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婦的哀羞 (狗尾續貂 27)作者:電競大師兄(lawliet001&A02 )

簡體

【美少婦的哀羞】(狗尾續貂 27) book18.org

作者:電競大師兄(lawliet001&A02 )2020年8月25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狗尾續貂 27 book18.org

就在辦公室的事發之後第二天,欣恬意識到,這個事情已經在往自己沒辦法控制的方向發展,為了封住辦公室所有人的嘴,她主動找到裘董「幫忙」,正巧遇到裘董和裘少都在。可他們壓根看都不正眼看她,她連話都還沒說完就直接被轟了出去,明顯是早就對她沒了興趣和耐心。 book18.org

失去「依靠」的欣恬沒辦法,只能轉敲開劉副總辦公室的門,尋求解決辦法。玩夠她的劉副總也沒有特別為難,給她指了條「明」路,為了讓主人重新對自己感興趣,也為了能封住同事的嘴,欣恬竟鬼迷心竅一口就答應了。 book18.org

劉副總帶著忐忑不安的欣恬,來到了裘董會客室的門口。 book18.org

「嗯,慢慢來…慢慢轉過來,很好,情況不錯!已經成功著床了,請放心。Jhon,後門可以隨便玩,前面需要謹慎一點。」一個從未出現過的女人的聲音出現在裘董的私人會客室。 book18.org

「那…犬子Stain,希望大不大?」 book18.org

「裘董請放心,創口一直在用著特製的藥保持著活性,雖然會疼痛難忍,但是這也恰好能夠證明神經沒有壞死,移植自然沒有問題。手術雖然難度很高,好在已經有很多成功的先例,所以沒有問題。相關的專家我已經聯繫過了,這幾天就會到,到時候我組織他們先進行會診,做一個方案給您過目。」「好!太好了!哈哈哈!!真是感謝沙尚大師辛苦跑這一趟。」最擔心的事情終於有望解決,裘董顯得很高興,拿起兩個Bourgogne酒杯,從酒櫃的頂層挑了一款,稍微搖了搖,一下倒滿一大杯。 book18.org

「請!」裘董難得優雅,微笑著將酒遞了過去。 book18.org

沙尚接過酒杯,看了一眼,皺了皺眉,露出極其誘人的笑容。 book18.org

「男人果然都粗俗不堪,還是讓我來吧。」 book18.org

沙尚接過醒酒器,緩緩地溫柔地搖動。裘董饒有興致的看著她的表演。過了好一會,她將醒酒器舉到齊眉的位置,再將酒杯拿到齊腰的位置,保持著40-50公分的距離,凌空緩緩地將葡萄酒倒進酒杯三分之一的位置。 book18.org

沙尚傾斜著舉起酒杯,那是均勻而細膩石榴紅,如寶石一般璀璨,她將酒杯放到鼻子邊閉上眼,細細地品味著。 book18.org

「我迷失在茂密的原始森林,突然眼睛裡射進一道光線,呈現在眼帘的是像奇蹟般湧出的清澈湖泊。治癒心靈的水邊接受溫柔的陽光,在水面上閃爍著無數寶石。吹起細細波紋的風,把花和果實甜美的香味帶來。看,那雙糾纏在一起的紫羅蘭色的蝴蝶,這是我們的聖地。」她輕輕嘗了一口。 book18.org

裘董盯著眼前這個"女人"兩眼發直,下體膨脹得難受,要不是早就知道她是一個變性的男人,泰國方面還需要他的權利地位和手斷,否則按他的脾氣,恐怕不管三七二十一早就撲上去了。 book18.org

「您不喝嗎,這可是正品的十二使徒之一,Domaine Georges Roumier Chambolle-Musigny 1er Cru Les Amoureuses 2001」沙尚盯著他,仿佛早就把他看穿了一般。 book18.org

「啊?哦哦!這…有這麼好嗎,好像不是太名貴。」裘董尷尬的圓場,舉起杯大喝了一口,這紫羅蘭般的香氣,天鵝絨般絲滑的口感,果然和以前大不一樣。 book18.org

「葡萄酒和女人一樣,都需要好好開發,才能發揮它的潛力。」「大師說得是,有你助我,我真是志得意滿!」私人會客室內,持續發出嗯嗯啊啊的怪叫聲,一個漂亮的女人,正認命地趴在辦公桌上,典雅長裙的裙擺被掀到了腰部的位置,內褲也早就不翼而飛,露出白玉般的屁股,嫣紅緊窄的恥縫正插著一根巨大的電動假陽具,假陽具發出嗡嗡的聲音,正在急劇地震動,不一會,這漂亮的女人,身子一挺,雙腿僵直,又泄了一地的淫水。 book18.org

「誰准許你高潮了?你他媽是人還是豬嗎?這都控制不住?虧你還為人師表!操你媽和高欣恬那婊子一個德性!」說完Jhon一皮鞭狠狠地打再劉老師的屁股上,發出啪地一聲巨響,這種特製的皮鞭,也就聲音特別大而已,雖說並不會受傷,但這種氣勢也足以把一個從沒有嘗試過虐待經歷的女教師嚇哭。 book18.org

「你,你們不是人!我一定過去警察局告你們!你們全都跑不掉!」「哦!!?是嗎??那可不要光說不做啊。前面不讓我搞,後面總是沒問題的,我得好好開發開發!」Jhon拿起拇指粗細的玻璃棒,毫不顧忌的對著劉老師肛門粗暴地一插到底,寬大的空間頓時迴蕩著女人帶著哭腔的驚叫。 book18.org

「哎!鮑哥,你媳婦說要去告我們,這事你說該怎麼解決?我可嚇著了!」Jhon一臉似笑非笑的表情把他盯著。 book18.org

「裘少!裘少!可別聽這娘們瞎咧咧,您隨意玩,怎麼高興怎麼玩。她要是敢,我腿給她打斷!」說完就脫下皮鞋就要往她身上扔過去。 book18.org

「你幹嘛!她現在可懷的是我裘氏的骨肉!要是被你弄掉了,錢不但一分沒有,還讓你吃不了兜著走!」原本看熱鬧的裘董一把抓住鮑振華滿臉威嚴,兩句話就嗆地他不敢發狠。 book18.org

「是我的錯,是我的錯,裘董勿怪!」說完不停地陪著笑往自己臉上打耳光。 book18.org

「鮑振華!你這豬狗不如的畜生!你還是不是男人!結婚的時候你怎麼說的!我真是眼瞎了嫁給你!」「哎喲,得了吧,劉詩恬,你他媽不就是看上我家這點產業,何況你爸媽叫我家拿錢出來搞那個項目,完全就他媽一個大坑,否則我至於欠了一屁股債?」「你放屁!你胡說!你就是自己貪心還賴我!」「我為誰?啊?我他媽賺的錢不是養你?不是讓我送這個包,就是送那個首飾,條件不咋的還要裝金貴?不是你爸媽逼我?說什麼你只是一個教師經濟條件就這樣,男人要有自己的事業要去打拚?我爸媽連房子都賣了來支持我,讓你幫裘少生個孩子,是你的福分,還他媽裝委屈了?你不做也行啊,那欠的一千萬你來還。」「好了!鮑哥,別生氣,來坐,喝口水冷靜冷靜,放心,反正生完孩子,她還是你的。錢的事情你不必擔心,就你欠的這點,還不夠我零用。女人嘛,就是得打,就是得好好調教調教才會做人,我也是為你好。」說完反手又是啪的一皮鞭,打得劉老師白花花的肉不停顫抖。劉老師驚叫了一聲,轉過臉,不再說話,只是默默地流著眼淚。 book18.org

「哎,沒事,裘少,你肯調教她是她的福分,我還得謝謝您!而且真的好!打得真好!您說得真一點都沒錯,這女人就是欠收拾。」「呤…呤…呤…」裘董接了秘書的電話,隨便嗯了幾句。 book18.org

「我這有事要忙了,現在趕緊滾,別來礙老子眼。劉老師這段時間,就在我這裡,好好養胎。鮑振華下次你小子敢再悄悄給我跑了,小心命不保!」「裘董,這真是誤會呀,絕對不敢,小的隨叫隨到!」剛一打開門,正好撞見等候在門口的劉副總,身後跟著一個滿臉愁容,正猶豫不定的絕色女人。 book18.org

就這一瞬間,鮑振華看得眼都直了,雖說自己的老婆平日裡相比其他的女人也算得上是姿色冠絕,可和眼前的這個女人相比,除了身為人師的氣質上能略勝一籌以外,別的素質都不如眼前這個女人,單是這對快將蓬鬆的連衣裙撐破的奶子,就值得任何男人玩一輩子,想必搞過她的人都是狠狠地下了一番功夫。他不禁也好奇,明明身邊就有這麼一個女人,幹嘛還看上他的老婆。不過無所謂,反正能只要能把欠的錢解決,還能賺一大筆,都得偷著樂了。 book18.org

「老劉?!你把這賤貨帶來幹什麼?誰他媽准許她上來的?看不到我在忙?昨天來讓你滾還不知趣?今天又來?非要一次次地噁心我?趕緊滾!聽見沒?」裘董看了她一眼,故意裝作生氣的樣子,冷冰冰的丟下一句話後就對她不理不睬。 book18.org

「不是,裘董,這…我得給您彙報個事…我也是沒辦法了,昨天下午這騷娘們捅了個大婁子,搞得整個企劃部全都知道了。自己犯賤求他們一起搞她,憋不住當眾…當眾拉得到處都是,視頻現在辦公室里人人都有,連拉出來的東西…還被當成證據保存下來,鎖在辦公室的保險柜里。完事了她還光著屁股和全體人員合拍了照片,現在她光屁股的樣子就掛在辦公室的正堂上。您說…這個事怎麼辦?我是真的拿這個賤人沒辦法,勸都勸不住,現在又人多嘴雜,您看……這事兒還能怎麼解決?」「你!!?這明明就是你安…」欣恬臉羞得通紅,激動地想反駁,可話到嘴邊,這種難以啟齒的羞辱,怎麼說得出口。更何況是自己去求劉副總幫忙平了這個事,如果在這裡惹火他對自己沒有絲毫好處,而且就算自己再傻也知道,裘董不授意,劉副總根本就不敢這麼亂來,說白了,只是貓捉老鼠的遊戲而已。 book18.org

「你說什麼?」裘董一下子從老闆椅上站起來,做出一副震驚且正派的樣子。 book18.org

「視頻你有嗎?老子可要好好看看這個賤逼到底做了啥!」「有,不過,就在這放,是不是…不太好。」「不好?有什麼不好的,這個賤人這種事都做得出來,還需要顧什麼面子?用那個最大的電視!不!用投影!」劉副總操作了幾下,明亮慘白的光照射在前面降下來的巨大幕布上,投影機發出嗞嗞的響聲,幾秒後,畫面清晰了起來,四周的環繞音響開始發出了眾多人嘈雜的辱罵嬉笑,和她高亢悅耳求愛的話語。 book18.org

隨著劇情的發展,除了高欣恬在場所有人,都被這鮮活的畫面所吸引了。連趴在桌子上正被羞辱玩弄的劉老師也不自覺的抬起了頭,完全忘記了自己現在難堪的處境,驚訝得張著嘴,目不轉睛地看著眼前一個遠勝於她的女人所記錄下的影像,然後由衷地感到幸運,相比之下,裘家對她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不但償還了巨額欠款,也最大限度保留了自己的尊嚴,至少,這些事情都沒有公開出去。 book18.org

「喲,老師,你還看得挺起勁啊?」Jhon停下來的動作又再度開始。 book18.org

「咿呀!!!!不要!!!又!!又來了!!!」隨著一聲高亢悅耳的尖叫,劉老師又一次當著眾人的面泄了出來。 book18.org

「怎麼樣,爽不爽?這就是肛門高潮的絕頂快感,這就是牝犬應該有的樣子!」Jhon興奮地用手拍打著劉老師的屁股,仿佛根本不在乎這是懷了他骨肉的女人。 book18.org

劉老師淚眼婆娑的轉過頭,深情地看著Jhon,臉上滿是陶醉的神色。 book18.org

也是這一聲尖叫,把眾人的注意力都拉了回來。裘董漲紅了臉,再也忍不住了,給劉副總使了一個眼神,也不管高欣恬的驚叫掙扎,幾下就把全身的衣服扯了個精光,劉副總把她死死按住,然後裘董把褲子一拉,對著欣恬的騷逼直接捅了進去。 book18.org

「操你媽,才幾天?騷逼就這麼鬆了?屎都憋不住,是不是屁眼也被他們搞鬆了?操!」裘董一邊罵,一邊兇狠地撞擊著肥美的肉臀,發出巨大的啪啪聲。其實他清楚,這種舒服緊緻的包裹感是最頂級的,說這些只是想單純的踐踏她已經粉碎的自尊。 book18.org

欣恬的屁股不由自主的往上翹,激烈的哭叫聲漸漸變成了,愉悅的哼唱。這種頂級的觸感是那些淫邪的道具不能比的。 book18.org

沒一會,裘董怒吼一聲,把子子孫孫全都送了欣恬顫抖的子宮內,看著自己白色的濃精,慢慢從一條粉紅的嫩縫裡溢出,滴落,如此美景,終於讓他的慾火消了下去。 book18.org

「怎麼這麼不懂事!還不快點給裘董清理乾淨!」欣恬還沒來得及享受高潮的餘韻,劉副總就強行拖起已經半癱的她,讓她跪在裘董的巨根面前。 book18.org

欣恬強忍著濃烈的腥味,奮力的張開小巧的朱唇,向裘董依舊堅挺的陽具套了進去,一邊吸一邊舔,發出噗呲噗呲的聲音。這些事情對她而言,已經早已沒有難度和壓力,甚至自己的工作更加輕車熟路。 book18.org

「高欣恬,我裘某人平時待你不薄吧?除了幾個高層和主任,就數你的待遇是全公司里最好,老子承認,以前是對你的姿色很是欣賞,耍了些手段。雖然把你玩了,但也給了你多得多的好處,否則你以為就憑余戴維這點本事能當部長?知道下面有多少人不服嗎?那是老子給壓下去的!你倒好,一次又一次地給我麻煩,老子的公司雇你來,是讓你工作賺錢的!不是讓你和部門裡的男人搞七搞八,更不是讓你在辦公室賣騷!!以前還覺得你挺忠貞,玩過你幾次就算了,本還想著給你搞個求婚宴,讓你風風光光地嫁給David,也算對得起你。沒想到背地裡你爛成這樣!你對得起David嗎?虧得你們還在同一個辦公室,你讓他們怎麼面對David?David又怎麼面對他們!真不知道你怎麼能這麼賤,真令我作嘔!爛婊子!我都沒辦法想像面對辦公室這麼大一群男男女女你是怎麼做到的?到底是要賤到什麼程度,才能當著自己未婚夫的屬下做出這種不要臉的事?身為董事我都他媽覺得丟人,連我都不知道怎麼去面對你辦公室那群人!」裘董還沒訓完,欣恬早已崩潰地流著淚,溫熱的淚水滴順著秀美的鼻尖滑露在裘董的陽具上,仿佛這一切真的是因為她自己賤而造成的。 book18.org

「哭!哭有用嗎?真他媽煩人,老劉,這個事你自己去給她解決,我辦不了!」裘董坐在老闆椅上,一邊享受著服務,一邊踐踏著這個女人,絲毫沒有想幫她的意思。 book18.org

「裘董,我要知道怎麼辦,就已經解決了,這事兒鬧得實在有點大!而且她還自己提了條件,打算這樣…」劉副總附到裘董的耳邊小聲說著。 book18.org

「什麼?這條件?真是你自己提的?」裘董霸氣的臉上都有一絲震驚。劉副總連連對欣恬使臉色,生怕她說錯話。 book18.org

欣恬自己也清楚,其實後果是什麼已經不重要了,如今自己的這一生都已經徹底毀了,所以只要能解決這個事情,真是讓她去死她也欣然接受。 book18.org

「John,這事你怎麼看?哎!!Jhon!等會玩!反正都已經懷上你的孩子了,又跑不掉!急什麼!還有你他媽小心一點!孩子重要!」裘董故意把"孩子"說得很大聲,生怕欣恬聽不見。 book18.org

劉老師聽裘董這麼說,覺得很難堪,正想掙扎著解釋點什麼,就在轉過臉的一瞬間,正好和欣恬來了個四目相對,就這一瞬,在她的眼裡,這哪兒是什麼難堪受辱的女人,這分明是一個被搶了男人的怨婦。 book18.org

欣恬同時也盯著,在主人面前趴著赤裸著下體的她,Jhon正在用各種粗細長短的玻璃棒,認認真真地在擴肛。這種細膩的手法,讓她真真實實的感到心裡一絲酸楚,這是一種女人與生俱來的嫉妒。雖說這些男人對她而言都是卑劣的,可無論處於什麼男女關係,將原本對自己的關注、興趣轉移到別的女人身上,這種滋味終究不好受。很何況,這個男人擁有著自己最想要的東西,那種至高無上的征服感,最頂級的快感,是無論別人怎麼玩弄都無法模仿和替代的。 book18.org

「我靠,爸,這關我什麼事,老子對這母狗早就沒興趣了,玩膩了,他媽的現在就是人人騎的爛貨,臭逼都被搞爛了,還玩啥?更何況這賤人把事情鬧得這麼大,已經沒辦法解決了,除非把企劃部的人全給開了,關鍵是人多嘴雜,真要開除了這些人,鬧起事來可就真的沒完沒了了。要不…就把余戴維弄走,換個部門,反正新的辦公樓已經修好了,讓他滾遠些。」「這是老子給你留的位置!不是便宜了這綠毛龜?」「我又無所謂,反正老子是董事,他算什麼?永遠都只是我們裘家腳下一條狗而已,這公司姓裘,任何有異心的人都無異於蚍蜉撼樹。更何況,我願意過去隨時都能過去。」「話是沒錯,可也太便宜這孫子了。」裘董想了想,把目光重新放在了欣恬的身上。 book18.org

「操,把David提升上去,你該付出點什麼?」裘董死死得盯著欣恬,仿佛是一隻猛虎在盯著自己爪下的兔子。 book18.org

「…我…我不知道…都,都聽裘董和主人安排…」欣恬的眼神早已絲毫沒有曾經的自信和知性,只剩下怯懦和迷茫。 book18.org

「這次倒是挺自覺的,行,事我幫你解決,你部門的職務就按你的要求,肯定是要換,不然沒辦法服眾,具體安排,到時候你就看我的行政通告。」「是,都通裘董安排。」欣恬卑微地低著頭回答。 book18.org

裘董滿意地點了頭,「沙尚大師,有件事情麻煩您!」「請說。」「上次我聽您說過那個縮陰入珠的手術…您看她怎麼樣?」「倒是個很好的素材,您確定過要用在她身上?材料很稀缺,而且價格更是昂貴。」沙尚看完整段錄像,確實也對這個漂亮的女人很有興趣。 book18.org

「錢不是問題,這騷逼已經松成了這樣,玩得都不爽了。就她吧,還算老實聽話,劉老師現在懷孕,不可能做這個,不然哪有她的份,這樣!一會就帶她去,大概需要多久。」「沒問題,今天就做的話,手術只要幾個小時,恢復期大概5-15天,正常工作沒問題,只是不能有性行為。只是這個劉老師並不這麼可靠,時間短而且奴性還待開發。現在是您爭取政治資本的關鍵時刻,不能出什麼意外。」「哈哈,不用擔心,我還有秘密武器,就是上次給你說過的那個基因藥水,我也去搞了幾瓶,讓她注射之後,就再也不可能是別人的女人了。」「這…上次聽您說這藥水的神奇,我就已經研究過這個成分,也去查了這個基因工作室,可以確定的是,這完全沒有效果,是假貨。你之所以能控制這個女人,是因為她本身的原因。簡單的說,她這已經是重度心理缺陷了,她的本身已經無法徹底高潮,是她自己給自己套上了枷鎖,而你們是鑰匙。如果她能把任何人都誤會成是你們,那她還是隨時隨地能高潮,這是一種強烈的心理暗示,是高端的PUA精神控制,你們也是她唯一的性幻想對象。這種控制,比任何藥物或者別的東西,都來得穩固直接。」「假…假貨?我草,老子花了幾十萬美金就搞了幾顆這破爛玩意!?」「裘董,您也別急,我早就準備了後手,如果想徹底的控制住劉老師,用這個。」「這是?」裘董接過一個透明的塑料盒。裡邊放滿了金色的膠囊。 book18.org

「最是現在最流行的,只需要塗抹到肛門裡,也可以配合浣腸使用,記住,每次絕對不能超過6毫克,不然會出人命。」「行!正好我在這騷逼身上試試看,有什麼效果,嘿嘿嘿,給老子轉過去!」當裘董粗大的中指帶著神秘的藥粉深深插進肛門深處,片刻之後,欣恬仿佛得到了這個世界一切最美好的東西。 book18.org

朦朧的天色愈發陰暗,沉重的濁雲開始逐漸密布穹頂,同天空的邊際都融在一起,像是把這所有的生靈都困於囹圄,隱約的雷聲帶來一陣疾風,夾雜著涼意,漫天的細雨開始隨之降落,清洗著世間的一切塵埃。欣恬迎著雨,很享受雨水溫柔的撫摸,就像是能凈化骯髒的自己。 book18.org

「怎麼了?小傻瓜,小心感冒了!」David拿出早就準備好的雨傘,不由分說地把欣恬遮住,看著正傻呆呆的她,比平時更多了一些小女人的嫵媚。 book18.org

「啊?沒事!只是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欣恬淡淡地回答,神色有些黯然。 book18.org

「嗯,說起也是啊,真的好懷念,我們當初第一次相遇的時候,也是這樣的場景,那時候你可對我真的好不客氣。」她微微揚起頭看著David,那一張溫暖俊朗的臉,正默默注視著她。看著陽光積極的他滿心都是愧疚,無數次想坦白,想找適當的理由,可最終還是沒能說出口,因為,她清楚的知道,那些的男人所謂的要挾,只是她給自己找的一個無法拒絕或壓根就不想拒絕的藉口而已,自己從骨子裡,從靈魂深處,都已經是一條徹頭徹尾的母狗,早就沒有了人格,只是單純的母畜。男根就像是聖物一樣,她已經擁有嚴重的生殖器膜拜心理,沒有男人插入就無法正常生活。 book18.org

而且最讓她最無法接受的是,自己竟然對那些踐踏凌辱他的男人,產生了莫名其的情愫,越是讓她羞辱難堪的人,在玩弄她的時候,這種歸屬感和奴性就越強,身體的快感就越能到接近自己主人帶給她的那種升天般的暢快。最恐怖的是這種莫名的愛意發自最心底,日復一日越來越濃烈,甚至早就超過了自己的愛人。 book18.org

另一方面,David的床上功夫,不知為何真的越來越差,越來越馬虎,最近半個月甚至一次都沒有。已經適應每天數次乃至數十次性高潮的她,已經無法回到那種無法盡興高潮的寡淡生活。被透徹開發性能力的她,逐漸對眼前這個床事不行的男人感到無法抑制的絕望。欣恬也暗自慶幸,還好David最近都沒有碰她,不然真的沒辦法解釋自己身體的「變化」。 book18.org

「隱約雷鳴,陰霾天空,但盼風雨來,能留你在此。」這是當初他們約定的暗號,David看著她出神地看著自己,以為也是同樣勾起了回憶。 book18.org

欣恬心裡一驚,發現自己的失態,趕緊假意幫他整理領帶,微笑掩飾尷尬,「隱約雷鳴,陰霾天空,即使天無雨,我亦留此地。今天起你就搬到部長辦公室了,一定要正式體面,別像以前一樣風風火火了,你現在是領導。」「知道知道!謝謝老婆提醒!」David微笑著牽住她的手,卻沒發現她笑容里微妙的苦澀。 book18.org

送David去了新的辦公大樓後,又默然的走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門口,裡面人聲鼎沸,可是她知道老公搬到新的辦公室以後,這裡就不再是屬於她,而自己要在這個面對的到底是什麼樣子的日子,心裡也沒有數,上次老公出差三天,在這個整整過了三天荒唐的日子,現在想起來都是萬分的羞恥,可是內心裡卻對那種生活,有了那麼一絲絲的期待。 book18.org

「喲?這不是我們冰山美人嗎?怎麼不進去?」Steve拿著一疊文件出門,正好看到在門口猶豫著的欣恬。 book18.org

「…」Steve的語氣刁鑽且刺耳,如果是以前自己早就一句話頂回去了,把他罵的狗血淋頭。可如今,根本不敢接話,生怕被裡邊的人發現自己已經來了。 book18.org

欣恬此刻腸子都悔青了,從今以後,要她以母狗的身份在辦公室工作,這就是劉副總指的一條路,也是她自己親口和裘董說,這個是自己的要求。當時為了解決問題,劉副總提出解決辦法的時候根本沒想這麼多,只要能幫她,讓她做什麼都行,反正都已經被玩爛了。可真臨到頭,冷靜下來之後,面對的這些未婚夫的下屬,這…怎麼可能說得出口。要接受這種身份,任誰都是羞愧欲死的……「我說,還是自覺點吧,高欣恬,劉副總已經安排好了,如果我動手的話,肯定更難堪。」Steve嬉皮笑臉的看著她,步態慵懶而遲緩的靠了過去。 book18.org

欣恬微微地退了兩步,「別…別碰我!滾開…我…這裡還有人,我自己進去!」很明顯,這已經是她最後的倔強,自己主動的選擇,總比被強迫,更讓她容易接受。 book18.org

「呵呵,那行,知道就好。」Steve說完也沒為難她,從她身邊走過,就自己去忙了。 book18.org

欣恬看著Steve走過了轉角,深吸一口氣,其實帶頭折騰她的人一直都是這個男人,現在他走了,應該沒有問題了。稍微穩了穩心神,故作輕鬆,走了進去,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企圖矇混過關。 book18.org

「喲?欣恬姐?你還有臉來啊?」這聲音更加顯得尖酸刻薄而且熟悉。 book18.org

欣恬的算盤打了個空,剛一進門就正好遇到了自己的閨蜜娟子。如今她們的關係早就發生了明顯的變化,這再也不是萬事都為她著想,事事都把她捧在手上的好朋友了。 book18.org

看著自己曾經最好的朋友,有很多話想說,有很多理由想解釋,可最終還是什麼都說不出口。因為她知道,其實這一切本來就是自己的選擇。 book18.org

沒有了David的制衡,這些人已經可以毫不顧忌她的身份。欣恬只能看了她一眼,羞愧地低著頭默默從她身邊走過去,回到自己位置上。 book18.org

「站住!誰讓你走的!」娟子不依不饒,毫不客氣地一把扯住欣恬的衣服。 book18.org

「娟…娟子!別這樣!我們…我是好姐妹啊!」「好姐妹?你也配說這個詞?你這條狗!」娟子剛想一巴掌打過去,揚起來的手被人拉住了。娟子轉過頭一看,同事們都已經聚過來制止了她。 book18.org

「娟子,上頭的話,你別忘了,不然我們更慘!你可別害我們。」「憑什麼要讓這個賤人進來!和她在一起我都覺得丟檔次!」娟子嘴上雖然不服,可手終究還是放下來了。 book18.org

「嘿嘿嘿,欣恬姐,我們也不為難你,這文件自己拿去看,這是公司對你的任免決定,該怎麼做你明白的吧。領導已經放話了,如果你不照做,那我們是有權處置你的「東西」和那些照片和視頻,你自己想想吧。」侯小飛把一個密封的文件袋地給她之後,就輕輕地把她推出辦公室。 book18.org

站在門口的欣恬無所適從,感覺特別的尷尬,打開印有絕密的文件袋,任她再堅強,再被玩得多爛,看到這個衝擊袋裡的紅頭文件清晰的寫著以下通知: book18.org

裘氏傳媒董事會關於對企劃部高欣恬的任免決定鑒於企劃部高欣恬在我司多次實施聚眾淫亂,裸露,隨地大小便等行為,敗壞我司風氣,對我司的企業文化,經營行為造成極其惡劣的影響。 book18.org

我司貫徹以人為本為理念,發揚不拋棄不放棄的精神,經高欣恬本人多次請求,為了拯救已經嚴重心理扭曲、性癖極度異常、生活一定程度不能自理的她,我司經董事會討論結論如下。 book18.org

從今天起免除高欣恬原企劃部主任助理、辦公室高級秘書職務。 book18.org

聘高欣恬為企劃部普通職員,兼職母狗。 book18.org

聘娟子為企劃部經理,兼職母狗飼養員。 book18.org

高欣恬今天起在辦公室的日常由娟子負責,上班期間,必須在進入辦公室之前脫光,禁止穿任何服裝到辦公室。其次,進入之後必須由飼養員娟子幫助帶上狗鏈,或者其他道具,方可開始工作。 book18.org

高欣恬在辦公室內的活動只能以爬行狀態完成,現每張辦公桌都有鈴鐺,這是作為召喚她的信號,當鈴鐺響起,必須在第一時間內做出反映,否則響鈴人有權責罰。 book18.org

高欣恬必須完成所安排的工作,辦公室員工也必須定期做出考核意見。 book18.org

作為負責任的有擔當的企業,公司特重金聘請泰國沙尚大師對高欣恬進行為期三期的指導與治療,現第一期已經結束,飼養員娟子負責定期做出反饋意見。 book18.org

以上決定暫時實行,會根據公司運營情況與未來不確定的變動,增加或修改相應的安排,解釋決定權屬於公司董事會。 book18.org

欣恬看完公司通告震驚得臉上死一樣慘白,沒想到公司竟會做出這種鬼扯的決定。而且,自己最私密的醜事,竟然就這樣被堂而皇之地從官方的通告中公布出來。自己應該找誰去評理,或者誰才能從這個地獄拯救自己。 book18.org

事到如今,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這能怪誰呢?可還好,最萬幸的是這行政通告是用的絕密級文件袋,說明這個事情並沒有在全公司通告,應該只是發給了企劃部,除了自己部門的人,其他是不知道的。這算是對她的寬容,也是嚴重的警告,如果膽敢不聽安排,那後果是自己死萬次也不能接受的。 book18.org

欣恬趕緊把文件收了回去,捏得死死的,四周打探了一下,雖然偶爾有路過的同事,但確實人很少,在確定暫時沒有人過來後,趕緊偷偷的躲在門口旁邊轉角處的景觀樹後面,雖然景觀樹不大,並不能完全的擋住她,但是好歹能看到兩個路口,相對給自己應急的時間也更多一些。被虐待的感覺讓血液開始燥熱起來,那種無法自拔的快感與征服感又開始慢慢充斥全身,讓她頭暈目眩。終於,咬了咬牙,將全身的衣服、內衣都拖得一乾二淨,再次確定沒人之後,趕緊拿起衣服往辦公室的門口走了過去。 book18.org

【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