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锢的爱情 (上部 114-116) 作者:shen2008

.

【禁锢的爱情 上部:迷失】

作者:shen2008 2020/8/25发表于第一会所

114 男孩的再度纠缠

回到家后,沈婷的心情相对于在三亚的时候更糟了,有气无力,饭也吃不下。 仅仅过去半天,她就病倒了,梁文昊拿着家里的温度计一量,体温接近了38度。去 医院打了点滴,包了3 天的药,这两日,梁文昊一直都在家寸步不离的照顾妻子, 好在病情好的也很快,可是她的心情,却不是药石可以治的了的,依旧还是很糟糕。

一周的假期已经结束了,隔天,梁文昊要去上班,觉得妻子身体还有些虚弱, 想让她再请几天假留在家中休息,可是沈婷没同意,强颜着欢笑,告诉老公自己已 经没事了,可是梁文昊看的出来,她只是怕自己担心,她的内心并没有真正从那个 伤痛中走出来。

一想到要去学校,沈婷还是会免不了有些紧张,她怕见到那个男孩,这段时间, 她还并没有想出该怎样应对他的办法,上午讲完课,刚一回办公室,突然就有一个 人从身后搂住了她。

换作以往,她肯定会被吓一跳,可是这种伎俩已经在她身上重复了多次,沈婷 回过头,看到搂抱着自己的这个人果然是沈舒扬。早上来学校刚一进校门就遇到了 他,这个男孩站在远处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要不是因为大庭广众之下人多,他肯 定早就会过来骚扰自己了。

“松手。”

“这几天我好想你。”

“我告诉你,我现在很难受,没力气和你争执,你快点把我松开。”

听着沈婷有气无力的声音,还有脸上难受的表情,沈舒扬就没敢再继续放肆, 随即便松开了手,沈婷走去了办公桌,从提包里拿出了感冒药,倒了杯水,把药吃 了下去。

“你不舒服?”

“我感冒了。”

“沈老师,对不起。”

“你出去吧,别再来打扰我,我不舒服,想一个人静一静。”

“我想在这里陪陪你。”

“我不需要。”

“……那好吧,等你身体好些我再来找你。”

这种情况下,沈舒扬不敢造次,转身要离开,沈婷突然问了他一句:“对了, 我想问你个事,你们班吴冰冰是不是不在?”

“嗯,她堂姐好像出事了,那次打电话,我就在她身旁,电话还没打到一半, 突然就哭了。”

沈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这样一句废话,因为她自己比谁都清楚,可是想起 吴淼,她还是会忍不住一阵心痛,就在这时,沈舒扬突然把头低了下来,趁着她发 呆的时候在她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沈婷抬头瞪着他,沈舒扬尴尬一笑,没再说 一句话扭头就跑了。

这一整天,男孩都没有再来骚扰自己,不过沈婷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到了第 二天,他果然又来了,还是原来的那个套路,一早就躲在她办公室旁,趁着她讲完 课回来,突然从暗处冲过来抱着自己。

“你干嘛,你是不是有病?”

“你身体怎么样了?”

“不怎么样,我很难受,你快点松手,”沈婷打了他一下。

“你删了我的微信,电话也打不通,本来昨天我看着你生病难受了,想打电话 安慰安慰你来着。”

“我不需要你安慰,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我买了两张电影票,晚上我请你看电影吧。”

“我没空。”

“我不信。”

“你爱信不信,你快点松手,这是在外面,会被人看到的。”

越是怕什么就越是来什么,沈婷话音刚落,旁边的楼道口就传来了有人上楼的 声音,沈舒扬吓的赶紧松开了她的腰。

“沈老师,忙着呢。”

“刘姐。”

同楼层的刘老师主动向她打着招呼,沈婷心里紧张的要命,担心刚刚那一幕可 能已经被刘老师给看到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后果可是很严重的。门外不是说 话的地方,打过招呼,沈婷立刻进了办公室,沈舒扬也跟着走了进去。

“我知道我刚刚不应该在门外对你那样,可是你知道吗,这一个星期来,我实 在是太想你了,沈老师,你再这样对我爱答不理的,我就要疯了。”

进屋后,沈舒扬向她承认着错误。

“好吧,我答应你。”

“……啊,答,答应?答应什么?”

沈婷突然转变的态度,让沈舒扬有些措手不及,以为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你说答应什么,你不是要约我晚上看电影吗,我同意了。”

“你不会是和我开玩笑的吧?”

“话我就说一遍,你爱信不信。”

“好好,我信,沈老师,我信,那咱们晚上7 点,在文化路和德莱路交叉口的 那个北都电影院,不见不散,您看成吗?”

“嗯。”

“那就这么说定了,好吧,我就不打扰你了,咱们晚上见。”沈舒扬兴奋的离 开了。

暂时算是把男孩给打发走了,沈婷顿时松了口气,这段时间发生的一些事情完 全超乎了她的意料之外,她觉得他们之间很有必要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让男孩打 消对自己这个不切实际的幻想。可是学校人多眼杂,并不是讨论这个话题的地方, 万一再像刚刚那样惊险可不得了。

下班后,她没有立刻走,打电话告诉老公要晚回去一会儿,在办公室待到6 点 半,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她离开了学校,拦了辆车去往了和沈舒扬约见的地方。

那个电影院离学校也没多远,坐车大概也就10分钟左右,等沈婷到了之后,沈 舒扬早已在门口下面的台阶处等她了,看到沈婷的到来,脸上洋溢不住兴奋,激动 的朝着她走了过去。

“沈老师,你来了。”

“我这次来不是陪你看电影的,而是想要和你解决一下我们之间的问题。”

“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什么问题?”沈舒扬不解。

沈婷朝着四周张望了几眼,然后指着前面不远处无人的一颗大树下,“这里不 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到那边去吧。”

“行。”

跟着老师一起,随后俩人走了过去,沈舒扬兴奋的内心渐渐的泛起了一股犹豫, 他似乎已经察觉出来,沈婷同意过来和自己约会并不像他所想象的那样简单。

“沈舒扬,学校那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这次来有件事想要给你说清楚。”

“什么事。”

“关于那天晚上,我因为心情不好喝醉了,所以做了错事,希望你不要把那天 的事情放在心上,我…”

“为什么……”

沈婷还没说话,男孩突然打断了她的话。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你总是要这样一次次的伤害我,玩弄我的感情……”

“我……”

“你是不是觉得耍我的时候特开心,你把我当成什么了,需要我了就来找我寻 求安慰,不需要我的时候就让我滚一边去,在你眼里,我是不是就是一个召之即来 挥之即去的发泄工具?”

“随你怎么说吧,总之,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

他的这句话让沈婷听着特别刺耳,但不可否认,她确实就是这么做的。

“我不需要你道歉,沈婷,你之前才给了我一点希望,可是刚刚的这些话,犹 如又在我胸口狠狠的插了一刀,你就是一个这么残忍的女人,你是不是在心里认为, 玩弄了一个19岁年轻人的感觉是一件非常爽的事情?”

“……”

男孩一时间陷入了沉痛中,脸上的表情骤降,气的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然后转 身就要走。沈婷见状,担心他情绪不稳定会出事,赶忙拉着他,想要好好的再开导 他一番。

“你听我说。”

“我不听,你不要给我讲什么大道理,你没资格。”

“……好吧,舒扬,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要是恨我就恨吧,我没意 见。”

“恨你,呵呵,你说的倒是轻巧,你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我怎么可能狠下 心肠去恨你,要恨我只会恨我自己,恨我为什么会喜欢上你。”沈舒扬用力甩开了 她的胳膊。

沈婷没有追他,看他飞奔在川流不息的马路上,就在刚刚跑到路中间的时候, 惊险的一幕发生了,沈舒扬差点就被侧面驶过的一辆租车撞飞,幸好那两辆出租车 刹车及时,没有酿成大祸。

看到男孩倒在地上,见此情景,沈婷吓出了一身冷汗,赶紧朝他跑了过去,蹲 在了他的身边,双手扶着他。

“舒扬,你有没有事?”

“闪开,我不需要你假惺惺的可怜我。”

“你是不是疯了。”

“我就是疯了,怎么着,我不想活了,我自己的命,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我 现在就要去死,反正我是死是活与你无关。”

“你混蛋,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

“我就算混蛋也是被你逼的,是你让我变成了这样。”

沈婷被男孩用力的推了一把,整个人都坐在了地上,不过她并没有怪他,相反, 她觉得是自己对不起他,刚刚他说的那句话很对,他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自己是 要负很大责任的。毕竟是她主动过去找的他,当她自己感到孤独寂寞的时候,她首 先想到那个男孩,不管哪天她是不是被下了药,或许这之中也有一些想要报复老公 的心理。

经过那一晚在床上疯狂的性爱,沈婷明白,这件事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他, 影响都是太大了。

从地上站起来,沈婷朝着男孩再次追了过去,穿过马路来到了路的另一旁,拉 着了他的胳膊。

“你还拉着我干什么。”

“……”

“松手。”

沈婷摇了摇头。

“你答应我不准干傻事。”

“可笑,你是我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我是你的老师。”

“什么老师不老师的,别为自己找借口,沈婷,你明明就是爱我,你心里还是 关心我的。”

“……”

“怎么,承认这个事情很难吗,你是不是觉得喜欢我这种身份卑微的穷小子是 一件让你觉得特别丢脸的事情?”

“………”

男孩的连番质问让沈婷无言以对,就在这时,他突然拉着自己的手,朝着一旁 跑去。

“你干什么?”

“别说话,跟我走。”

沈舒扬拉着把她带到了旁边护城河下的一处桥洞内,不由她分说推着她靠在墙 上,突然间朝着沈婷强吻过来。沈婷被他双手死死拖着自己的脸颊,滑溜溜的小舌 头激动的想要往她的嘴里钻,在被男孩不断亲吻着的时候,她满面娇羞,用尽全力 推了他一下。

“沈舒扬,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你很清楚。”

“我们两个是不可能的。”

“有什么不可能,反正我们都已经做过了,不是吗?”

“是,我承认,有些事情虽然发生无可挽回,但是你应该明白,那些是不对的。 我是老师,你是学生,我结过婚有丈夫有孩子,而你才刚刚只有19岁,我们之间的 关系不允许我们这样,如果我们再错下去,一旦被人发现,后果不堪设想,毁了我 也毁了你,知道吗?”

“……”

看着沈舒扬犹豫了一下,沈婷觉得自己刚刚的那番话好像说进了他的心坎里, 继续给他讲着道理和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可是当她说完之后,让她没想到的是,男 孩却给她来了一句:

“好吧,我明白了,如果你真的这么害怕被外人知道,不敢和我在一起,除非 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沈老师,咱们现在找个宾馆,你答应再和我好好的做一次爱,就算是离别前 的分手炮,但是在床上你要温柔点,把我伺候舒服,让我好好的再爽一回,给我留 下一个难忘的回忆,我以后就不会再去纠缠你了。”

“啪…”

男孩的话音刚落,重重的一巴掌落在了他的脸上。

. 115 以死相逼

“打就打吧,反正这张脸也被你打过好几回了,我已经习惯了。”

“你看看你说的这是什么混账话。”

“难道你不想吗,你别骗自己了,沈婷,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天晚上在床上, 你被我弄的是多么的舒服,一口气连续干了2 ,3 炮,当时你爽的呻吟声有多大, 你自己心里不清楚?”

“别说了。”沈婷捂着自己的耳朵,晃着头。

“我就要说。”

“我不想听。”

“这些都是事实,你为什么不敢面对事实?”

沈舒扬再次抱住了她。

“你松开我。”

“就不松。”

“我让你松开。”

沈婷推着他,两个人再次扭打在了一起。

“你使劲打吧,就算把我打死,我也不松。”

“你混蛋。”

“我就是混蛋,怎么了,俗话说男不坏女不爱,你不就喜欢我这样的混蛋吗? 沈婷,我告诉你,这一次我已经下定决心了,你要是不做我的女朋友,我就去死。”

“那你去死好了。”沈婷冲他怒吼。

“你让我去死?”

“是的,我让你去死,你赶紧去死,死了我就清净了。”

就在这时,沈舒扬突然松开了手,沈婷挣脱了他的怀抱,转身就跑,这次的见 面算是彻底谈崩了,她不想再在这种地方继续和他没完没了的纠缠下去,可当她刚 刚顺着台阶还没走上路沿的时候,突然听后身后传来了“扑通”像是有人落水的声 音。

沈婷立刻转过身,没有看到沈舒扬的身影,唯独河面泛起着一层层像是有东西 落水的波纹,沈婷吓到立刻跑了回去,站在河边,可是除了这些叠起的水波之外, 她什么也看不到。

“沈舒扬,沈舒扬…”

“沈舒扬,你别吓我,沈舒扬,你在哪…”

他真的跳河了吗?沈婷万万不敢相信,可是刚刚是自己亲口说着让他去死的, 对了,是自己,是自己说的让他去死的……

“沈老师,为了你,我可以去死。”

以往他对自己说过的这句话,再次重复在了她的耳边,她知道,他可能真的敢 这么做。这一刻,沈婷的内心陷入了无比的伤痛之中,混乱的头脑已经让她失去了 原有的判断力,她以为男孩真的犯傻跳进了河里,就在她感到绝望整个人差点瘫倒 在地上,突然一双手臂从身后紧紧的搂住了她。

“沈老师,你还是关心我的,对不对。”

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沈婷扭过头,看着那张脸,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是上当 了。

“你…”

“你就是嘴硬不承认,你敢说你不爱我,我不信,我知道你是爱我的。”

“你混蛋,你这个流氓,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情,你是不是要吓死我你才安 心。”

沈婷哭了,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顺势将头紧紧的趴在了他的怀里,用手不 断的锤他着他的胸膛。对她而言,只要他没事,至于他刚刚骗自己,这些似乎已经 并不重要了。

“对不起,我错了,是我不对,不该让你流泪。”

就在这时,路过这里的一个中年男性,听到下面的河沿处有人发生争执闹出了 动静,或许是出于好心,从上面走了下来。

“你们这是干嘛呢?”

…………

“我和我女朋友闹些别扭,有什么好看呢。”

看到有外人,沈婷趴在他的怀里紧张的不敢抬头,沈舒扬倒不然,当着对方的 面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甚至侧着脑袋去亲她的嘴,对方见此情况,以为他们是 情侣间吵架,没有好再多说什么,知趣的离开了。

沈舒扬趁机撬开了她的嘴,沈婷稍稍的挡了几下便不在抗拒,迎合着他强有力 的舌吻,小舌头黏在一起打着转,在彼此口中反复的搅动着。看到老师顺从,他抬 起一只手按在了她的胸前,隔着衣服揉搓着她的乳房,力度不断加强,使得沈婷呼 吸渐渐急促,连番的哼哼的了几声,微微的呻吟声更加刺激了他的欲望,那只按压 在沈婷胸前的手放肆的伸进了她的衣服里,就在即将推开她乳罩的那一刻。

“别,别…”

“怎么了?”

“不行。”

沈婷再次推开了他。

“很晚了,我该走了。”

“……”

“我丈夫还在家里等着我回去吃饭。”

“…好吧。”

沈婷满面娇羞,紧张的都不敢看他,转过身加快脚步顺着台阶走上了路沿,沈 舒扬在后别跟着她,一直来到路边:“我送送你吧。”

“不用。”

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沈婷头也不回坐了上去,在车上的时候,她的泪水再次 止不住流了出来,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原本她已经铁了心是要和他摊牌的, 和他断绝这种不正常的男女关系,可没想竟还和他抱在一起亲上了,变成了这样的 结局。

男孩用以死相逼的手段不得不让她屈服,又或者说她根本就狠不下心,因为她 知道,自己已经爱上了他,爱上了老公以外的另外一个男人,这对于把看道德操守 看的很重的沈婷而言,真是一个极大地讽刺。

隔天,来到学校,他还是会像往常一样,趁着没人的时候来办公室骚扰自己, 不过没敢用强迫的手段,可即便是这样,也把沈婷弄的焦头烂额,无心工作。

沈婷不想干了,她很怕,她怕在这样下去,他们之间还会再次滚到床上,她现 在一只脚已经深深的陷入了泥潭,再不回头就无法挽回了。可是她爱自己的这个职 业,不做老师,她还能做什么?她舍弃不掉。

就在这个月临近月底的时候,是梁文昊提正的好日子,可是在提正之前,他得 提前去省城学习一个星期,而这一个星期,恰巧赶上沈婷的30岁生日。

对梁文昊来说,不论是提干还是妻子的30岁生日,这两件事都同样重要,可是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今年这个生日,他也只能在手机上和妻子一起过了。

早上沈婷刚一醒来,就看到老公发来的生日贺语,看着那一段段贴心亲切的文 字,暖暖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满满的都是幸福感。可是来到学校,心情免不了又 会一团糟。

不过今天,倒是有一些小惊喜,当她走进办公室的那一刻,看到办公桌上立着 一张贺卡,贺卡上面还摆放着一朵红玫瑰。沈婷的第一感觉,这个东西很可能就是 沈舒扬送来的,当她走过去,把这个贺卡拿起来,果不其然,正如她所料想的这样, 里边写了一段生日祝语——落款人,沈舒扬。

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生日的,这点沈婷并不清楚,因为她确信她没告诉过他。

看来他今天肯定又要来骚扰自己了,一想到这一点,沈婷免不了就会头疼,不 过让她稍感意外的是,他一整天都没有过来,在校园中也没看到他的身影,似乎是 没来学校,那这个贺卡和玫瑰是怎么来的呢?

今天的天气一直都不好,尤其下午,时而雷声轰鸣,时而阵雨倾盆,晚上下班 的时候,天上又下起了小雨。接了女儿回到家,沈婷又去了小区对面的超市买菜, 取之前订好的生日蛋糕,当她再次回到小区的时候,就在楼栋门口正前方花坛的凉 亭中,看到了那个熟悉的男孩。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生日?”

“怎么知道的不重要,关键看想不想知道。”

随后,沈舒扬把手中握着的一个茶杯大小精致的小礼盒递在了沈婷的面前, “沈老师,这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

“你拿回去,我不要。”

“…为什么?”

“不为什么。”

“这是我今天跑了很远的路给你买的。”

“我不稀罕,这个东西你爱送谁送谁,沈舒扬,该说的话我以前都给你说了, 你听不听是你自己的事,总之你以后不许再跑来堵我家的门。”

眼看男孩挡在她的前面,沈婷想要把他推开,随手这么一摆,凑巧把他手中的 盒子给打掉了。沈舒扬看着掉在地上的那个盒子,顷刻间沾满了雨水,眉头一皱, 沈婷心里也跟着一阵紧张,以为他可能又会爆发情绪。

不过还好,他没吭声,只是低着头走过去,将小盒子从地面上捡了起来,用自 己身上的衣服把上面的脏水擦干净。

“我今天过来没别的意思,只是想送你一个生日礼物,你要是不要的话,我就 会一直在这里等着,什么时候你收下了,什么时候我再走。”

“行,你愿意等就在这等吧。”

沈婷没有给他好脸色,加快脚步走进了楼栋,回到家后,放下手中的东西,从 客厅窗户朝外看了一眼,男孩没有走,并且抬头盯着自己这边。沈婷一阵紧张,立 刻拉上了窗帘。

老公虽然远在外地,好在现在通信发展迅速,通过手机视频,梁文昊给自己准 备了好多个小节目,一家人其乐融融,沈婷的这个30岁生日过的一点也不孤独。

过完生日,已经是9 点多了,收拾过碗筷,沈婷再次去窗边看了一眼,这个时 候,沈舒扬已经不在了。

看来他是回去了,沈婷这么想着,洗漱过后,她把女儿哄睡着,从她的小房间 里出来,关好门,走去客厅一侧的窗台边原本只是想看下天气,没想到男孩不知为 何又出现在了楼下,站在一颗大树旁。

这都几点了,他怎么还没走,看到这一幕,沈婷的心里有些感动,也有些心疼, 可是她在心里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因为心软下去找他,不然的话就是给他希望,只要 她能狠下心肠,男孩等的久了自然就会放弃,到时候也就离开了。

想过之后,她便返回房间休息去了。不知过了多久,窗外巨大的一声震雷把睡 梦中的沈婷给惊醒了。睁开眼睛,此时已经凌晨快1 点了,外边不知何时又下起了 雷阵雨,呼呼的大风通过一扇敞开的窗户把卧室的窗帘刮的吱吱作响。

下了床,沈婷赶忙过去把卧室的窗户关好,然后又去客厅倒了杯水,一饮过后, 这时她突然想起了沈舒扬。外边下这么大的雨,他不可能还在那,除非他是傻子。 沈婷心里这样想着,然后走去了客厅的窗户旁,打算印证一下心里的这个想法。

可是让她怎么也没想到的是,沈舒扬竟然还在楼下的那棵大树旁站着,任凭风 吹雨打,他始终没有离开半步。

看着楼下的那个男孩,沈婷的身体突然一阵麻木,眼前恍惚有些眩晕,她几乎 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甚至认为是不是因为楼下太黑,自己的眼神看花了。随着 雷声又一次在耳边响起,沈婷才意识到自己没有看错,那个男孩真的没有走。

沈婷的心里很害怕,来不及多想,她赶忙穿了件外衣,然后拿了雨伞,推开大 门坐着电梯下了楼,用了最快的速度来到了男孩的身旁。看着全身上下已经被大雨 淋透的沈舒扬,此时整个人被冻的瑟瑟发抖。那一刻,沈婷心疼到了极点。

“你神经病啊,下这么大的雷阵雨靠在树上,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男孩没有吭声,只是木讷的望着自己,沈婷冲他责备了一句,赶忙拉着他返回 了楼栋口。

借着楼栋内明亮的灯光,沈婷注视着眼前的这个男孩,或许是在雨中淋了太久, 此时沈舒扬从头到脚全是水,衬衫裤子也都黏着贴在了身上,模样就像是穿着衣服 在水池中泡过一样,雨水顺着肢体上的曲线源源不断的向下流着,转眼间就在地板 上形成了一个小水洼。

. 116 真情流露

“你是傻子吗,假如我不下来,你是不是要站在雨里淋一晚上。”

“之前你回去的时候我就说过,不管等多久,我都不会离开。”

沈舒扬的态度依然还是很坚决,就和之前对自己说话时的语气一样,可是那个 时候没下雨,他能说出那样的话沈婷不会觉得奇怪。但是现在却不同,外边的雨下 的这么大,况且天空中还不断的打着雷,他就站在雨中的树旁傻傻的淋着。稍微有 点常识的人都知道雷雨天不能站在大树下,他作为一个大学生不可能不清楚,难道 他就一点都不顾及自身的危险。

虽然现在已经四月底了,天气也已经渐渐热了起来,白天的气温甚至突破了20 多度,可是夜晚到来的时候温度还是会相对比较冷,况且现在又下着这么大的雨, 气温可想而知。

男孩用这种方式折磨自己,就如同是在用针往沈婷的心口上扎。看着他这幅可 怜巴巴的模样,即便是在铁石心肠的人也会被他的这番举动所感化,更何况是沈婷。

虽然这段期间,沈婷在他面前总是装出一副很冷漠的样子,可是在她心里,对 方早已占据了很大位置,有着无法比拟的分量,因为他是除老公之外,自己爱上的 另一个男人。这一刻,沈婷感到无比的心碎,她告诉自己,她无法再狠下心肠对他 置之不理,她做不到,做不到……

随后,沈婷拉着他的胳膊,带着他回了家,然后去往了卫生间。沈婷给他拿了 毛巾,又打开了热水,安慰着说道:“你赶紧用热水洗洗吧,在这样下去,明天非 生病了不可。”

可是男孩却没有回应,表情木讷,眼神呆滞的盯着墙边的角落,一动不动。

沈婷知道,他是在赌气,之前他在雨中等自己的时候,心里无不奢望着她能早 些下来找他,可是她一直都没有来,如果不是雷声把她惊醒,恐怕到了明早她才会 起床。在这样的大雨中淋了这么久,他的内心一定很孤独绝望。

一想到这些,沈婷的眼中布满了泪水,此时她很想哭,她想告诉男孩自己是多 么的在乎他,紧张他,她不想再看到男孩为了自己而做出这样的傻事。

“舒扬,对不起,你不要恨老师,我知道你很痛苦,但是我不得不这样做。”

沈婷站在男孩面前,抬起小手,情不自禁的抚摸在了他冰冷的脸颊上。

“沈老师。”

男孩把头渐渐的转了过来,看到沈婷流下了伤心的眼泪,顷刻间,他也哭了出 来。

“你为什么要这么傻,倘若你出了事,你让我怎么给你家人交代。”

“如果不能和你在一起,我活着也没意思。”

“你说的是什么傻话,你的爷爷奶奶把你养活这么大,付出了多少汗水和辛劳, 你还没有来得及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就说出这样不珍惜自己的话,值得吗?”

“我对不起他们……”

听到沈婷提及了自己的亲人,沈舒扬的眼神中充满着愧疚,因为爷爷奶奶对他 的恩情他时刻铭记在心,从小他就很努力的读书学习,考上重点大学,将来找一个 好点的工作,赚钱来让他们过上好日子,这是他从小到大的愿望。

可是自从遇到沈婷,他的内心已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和沈婷相处的过 程中,沈舒扬已经深深的爱上了自己的老师,这种爱几乎超越了一切,让他到了无 法自拔的地步。

想着这些,男孩抬起双手紧紧的抓着沈婷的肩膀两侧,情绪激动的冲她说着: “可是我也不想这样,沈老师,你知道吗,自从那晚我们发生过关系,我就明白, 这辈子我已经离不开你了,如果没有你在身边,我真的没有勇气活下去。”

沈婷明白,之前他们上床发生性关系对他的影响一定很大,并且还是自己迈出 了那可怕的一步,主动去他家中找他,主动脱光衣服和他在床上疯狂的做爱,一直 做到精疲力尽,直至男孩把精液射入了自己的身体……

大错已经铸成,对于这件事,沈婷的心里很愧疚,虽说当时自己被人下了药, 但是在酒吧里边她大可以随便找一个长相帅气的陌生男人去宾馆开房打一炮,完事 之后大家各自离去,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可是沈婷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即便是 她身体最为难受痛苦的时候,她也只想和自己喜欢的男人做,而她在脑海中想到的 那个男人,就是沈舒扬。

她觉得自己对不起这个男孩,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她没有任何资格责怪他。

经过那晚床第间的欢愉和极致般的享受,沈舒扬以后的那段期间常常沉浸在和 沈婷性爱的回味中,而沈婷又何尝不是。沈婷和老公平时的性生活相对保守,没有 什么花样。可是这个男孩不同,虽然年轻但是床上技巧却出类拔萃,沈舒扬让她体 会到了从未有过的高潮。

肉体带来的强烈欢愉使沈婷深陷其中而无法自拔。这段时间,她经常都会做春 梦,梦到沈舒扬把自己压在床上,扒光自己的衣服,一次次疯狂的要着自己,粗大 的肉棒在自己身体里急速抽送。等她醒来之后,发现小穴已经湿成了一片沼泽。

“舒扬,你知道不知道,看你到你这样,我很心疼。”

“沈老师……”

沈婷抱着男孩,扑进了他的怀里,相比之前,她哭的更加激烈了,有着同样感 受的沈舒扬此时也是一脸的泪水。由于过早的失去父母,沈舒扬从小就锻炼出了一 副坚韧的性格,即使生活中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和挫折,他也很少流泪。可是这段期 间为了沈婷哭过多少次,他已经记不得了。

他们紧紧的相拥在一起,哭成了两个泪人,心中的悲伤在眼泪源源不断的流出 中向外尽情的释放着。持续了很久,等到哭声渐渐小了,他们仍旧抱着彼此没有动。

沈舒扬搂抱着她后背的双手有些不老实,伸进了她的衣服里,嘴唇贴在她粉嫩 的脖颈处刚刚蹭了几下,沈婷将头向后昂了一下,躲开了他的热唇,但是双手仍旧 搂抱着男孩的身体,没有舍得松开,脸和脸的距离紧紧相隔只有4 ,5 公分。

“舒扬,你真的不后悔这样做?”沈婷稍稍的抬着头,深情的望着他。

“嗯!我不后悔。”

男孩的表情很坚决。

“你想过没有,如果你和我在一起,不单单是破坏我的家庭,也会毁了你自己 的前途的,你所付出的努力顷刻间都会化为泡影,这些你都不在乎吗?”沈婷抽噎 的说着。

沈舒扬摇摇头。

“倘若有一天,我们的事情被人知道,所有的人都会骂我们,鄙视我们,唾弃 我们,我们会失去朋友,家人,失去所有的一切,坠入万劫不复,这些你也都能忍 受?”

“沈老师,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可以不要。”

“你真的已经想清楚了,不会后悔?……”

沈舒扬点点头。

“…………”

沈婷温情脉脉望着他,沉默了片刻,双手颤抖的抚摸着他的脸颊,眼角的泪水 持续的流淌着,但在这一刻,沈婷的内心不再纠结,她不想因为对他感情的回避再 让彼此俩个人痛苦下去。

她喜欢男孩,非常喜欢,她想和他在一起,这一刻,她想清楚了,她想按着自 己的欲望走,刚刚她已经再三问过男孩,男孩的回答很肯定,她相信他说的是实话, 那么自己也不再彷徨,无论将来承受多么大的恶果,即便堕入深渊,她愿意和他一 起承担。

“舒扬,你真是我的冤家,为什么会让我遇到你,为什么………”

“沈老师………”

“别叫我沈老师,以后我再也不要做你的老师了………”

“我………”

“舒扬,我想和你一起堕落下去……”

话音刚落,沈婷踮起了脚尖,主动朝男孩送上了自己的香唇,舌尖用力的顶入 了他的口中,男孩用舌头回吻着,稍稍的吻了几下,沈婷便离开了他的热唇,彼此 间深情的望着。

片刻后,他们再次吻在一起,如蜻蜓点水,两个小舌头轻轻的在一起碰触着, 反复挑逗和试探了几次,停下来,再次望着彼此。

虽然他们脸上仍旧布满着泪水,但是已经没有再继续哭了,外边的大雨不知何 时也已经知趣的停了下来,周围的一切很安静,仿佛陷入了静止,唯独回响在耳边 的,只剩下他们彼此的喘息声。

随着喘气声不断加重,顷刻间,他们的嘴唇再一次强有力的贴在了一起,大口 大口的吸吮着对方,小舌头缠绕在一起疯狂的搅动着,激烈的变换和摆动着彼此的 头部,从不同角度让嘴唇和舌头碰撞在一起,一时间吻的天昏地暗,完全达到了一 种忘我的境界,口中的唾液在舌头激烈的搅动中不断的流了出来。

沈婷从来没有想过可以和男人吻的这么疯狂,男孩身体上散发出的浓郁气息令 她陶醉。随着爱欲不断加深,一切的伦理道德也已经被他们抛在了脑后,他们现在 所要做的,就是尽情的占有对方,和彼此融入一体,即便下一秒天塌地陷,或是世 界末日,这一切都不再重要。

在激情的舌吻中,沈婷主动用手脱下了对方的衣衫,男孩也在这个过程中拉下 她的睡裙,接着用手伸向沈婷背后,或许一时心急没有摸索到乳罩扣,男孩的情绪 产生了一些暴躁,抓起她的贴身乳罩奋力的从她身上撕了下来,烂成两节的蕾丝乳 罩轻松的从她胸前滑落,掉在了地面上。

这件价值700 多元黛安芬牌子的文胸是沈婷一星期前买的,刚刚上市的新款, 还没有穿上几天,就毁在了沈舒扬的手里。可是她丝毫没有在意这些,比起他们现 在所做的事情,这件内衣显得是那样的微不足道,甚至在男孩向她释暴的那一刻, 她的身心反而异常的兴奋,随后扭动着臀部,主动将自己的内裤扒了下去,毫不避 讳的将自己的裸体呈现在他的面前。

两具本不该有这种牵连的肉体此时已然是赤裸相对,彼此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对 方光溜溜的身体,就在沈舒扬双手游走在她臀部的时候,沈婷配合着搂抱住他的肩 膀,双脚用力在地面一蹬,蹦起来的一瞬间将双腿牢牢的盘在了他的腰上。

沈舒扬托起着她的两瓣翘臀,朝着旁边走了两步,让她坐在了洗脸台上。沈婷 顺势放下一只手,准确的握住他的大肉棒,感受着这个粗大炙热的宝贝,她的心里 一阵激动,引导着它抵在了自己小穴的洞口处。

没有过多的前戏,沈舒扬臀部用力向前一顶,阴茎撑开粉嫩的肉唇,奋力的插 了进去………

“哦……”

随着一声痛苦的呻吟,沈婷离开了他的热唇,紧紧的抱着男孩的头按在自己胸 前,感受着肉棒插入身体后的极乐快感,她身体上的每个细胞都在兴奋的颤抖着, 粗大的肉棒把她的小穴塞的满满的,那一刻,她爽的几乎差点就泄了身。

【未完待续】 贴主:Cslo于2020_08_25 5:26:01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