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轨迹 (4) 作者:chaojizhu

.

绿色轨迹

作者:chaojizhu2020/08/25 发表于:SexInSex.net

第四章

虽然月提到了想跟强分手,但是后来就没再提,我也没再问。是因为不舍的强,还是因为不舍得我们之间的性游戏,就不得而知了。对我而言,既希望他们分手,我可以独占月,但是又舍不得这种别样的刺激,反正挺纠结的。

往后的日子,他们还是经常做爱,我和月继续着这种癖好,不同的是我和月之间,那种情感上若有若无的暧昧越来越多,彼此心照不宣。平静又淫荡的日子,就这样持续着,直到大三快结束的时候。

马上就要放假了,月和强还是没有任何分手的迹象。又一个周末,他们晚上吃了晚饭就很晚了,跟月合租的女孩当晚正好回宿舍住去了,于是他们回到月住的地方做爱,等结束已经12点多了,强说想住她那里,月惦记着我还在等着,还是以合租的朋友会回来住为理由赶走了他,好让我们再继续,于是强很不乐意的去网吧了。

得到月事先通知的我,一直没睡,在等她的消息。强刚走,月就发信息给我:“走了,快来,他刚操完。”

“这次有没有内射?”我问她。

“没有,不是安全期,你猜他射哪里了?猜对了有奖励。”

“奖励什么,先说好。”我贼兮兮的问她。

“奖励你看刚刚被操完的逼,要不要?”月说道,她刚被操完,非常在状态。

“要要要,我猜射你奶子上了。”我兴奋的回答。

“Bingo !加十分,一下就猜对了!”月的回答让我感觉她心情大好,应该是被强操的很满足。“我聪明吧?快给我奖励。”趁着她心情好,赶紧要奖励才行。

“你就这方面最聪明,等下,马上给你奖励。”

一会收到了彩信,湿淋淋的逼,逼口还没合起来,一看就是刚刚被插完,逼口四周还有点红彤彤的,那是长时间摩擦的结果。

“逼都被操红了?”我问她。

“还不知道他嘛,每次操起来都那么猛,操死人了。”月回我道,听起来不像是抱怨,更像是跟我炫耀。我气哼哼的问她:“小骚货又爽歪歪了?”

“可不,爽死了,今天我们喝了点酒,可把你的小骚货操死了。”月说到,临了还有个小笑脸。

我嫉妒的回她:“酒后淫乱哦!”

“对啊对啊,特别淫乱,这次姿势不多,就用了三个姿势,可是操的特别用力,美美哒。”月又加了个小笑脸,把我气的牙痒痒,鸡巴却不争气的跳了几下。“用了什么姿势?说来听听”我迫不及待的问道。

“你不乖哦。”月回我道,我知道她又想让我求她了,这是她的享受。不过话又说回来,我其实也享受着求她的感觉,有点点下贱,但是真的很刺激。

“求求,求求,想听他用什么姿势操你的。”

“乖,真听话。进门衣服都没脱完,掀起我的裙子,把内裤拉开就操了,从后面操的。”

“你有水吗?就直接操?”我好奇地问道。

月回我说:“有,回来太晚了,路上没人,他在路上就摸我了,摸的一路都水流的不行。”

“路上怎么摸你的?”我接着问。

“我穿的短裙,路上没人的地方,他就把手伸进去摸我的屁股。”

“摸屁股你就受不了?”

“进小区没人的地方,还抱着我亲,亲我的时候把手指插我逼里了。”看到月的回复,我不由的想象着,强是如何在外面抱着月柔软的身子,舌头伸进她的小嘴里吸吮着,手不老实的从月的短裙下面伸进去,拨开月的小内裤,把他的手指插进她的逼里,肆无忌惮的抽动着,月肯定当时会气喘吁吁吧……

一边想象着这个场景,一边兴奋的给她信息:“原来小骚货从路上就开始发骚了,怪不得一回家就操呢。”

月很快回复我说:“对啊,一路都发骚,一进门就被他按在桌子上操了。”

“还是在桌子上操的?”我惊讶的问道。

月说:“嗯,我的房间一进门是一张写字台,进来他就把我按在上面,让我趴桌子上,屁股撅着,他就把裙子掀起来,内裤拉下去开始操我。”看到这个信息,我那丰富的想象力又开始作祟,想象着月被强按在写字台上,强的手掀起月的短裙,扒下月的内裤,她白白的翘翘的屁股就这样光溜溜的在强面前。强握着他那肮脏的鸡巴,一下捅进月的逼里,白白的屁股夹着强那黝黑的鸡巴,当然我没看到过强的鸡巴,我愿意把他的鸡巴想象成黝黑黝黑的,这是多么强烈的视觉冲击啊!

我还没来得及回信息,月的信息又来了:“操了一会,他说累了,让我蹲下去给他口交。”

“刚从你逼里拔出来,就让你舔?”我问她。

“是啊,他鸡巴上都是水。”

“你舔了没?”

“舔了啊,小骚货这么乖,他让我舔我就舔。”月的回复让我觉得很刺激。对于月给强舔鸡巴这件事,本身就已经很刺激我了,刚刚从月的逼里拔出来的鸡巴,又让月舔,更是有点下贱的感觉。月这样做,让我觉得她有些下贱,而我只能任由这件事发生,并且为此而性奋,这又让我觉得我比月还下贱。我用力的套弄了几下自己硬邦邦的鸡巴,回给她:“哦,骚货,刺激到我了,好吃吗?”

“好吃,我吃了好久。”

“大鸡吧好吃,还是鸡巴上你的淫水好吃?”我接着问。

“都好吃,大鸡吧也好吃,我的淫水也好吃。”月回道。

我忍不住想要羞辱月,就给她回复道:“吃自己的淫水,真是个小贱货。”

月马上回道:“是啊,我就是贱货,他还让我把奶子掏出来,给他胸交。”

“我猜小骚货又乖乖做了。”我兴奋的回她。

“嗯嗯,当然了,小骚货最听话了,自己乖乖把两个大奶子掏出来,给他胸交。”看到月的回复,我竟然有些嫉妒的发狂,恨恨的发信息:“竟然这么听话的让他玩,好生气!”

“生气了?那我不说了哦。”月马上回我,又加了一个小笑脸。她很懂我,知道我不是真的生气,也知道该怎么刺激我。我马上就服软了,说:“不要,继续说。”

“那你说你想听。”月继续吊我的胃口,我只能乖乖放下尊严,回复说:“求求小骚货,我还想听他怎么玩你的。”

“真乖,么么哒。”

月先给我一个奖励,马上又来一条信息:“他一边用鸡巴蹭我的奶子,一边跟我说我的奶子好看,应该给大家都看看。”

“又用语言调教你哦,我喜欢”我回复她说。我确实很喜欢语言上的羞辱,可能跟我和月之间这种特殊的癖好有关,我们一直发信息相互刺激,所以对文字和语言特别敏感。

月似乎跟我也一样的想法,她回复我说:“我也喜欢,听了好刺激,他还说我们班上的男人,都喜欢看我的奶子。”

看到月的回复,让我想起了“公共厕所”这个词,当然只是一闪而过的想法,月可没有那么滥交,不过想着很多人意淫她,还是让我觉得特别刺激,我抓了抓自己硬邦邦的鸡巴,回她说:“哦,你是他们意淫的对象,可能都想着你的奶子手淫过呢。”

“啊,是啊,他就是这么说的,说班上的男生,经常讨论怎么玩我的奶子。”月说道。

“他们都想怎么玩?”我问她。

“强说,他们想吃我的奶子。还有人想用我的奶子夹他的鸡巴,还有人想用绳子绑住我的奶子。”月短信里描述的这些,让我觉得更加刺激了。我都能想象到她班里的男同学在背地里谈论起月的奶子,是怎样一副淫荡的表情。我跟月说:“他们都眼馋你的奶子呢,肯定想尽一切方式玩你奶子。”

“强还说,他要把他听来的都玩一遍。”月接着说。

我问她:“他不是都玩过了吗?哪次不给他玩奶子。”

“他说下次要把我的奶子绑起来,奶头上夹夹子玩。”看到月的信息,把我刺激的不行。奶头上夹夹子,已经是有点虐待的感觉了。想象着月那嫩嫩的奶头被夹子挤压的变形的样子,刺激的我信息都顾不上回,先摸了一会鸡巴舒服了一下才回给她:“好刺激,你答应他了吗?”

“一开始没有。”月很快回复我。

我一看,好像还有下文,就问她:“一开始没有?那就是后来还是答应他了?”

“他操人家嘛,操的那么厉害,把我操的爽的,什么都答应他了。”月竟然答应强的要求!我刚才想象的东西,可能很快就变成现实了,那一对大奶子,白白的,挺挺的,我只能看却永远也摸不到的奶子,就要被强用夹子夹着玩了!我没有想到月会答应强,此刻的感受,真是既难受又兴奋:“啊,骚货,竟然拿属于我的奶子给他这么玩,还不经过我同意。”

“你不就是喜欢别人不经过你同意,就玩你的骚货吗?告诉我是不是?”月的回答带着挑衅的味道,但准确的戳中了我的兴奋点,她太了解我的感受了。我毫无尊严的回答她:“是的,小骚货最了解我。”

“我就知道,你喜欢这样。后来他又开始操我,还说班上那些眼馋我的男生,不知道我操起来多爽,也不知道我在床上有多骚。”月继续刺激着我,她知道我喜欢听这些羞辱她的话,这让我兴奋。我也继续刺激她:“他们肯定也幻想操你了。”

“是啊,肯定会的,你的小骚货身材很好的哦,经常会有男人偷偷的看我的屁股和奶子。”月配合着我,沉浸在淫荡的想象中。

“你是你们全班男生意淫的对象,他们肯定会幻想用各种姿势操你。”

“是啊,你喜欢他们这样幻想吗?”月问我。

“喜欢,我的小骚货被他们在想象里各种操。”我实话实说道。

“我也喜欢,我是不是好淫荡?”月接着问。

“是呢,像个荡妇。”我继续刺激她说。

“我就是个荡妇,你喜欢的荡妇。”月这句话太有杀伤力了,一下让我又兴奋的不行,马上回她:“是特别特别喜欢的!”

“后来我们在床上操的,他让我趴床上,他压在我身上,从后面插进去操我,一边操,一边说着各种羞辱我的话。”月继续说.

“还说什么了,我还想听。”

“他还说,我的逼紧,水多,奶子大,天生就是给男人当玩物的。”

天生给男人当玩物的!强这样说月,让我有点生气,但是就是这么奇怪,生气但是很刺激,罪恶的刺激,嫉妒的刺激,我无耻的跟月说:“好刺激,我喜欢别人这样说你。”

月说:“我也喜欢,我被他说的,逼里不停的冒水。他说他要在大庭广众之下操我,让别人都看到我怎么被他操的。”

不得不说,强太会羞辱月了,我在听月的转述的时候,就已经很兴奋了,月当时听了,应该会特别刺激吧,我问月说:“这个好爽,你听了兴奋吗?”

“好兴奋,想象自己一丝不挂被操着,旁边好多男人在看,刺激死了,我就来了个高潮。”月的回答很淫荡,跟我猜的一样,月当时肯定是兴奋的不行了。我回她说:“是啊,好多男人围着看你挨操,你的逼,你的奶子都被他们看到了,说不定还会去摸。”

“啊哥哥,好刺激,我喜欢,喜欢这样。”月显然被我刺激到了,看她的短信,我就知道她现在已经兴奋的快失去理智了。我突然很想暴露她,在高度兴奋的情况下,我没有犹豫,直接告诉了月:“我想让你暴露!”

“暴露?怎么暴露?”月问道。

“你是不是我的小骚货?”我先问她道。

月马上回我说:“是的,是你的小骚货。”

“那我是不是可以随便玩你,你都会满足我?”

“是的,哥哥随便玩你的小骚货,小骚货乖乖听话。任你玩。”月很乖巧的回复我。

“我今晚想让你暴露,就是现在。”

“怎么暴露?”

我已经在脑子里计划好了一切,我跟月说:“你不是住主卧吗?应该有阳台吧?”

“有的,外面有个阳台。”

“我要你去阳台上。”

“啊,不要,我现在光光的,什么都没穿,阳台还没有封,会被看到的。”看月的回答,似乎有些接受不了。我就继续怂恿她:“就是光光的才叫暴露啊,已经凌晨一点多了,外面没人,要不要?”

“我害怕,哥哥。”月回我说。

看她这么说,我又有点心疼,不想逼她,于是就说:“那就算了吧。”过了一会,月回给我:“哥哥别生气,我想好了,做你的小骚货,就要听你的话,就要给你玩。让你满足,我现在去。好不好?”

看了她的信息,我更心疼了,赶忙回给她:“哥哥没生气呢,我不想让你做你不喜欢的事情,我是突然有了这个想法,没想太多就告诉你了。”

“没有不喜欢,实际上小骚货还有点跃跃欲试。就是有点害怕,不过你的小骚货很勇敢的,等我!”

看到信息我愣了,没想到她真的去了,就在我编辑信息让她不要去的时候,她的信息又来了:“我回来了。”

我心想这么快?还没来得及问,她又来信息了:“就开门出去了一下,马上回来了,好紧张。”我一想也是,光光的跑到阳台上,是不敢多待,于是问她:“感觉怎么样?”

“好紧张,不过好刺激,感觉外面有好多男人等着我一样。”月似乎有点兴奋。我马上问她:“是不是有种被人看光了的感觉。”

“是啊是啊,觉得自己的奶子和逼全都被人看到了,还是被好多人看到了。好刺激。”月很快回复我。看来她是真的觉得刺激,不是为了配合我,这让我兴奋之余,又想得寸进尺了。我跟她说:“小骚货真乖,我都没想到你真的去了。”

“我是你的小骚货,当然要让你玩的满意啦。”月很乖巧的回答我,她的乖巧让我有点幸福的感觉,我问她:“你喜欢吗?”

“喜欢,外面凉凉的,奶头被凉风一吹,刺激的又立起来了。”月说。我好奇的问她:“是凉风刺激的。还是兴奋的?”

“都有,刚才那一下好刺激。”

我怂恿她说:“要不要再来一次?”

月马上回我:“好,我试试,等我。”

这次信息来的比刚才慢了一会:“回来了,好刺激。”

“这次待的时间长哦。”我迫不及待的回复她,

“我走到阳台上去了,还往下看了一眼才回来的。”月说。我问她看到什么了,她说:“没看到人,不过还是好刺激,这会逼又开始不停的冒水了。”

“小骚货这次被我调教了哦。”

“是啊,被他调教完了,接着被你调教,好兴奋啊哥哥,我想插逼。”月有点忍不住了,其实我也到了要爆发的边缘了,我跟她说:“插啊,没有不让你插。”

“不敢插,感觉一碰就会来高潮,我在揉我的奶子,不敢碰逼。”月跟我说。

“那就来高潮吧。”

“可是好舒服,不舍得来,还想让你玩我。”月说道。

月的回复就跟春药一样,让我本来就不多的理智,完全的丧失了。我想做一件更疯狂的事情,想跟她一起做,我跟月说:“你不是经常说我们两个太疯狂了吗?今晚我们更疯狂一次吧?”

“哥哥想要怎么玩?”月很配合的说道。

“阳台上高潮。”我毫不犹豫的把信息发给她。

月立马回我:“啊啊啊,哥哥,我会疯的。”

“我陪你一起,我也去阳台上射,怎么样?疯一把?”

“好,可是我怕我会大叫,我现在实在太舒服了,一会高潮肯定爽死了,我怕忍不住。”

我突然福至心灵,跟她说:“把你的内裤塞嘴里。”

“啊,内裤塞进嘴里?感觉好耻辱啊!我要被你玩死了。”月回我说,但是我听得出来,她喜欢这样,她要这份羞耻!我没犹豫,马上说:“来吧,我也快忍不住了。太刺激了。”

“好,等我一下。”

过了一会会,月发来信息:“内裤塞嘴里了,我准备出去高潮了,不敢拿手机,太亮了。”我回她:“好,我现在也出去,射了就回来告诉你。”

“好,走。她回了两个字。

我走出阳台,很舒服的夜晚,风有点微凉,万籁俱寂,只有远处的马路上偶尔有低沉的车声。我现在阳台上,想象着在我附近的某个地方,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站在阳台上,她自己的手指在她的逼里,抽插,淫水顺着大腿往下流,想象着这个场景,疯狂的套弄了十几下,憋了好久的精液喷薄而出,射到了阳台的墙上、地上,一股又一股。

射完我回到房间,拿起手机发信息给月:“我射了,回来了,你呢?”

一会,手机响了,打开屏幕,看到月的话:“天呐哥哥,爽死我了,从来没来过这么爽的高潮,我浑身都痉挛了,几乎走不回来了。”

“我也是,射了好多好多。”

“我的腿现在还在抖,舒服死我了,你怎么这么会玩我啊!比强操的舒服多了,真想被你玩死。”

“比操逼还爽?”我问她。

“每一次跟你,都比操的还爽,我真是太喜欢你这样玩我了,怎么办!”月回答我说,看来她还没有从高潮中冷静下来。其实我也没有,感觉性欲还充满着全身,我说:“那就让我一直这样玩你吧,永远给我玩!”

“嗯嗯,永远给你玩,我永远是你的小骚货,好不好?”月很乖很乖的说。

“好,永远都是我的,我的小骚货!”我心满意足的回答她。

两个人都收拾干净躺下,已经凌晨三点多了。我问月困不困,月说有点累,但是还想聊一会,第二天不用上课,都可以睡懒觉,我们两个就又聊了起来。我很喜欢每次跟她亲热完了,再腻着聊一会,月也是。每当这种时候,月就跟平时不一样。平时的月,说话很干脆利落,不拐弯抹,也不扭扭捏捏,用她老家的话就是特别“敞亮”,让人感觉就是一个很飒的女孩,特别有女王范。但是这种时候,她就跟个小女孩一样腻着我,让我说好听的给她听,让我哄她,我经常说她,这种时候乖的就跟我女儿一样,她就叫我爸爸,特别暖!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