哭者,话剧登场。

纯真选择腐朽,高傲屈膝沉沦,烈日高悬头顶,你只是一块冰。

上帝死了,撒旦还活着。幸福还未来到,末日却已莅临。

——题记

第一章逼奸风波

你可以不睡觉,但你不能不吃饭;你可以不吃饭,但你不能不喝水;就算你能做到不喝水,你也不能不上网。而一旦你上了网,就意味着你的人生从此多了一种变数。这种变数也许将影响到他人的命运——正譬如这本书里的人物,他们原本有无数种选择的人生就因为萧放的这次上网而只剩下了这唯一的可能。

那时的萧放绝没想到世上还存在这个道理,此刻他正坐在客厅里,对着他的IBM手提电脑热火朝天地聊QQ泡MM,今天才认识的网友MM蓝夜正和他讨论著喝茶饮酒这个话题。

脱裤子放:饮茶要准备茶具,又要生火泡开水,还得讲究气氛场合,实实在在地麻烦得很。而喝酒提着酒葫芦,想去哪喝就去哪喝,想怎么喝就怎么喝,醉了倒地就睡,多爽。

蓝夜:酒是小人,茶是君子,有修养的人都爱茶而厌酒。

脱裤子放屁:切!喝酒饮茶是为了去享受茶酒所能带来的乐趣,别把茶酒加上什么君子小人的符号象征,难道弃酒饮茶后就代表自己近君子而远小人了吗?茶酒都是好东西,我喜欢酒的豪情快意,也喜欢茶的绵香悠长,两者都爱,就好比我交朋友,三教九流都有,不管是谁,不管他是干什么的,只要我觉得在一起舒坦,我就看得起他,就能和他在一起喝酒饮茶。明白么,茶酒都无所谓,重要的是喝下肚后要暖心。

蓝夜:喝下肚后要暖心,赞!你很有趣。

脱裤子放:诶,上网聊天打屁总是很轻松,现实里做人却充满矛盾,不能不虚情假意去顾及很多不想顾忌的东西,一句话,深圳令我活得很茫然——

手机铃声大作,萧放拿起电话一看,是损友罗国风。

“疯罗锅,什么屁事?”

“萧放,快来救我啊!”

“靠,没空。”

“不开玩笑,过十分钟后打电话给我,就说你给我拿了笔装修业务,已经约好了,必须马上和业主见面,千万啊!”

QQ滴滴两声,IBM手提显示屏上又显示出蓝夜发来的信息:多此一举,继续说啊。

萧放飞快地回了一条信息:==,电话。

“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还记得上次我们去天蓝餐馆喝酒时遇见的那个邓富婆吗?”

“记得,亿万富婆董事长,你的处男终结者杀手邓嘛。”

“操!她买了家大服装店,要投资九十万翻新装修,我想包下来,求了她两次,她今天在彭年酒店开了房,约我来面谈,结果三番五次暗示我上床……”

“饿地神啊,你现在一定是躲在厕所里打电话吧?去干啊!重温旧梦,故地重游,正好看看高山风景是否依旧,听听井水涛声是否老样,不用花钱买票就登上那艘破船,顺便还能拿合同订单,何乐不为?”

“有病你啊,她三十六,都快四十了,老得跟我阿姨似的,你要害死我啊!不说了,等会打电话声音一定要很大,必须让她听见,千万啊!”

刚挂了电话,蓝夜就发来一个微笑的图片。

脱裤子放:蓝夜MM,朋友电告他正在酒店被富婆逼奸,否则不给生意做,向我求救,你说我救还是不救?

蓝夜:勾富婆不正合你们很多男人的心愿吗?

脱裤子放:大姐啊,问题是那富婆长得实在抱歉,当然如果按黑猩猩的审美观,她是漂亮大妈。唉,我那英俊潇洒的小白脸哥们仰面躺倒,银牙紧咬,花容凄楚,绝望的小眼睛无助地盯着天花板,素素鸡爪子扣进掌心,伤心的粉泪簌簌而下,浸湿了刺绣露水鸳鸯的枕头,猩猩大妈骑在他身上,疯狂扭动,浪荡怪叫,只听可怜的他喔地一声惨叫,雪白的名牌床单上立刻溅出一朵猩红的小红花……

蓝夜:恶心!

脱裤子放:嘿嘿,场景很邪恶,但是我不会去救他!也不知怎么,我突然觉得我想通了,我非但不救他,我还打算劝他认命。他的小装修公司快倒闭了,欠债十几万,好不容易能有机会上这笔稳赚不赔的大业务,就是头母猪向他提性要求也得献身!谁叫在深圳谋生难!况且我哥们的处男身子在十年前就是被她引诱开苞的,老相好了,虽然十年过去,曾经风韵的富婆而今皱纹满天飞、一脸粉刷墙,老是老点,闭上眼睛,就当是关之琳在强暴他啦,没准还能享受到别样快感。

蓝夜:变态!无耻!

脱裤子放:去骂生活吧,贴切。

蓝夜:别油嘴滑舌了,说说你是做什么的?

脱裤子放:真想知道?

蓝夜:嗯。

脱裤子放:平时炒炒股票,晚上在酒吧吹萨克斯,偶尔去打黑市拳赛,赚钱不多,解决温饱,图个轻松,无拘无束。哈,可惜你在上海,如果在深圳的话,就能去酒吧听到我每晚必定演奏的拿手曲子《爱在摇床》。

蓝夜:(⊙o⊙)哇,你是不是想让我夸你懂得多。

脱裤子放:从未想过,你要知道,我在某个论坛里写作骂夸我的网友连带那些赠送我不稀罕的东西都带进去了,导致我流量流失了很多,也许有我个人原因在内,不过我从不后悔。

蓝夜:你为什么要骂他们?或许我是个普通人吧,我喜欢有很多人喜欢我。

脱裤子放:他们中一些捧我啊,夸我啊,我看不惯他们的做法,一点都不了解我就自以为是。况且我讨厌没有自知之明的人乱夸乱捧我,哈哈。

蓝夜:那也不用骂他们,多伤人啊。

脱裤子放:不骂下他们都不知道自己不清醒,况且我讨厌被无知的人乱赞。

蓝夜:怎么这么想。

脱裤子放:可能是我太过于理智在这方面,过于执着吧。我觉得恭维对于我来说,是一种无形伤害,比起无脑诡辩更让我无法接受。

蓝夜:或许他们中有人太喜欢你了,又或许太喜欢脑海中的你,也许是对你作文里的内容赞赏让他们以为你很需要那些吧。

脱裤子放:有点道理,之前我伪装得太好了吧,因为我谦逊起来连我自己都怕?至于作文内容,写了那么多,大多是垃圾文字而已。

蓝夜:哈哈哈,说得我都想看你写什么了,这么说你一定很受欢迎咯,大作家。

脱裤子放:不,不是这样的。但我偶尔还是会狂傲不羁的。哈哈,你要明白,作者这个群体非常自恋。

蓝夜:难怪我一直不适合写作?

脱裤子放:怎么?你以前也是吗,都没听你说起过。

蓝夜:在这方面,我非但不自恋,甚至还很自卑,很多时候看了草稿几十次都不满意,删了又写,始终都不敢贴上网。

脱裤子放:其实,自我欣赏也是件好事,你要学会自我感觉良好。跟你说件小事别告诉他人,我也有点自卑。

蓝夜:你还自卑?怎么可能?

脱裤子放:我就是觉得自己作文不够好,奈何他们胡乱吹捧,甚至给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让我感觉自己被人侮辱了。

蓝夜:这不是自卑。卑从心中起,万般不如人。

脱裤子放:你那是骨子里的卑微,从不认同自我。我就有点妄自菲薄了。我不跟我那个圈子里的人交往,不值得也没兴趣。

蓝夜:怎么说?

脱裤子放:我是这么认为的,在我那个圈子里学不到什么,真正有分量的东西根本就没有,除了十几年前有几个优秀的作者外,其他人在我眼里根本不入流。没有十年以上成名的,我不看,而且还要符合我口味那就少之又少了。

蓝夜:听你这语气,你知道你像谁吗?

脱裤子放:不知道啊?

蓝夜:xx,你脾气很像他。

脱裤子放:不会吧,我倒没觉得。

蓝夜:真的,很像很像。

脱裤子放:是口气很狂那种吗?

蓝夜:是的。

脱裤子放:哈哈,在我看来可不是好的评价。

蓝夜:也不是贬低吧。

脱裤子放:我知道。

蓝夜:其实我很早就有这个感觉了。

脱裤子放:这话从何说起?

蓝夜:第一次认识吧。

脱裤子放:那我这种狂,对于一个无名小卒来说,不像话?

蓝夜:也不能这么说,李白还没成气候的时候也狂啊。

脱裤子放:天哪,这话让我圈子里的人看到,岂不成笑话了。

蓝夜:你也有怕的时候啊?

脱裤子放:之前有个新人作者放狂言狂语,导致很多人不满,我也位列其中,我那个圈子里有个人说,做不到李庄那样的才华就不要猖狂张扬,结果我专门写一篇作文将他批了一顿,那是去年的事了,他还不认自己不对哩。

蓝夜:哈哈哈哈,你这人真逗,我不像你,性格比较内向,即便是狂也是比较内敛的,你的狂比较外露。

脱裤子放:看得出来,所以你不惹人讨厌,我恰好相反。

蓝夜:有人不喜欢我,但的确很少人有人讨厌我。

脱裤子放:实话。

蓝夜:但是你快乐啊,像你这般真性情不多也。

脱裤子放:你这是损我吧,不过我觉得被人讨厌比起夸奖也是一种幸福。而且我不快乐,内心很敏感,非常讨厌被人施舍,真的,有好几次跟他们作对哩。

蓝夜:唉,其实你不必这样啊。听你说了那么多,差点忘了问那富婆叫什么名字,做什么的?

脱裤子放:反正你不认识,告诉你也无所谓,她是我们老乡,姓邓,市值二十亿的佳友化工集团就是她家族的,她老公标准的化工天才啊,这老娘们历经情涛恨海,饱餐各色男人,离过婚,慧眼识精,在最后相中了当初还是大学小讲师的他,欺负他老实,三下五除二弄到手,然后集合全家族的资金创办这企业,生产她老公的专利发明,还自知不是管理企业的料,自己只当董事长,老公负责研发,高薪请来几只海龟当总经理和部门经理,七年时间混到上市。

蓝夜:强人。无语。

脱裤子放:你应该赞她牛人牛B,哈哈,我叫她杀手邓。

蓝夜:她有钱有地位,为什么会看上你那混得窝囊的朋友?难道你朋友长得很帅吗?

脱裤子放:马马虎虎吧,不过没帅到要女人倒贴的地步,远远及不上那些鸭店里向女人兜售屁股的鸭。这世上不论男女都有一种变态的征服欲,这女人更因为自己有权势,征服欲越发强烈,加上彼此老床友,一朝得见,那还不得收拾旧山河,来一招倒浇蜡烛,唱一曲朝天阙?明白么?

蓝夜:不明白,和你聊了这么久,我得出一个结论,你的生活你的朋友包括你自己,两字,龌龊。

脱裤子放:错了,应该是四个字。

蓝夜:极度龌龊!乱七八糟!

脱裤子放:又错了,乃人生真味也!

蓝夜:被你打败,我走了。

萧放大笑,连再见都不说,立即关闭QQ。看看表,时间刚好过去十分钟,想了想,拿起手机准备拨打拯救落水儿童罗国风的电话,刚响两下他就掐了,奸笑起来。今天星期六,他十一点才起床,忽然想上网查看自己的信箱了,看了一封极其奇怪的邮件后,又突然想聊QQ泡MM,打开QQ一看,老朋友老同学都不在线,一时性起,通过搜索胡乱加女人。连续加了几十个,没人搭理,只有蓝夜MM答话了。萧放的网名“脱裤子放”,蓝夜第一句话就称呼他为多此一举。萧放便回答鄙人天天举。蓝夜说他无耻,他回答齿多得很,有三十二颗。两人于是便开聊了,插科打诨聊天侃地都是萧放的拿手好戏,一晃眼两三个小时就过去了,直到发生刚才那幕。

罗国风却飞快地回拨过来,声音很大:“阿放,那笔业务有消息了吗?”

“没戏!”萧放大笑着,“罗总,不好意思,我尽力了。”

“有病你啊!”罗国风气急败坏,邓富婆已经硬拉着他坐在床上了,再不找借口溜只怕自己贞操难保。

“疯子,急什么,好事不在忙中,我明天再找老板去谈。”萧放装傻充愣,压低嗓音,“兄弟,我想你还是认命吧,失身事小,失单事大,二者不可兼得,为了捕鱼,就只能选择让熊掌吃你,干活去吧你!”

“我记住你了!”

想象着罗国风一边被富婆猥亵一边把自己恨得牙痒,萧放不禁大笑不已。他和罗国风太熟悉了,两人关系好到可以互相整蛊对方的地步。

这头萧放在自己房里大笑,那边罗国风却在酒店客房里望着他的“处男终结杀手邓”倍觉哀愁。眼见着邓富婆脸上春情益盛,韩国手术的双眼皮下眼珠子欲念如火,戴着两三个钻戒的肥手已经开始摸索他的裤裆,生平第一次被强奸的恐惧布满心头,他禁不住遍体发寒,小兄弟龟缩一团不敢上阵,浑身鸡皮疙瘩暴起,大叫一声:“邓姐,我们有的是时间,你能听我说个故事吗?”

“小风,说什么屁啊,来吧,我都想你十年了!”

“邓姐!十年前我们就很亲密了,岁月沧桑啊,一晃十年过去,我把我这十年来的经历原原本本地告诉你,我们再多些了解,加点情调,不是更好吗?”

罗国风做过预算,九十万的装修,自己至少能赚三十万。他清楚得很,既然邓姐提出性要求,处于悲惨处境的他,就算萧放救了他这次,也免不了下次,失身也已是定局。而萧放也正是知道这个道理,才故意这么做的。想想也是,不就是脱掉裤子跟女人干一炮吗,有什么啊,来深圳三年,他和萧放没少去玩一夜情,也不是没去过大型洗浴中心寻春泻火手铳肾保健。

在肾保健那里他更是眼界打开,稍微弥补了被邓姐破处带来的印象,一想起他十六岁被邓姐破身,罗国风就欲哭无泪。现如今二十六岁被欠一屁股债。这十年来罗国风少说也钻探过五六十个不同相貌不同民族不同年龄不同籍贯不同形状不同构造的洞穴,有什么啊,况且这个邓姐还是自己的第一个女人,还是能让自己赚三十万的恩主!自己本应该欢心雀舞,巴不连得,不能去介意的,之所以介意,无非就是因为这次不是去操女人,而是被女人操,有失男人颜面,有伤男人气节罢了!

回想起以前自己在肾保健也算是对自己男人扳回一个颜面。

利海琳眼观四周,发现这里没有什么熟人,便自己一步一步努力迈着碎步往约定的地点前往。

她心情压抑到了极点,手心全是汗,想起那些照片也被她软若无骨纤纤玉手捏皱了,甚至还留有汗渍。当她踏上最后一节台阶时,已经隐隐约约听到里面的一些声音,无非就是那些羞死人的做爱呻吟声。

利海琳的心跳得利害,不容她多想,也控住不了一个个淫荡的声音传入耳边,“快点呀,好舒服呀。萧放哥,你好英勇啊,快点动呀。”

“我累了,换你上来了,美芬,你别躺着爽呀,来,换个观音坐莲姿势。”罗国风在一旁淫笑道,“快点呀,美芬,对对,屁屁要扭动,要用点力。就这样保持,让我抓你的奶子。”

“讨厌啦,轻点好不好,都被你抓痛了,小心被抓破,以后想喝奶都没你份了,讨厌。”

这些淫秽的声音一个比一个粗鄙,却搞得利海琳心痒痒,她发现自己有些走不动了,大腿内侧紧绷,好像下面流了些出来。顿时脸蛋红如朝霞, 那俊俏的模样是男人见了都想操她。

这时一个脚步声从走廊里走过来,利海琳想跑又跑不动,她实在有点想要了,淫荡的声音此刻变成优美的乐章,她心里空虚得很,她想要男人的老二填满她的小穴,赶走她的空虚。不一会儿,她便将手按在胸脯抚摸,显然不带劲儿,又把手伸进自己的衣服里,隔着胸罩反复抚摸,好像还是不解渴似的,她现在想要。

利海琳把文胸往上一拉,顿时露出鲜嫩雪白的乳房,乳头如黄豆把大小,像紫葡萄一般,淡紫色的乳晕,她用手揉捏着乳头,嘴里发出嗯呐嗯呐的娇喘。却不知有个男人已经盯着她自慰良久,男人嘴里发出哼哼哈哈声。男人的阴茎一下子硬的高涨,硬的难受,他实在受不了眼前的活春宫图了,叫道:“海琳,你终于来了,我小弟在里面太热了,你把它放出来透透气吧。”

利海琳纵使万般不愿意,可想到自己的手柄被他抓住,内心又极度渴望的情况下,于是她便隔着内裤摸着男人的肉棒,刚一触碰,哇,好大好涨,又凑近闻闻。有股腥骚味,这让她有点难受,虽然男人的老二她吃过不少,也没吃过如死鱼般发臭的鸡巴,可是现在她心里的空虚需要它填满,不由自主地伸出舌头舔了几下内裤,慢慢地脱下男人的内裤,眼看着就要看到肉棒,一股腥味骚气扑鼻而来。

“好腥臭啊,”利海琳俏脸一红,撇嘴道。

男人淫笑,“你下面还不是这股味?快点舔吧,”利海琳的眉头皱了几下,用嘴呼出一口气,试图把这些难闻的气味驱散。她一用力,男人的内裤已脱下,老二象是有了弹性,一下子又昂首起立,龟头处还带了几点水珠。

利海琳赶紧用手握住,上下来回地搓弄,好大,好烫呀,这是利海琳手握阳物的第一触觉。弄了十几分钟还没见鼻涕流出来。

男人气喘吁吁,建议道:“海琳,你看你把它弄得多伤心呀,它都哭到肿了,难受的要命。等下你可要用嘴安抚它一下才行。不等利海琳一点思考的时间,按下她的头,利海琳发出啊的一声,机会来了,瞄准自己的阳具对向利海琳的小嘴,一挺腰一扭臀,顿时肉棒进入利海琳的嘴里。利海琳发出呜呜声,表明女主人现在很难受。

”唔,好舒服,海琳,用舌头舔呀,千万不要让你牙齿碰到肉棒。继续,保持这样,真的好舒服呀。“

道理摆在这里,自己没什么想不通的,可虽是如此,心里依旧不爽,堵着口郁闷之气,就想宣泄出来,不由得就贬低他人抬高自己,一番言语发泄心中难受滋味。于是他满怀激情地对邓富婆诉说往事,用尽煽情词汇,把生活的无奈、世界的黑暗、岁月的沧桑、人事的无情,深入浅出地道来,将自己俨然打扮成了一个面对挫折不屈不饶迎难而上的二十一世纪热血青年,并故意把向他逼债的萧放描绘成一个吃人不吐骨头头顶流脓脚底生疮坏事做尽男盗女娼欺男霸女的败类。

他的舌绽莲花没起作用,反而邓姐越听脸色越冷。他刚说到萧放曾用债主身份威胁要爆他菊花时,邓姐的电话就响了,起身走开接听,一直在唔唔唔,挂了电话后,走到沙发上坐下,一言不发地盯着他,看得他发毛。

”邓姐,你不相信?“

邓姐点燃一根烟,猩红的指甲弹弹,冷冰冰地道:”我告诉你,在我约你来之前我就找人调查了你的底细,你是怎么在大学混的,怎么被城管队开除的,又怎么潦倒沦落到深圳被萧放收留,怎么起家办公司,怎么出事,萧放从头至尾又怎么帮你,这些事老娘调查得一清二楚!

总想起那时候你还是一个学生伢子,我是你的第一个女人,所以我老是忘不了你当初的可爱,既然在深圳再次相遇,证明我们缘分未尽,我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念在那份旧情,才给你这个机会,想拉你一把,没想到你把自己说得正人君子,把你最好的朋友萧放却说成下三滥,你对得住他吗?如果我帮了你,你会不会又在背后说我的坏话?!

你心里肯定在想,她邓文华变得又老又丑,比不上十年前了,算了,看在钱的份上闭上眼睛做一次,骗到手后就不再理她。你上个床推三阻四,你还真把自己当作大明星那样高贵?你不就想又要拿装修,又要找我借钱帮你还债吗,好啊,你好好服侍我一个月,侍弄得我高兴,我就当报酬赏给你!“

罗国风目瞪口呆:”你说什么?我不是那意思,根本没想过找你借钱——“

邓姐将烟对准罗国风脸上丢去,喝道:”放屁!真当老娘我是白痴啊?“

头一偏,躲过袭来烟头,邓姐的言行举止令他倍觉羞辱,严重损伤自尊,是男人都受不了,他腾地站起来,吼道:”你妈逼的,发哪门子火?你有钱了不起啊!算个屁啊!老子几时说过要向你借钱?老子赚钱光明正大,挣得都是血汗辛苦钱!干你娘的!你几十万破装修,不给就不给,别他妈的看低了老子的人格!靠!“

怒气冲冲地拉开门,正要出去,又心有不甘地冲邓姐大吼:”我他妈的当初太傻!十六岁被你玩了处男!现在你做梦都别想再玩老子!操!“

摔门而去,来到酒店大堂,环顾装饰奢华的四壁,再看看大堂外矗立的那两只青铜怪兽,这怪兽好像是獬豸吧,獬豸是用角顶撞坏人的神兽,神勇无比。想着自己刚才不惜几十万损失去顶撞了贱女人杀手邓,没有禽兽般地卖身,心情顿时大感轻松,认为自己男人了一把,正义了一回,从贱格的禽兽转变做了獬豸一般神勇的神兽。当下决定,要去找罪魁祸首萧放喝酒,而且必须是他买单。

(待续)

昨天那篇随笔首发在这里,后来想想不妥,今天凌晨的时候又发到了SIS。

我的理由是在这里说别人”坏话“(他人而言,在我看来是实在话),虽然知道有传声筒,但我觉得还不够,于是又发在那边,毕竟那边的人或多或少都知道那两个”大人物。“

被”消失“很正常,毕竟不是黄文,这个我能理解,也接受。哪怕能保留一时半会儿,能让别人多了解他们的”真面目“也是我的一桩快乐事。

要干就光明正大地干一票大的,就找”证据“来骂,而不是像地狱蝴蝶丸那家伙那样只会问候别人家人,被管理曝出抄袭后,写悔过书后又死不承认,跑到SIS隔空骂别人。持续了两年之久(2018、4到现在)。你倒是找证据啊,尽管他抄袭被管理实锤了,也可以找别的证据啊,气不过的话,骂管理人品之类的话,虽然不相干,但为了自己的气顺一点,而不是这样像泼妇骂街只会说些脏话,恶毒咒语,更令人反感。除了这位大神、还有一个娜娜,都是一样的货色,只会说脏话骂人,不拿证据说话,都不足以给人信服。

其实无论是SIS或SIS001都不喜欢白嫖者,我就奇了怪了,骂那些人有什么意义,不从制度上找原因,要是制定一套比较完善的,能在一定程度上抵制那些习惯看免费文的制度——作者或管理员有权利设置阅读权限的啊,可以做到对部分人不开放的啊,尽管受众会少许多。这么一来,作者部分气也消了。为什么不愿舍弃”白嫖者“这一块,而是非要站在对立面大骂他们,就回到刚才说的话题了,设置权限,浏览量与回复量会少许多,激起了作者另一部分的”怒气“。但如果能骂醒那些”小偷“的话,那该多好啊。何况骂人可以发泄心中的不满。

只能说愚蠢,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他们也忘记了”没有人应该受侮辱,“受了只会遭到强烈的反弹回去。

他们的矛盾症结就在这里。

这也是我想不明白的事。在做之前他们有没有脑子?明知道既然不能让所有人都被你牵着脑袋走,为什么要急功近利?

更可笑的是,有些人还自称是学历史的。

为什么不向别人一样——罗森虽给我感觉除了霸道外,却懂得取舍之道。在秦守的小说里设置阅读权限,这是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起码比起那两个”大人物“实在,不虚伪,直接开干,而不是假惺惺扯着公义大旗为自己谋私利。

罗森是个实在人,没他们那样虚伪,将牌坊立的高高在上,然后把大旗一拉起来,动不动就说”国内文学界的悲哀“啊,这招够厉害吧,简直亮瞎了别人的眼睛。

什么时候黄文也能代表国内的文学界了?瞧把他给能的,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