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锢的爱情 (上部 121-123) 作者:shen2008

.

【禁锢的爱情 上部:迷失】

作者:shen20082020/9/20发表于第一会所

121 第一次体会潮吹

虽然两根手指远不及自己的肉棒粗壮,但是却很灵活,深入里边之后摆弄成各种角度不断的刺激着她敏感的阴道,致使沈婷的小穴中涌出了大量的淫水,不仅湿润了她的整个外阴,就连沈舒扬的嘴巴和脸颊,也全都沾满了她的爱液,就像刚刚洗过脸一样。

“不行,我受不了了。”

随着闷声一阵呼喊,突然,沈婷的臀部剧烈的颤抖了一下。看到她这样的反应,沈舒扬知道她快到了,手指再次加快了在她小穴中抽插的速度,嘴唇含着她的阴蒂拼命的吸吮着,这些挑逗的举动一点点蚕食着沈婷最后的一丝清醒和理智。

“快停下,我真的不行了,我不行了,啊…啊啊啊……”

沈婷慌忙的吐出了男孩的鸡巴,夹紧双腿用力一蹬,脱离了他的身体,侧着身子躺在了旁边。此时,她的双腿蜷在一起,胸口剧烈起伏,身体不断的抖动着,表情痛苦,红唇张开发出“啊…啊啊啊……”的哀号声,这些信号充分的表明沈婷高潮了。

看着女人被自己弄成这幅狼狈的模样,沈舒扬心里充满着喜悦,随后过去,一把将她抱在了自己怀里,温柔的抚摸着她的秀发,轻声的在说沈婷的耳边说着:“宝贝,舒服吗?”

“嗯!”沈婷躺靠在男孩的胸膛,应声答道。

房间内暂时恢复了平静,剩下的就只有彼此间的呼吸声,默默的抱了一阵之后,沈婷的体力稍稍的得到了一些恢复,沈舒扬就急不可耐的要和她进入正题,毕竟之前的爱抚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是时候该让彼此融为一体了。

随后,沈舒扬下了床,顺势把沈婷拉到了身旁,站在床边托起沈婷的两条美腿分别抗在了自己的肩膀两侧,沈婷赶忙睁开了疲惫的双眼,看到男孩这番举动,知道他又要开始了,而且还用着一些自己完全不明白的体位,潮红的脸颊显着更加的红润,并且害羞的说着:

“你怎么还来呀?”

“说的什么话,你是爽过了吧,可是我还没有射精呢,今晚我把你弄高潮,你也得让我射舒服,不是吗?”

男孩的回答让她无法继续反驳,刚刚用舌尖舔着沈舒扬龟头的时候,沈婷就已经感觉到他龟头的马眼处有一些咸咸的液体溢了出来,应该是精液,不过只有一点点,沈婷以为他快射了,便加快了自己的爱抚,可是没有想到反倒是自己先泄了身。

一个在性爱中还没有享受到射精高潮的男人,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罢休,这一点沈婷自然是很明白。

姿势摆好之后,沈舒扬毫不留情的用自己粗壮的鸡巴狠狠的刺进了她的身体,俩人的性器官完全的融为了一体,不过由于床的高度相对较低,男孩又个子高,在沈婷双腿被对方扛起来的时候,她的整个臀部乃至后背都处在了凌空的状态,随着男孩下体的疯狂抽送,她的身体也跟着剧烈的晃动摇摆,因为没有东西支撑幅度显得尤为之大。

“哦…哦…哦,……轻一点,嗯!舒扬,有点,有点难受…”这样的体位,沈婷有些坚持不住,连番的向他求着绕,可是沈舒扬似乎没有听到,根本就没有在乎她的感受,反而一次比一次凶猛。无奈,沈婷只能紧紧的用双手抓着下面的床单,来勉强的支撑着自己身体上的平衡。

进入沈婷的身体之后,沈舒扬并不是无脑的用肉棒在她体内乱撞,抽插的过程很有节奏,深浅相互配合,一次轻微一次用力,每次用力的那一下,都能换来沈婷“啊啊…”大叫,虽然看不清老师的脸,但是从叫喊的声调中他能想到在自己猛力的插入中沈婷脸上呈现出的那种痛苦备受折磨的表情。

沈婷的两条美腿被男孩强有力的手臂抱的死死的,原本对方在操她的时候就像狼一样凶猛,现在又改用这种头朝下腿朝上近乎45度的体位,沈婷一个从未经历过这种做爱方式的女人哪能受得了这种激烈的折腾。仅仅片刻之后,她只觉得呼吸变的异常难受,胸部剧烈的波荡起伏,喘气声和呻吟声相互交错,一次高过一次。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对于这种从未体验过的性交姿势,给身体带来的快感同样也是最强烈的。刚刚沈婷高潮之后,欲火也跟着完全的熄灭了,可是随着这番抽插刚刚开始,她的下体很快就有了快感,持续了一阵之后,肉体上的舒爽相比之前更是达到了一个新的台阶。

况且男孩不仅仅是在用肉棒操她,抱着她双腿的同时也会把脸侧过去,用舌头亲吻着她的玉足和美腿,把她性感精致的小脚趾一个个含在嘴里舔来舔去。

对沈舒扬来说,他喜欢女人穿丝袜,做爱的时候同样也是,女人的美腿在性感丝袜的搭配下对自己的诱惑是很大的,以前和吴冰冰在床上啪啪的时候,他时常都会要求女友穿着丝袜在床上干她,有时候还会要求女友用穿着丝袜的玉足夹在自己的肉棒上反复摩擦给自己撸射,把一股股浓烈的精子喷在她的丝袜玉足上,那种感觉尤为畅快。

当然,这些都是指的其她女性,在沈舒扬心目中,女友无论个个方面都是无法和沈婷比的,根本就不处在同一档次,即便沈婷此刻没有穿丝袜,这样的精美玉足和极品美腿也胜过所有女人。对他而言,沈婷身体上的任何一个部位都是完美的。

虽然沈婷一直在被动接受,但是这种体位对她来说消耗太大,即便她很努力的在迎合着男孩,但是持续了这么久,她感觉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不过就在这时,男孩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停了下来,沈婷趁此机会稍稍的得到了一些喘息。

不过沈舒扬并不是看她累得不行了,心疼她想休息一下,此时他正玩的兴起根本不会考虑那些。他只是改换了另一种操穴方式,把沈婷双腿从自己肩膀两侧往下移到了胳膊肘的位置,双手搂抱着她的后背,把她整个身体蜷曲着抱了起来。

他们的脸几乎贴在了一起,沈婷睁开着眼,表情难受的看着男孩,此时她的双腿被男孩挤压的用不上力,只能用双手牢牢的搂着他的脖子,而自己光溜溜的肉臀此时也处在一种凌空的状态,不过里边却插着一根粗大的肉棒,肉棒的作用也并非是用来支撑翘臀,仅仅是让彼此间身体连为了一体。

在被男孩肉棒强有力的撞击下,沈婷默默的承受着他的一次次进攻,身体也随着肉棒的撞击一上一下剧烈的晃动着。感受着身体舒服的同时,男孩粗重的气息一阵阵扑在了自己的脸上,那种异性的气息和肉体上的双重快感让沈婷越发的喜欢这个男孩,主动将头部朝他贴过去,伸出小舌头在沈舒扬脸上疯狂的亲吻着。

男孩一边用力的操着老师,一边在地板上慢慢的挪动着自己的脚步,先是去往了旁边的梳妆台,手没有松开只是让她臀部坐在台面上用力的操了一阵,然后将她抱起,仍旧是一边移动一边操着她的穴,在这个卧室内大概的转着走了一圈,最后来到了卧室一侧的落地窗,让沈婷后背紧贴着窗户又凶狠的插了一番,才把她放了下来。

沈婷的双腿被男孩抱的已经完全麻木了,刚刚踩在地面之后突然使不上力,身体直接就沉了下去。沈舒扬牢牢的扶着她的身体让她后背贴在了落地窗上,而后抗起她的一条美腿架在了自己肩膀上。

以前在沈婷家住的那段时间,沈舒扬知道,沈婷学过一段时间的瑜伽,所以把她一条腿抬高到这种地步对她来说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这个体位沈婷确实还能勉强应付,相比之前的那两种姿势,尤其是沈舒扬站在床边高举着自己的双腿把她上下颠来颠去要轻松一些,而且呼吸也没之前难受了。可是沈婷似乎忘记了虽然这种站姿尚能应付,但是男孩的凶器却凶猛异常,下面的肉棒在她体内抽插运转时的节凑丝毫没有一点减弱的迹象。

沈舒扬摆好姿势之后,用肉棒快速的在沈婷的小屄中插了起来,速度达到一定程度后,沈婷只感觉小穴处摩擦的火热,再也忍受不住身体感官的刺激,“啊啊啊……”的叫了起来,呻吟声和沈舒扬的插入抽送处在一个节奏,沈舒扬的速度越快,沈婷的呻吟声就越大,沈舒扬的速度越慢,沈婷的呻吟声就会稍微小一些。

他们的脸庞也紧紧的贴在一起,彼此间眼神微眯着,沈舒扬喘着粗气,沈婷则是连连淫叫,两种不同的声音互相交织着回响在这个房间。

沈婷继续保持着金鸡独立的姿势,随着男孩的不断抽送身体上下起伏着,由于男孩个子过高,每当沈舒扬用肉棒插入向上顶的时候,沈婷唯一站在地上的那只脚就会随之踮起,当沈舒扬把阴茎抽出之后,她的那只脚就会重新放下。随着沈舒扬的一下下插入抽出,沈婷的脚尖不断的踮起、放下来回的重复着,而被沈舒扬抗在肩上的那条腿,也会随着他的抽送不断的前后晃悠着。

因为之前在浴室狠狠的射过了一次,在加上刚刚在床上的前戏也多,所以抽插了这么久沈舒扬的肉棒依然还很坚挺,远远还没有达到射精的欲望。

“爽不?”沈舒扬用手捋了一下她额头前凌乱的秀发。

“嗯!”

“爽就大声叫给我听,不要忍着。”

俩人一边交媾着,一边喘息着,彼此目光交织在一起,用着一双充满欲火的眼神深情的望着彼此,看的尤为出神,仿佛此刻对方才是自己心目中最重要的那个人,其他的一切早已在脑海中抹去的一干二净。在目光的相互吸引下,他们头部也越离越近,在即将连在一起的时候彼此嘴唇不由自主的张开,又一次亲吻在了一起,随着舌吻上的幅度不断加重,嘴角接连发出“滋滋……”的声响。

因为嘴唇被吻住,沈婷的小穴在被肉棒一次次强有力抽插的时候只能用鼻子发出一声声闷吟,并且前身也男孩紧紧的贴在一起,胸前那对软绵绵的双乳被沈舒扬坚实的胸膛挤成了两个扁球。

俩人亲吻了一阵之后,嘴唇稍稍分开,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沈舒扬便扶着她的腰让她转过身,双手按在落地窗的玻璃上,但不是让她站着趴在上面,而是前身向下弯曲几乎到了90度,高高的翘起臀部,抚摸着她的肉臀从身后进入她的身体。

此时的性爱节奏完全由沈舒扬操控着,沈婷虽然被动接受,但是却享受其中,双手牢牢的按着落地窗任凭男孩的胯部不断的拍打撞击着自己的肉臀。

肉棒急速的在她的小穴中进进出出,每次抽出都会带出大股的淫水,只不过这些淫水还没有来得及滴落,就被他们撞击在一起的胯部挤弄飞溅,地板上,俩人的小腹上,大腿上,到处都喷溅上了沈婷小穴中分泌出来的爱液。

尤其是性器官上方的那撮浓密的阴毛,原本早已经湿漉漉的黏成了一团,但是随着他们的性器官不断撞击和分离,阴毛也跟着不停的摩擦在一起,毛发上那些清澈的淫水反而慢慢的变成了乳白色的粘液,就连抽插在小穴中的鸡巴上也是,随着持续的摩擦接连发出着“吧唧吧唧………”的声音。

. 122 极乐享受

“我……我不行了……”这时,沈婷突然喊了起来。

男孩的臀部就像是一个冲满电的机器,丝毫没有力量上的减退,但是沈婷不行了,虽然她很努力的配合着,但是从男孩上床到现在,从前戏的爱抚到性器官的交配,前前后后已经持续了近1 个小时,沈婷的气力已经用尽,双腿突然弯曲下坠。

“嗯!我……好累,噢!……噢!…舒扬……舒扬,…我…我,坚…坚持…不住了……”

沈舒扬牢牢的托着她的臀部两侧,没有给她喘息机会继续不断的发着力。

“哦!…哦!……停…停……一下……让我休息会儿吧……我……真的………不行了……噢噢噢噢噢!……”沈婷此时根本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因为沈舒扬的阴茎在她的蜜穴里横冲直撞,根本无法让她停止呻吟。

可是她的身体已经接近了极限,她需要休息,她粉嫩的脸颊已经发生着扭曲,原本有节律的呻吟忽然高亢地发出一声酣畅无比的尖叫,随后娇躯剧烈的哆嗦了一下,身子静止僵直了几秒钟后突然用力推开了沈舒扬,身体失去平衡歪着倒在了地上,眼神疲惫不堪,一动不动,喘着粗气。

做爱持续了这么长时间,即便沈舒扬身体强壮,也不可能不觉得累,只不过操了这么久之后他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达到高潮了,那种快感来临前身体上的阵阵酥麻和舒爽的快感让他忘记了肢体上的劳累,他在一股脑拼命的用着力,他要射精,他要来一场激烈而勇猛的爆发,他要把精子一滴不剩的怒射入沈婷的子宫。

沈舒扬没有给沈婷任何的喘息机会,被她推开之后,仅仅是愣了片刻,便走过去把沈婷横着抱进了自己的怀里,然后走去床边,用力的把她仍上了这张舒软的席梦思大床上。

“我真的不行了,舒扬。”

沈婷摆出一副委屈的面孔望着男孩,但是那种表情在沈舒扬看来却犹如销魂般的媚态,楚楚可人。

“嘴上说不要,身体是诚实的,你看你下面流了多少水,是不是被我操的特过瘾,就喜欢看你发浪的样子。”

沈舒扬用手在鸡巴上摆弄了一下,上了床。

有过这层关系之后,如今男孩在沈婷面前已经没有丝毫避讳了,说话时的语气就像是对待自己的女友或者老婆一样随便。沈婷有些无奈,她知道自己拗不过男孩,只能向他低了头。

“那你别用一些奇怪的姿势了,我动不了了,我真的好累,我快被你折腾散架了。”

“这次你躺好享受就行,舒服的时候多叫几声,其他的一切都交给我。”

“嗯!”

沈婷仰面躺着,沈舒扬压在她的身上,把她两条白腻如脂的美腿并拢在一起,抗在了一侧的肩膀上用力的压了下去。

每次趴在她身上插入的时候,沈婷的整个身子都会被男孩压的对折起来,圆浑的翘臀悬在空中,随着肉棒深深地插入她的嫩穴,只留下两个睾丸悬挂在外。直至插入尽头之后才将肉棒缓缓抽出,但是粗大的龟头依然留在小穴里,紧接着肉棒再次插入,插一下,拨一下,在湿漉漉的小穴间进进出出。

随着速度进一步加快,小穴口附近的那些嫩肉时而凹进去,时而被带出来,并且由于小穴中淫水太多,生殖器在交合的过程中不断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肉棒犹如插入了一个水洞里。

沈婷的表情异常痛苦,但是如玉的肌肤泛起着红晕,滑腻的身体上冒出层层香汗,她一边呻吟,一边可怜兮兮地望着沈舒扬求着饶,“不要……不要……”乞求的哀嚎声,一声接着一声。

沈舒扬知道这时绝不是怜香惜玉的时候,因为他自己马上就要射了,那种身体上的强烈兴奋让他一次比一次用力,一次比一次勇猛,甚至在用肉棒攻击沈婷的时候,原本他们上床之后是在床尾开始的新一轮操逼,可是随着一阵狂插猛干之后,两个人的身体已经移到了床头。

“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哦!哦!哦!…………”

“再坚持一下,我马上就射了。”

“我要……我……要……不……,不……行……了…………”

突然间,沈婷像狼嚎似的尖叫了起来,浑身颤栗发抖,圆浑的翘臀拼命地向上挺耸,双手激烈的捶打着沈舒扬的身体,模样简直就像是一个疯婆子,甚至在捶打他的过程中不轻易间还朝着他的脸颊扇了几巴掌,然后抓着沈舒扬的臂膀两侧,十指深深地陷入了他的肌肤里,向下用力一划,在他的胳膊上抓出了十道长长的血印,并且瞬间抬起头,趴在他肩膀上用力的咬了下去。

自从把她抱上床之后,沈婷除了在自己进攻中配合着叫叫床,身体累的如脱虚一样根本就没有动弹,此刻怎么会突然变成了这幅疯癫的模样。

可是沈舒扬没时间考虑这些,因为他知道自己就要射了,他感觉大量的精液已经汇集到了马眼,随时就有喷发出来的可能。他已经忍不住了,根本就不会在乎肩膀上的这些疼痛,随后咬紧牙关,随着凶猛的一阵抽插,最后再次用力朝着沈婷的小穴凶猛的一顶,做出了最残暴而且是最完美的一击……

凶猛的精液如同泄了闸的洪水,通过狰狞的马眼瞬间喷了出来,无情的浇灌着沈婷小穴最深处的那片花蕾………

享受着高潮带来的极乐快感,沈舒扬只觉得身体仿佛在天上遨游一样,随即倒在了她的身上……

“啊啊啊啊………”沈婷再次喊了起来。

感受到精液射入自己体内,沈婷发出了一声高昂悠长的呻吟,原本被夹在沈舒扬两侧的双腿突然抬起,脚掌朝上,修长的美腿伸的笔直,从肉棒被插入的蜜穴位置,痉挛向着身体四处扩散,最后变成了全身的肉体都在不住的颤抖,乳峰上的两个粉红色的乳头无影的晃动着。

插入小穴中的肉棒连续不停的跳动着,一股股浓烈的精子在男孩肉棒的传导下,不断的注射在沈婷体内。不过就在精液还没有完全射完的时候,沈婷突然用力的推开了他,肉棒随即从她小穴中划出,紧接着射入沈婷体内中的精子接连的从肉穴中流了出来………

可是突然之间,就在精液还没有完全流完的时候,迷人的小穴犹如被塞住盖口的喷泉在一瞬间被人打开了盖口,一股清澈的液体强有力的从沈婷的阴道中喷了出来,向池水中的喷泉一样,力道强劲,精准的射在了沈舒扬的嘴角处,而后喷泉的力量逐渐减弱,持续了大概整整3 秒钟才结束…………

就在喷射液体的时候,沈婷的双手也紧紧抓着床单,上半身乃至臀部都高高扬起,脸上的表情痛苦到了极致,性感的樱唇大大的张开着,肉体如同深处炼狱备受折磨,口中连番的叫喊着。

高潮!沈婷的高潮来了,而且来的是如此的猛烈,在沈舒扬精湛的床上功夫和粗壮的肉棒鞭挞下,沈婷作为一个已婚妇女,但却是第一次经历了这么激烈的性爱体验,那种身体上的舒爽让她沉浸其中,让她堕落其中,在这一刻她才明白,男女之间的性爱可以快乐到如此地步,以前她不知道,但是现在她尝到了这种甜头,她喜欢这种在床上的快乐感觉,她甚至希望以后每晚都可以像现在这样,一次次被男孩用他坚实肉棒顶去高潮的爱欲中。

“我!操……”

沈舒扬骂了句脏话,脸上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

他没意料到沈婷会潮吹,所以也就没来得及去躲闪,此时嘴角周围、下巴,甚至是胸前和自己的大腿上,全是沈婷小穴中喷过来的液体。不过这些液体对他来说并不恶心。相反,他还伸出舌头在嘴唇上连番的舔舐了几下,味道有些咸咸的,腥腥的,像是尿。

但是那种感觉特别刺激,因为这是他第一次品尝女人潮吹出来的爱液,况且还是沈婷的,他觉得特别过瘾。

怪不得沈婷刚刚像发了疯一样打自己,他现在才明白过来,女人潮吹的时候是这种反应,毕竟自己以前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这也是沈舒扬第一次看到女人潮吹,自从和吴冰冰成为情侣,沈舒扬和女友做爱也有十几次了,平时寂寞的时候他也会偶尔去出租屋附近的发廊找小姐打个炮,虽说对方女的都被他干到过高潮,但是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把一个女人操的喷出了液体,况且这个女人还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女神。

想着平时那个在学校优雅气质和美貌都压人一头的高高在上的女神,沈婷老师,如今在床上被他随便怎么玩,又狠狠的把她操成这么一副狼狈的模样,沈舒扬的内心简直高兴坏了,他觉得此刻是自己人生中这19年来是最爽的一天………

体味着身心上的极乐快感,沈婷早已精疲力尽,甚至连喘息的力气都没有了,在疲惫中,她很快就昏睡了过去。可是不知睡了有多久,在迷糊之中,她感觉有个人趴在自己胸前抓自己的乳房,一边用力抚摸,一边吃自己的奶,在自己胸前爱抚了一阵之后,下面有个硬邦邦的东西缓缓的插入了自己的身体。

或许是在做春梦,沈婷向自己做着解释。因为她很累,她真的不想再睁开眼睛,不过随着那个粗壮的东西在自己小穴中不断抽送,她的身体很快就有了舒服的感觉。对方还搬过她的身体让她跪趴在了床上,她只是默默的配合着,但是仍旧没有睁开眼睛,并且前身也只是贴在床面上,因为此刻她根本不可能有力气用双手支撑床面。直至变换了几次体位之后,她的身体再次被男孩翻过来仰面躺着,随后有几股热乎乎的液体连续的喷在了沈婷的乳房上。

感受着胸前热乎乎的液体,沈婷不由的抬起手在胸前摸了一下,精液很黏很滑,而且量很多,乳房乃至脖颈处喷的到处都是,可是处在迷糊之中的她根本就没心思考虑这些,在男孩操她的时候,她大脑一直处在模糊中享受着。

男孩结束,她的身心也跟着过足了瘾,在胸前摸了几下之后,便把手搭了下去。

不过男孩把精液射在她胸前之后,仍旧还不满足,他知道沈婷现在迷迷糊糊脑子处在一种不清醒的状态,任凭自己如何对她,她也不会反抗。想过之后,沈舒扬朝前抄过一步,把自己坚硬的鸡巴顶在了沈婷的嘴角处,用力撑开了她的樱唇,将那个炙热的圆柱体的顶端在沈婷小口中连番的蹭了蹭。

正如沈舒扬所想的这样,就在自己小嘴被对方撑开的时候,沈婷什么都没有想,只是本能的配合着伸出了小舌头,在那个粗大的龟头上舔了几下,马眼上残留的精子带着浓郁的腥臭味,看起来比鼻涕还要恶心,但是却被沈婷忍着难受吸入了自己的口中,并且沈舒扬还用手握在自己的鸡巴反复的撸了几下,肉棒里残留着的一些精液也都流进了沈婷的嘴里。

等到舔舐干净,沈舒扬才将肉棒从沈婷的小嘴中抽出,看着沈婷胸前和嘴角处挂满着自己射出来的精华,沈舒扬满意的笑了笑,随后躺在了她的身旁,用手搂住她的腰,舒服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这一炮才算是结束………

. 123 早上起来

很久之后,当沈婷醒来,天色已经萌萌亮了,时间也已经是5 点30了,其实沈婷并没有睡多长时间,因为昨晚沈舒扬真的是拼尽了全力来折腾她。

凌晨1 点多的时候她把沈舒扬领回家,从卫生间算起,他们一共做了5 次,前两次沈婷一直都在很努力的配合着他,可是男孩的床上功夫实在是太过凶猛。两次之后,沈婷的力气就已经用尽,后边的几次都是在她半睡半醒中进行的。

不过相比之前,之后的几次在体位上没有什么大幅度的动作和技巧,而且时间也比较短,沈舒扬就这样断断续续一直把她折腾到4 点多,肉棒中的精液在她体内射了一遍又一遍,自己爽的过足了瘾,最终才累的睡了过去。

揉着疲惫的双眼,沈婷静静的望着周围的一切,此时的卧室内是一片狼藉,枕头、被褥等等这些床上用品全都乱成了一团,身下躺着的床单几乎有一大半都滑落在了旁边的地上,梳妆台上放着的那些瓶瓶罐罐的化妆瓶东倒西歪,有两个还掉在了地板上,不过因为卧室装修的是木地板,所以瓶子没有摔碎,整间卧室凌乱的就好像是被小偷光顾过一样,并且屋里的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腥味。

当沈婷望着卧室其中一角发愣的时候,脑海中就会不自觉地联想起男孩和她在这个地方啪啪时的情景,比如衣柜,梳妆台,落地窗……,当时他们做的是那么的投入,那么的有激情,不停的性交和享受高潮,房间内的每个角落都沦落成了他们肉搏的战场,沈婷从来没有想过可以和男人做爱疯狂到如此地步。

这种疯狂的事情让沈婷觉得如同是做了一场梦,可这不是梦,这是再清楚不过的事实,因为自己此刻正赤身裸体的躺在这张本属于自己和老公才能享用的床上,而且就在她的身边,同样也躺着一个睡得正香的男人,这个男人同样也是一丝不挂,而且一只胳膊紧紧的搂抱着她的腰,另一只手还抓她的乳房,一条腿也斜着压在她的身上,胯下的那个男性生殖器耷拉在沈婷的小腹上,虽然此时已经软了,但是依旧还是很大,即使没有勃起,可是粗大的龟头和周围浓密的黑毛把他的鸡巴呈现的就像是一头正在睡梦中的雄狮。

能够和她光着身子抱着睡在一起,按理说只有她的老公梁文昊才能享受到这种待遇。可是这一次,情况却发生了很大变化,老公换成了别人,另一个男人代替了老公的位置把自己狠狠的睡了,而且这个男人还是自己刚刚才19岁的学生。

想着这些事情,沈婷突然感觉有些讽刺……

随后,她把男孩从自己身上推开,动作很轻,因为她怕惊醒他,那样的场面会让她觉得尴尬。

坐起之后,她看到自己的腿上套了一双黑色的连裤袜,不过丝袜单单只是套在了右腿上,并且只穿在了膝盖位置。丝袜很薄,上面有着些许白色的物体,虽然已经干涸,但是结合着此时的情况,沈婷一看便知那是男人的精液。

她已经记不起自己是何时被他穿上的丝袜,但是有一些事情却在她脑海中渐渐浮现了出来,就是在第三次性交结束的时候,沈舒扬好像把精液射在了自己的胸前,而且……,而且好像还把鸡巴插进了她的嘴里,让她用舌头去舔龟头上残留的那些精子。

虽然此时胸前的精液已经干了,嘴里也没感觉到有什么特别的异味,但是一想到沈舒扬的精液曾经在自己嘴里流淌,沈婷便觉得有股恶心涌上喉咙。

随后,她赶忙起身要去卫生间洗澡,可是刚一下床,便发现双腿软绵绵的使不出力气。

男孩昨晚的疯狂让她体力透支严重,沈婷的内心充满着无奈,坐在床边,她捡起掉落在床下的睡裙穿在身上,然后拖着疲惫的身体慢慢走去了一侧的落地窗,拉开窗帘,打开了一扇窗户,坐在落地窗的旁边,吹着外边的凉风,打算让自己清醒几分钟再去洗澡。

清晨的凉风轻轻的吹拂在自己身上,沈婷的头脑顿时清醒了很多,此时她的心情五味杂陈,眼角处缓缓的滑落了几滴热泪。记得上次和沈舒扬上床回来之后,沈婷哭的特别痛苦,她痛恨自己不该和男孩在床上发生关系。可是这一次不同的是,这些泪水并不是因为悔恨,也不是因为喜欢男孩,至于这些泪水代表什么,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过了片刻,沈舒扬也渐渐醒了,睁开眼后,男孩望着上方的天花板,头一次躺在这么舒软的席梦思大床上,爽快的打了一个哈欠,似乎对于之前的疯狂有些意犹未尽。

沈舒扬看到老师坐在卧室的窗边静静的注视着窗外,赤裸着身体下了床,慢慢的走了过去,跟着坐在她的一旁,从身后搂住了她的腰,下巴贴在了沈婷一侧的肩膀上,扭过头在她脸颊轻轻的吻了一下。

“天快亮了,你赶紧走吧。”

被男孩抱住吻着的同时,沈婷身体稍稍的哆嗦了一下,但并没有拒绝。

“我想多抱你一会儿。”

“舒扬,你已经得到了我的身体,心里想必也应该知足了,至于昨晚发生的事情,不如我们就当是做了一场梦,以后我们不要再来往了,你说好吗?”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你以为我和你在一起就是图你的身体,想和你玩玩吗,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

看到男孩有些急了,沈婷赶忙解释。

“舒扬,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时至今日,难道你还看不出来,我对你的爱有多深吗?”

沈婷慢慢的把头扭了回去,男孩严肃认真的表情让她感动,内心对他充满着一股浓烈的爱意,她知道男孩的每句话都是发自肺腑,其实在她说出那些话的时候,她的心里并不好受,因为她喜欢这个男孩,是真真切切的喜欢,包括和他在床上做爱。她也很想和他在一起,不管将来怎么样,只求现在可以朝夕相处。可是她为什么会对喜欢的人说出这种口是心非的话……

“舒扬,我知道你爱我,可是你应该清楚,我比你大这么多,而且还有家室,除了身体……,我什么也给不了你,所以倘若将来,你遇到了一个能和你结婚,并且你们彼此相爱的人,你大可以直接了当的对我说,我不会怪你。”

听着沈婷这番真挚的倾诉,沈舒扬陷入了犹豫中,对于这个问题,沈舒扬不是没想过,只不过他从来不敢把这个问题想的太深,因为他知道这个问题根本就没有两全其美的答案。

如果像现在这样用第三者的身份和沈婷在一起,将来不找女朋友不结婚,就会对不起自己的爷爷奶奶,可是如果自己结了婚,反过来就会对不起沈婷,他之前向沈婷发过的那些誓言岂不就是信口胡说。

“记住我今天对你说的这些话,结婚成家是每个人必须要做的事情,更是一种责任,你不要不好意思,我希望你好,我真的不会怪你。”

沈婷看出了男孩心中的矛盾,再次安慰着他。

“沈老师,至于将来的事情我们谁都无法预测,但是我深信我这辈子不可能再喜欢上其他女人了,昨晚你在床上的百般温柔,我这辈子都会铭记在心,永远永远不敢忘记。”

“舒扬……”

“沈老师……”

他们深情的望着对方,彼此嘴唇随着目光的吸引慢慢贴近,两瓣嘴唇顷刻间就吻在了一起,沈婷主动把自己的小舌头深入了男孩的口中,和他的舌头缠绕在一起激烈的搅动着,并且抬起双手温柔的勾住了他的脖子,微微的闭起着自己的双眸。

沈舒扬双手按在了她的胸前,由于沈婷里边没有穿内衣,隔着那件薄薄的真丝睡裙抓弄着她胸前这对丰满的美乳同样也很有手感,软绵绵如花生米般大小的两粒乳头经过他指尖这么一扣弄,立刻就硬了起来。

抚摸了一阵之后,沈舒扬把一只手移了下去,炙热的大手爱抚着沈婷光滑白嫩的美腿在上边反复的享受了片刻,慢慢朝上,在真空的情况下,他的手指轻松的就触碰到了沈婷的小穴,在阴唇上稍稍的拨弄了几下,正准备将手指插进去的时候,沈婷突然推开了他。

“再来一次。”

沈舒扬有些欲火焚身,看着沈婷面颊泛着红,他知道女人也动了情,再次朝她扑了过去,而他胯下那根粗大的鸡巴,随着刚刚和沈婷接吻的时候也已经苏醒了过来,并且自己还是赤裸着身体,高高翘起的肉棒就像是受到了吸引,随着把沈婷压在身下之后,龟头准确的顶在了老师的小穴口。

“不行,已经不早了,再过一会儿孩子就要醒了,你还是赶紧走吧。”

沈婷蜷着双腿不让他得逞,并且用手努力的推着他,拒绝了他的性要求。

之前她只是想和男孩抱在一起接个吻,可是小穴被男孩用手触碰着的时候,她的感觉来的很强烈,她不敢再让沈舒扬碰自己的私处,她害怕在这样下去,自己又忍不住想要了。

“就一次,速战速决。”

“不行,天已经亮了,听我的话,你还是赶紧走吧,万一被我女儿看到你在这里,他可能会把这事告诉她爸爸。”

“……哦!那,那好吧!”

老师的眼神几乎是在恳求他,沈舒扬没有再继续用强,因为现在他们的关系已不比从前,昨晚和沈婷做了那么多次,他已经很爽了,何况来日方长,他们现在是情人,以后在一起做爱的机会还有很多,也不着急这一时,沈舒扬这样想着。

随后,沈舒扬松开了手,转身坐在了她的旁边,可是沈婷胸前凸起的奶头和雪白的大长腿这些极致的诱惑使得他的鸡巴依然坚硬如铁,一时间很难软下去。

看着男孩健壮的裸体,尤其是胯下那根粗大的鸡巴,昨晚用了那么多次此刻依旧还是生龙活虎,像柱子一样高高的耸立着,沈婷心里也有些痒痒的,可是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沈婷知道他的衣服都在卫生间的地上丢着,昨晚在雨中淋了那么久,那些衣服肯定是又脏又湿没法再穿了。

接着,沈婷起身走去了卧室的衣柜,给他拿了一套老公的衣服让他穿上。

沈舒扬穿好衣服之后,沈婷这才打开了卧室的房门,穿过客厅,先是去了女儿的房间。站在门口,轻轻的推开卧室的房门,从门缝中看到宝宝还在呼呼睡的正香。女儿房间和他们的主卧隔着一个过道,并不是两个相连的隔壁房间,不然的话昨晚自己在房间被沈舒扬操的一声声接连浪叫,肯定会把睡梦中的女儿给惊醒。

沈婷站在门前刚刚看了一会儿,沈舒扬也跟着从后边走了过来,一手便搂住了她的腰,另一手顺着领口想伸进她的睡衣裙里摸她的奶,不过那只大手刚刚进去一半,沈婷便推开了他。

“让我再抱抱你。”

“别闹了,你快点走吧。”沈婷见他扭扭捏捏不愿意走,推着他去了大门口。

可是刚到门口还没来得及打开门,沈舒扬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让沈婷等一下,然后转身去了卫生间。沈婷以为他是进去方便,就在大门口等他,大概过了不到1分钟,沈舒扬就从卫生间出来了,他的手上拿着一个精致的红色小盒子。

“送给你的,你打开看下,看喜不喜欢。”

沈婷知道那是沈舒扬给她买的生日礼物,昨天晚上下班回来的时候对方就想把这个东西送给她,不过当时她没有要,因为她不想再和这个男孩之间有任何瓜葛。

不过经过这一晚上的缠绵,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同了,当男孩再次把这个东西递在她面前的时候,沈婷内心一阵喜悦,没有犹豫就接了过来,然后打开盒子,里边是一条银白色的水晶项链。

“很贵吧。”

“没多少钱,才800块。”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