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在上 (1)作者:阿三瘦馬

簡體

男人在上(加料版) book18.org

原作者:阿三瘦馬 book18.org

註:這是一個很特殊的作者,寫情慾文有一手,不顯露違禁字眼卻使人看了慾火焚身。這篇作文融入了我個人的一些想法,也涉及到書屋某網友在2018、8發生的某件事,令我覺得說服人是一件難事。另外,也將網友與我的聊天記錄寫了進來。當然,不是這裡的環境,我不跟黃文界的人通訊的。我只負責找證據罵人。我罵人,一來可以發泄我的情緒,二來,有必要讓他人知道某些作者的虛偽做作,我始終搞不懂,為什麼要勉強人做他不愛做的事。 book18.org

時代,如此如此,男男女女,笑者哭者,話劇登場。 book18.org

純真選擇腐朽,高傲屈膝沉淪,烈日高懸頭頂,你只是一塊冰。 book18.org

上帝死了,撒旦還活著。幸福還未來到,末日卻已蒞臨。 book18.org

——題記 book18.org

第一章逼奸風波 book18.org

你可以不睡覺,但你不能不吃飯;你可以不吃飯,但你不能不喝水;就算你能做到不喝水,你也不能不上網。而一旦你上了網,就意味著你的人生從此多了一種變數。這種變數也許將影響到他人的命運——正譬如這本書里的人物,他們原本有無數種選擇的人生就因為蕭放的這次上網而只剩下了這唯一的可能。 那時的蕭放絕沒想到世上還存在這個道理,此刻他正坐在客廳里,對著他的IBM手提電腦熱火朝天地聊QQ泡MM,今天才認識的網友MM藍夜正和他討論著喝茶飲酒這個話題。 book18.org

脫褲子放:飲茶要準備茶具,又要生火泡開水,還得講究氣氛場合,實實在在地麻煩得很。而喝酒提著酒葫蘆,想去哪喝就去哪喝,想怎么喝就怎么喝,醉了倒地就睡,多爽。 book18.org

藍夜:酒是小人,茶是君子,有修養的人都愛茶而厭酒。 book18.org

脫褲子放屁:切!喝酒飲茶是為了去享受茶酒所能帶來的樂趣,別把茶酒加上什麼君子小人的符號象徵,難道棄酒飲茶後就代表自己近君子而遠小人了嗎?茶酒都是好東西,我喜歡酒的豪情快意,也喜歡茶的綿香悠長,兩者都愛,就好比我交朋友,三教九流都有,不管是誰,不管他是幹什麼的,只要我覺得在一起舒坦,我就看得起他,就能和他在一起喝酒飲茶。明白麼,茶酒都無所謂,重要的是喝下肚後要暖心。 book18.org

藍夜:喝下肚後要暖心,贊!你很有趣。 book18.org

脫褲子放:誒,上網聊天打屁總是很輕鬆,現實里做人卻充滿矛盾,不能不虛情假意去顧及很多不想顧忌的東西,一句話,深圳令我活得很茫然—— 手機鈴聲大作,蕭放拿起電話一看,是損友羅國風。 book18.org

「瘋羅鍋,什麼屁事?」 book18.org

「蕭放,快來救我啊!」 book18.org

「靠,沒空。」 book18.org

「不開玩笑,過十分鐘後打電話給我,就說你給我拿了筆裝修業務,已經約好了,必須馬上和業主見面,千萬啊!」 book18.org

QQ滴滴兩聲,IBM手提顯示屏上又顯示出藍夜發來的信息:多此一舉,繼續說啊。 book18.org

蕭放飛快地回了一條信息:==,電話。 book18.org

「到底怎麼回事,你說清楚。」 book18.org

「還記得上次我們去天藍餐館喝酒時遇見的那個鄧富婆嗎?」 book18.org

「記得,億萬富婆董事長,你的處男終結者殺手鄧嘛。」 book18.org

「操!她買了家大服裝店,要投資九十萬翻新裝修,我想包下來,求了她兩次,她今天在彭年酒店開了房,約我來面談,結果三番五次暗示我上床……」 「餓地神啊,你現在一定是躲在廁所里打電話吧?去干啊!重溫舊夢,故地重遊,正好看看高山風景是否依舊,聽聽井水濤聲是否老樣,不用花錢買票就登上那艘破船,順便還能拿合同訂單,何樂不為?」 book18.org

「有病你啊,她三十六,都快四十了,老得跟我阿姨似的,你要害死我啊!不說了,等會打電話聲音一定要很大,必須讓她聽見,千萬啊!」 book18.org

剛掛了電話,藍夜就發來一個微笑的圖片。 book18.org

脫褲子放:藍夜MM,朋友電告他正在酒店被富婆逼奸,否則不給生意做,向我求救,你說我救還是不救? book18.org

藍夜:勾富婆不正合你們很多男人的心愿嗎? book18.org

脫褲子放:大姐啊,問題是那富婆長得實在抱歉,當然如果按黑猩猩的審美觀,她是漂亮大媽。唉,我那英俊瀟洒的小白臉哥們仰面躺倒,銀牙緊咬,花容淒楚,絕望的小眼睛無助地盯著天花板,素素雞爪子扣進掌心,傷心的粉淚簌簌而下,浸濕了刺繡露水鴛鴦的枕頭,猩猩大媽騎在他身上,瘋狂扭動,浪蕩怪叫,只聽可憐的他喔地一聲慘叫,雪白的名牌床單上立刻濺出一朵猩紅的小紅花…… book18.org

藍夜:噁心! book18.org

脫褲子放:嘿嘿,場景很邪惡,但是我不會去救他!也不知怎麼,我突然覺得我想通了,我非但不救他,我還打算勸他認命。他的小裝修公司快倒閉了,欠債十幾萬,好不容易能有機會上這筆穩賺不賠的大業務,就是頭母豬向他提性要求也得獻身!誰叫在深圳謀生難!況且我哥們的處男身子在十年前就是被她引誘開苞的,老相好了,雖然十年過去,曾經風韻的富婆而今皺紋滿天飛、一臉粉刷牆,老是老點,閉上眼睛,就當是關之琳在強暴他啦,沒準還能享受到別樣快感。 book18.org

藍夜:變態!無恥! book18.org

脫褲子放:去罵生活吧,貼切。 book18.org

藍夜:別油嘴滑舌了,說說你是做什麼的? book18.org

脫褲子放:真想知道? book18.org

藍夜:嗯。 book18.org

脫褲子放:平時炒炒股票,晚上在酒吧吹薩克斯,偶爾去打黑市拳賽,賺錢不多,解決溫飽,圖個輕鬆,無拘無束。哈,可惜你在上海,如果在深圳的話,就能去酒吧聽到我每晚必定演奏的拿手曲子《愛在搖床》。 book18.org

藍夜:(⊙o⊙)哇,你是不是想讓我誇你懂得多。 book18.org

脫褲子放:從未想過,你要知道,我在某個論壇里寫作罵誇我的網友連帶那些贈送我不稀罕的東西都帶進去了,導致我流量流失了很多,也許有我個人原因在內,不過我從不後悔。 book18.org

藍夜:你為什麼要罵他們?或許我是個普通人吧,我喜歡有很多人喜歡我。 脫褲子放:他們中一些捧我啊,誇我啊,我看不慣他們的做法,一點都不了解我就自以為是。況且我討厭沒有自知之明的人亂夸亂捧我,哈哈。 book18.org

藍夜:那也不用罵他們,多傷人啊。 book18.org

脫褲子放:不罵下他們都不知道自己不清醒,況且我討厭被無知的人亂贊。 藍夜:怎麼這麼想。 book18.org

脫褲子放:可能是我太過於理智在這方面,過於執著吧。我覺得恭維對於我來說,是一種無形傷害,比起無腦詭辯更讓我無法接受。 book18.org

藍夜:或許他們中有人太喜歡你了,又或許太喜歡腦海中的你,也許是對你作文里的內容讚賞讓他們以為你很需要那些吧。 book18.org

脫褲子放:有點道理,之前我偽裝得太好了吧,因為我謙遜起來連我自己都怕?至於作文內容,寫了那麼多,大多是垃圾文字而已。 book18.org

藍夜:哈哈哈,說得我都想看你寫什麼了,這麼說你一定很受歡迎咯,大作家。 book18.org

脫褲子放:不,不是這樣的。但我偶爾還是會狂傲不羈的。哈哈,你要明白,作者這個群體非常自戀。 book18.org

藍夜:難怪我一直不適合寫作? book18.org

脫褲子放:怎麼?你以前也是嗎,都沒聽你說起過。 book18.org

藍夜:在這方面,我非但不自戀,甚至還很自卑,很多時候看了草稿幾十次都不滿意,刪了又寫,始終都不敢貼上網。 book18.org

脫褲子放:其實,自我欣賞也是件好事,你要學會自我感覺良好。跟你說件小事別告訴他人,我也有點自卑。 book18.org

藍夜:你還自卑?怎麼可能? book18.org

脫褲子放:我就是覺得自己作文不夠好,奈何他們胡亂吹捧,甚至給一些虛無縹緲的東西,讓我感覺自己被人侮辱了。 book18.org

藍夜:這不是自卑。卑從心中起,萬般不如人。 book18.org

脫褲子放:你那是骨子裡的卑微,從不認同自我。我就有點妄自菲薄了。我不跟我那個圈子裡的人交往,不值得也沒興趣。 book18.org

藍夜:怎麼說? book18.org

脫褲子放:我是這麼認為的,在我那個圈子裡學不到什麼,真正有分量的東西根本就沒有,除了十幾年前有幾個優秀的作者外,其他人在我眼裡根本不入流。沒有十年以上成名的,我不看,而且還要符合我口味那就少之又少了。 藍夜:聽你這語氣,你知道你像誰嗎? book18.org

脫褲子放:不知道啊? book18.org

藍夜:xx,你脾氣很像他。 book18.org

脫褲子放:不會吧,我倒沒覺得。 book18.org

藍夜:真的,很像很像。 book18.org

脫褲子放:是口氣很狂那種嗎? book18.org

藍夜:是的。 book18.org

脫褲子放:哈哈,在我看來可不是好的評價。 book18.org

藍夜:也不是貶低吧。 book18.org

脫褲子放:我知道。 book18.org

藍夜:其實我很早就有這個感覺了。 book18.org

脫褲子放:這話從何說起? book18.org

藍夜:第一次認識吧。 book18.org

脫褲子放:那我這種狂,對於一個無名小卒來說,不像話? book18.org

藍夜:也不能這麼說,李白還沒成氣候的時候也狂啊。 book18.org

脫褲子放:天哪,這話讓我圈子裡的人看到,豈不成笑話了。 book18.org

藍夜:你也有怕的時候啊? book18.org

脫褲子放:之前有個新人作者放狂言狂語,導致很多人不滿,我也位列其中,我那個圈子裡有個人說,做不到李莊那樣的才華就不要猖狂張揚,結果我專門寫一篇作文將他批了一頓,那是去年的事了,他還不認自己不對哩。 book18.org

藍夜:哈哈哈哈,你這人真逗,我不像你,性格比較內向,即便是狂也是比較內斂的,你的狂比較外露。 book18.org

脫褲子放:看得出來,所以你不惹人討厭,我恰好相反。 book18.org

藍夜:有人不喜歡我,但的確很少人有人討厭我。 book18.org

脫褲子放:實話。 book18.org

藍夜:但是你快樂啊,像你這般真性情不多也。 book18.org

脫褲子放:你這是損我吧,不過我覺得被人討厭比起誇獎也是一種幸福。而且我不快樂,內心很敏感,非常討厭被人施捨,真的,有好幾次跟他們作對哩。 藍夜:唉,其實你不必這樣啊。聽你說了那麼多,差點忘了問那富婆叫什麼名字,做什麼的? book18.org

脫褲子放:反正你不認識,告訴你也無所謂,她是我們老鄉,姓鄧,市值二十億的佳友化工集團就是她家族的,她老公標準的化工天才啊,這老娘們歷經情濤恨海,飽餐各色男人,離過婚,慧眼識精,在最後相中了當初還是大學小講師的他,欺負他老實,三下五除二弄到手,然後集合全家族的資金創辦這企業,生產她老公的專利發明,還自知不是管理企業的料,自己只當董事長,老公負責研發,高薪請來幾隻海龜當總經理和部門經理,七年時間混到上市。 book18.org

藍夜:強人。無語。 book18.org

脫褲子放:你應該贊她牛人牛B,哈哈,我叫她殺手鄧。 book18.org

藍夜:她有錢有地位,為什麼會看上你那混得窩囊的朋友?難道你朋友長得很帥嗎? book18.org

脫褲子放:馬馬虎虎吧,不過沒帥到要女人倒貼的地步,遠遠及不上那些鴨店裡向女人兜售屁股的鴨。這世上不論男女都有一種變態的征服欲,這女人更因為自己有權勢,征服欲越發強烈,加上彼此老床友,一朝得見,那還不得收拾舊山河,來一招倒澆蠟燭,唱一曲朝天闕?明白麼? book18.org

藍夜:不明白,和你聊了這麼久,我得出一個結論,你的生活你的朋友包括你自己,兩字,齷齪。 book18.org

脫褲子放:錯了,應該是四個字。 book18.org

藍夜:極度齷齪!亂七八糟! book18.org

脫褲子放:又錯了,乃人生真味也! book18.org

藍夜:被你打敗,我走了。 book18.org

蕭放大笑,連再見都不說,立即關閉QQ。看看錶,時間剛好過去十分鐘,想了想,拿起手機準備撥打拯救落水兒童羅國風的電話,剛響兩下他就掐了,奸笑起來。今天星期六,他十一點才起床,忽然想上網查看自己的信箱了,看了一封極其奇怪的郵件後,又突然想聊QQ泡MM,打開QQ一看,老朋友老同學都不在線,一時性起,通過搜索胡亂加女人。連續加了幾十個,沒人搭理,只有藍夜MM答話了。蕭放的網名「脫褲子放」,藍夜第一句話就稱呼他為多此一舉。蕭放便回答鄙人天天舉。藍夜說他無恥,他回答齒多得很,有三十二顆。兩人於是便開聊了,插科打諢聊天侃地都是蕭放的拿手好戲,一晃眼兩三個小時就過去了,直到發生剛才那幕。 book18.org

羅國風卻飛快地回撥過來,聲音很大:「阿放,那筆業務有消息了嗎?」 「沒戲!」蕭放大笑著,「羅總,不好意思,我盡力了。」 book18.org

「有病你啊!」羅國風氣急敗壞,鄧富婆已經硬拉著他坐在床上了,再不找藉口溜只怕自己貞操難保。 book18.org

「瘋子,急什麼,好事不在忙中,我明天再找老闆去談。」蕭放裝傻充愣,壓低嗓音,「兄弟,我想你還是認命吧,失身事小,失單事大,二者不可兼得,為了捕魚,就只能選擇讓熊掌吃你,幹活去吧你!」 book18.org

「我記住你了!」 book18.org

想像著羅國風一邊被富婆猥褻一邊把自己恨得牙癢,蕭放不禁大笑不已。他和羅國風太熟悉了,兩人關係好到可以互相整蠱對方的地步。 book18.org

這頭蕭放在自己房裡大笑,那邊羅國風卻在酒店客房裡望著他的「處男終結殺手鄧」倍覺哀愁。眼見著鄧富婆臉上春情益盛,韓國手術的雙眼皮下眼珠子慾念如火,戴著兩三個鑽戒的肥手已經開始摸索他的褲襠,生平第一次被強姦的恐懼布滿心頭,他禁不住遍體發寒,小兄弟龜縮一團不敢上陣,渾身雞皮疙瘩暴起,大叫一聲:「鄧姐,我們有的是時間,你能聽我說個故事嗎?」 book18.org

「小風,說什麼屁啊,來吧,我都想你十年了!」 book18.org

「鄧姐!十年前我們就很親密了,歲月滄桑啊,一晃十年過去,我把我這十年來的經歷原原本本地告訴你,我們再多些了解,加點情調,不是更好嗎?」 羅國風做過預算,九十萬的裝修,自己至少能賺三十萬。他清楚得很,既然鄧姐提出性要求,處於悲慘處境的他,就算蕭放救了他這次,也免不了下次,失身也已是定局。而蕭放也正是知道這個道理,才故意這麼做的。想想也是,不就是脫掉褲子跟女人干一炮嗎,有什麼啊,來深圳三年,他和蕭放沒少去玩一夜情,也不是沒去過大型洗浴中心尋春瀉火手銃腎保健。 book18.org

在腎保健那裡他更是眼界打開,稍微彌補了被鄧姐破處帶來的印象,一想起他十六歲被鄧姐破身,羅國風就欲哭無淚。現如今二十六歲被欠一屁股債。這十年來羅國風少說也鑽探過五六十個不同相貌不同民族不同年齡不同籍貫不同形狀不同構造的洞穴,有什麼啊,況且這個鄧姐還是自己的第一個女人,還是能讓自己賺三十萬的恩主!自己本應該歡心雀舞,巴不連得,不能去介意的,之所以介意,無非就是因為這次不是去操女人,而是被女人操,有失男人顏面,有傷男人氣節罷了! book18.org

回想起以前自己在腎保健也算是對自己男人扳回一個顏面。 book18.org

利海琳眼觀四周,發現這裡沒有什麼熟人,便自己一步一步努力邁著碎步往約定的地點前往。 book18.org

她心情壓抑到了極點,手心全是汗,想起那些照片也被她軟若無骨纖纖玉手捏皺了,甚至還留有汗漬。當她踏上最後一節台階時,已經隱隱約約聽到裡面的一些聲音,無非就是那些羞死人的做愛呻吟聲。 book18.org

利海琳的心跳得利害,不容她多想,也控住不了一個個淫蕩的聲音傳入耳邊,「快點呀,好舒服呀。蕭放哥,你好英勇啊,快點動呀。」 book18.org

「我累了,換你上來了,美芬,你別躺著爽呀,來,換個觀音坐蓮姿勢。」羅國風在一旁淫笑道,「快點呀,美芬,對對,屁屁要扭動,要用點力。就這樣保持,讓我抓你的奶子。」 book18.org

「討厭啦,輕點好不好,都被你抓痛了,小心被抓破,以後想喝奶都沒你份了,討厭。」 book18.org

這些淫穢的聲音一個比一個粗鄙,卻搞得利海琳心痒痒,她發現自己有些走不動了,大腿內側緊繃,好像下面流了些出來。頓時臉蛋紅如朝霞, 那俊俏的模樣是男人見了都想操她。 book18.org

這時一個腳步聲從走廊里走過來,利海琳想跑又跑不動,她實在有點想要了,淫蕩的聲音此刻變成優美的樂章,她心裡空虛得很,她想要男人的老二填滿她的小穴,趕走她的空虛。不一會兒,她便將手按在胸脯撫摸,顯然不帶勁兒,又把手伸進自己的衣服里,隔著胸罩反覆撫摸,好像還是不解渴似的,她現在想要。 book18.org

利海琳把文胸往上一拉,頓時露出鮮嫩雪白的乳房,乳頭如黃豆把大小,像紫葡萄一般,淡紫色的乳暈,她用手揉捏著乳頭,嘴裡發出嗯吶嗯吶的嬌喘。卻不知有個男人已經盯著她自慰良久,男人嘴裡發出哼哼哈哈聲。男人的陰莖一下子硬的高漲,硬的難受,他實在受不了眼前的活春宮圖了,叫道:「海琳,你終於來了,我小弟在裡面太熱了,你把它放出來透透氣吧。」 book18.org

利海琳縱使萬般不願意,可想到自己的手柄被他抓住,內心又極度渴望的情況下,於是她便隔著內褲摸著男人的肉棒,剛一觸碰,哇,好大好漲,又湊近聞聞。有股腥騷味,這讓她有點難受,雖然男人的老二她吃過不少,也沒吃過如死魚般發臭的雞巴,可是現在她心裡的空虛需要它填滿,不由自主地伸出舌頭舔了幾下內褲,慢慢地脫下男人的內褲,眼看著就要看到肉棒,一股腥味騷氣撲鼻而來。 book18.org

「好腥臭啊,」利海琳俏臉一紅,撇嘴道。 book18.org

男人淫笑,「你下面還不是這股味?快點舔吧,」利海琳的眉頭皺了幾下,用嘴呼出一口氣,試圖把這些難聞的氣味驅散。她一用力,男人的內褲已脫下,老二象是有了彈性,一下子又昂首起立,龜頭處還帶了幾點水珠。 book18.org

利海琳趕緊用手握住,上下來回地搓弄,好大,好燙呀,這是利海琳手握陽物的第一觸覺。弄了十幾分鐘還沒見鼻涕流出來。 book18.org

男人氣喘吁吁,建議道:「海琳,你看你把它弄得多傷心呀,它都哭到腫了,難受的要命。等下你可要用嘴安撫它一下才行。不等利海琳一點思考的時間,按下她的頭,利海琳發出啊的一聲,機會來了,瞄準自己的陽具對向利海琳的小嘴,一挺腰一扭臀,頓時肉棒進入利海琳的嘴裡。利海琳發出嗚嗚聲,表明女主人現在很難受。 book18.org

」唔,好舒服,海琳,用舌頭舔呀,千萬不要讓你牙齒碰到肉棒。繼續,保持這樣,真的好舒服呀。「 book18.org

道理擺在這裡,自己沒什麼想不通的,可雖是如此,心裡依舊不爽,堵著口鬱悶之氣,就想宣洩出來,不由得就貶低他人抬高自己,一番言語發泄心中難受滋味。於是他滿懷激情地對鄧富婆訴說往事,用盡煽情詞彙,把生活的無奈、世界的黑暗、歲月的滄桑、人事的無情,深入淺出地道來,將自己儼然打扮成了一個面對挫折不屈不饒迎難而上的二十一世紀熱血青年,並故意把向他逼債的蕭放描繪成一個吃人不吐骨頭頭頂流膿腳底生瘡壞事做盡男盜女娼欺男霸女的敗類。 他的舌綻蓮花沒起作用,反而鄧姐越聽臉色越冷。他剛說到蕭放曾用債主身份威脅要爆他菊花時,鄧姐的電話就響了,起身走開接聽,一直在唔唔唔,掛了電話後,走到沙發上坐下,一言不發地盯著他,看得他發毛。 book18.org

」鄧姐,你不相信?「 book18.org

鄧姐點燃一根煙,猩紅的指甲彈彈,冷冰冰地道:」我告訴你,在我約你來之前我就找人調查了你的底細,你是怎麼在大學混的,怎麼被城管隊開除的,又怎麼潦倒淪落到深圳被蕭放收留,怎麼起家辦公司,怎麼出事,蕭放從頭至尾又怎麼幫你,這些事老娘調查得一清二楚! book18.org

總想起那時候你還是一個學生伢子,我是你的第一個女人,所以我老是忘不了你當初的可愛,既然在深圳再次相遇,證明我們緣分未盡,我看到你現在這個樣子,念在那份舊情,才給你這個機會,想拉你一把,沒想到你把自己說得正人君子,把你最好的朋友蕭放卻說成下三濫,你對得住他嗎?如果我幫了你,你會不會又在背後說我的壞話?! book18.org

你心裡肯定在想,她鄧文華變得又老又丑,比不上十年前了,算了,看在錢的份上閉上眼睛做一次,騙到手後就不再理她。你上個床推三阻四,你還真把自己當作大明星那樣高貴?你不就想又要拿裝修,又要找我借錢幫你還債嗎,好啊,你好好服侍我一個月,侍弄得我高興,我就當報酬賞給你!「 book18.org

羅國風目瞪口呆:」你說什麼?我不是那意思,根本沒想過找你借錢——「 鄧姐將煙對準羅國風臉上丟去,喝道:」放屁!真當老娘我是白痴啊?「 頭一偏,躲過襲來煙頭,鄧姐的言行舉止令他倍覺羞辱,嚴重損傷自尊,是男人都受不了,他騰地站起來,吼道:」你媽逼的,發哪門子火?你有錢了不起啊!算個屁啊!老子幾時說過要向你借錢?老子賺錢光明正大,掙得都是血汗辛苦錢!干你娘的!你幾十萬破裝修,不給就不給,別他媽的看低了老子的人格!靠!「 book18.org

怒氣沖沖地拉開門,正要出去,又心有不甘地沖鄧姐大吼:」我他媽的當初太傻!十六歲被你玩了處男!現在你做夢都別想再玩老子!操!「 book18.org

摔門而去,來到酒店大堂,環顧裝飾奢華的四壁,再看看大堂外矗立的那兩隻青銅怪獸,這怪獸好像是獬豸吧,獬豸是用角頂撞壞人的神獸,神勇無比。想著自己剛才不惜幾十萬損失去頂撞了賤女人殺手鄧,沒有禽獸般地賣身,心情頓時大感輕鬆,認為自己男人了一把,正義了一回,從賤格的禽獸轉變做了獬豸一般神勇的神獸。當下決定,要去找罪魁禍首蕭放喝酒,而且必須是他買單。 (待續) book18.org

昨天那篇隨筆首發在這裡,後來想想不妥,今天凌晨的時候又發到了SIS。 book18.org

我的理由是在這裡說別人」壞話「(他人而言,在我看來是實在話),雖然知道有傳聲筒,但我覺得還不夠,於是又發在那邊,畢竟那邊的人或多或少都知道那兩個」大人物。「 book18.org

被」消失「很正常,畢竟不是黃文,這個我能理解,也接受。哪怕能保留一時半會兒,能讓別人多了解他們的」真面目「也是我的一樁快樂事。 book18.org

要干就光明正大地干一票大的,就找」證據「來罵,而不是像地獄蝴蝶丸那傢伙那樣只會問候別人家人,被管理曝出抄襲後,寫悔過書後又死不承認,跑到SIS隔空罵別人。持續了兩年之久(2018、4到現在)。你倒是找證據啊,儘管他抄襲被管理實錘了,也可以找別的證據啊,氣不過的話,罵管理人品之類的話,雖然不相干,但為了自己的氣順一點,而不是這樣像潑婦罵街只會說些髒話,惡毒咒語,更令人反感。除了這位大神、還有一個娜娜,都是一樣的貨色,只會說髒話罵人,不拿證據說話,都不足以給人信服。 book18.org

其實無論是SIS或SIS001都不喜歡白嫖者,我就奇了怪了,罵那些人有什麼意義,不從制度上找原因,要是制定一套比較完善的,能在一定程度上抵制那些習慣看免費文的制度——作者或管理員有權利設置閱讀權限的啊,可以做到對部分人不開放的啊,儘管受眾會少許多。這麼一來,作者部分氣也消了。為什麼不願捨棄」白嫖者「這一塊,而是非要站在對立面大罵他們,就回到剛才說的話題了,設置權限,瀏覽量與回復量會少許多,激起了作者另一部分的」怒氣「。但如果能罵醒那些」小偷「的話,那該多好啊。何況罵人可以發泄心中的不滿。 book18.org

只能說愚蠢,又想馬兒跑又想馬兒不吃草?他們也忘記了」沒有人應該受侮辱,「受了只會遭到強烈的反彈回去。 book18.org

他們的矛盾癥結就在這裡。 book18.org

這也是我想不明白的事。在做之前他們有沒有腦子?明知道既然不能讓所有人都被你牽著腦袋走,為什麼要急功近利? book18.org

更可笑的是,有些人還自稱是學歷史的。 book18.org

為什麼不向別人一樣——羅森雖給我感覺除了霸道外,卻懂得取捨之道。在秦守的小說里設置閱讀權限,這是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起碼比起那兩個」大人物「實在,不虛偽,直接開干,而不是假惺惺扯著公義大旗為自己謀私利。 羅森是個實在人,沒他們那樣虛偽,將牌坊立的高高在上,然後把大旗一拉起來,動不動就說」國內文學界的悲哀「啊,這招夠厲害吧,簡直亮瞎了別人的眼睛。 book18.org

什麼時候黃文也能代表國內的文學界了?瞧把他給能的,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