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妇的哀羞 (狗尾续貂 27)作者:电竞大师兄(lawliet001&A02 )

【美少妇的哀羞】(狗尾续貂 27)

作者:电竞大师兄(lawliet001&A02 )2020年8月2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狗尾续貂 27

就在办公室的事发之后第二天,欣恬意识到,这个事情已经在往自己没办法控制的方向发展,为了封住办公室所有人的嘴,她主动找到裘董“帮忙”,正巧遇到裘董和裘少都在。可他们压根看都不正眼看她,她连话都还没说完就直接被轰了出去,明显是早就对她没了兴趣和耐心。

失去“依靠”的欣恬没办法,只能转敲开刘副总办公室的门,寻求解决办法。玩够她的刘副总也没有特别为难,给她指了条“明”路,为了让主人重新对自己感兴趣,也为了能封住同事的嘴,欣恬竟鬼迷心窍一口就答应了。

刘副总带着忐忑不安的欣恬,来到了裘董会客室的门口。

“嗯,慢慢来…慢慢转过来,很好,情况不错!已经成功着床了,请放心。Jhon,后门可以随便玩,前面需要谨慎一点。”一个从未出现过的女人的声音出现在裘董的私人会客室。

“那…犬子Stain,希望大不大?”

“裘董请放心,创口一直在用着特制的药保持着活性,虽然会疼痛难忍,但是这也恰好能够证明神经没有坏死,移植自然没有问题。手术虽然难度很高,好在已经有很多成功的先例,所以没有问题。相关的专家我已经联系过了,这几天就会到,到时候我组织他们先进行会诊,做一个方案给您过目。”“好!太好了!哈哈哈!!真是感谢沙尚大师辛苦跑这一趟。”最担心的事情终于有望解决,裘董显得很高兴,拿起两个Bourgogne酒杯,从酒柜的顶层挑了一款,稍微摇了摇,一下倒满一大杯。

“请!”裘董难得优雅,微笑着将酒递了过去。

沙尚接过酒杯,看了一眼,皱了皱眉,露出极其诱人的笑容。

“男人果然都粗俗不堪,还是让我来吧。”

沙尚接过醒酒器,缓缓地温柔地摇动。裘董饶有兴致的看着她的表演。过了好一会,她将醒酒器举到齐眉的位置,再将酒杯拿到齐腰的位置,保持着40-50公分的距离,凌空缓缓地将葡萄酒倒进酒杯三分之一的位置。

沙尚倾斜着举起酒杯,那是均匀而细腻石榴红,如宝石一般璀璨,她将酒杯放到鼻子边闭上眼,细细地品味着。

“我迷失在茂密的原始森林,突然眼睛里射进一道光线,呈现在眼帘的是像奇迹般涌出的清澈湖泊。治愈心灵的水边接受温柔的阳光,在水面上闪烁着无数宝石。吹起细细波纹的风,把花和果实甜美的香味带来。看,那双纠缠在一起的紫罗兰色的蝴蝶,这是我们的圣地。”她轻轻尝了一口。

裘董盯着眼前这个"女人"两眼发直,下体膨胀得难受,要不是早就知道她是一个变性的男人,泰国方面还需要他的权利地位和手断,否则按他的脾气,恐怕不管三七二十一早就扑上去了。

“您不喝吗,这可是正品的十二使徒之一,Domaine Georges Roumier Chambolle-Musigny 1er Cru Les Amoureuses 2001”沙尚盯着他,仿佛早就把他看穿了一般。

“啊?哦哦!这…有这么好吗,好像不是太名贵。”裘董尴尬的圆场,举起杯大喝了一口,这紫罗兰般的香气,天鹅绒般丝滑的口感,果然和以前大不一样。

“葡萄酒和女人一样,都需要好好开发,才能发挥它的潜力。”“大师说得是,有你助我,我真是志得意满!”私人会客室内,持续发出嗯嗯啊啊的怪叫声,一个漂亮的女人,正认命地趴在办公桌上,典雅长裙的裙摆被掀到了腰部的位置,内裤也早就不翼而飞,露出白玉般的屁股,嫣红紧窄的耻缝正插着一根巨大的电动假阳具,假阳具发出嗡嗡的声音,正在急剧地震动,不一会,这漂亮的女人,身子一挺,双腿僵直,又泄了一地的淫水。

“谁准许你高潮了?你他妈是人还是猪吗?这都控制不住?亏你还为人师表!操你妈和高欣恬那婊子一个德性!”说完Jhon一皮鞭狠狠地打再刘老师的屁股上,发出啪地一声巨响,这种特制的皮鞭,也就声音特别大而已,虽说并不会受伤,但这种气势也足以把一个从没有尝试过虐待经历的女教师吓哭。

“你,你们不是人!我一定过去警察局告你们!你们全都跑不掉!”“哦!!?是吗??那可不要光说不做啊。前面不让我搞,后面总是没问题的,我得好好开发开发!”Jhon拿起拇指粗细的玻璃棒,毫不顾忌的对着刘老师肛门粗暴地一插到底,宽大的空间顿时回荡着女人带着哭腔的惊叫。

“哎!鲍哥,你媳妇说要去告我们,这事你说该怎么解决?我可吓着了!”Jhon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把他盯着。

“裘少!裘少!可别听这娘们瞎咧咧,您随意玩,怎么高兴怎么玩。她要是敢,我腿给她打断!”说完就脱下皮鞋就要往她身上扔过去。

“你干嘛!她现在可怀的是我裘氏的骨肉!要是被你弄掉了,钱不但一分没有,还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原本看热闹的裘董一把抓住鲍振华满脸威严,两句话就呛地他不敢发狠。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裘董勿怪!”说完不停地陪着笑往自己脸上打耳光。

“鲍振华!你这猪狗不如的畜生!你还是不是男人!结婚的时候你怎么说的!我真是眼瞎了嫁给你!”“哎哟,得了吧,刘诗恬,你他妈不就是看上我家这点产业,何况你爸妈叫我家拿钱出来搞那个项目,完全就他妈一个大坑,否则我至于欠了一屁股债?”“你放屁!你胡说!你就是自己贪心还赖我!”“我为谁?啊?我他妈赚的钱不是养你?不是让我送这个包,就是送那个首饰,条件不咋的还要装金贵?不是你爸妈逼我?说什么你只是一个教师经济条件就这样,男人要有自己的事业要去打拼?我爸妈连房子都卖了来支持我,让你帮裘少生个孩子,是你的福分,还他妈装委屈了?你不做也行啊,那欠的一千万你来还。”“好了!鲍哥,别生气,来坐,喝口水冷静冷静,放心,反正生完孩子,她还是你的。钱的事情你不必担心,就你欠的这点,还不够我零用。女人嘛,就是得打,就是得好好调教调教才会做人,我也是为你好。”说完反手又是啪的一皮鞭,打得刘老师白花花的肉不停颤抖。刘老师惊叫了一声,转过脸,不再说话,只是默默地流着眼泪。

“哎,没事,裘少,你肯调教她是她的福分,我还得谢谢您!而且真的好!打得真好!您说得真一点都没错,这女人就是欠收拾。”“呤…呤…呤…”裘董接了秘书的电话,随便嗯了几句。

“我这有事要忙了,现在赶紧滚,别来碍老子眼。刘老师这段时间,就在我这里,好好养胎。鲍振华下次你小子敢再悄悄给我跑了,小心命不保!”“裘董,这真是误会呀,绝对不敢,小的随叫随到!”刚一打开门,正好撞见等候在门口的刘副总,身后跟着一个满脸愁容,正犹豫不定的绝色女人。

就这一瞬间,鲍振华看得眼都直了,虽说自己的老婆平日里相比其他的女人也算得上是姿色冠绝,可和眼前的这个女人相比,除了身为人师的气质上能略胜一筹以外,别的素质都不如眼前这个女人,单是这对快将蓬松的连衣裙撑破的奶子,就值得任何男人玩一辈子,想必搞过她的人都是狠狠地下了一番功夫。他不禁也好奇,明明身边就有这么一个女人,干嘛还看上他的老婆。不过无所谓,反正能只要能把欠的钱解决,还能赚一大笔,都得偷着乐了。

“老刘?!你把这贱货带来干什么?谁他妈准许她上来的?看不到我在忙?昨天来让你滚还不知趣?今天又来?非要一次次地恶心我?赶紧滚!听见没?”裘董看了她一眼,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冷冰冰的丢下一句话后就对她不理不睬。

“不是,裘董,这…我得给您汇报个事…我也是没办法了,昨天下午这骚娘们捅了个大娄子,搞得整个企划部全都知道了。自己犯贱求他们一起搞她,憋不住当众…当众拉得到处都是,视频现在办公室里人人都有,连拉出来的东西…还被当成证据保存下来,锁在办公室的保险柜里。完事了她还光着屁股和全体人员合拍了照片,现在她光屁股的样子就挂在办公室的正堂上。您说…这个事怎么办?我是真的拿这个贱人没办法,劝都劝不住,现在又人多嘴杂,您看……这事儿还能怎么解决?”“你!!?这明明就是你安…”欣恬脸羞得通红,激动地想反驳,可话到嘴边,这种难以启齿的羞辱,怎么说得出口。更何况是自己去求刘副总帮忙平了这个事,如果在这里惹火他对自己没有丝毫好处,而且就算自己再傻也知道,裘董不授意,刘副总根本就不敢这么乱来,说白了,只是猫捉老鼠的游戏而已。

“你说什么?”裘董一下子从老板椅上站起来,做出一副震惊且正派的样子。

“视频你有吗?老子可要好好看看这个贱逼到底做了啥!”“有,不过,就在这放,是不是…不太好。”“不好?有什么不好的,这个贱人这种事都做得出来,还需要顾什么面子?用那个最大的电视!不!用投影!”刘副总操作了几下,明亮惨白的光照射在前面降下来的巨大幕布上,投影机发出嗞嗞的响声,几秒后,画面清晰了起来,四周的环绕音响开始发出了众多人嘈杂的辱骂嬉笑,和她高亢悦耳求爱的话语。

随着剧情的发展,除了高欣恬在场所有人,都被这鲜活的画面所吸引了。连趴在桌子上正被羞辱玩弄的刘老师也不自觉的抬起了头,完全忘记了自己现在难堪的处境,惊讶得张着嘴,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一个远胜于她的女人所记录下的影像,然后由衷地感到幸运,相比之下,裘家对她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不但偿还了巨额欠款,也最大限度保留了自己的尊严,至少,这些事情都没有公开出去。

“哟,老师,你还看得挺起劲啊?”Jhon停下来的动作又再度开始。

“咿呀!!!!不要!!!又!!又来了!!!”随着一声高亢悦耳的尖叫,刘老师又一次当着众人的面泄了出来。

“怎么样,爽不爽?这就是肛门高潮的绝顶快感,这就是牝犬应该有的样子!”Jhon兴奋地用手拍打着刘老师的屁股,仿佛根本不在乎这是怀了他骨肉的女人。

刘老师泪眼婆娑的转过头,深情地看着Jhon,脸上满是陶醉的神色。

也是这一声尖叫,把众人的注意力都拉了回来。裘董涨红了脸,再也忍不住了,给刘副总使了一个眼神,也不管高欣恬的惊叫挣扎,几下就把全身的衣服扯了个精光,刘副总把她死死按住,然后裘董把裤子一拉,对着欣恬的骚逼直接捅了进去。

“操你妈,才几天?骚逼就这么松了?屎都憋不住,是不是屁眼也被他们搞松了?操!”裘董一边骂,一边凶狠地撞击着肥美的肉臀,发出巨大的啪啪声。其实他清楚,这种舒服紧致的包裹感是最顶级的,说这些只是想单纯的践踏她已经粉碎的自尊。

欣恬的屁股不由自主的往上翘,激烈的哭叫声渐渐变成了,愉悦的哼唱。这种顶级的触感是那些淫邪的道具不能比的。

没一会,裘董怒吼一声,把子子孙孙全都送了欣恬颤抖的子宫内,看着自己白色的浓精,慢慢从一条粉红的嫩缝里溢出,滴落,如此美景,终于让他的欲火消了下去。

“怎么这么不懂事!还不快点给裘董清理干净!”欣恬还没来得及享受高潮的余韵,刘副总就强行拖起已经半瘫的她,让她跪在裘董的巨根面前。

欣恬强忍着浓烈的腥味,奋力的张开小巧的朱唇,向裘董依旧坚挺的阳具套了进去,一边吸一边舔,发出噗呲噗呲的声音。这些事情对她而言,已经早已没有难度和压力,甚至自己的工作更加轻车熟路。

“高欣恬,我裘某人平时待你不薄吧?除了几个高层和主任,就数你的待遇是全公司里最好,老子承认,以前是对你的姿色很是欣赏,耍了些手段。虽然把你玩了,但也给了你多得多的好处,否则你以为就凭余戴维这点本事能当部长?知道下面有多少人不服吗?那是老子给压下去的!你倒好,一次又一次地给我麻烦,老子的公司雇你来,是让你工作赚钱的!不是让你和部门里的男人搞七搞八,更不是让你在办公室卖骚!!以前还觉得你挺忠贞,玩过你几次就算了,本还想着给你搞个求婚宴,让你风风光光地嫁给David,也算对得起你。没想到背地里你烂成这样!你对得起David吗?亏得你们还在同一个办公室,你让他们怎么面对David?David又怎么面对他们!真不知道你怎么能这么贱,真令我作呕!烂婊子!我都没办法想象面对办公室这么大一群男男女女你是怎么做到的?到底是要贱到什么程度,才能当着自己未婚夫的属下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身为董事我都他妈觉得丢人,连我都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你办公室那群人!”裘董还没训完,欣恬早已崩溃地流着泪,温热的泪水滴顺着秀美的鼻尖滑露在裘董的阳具上,仿佛这一切真的是因为她自己贱而造成的。

“哭!哭有用吗?真他妈烦人,老刘,这个事你自己去给她解决,我办不了!”裘董坐在老板椅上,一边享受着服务,一边践踏着这个女人,丝毫没有想帮她的意思。

“裘董,我要知道怎么办,就已经解决了,这事儿闹得实在有点大!而且她还自己提了条件,打算这样…”刘副总附到裘董的耳边小声说着。

“什么?这条件?真是你自己提的?”裘董霸气的脸上都有一丝震惊。刘副总连连对欣恬使脸色,生怕她说错话。

欣恬自己也清楚,其实后果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如今自己的这一生都已经彻底毁了,所以只要能解决这个事情,真是让她去死她也欣然接受。

“John,这事你怎么看?哎!!Jhon!等会玩!反正都已经怀上你的孩子了,又跑不掉!急什么!还有你他妈小心一点!孩子重要!”裘董故意把"孩子"说得很大声,生怕欣恬听不见。

刘老师听裘董这么说,觉得很难堪,正想挣扎着解释点什么,就在转过脸的一瞬间,正好和欣恬来了个四目相对,就这一瞬,在她的眼里,这哪儿是什么难堪受辱的女人,这分明是一个被抢了男人的怨妇。

欣恬同时也盯着,在主人面前趴着赤裸着下体的她,Jhon正在用各种粗细长短的玻璃棒,认认真真地在扩肛。这种细腻的手法,让她真真实实的感到心里一丝酸楚,这是一种女人与生俱来的嫉妒。虽说这些男人对她而言都是卑劣的,可无论处于什么男女关系,将原本对自己的关注、兴趣转移到别的女人身上,这种滋味终究不好受。很何况,这个男人拥有着自己最想要的东西,那种至高无上的征服感,最顶级的快感,是无论别人怎么玩弄都无法模仿和替代的。

“我靠,爸,这关我什么事,老子对这母狗早就没兴趣了,玩腻了,他妈的现在就是人人骑的烂货,臭逼都被搞烂了,还玩啥?更何况这贱人把事情闹得这么大,已经没办法解决了,除非把企划部的人全给开了,关键是人多嘴杂,真要开除了这些人,闹起事来可就真的没完没了了。要不…就把余戴维弄走,换个部门,反正新的办公楼已经修好了,让他滚远些。”“这是老子给你留的位置!不是便宜了这绿毛龟?”“我又无所谓,反正老子是董事,他算什么?永远都只是我们裘家脚下一条狗而已,这公司姓裘,任何有异心的人都无异于蚍蜉撼树。更何况,我愿意过去随时都能过去。”“话是没错,可也太便宜这孙子了。”裘董想了想,把目光重新放在了欣恬的身上。

“操,把David提升上去,你该付出点什么?”裘董死死得盯着欣恬,仿佛是一只猛虎在盯着自己爪下的兔子。

“…我…我不知道…都,都听裘董和主人安排…”欣恬的眼神早已丝毫没有曾经的自信和知性,只剩下怯懦和迷茫。

“这次倒是挺自觉的,行,事我帮你解决,你部门的职务就按你的要求,肯定是要换,不然没办法服众,具体安排,到时候你就看我的行政通告。”“是,都通裘董安排。”欣恬卑微地低着头回答。

裘董满意地点了头,“沙尚大师,有件事情麻烦您!”“请说。”“上次我听您说过那个缩阴入珠的手术…您看她怎么样?”“倒是个很好的素材,您确定过要用在她身上?材料很稀缺,而且价格更是昂贵。”沙尚看完整段录像,确实也对这个漂亮的女人很有兴趣。

“钱不是问题,这骚逼已经松成了这样,玩得都不爽了。就她吧,还算老实听话,刘老师现在怀孕,不可能做这个,不然哪有她的份,这样!一会就带她去,大概需要多久。”“没问题,今天就做的话,手术只要几个小时,恢复期大概5-15天,正常工作没问题,只是不能有性行为。只是这个刘老师并不这么可靠,时间短而且奴性还待开发。现在是您争取政治资本的关键时刻,不能出什么意外。”“哈哈,不用担心,我还有秘密武器,就是上次给你说过的那个基因药水,我也去搞了几瓶,让她注射之后,就再也不可能是别人的女人了。”“这…上次听您说这药水的神奇,我就已经研究过这个成分,也去查了这个基因工作室,可以确定的是,这完全没有效果,是假货。你之所以能控制这个女人,是因为她本身的原因。简单的说,她这已经是重度心理缺陷了,她的本身已经无法彻底高潮,是她自己给自己套上了枷锁,而你们是钥匙。如果她能把任何人都误会成是你们,那她还是随时随地能高潮,这是一种强烈的心理暗示,是高端的PUA精神控制,你们也是她唯一的性幻想对象。这种控制,比任何药物或者别的东西,都来得稳固直接。”“假…假货?我草,老子花了几十万美金就搞了几颗这破烂玩意!?”“裘董,您也别急,我早就准备了后手,如果想彻底的控制住刘老师,用这个。”“这是?”裘董接过一个透明的塑料盒。里边放满了金色的胶囊。

“最是现在最流行的,只需要涂抹到肛门里,也可以配合浣肠使用,记住,每次绝对不能超过6毫克,不然会出人命。”“行!正好我在这骚逼身上试试看,有什么效果,嘿嘿嘿,给老子转过去!”当裘董粗大的中指带着神秘的药粉深深插进肛门深处,片刻之后,欣恬仿佛得到了这个世界一切最美好的东西。

朦胧的天色愈发阴暗,沉重的浊云开始逐渐密布穹顶,同天空的边际都融在一起,像是把这所有的生灵都困于囹圄,隐约的雷声带来一阵疾风,夹杂着凉意,漫天的细雨开始随之降落,清洗着世间的一切尘埃。欣恬迎着雨,很享受雨水温柔的抚摸,就像是能净化肮脏的自己。

“怎么了?小傻瓜,小心感冒了!”David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雨伞,不由分说地把欣恬遮住,看着正傻呆呆的她,比平时更多了一些小女人的妩媚。

“啊?没事!只是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欣恬淡淡地回答,神色有些黯然。

“嗯,说起也是啊,真的好怀念,我们当初第一次相遇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场景,那时候你可对我真的好不客气。”她微微扬起头看着David,那一张温暖俊朗的脸,正默默注视着她。看着阳光积极的他满心都是愧疚,无数次想坦白,想找适当的理由,可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因为,她清楚的知道,那些的男人所谓的要挟,只是她给自己找的一个无法拒绝或压根就不想拒绝的借口而已,自己从骨子里,从灵魂深处,都已经是一条彻头彻尾的母狗,早就没有了人格,只是单纯的母畜。男根就像是圣物一样,她已经拥有严重的生殖器膜拜心理,没有男人插入就无法正常生活。

而且最让她最无法接受的是,自己竟然对那些践踏凌辱他的男人,产生了莫名其的情愫,越是让她羞辱难堪的人,在玩弄她的时候,这种归属感和奴性就越强,身体的快感就越能到接近自己主人带给她的那种升天般的畅快。最恐怖的是这种莫名的爱意发自最心底,日复一日越来越浓烈,甚至早就超过了自己的爱人。

另一方面,David的床上功夫,不知为何真的越来越差,越来越马虎,最近半个月甚至一次都没有。已经适应每天数次乃至数十次性高潮的她,已经无法回到那种无法尽兴高潮的寡淡生活。被透彻开发性能力的她,逐渐对眼前这个床事不行的男人感到无法抑制的绝望。欣恬也暗自庆幸,还好David最近都没有碰她,不然真的没办法解释自己身体的“变化”。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但盼风雨来,能留你在此。”这是当初他们约定的暗号,David看着她出神地看着自己,以为也是同样勾起了回忆。

欣恬心里一惊,发现自己的失态,赶紧假意帮他整理领带,微笑掩饰尴尬,“隐约雷鸣,阴霾天空,即使天无雨,我亦留此地。今天起你就搬到部长办公室了,一定要正式体面,别像以前一样风风火火了,你现在是领导。”“知道知道!谢谢老婆提醒!”David微笑着牵住她的手,却没发现她笑容里微妙的苦涩。

送David去了新的办公大楼后,又默然的走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门口,里面人声鼎沸,可是她知道老公搬到新的办公室以后,这里就不再是属于她,而自己要在这个面对的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日子,心里也没有数,上次老公出差三天,在这个整整过了三天荒唐的日子,现在想起来都是万分的羞耻,可是内心里却对那种生活,有了那么一丝丝的期待。

“哟?这不是我们冰山美人吗?怎么不进去?”Steve拿着一叠文件出门,正好看到在门口犹豫着的欣恬。

“…”Steve的语气刁钻且刺耳,如果是以前自己早就一句话顶回去了,把他骂的狗血淋头。可如今,根本不敢接话,生怕被里边的人发现自己已经来了。

欣恬此刻肠子都悔青了,从今以后,要她以母狗的身份在办公室工作,这就是刘副总指的一条路,也是她自己亲口和裘董说,这个是自己的要求。当时为了解决问题,刘副总提出解决办法的时候根本没想这么多,只要能帮她,让她做什么都行,反正都已经被玩烂了。可真临到头,冷静下来之后,面对的这些未婚夫的下属,这…怎么可能说得出口。要接受这种身份,任谁都是羞愧欲死的……“我说,还是自觉点吧,高欣恬,刘副总已经安排好了,如果我动手的话,肯定更难堪。”Steve嬉皮笑脸的看着她,步态慵懒而迟缓的靠了过去。

欣恬微微地退了两步,“别…别碰我!滚开…我…这里还有人,我自己进去!”很明显,这已经是她最后的倔强,自己主动的选择,总比被强迫,更让她容易接受。

“呵呵,那行,知道就好。”Steve说完也没为难她,从她身边走过,就自己去忙了。

欣恬看着Steve走过了转角,深吸一口气,其实带头折腾她的人一直都是这个男人,现在他走了,应该没有问题了。稍微稳了稳心神,故作轻松,走了进去,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企图蒙混过关。

“哟?欣恬姐?你还有脸来啊?”这声音更加显得尖酸刻薄而且熟悉。

欣恬的算盘打了个空,刚一进门就正好遇到了自己的闺蜜娟子。如今她们的关系早就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这再也不是万事都为她着想,事事都把她捧在手上的好朋友了。

看着自己曾经最好的朋友,有很多话想说,有很多理由想解释,可最终还是什么都说不出口。因为她知道,其实这一切本来就是自己的选择。

没有了David的制衡,这些人已经可以毫不顾忌她的身份。欣恬只能看了她一眼,羞愧地低着头默默从她身边走过去,回到自己位置上。

“站住!谁让你走的!”娟子不依不饶,毫不客气地一把扯住欣恬的衣服。

“娟…娟子!别这样!我们…我是好姐妹啊!”“好姐妹?你也配说这个词?你这条狗!”娟子刚想一巴掌打过去,扬起来的手被人拉住了。娟子转过头一看,同事们都已经聚过来制止了她。

“娟子,上头的话,你别忘了,不然我们更惨!你可别害我们。”“凭什么要让这个贱人进来!和她在一起我都觉得丢档次!”娟子嘴上虽然不服,可手终究还是放下来了。

“嘿嘿嘿,欣恬姐,我们也不为难你,这文件自己拿去看,这是公司对你的任免决定,该怎么做你明白的吧。领导已经放话了,如果你不照做,那我们是有权处置你的“东西”和那些照片和视频,你自己想想吧。”侯小飞把一个密封的文件袋地给她之后,就轻轻地把她推出办公室。

站在门口的欣恬无所适从,感觉特别的尴尬,打开印有绝密的文件袋,任她再坚强,再被玩得多烂,看到这个冲击袋里的红头文件清晰的写着以下通知:

裘氏传媒董事会关于对企划部高欣恬的任免决定鉴于企划部高欣恬在我司多次实施聚众淫乱,裸露,随地大小便等行为,败坏我司风气,对我司的企业文化,经营行为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我司贯彻以人为本为理念,发扬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经高欣恬本人多次请求,为了拯救已经严重心理扭曲、性癖极度异常、生活一定程度不能自理的她,我司经董事会讨论结论如下。

从今天起免除高欣恬原企划部主任助理、办公室高级秘书职务。

聘高欣恬为企划部普通职员,兼职母狗。

聘娟子为企划部经理,兼职母狗饲养员。

高欣恬今天起在办公室的日常由娟子负责,上班期间,必须在进入办公室之前脱光,禁止穿任何服装到办公室。其次,进入之后必须由饲养员娟子帮助带上狗链,或者其他道具,方可开始工作。

高欣恬在办公室内的活动只能以爬行状态完成,现每张办公桌都有铃铛,这是作为召唤她的信号,当铃铛响起,必须在第一时间内做出反映,否则响铃人有权责罚。

高欣恬必须完成所安排的工作,办公室员工也必须定期做出考核意见。

作为负责任的有担当的企业,公司特重金聘请泰国沙尚大师对高欣恬进行为期三期的指导与治疗,现第一期已经结束,饲养员娟子负责定期做出反馈意见。

以上决定暂时实行,会根据公司运营情况与未来不确定的变动,增加或修改相应的安排,解释决定权属于公司董事会。

欣恬看完公司通告震惊得脸上死一样惨白,没想到公司竟会做出这种鬼扯的决定。而且,自己最私密的丑事,竟然就这样被堂而皇之地从官方的通告中公布出来。自己应该找谁去评理,或者谁才能从这个地狱拯救自己。

事到如今,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这能怪谁呢?可还好,最万幸的是这行政通告是用的绝密级文件袋,说明这个事情并没有在全公司通告,应该只是发给了企划部,除了自己部门的人,其他是不知道的。这算是对她的宽容,也是严重的警告,如果胆敢不听安排,那后果是自己死万次也不能接受的。

欣恬赶紧把文件收了回去,捏得死死的,四周打探了一下,虽然偶尔有路过的同事,但确实人很少,在确定暂时没有人过来后,赶紧偷偷的躲在门口旁边转角处的景观树后面,虽然景观树不大,并不能完全的挡住她,但是好歹能看到两个路口,相对给自己应急的时间也更多一些。被虐待的感觉让血液开始燥热起来,那种无法自拔的快感与征服感又开始慢慢充斥全身,让她头晕目眩。终于,咬了咬牙,将全身的衣服、内衣都拖得一干二净,再次确定没人之后,赶紧拿起衣服往办公室的门口走了过去。

【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