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针三部 (1-16全文完) 作者:迷失在丛林

. 【妻针三部】

作者:迷失在丛林2020年5月30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

续言,看作者不写,心中有些遗憾,像境妖和魔师致敬,非常喜欢两位大师的文章。

结构上继承男主瘫痪,其余三叔和女主没有血缘关系,保持妻心和妻针的人设,谢谢大家。

**************************************************************** . 1-2

“老公,你会好起来的!”

袁媛握着我的手,眼神迷茫,看着我没有张口,妩媚的容颜又多出一分愁绪,让人忍不住产生怜爱。

我能感受到她的担忧,毕竟彼此做了那么多年夫妻,如果自己不是如今这种样子,我想我会非常开心。

从前的她不会这个样子对我,不是说对我不好,而是她与生俱来的锦衣玉食,培养出了清高冷媚的气质,哪怕语气柔和,也带有丝丝清冷“是啊!人是会变的!”

我心中有些感慨,可能如今唯一没变的就是容颜,妻子的身姿依然那么高挑。

今天她穿着一身黑衣连体裙,把整个身材包裹的凹凸有致,尤其是那紧致又丰满的屁股,显得那样诱惑人心,走到哪里都会是男人致命的杀手。

以前的我以有这样的妻子为傲,走到大街上时间很拉风的事情,也喜欢收到众人羡慕又嫉妒的眼神。

但是如今呢,想起这些日子发生哪些让我措手不及的事情,心中有种说不出的苦涩。

“你要坚强,以前是我不对!”

袁媛好似能察觉到我的内心,她把丰满的臀部压到我的床边,我甚至能从余光看到一个浑圆桃子的轮廓,黑色连衣裙被蹦的紧紧,中间位置划出一道深深的沟渠。

说话她抬手从远处拿来一个LV黑色包包,在我震惊的目光下,从里面拿出一盒香烟,然后点燃,妩媚的眼神晦暗难明,有些懊悔,有些哀伤,又给人一种战栗的冷艳。

“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妻子吗?”

“还是说我从来没有了解过她!”

在这安静的卧室内,我感觉头皮发麻,妻子从来不用这么名贵的包的,哪款LV包绝对价值不菲,而是是新潮的款式。

然后我陡然发现,妻子这件衣服是她从来没穿过的,做工来看非常高档。

袁媛以前给我感觉更多是端庄大气,生活上精致又简单,更不可能吸烟。

但今天却让我产生了霸气凌厉感,一个全新的她,是最近改变的吗?

还是以前就是如此?

为了爱情而迁就自己,怕那盛气凌人的气质刺伤贫寒家庭的我?

外面不知道何时起了风,呼啸呜咽,就如同我的心情,我真觉得荒谬,我认识那么多年的妻子,我居然从没有认真了解。

“咚咚”

敲门声响起,袁媛刚要起身,三叔已经进来,手里拎着个果篮,看到袁媛的装扮,眼神睁大。

我没来由的生出一种厌恶,都怀疑这种人怎么能和袁媛产生过深的交集,肮脏、粗俗、没礼貌、丑陋这些缺点基本三叔都有。

而这样一个受我鄙视的人,居然肆意的驾驭我的妻子,享受着妻子身体的一切。

“阿闯还好吧!”

三叔身体句楼,小心翼翼把水果放在床边,拘谨的看着袁媛。

这一幕落在我的眼里有些快慰,人是改变不了本质的,三叔依然那么胆小,仍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拿开!”

袁媛转头呵斥,眉头紧皱。

我诧异一下,然后看着那只干瘪的手,抚摸着妻子的屁股,如果能动的话,我想绝不不会像曾经的软弱,会挥拳。

而三叔像是没有听到一般,继续揉捏,动作娴熟,就像安抚自家牲口。

“啪!”

“我说话,你听到没有!”

妻子转身把三叔的手扇开,怒视着他,不得不说妻子今天确实和以往不同,眉目间居然隐隐含威。

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刚才被三叔抚摸时候,妻子身体好像瞬间紧绷 .“老公,我去给你拿药。”

袁媛轻声安慰我一句,然后看都没看三叔一眼,款款走开,而三叔眼神则死死盯住她的屁股。

“袁媛什么都好,无论学识、修养。”

三叔坐在我的旁边,像在开始自言自语。

这是英雄所见略同吗?

但听到一个土气的老男人,肆意评价自己的妻子,我非常不舒服,而且三叔身上的味道让人难闻。

“尤其这身段,这屁股,在农村很少见!”

三叔继续发表自己看法,妻子在不远处的厨房倒着药,那弯腰的动作划出惊人的弧线。

说是连衣裙,其实就是短裙,只能紧紧包裹住屁股那种,蹲的太低,里面的蕾丝内裤都隐隐约约瞧见。

“但是就是缺乏管教,以前讲究个上山下乡,在锻炼,这富贵人家的女人,气质和身材确实是尤物,但就是没规矩。”

三叔嘴巴不停,说的话让我感觉快要爆炸,他这是干什么,鄙视我吗?教育我如何管教女人,多他妈荒唐。

一个丑陋的老男人,盯着我妻子的屁股,替我分析自己的女人,我索性闭上眼睛。

“老家附近以前有个窑子,以前看不起你三叔,最后还不是让三叔收拾的服服帖帖。”

三叔继续炫耀着战绩,我觉得荒谬。

“但袁媛比她们强多了,皮肤比她们滑,屁股也比她们挺翘,尤其是那里……”

说道这里他嘿嘿的笑,我忍不住睁开眼睛,表达自己的愤怒,有些东西已经发生了,我不承受也得承受,但是实在控制不住三叔把自己妻子和万人骑的婊子相提并论。

三叔发现我睁开眼,手指一挥,指着妻子。

“那里比那些窑姐紧致多了。”

有生以来第一次,我有种暴起杀人的冲动,但是我瘫痪了,顺着他的方向,位置分明指向妻子的双腿之间。

“三叔以后帮你好好管教她,给她立立规矩,保证把袁媛收拾的服服帖帖,教她怎么做一个女人。”

这个老男人以一种指导后辈的眼光看着我,我觉得好笑,我他吗的有多失败,居然某天一个让人看不起的人,说要帮我管教老婆。

“聊什么呢?”

袁媛走了过来,手里端着一碗汤药,三叔则赶忙起身,拘谨的搓着手。

“嘿嘿,陪阿闯说说话,聊了一些养狗的事。”

三叔露出一口黄牙,趁着袁媛坐下功夫,偷偷看了一眼妻子的胸前,居高临下,很容易瞧见里面白腻。

撒谎是我给三叔新增加的污点,刚刚他明明再聊女人,等等!

这个王八蛋,居然把我心爱的女人比作狗,如果我能开口的话,我绝对要揭穿他的谎言。

可惜我不能,而袁媛听到三叔的话,居然破天荒的笑了一下。

我知道为什么,那是袁媛曾经喜欢养狗,但她可能怎么也猜不到,这个看着木讷的三叔,刚才却在谈论怎么驯服她这种女人。“老公,你会好起来的!”

袁媛握着我的手,眼神迷茫,看着我没有张口,妩媚的容颜又多出一分愁绪,让人忍不住产生怜爱。

我能感受到她的担忧,毕竟彼此做了那么多年夫妻,如果自己不是如今这种样子,我想我会非常开心。

从前的她不会这个样子对我,不是说对我不好,而是她与生俱来的锦衣玉食,培养出了清高冷媚的气质,哪怕语气柔和,也带有丝丝清冷“是啊!人是会变的!”

我心中有些感慨,可能如今唯一没变的就是容颜,妻子的身姿依然那么高挑。

今天她穿着一身黑衣连体裙,把整个身材包裹的凹凸有致,尤其是那紧致又丰满的屁股,显得那样诱惑人心,走到哪里都会是男人致命的杀手。

以前的我以有这样的妻子为傲,走到大街上时间很拉风的事情,也喜欢收到众人羡慕又嫉妒的眼神。

但是如今呢,想起这些日子发生哪些让我措手不及的事情,心中有种说不出的苦涩。

“你要坚强,以前是我不对!”

袁媛好似能察觉到我的内心,她把丰满的臀部压到我的床边,我甚至能从余光看到一个浑圆桃子的轮廓,黑色连衣裙被蹦的紧紧,中间位置划出一道深深的沟渠。

说话她抬手从远处拿来一个LV黑色包包,在我震惊的目光下,从里面拿出一盒香烟,然后点燃,妩媚的眼神晦暗难明,有些懊悔,有些哀伤,又给人一种战栗的冷艳。

“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妻子吗?”

“还是说我从来没有了解过她!”

在这安静的卧室内,我感觉头皮发麻,妻子从来不用这么名贵的包的,哪款LV包绝对价值不菲,而是是新潮的款式。

然后我陡然发现,妻子这件衣服是她从来没穿过的,做工来看非常高档。

袁媛以前给我感觉更多是端庄大气,生活上精致又简单,更不可能吸烟。

但今天却让我产生了霸气凌厉感,一个全新的她,是最近改变的吗?

还是以前就是如此?

为了爱情而迁就自己,怕那盛气凌人的气质刺伤贫寒家庭的我?

外面不知道何时起了风,呼啸呜咽,就如同我的心情,我真觉得荒谬,我认识那么多年的妻子,我居然从没有认真了解。

“咚咚”

敲门声响起,袁媛刚要起身,三叔已经进来,手里拎着个果篮,看到袁媛的装扮,眼神睁大。

我没来由的生出一种厌恶,都怀疑这种人怎么能和袁媛产生过深的交集,肮脏、粗俗、没礼貌、丑陋这些缺点基本三叔都有。

而这样一个受我鄙视的人,居然肆意的驾驭我的妻子,享受着妻子身体的一切。

“阿闯还好吧!”

三叔身体句楼,小心翼翼把水果放在床边,拘谨的看着袁媛。

这一幕落在我的眼里有些快慰,人是改变不了本质的,三叔依然那么胆小,仍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拿开!”

袁媛转头呵斥,眉头紧皱。

我诧异一下,然后看着那只干瘪的手,抚摸着妻子的屁股,如果能动的话,我想绝不不会像曾经的软弱,会挥拳。

而三叔像是没有听到一般,继续揉捏,动作娴熟,就像安抚自家牲口。

“啪!”

“我说话,你听到没有!”

妻子转身把三叔的手扇开,怒视着他,不得不说妻子今天确实和以往不同,眉目间居然隐隐含威。

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刚才被三叔抚摸时候,妻子身体好像瞬间紧绷 .“老公,我去给你拿药。”

袁媛轻声安慰我一句,然后看都没看三叔一眼,款款走开,而三叔眼神则死死盯住她的屁股。

“袁媛什么都好,无论学识、修养。”

三叔坐在我的旁边,像在开始自言自语。

这是英雄所见略同吗?

但听到一个土气的老男人,肆意评价自己的妻子,我非常不舒服,而且三叔身上的味道让人难闻。

“尤其这身段,这屁股,在农村很少见!”

三叔继续发表自己看法,妻子在不远处的厨房倒着药,那弯腰的动作划出惊人的弧线。

说是连衣裙,其实就是短裙,只能紧紧包裹住屁股那种,蹲的太低,里面的蕾丝内裤都隐隐约约瞧见。

“但是就是缺乏管教,以前讲究个上山下乡,在锻炼,这富贵人家的女人,气质和身材确实是尤物,但就是没规矩。”

三叔嘴巴不停,说的话让我感觉快要爆炸,他这是干什么,鄙视我吗?教育我如何管教女人,多他妈荒唐。

一个丑陋的老男人,盯着我妻子的屁股,替我分析自己的女人,我索性闭上眼睛。

“老家附近以前有个窑子,以前看不起你三叔,最后还不是让三叔收拾的服服帖帖。”

三叔继续炫耀着战绩,我觉得荒谬。

“但袁媛比她们强多了,皮肤比她们滑,屁股也比她们挺翘,尤其是那里……”

说道这里他嘿嘿的笑,我忍不住睁开眼睛,表达自己的愤怒,有些东西已经发生了,我不承受也得承受,但是实在控制不住三叔把自己妻子和万人骑的婊子相提并论。

三叔发现我睁开眼,手指一挥,指着妻子。

“那里比那些窑姐紧致多了。”

有生以来第一次,我有种暴起杀人的冲动,但是我瘫痪了,顺着他的方向,位置分明指向妻子的双腿之间。

“三叔以后帮你好好管教她,给她立立规矩,保证把袁媛收拾的服服帖帖,教她怎么做一个女人。”

这个老男人以一种指导后辈的眼光看着我,我觉得好笑,我他吗的有多失败,居然某天一个让人看不起的人,说要帮我管教老婆。

“聊什么呢?”

袁媛走了过来,手里端着一碗汤药,三叔则赶忙起身,拘谨的搓着手。

“嘿嘿,陪阿闯说说话,聊了一些养狗的事。”

三叔露出一口黄牙,趁着袁媛坐下功夫,偷偷看了一眼妻子的胸前,居高临下,很容易瞧见里面白腻。

撒谎是我给三叔新增加的污点,刚刚他明明再聊女人,等等!

这个王八蛋,居然把我心爱的女人比作狗,如果我能开口的话,我绝对要揭穿他的谎言。

可惜我不能,而袁媛听到三叔的话,居然破天荒的笑了一下。

我知道为什么,那是袁媛曾经喜欢养狗,但她可能怎么也猜不到,这个看着木讷的三叔,刚才却在谈论怎么驯服她这种女人。

“别动!”

袁媛对我呵斥一句,我愣住,但马上知道自己误会了,妻子给我喂药需要站起来,顺着她的裙角,我发现她双腿间探入一只手。

此刻那只手动弹不得,被妻子修长的美腿死死夹住,我有时候不得不震惊三叔的大胆。

“拿出去!”

妻子端着药碗,冷漠的看着三叔,眼神说不出的愤怒。

感受妻子的态度,我心里舒坦很多,看着那双悬在裙子下面的手,说不出的快意,就像敌人出现,然后被一枪爆头的爽感。

可是为什么感觉妻子面容有些潮红,双腿有些轻微的颤抖,要不是认真看真的很难发现。

还有那脏手悬停的位置,到底触没触碰到那个地方。

我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荒唐,妻子明明都与三叔发生很多那种事情,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在意碰没碰到呢。

抬头看着气质迥异的妻子,我好像隐约察觉到什么,可能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霸气冷艳的她。

三叔似乎更加惧怕今天的妻子,目光开始躲闪,手也努力抽出来,没抽动。

“嗡嗡”

电话响起,妻子看着上面的号码,犹豫片刻,然后接通,腿也自然分开。

“喂”

“你好,许医生”

袁媛语气娴静,像个大家闺秀,似乎又回到了曾经的样子,我有些感动,妻子终归还是爱过我。

“恩,我知道了,只有这个方法吗?”

可能说话太过专注,她没有察觉,刚才犯罪的那只手没有离开打算。

三叔小心翼翼观察接电话的妻子。然后他的手在妻子的臀上丈量了一下,像是计算尺寸。

妻子的臀很美,蜂腰肥臀说的就是她这种,以前在她甚至开玩笑说,自己当美臀小姐绝对第一、当时我只是笑笑,但知道她说的是真的,她的臀形真是很完美那种,完美到我都不忍心裹渎。

再者我也有些不敢,妻子的内心,是骄傲带有保守那种,她讨厌行房触碰她的臀部,就算走在大街上,也只穿那种宽松的衣服。

而我现在有些后悔,因为本属于我觉东西,现在却被一个老头子享用。

三叔把妻子的裙子缓缓掀开,就像展示一幅山水画,白皙的大腿根处,已经露出黑色蕾丝内裤。

三叔表情有些迷恋,尤其看到蕾丝底部包裹处,眼神中透露出炽热和阴狠。

我被三叔刚才刹那的阴狠吓了一跳,我学过心理学,总感觉三叔的表情哪里不对,还有这种表情好像见过,至于哪里一时想不起来。

让我诧异的是,这回妻子仅仅是转头看着三叔,却没有说什么,继续通着电话。

三叔看着妻子没有发火,好像重新有了勇气,手上动作更加肆无忌惮,直接把妻子裙子底部全部掀开。

掀开刹那,我甚至看到妻子臀肉的跳动,和波浪一样。

三叔枯槁的手,顺着妻子的臀部滑动,一直滑到妻子的腿间出,妻子通话声音都断了一下。

妻子漠然转头,我觉得三叔闯祸了,我能看出来,妻子这回是真生气了,我忍不住想看三叔的下场,但妻子刚想开口。

“啪”

三叔的手直接煽在妻子的肥臀上,声音很大,妻子一下子趴在墙上。

“啊,轻点!”

妻子脸色潮红,出乎我的意料,她的声音也不像刚才那样强硬,甚至带有一些讨好,我看到牙关紧咬的妻子,觉得有些疯狂。

我承认刚才三叔下手很重,但是真严重到如此吗?

我表示怀疑,妻子是身手一直不错,抗击打能力是很强的,还有就是普通女人顶多也只会喊痛,觉到不了瘫软的程度。

为什么妻子会如此反应呢?

她刚才的表现,不是做作,更像受到了什么刺激。

三叔察觉袁媛脸上的潮红,苍老的脸庞露出笑容,嘴角又有那么一丝不屑,又连抽了几巴掌。

效果显而易见,妻子刚才还乱动的俏臀一下老实起来,见到这一幕我有些不知道如何表达。

可能我就从来没有了解过袁媛,刚才还冷艳的妻子,此刻有说不出的乖巧。

而那个胆小猥琐的三叔,在这种时候又展现出无比的自信,像一个轻车熟路的马夫,短短几鞭子训好烈马。

甚至这一刻,我居然生出了两人如此般配的错觉。

三叔那双手娴熟的挑逗妻子,妻子这时脚尖高高翘起。

她今天穿着一双很高的高跟鞋,这样踮起脚尖很是吃力,但我知道她没办法。

三叔的手放在妻子小腹下方,死死的拉紧内裤,蕾丝内裤瞬间卡在了妻子的骚逼内。

应该会勒的很紧吧!

看着妻子那晦涩难明的表情,妩媚的眼神中,居然出现柔弱,我从没见妻子这样,在我印象中她从来不会软弱。

“喜不喜欢,我这样对你?”

三叔拍了一下妻子的屁股,我不得不承认,这个苍老的男人一旦涉及情欲,有着说不出的自信,平时他绝不敢如此语气和妻子说话。

妻子没有回答,而是看了我一眼,脸色愈发红艳,捏人心魄的容颜像朵罂粟。

罂粟!

我感觉自己的心在颤抖,我想起来了,终于想到哪里见过三叔那种阴狠表情了。

往日那个案例又展现我的心中。

三年前有个家暴案,让他记忆犹新,开始只是以为是个普通案例。

但当那名身份不低的女人,脱下衣衫的刹那他吓了一跳。

他永远忘记不了,那诱人的躯体上,本该是女性最柔润的部分,被人上了把锁。

女人的腰部和乳房上被人纹上了罂粟,而那名罪犯归案时,眼神那股阴狠和三叔展现的一模一样。

. 3-5

“喜不喜欢?”

三叔见妻子紧紧抿着嘴,露出猥琐笑容,再次用力,把妻子蕾丝内裤拉高。

似乎有点狠,妻子扶墙那只手猛然放下,捂着自己下体,两条修长的美腿也瞬间闭合。

看到如此景象,我都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心情,三叔刚才那种力度,有点重,那枯槁的手臂青筋凸起,和妻子有些痛苦的表情,让我恐惧和心疼。

让我疑惑的是妻子为什么喜欢三叔这样对待她呢,我能感受到妻子现在非常容易动情,和平时差别很大。

以前她虽然和三叔苟合,但情绪不会如此强烈。

但又有点说不通,妻子文化、修养、气质、包括财富,和三叔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一个出身高贵的女人怎么可能对三叔这种邋遢的老男人动情。

还有刚才妻子接的电话,医生和她说了什么,电话后,我能明显察觉她心态上的转变。

“过来!”

妻子声音妩媚中带有清冷,像个女王,刚才在我思考的时候。她已经挣脱三叔的束缚,来到我对面的床边。

不得不说,妻子走路姿态很端庄,能体现出她良好的家教和渊博的文化底蕴,笔直修长的双腿配上浑圆挺翘的臀部,把端庄和妩媚,这两种本该矛盾的风情完美结合在一起。

但是,她妻子接下来的动作,又让我的心又有点凉,她到了床边,犹豫一下,然后缓缓跪着趴上去。

她这是要干什么?

要那个恶心的老男人干她吗?

柔顺的秀发披散开来,纤细的腰肢,夸张到让人癫狂的臀部,这些本该属于我的东西,此刻却在为三叔展现。

我有些恐惧,本以为她今天和以往不同,但没想到反而变本加厉,她以前虽然放纵,但绝对不会如此毫无顾忌,看着她那清冷的面容,我觉得是面对一个恶魔。

“帮我把裤子脱了”

三叔站在妻子眼前,把裤子对着她,那里鼓胀好大一块,妻子眼神幽幽,不知道想着什么,我有些担心,不得不说三叔那庞大的家伙很有威慑力,妻子很多次被它杀得丢盔弃甲。

好在三叔也有些紧张,想来和我一样,面对这样的妻子有些陌生,我能听他刚才说话语调,其实没什么底气。

我不由的对三叔更加不屑,和袁媛发生关系又能如何呢,那天生的猥琐胆小和自卑已经深入他骨子里。

三叔说的那些管教妻子的话,如今在我看来有些好笑,一个上流社会女人哪怕一时沉迷色欲,但几十年沉淀的修养和道德观能轻易改变吗?

我和袁媛做了那么多年夫妻都不行,你这个猥琐的老男人怎么可能做到,同时心里有些明悟,妻子今天姿态和欲望无关,可能只是单纯的想征服三叔。

“你不要太过分!”

和我预料的一样,妻子厌恶的转头,直接拒绝三叔,我心里兴奋的喊了一句YES。

“涨的难受”

三叔脸上献媚,妻子没搭理他,神情冷漠,看着三叔急的挠头,我知道妻子赢了,不知道谁说过男女双方,谁占取主动谁就能取得胜利,而失败一方则下场很惨。

“快点”

妻子扭了一下屁股,声音妩媚带有诱惑,她柔软的腰身压的很低,屁股故意抬高,能透过她的领口,看到硕大雪白的一片,顺着纤腰一直到臀部,我心头一紧。

由于屁股翘的太高,她的肥臀也暴露不少,而让我惊心的是那条昂贵的蕾丝,依然死死卡在她的下体,勾勒出紧密的缝隙,丘壑的形状也历历在目,饱满而诱惑。

“怎么了?”

妻子疑惑的转头,看着三叔,我也有些奇怪,三叔站在妻子后面,没有一点动作,在我印象中他非常急色,现在反而不紧不慢。

我没有变态到非要三叔操妻子地步,但如今自己的状态,加上他们二人之前的行为,我倒是希望速战速决,省的看着碍眼。

三叔继续观察这妻子下体轮廓,粗糙的手指在那私处徘徊,但就是不更进一步,妻子不知道是不是有意,再次把屁股抬高,让自己下体更加暴露,但努力半天,仍不见三叔脱裤子,她明媚的眼睛中流露失望。

这是怎么了?

看着闲庭信步的三叔和有些焦躁的妻子,我有些不懂,甚至恶趣味想三叔是不是不行了。

“是不是这里想要了?”

正在我不解时候,三叔开口了,语气轻佻,他用手抚摸着妻子的肉丘,分出两个手指,把妻子的阴唇挑开,娴熟、粗暴,像是摆弄自家破车。

我见到这一幕,瞬间胸腔炸裂,我自问承受能力已经非常强了,甚至已经可以漠视妻子的出轨,但是为什么,此刻心有种绞痛感。

“才没有”

妻子虽然反驳,但没什么力度,她声音有些颤抖,媚眼大睁,手指死死抓着被单,整个身体像是遇到什么恐惧的事情,浑身战栗。

“袁媛,你夹的太紧了”

三叔像个老农,诉说着自己田地,但他说的是实话,妻子私处很紧,望着妻子粉嫩的阴唇死死夹住三叔的手指,我有些难受。

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女人的阴唇居然能把手指夹住,此时我心中好像有什么东西碎了。

“把屁股抬高,腰压低点”

三叔肆意抽了一下妻子的屁股,手上动作没有一点温柔,更像是命令。

妻子神色有些奇怪,脸越来越红,她乖巧的把腿分开,让屁股分的更开,那柔软的身段,好像失去以往的活力,变得僵硬,给人一种她很紧张的错觉。

三叔的手指仍旧在四周滑动,但就是不进去,妻子在三叔的动作下呼吸开始急促。

我看着眼前的诡异景象,一个端庄冷艳的高挑女人,穿着昂贵的黑色包臀裙,跪在床上,就这样一个倾国倾城的尤物,却努力的翘着高贵的屁股,讨好身后的男人。

而那个土气苍老的老男人,却自信的用那枯槁的手指,娴熟的玩弄冷艳女人的粉红下体,随意掌控她的生死。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妻子这样做呢?

如果他有欲望完全可以找个更优秀的男人,她有这个资本,国内顶尖大学毕业,深不见底的财富,还有那碾压同性的傲人身材。

难道单单是因为三叔胯下那巨大的兵器?

“把乳房露出来!”

三叔一只手在妻子屁股上游动,一只手想要掀开她的上衣,她的乳房很大,柔软而坚挺,没有妻子的帮忙,他根本无法解开。

“不要碰那里”

妻子直接拒绝,但语气没有开始那么生硬,更像在商量。

她不喜欢别人碰她的乳房,自小的家庭教育,让她有时候很保守,达到执拗地步,记得以前和她在一起时候,因为我摸她的乳房,还闹了别扭。

“屁股摆动,顺着手指”

三叔也没有强制,而是继续挑逗妻子,果然,妻子开始扭着屁股,用私处摩擦三叔的手指。

但这种姿势其实很累,不大一会,妻子就额头见汗,粘湿的秀发贴上脸颊。

“不许插进去!”

三叔突然狠狠的扇了妻子屁股一巴掌,那肥大的屁股被扇像潮水起了波浪,好像在报复妻子刚才的拒绝,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似乎听到妻子发出一声哭腔。

像小孩子想要心爱的玩具,而家长又不给满足那种,三叔的手再次伸向妻子的乳房,我真有点佩服他锲而不舍的精神。

出乎我的意料,这次妻子没有说话,只是身体尽量把乳房挪开,但还是晚了一步。

那饱满的地方,被三叔紧紧握住,手指深深陷入,妻子抗拒一下,但最终没有说什么,只是把头低的更低。

“阿闯有没有这样摸过你?”

三叔有些兴奋,握着妻子那对难以掌握的乳房,口中问着妻子,眼睛却看着我。

妻子从刚才低头后,好像些失魂落魄,妩媚的双眸空洞盯着前方,这种景象让我心里发酸。

说心里话,我非常恨她,但是恨和爱两者真的有区别吗?

我觉得自己是个矛盾体,她背叛自己时候,我会想着疯狂报复,但看着她空洞的目光,又有些怜惜。

一个曾经那么骄傲的人,为什么会变成如此模样!

她的工作、学业、包括财富,她都事事做到最好,这充分表明她是个胜负心很强的人,而就是这样一个女人,此刻却展现出从没有过的柔弱。

她如果想逃离,完全可以制服三叔,如果有欲望,完全可以找一个情人,而不是这样被三叔当牲口一样作践。

没错!

以心理学的角度,我不觉得三叔,把妻子当成一个女人,更像对待随意打骂的牲口,就如同他曾经养的那头母马。

哪怕我恨她,我真的希望她能摆脱自己的欲望,因为我不敢想象,这样风情万种的妻子,落到三叔这个变态的手中,最终下场是什么,会后悔称为女人吗?

“咦,真是个小骚货,说了几句,就这么兴奋”

三叔猥琐的声音,让我脱离幻想,只见他从妻子臀间抽出手,上面还挂着白色粘液,妻子听到后把头埋的更低,像个犯错的小姑娘。

我见到这幕,已经不知如何表达自己心情,一个自幼通晓国学,工作始终给人清冷的妻子,在那个猥琐男人的话语中,居然会兴奋的湿透,这还是我那个曾经含蓄的妻子吗?

最主要还是她的态度,实在让我失望,骚货这是多么具有侮辱性的词语,那个从来言谈举止文雅的她,居然能默默承受。

“这里很想要吧!”

三叔手指再次分开妻子下体,熟练的让我麻木,他那猥琐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似乎在做专业检查。

见妻子还是沉默,三叔用手探入妻子内裤,我有点讨厌自己眼神锐利,因为三叔探进去时候,我能明显看到,妻子那被勒紧的阴道猛地一夹。

“工作时候是不是喜欢男人盯着奶子!”

三叔像个熟练修车工,对妻子沉默也不在意,继续循循善诱,我觉得这个猥琐的老男人也变了。

没了曾经的胆小怕事,面对妻子这样绝顶美女也没了以前的仰视,说实话,这点我觉得自己输了。

妻子的优秀,给我印象中一直是女神形象,不可裹渎那种,我之所以工作努力其中有部分是想更配的上她。

而现在这个让人恶心的老男人,如今面对妻子时,却有股说不出的自信。

“来,自己把衣服解开,奶子露出来!”

三叔停下了探入的手,说话间来到妻子的眼前,做出了一个惊悚的动作,他把妻子秀顺的秀发猛然拎起,妻子也瞬间怒视着他。

震惊!

这是我唯一表达自己心情的词语,那个老男人疯了吗!他真以为妻子处处会让这他!

妻子骨子里其实有种疯狂,从她现在的眼神,我就能看出她对三叔这种行为的反感,她的眼神非常有震慑力,让瘫痪的我都心慌,有点像电视剧老版的武则天。

沉默!

空气仿佛开始凝重,三叔并没有先前的畏惧,而是居高临下看着妻子,对着这个隐隐带有威严的妻子没有丝毫在意。

让我更震惊的事情发生了,沉默半分钟后,妻子居然移开目光,不敢对视三叔的眼睛,不自然的垂下目光,这一幕让我的心在滴血。

“为什么这样对我!”

妻子言语低微,声音有些颤抖,不仔细听我都听不到。

“快点!”

三叔催促一声,再次把妻子秀发狠狠拉起,让她那刚才还带有威严的脸庞仰起来,只是可惜,这次妻子清冷的目光没再次直视三叔,而是缓缓垂下。

僵持几秒。

“是”

妻子声音在没有从前的妩媚,此刻神情低落,回答完后,贝齿死死咬着红唇。

听到妻子的回答,我觉得天好像暗了几分。

三叔松开了妻子的头发,妻子跪直了身体,她的手在发抖,明明房间内没有一点风,但好像很冷。

我见过妻子和三叔乱搞,但每次她其实都是落落大方,从没有现在的情况,我能看出她表情很挣扎,这是几十年的修养在和三叔的要求做斗争。

她的手缓缓抬起,然后放在胸前,那里非常挺拔,有时候我真觉得丢人,我们两个做夫妻这么久,她从来没让我欣赏她的乳房。

最可笑的是,此情此景居然有点占了那个老男人的光。

妻子最终还是把黑色领口下拉,黑色奶罩边缘泛着白光,从轮廓就能看出她的乳房很大,但三叔表情没什么变化,仍是不太满意。

妻子察觉到三叔的目光,纤细的手指再次移向胸前,然后解开,那硕大乳房一下子弹跳出来,饱满而圆润,没有普通女人的下垂,可能常年练习瑜伽原因,显得非常坚挺。

三叔在妻子露出乳房时候,眼睛一动不动,嘴巴张开,露出那一口大黄牙,显然妻子的乳房让他产生惊艳。

“有钱人家的女人,保养就是好,真羡慕阿闯”

三叔枯槁的双手,托着妻子乳房,像是鉴赏家,给古董坐着定义,我看到妻子被摸的瞬间,她的手一下子握紧。

会很不舒服吧!我暗暗想着,三叔的手常年劳作,上面覆盖这厚厚老茧,有些黝黑。

黝黑和白嫩两种强烈的反差感,显得那么不真实,可又在我眼前活生生的发生了。

“想不想被舔舔?”

三叔托着妻子那对雪白的乳房,露出一口大黄牙,上面还有牙垢,旁观的我,真觉得很恶心,那是长时间抽烟,并且不刷牙造成的,我的的讨厌有洁癖的妻子,那对乳房被它玷污。

“三叔,我说不出口。”

妻子回答声音好似哭泣,这种答案让我心尖打颤,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妻子敬畏的称呼三叔这个词语。

以前叫过,但不会这样恭敬,还有妻子的答案,为什么不拒绝!她不是有洁癖吗!

三叔似乎和我一样,发现妻子答案的意思,他也不以为意,拍了拍妻子的屁股。

“内裤脱下来,让我仔细瞧瞧。”

我真觉得妻子有些疯狂,如果刚开始妻子的强势,是想征服三叔,那现在算什么,偷鸡不成蚀把米?

妻子现在好像完全被浴火覆盖,比以往来的更加猛烈,以前她虽然沉迷欲望,但能掌控自己。

但现在感觉她一举一动都被那个老男人控制,像被遛狗一样戏耍,按理说妻子的情商绝对不低。

从妻子的表情来说,我能看出她内心的挣扎,为什么坚强一点呢。

说难听点,如果她和三叔做爱,我都觉得好受些。

“求求你,不要这样”

妻子哀求的望着三叔,看着三叔拉扯她,我瞬间明白为什么。

因为那个方向,是正对着我,也就是说这个老王八蛋,想让我一清二楚的看着妻子脱下内裤,陪他一起欣赏妻子的屁股。

结果和我预想一样,妻子正在被欲望吞噬,她犹豫看着我,但形象已经没了刚才的尊贵,她衣衫凌乱,修长的美腿格外性感,腿根中间凹进去一块,挺拔的乳房裸露在外。

三叔看了妻子一眼,然后我就看到她款款转身,缓缓跪下,然后把衣裙掀开,丰满的臀部非常直观的冲击着我。

顺着蕾丝内裤边缘,能瞧见内裤依然死死卡在她的私处,两片粉红的阴唇也分的很开,而阴唇旁边停留不少水渍,可见她下面已经湿的一塌糊涂。

“自己扒开,让阿闯也仔细瞧瞧”

三叔看着妻子下面满是淫水,他猥琐一笑,神色有些不屑,在次抬头,看妻子目光如同妓女。

三叔把得寸进尺这句话,发挥的淋漓尽致,偏偏结果又让我如此震惊,可能这个我一直看不起的老男人,比我更了解妻子。

妻子那翘起的臀部,每次看到我都让我震撼,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我从来没见过谁的臀部轮廓比的上她。

二十岁少女挺翘,三十岁女人的丰满,完美的被她结合在一起。

妻子动作很慢,性感股沟渐渐露了出来,我感觉自己目光有些发红,她一像很保守,从来没有这种风情万种的行为。

衣衫半解的裸体,脱到一半的内裤,让我生出了前所未有的欲望,而随着妻子的那紧致的私处彻底暴露,我那种欲望巅升到了极点。

我私下曾经看过黄片,但那些女优很难给我从女人的私处生出美感,而妻子不同,她的私处很美,精致而诱惑,那嫣红的阴唇有种炸裂感,浅浅的缝隙,饱满的肉丘,让人忍不住想一探究竟。

我发现三叔嘴角吞咽了一下,眼中还闪动疯狂的破坏欲,我再次为妻子担心。

妻子把内裤脱到腿弯处停下,粉红的阴道不自然的开合,淫水好像比刚才更多了,很明显,她现在非常兴奋。

“袁媛,这里怎么立起来了。”

三叔故作惊讶的看着妻子,而妻子听到后,妩媚的容颜瞬间低下,脸庞红润,显得窘迫,望着妻子红润的乳头坚挺,我觉得自己曾经好失败。

三叔察觉妻子的羞涩,他指了一下方向,妻子意会转过身,默契的像多年夫妻。

“你太骚了,让我都想马上干你。”

三叔语气有些嘲讽,盯着妻子的阴道,那里阴毛黏连在一起,上面已经洪水滔天,甚至已经顺着大腿开始流淌。

“自己扒开”

我已经无力诉说自己的心情,看着那个胆小的三叔,严厉的吩咐妻子,做那些在正常人看来不可能的动作,我觉得自己快要虚脱。

随着妻子大腿处,流淌的水面积越来越大,我甚至能猜到结果,果然,妻子没有让三叔失望。

她先是把屁股抬高,然后用双手努力扒开,连那阴道也被她的动作变得裂开许多。

三叔那黝黑的手指,在妻子的阴道裂开的口子缓缓滑动,像是在给像我炫耀。

而妻子双腿随着三叔的动作在发抖,她扭过头,哀怨的望着三叔,如同看爱人。

在我看来妻子真的很下贱,她以往的清高冷艳全都消失不见,那神色带有些讨好,而讨好的对象则是一口满嘴黄牙的猥琐老男人。

这时三叔再次站在妻子眼前,拽起她的头发,在妻子和我都疑惑的时候,他扬手一巴掌。

“啪”

声音清脆响亮,妻子艳丽的脸庞瞬间出现一个掌印,这是妻子有生以来第一次被闪耳光。

我心中升起一股绝望,幻想着妻子反抗,不要在任由这个老男人作践她。

三叔行为在我看来已经超出了底线,妻子会如何应对呢?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