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轨迹 (1) 作者:chaojizhu

.

绿色轨迹

作者:chaojizhu2019/07/20 发表于:SexInSex.net

各位狼友好,我是《绿奴之路》的作者,前面断断续续的发了几章,第一章补完后,又断更了很久。一是因为工作关系,另外也是太懒,没有继续更新。但是后台收到很多狼友的私信,还在持续关注这篇文章,还有一个狼友通过百度搜索,百度贴吧,书友QQ群,最终找到了我,感觉很惭愧,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更新完,哪怕没多少人看,为了这几个一直等着更新的狼友也值得。所以我重开一贴,从头开始全部复写完毕。本书所有的更新都不再另行发帖了,免得大家看起来麻烦,书名也重新改了一下,把前面的绿帽部分补上,最终完稿大概在30-40万字,我尽量做到两周一更,也有可能因为时间关系来不及,但是绝不太监(说实话也没什么太监不太监的,这书就没故事情节。),我预计大概花一年时间全部完成吧。前期十几万字没有重口味,可放心阅读,绿奴部分要在十万字之后了。

谢谢大家支持。

第一章

高一期间,第一次接触网络,那时候QQ还叫OICQ. 我申请到第一个QQ号,加的第一个人,网名叫“月上柳梢”,大概取自欧阳修的生查子·元夕“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看着挺有诗意的,就加了她,不过那个时候,跟大部分刚刚接触网络的人一样,QQ上疯狂的加人,不管聊与不聊,反正要把人加的多多的,其实大部分人都是聊几句就不聊了。我跟月也是,加为好友之后,相互问问对方情况,就没下文了。

过了小半年,一次在网吧通宵,凌晨两三点的时候,打够了红警,百无聊赖打开QQ,正好看到月在,就聊了几句,大概她也正无聊,俩人聊的还挺开心,一直聊到天亮意犹未尽,相互约定了时间再上网。随着一来二去的瞎聊,相互之间越来越熟稔,算是成为了比较好的朋友,甚至相互留了地址,成为了那时候颇为流行的笔友。

月是东北人,我生活在中部地区一个小县城里,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已经有男朋友了,他的男朋友叫陈康,是她同班同学,月会经常跟我说起跟陈康的种种事情,我那个时候也有个女朋友,我跟当时的女朋友是网恋,离着几百公里,也是一个高中生。随着认识的加深,我和月偶尔也会聊一点成人的话题,不过都是比较含蓄和隐晦。高三后,她家长为了不让她出去上网给她买了电脑,但是要求很严格,平时不让她用。她都是凌晨偷偷打开电脑上网,我们的聊天时间基本都在半夜。夜晚是最好的伪装,平时不怎么敢说的话,在凌晨偷偷摸摸的聊天中,都敢说出口,话题也渐渐的放开了。我那个时候是小处男一枚,还没跟网恋的女友见过面,更别提做爱了。月跟陈康,在高二时已经偷尝了禁果,她告诉过我,不过没那么详细。随着我们话题的放开,她会跟我讲她跟陈康的种种,一开始会跟我说一些不疼不痒的,比如陈康今天亲她了、摸她了之类的,后来偶尔会跟我说她跟陈康做爱的事情。男女之间,一旦涉及到了这种话题,就已经有点暧昧了,我跟她也是,有时候她在讲述跟陈康做爱的过程中,会问我是不是在打飞机,我说是的,她就会发一个害羞的表情过来,继续跟我讲。我有时候也会问她,是不是湿了,她也会害羞的承认。到后来,月会提前告诉我,她要跟陈康在哪天做爱,让我等她回来告诉我,她会提前告诉我哪一天,让我在网吧通宵等她,当天在跟陈康做爱后,半夜偷偷上线,跟我绘声绘色的讲述白天怎么跟陈康做爱的,在讲述之前,就会问我方不方便打飞机,如果我说方便,她会一边讲述她和陈康操的过程,一边问我刺激不刺激,问我硬不硬。有时候她也会告诉我,她已经湿的一塌煳涂了,我们就会一起手淫。再后来,她偷偷买了一个摄像头,但是我们从来没视频过,她会用摄像头拍一些私密照片给我,比如只穿内裤的,还有胸部的,会取笑我说:“小处男,留着你打飞机用哦。”也是在那个时候,我读到了一篇小说,小说的名字已经忘记了,大体是说,他发现了自己老婆跟上司出轨,然后他打了他老婆,并马上操的他老婆,结果发现自己喜欢那种逼里有精液的感觉,由此发展到了淫妻,故事里的一个操他老婆的主要人物叫“黑”,不知道有没有朋友看过这篇小说。我当时看到那篇小说,既觉得新奇,又觉得刺激,虽然我还没有老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这样特别刺激,现在想来,那篇文章对我一生影响是最大的。之后我又拜读了“了了了”的《帮助妻子去偷情》,由此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沉迷于淫妻的刺激中。后来跟月一次聊天中,我把《帮助妻子去偷情》发给了她看,她竟然也觉得特别刺激,我跟她说,我怎么感觉咱们俩有点这种感觉,她就发了个大笑的表情,跟我说:“你喜欢这样?那你就把我当你老婆吧,你喜欢听,我以后每次都跟你讲。”很快到了高考的时候,我和她,虽然都属于那种不太爱学习的,但是幸好我们两个都够聪明,学习成绩算不上很好,也算不上差,高考前虽然紧张,但是仍然没有中断我们这种奇特的暧昧。正所谓无巧不成书,高考之后,她的第一志愿和我的第二志愿,竟然是同一所大学,我们两个开玩笑,说万一真进了同一所大学,那就不用隔着网络玩了,在当时只是开玩笑,谁想到我的第一志愿真的没录取上,也是自己当初心高气傲,觉得重点大学没问题,结果就栽了。第二志愿的专业不吃香,人数不够,所以顺利调剂到第二志愿,也就是她报的大学。

当我们两个都先后收到了录取通知书,欢喜之余,又有点尴尬。这种不正常的暧昧,只存在于网络上,还没什么,真的要在同一所大学里读书,能见面了,感觉就不一样了,为此我们两个还讨论过一次,最后同时默契的达成了不主动见面的协议。

在这个暑假,是我第一次略带疯狂的性爱经历。先是跟网恋的女友见了面,第一次真正发生了性关系。说几句题外话,都说女人的第一次很重要,其实男人也是,如果第一次很成功,坚持时间长,会影响到以后。我第一次发生性关系,是个上午,在宾馆里,在女友来之前,我先自己手淫了一次,射了。过了大概半个来小时,她就来了,顺利操了她。由于刚刚射完,所以真正操她的时候,特别持久。也有一个原因是自己手淫习惯了,手握的特别紧,而女人的逼相对要松一点,尤其是水多了之后,基本毫无阻力。我和月在长达一年多的网上暧昧中,无数次是边打字边手淫,持续时间特别长,有时候要两三个小时,这也在一方面锻炼了我的持久力。另外一个原因,当时第一次操女友,没有出血,她的解释是自己弄破了,逼也有点松,那时候没碰过女人,不懂,就相信了,事后证明这些都是谎言,这个一会再说。

言归正传,因为放假了,也被大学录取了,我和月的暑假过的相当的逍遥自在。没事我们俩就泡在网上,当时我们的小县城,网吧规模都很小。我经常光顾的网吧,就在居民楼里,有一个单独的小房间,原先是厨房,老板拆光了东西,里面放了一台电脑,跟老板熟悉了以后,这台机子就基本属于我了,就算有人在用,我去了老板也会给他调换个电脑,把小房间留给我,这个小小的房间,为我和月的特殊癖好创造了很好的条件。整个暑假,我一大半时间都泡在网吧里,白天当她父母去上班之后,她就会上线,我们什么都聊,特别投机,有时候感觉她才是我的女朋友一样,自己的正牌女友反而有点疏远了。每天我们都多多少少会聊一点荤的,弄的我总是硬着,月也是每天湿漉漉的。

很快刺激又上升了一步,因为放假的原因,月和陈康可以经常见面,有时候月会给我留言,说XX时候见陈康,让我等着听好听的。等他们做爱回来,她有时候会详细都跟我说整个过程,也有时候会说很累,发几张摄像头拍的胸部的照片,让我自己打飞机用,不过每次休息好了,半夜聊天的时候,她还是会把漏掉的过程都说给我听。每次她跟陈康做完,我就会听一次转播。这期间发生了一件事情,对我和她影响比较大。

事情是这样的,有一天的下午,月早早通知我,晚上她父母都加班,只有她在家,所以叫了陈康来,让我等着听好听的。晚上10点左右,她上线了,因为这一段对话,对我影响很大,我用当初对话的形式记录下来。

她:在? 我:在,他走了? 她:嗯 我:舒服了?:) 她:嗯 我:怎么?听上去不开心的样子? 她:你想看我下面吗? 我:什么? 她:想不想看我的逼我:……当然想看(以前从来她从来没发过下面的照片给我) 她:你求求我 我:啊?还要求求你才给看呢? 她:嗯,求我,我想听 我:好吧,求求月月 她:不是这样,你要好好求 我:怎么好好求呀 她:我不管,你要认真求求我,我满意了就给你看 我:好吧,求求月月,让我看看你下面,我想看。 她:不是说下面,我要听另外一个词 我:求求月月,我想看你的逼。

过了一小会,月发来一张图片,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逼,也是第一次看到精液逼,图片里,她的毛很少很少,有点馒头逼的感觉,但是没那么饱满,逼是一线天,她的手扒开逼照的,小阴唇是细细的一条,逼口微微张开,从里面流出了一些白白的东西。那时候摄像头分辨率不够高,看不了太清楚,但是我还是猜到了那些是精液。

我:你让他射里面了? 她:嗯,亲戚昨天刚走,安全期。 我:你的逼很漂亮,但是阴唇怎么那幺小,我女朋友的阴唇都是大大的,有点黑,你的怎么又小,还不黑? 她:我的就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 她:你想操我吗? 我:啊?(我当时一愣,虽然经常聊这些方面的事情,但是我们从来没谈过这个) 我:说实话,想操。 她:你求我吧,求我,我就给你操。 我:求求月月,我想操你。 她:你操我吧,我逼里还很痒。

然后我们进行文爱。结束后,我才知道,那天陈康发挥不好,很快就射了,她并没有满足,当时她刚来完例假,性趣盎然,陈康很快射了之后,她还是欲求不满。那天是我们第一次在网上做爱,她不但详细的跟我讲了刚才陈康是怎么操她的,还跟我讲她现在是在摸逼,还是在用手指插逼,甚至她还把陈康的精液从逼里抠出来,用摄像头拍了张照片给我。

在此之前,我对流着精液的逼并不感兴趣,甚至觉得有点恶心,在绿帽小说里,有些口味重的(那时候还不知道绿奴),说舔老婆被人操完的逼,我也觉得接受不了。在A 片里,射精后的特写,我也不爱看。但是当我看到月的逼,被操完后流出精液的逼,我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觉得特别好看,也可能是因为她的逼确实很漂亮,我也因此喜欢上了一线天的逼型。她的逼特别干净,哪怕被操完,有点红红的,但是特别的干净,红红的逼,再配上白色的精液,有种视觉冲击力。

当时的我,没有想太多,只觉得好看,不讨厌,现在想来,我那时候潜意识里,已经不再讨厌流着精液的逼了,为以后更深层绿,打下了基础。

这件事,也是一颗种子,改变了我对沾满精液逼的感觉。同时也形成了我和月之间一种奇特的关系,她在性的方面,总是要高高在上,压我一头。她特别喜欢听我求她,在这件事之后,每次她都找各种理由让我求她,如果我不求,她就会用各种条件引诱我,比如要给我看逼,比如跟陈康操完,如果我不求求她,她就不跟我说,再比如我每次要射了,她就不让我射,让我求求她,才能射。我问过她为什么喜欢让我求她,她说她也不知道,就是想听我求她,这样让她感觉自己特别有魅力吧。在假期里,还形成了我们之间一种奇特的模式,我和她会每天聊一些性方面的事情,弄的我们两个都兴致盎然,但是她不允许我射,自己也不会摸出高潮来,她要等着陈康操她,操完了之后,再跟我一起手淫出高潮来。这样就导致我有时候一周都不能射一次,她也总是处在一种欲求不满的状态,跟陈康操一次,还满足不了她,她就更喜欢在陈康操完她之后,再跟我一起说着淫荡的话,手淫到高潮。

大学生活开始了,进入大学一周多,我和月都没联系过,刚刚进入大学,很多的新奇,那时候手机还是个稀罕物,大部分人都用着小灵通,没有办法用手机登录QQ,只能是去网吧。一周后,好不容易找到个机会,去了网吧,登录上QQ,发现她给我留言,把她的小灵通号码留给了我,不过特别言明,只发短信,不打电话。我恪守着这一约定,一直是短信联系她。

换了新的环境,没有了家里的束缚,刚进入大学的人,就跟发现了新天地一样,玩的特别疯。我也是如此,结交了新朋友,开始了不一样的生活,她应该也是一样,我们联系逐渐的变少了,也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大家都住在宿舍里,特别不方便,所以我们之间的小游戏,就随着大学生活的开始而结束了。

但是我们还一直保持着联系,偶尔发发短信聊聊天,不像是老朋友,更像是老夫老妻,她也会叨叨我天热注意防晒,我也会唠叨她天冷注意添衣等等。我们也会在校园里玩找人的游戏。她会告诉我,她今天12点去第一食堂吃饭,约我一起去,看看会不会认出她来,我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自然也很难在人潮拥挤的食堂中找到她,不过我们还是玩的不亦乐乎。陈康在入学后的十一假期来看过她,她短信告诉我了,但是没说别的,因为我们都知道不方便。不过我的生活出现了一个岔子,这件事对我影响也很大,我跟网恋的女朋友分手了。

网恋的女友叫芳,她考入了另外一所大学,我们还是隔着几百公里。十一期间我准备去看她,结果她推三阻四,一会说跟朋友出去玩,一会说回家。我心生怀疑,偷偷登录的她的QQ,发现她跟别人在暧昧着,不应该说暧昧吧,是她有另外一个男朋友,而且就在她的老家。根据聊天记录,我发现他们早就发生了性关系,并且已经维持了两三年了,也就是说这几年我一直戴着绿帽子。我偷偷加了那个人的QQ,试图套话出来。结果那男的告诉我,芳不止他一个男朋友,他已经怀疑芳在大学里已经找了一个男朋友了。我质问芳,她承认了她在老家有一个男朋友,大学里还有一个。她也承认十一期间,是跟大学里这个男的出去玩了,俩人已经上过床。我没想到小说里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在当时,我对芳的感情是真的,虽然我跟月有很多暧昧,但是从来没谈过任何感情,仅仅把它当做一种刺激的游戏。我们在同一所大学,半年都没见过,是因为知道对方都有喜欢的人,我们的游戏仅仅存在于网络上,仅仅是一种刺激。但是对芳,我是用了感情的,得知她的背叛,对我打击太大了。我们不停的争吵,我也纠结在原谅还是分手。在那个时候,NTR 情结对我没有起任何作用,我只感到愤怒,而没有任何刺激。

我想那时候的反应应该是正常人的反应吧。后来她向我保证,会跟其他人断了联系,我们仍然继续。但是不久后,从她接电话、回信息的点点滴滴不正常中,我猜到她仍然跟大学里那个男朋友在一起,面对我的质问,她承认了,而且也承认他们一直在上床。最终我选择了分手,芳其实很不舍的,她答应分手,但是想见最后一面,我答应了。

我请了假,坐了火车,到达了芳所在的城市,我们在一家小旅馆见了面,她开好的房间等我,具体谈了什么就不说了,谈着谈着就滚了床单,在我进入她身体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里面的润滑程度不一样,我瞬间就想到了什么。我问她,里面是什么,她不说,我用力操她,一边操一边不停的追问,她逼里是什么,最终她在兴奋的状态下,告诉我:“里面是他射进去的”,我问她,你是不是刚被他操完来的,她哭着说是的,刚刚被操完没有一个小时。我问她在哪操的,她说就在这里,就在旁边的床上。我抱起她来,把她扔到旁边的床上,拉过她的屁股,从后面插了进去,问她,是不是这样操的,她说是的,就是这样操的。我问她爽吗,芳已经失去了理智,大声说爽,操的很爽。我接着问她是谁操的爽,是我还是他,芳说你们操的都爽,快要被操死了。这是我第一次操刚刚被别人操完的逼,很爽,很舒服,里面特别的滑,几乎感觉不到摩擦力,但是特别热,也可能没那么热,只是我心理作用,想着一个小时前,芳用同一个姿势,被另外一个男人的鸡巴插在逼里,操的她不停的大叫,这让我突然就兴奋的发了狂。我当时并没有仔细考虑,只是顺着本能,问了很多NTR 小说里问的同样的问题。我问她,他的鸡巴大不大,芳说没你的大,我说那你还让他操,她说她就是骚货,喜欢让人操,如此之类的问题。

等我也把精液射入芳的逼里后,觉得畅快淋漓,第一次感受到一种心理和生理的双重满足。一切风平浪静之后,芳趴在我的胸前,说:“你比他厉害多了。”那么一刹那,我才突然反应过来,我方才的疯狂是因为什么,很快我就确认了,我真的是有NTR 心理,因为我跟芳说:“你跟他继续吧,也跟我继续吧。”

芳吃惊的望着我,我是个比较内向的人,很少把心里话说的很明白,但是那个时刻,我认真的跟芳说:“我们不分手了,你和他我也不介意,但是我要知道每一次!”

芳可能不知道什么叫NTR ,她也不明白我的感受,只是怀疑的看着我,以为我说气话。我没解释什么,问她:“他刚才怎么操你的?”芳吞吞吐吐的不敢回答,我用手摸着她下面,手指插了进去,又问了一遍。芳不敢看我,轻轻的说:“从后面操的。”我说你说详细点,芳不明白,但是还是挤牙膏一样,断断续续跟我说了那个男人刚才用了什么姿势操她,中间换了几种姿势,随着她的叙述,我的鸡巴又开始变硬了,芳也发现了,她用手握着我的鸡巴,一边给我套弄着,一边喘息着描述着刚才的场景,直到我的鸡巴完全变硬了,她一翻身,坐到我上面,问我:“你是不是喜欢听我说?”我说是的,她用手扶着我的鸡巴,插到她逼里,呻吟着说:“我都告诉你。”我从芳那里回来,就开始了这种乱七八糟的生活,芳不明白我为什么不分手,也不明白我为什么兴奋,但是她还是按照我说的,跟另外的那个男人上床,就会告诉我,一般是发短信,刚开始还比较含蓄,会说“他约我晚上出去玩”,后来看我真的是不生气,言语之间就放肆了很多,有时候就赤裸裸的说:“我跟他开房去了”“你女朋友要去跟他上床了”等等。

在他们盘肠大战之后,她会回来告诉我,俩人在哪里操的,用了什么姿势,操的爽不爽。因为短信字数限制,而且打字也很麻烦,所以说的不是特别详细,但是这样也足够刺激到我了。就是这段乱七八糟的日子,让我完全沉沦到NTR 的刺激里。

这样的日子过了半年,到了大二一开学,我和芳正式分手了,她换了新男朋友,大概也玩腻了这种性爱方式。我们两个和平分手。

在跟芳维持这种关系的时候,我和月交流并不多,我们一直没见过面,短信也是时有时无。虽然在同一所大学,但是感觉比以前还疏远。偶尔发几条信息聊一聊,似乎她跟陈康也出了点问题,但是具体我们没有深谈。大二来了,女友也分手了,月也疏远了,我习惯了跟宿舍几个哥们天天泡网吧,玩传奇,打CS、2V2的星际争霸,日子也就这么平澹的过了。我还是很喜欢看NTR 的小说,我以前看很多种类型的黄色小说,但是经历了这些以后,我发现只有NTR 小说,才能让我兴奋起来,我怀疑我的人生已经完了。

在大二上半学期快要结束的时候,有天半夜我还没睡着,同宿舍的都去网吧了,我那天好像是心情不是很好,闷闷不乐,就没去。一个人呆在宿舍,凌晨了翻来覆去睡不着,不知道犯了什么神经,发了条短信给月:“突然很怀念以前跟你半夜聊天的日子”,发完就后悔了,凌晨一两点了,怕吵到她睡觉,又怕突然这样说,人家会有什么想法。但是已经发出去了,短信又不能撤回,也没辙了。

正懊恼呢,小灵通突然响了,月回了信息给我:“他来了,我们在旅馆。”

原来是陈康来看她了,那我更不能发信息了,就没再回,过了几分钟,小灵通又响了,还是月的信息:“想听吗?求求我”我一看信息,笑了,多么久违的一句话,我马上回复给她:“求求月月,我想听”“想听什么,说出来啊”“求求月月,我想听你跟他做爱的事情” “不是这句” “我想听他怎么操你的” “你打飞机吗?” “宿舍没人,打飞机” “我刚才被他操了两次,都是内射,逼里现在还有他的东西”看到这些熟悉的话,我立马兴奋了起来,一只手握着自己的鸡巴,一只手回短信,我们彷佛又回到了以前的日子,几十条短信过后,她说她又湿了,我说我的鸡巴也好硬。她便再没回信息,我当时特别担心,被陈康发现,不敢一直发信息问,在担惊受怕中,度过了一个多小时,凌晨三点多,小灵通又响了,月的信息:“他睡着了,我又被操了一次”那次之后,我们好像又找到了感觉,发短信的频率增加了很多,哪怕是陈康没有来看她,我们也会偷偷摸摸的发点色色的信息,有次我有课,她没课,我正上着课,她发信息给我:“我在宿舍光光的,什么都没穿,你要不要来操我”。我回信息:“好啊,我现在就去。”过会她回给我:“我一下就流水了,你再不来就便宜别人了。”上着课她这么勾引人,我会觉得特别刺激,就继续跟她逗:“告诉我几号楼,我现在就去。”过一会她回给我:“晚了,已经便宜别的男人了。”“是吗?我要听现场直播”我喜欢跟她玩这种游戏,兴致勃勃的继续回信息。“太爽了,顾不上你了,自己打飞机吧”她回道。我知道她是逗我玩,我们两个对此乐此不疲。

在陈康来看她的时候,或者她去看陈康的时候,她只要没睡着,基本上都会半夜发信息给我,自然还是跟我描述刚刚发生的大战,但是往往她发着发着就没声音了,过上一两个小时,就会告诉我又操了一次,后来她告诉我,陈康都奇怪了,怎么每次都是大半夜的性趣那么高,非把他叫起来再操一次,她跟我说这个时候,把我笑的不行。

我们仍未见面,她知道我跟女友分手了,但是她没有分手,我们还是不想在现实里有任何的交际,我们还在暧昧,还在继续着别样的刺激。大二下半学期,我又交了新女朋友,同班同学,关系发展很快,不到一个月就上床了,我告诉了她,她也很好奇我和她之间是怎么做爱的,也会时常问我一些这方面的事情。有次陈康周末来看她,她提前发信息给我:“今晚他来,晚上别睡觉,等我。”我那天也约了女朋友出去开房,便如实相告。她回信息:“好啊,那今晚我们可以一起做了”,我知道她这是双关,回信息:“对啊,咱俩一起”,她回:“想的美,今晚小心被榨干。”我突然有个恶趣的想法,发给她:“今晚一起做,9 点开始,如何?”“准奏”她回了两个字。

当晚9 点,我准时跟女朋友操了起来,一边操着女朋友,一边想着月现在正在用什么姿势被陈康操,居然特别兴奋,把女朋友干的嗷嗷叫。操了十来分钟,手机响了(大二下半学期,终于让小灵通退休了),我听到手机短信响的时候,就感觉是月的短信,拍了拍在我身下叫床的女友,换姿势,后入,趁着女朋友噘屁股的时候,我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果然是月,短信就两个字:“观音”,我马上明白了,也回了两个字“老汉”,回完信息,突然觉得性趣大增,抱着女友就开干。女友不明白怎么回事,一边叫床一边问我,今天怎么了,这么用力。我不答,继续埋头苦干,一边干一边就想,一会肯定还有短信。果不其然,几分钟后,短信来了,这次三个字:“你观音”,我回:“你老汉”。把鸡巴拔出来,跟女友说,换姿势,你到上面来。女朋友乖巧的爬我身上,自己握住了鸡巴,坐了下去。女朋友在我身上动着,我舒服的躺着,心里想的却是月现在正在被陈康从后面抱着屁股干,越想越觉得兴奋。等女朋友都喊累了,手机才响:“快了,哪里?”

这个我不太明白了,想了一想,猜着应该不是安全期,大概问射哪里,我回了一个字:“胸”,信息马上就回来了,也是一个字:“嘴”,我让已经累的动不了的女友下来,把鸡巴插她逼里,狂干了一会,感觉要射,拔出来就插女友嘴里,射了女友一嘴,还把她给呛着了,埋怨了我半天。

射了之后,鸡巴没有完全软,大概我心里还期盼着有点什么,但是月的信息再也没来,我跟女友洗了澡,躺下聊了会天,女友就困了,睡着了。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感觉有点意犹未尽,也猜着半夜还会不会有短信,想着想着迷煳着了,当我被短信声吵醒的时候,一看已经凌晨一点了。女友也被吵醒了,迷迷煳煳的问我,谁啊,大半夜发短信。我说宿舍的,问我要不要去网吧,女友嘟囔了几句,嘱咐我别去,就又睡了。我打开信息,果然是月发的,问我射哪里了,我说射嘴里了,你呢?她回了句:“胸上,很多,现在还有,都干了”“没去洗?”“不想洗,感觉自己好淫荡”她回道。“你就是个小淫娃”我来了性趣,调戏她。

“你操不到小淫娃”她回,“还来一次吗?”我问,过了一会,她才回:“想来一次,跟你”,我心里一动,立马回复:“跟我?开房?”,她回道:“美的你,我说现在”我明白了,继续问她:“他就在身边,她也在身边,我们两个用手来?”

“对”她回了一个字,这个提议莫名的让我很兴奋,我发了条信息给她:“你为什么总能这么容易让我觉得刺激”,过了一会,她回到“因为,我可能是你的小淫娃”这是我认识她以来,她说过的最过分的一句话,但是也是让我觉得最兴奋的一句话,我回:“是的,你就是我的小淫娃”,她的信息来的很快:“我的逼湿透了,求我吧,快求我”当晚,我们在各自的伴侣身边,一起手淫到了高潮。

大三一开学,在毫无预兆中,月和陈康分手了。月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还在火车上,我问她怎么回事,她说陈康所在的大学有个女生一直在追求陈康,陈康在她和那个女生之间,有点摇摆,所以月选择了分手。我问她陈康怎么说,月回到,分了就分了,我不管他怎么说!她就是这种性格,从不拖泥带水,有着东北女人特有的那种爽气。虽然她说的很痛快,但是我知道她心里肯定不好受,所以开学那段日子,我每天发信息给她,聊各种事情,但是从来不提性方面的,我知道她只是倔强,其实内心很柔软。

一天晚上,跟宿舍兄弟去网吧通宵。去的有点晚了,网吧已经被热情的大学生们挤满了,四个人好不容易等到有位置,还不坐一起,他们三个在外面大厅,我在一个只有四台电脑的小房间,四个人玩传奇,正血战沙巴克,小房间里走了两个人,又进来俩女的,一个坐我旁边,一个坐我背后。我带着耳机专心致志的砍人呢,听见QQ响,当时顾不上,等被人家揍的满地找牙,悻悻然下了游戏,才注意到是她发来的信息,问我在不在。我回信息说在,问她怎么有空上网,她说跟舍友出去看电影,回来晚了,索性就不回宿舍了,好久没上网了,到网吧玩。

我说我也是呢,今晚通宵。她很开心,说我们可以好好聊了。我也很开心,我们很久没在QQ上聊天了,聊了几句,她突然问我,你是不是在XX网吧,我说是啊,你怎么知道?她继续说,在小房间里,带着耳机的是你吗?我诧异的看了一下旁边的女生,发现她在玩泡泡堂,刚要回头,QQ响了,她的信息:“别回头,我在你背后”我莫名一阵紧张,这是我知道的,离她最近的一次。虽然以前也有过我刚刚经过某个地方,她说她刚才也在的时候,但是我们从未在知情的情况下碰面过。这次,我们两个竟然在同一个房间,背靠背坐在一起。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紧张,认识大概也有六年了,还是第一次觉得她是个真实的人物,不是网络是虚拟出来的。我问她,你怎么知道是我,她回了一句:“你每一次敲回车键,我就收到信息,所以我猜就是你。”我把耳机摘下来,打了一句:“我试试”回车,我背后的电脑耳机里,传来了轻微的QQ信息声,她没有带耳机,耳机就在桌子上放着,这声轻微的QQ信息声音,还是被我捕捉到了。一瞬间,我有点不真实的感觉,好像在梦里一样。呆了一会,她问我:“怎么不说话了”我老实的回答她:“我有点懵,觉得像是做梦一样”,她没打字,也过了一会,才噼里啪啦的打字,信息发过来:“我也是。”然后我们俩都长时间没说话,就呆呆的坐在那里。我稳了稳心神,打字:“我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紧张。”背后的QQ响,然后听见轻轻的“噗呲”一声,她笑了。接着是敲键盘的声音,回车,我的QQ响:“紧张什么,我还能强奸了你?”这句玩笑开的,我一下就放松了,噼里啪啦的打字:“月月同学,这话得我说吧”,我又听到了她的轻笑,回:“就你?借给你俩胆子,你也不敢”,这下我也乐了,放松了心态跟她聊了起来。我们两个,就这样背对背,隔着最多只有30厘米的距离,却是用网络在聊天,我没回头一次,她也没有,但是聊的很开心,我感觉到她的心情这段时间也是越来越好了,似乎走出了分手的阴影。

期间舍友在传奇里被人一直追杀,QQ上喊了我无数次,让我上线帮忙,我这个人很够意思的,当然重色轻友了,就顾着跟她聊天,坚决不去。要不是他们三个嫌挤过来麻烦,估计当场就揍我了。正在我跟她聊的火热的时候,舍友老范在游戏里被人杀了,还爆了装备,气哼哼的过来找我,问我干嘛呢,我说忙着,没空,他又气哼哼的走了。她发来信息:“是不是影响你跟舍友玩游戏了,你去陪他们玩一会吧”,我回给她:“不去,今晚就只陪你。”她良久没回信息,后来回了一句:“你很好”,我没意识到什么,还自顾自的吹牛逼:“那当然,我是全国十佳青年”,她却没笑。

一直聊到凌晨三点钟左右,这个时候人最容易犯困,坐我旁边的女生摘下耳机,扭头对她说:“不行了,好困,我眯会,你睡不睡?”她头也没回,回答说:“我不困,你睡吧。”我发信息:“你声音很好听”,她回我:“你的声音也是。”

隔壁的女生自顾趴桌子上睡了,一会房间里另外一个人退了机子走了,房间里就只有我们三个,但是旁边的女生被我无视了,感觉只有我和她一样。

另外一个人离开房间,关了门之后,房间里静了下来,我们俩也突然都不说话了,我有种奇怪的感觉,感觉要发生什么一样,她也不说话,过了很久,月问我:“怎么不说话,你困了?”我回信息道:“没有,就是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什么感觉?”她问,“说不上来,就是突然觉得怪怪的”我回答她。我听见她打了几个字,但是又删除了,过了一会,又打了几个字,发了过来:“是不是这个时间,让你想到了什么。”我恍然大悟,是的,这个时间,是高三我们两个偷偷摸摸上网,聊性的时间,也是她每次跟陈康操完,等陈康睡着,给我发信息的时间。她总是比我主动,在我和她之间,她一直都有主动权。她这句话,给我的暗示很明确了,我回给她:“是的,这个时间,是我求你的时间。”发过去,她没动,停了一会,发过来:“还求我吗?”我心跳一下加快了,毫不犹豫的回给她:“求”,回车,发出去,QQ响。然后我听到了她一声急促的呼吸。她没动,我也没动,我静静的听着她的呼吸,没有变平稳,还是没有变平稳,然后她动了,信息过来:“以前是这样求吗?”我的呼吸也变了,打字稍微有点颤抖:“求求月月”,她很快回给我:“求月月什么,说出来”,我愣了一下,对啊,我现在求她什么,她已经分手了,我不能提陈康啊。可是让我现在说求着操她,也不行,她就在我背后,距离太近了,我没做好这个准备,甚至没认真想过,我知道她也没有。在她背后说想操她,我说不出来。她看我没回,又发了一句过来:“我跟他分手前,做了最后一次,求我”,我突然就兴奋了,立马回给她:“求求月月,我想听。”她也立马回给了我:“不是这样,你知道我要听的是什么,说出来。”

“求求月月,我想听他最后一次操你的事情”我毫不犹豫的发了过去。我听到了她急促的呼吸,然后收到了她的信息:“你打飞机吗?”“这里?你舍友在旁边”

我回,“你求我的”她回,“为什么每次我都被你吃的死死的”我回,“因为”

她回了两个字,然后停了一下,“我是你的小淫娃”。我看到这句,理智已经被抛到爪哇岛了,“好,你是我的小淫娃,就在这里,我要听,我会打飞机。”

那时候是刚开学没多久,南方还很热,我穿的运动短裤,所以,很容易就能鸡巴掏出来,我稍微往左偏了一下身子,把座椅往桌子底下靠了靠,勉强能挡住一点,伸手把鸡巴掏出来,已经很硬了。

她听到我窸窸窣窣的声音,知道我在干什么,又发了一句过来:“我会给你奖励的,现在求我吧,好好求”,我一只手握着鸡巴,一只手打字:“求求月月了,告诉我你怎么被他操的吧,我想听。”她回:“乖,我告诉你我怎么被他操的,你今夜要射,就在这里”我只打了一个字:“好”。

我慢慢摸着鸡巴,她开始了她的讲述。

月:我最后一次见他,没有告诉他要分手,我就是要他好好操我,让他知道,我才是最骚的,操我才是最爽的。

月:我穿了丁字裤,超短裙,深V 领的T 恤,约了他看电影。

月:在电影院里,他就忍不住把手伸进裙子里,摸我的逼,他拉着丁字裤,深深的勒进我的逼里,好爽,我一下就湿了。

月:他还把手指插进我的逼里,用手指捅我的逼,我说不够,让他多插几根,他插了三根手指进去,我的逼还是觉得空。

我:旁边没人吗?

月:他后来把我的裙子翻上去,整个逼都露了出来,好刺激。

月:早上第一场电影,人很少,只有前排有两个人,我们坐在最后面。

月:他让我露着逼,叉开腿,然后他就蹲在我的腿间,把我的腿架在他肩膀上,舔我的逼。

月:我被舔的好舒服啊,逼特别痒,我抓着他的头发,把他的头按在我的逼上,让他使劲给我舔。

我:你好骚啊 月:后来他说他不行了,鸡巴硬了,让我给他吃鸡巴。

月:好好摸你的鸡巴,我听不到声音了。(我摸鸡巴的时候,手上下动,会碰到衣服发出声音)

我:好

月:他坐在我旁边,把他的鸡巴掏出来,我两条腿岔开着,弯下腰把他的鸡巴含嘴里,给他舔鸡巴。

月:他的鸡巴真粗啊,好想让你看看,他的鸡巴有多粗,每次都把我的逼塞的满满的。

月:我把他的鸡巴几乎都吃到嘴里了,都到了嗓子眼,他舒服的一直抓我的头发,我还给他舔睾丸,把他的睾丸也都吃进去了,他爽的都哼哼出来了。

月:我抓着他的鸡巴,给他打飞机,一边用舌头舔他的龟头,一边给他打飞机。

我:我的鸡巴也很大啊

月:后来他说要操我,我问他怎么操,他说让我坐到身上操。

月:你的鸡巴不如他的大,我是你的淫娃,是你操不到的淫娃,鸡巴再大也没用。

月:我起来坐他身上,他把鸡巴插我逼里,让我自己动,太爽了,我差点都要叫出来了,他还一直拿丁字裤勒我的逼。

月:他操了一会,嫌不爽,让我站起来,趴到前面的靠背上,从后面干我了,太刺激了,前面的人一回头就能看到他在操我。

月:我捂住了嘴,不敢出声,但是太爽了,他越操越快,我不想让他射,我就不让他操了。但是他还一直玩我的逼和奶子,一直玩到电影散场,我整个人都软了,走不动了,是他扶着我走出去的。

月:听的爽吗?

我:爽

月:你的鸡巴硬不硬我:好硬

月:我闻到鸡巴的味道了 我:馋了吗?

月:馋,大鸡巴。

月:但是不是你的,不让你操,我就喜欢让你吃不到还想我

月:我是不是你的小淫娃

我:是的

月:还要听吗?

我:听

月:后来我们就去公园了,是我提议去的,因为我要让他在外面干我。

月:我和他到公园的角落里,我蹲在他面前,给他吃鸡巴,吃的硬了,我就撩起裙子,翘着屁股,让他从后面操我了月:他说很刺激,操的特别深,还把我上衣撩起来,让我把奶子露出来月:大白天在公园里,被他从后面操,露着奶子,还能听到别人说话的声音,太刺激了

我:被人看到了吗月:没有,我让他操了一会,就不给他操了,我不想让他射,我要让他操我一整天。

我:小淫娃

月:对啊,我很骚的,是不是

我:是,你就是个骚货

月:是的,我就是骚货。

月:后来我们去了学校,我让他在学校操了我两次,你要不要听

我:要听,求求月月

月:真乖,我让他在原先的教室里操我,他坐在凳子上,我面对着他,坐在他的鸡巴上让他操

月:后来我趴在课桌上,让他从后面操月:我们换了好多个姿势,我快被他干死了,每次他快要射了,我就不让他干了。

月:我们还在讲台上操了,我张大腿,趴在讲台上,让他从后面操我

月:在空荡荡的教室里被操,好刺激啊

我:太刺激了,我都快射了

月:不许射,现在不许

月:他还在教学楼的楼道里操我,在他家操我,你还想不想听了?

我:想听

月:那就不许射

我:好,我不射,但是不敢摸了,怕射出来

月:等会再摸,我也湿了

我:你要摸吗?

月:想摸,但是不敢

我:为什么月:我怕我会叫出来,下面湿透了

我:别摸了,不安全(我也怕进来人,被看到)

月:嗯,我再接着跟你说好不好

我:好,我还想听

月:他在楼道里操我,上一个台阶,就插到我逼里操几下,就一直这样操到三楼,我都被他操的走不动了,整个人都软了。

我:没把你操高潮吗?

月:高潮了,在教室就把我操高潮了

我:你真是越来越骚了

月:对呀,我就是小淫娃,小骚货

我:一天被他操搞好好几次吧

月:没有,就高潮了两次,教室里高潮了一次,在他家高潮了一次。

我:在他家怎么操的

月:我在他家,每一个房间都被他操了

我:每一个房间?

月:是啊,他家客厅,他床上,他爸妈床上,卫生间,厨房

我:都操了?

月:是的,我让他一边操我,一边走,他全家都走了一遍

我:好刺激,当时肯定特别淫荡

月:是的,我那天特别骚,只穿着丁字裤,被他操了个遍

月:摸吧,我想让你射了

我:好

月:我听到你摸鸡巴了

月:他的鸡巴操的我好爽,几乎干了我一天,在他家我感觉我都快要被干死了,每次他要射,我就不让他操了,过一会再操,就这样一直操我

月:你快射了吗?

我:快了

月:我告诉你,他怎么把我操高潮的,你射好不好

我:好

月:我趴在他的床上,翘着屁股,让他操后面操进我的逼里,手伸下去,揉我的阴蒂,一边揉一边使劲操我

月:我被他这样狠狠的干高潮了

月:还被操的尿出来了

我闷哼几声,射了出来,都射到手上了。射完就在喘粗气,她也没继续打字,一直听着,过了一会,我听到她打开包,然后一包纸巾从后面递给了我。我也没回头,接过纸巾,把下面清理了一下。她发了信息过来:“累了吧?”我回她:“不累,好舒服”,她发了一个笑脸,然后说:“你倒是舒服了,我难受死了。”我发了个坏笑的表情给她,回给她:“谁让你不摸的”,她回了个笑脸,说:“讨厌”,然后又发来一句:“我去卫生间,你把头转过去,不许看我”,我说好,把头扭向左边的窗户,看到外面已经有点泛白了,当时大概已经快5 点了。我听到她起来整理东西,开门出去,把门又关好,我才回过头来,呆坐着等她。

过了十几分钟,也不见她回来,我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是她发的:“我回宿舍了,别等我了,你睡一会吧,一个晚上都没合眼,听话。”我有点失望,但是不由自主的想听她的话,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就趴桌子上,想迷煳一下,旁边一直在睡觉的女生手机响了,听她接起来说了几句,应该是她打来的,让舍友一起回去。等旁边的女生收拾好走了,我就迷煳着了。

迷煳了不知道多久,被手机铃声吵醒了,是宿舍兄弟打来的,说去吃早饭,我挂了电话,发现桌子上多了几个袋子,打开一看,一份豆浆,一个粢饭团,压在下面还有一个袋子,包的很严实,打开一看,是一条白色蕾丝边内裤,中间的位置黏黏的湿哒哒的。我一下就猜到是她的,拿起手机想给她发个信息,却发现她早就给我发了信息,我睡着了没听到,信息里写着:“给你的奖励,喜欢吗?

没告诉你,最后我一直没让他射,我告诉他明早我还会去找他,再让他射。

但是我晚上回到家,就跟他说了分手。我是不是很坏:)好好吃早饭,小淫娃要睡觉了,安安“那晚之后,我们又恢复了这种奇怪的暧昧,不是经常,但每个月都会有那么一两次,有时候是白天,宿舍都没人的时候,有时候是凌晨,舍友都睡着的时候。有时候我跟女朋友去开房,她也会发信息给我,撩逗我一下。大三上半学期结束,放寒假,各自都在家,频率就多了很多,有时候会连续几晚都会这样来一次。大三下半学期,她又交了新男朋友,一个系的,恋爱的点点滴滴,她都会跟我分享,我其实心里挺嫉妒的,毕竟认识那么多年了,而且也暧昧那么多年了,她在床上的表现,虽然没看到,但是我完全可以想象的到,觉得这么好的一个尤物,就让别的男人占了。陈康是她第一个男朋友,我还没这么感觉,她说找了新男朋友之后,我这种心理突然就冒了出来,弄的心里很不痛快。因为有这种情绪,跟女朋友在一起矛盾也越来越多,到了快分手的地步。但是我没有在月面前表现出来,该怎样还怎样。

某天晚上,我们又在发短信,发到凌晨的时候,舍友们都睡了,聊着聊着,她说起来,今天约会,被他摸了。我心里莫名的一酸,又有一丝兴奋,问她摸哪里了,她回了一条:“摸了奶子,手伸进去摸的”,我一下就硬了:“怎么样?摸的舒服吗?”“好舒服,后来还吃了”她回道。我接着问她:“给他吃奶子了?在哪吃的”“南湖(学校旁一个公园)”“怎么吃的,说说”“想听呀,求我呀。”她就喜欢让我求她,我回给她:“就听吃奶子,还得求你呢?又不是被他操了”。过了一会她回给我:“你想让我被他操吗?”“看到这几句话,我的鸡巴当时就更硬了,问她:“奶子都给他吃了,被他操还不是迟早的事情。”

“你想他怎么操我?”她回了信息。我脑子里出现了一个画面,她那嫩嫩的逼,被一个丑陋的龟头分开,慢慢的插入,那种刺激感让我浑身麻酥酥的,我一只手摸着发胀的鸡巴,一只手回信息给她:“我想让他怎么操,你就听我的吗?”,揉了一会鸡巴,她信息来了:“这次听你的,你让我跟他操,我就跟他操”。当时的我们,并不是情侣,也不是夫妻,但是就是给我了一种NTR 的感觉,好像是我的女人要去跟别人操逼一样,这种感觉让我极度兴奋。我问她:“真的吗?”,过了好一会,她信息才来:“你还没回答我”“回答什么?”“你想我被他操吗?”

我愣了一下,鬼使神差的回了一句:“有点不舍得”,她马上又问道:“我又不是你女朋友,你干嘛不舍得,你喜欢我啊?”我拿着手机发了一会愣,我不知道怎么回信息,因为我没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正当我好像摸着点头绪的时候,她信息来了:“逗你玩呢,我决定明天就给他了”,我马上回:“这么快?”

“对啊,反正摸都摸了,也好久没人操我了”我当时好想给她回:“我想操你”

可是我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刚才她是逗我还是什么,犹豫了一下,发了一句:“好吧”,她回我:“操完我告诉你,好不好”,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了……

说几句无关的话,这是我后来想明白的事情,我一直就没发现,我对她是有感情的,我觉得我跟她就是在追求刺激,但是没有正视自己,也没有正视跟她这些纠缠的背后,是一场长达六年的感情。我以为我要的是刺激,是跟她的暧昧,跟她的性游戏,但是我忘记了,自从我们从在网络上熟悉了以后,最多三天没有她的消息,我就会联系她,那是因为想她。

大一到大二,我们没有玩任何性游戏,可是每隔一两天,必定要发信息,聊上几句,我早就习惯了一直有她。

言归正传,我想了想,给她回了信息:“好啊,是你自己说要告诉我的,我可不求你了”

“哼,你肯定会求我的”她回道。

我有点点赌气回复她俩字“不求”

“你确定不求我?我要被人操了呢”

一看到她发过来的这条信息,我顿时又沦陷了,刚才软下去的鸡巴不争气的马上硬了。

“你个小淫娃,就想被人操”

我咬牙切齿的把这条信息发了出去,她回给我的信息却又一下抓住了的弱点:“你的小淫娃明天就要被人操了”,我又摸起了鸡巴,放弃了抵抗:“是不是想想,逼就湿透了”

“是啊,现在好湿好湿,想让他现在就操我呢”

“小心明天被他干死”

“干死我吧,逼痒死了,你想让他怎么操我?”

我揉着发胀的鸡巴,想着她淫荡的样子,编辑着邪恶的短信:“明天让他从后面操你,还要你跪在他面前让他操你的嘴”

她回我:“好,我听你的,明天就让他这么干我,好不好”,

我兴奋的回信息:“好,让他使劲操你,还要你在上面操他”

“啊,你要让我在上面操他?”她估计也被刺激到了

“对啊,你的逼不是痒痒吗,操他!”

“好,明天我在上面操他,我要操死他,我还要把奶子喂给他吃”

我想象着她说的画面,鸡巴胀的像要爆开一样,继续发信息给她:“对,奶子喂给他吃,让他给你把奶子吃大一点”

她很快发过来:“我的奶子现在已经很大了”

我搜索了一下脑海中她奶子的样子,回给她:“我记得几年前你发图片给我,不是很大啊,现在长大了?”

“当然了,现在奶子很大,你想看吗?”

她回给我,我当然想看了,马上回复:“想看,特别想看”

她回给我:“不给你看,但是明天我要给他吃,他怎么吃都行,你不能看也不能吃”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喜欢欺负我,但是我真是好喜欢这种感觉啊!马上给她回复:“你个小淫娃”

她的信息继续刺激我:“我是你的小淫娃,明天就光光的给他操,我的逼,我的奶子,他怎么玩都行,你就不能玩”

我是又哭笑不得,又觉得刺激,装作很无所谓的样子:“我才不要玩,小淫娃就是送给别人去玩”

过了好一会,她回给我一段长长的短信:“我好喜欢听你这么说,水一下就喷出来了,我们今晚不高潮好吗?

我想让他明天操我,把我操的爽爽的,你等我,等我被他操完了,我会告诉你他怎么玩我的,我们再一起来高潮。别回短信了,明天也别找我,等我找你。

“我看完,便没有再回短信,一直兴奋的睡不着,快天亮了,才迷迷煳煳睡着了。

虽然快天亮才睡的,但是九点多钟我就醒了,上午我没课,宿舍的也都没起。

我睡不踏实,心里翻腾,说不出是什么感受,像是有点心疼,又像是心理堵得慌,但是又渴望着什么,还有点懵,总而言之,一个字:乱!心里的乱的慌。

我不知道看这篇文章的人,有几个真正让妻子去跟别的男人上床过。但是有过这个经验的男人,应该知道第一次是什么感受,不像很多文章里写的,觉得特别刺激,自己在家兴奋的等着之类的。第一次,等待的过程特别特别煎熬,每一分钟都漫长,情绪变得特别快,可能在短短的一分钟内,脑子里出现各种想法。前一秒你还在想没事没事,这是我要的,后一秒就突然心疼,心里酸的不行,但是下一秒你又可能觉得有点刺激,这种刺激还没持续几秒钟,你又突然想哭。脑子里各种想法、情绪纷沓而至,但是脸上是一种木然,不是不知道要做什么表情,而是很难让自己做出表情来,因为表情跟不上你的心情,变得太快了!这时候,你会想做点什么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但是你发现,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你把注意力转移掉。

平时最上瘾的事情,让你觉得最有意思的事情,现在全都变得索然无味。然后,你想出去走走,等你走出门,你会觉得四周太吵了,熙熙攘攘的人流并不能让你觉得热闹,四周任何事好像都跟你无关,你会选择回家,因为你的鸡巴会偶尔硬起来,你不想让人看到。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看时间,你觉得过了好久了,看一下时间,五分钟都不到。焦急的等待中,鸡巴会经常在你想象妻子跟别的男人是什么姿势的时候,硬起来,然后很快又会半软不硬,因为想起这些,你又心疼,甚至带点后悔。就这样一直熬一直熬,等妻子进门那一刹那,你看到她脸上连羞带怯的表情,然后会把目光放在她的腿间,这个时候,一切都消失了,只剩下冲破理智的刺激,你的鸡巴就硬了,胀了。

我那天,就是这么过来的,浑浑噩噩。那天我没回宿舍,也没去网吧,自己找了个小旅馆,开了间房间,从下午五点就等待着,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多,都没任何信息。那天下大雨,我一度曾想过,因为下雨,所以他们没有去约会,他也没操她。后来我迷迷煳煳睡着了,手机放在枕头旁边,我怕错过她的信息。

当我被手机短信吵醒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我打开信息的手,是颤抖的,我确认了信息是来自她,然后打开了短信:“你的小淫娃,要被他操死了”。

简单来说,那晚她被那个男的,操了四次,从晚上七点,断断续续操到凌晨一点多,逼都操肿了。我和她又发信息,一直发到天亮。在她的叙述中,我射了两次,我经历了人生第一次真正的NRT 刺激,心很痛、鸡巴很爽!

我跟前女友,也这样玩过,当时觉得也很刺激,尤其是我从她那里回来之后,她第一次去跟别人开房,很刺激,仅仅是刺激,心疼的感觉,只有那么一丢丢。

这次,我是真心疼了,很疼很疼,所以鸡巴很爽很爽。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