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多病美母 (22-25) 作者:MTC

.

我的多病美母

作者:MTC2020-8-23首发SIS001

第二十二章

等我急忙敲着家门的时候,孙茜似乎在房间里面磨蹭了很久,我等着的时候心里隐隐有些急躁。随着她开门的瞬间,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冲了进去。

这个举动倒是把她吓了一跳,而我身后的周东满脸尴尬的看着她。可我早就遗忘了身后还有周东的身影。周东摸了摸额头上的额带,不好意思的对她说道:

“阿姨,您好,我是田亮的同学。”

她倒是直接请周东进来了。却并没有说些什么。等我捧着手机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周东一个人十分拘谨的坐在那里。我顿时想到她并不喜欢周东跟我在一起玩耍。

我懊恼的拍了一下额头,疾步朝周东走去。我见他身前并没有水杯,正准备去厨房给他倒水的时候,却看见她端着两杯温水和牛奶走了出来。满脸温柔的微笑着说道:

“来,先喝点水,歇一会儿把牛奶喝了。你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营养可不能少!”

“谢谢阿姨。”

周东连忙起身接下,看着她的微笑,我默默舒了口气。我坐下的时候,她连忙将水和牛奶都放到我面前。但是匆匆说了句她还有事直接回了房间。

当客厅只剩下我和周东的时候,周东立马开口说道:

“田亮,你妈妈可真温柔。”

我正和黄依依聊得火热,随口回答道:

“还行吧。”

接着我又专心投入到与黄依依的聊天中,由于她刚下飞机,所以我还是忍耐住自己心底的思念,催促她赶快去睡觉。等我将手机合上,看着周东正专心致志看着客厅里面的几张照片的时候,我起身朝他走去。

“在看什么?”

像是因为我的打断将周东惊吓到了一般,他迅速的回头看着我。迟疑了一会儿之后才说道:

“合照里面的你看起来不怎么开心啊?”

听着他说的疑问句却更像是感叹句。看着照片里面还是我小时候的样子,记得那时候的我还年少懵懂,他们夫妻俩回去看我的时候,提出要拍合照。跟类似于陌生人拍照片,所以当时的照片根本体现不出快乐。 但是我为了莫名的虚荣心还是撒谎了:

“没有,那会我刚睡醒,迷迷糊糊的,所以拍出来就显得很冷漠。”

周东没有继续跟我搭话,而是转身看着那张照片,若有所思的笑了起来。

正当我和周东陷入僵局的时候,她缓缓打开房门走了出来,见到我们两人站在那里,在路过我们身边的时候热络的说道:

“亮亮,一会儿妈给你们做好吃的。”

我点了点头,一旁的周东却犹豫着准备拒绝,但在他开口的瞬间,她立马回应道:

“周东同学也一定要留下来尝尝阿姨的手艺啊!就这么定了,你们先在家学习,我去超市看看。”

说着她拿着钱包离开了。周东低声对我说道:

“你妈可真好。”

我笑笑之后随口嗯了一声。在我心里我却觉得这样子的母亲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周东走到沙发边坐下,脸上渐渐呈现着回忆伤感的样子。我坐在他身边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怎么了?”

只见周东微微握紧了拳头,额间的青筋暴起。最后还是强逼出了两个字:

“没事。”

我无奈的看了他一眼,单手放在的他的肩膀上试图给他力量。不过周东的自我修复功能十分强大,大概几分钟后他竟开心的看着我,询问我什么时候开始补课。其实看到他的那副模样,我除了震惊以外更多的应该是心疼。

为了更快的帮助他从那种伤感情绪中走出来,我立马带着他投奔到学习的海洋。心中不免想到:他心底深处的故事看来非常多,既然他不愿意说,那我何必非要知道呢!

临近中午,我的肚子早已经饿得咕咕乱叫,终于将最后一道方程题讲完,我单手扶着腰站了起来,看着一心扑在题目上的周东,无奈的说道:

“东哥!你这样的究竟是怎么让学习这么差的?”

“别说话,我快算出来了!”

周东严肃的声音落下,我立马噤声不语。看着一目真心投入到学习中的周东,我渐渐发现他似乎有什么东西再支撑着他,或者说是强迫着他。等他解决完之后,伸了个懒腰,直接对我说道:

“我快饿死了,你呢?”

我迅速的点了点头说道:

“快十二点了,饭应该做的差不多了,我们出去吧。”

周东嗯了一声,起身跟我并排走了出去。果然不出我所料,饭桌上摆满了菜肴。我招呼着周东坐下,周东却一个转身进了厨房,帮孙茜端着饭菜出来。

等我们三人坐下准备吃饭的时候,周东却特别客气的端起面前的饮料对她说道:

“阿姨,非常感谢您的款待,我先敬您!”

看着这样礼貌客气的周东,我心里多了丝陌生。不过她倒是非常满意的笑了笑,端起饮料与周东碰了一下。吃饭期间,周东只是埋头吃饭,除了问起他,他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过。以致于吃过饭之后,周东正端着碗筷朝厨房走去,她在我耳边低声说道:

“这个周东同学真有礼貌!”

我得意的看了眼她,心想:我的朋友怎么会差!接着我端着碗筷朝厨房走去。

饭后,周东因为家里的原因只能先回去,我下午的锻炼也只能放到明天。送他出去的时候,周东对我说道:

“亮子,真羡慕你有一个这么好的妈妈!”

我听了之后一头雾水,心想:难道他的妈妈不是这样的?

将周东送走之后,我回到家第一次想要跟她静静的坐下来谈一谈。

“亮亮,你回来了!”

听着她欢快的声音,我知道,因为今天她款待我的朋友,所以我在饭桌上对她的态度更好了一些。

“嗯。”

我默默坐在沙发上,听着背后她忙碌的声音。

“你觉得我朋友怎么样?”

我突如其来的开口一时间使得她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但是下一秒她却直接开口说道: “挺不错的。”

我得意的深呼吸了一下,可当我正准备开口的时候却听到她担忧的声音:

“但是你给他补课会不会影响你自己的学习啊?”

我还想着能跟她认真的聊一聊我的朋友,我的学校生活,但是现在的我却早就没有了耐心。我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生气的说道:“我自己的学习自己会注意。”

说完我立马朝房间走去。“哐”的一声将门关住,气喘吁吁的躺在床上,脑海中全是她适才说的话语。只要一想到她排斥我唯一的朋友,我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午后的阳光异常温暖,透过窗子照耀在身上给人一种慵懒的感觉。不知不觉间我睡着了,但是阳光的照射实在是热的浑身难受。

翻身之后,紧闭着双眼,抬起手生气的擦了下额头上细密的汗珠。虽然生气阳光的炎热却无可奈何,只能默默承受。其实我不止一次的想要起身去将窗帘拉住,但我一番心里挣扎后还是默默的忍受。

这时,我忽然听到房间门的位置发出轻微的声音。当我微微张开眼睛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门把手轻轻下移,紧接着她的身影出现在我的眼前。

她悄悄的走进我的房间,接着我听到一声叹息,之后传来拉窗帘的声音。我像是魔怔了一般,迅速的直起身,坐在床上低声说道:“你进来干什么?”

她被我吓了一跳之后,只见她捂着胸口喘着粗气看着我说道:

“你没睡啊亮亮,我只是见你睡的不舒服,所以……”

我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没有任何表情的立马躺下,闭上双眼不愿意搭理她。她似乎在房间里僵着站了半天,最后将窗帘拉开才慢慢朝外走去。

等我再次睡醒时,艳丽的阳光已经变成嫣红的晚霞,像火烧一般的云彩甚是好看。我张开双眼静静的看着,心里想着远在异国他乡的黄依依。而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依依,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我欢喜的对着电话说着,只听到对面欢快的声音,我的心情都变的好了起来。

“我过段时间就回去了,你记得要给我补课的哦!”

我连连答应,急忙询问着她回来的时间,她却支支吾吾说不准确,还说要给我个惊喜!和黄依依开心的聊了半个多小时,她将自己的所见所闻都一一讲给我听,而我只是默默的附和着几声。

傍晚的微风吹在脸颊上非常舒服,我坐在阳台上看着楼下来往的行人。紧接着敲门声响起,我不禁蹙起眉头。

“怎么了?”

我不耐烦的说道,但是却听到门外她焦急的声音:“亮亮,亮亮!”

我顿时感到情况不对,加快脚上的步伐,当我打开门的瞬间却看见她正满头大汗的靠在墙边,在看到我那一刻,脸上强忍着挤出微笑,颤颤巍巍的说道:

“亮亮,我……我一会儿要去趟医院,你自己在家待几天好吗?”

见到她犹如即将衰败的蔷薇花,我连忙搀扶住她的胳膊,询问着:

“你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

她笑着闭上双眼,有气无力的说道:

“没事,老毛病了,只是怕你不知道我去哪了,担心,所以才跟你说这些。”

我将她搀扶到沙发上坐下,焦急的说道:“你叫车了吗?”

她点了点头,看情况她似乎张开眼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是仍旧紧紧抓着我的手。她手心上的汗水沾湿了我的皮肤,我默默伸出手放在她的手上,低声说道:“那我一会儿送你下楼。”

车子来的很快,她手机响起的那刻,她急忙站了起来,但是身体的虚弱却使她整个人晃了晃,我连忙站起身,搂着她的肩膀将她身体的重量全部压在我的身上,搀扶着她朝楼下走去。

当我看到楼下停着一辆救护车的时候,我的眼泪瞬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你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来救护车呢!”

我哭着质问她,但是她只是笑笑,解释着:“救护车快啊!傻孩子,妈没事,过几天妈就回来了。桌上给你留了钱,你这几天先自己坚持一下啊!”

随着我们靠近,救护车上迅速下来两个抬着担架的人。随着救护车车门关闭,她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我的视野里,我突然有了种落寞孤独的感觉。

看着救护车渐行渐远,直到没有了踪影,我才缓缓转身朝家走去。我看着自己脚上穿着的拖鞋,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

虽然我不怎么喜欢她,但是当她出事的时候,我的心里总是感觉空落落的。像是缺失了一个不可分割的部分似的。

打开家门却没有了她微笑的声音以及忙碌的身影,我第一次心中感到愧疚。落寞的坐到沙发上,看着桌上她留下的钱和一封信。我深呼吸之后先打开了那封信:

亮亮,冰箱里有你喜欢的饭菜,你热一下就行。桌上的钱应该也能撑几天,妈不在家的日子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双眼迅速被眼泪浸湿,豆大的泪珠接二连三的落下,在那张纸上溅起水花。

晚上八点,我接到了周东的电话。

“我可以去找你吗?”

听着他落寞的声音,我嗯了一声,随后他直接将电话挂断。大概四十分钟之后,敲门声响起。当我打开门却发现一个浑身脏乱的周东站在眼前。

我惊讶的看着他,询问道:

“你怎么了?”

他却直接一个踉跄朝我扑来,随后低声说道:

“进去说!”

连搀带扶的将周东扔到我房间的床上,一看到他浑身的脏污,要是沾到沙发上可不好清洗。

倒了杯水递给他,他咕嘟咕嘟全部一饮而尽。我坐在旁边看着他小心翼翼的说道:

“你这是怎么了?”

他叹了口气,说道:

“没事,家事,我的家事。”

我哦了一声,准备起身出去给他拿点吃的东西的时候,他叫住了我:

“亮子,你想喝酒吗?”

我停下脚步,默默点了点头。

这个城市的夜晚我见的很少,应该说我自从来了这里基本没有特别晚的时候出来过。

四周密集的人群,成群结队的小孩到处都是,小摊贩面前满是排队等候的人。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感觉让我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白天的那座城市。

我们从一条热闹的街口下车,跟在周东的身后,四处张望着。对于这里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新奇。

“跟紧我,别丢了。”

周东停下脚步对我说道。我嗯了一声,收敛了一下目光,紧紧跟随着他的身影,只见他带着我一路朝道路深处走去,但是越走远,里面的人越多。

看着路边站着一些类似于古惑仔装扮的人个个嘴上都叼着烟,几个人围成一圈相互交谈。那爽朗的笑声以及出口满是脏话的样子让我有些畏惧。

突然周东停下了脚步,我一时间没注意直接撞了上去。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周东没说什么,而是直接站在我的右手边,似乎在挡着我。之后一个痞痞的声音传来:

“东子!你今天来玩什么?”

“浩哥,我带我兄弟过来喝个酒。要不咱一起?”

我看着周东与他面前那个染着红色头发的男生聊的火热。但他却一直有意无意的遮挡着我的身影。我默默的低垂着头,不敢乱看。

终于在一番聊天过后,那伙人离开了。周东拽着我的衣角朝前快速走去。在一家烧烤店里面坐下。

“东哥,那伙人……”

我结结巴巴的询问着,但周东却直接制止我说道:

“你不用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有我罩着你呢!”

我点了点头,喝着桌上放着的白水。

“老板,上点串儿!先来十瓶啤酒!” 周东冲着后厨的位置大喊,我有些惊讶的看着他,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一面。

当所有东西上齐之后,周东给我倒了满满一杯啤酒,碰杯之后,我学着他的样子大口的喝着,却在啤酒入喉的第一口呛了起来。

“咳咳咳!”

那别扭的滋味实在难受,我将剩下的半杯啤酒放在桌上。头垂在桌边激烈的咳嗽着,周东笑着的声音传来:

“第一次喝酒吧!慢点喝。”

我深吸了口气,倔强的看了他一眼,端起酒杯直接一饮而尽。之后肯定少不了咳嗽声。周东虽然笑我,但还是递过纸巾给我。

“擦擦。”

像是一回生二回熟似的,第一杯酒进肚,那火辣辣的感觉实在难受,但是之后的酒却像是变了味道,甚是甘甜。我和周东在酒桌上肆无忌惮的笑,哭,大喊。周围的人似乎是见惯不惯了,根本没有在意。

第二十三章

灯红酒绿的街道中,不乏那些脚步匆匆的行人,但最多的还是三五好友相聚的场面。

夜,总是让人心底凸显寂寞。可夜色也是秘密的防护罩,但在这个时候,酒过三巡后人们最终还是会吐露心声。

我和周东两人像是社会上的不良青年一般模样,把酒言欢。在乡下的时候,我从没有这样跟朋友一起叛逆过,现在来这种地方并且还喝酒,这大概是我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这事情却真真实实的发生了。

其实现在的我很享受,至少比刚喝酒的时候觉得舒服了很多。起初的我很拘束,因为我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但是周东大大咧咧的介绍却让我的内心慢慢舒缓下来。

在周东的介绍下,我竟然认识了这里很多的人,他们虽然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和善,但是熟识过后我发现他们很真实,很义气。本来是两个人的酒局最终演变成了一群人的聚会。

看着周东因为为我挡酒,导致喝酒太多,满脸通红,而且已经彻底趴在桌上不省人事了。旁边新认识的朋友见状都悄悄离开。我默默的独自一人坐在周东身边,小口抿着酒,大口吃着桌上的肉串。

脑海中逐渐浮现出孙茜的身影,她劳累、微笑以及生气时候的样子,但最后都化成了今天她临走时那张苍白且带着微笑的脸颊。

她是在乎我的吧,毕竟在她重病的时候心里还在想着我,时刻都是以我为重的。我之前对她的态度似乎太不好一些了。但是让我猛然间对她掏心掏肺,我又实在做不来!

由于脑海中两个小人在打架,我竟忘记手边的杯子里是酒,一口接一口的喝着。不知过了多久,我的脸颊上红的像个猴屁股,眼神也逐渐迷离漂浮,看桌上的肉串也都开始出现重影。

一双手突然拍在我的肩膀上面,我瞬间惊恐的转过头去查看,发现竟然是周东,他现在满脸通红,而且由于刚才一直趴着,脸上还有很多压痕,我举着酒杯,忽的一下不知为何笑了起来。

周东拿起旁边的半瓶酒,怼着嘴就开始猛灌,我一时间慌了神。只见他咕嘟咕嘟的喝完之后将手上的酒瓶‘哐’的一下砸在酒桌上面,一直直勾勾的盯着我,我紧张的吞咽了一下口水,结结巴巴的低声询问道:“东哥,你……你没事吧?”

就见周东的双眼渐渐被水雾蒙上,他像换了个似的,一直高傲挺直的脊梁突然弯下,整个人像一滩烂泥趴在桌子上。我不由自主的握紧拳头,紧张的快速眨动着眼睛。

正当我准备再次开口的时候,周东单手扶着酒瓶对我缓缓说道:

“亮子,我真的很羡慕你。你有一个好妈妈,真的!嗝!不像我,爹不疼娘不爱的,现在身边只有一个跟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后妈,她才二十五岁!她凭什么当我妈?”

看着周东歇斯底里的咆哮,我逐渐明白周东这样的叛逆心理如何产生的。看着他神智有些不清晰的样子,我试探的说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我妈究竟好在哪里,只是听你这么说,我很难过。”

周东说完之后,脸上有眼泪滑落,最后整个人扑在桌上睡了过去。看了眼手腕上的手表已经凌晨两点多,我叹了口气,准备结账的时候却被告知走了的那一波人已经结过了,我默默起身晃晃悠悠的朝路边拦了辆出租,抗着周东回了家。

回到家我直接将周东甩到我的床上,看着安静下来的周东,我不由的舒了口气,拿着枕头准备去沙发上睡一觉。却突然收到了黄依依的信息。

“田亮,你睡了吗?”

“没有,依依,怎么了?”

我躺在沙发上,拿着手机跟她聊着天。由于她去了巴塞罗那,那里的时间比中国要晚六个小时,现在应该才晚上九点多。

“我今天给阿姨打电话来着,她住院了?你知道吗?”

听到黄依依像是质问的语气,我顿时感到一阵尴尬。犹豫了一会儿说道:

“我知道。”

接着黄依依迅速的给我发了一条信息:

“那你为什么不去陪陪阿姨呢?她现在只有你一个亲人了,不是吗?今天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

看到黄依依说的这句话,我脸颊瞬间像火烧一样,身为人子,最终还没一个外人看的清楚。想到孙茜最后离开时候的样子,我内心的愧疚感就多了一分。

心中盘算了一番,终于决定明天早上一起来就去医院看孙茜,毕竟……我是她的儿子,是这座城市里她唯一的亲人。给黄依依发了句晚安之后,我躺在沙发上辗转反侧,对孙茜的愧疚在黄依依发的信息上逐渐被放大。也许是酒精的作用,我直到天微微亮的时候脑海中兴奋的感觉才慢慢消失。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半了,我猛然起身去卧室查看,发现周东还睡的很香甜,我匆匆洗了个澡,拿上钱直奔医院而去,但在坐上出租车的那一刻,我却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她在哪所医院。

“喂,亮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听到她焦急的声音,我的脸颊涨的通红。满是尴尬,想到前面还有司机,我停顿了一下,心平气和的说道:

“你在哪家医院?”

她显然被震惊了一下,因为我听到对面久久没有声音,只剩下粗重的喘息声。在司机师傅的催促下,我只能再次开口问道:“哪家医院?”

这次她很快的就回答了我:“市第五医院住院部308床。”

在她说完之后,我鬼使神差的开口问了一句:

“你中午想吃什么?”

她大概从不会想到我会说这些,疑惑的问道:

“亮亮?真的是你吗?”

我尴尬和紧张浇灌在了一起,握着手机的手开始颤抖,听到她的问题,我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迅速说了一句‘我一会儿过去看你’就匆匆挂了电话。

将目的地告诉出租车师傅,坐在车上,看着烈日炎炎下的街道,我心底的紧张感随着越靠近目的地就愈加的严重。我不知道自己最后为什么要问那句话。

当我到了她的病房门前时,透过那小块玻璃我发现这间病房里竟然只有两个人。我紧了紧刚从门口买的一袋水果,深呼吸之后缓缓推开了那扇让我紧张的门。

随着我推门而入,里面两个人的目光瞬间全部注视到我的身上,我脸颊上紧张的肌肉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容,将手里提着的水果朝前晃了晃,低声解释道:

“我……我来给你送点水果……”

看着她脸上的紧张到激动大概都在一瞬间,现在她的双眼正逐渐布上水雾,眼神余光瞟到旁边病床上的那个男人正以疑惑的眼神打量着我,我紧张的朝她的病床边走了走。

“亮亮,谢谢你,”

她在我走近的时候说出感谢,我一时间只觉手足无措。这时,旁边的男人竟直接开口说道:

“这是你儿子吗?”

只见她满脸微笑,幸福的点了点头。我不由得将目光放在那个男人身上,只见他一身病号服,脸上挂着微笑。她喊我坐下的时候,我还直勾勾盯着那个男人,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对这个男人产生了一丝敌意。

“亮亮,快坐下!”

她热情的拍了拍病床上为我腾出的一小块地方,我看了一眼,局促的站在原地迟迟没有动作。也许她发现了我闪躲的眼神,她连忙指着病床下面说道:

“这里有凳子,你拿一下。”

我紧张的抿着嘴,慢吞吞的将病床下的凳子抽了出来,安静的坐在她的病床边。我们之间没有说话,不过她倒是一直拿着刀削苹果。我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双眼不自觉的就被她手上的动作吸引了过去。

她手上的皮肤很白嫩,根本不像是一个近四十岁的女人,而且她拿水果刀的方式很轻巧,苹果皮一点点的转着圈落下,在这美好的午后阳光里显得愈加温馨。

当苹果皮掉落的那一刻,我的目光连忙收回。但下一秒,她便将那个削好的苹果递到我面前。轻声说道:

“吃个苹果吧。”

我默默接下,看着她额头上的汗珠,我不自主的问道:

“你的病……怎么样了?”

她苍白的脸颊努力挤出微笑,轻声细语道:

“没事,我这都是老毛病了。”

我哦了一声,又中断了我们之间的交流。我啃着苹果,她微笑着看着我。而这时,一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推门进来,那严肃的神情让人心情压抑。 只见医生身后跟几个护士模样的小女生,全部捧着一个笔记本跟在后面。那医生径直走到她身边,询问着基本情况,而身后的那几个女生则一直默默低头记录着。

我低垂着头看着脚尖,但是医生说的话一字不漏的全部被我听了进去。医生起先只是说了一些常规,最后说了个但是,却直接停顿了下来,那瞬间我直接抬起头看向他。这时,孙茜却直接开口道:

“医生,我都知道了,谢谢您。”

那个医生似乎打量了我一下,嗯了一声带着旁边的人径直离开。我的脑海中瞬间冒出一个想法。看着医生和护士们离去的身影,我匆匆丢下一句:

“妈,我还有点事,先出去一下。”

这句称呼一说出口,我竟没有丝毫别扭,反而是半倚靠在病床上的她满脸的不可思议。我急忙追了出去,没想到那个医生像是就在病房门口不远处等我似的。我加快了脚步走到医生身边,扭捏的低声询问道:

“她的身体怎么样了?”

医生的脸上闪过一丝疑惑:

“她?谁?”

我吞了下口水,壮着胆子说道:

“就……刚才我妈,孙茜。她的身体怎么样了?”

医生恍然大悟般哦了一声,转而低声说道:

“她的身体现在不能受任何的刺激,否则病情会越来越严重的。”

我的脑子轰的一下怔住了,我不知道她的身体竟然已经差到了这种地步。想到自己前段时间所做的那些事情,实在是羞愧难当。

当我再次打开308病房门的时候,她的笑容依旧那样灿烂。我一直坐在她的病床边待到下午四点多,这是每个病号放饭的时间。我第一次拿着餐盒来到病人食堂,那里大部分都是病人家属,但仍旧少不了少许身穿病号服,身体羸弱的病人排着队。我的脑海中忽然幻想起来她排队的场景。不由的叹息起来。

我陪着她吃了一顿病号饭,说实话并不好吃。但是她却将满满一大盆饭菜全部吃光,旁边病床上的男人开玩笑说道:

“你今天食欲不错啊!”

她却开心的说道:

“因为这是我儿子给我打的饭,当然得全部吃光。”

我一时间竟有些无地自容,默默将饭盒洗干净,说着要回家复习的借口匆匆逃离那个总是让我尴尬的地方。刚回到家,她的电话直接响起,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我的心忽然跳动的非常快。

“亮亮,你到家了吗?”

她似乎特别开心,话语中满是欢快的语气。我嗯了一声后,她继续说道:

“亮亮,你在家一定要好好学习,好好照顾自己啊。”

我接着嗯了一下,听着她在电话里絮絮叨叨的声音,我的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微笑,嘴角轻轻扬起。直到半个小时候挂断电话,我长长的舒了口气,这是我们母子两人之间第一次打了这么久的时间。而且这一次我没有耍性子,还很耐心的回答着她所有的话语。

简单收拾了一下,刚打开假期作业准备写的时候却响起了不合时宜的敲门声。我疑惑的思考了一下,想着今天也没有约什么人啊。但是敲门声断断续续的还在继续,我只能先去开门了。

当我打开门的时候却看见周东穿着我的衣服站在门口,我一下怔在原地,睁大双眼看着他,他却笑着一把按在我的肩膀上,如进自己家似得直接越过我走了进来。边走边说道:

“亮子,你今天可以收留我一晚上吗?”

我默默将门关上,点了点头说道:

“可以啊!不过,东哥,你怎么不回家呢?”

周东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的紧张,紧接着笑着对我说道:

“我这不是想让你帮我补习嘛,回家太费劲了,为了表示我的诚意,你的伙食我都包了!”

看着他四处乱瞟的眼神,我知道原因并没有这么简单,但是他既然不愿意说,那我也就默契的没有继续追问。

傍晚六点,我们两人趴在书桌上认真做着假期作业,不过他倒是一直有问题,而我也只能默默的讲了一遍又一遍。天色渐渐黑了,一旁周东在做完三张卷子之后,偷偷凑近我身边,说道:

“亮子,想不想喝几杯?”

顿时我就想到昨天晚上他喝的烂醉如泥的样子,忙开口拒绝。但是他却像打不死的小强似的一直坚持不懈。终于在他的狂轰烂炸之下,我妥协了。

这次出门前我跟他约法三章,但这次却去了另外一条街,另一家大排档。看着满地摆满的桌椅,众人嬉笑哄闹,这块地方显得非常热闹。

因为没有朋友过来拼酒,我和周东倒是像两个身背故事的中年人,举杯痛饮过后是过心的交谈。

“东哥,你怎么总来这种地方?”

我举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缓缓开口问道。而他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转而满是忧愁的对我说道:

“我爸妈离婚的时候,我有过一段时间的自闭,那时候我总是喜欢一个人来这里,久而久之,这里的一些人也就成为了我的朋友,是他们给了我活下去的信念。”

听完他的解释,我真是不敢相信,一个未成年的孩子竟然经历了这么多。不过他这连着两天都来这个地方,我觉得并没有那么简单。

看着他一杯接一杯的喝着,我默默放下酒杯,低声询问道:

“那你这次来究竟是为什么?”

周东啪的一下将酒杯放下,伸出胳膊揽着我的脖子说道:

“为什么?我还想知道为什么!”

我连忙伸出手去推他,但他下面的一句话却让我刷新了三观:

“就因为我年纪小,我喜欢的人成为了我的后妈!你说为什么!”

这像是个炸弹般在我脑海中瞬间炸开,我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久久没有说话,倒是周东一个人喝的昏天黑地。

我见他喝的马上又像昨天那样,连忙起身去结账。回来架着他就朝家走。一路上他又哭又笑,像个泼妇一样当街撒泼打滚,尽管他很丢人,但他还是我的兄弟,我不能不管他。但这次打车貌似没有那么简单,我架着他站在路边等了很久都没有任何车辆。无奈的叹息之后我只能架着他朝前面那个更大的路口去打车。

而这时,我的手机却缓缓响了起来……

第二十四章

当我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是孙茜的时候,我并没有立马接起来,而是先将周东带到一处关闭店面的门前台阶上坐下,那铃声半路曾停止过,但在我拿起手机的时候仍旧锲而不舍的响着。

“喂,有什么事吗?”

对面的并没有第一时间说话,而是在我话音停顿了两秒之后才缓缓说道:

“亮亮,你不在家吗?”

我心虚的嗯了一声,解释道:

“我跟朋友出来跑步。”

她 在电话对面舒了口气,那长长的气息十分清晰。紧接着她说道:

“亮亮,我定了一个全家桶,应该马上就到了,你记得叫着你的朋友一起吃啊。”

此时周东正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朝旁边走去,我匆匆嗯了一声,将电话挂断,追上周东的身影。

等我将周东带回家的时候,确实看到了门口放着两大袋子,里面传来阵阵香气。等我将周东扔到沙发上,食物放在茶几上耳朵时候,整个人直接摔进了沙发里,没有感到丝毫快乐,反而觉得精疲力尽。只想赶紧洗漱睡觉。

但是袋子里传来的香味让我中断了这个想法,看着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之前一直在喝酒,叫的东西也没有吃几口,现在的我只感觉到前胸贴后背的饥饿。

打开袋子拿出一个鸡腿开始大口吃了起来,那香味似乎将周东也勾引的清醒几分。只见他摇摇晃晃的坐了起来,双眼微微睁开,迷离的看着我说道:

“吃啥呢?”

我将鸡腿递给他,他闭着眼睛开始吃了起来。这时手机又响了起来,我不耐烦的将鸡腿叼在嘴里,拿一旁的纸巾擦了擦手之后,接通了。

“依依,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我还以为你忘了我呢!”

我不知道自己这样算不算撒娇,但我只是将心里的话没有任何保留的说出来而已。但是黄依依却像个小大人似的询问着我:“你今天有没有去医院看阿姨啊?”

我嗯了一声,将今天去医院的时间以及在医院里面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事无巨细的跟她汇报清楚。这时黄依依的语气才逐渐温柔了些。

“田亮,你有时间一定要多去看阿姨!如果要是我在啊,我一定恨不得天天住医院里面……”

听着黄依依络绎不绝的说着,我只能配合的点头说‘嗯’。看着周东一根根的将鸡腿吃下去大半,我只能默默的肉疼。终于在二十分钟之后,黄依依因为要出去游玩,才不得已挂断了电话。吃饱喝足之后,我看了眼周东,确认他没什么问题后,脚步浮沉的朝卧室走去。

第二天清晨,我一睁开眼,就看到周东的大脸出现在我面前,我沙哑着声音问道:

“你……你怎么在这里?很晚了吗?”

周东却没理我,直接一把拽住我的胳膊将我拽了起来,拿着旁边的闹钟放到我面前说道:

“已经六点了,快点起床,锻炼身体!”

我无奈的哀嚎了一声,但仍旧唤不醒他的良知,没办法,我只能顶着两只熊猫眼下了楼。今天跑步的时候周东像是机器人,一直在我身后絮絮叨叨的说着一些加油鼓励的话,甚至大气都不带喘,最后我还是在一阵哭嚎中结束了我的一个小时跑步。

当我坐在早餐店的时候,拿着筷子的手都在晃动。不过吃完饭之后,我看到黄依依在微信上留给我的信息:

田亮,记得今天要去看阿姨哦!

锻炼完回家时才发现自己早已经困意全无。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在医院楼下的时候,找了一家早餐店,去里面打包了一份餐点。但是从早餐店出来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这样似乎单调了些,我连忙跑到旁边一家花店,选了一束美丽的满天星。

这次我推开病房门,发现里面之前住着的那个男人竟然不在了,不知何时又住进了两个病人。她在看到我时候脸上露出温柔的微笑。我将早餐放在她面前的小桌板上,把花放在她病床边的柜子上。支支吾吾的说道:

“人家说……说花能愉悦身心……所以,我就给你买了一束。”

她激动的直起腰拉着我的手,欲言又止。眼眶里面感动的泪水在打转。而这时旁边病床上的女人满脸羡慕的说道:

“你弟弟对你可真好!”

而她身边的男人却直接拍了她一下,低声说道:

“那哪里像弟弟!应该是小男朋友吧!”

听到这个称呼,她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握着我的手也微微攥紧,我深呼吸了一下,对旁边的人说道:

“阿姨,叔叔,我妈以后靠您们多照顾了。”

那夫妻两人脸上瞬间有些挂不住了,连忙笑着说道:

“哦!原来你们是母子啊!真不像,你妈妈可真年轻漂亮。”

我没有说话,而是转过身继续调整着桌上的花束,倒是她笑着说道:

“没事,只能说我儿子长了太帅气了!”

这个尴尬到成为了我们之间热络的天桥。那女人似乎也只是来做个小手术,所以,一有时间,她们两个女人倒是聊的十分投缘,从恋爱到生子最后到育儿。不管什么话题,基本都会有说不完的话题。

不过这样倒是方便了我,我只负责坐在旁边,安静的看着她们,不时用手机跟黄依依聊着天,到了饭点从外面打包点清淡的饭菜,不过我发现,不论我打多少饭菜,她基本都会吃光。

之后的日子里,周东负责每天早上叫我起床锻炼,而之后的时间里我都会在医院度过,直到吃过晚饭我才会回家学习。黄依依总是会用手机查岗,监督我在医院的时间。

虽然每隔几天,周东就会叫我出去喝酒释放,但是这样的日子也过得十分舒心。这段时间里,我和她的关系越来越好,但是让我直接开口叫妈却一直有点为难。十天之后,在医生的建议下,我租了一辆车,将她接回了家里。

“啊!终于回家了,还是家里舒服。”

我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看着她换上拖鞋之后站在屋子里张开双臂的样子。我的嘴角不自觉的轻轻扬起。将东西放下之后,手机震动起来。

我打开之后看到黄依依发来的信息。

到家了吗?跟阿姨说我过几天就回去看她!

我笑着回复之后,跟正坐在沙发上的孙茜说道:

“依依说过几天回来看你呢。”

她立马拒绝道:

“你让依依晚几天过来,你外婆刚打电话给我,让我带你回去住几天。”

想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外婆,不由得激动了起来。

“我们什么时候走啊?住几天?”

她只是笑着,缓缓说道:

“不出意外就明天吧,今天好好休息一下,我们明天早上就出发。”

听到这个消息我立马欢呼着跳了起来。一想到自己能够回老家就什么都顾不上了。

夜晚,在满心的欢喜中,我直到半夜才缓缓睡着。而且在第二天清晨我破天荒的比闹钟都醒的早。开心的将自己打扮好,之前总会将被子一扔在床上,直接拍屁股走人。今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由自主的将卧室里面收拾好才出去。

打开门的时候我看见她正专心致志的埋头在客厅里整理着什么。我不知不觉的站在门口,此时,晨光透过玻璃窗照射在她身上,那种温柔的样子让我有些舍不得去打破。她的笑是发自内心的。很真实。

这一幕那样静谧,我不由的看的痴了。她似乎并没有发现我的存在,她的侧颜很精致,也许上帝是公平的,她拥有多数人没有的健康,但是她却比大多数人得到了更好的馈赠。

我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门正缓缓朝后移动着,随着‘哐’的一声,我和她都被吓了一跳。我站在卧室门口很拘束,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尴尬的氛围让我连忙低垂下头,双眼盯着自己的脚尖。反而她却在惊讶过后,一脸温柔的看着我说道:“起来了。”

我点了点头。默默将自己收拾好的书包提了出来。放到沙发上时看到整个行李箱里基本全部都是吃的东西,而且大多数都是补养品。我站在她身边低声问道:

“带这些干什么?”

她没有抬头,而是一直低着头收拾着,听到我的问题之后笑了一下,随即说道:

“乡下没有这些东西,我带回去给你外婆外公吃啊。”

我不由自主的嘴角扬起,我很开心。一想到外公外婆,我立马蹲在她身边说道:“那我帮你吧。”

她啊了一声,之后满脸笑意的点了点头,两个人收拾就是很快,一会儿之后我们就将这个行李箱全部装满了。扣上之后我提了一下,那重量真是让我汗颜。

她收拾好之后,从房间里有拿出一个手提式行李袋,我一脸困惑的看着她,问道:“这个要装什么?”

她却没有理我,似乎没有听到。我瞟了那个行李箱一眼,两条胳膊环在胸前,坐到了沙发上。

她手提那个行李箱的时候看起来非常吃力,因为从我角度看过去。她的双手已经苍白无色,咬紧着后槽牙,额头上的汗水更是越来越多。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起身走过去将她手中的行李袋接了过来放在沙发上。

“亮亮,谢谢你啊。”

听着她喘着粗气的道谢,我哼了一声。紧接着她将行李袋打开,只见里面满是衣服,但是看颜色和样式大概都是上了年纪的人穿的。等她将上面那层衣服拿开的时候,低下竟然放着一桶油和一袋袋的粮食。我非常不理解她为什么要把这些东西带着。随即问道:

“外婆家有粮食吃!你带这些干什么?”

她抬手擦了下额头上即将滴落的汗珠。缓缓说道:

“这些东西都是人家送的,是好东西,你外婆外公一定没吃过。”

看着她说话时脸上幸福的笑容,我似乎明白了家的感觉。

上午十点,我们终于开始出发了。我身后背着自己的书包,在她一直的坚持下,行李箱和那装着重物的行李袋都在她的手中。看着身前走的有些艰难的她,我逐渐发现,不知不觉间,我已经比她高了很多了。

她微微弓下身子用劲儿的感觉让我突然心中有了丝愧疚。我默默的快速的走了几步走到与她并行的位置,低声在她身边说道:“要帮忙吗?”

说完之后,我只觉得浑身尴尬,甚至觉得自己是抽疯了。她显然也没想到我会这么问,就听得她停顿了两秒之后说道:

“不用了,亮亮,妈拿的动!”

我随意哦了一声,大踏步朝前走去,没有理会她。终于上了火车,我们这次依旧是买了坐票。看着周围人来人往,吵吵嚷嚷的声音却不像我刚来时那样厌烦。我甚至想要加入他们的聊天,她坐在我身边靠窗的位置,貌似一直在走神,我用眼睛的余光瞟了她一眼,见她面前准备的泡面已经泡的时间太久导致泡糟了。但是她却并没有发现,眼神一直注视着外面的风景。

我顺着她的眼神朝外看去,只看到外面成片的自然风光,遍地路油油的一片甚是好看。但是这一模一样的景色看了这么久,我都觉得有些困了,但是她却异常精神。盯着外面大概已经有一个小时了。

“你在看什么?”我尴尬的拿起水瓶喝了一口缓解尴尬,她的眼神恋恋不舍的从外面移回来,若有所思的思考了一会儿后说道:

“之前每次回来,你爸都会跟我说,以后等你长大了,我们就搬到老家跟你外公外婆住,可是现在……”

话音逐渐消失,我眼神看到她的时候,发现她只是脸上挂着微笑。却再没有开口的意思。

我默默的将水瓶放在面前的小桌板上,不再做声。一路上,我学着她的样子,盯着外面看着。我不懂她说的话和外面的风景有什么联系,但是我却第一次有了想要追寻答案的想法。

由于我们回老家的路程并不短,所以总是在停站的时候,能够看到一批又一批新的旅客。突然感觉自己的一生就像是这列火车,总是会有来来往往的过客,如果我真的不去挽留一下的话,那最后大概就会只剩下我一个人。

直到火车进了隧道,她才缓缓开口于跟我说道:

“亮亮,如果我不在了,你还会不会恨我。”

她过于平淡的口气,让我突然间慌了手脚。我不知道自己现在还有没有恨她,但是她为什么要这样说,难道?

黑暗中,我紧张的瞪大了双眼,我不安的搓着手,却迟迟没有回答。而在我刚准备开口时,她却释然般笑道:

“亮亮,妈说着玩的,别当真。”

话音刚落,火车呼啸着从隧道快速窜出,看着她的身影,我忽然感觉自己之前貌似太幼稚了。

车厢里面人流攒动,逐渐有人开始抽烟,本就封闭的车厢里面的空气开始变得乌烟瘴气,有人想要开窗散散味道时,却被那个始作俑者厉声呵斥,说是身体差,不能吹风。由于这样反复了很多次,一时间车厢里怨声载道。我倒是无所谓,因为外公在我小时候就特别喜欢抽汗烟,那种味道比现在的还要重,所以我甚至感觉还有点熟悉。轻轻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幻想着一会儿见到外公外婆时的样子,心里面就特别激动。

“咳咳……咳咳……”

断断续续的咳嗽声在耳边响起,起初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因为车厢里面乌烟瘴气的环境,咳嗽很正常。但是这次的咳嗽声却距离我很近,我突然间想到了一个人,连忙睁开眼查看的时候发现竟然真的是她,她极力的在隐忍着,当看到我醒睁开眼的时候,她愧疚的对我说道:

“不好……咳咳……不好意思,把你……咳咳……吵醒了。”

我随口说了句没事,但是看到她撕心裂肺咳嗽的样子,还是装作不关心的说道:

“你咳嗽不会开窗户吗!”

就见她满脸为难的看了眼斜对面那个一直抽烟的人说道:

“不用了,很快就咳咳……就下车了。别惹麻烦。”

说完她又将嘴巴捂紧。看着那个抽烟的男人,我哼了一声,越过她的身子将窗户打开。但是随即而来便是那个抽烟男人的辱骂声:“ 你有没有公德心啊!我都说了我有病了,你还开窗户!”

我眼神凶狠的瞟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他,但是他却得寸进尺。骂声越来越高。她在旁边一直低声赔礼道歉,但却没有任何作用。最后还是列车的乘务员过来,当她过来的时候也是满脸嫌弃。最终还是讲和了,看着周围人的眼神对我都是一阵敬佩,我突然觉得有任何不满意的事情,说出来或者反抗就会得到更多人的欣赏。而且,亲人在身边的感觉……真好。

第二十五章

这趟火车上由于我刚才的举动,周围人的眼神显得友好了很多,甚至之前占用大半张桌子的人还将自己的东西收了收,对我和善的笑着。我看着因为空气清新后而不再咳嗽的她,我的心里好受了很多。

“亮亮,刚才……谢谢你啊。”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下,挠着后脑勺说着没事。之后我又准备闭上眼再次睡觉,但是怀里却被突然塞进一袋薯片。我震惊的看着怀里的东西,缓缓开口道:

“我不饿。”

她笑着将一瓶可乐一起塞到了我的怀里,轻声说道:

“也不知道你爱吃什么零食,妈就随便给你买了点。”

我迟疑了一会儿之后,点了点头。慌乱的回应道:

“哦,好。”

一路上,我都在小心翼翼的吃着怀里的薯片,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心理,我竟然觉得她给我的东西很珍贵。而且因为她在我身边睡着了,我就一直特别小心,如果放到我们刚见面的时候,我大概并不会在意这么多。不由的暗自心想,我也许在这段时间里成长了吧!

到站的时候,我刚准备拿着书包跟着人流朝外走,却在转身的时候看到她踮着脚尖伸着手尽力的去够架子上的那个行李袋。她的身影在我看来很艰难,但是她依旧没有放弃。

我默默的靠近她,在她身后紧贴着她的后背,伸出手去帮忙够那个行李袋。但是却在我靠近她后背的时候,一股香甜的味道从她身上传来,我觉得十分好闻。

等我们之间的缝隙越来越少的时候,我能够感到我的胸膛开始剧烈的起伏。她瘦弱的后背在单薄的衣服下面,依旧能够展现上面优美的曲线。

我低下头想要跟她说话,却没想到自己的呼吸全部吐在她的发间,那熟悉的味道让我陶醉。我伸出手将行李袋拽下来的瞬间,我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朝前倾倒了一点,刚好将那最后的缝隙全部去除,我紧紧和她靠在了一起。

这应该是我们之间最近距离的一次了,我将行李袋放在座椅上后,没有任何犹豫的朝外走去,我知道现在的我一定是满脸通红。可是我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害羞。

等她拖着行李箱来找我的时候,我仍旧还有一些不知所措。

“亮亮,你这段时间长了不少啊。”

她率先开口的声音显得很温柔欢快,那种发自内心的快乐我应该只在刚跟她生活在一起的时候见到过。我嗯了一声,率先朝前走去,她的脚步很慢,也许是因为行李箱太重,可是我不敢停下脚步,我怕我再跟她说话,还是会不由自主的脸红,尽管我不知道自己在尴尬个什么劲。

从火车站出来后,我们再一次踏上了回乡下的路程。

汽车上,由于人太多,我和她将行李放到车下面的储物处后,只能站着在人群里面。车子很快就发动了,但是凹凸不平的道路却让整个车厢里面站着的人前后晃动,我跟她并排站着,忽然一个眼神,我看到她斜后方一个浑身脏兮兮的男人正朝着我们这边移动,甚至眼神一直盯在她的身上。

我下意识的侧了一步,将她的身体全部包裹在我前面,而我却将旁边的人全部阻隔在了外面。那个男人看见我的举动后,凶狠的看了我一眼,之后朝着车厢尾部走去。而注意到我动作的她却轻声说道:

“怎么了亮亮,是站的不舒服吗?”

我嗯了一声,将目光移开。可是下一秒,车厢尾部传来一阵刺耳的尖叫声,随之而来便是女子的破口大骂。本来车厢里的人因为炎热,有没有空调,都是一脸的不耐烦,现在却全部被这个声音吸引。但是司机却像是没有听到似的,依旧快速的开着车,车厢仍旧前后不规律的运动着。

“你个臭流氓,你要不要脸啊!这么大人了,竟然吃老娘豆腐!”

顺着这尖锐的辱骂声,我只看到一个烫着满头卷发,穿着暴露的中年女人指着一个浑身脏兮兮的男人。看了眼那个女人浑身所穿的衣服,上衣紧致而且似乎并不合身,因为两个乳房的部位已经有些撑的透明了,显然衣服料子不太好,下半身虽然看不见穿的什么,但是她脸上耀眼的妆容却让我对她充满鄙夷的眼神。

“你个婊子!穿这么少不就是为了勾引男人嘛,老子就是满足你而已!”

那个男人我发现就是刚才有意蹭到我们身边的人。我暗自舒了口气,幸亏自己眼尖,要是今天那个女人是她……容不得我多想,那个女人接连不断的骂着:

“你个老流氓!你等着,老娘一定给你好看!”

说着就拿出手机开始叫人,而那个男人却满脸无所谓,甚至眼神还在那个女人高耸的胸脯上面瞟来瞟去。

“婊子还立牌坊,真是没见过!”

周围喜欢管闲事的大妈大姨却满脸的兴奋,四处窜着堆儿讨论着,甚至还凑到那个女人面前询问着事情经过。那女人对谁都没有好脸色,当然也是什么都没有说。而那本来向着女人的大姨大妈们却瞬间倒戈,说着女人得到不是,甚至那些话比男人的话还难听。那个女人将电话挂断后,双手环在胸前,这时我才发现,她胸前的那两团雪峰竟然比寻常人大的多。而且经过她两条胳膊的衬托,那一对儿乳房像是要从紧绷的衣服里面跳出来似的。我不由自主的吞了下口水,这一举动却惊动了站在我身前的她。就见她将头微微转向我,脸上略微有些不开心的说道:

“亮亮,人家吵架,你如果不能去帮忙,就不要看人家的热闹。这样不好!”

我嗯了一声,将目光收回,但还是在她将头转过去之后,眼神胡乱瞟着那个女人胸脯的位置,心想:她的乳房摸着一定非常柔软,黄依依的小胸虽然很紧致,但是摸起来总感觉差了点感觉。当我幻想着那衣服下面的胸部在我手中揉搓的画面时,我突然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什么时候变成这种用下半身思考的人了!连忙摇了摇头,将浮躁的心安定下来。

在这短暂的时间里,这辆车已经直接开到了警察局。随着车子停下,旁边几个坐在阴凉处聊天喝茶的警察缓缓站起身,当我们全部走出去的时候我竟然发现那几个警察个个肥头猪脑,一副地主老财的模样。

经过一个短暂的询问之后,我提着行李正等在审讯室外面,她进去了五分钟了,按理说应该出来了,可是却迟迟不见她的身影,又过去了两分钟,她和一个肥头大耳的警察笑着聊着天就走了出来,而且还在第一时间对我开心的说道:

“亮亮,胡警官人太好了,他说跟我们顺路,刚好将我们顺到你外婆家。”

说着便将行李从我的手里接过,跟在那个警察的身后离开了,我生气的哼了一声,紧跟着他们的脚步。

一路上,那个警察都非常热情,似乎更像是一个导游。我看着他们聊得热络的样子,突然觉得这个警察的想法并没有那么简单。我生气的将书包‘啪’的一声扔到旁边空的位置上,这声声音终于将他们之间的聊天打断。但是随之而来的便是她的数落:

“亮亮,你做什么!这是人家胡警官的车,你砸坏了怎么办!赶快给人家道歉!”

我哼了一声,将头扭到一边不说话。而那个胡警官却谄媚般说道:

“没事,孩子还小。而且这车结实着呢!”

我心想,本来这件事也没有那么重要,非要小题大做!哪知道她却一直说着:

“真是不好意思,等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训他!”

接着这辆车终于安静了下来,我得意的一笑。

很快就到了我的外婆家,等我们下车的时候,我看到外婆和外公年迈的身体还是快速的朝外走来。我张开双臂紧紧抱住外公,那种熟悉且温暖的感觉让我实在不想放开。尤其是他身上重重的烟草味道。而帮忙提着行李的外婆见到这一幕之后调侃道:

“你们爷俩关系就是好,你看,这一回来还抱上了。哎,我这糟老婆子就没那么好命了!”

我顿时有些尴尬,连忙松开外公,不好意思的笑着。而她却直接搂住外破的肩膀,笑呵呵的说道:

“妈,您有了外孙就不要闺女了?快进去看看这次我给你带了什么。”

我们四人欢天喜地的将行李箱全部搬进了屋里,却忘记了一直站在门口未离开的胡警官。

一回到家里,我就将身后书包里面的成绩单和试卷拿给外婆外公看,他们看到我的成绩后一直在夸赞我,看着他们喜笑颜开的样子,我心中那一直憋闷的地方突然间舒服了不少。

她像是拥有了源源不断的活力似的,将带着的所有东西一股脑全部拿了出来,看着外婆和外公两人慈祥的笑容,我忽然觉得这样的生活也挺好。

正当我们一家其乐融融的时候,那个所谓的胡警官推门而进,满脸堆笑的开口道:

“孙大爷,大妈。”

外婆和外公的脸上很显然的停顿了一下,但当看见胡警官浑身的警服时,脸上的笑容又加重了几分。

“您是?”

外公开口道,在外公那个时代,男人一直都是主外。所以这个时候外婆只有安静站在外公身边的份。那个胡警官倒是不觉尴尬,礼貌的说道:

“我是警察局的,刚才也是我将孙茜和亮亮送回来的。”

我哼了一声,不愿意说话,而她却热情的将那杯我一直没有喝的水端到胡警官面前说道:

“胡警官,真是谢谢您了,你喝水。”

胡警官将水杯接下,坐到炕边上,轻声细语的说道:

“孙大爷,大妈,这段时间,家里还挺好的吧!”

外公嗯了一声,笑呵呵的与他聊着,而外婆和她却将炕上桌上摆着的东西一一收了起来。最后我眼睁睁看着外公将那个所谓的胡警官留下来吃饭。

外婆带着我和她一起去了另外一个屋子里,外婆一进来便严肃的说道:

“那个胡警官你是怎么认识的?”

显然这句话并不是在问我,我得意的往炕上一躺。晃悠着双脚。而她却极力的在给那个胡警官身上贴金。

“今天要不是人家胡警官,我和亮亮还不知道多会能从警局回来呢,您问这个干什么?”

外婆叹息过后缓缓说道:

“那个胡警官看着,不像是什么好人,你以后离这个人远点。”

听着外婆的话语,我连忙坐起来附和道:

“就是,他不是好人!”

本以为外婆会向着我,但随后我受到了外婆和她的双重夹击。

之后因为外婆和她要去做饭,而那个胡警官和外公还聊着火热,我只能独自一人玩手机。忽然我发现这里的信号差到极限,4G网络只有两格信号。我开始拿着手机在屋里乱窜,试图找到一个信号最好的位置,但是没想到那个胡警官不知何时站在了我身后。

“亮亮,你干什么呢?”

我转过头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他,继续着手上的事情。之后他像是在自己家似得,直接坐到了炕边。双眼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感受到身上那道火热的目光,我不耐烦的停下脚步,冷漠的说道:

“有什么事就说,你总看着我干什么?”

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那个胡警官竟然嘴角一咧,笑着说道:

“我就是觉得你跟我很像父子俩!”

我皱着眉头啊了一声,厌烦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朝着另外一个屋子走去。看到外公坐在那里抽着烟,我哒哒哒跑过去,看着仍旧是熟悉的汗烟,旁边放着干燥的烟叶和一本小学生用的田字格本,那根早已金到发黑的烟锅正缓缓冒着白色的烟。

我跑过去拿起本子撕掉一张,将烟叶放到里面卷着。最后灵魂的用舌头舔在纸上面,借助口水将纸张粘在一起,递到外公身前说道:

“外公,怎么不抽这个烟了?”

外公嘬了一口烟锅上面那个白玉的烟嘴,随着烟圈从他的嘴里吐出,一个年迈的声音传来:

“亮亮不在,我自己懒得卷了,只能让你外婆把这个烟锅找出来了。”

我笑着将烟锅拿下来,把卷好的烟卷放到外公的手里说道:

“那我以后给您多卷一点。”

外公笑着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发,老态龙钟的嗯了一声。我始终觉得,只有这里才是我的家。而在这里我才能拥有没有任何顾虑的快乐。

就这样陪伴着外公的时间过的飞快,尽管我们之间并没有交流,但是我的脸上一直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亮亮,爸,吃饭了!”

自从她进家门开始,我发现她的声音中总会带有一丝欢快。而且那脸颊上的笑容更是像刻在上面似的。

帮外公将烟卷放到一旁的烟灰缸里,搀扶着外公的胳膊朝外面走去。由于是村子里,在炎热的夏天,所以大家都会有个不成文的规律——傍晚时分,乘着傍晚凉爽的微风,坐在院子里,一家人围坐圆桌边,和和美美的吃晚饭。

看着日落西山时那凄美的夕阳,带走了人们一天的辛劳。当我欢欢喜喜和外公走到院落里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我最讨厌的身影——胡警官。只见他安安稳稳的坐在桌边,看到我们出来的时候,还很热情的走到外公身边,搀着外公另一边的胳膊说道:

“叔,我扶着您。”

见外公没有拒绝,甚至还跟他笑脸相对,我瞬间就生气了。上前一步搀扶着外公另一边的胳膊,冷漠的对胡警官说道:

“我外公还有我呢!不劳您费心!”

说着我腾出手一把将他放在我外公身上的手扒拉开,搀着外公朝桌边走去。而这时外公只是不悦,但还未说什么。但是从屋里端着饭菜的外婆却将这一切收到眼底。胡警官就站在原地,双手还僵持在那里。这时,外婆笑呵呵的走到他身边时说道:

“小胡啊,走,过来吃饭了。还呆站着干什么!”

就见他厚脸皮的跟在外婆的身后,谄媚的笑着。我坐在外公的身边,撅着嘴不愿意看到这个人。

“孙茜怎么还不出来啊?我去帮帮她吧。”

说着胡警官就要起身朝屋里走去,外婆立马制止道:

“没事,茜茜乘汤呢,一会儿就出来了,你就先吃吧!”

刚刚起身准备离开的他,在外婆这一番话后,只能默默坐下,笑着夹着面前的菜肴。而这时,她端着一盆汤走了出来,就见她脚步缓慢,但仍旧小心翼翼的双眼不敢看向别的地方,而胡警官在看到她走出来的那一刻,双眼冒着精光,不顾桌边还有人,立马站起身朝她走去。

“我来帮你吧。”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