缈缈红尘录 (16-20) 作者:叶青岚

.

【缈缈红尘录】16~20

作者:叶青岚2020年/08月/26日发表于第一会所或SIS001

第16章 躁动的心

叶青岚同白小鹿闲聊了一会儿,拿了灵材正欲往外走,白小鹿突然出声叫住她道,“姐姐可是准备在外界炼器?”

“怎么了?”叶青岚疑惑道。

“姐姐随我来……”白小鹿当先引着路。

叶青岚疑惑的跟着,来到了一处书房,她知道这里,这里存放着前朝国师王道载一生的藏书。

白小鹿从书架上取过一本书籍递给叶青岚道“叶姐姐,看这个。”

叶青岚接过一看,只见封面写着《炼器百说》四个大字,翻来一看,尽是炼器需要注意的事项。

这里藏书颇丰,这本她还没有看过,不过她翻动起来,里面大部分的事项她却都已经在旁的书籍上有所了解,叶青岚疑惑的望向白小鹿“小鹿,这是……?”

白小鹿头顶生出一对鹿角,光芒闪烁,书页随之翻动,“姐姐看这个。”

叶青岚视线随之望去,只稍稍一看,视线便随之一凝。

只见上面写到了法宝灵性的诞生与天地之间的关联。

叶青岚详细看完,明白过来,原来现在外界因为绝地天通之术,仙凡两隔,天地间已经没有了法宝灵性诞生的土壤。

也就是说,如果在外面炼器,那么无论材质如何上等,炼出的法宝都将是一个死物,除了威力大些,功能奇特些,与普通的兵刃无有两样,无法自主护主,无法自行调动灵气御敌,皆需人操纵。

甚至没有无法操纵灵气的人使来,更是无法发挥出法宝的神奇作用!

这与白龙宝剑不同,白龙宝剑本就是叶青岚为自己量身炼制而成,且又是兵器型法宝,穆玉自然无法发挥出其全部威力,且就算是这样,白龙宝剑也拥有自动护主之能,只是无人操纵,威力会有所减弱罢了。

“妹妹,真是多亏你了,不然姐姐这灵材可就浪费了。”叶青岚感激道。

“叶姐姐哪里的话,应该的,这下不急着走了吧。”白小鹿鹿角收回,笑道。

……

大年三十,安城上下热闹非凡,王府内也张灯结彩,充满着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

听雨轩,美少年坐在椅子上安静的看着书,美少女优雅的弹着琴,琴声悠扬,霁月清风,回荡在小亭中,充满着恬淡祥和的气氛。

过了一会儿,穆玉觉得不舒服,换了个姿势,慵懒的斜靠在椅子上,翘着脚,穿着黑色青缎小朝靴的脚丫一晃一晃的。

崔初瑶看的莞尔一笑,王爷这惫懒的性子她早就知道了,之前穆玉同她学琴刚开始还充满着积极,没过多久就感到厌烦了,刚刚学会弹奏,还未精通,就不愿再学了。

要说穆玉对什么事情感兴趣,那便应该是如何当好一个王爷了,崔宝为其找了许多书籍,其中有些书籍崔初瑶看的都头大,穆玉却都耐着心思一一看完了。

然而现在穆玉却没有心思读书了,她手捧着《御术》看似专注,其实心早就随着鞭炮声飞到了城中。

她是一个喜热闹喜玩乐的人,虽然来到安城这么久,她却还没有仔细逛过一次,如今又是新年前夕,处处张灯结彩,热闹非凡,叫她如何静得下心来。

‘娘亲怎么还不回来,说好的过几天就回来了,这都过年了,还不回来……’穆玉想着,不过心中却没有什么担忧,娘亲的修为她也是知道的,即使遇到大军不敌,想走却也没什么人能够拦住,心中想着可能是有什么事耽搁了吧。

“王爷,顾统领来了。”一个丫鬟小跑过来道。

穆玉微微一愣。

“末将拜见王爷。”这一愣神的功夫,顾辽已经来了。

因为顾辽的职位就是侍卫统领,所以不用通传允许,可以随时面见王爷。

一曲终了,崔初瑶见到顾辽似乎有什么重要事要同王爷说,起身告退离开。

因为她的父亲便是安国国相,本就位高权重,所以她对国事挺敏感的,她的父亲在她出嫁前也再三嘱咐她,万不可干预朝政,以免给小人可乘之机。

琴声终了,佳人已走,顾辽的耳畔却还回荡着刚才的琴音,闻着王妃经过身畔时的香味儿,想到那夜在他胯下呻吟的娇躯,他心中又火热了起来。

“什么事?”穆玉靠在椅子上慵懒的问道,如同一只无精打采的猫。

穆玉的声音似乎带着磁性,将顾辽不知飞到哪去的心神吸了回来,他这才想到自己来的目的,“王爷,末将在穆竺居处外抓到一个探子。”

顾辽看着慵懒的斜靠在椅子上的王爷,看着那漂亮的脸蛋,不知怎么的竟是生出了一股冲动,他心中不断重复着,这是男的这是男的,暗骂自己憋太久了怎么连男人都生出欲望来了,不过这王爷还真是漂亮的连女子都要自愧不如,要不是那喉结,他真以为这是女子了。

“哦?怎么回事?”穆玉坐直了身子。

“他说与穆竺有仇,末将还待审问,那人已经服毒自尽了。”顾辽回过神来道。

“自尽了……?算了自尽就自尽吧,既然死了就不用管他了。”穆玉随意道。

因为穆竺已经疯了,当初经过商议之后,为了避免宣扬出去,弑亲篡位,影响不好,所以没有把他杀了,也没有关入牢中,只是关在王府的一处别院,对外宣称穆竺是自己犯了脑疾。

至于他的独子,在那天事后寻找时,才发现不知何时已经逃了,多日搜寻之后未果,想着他也翻不出什么浪来便不了了之了。

穆玉让这事搅和的彻底没有心情看书了,站起身来,走到栏杆旁看着远处,似乎要透过这府墙看向外面那热闹的场景。

过了良久,穆玉见顾辽还在那站着,不由问道,“怎么,还有什么事吗?”

顾辽欲言又止,看了看周围的侍女。

“你们都下去吧。”穆玉道。

待侍女都下去,亭中只剩他们二人时,顾辽犹豫了一下,有些结结巴巴的道,“王爷,末将,我,我想同王妃……可不可以……”

毕竟是当着别人本尊的面,说要上人妻子,让顾辽着实不知怎么开口,而且那人还是王爷,要不是新婚之夜王爷亲自让他给王妃破的处,他现在怕是万万不敢将这话说出口的。

这将近一个月了,他再也没有品尝过男女欢爱,这让已经食髓知味的他如何不难受,至于找别的女子,以他现在的身份倒是不难,但让品尝过绝色女子的他在去找那些庸脂俗粉如何心甘。

经过刚才的撩拨,让他欲望又是升腾起来了,这才想着再求一下王爷。

穆玉看他的样子感到有趣,噗嗤一笑,笑靥明媚动人。

穆玉本就没有生气,她之前故意冷着脸不让顾辽再碰崔初瑶,不过是因为她想到了崔宝教导的御下之道,要恩威并施,如今看来效果还不错……

不过她现在只想出去玩,别的什么都不想去想。

穆玉上下瞅了瞅顾辽,直把顾辽瞅的不自在,这才道,“本王现在心情很不好,想出去玩去,你陪我一起吧,要是本王心情好了,也不是不可以……”

顾辽闻听此言,喜上眉梢,“末将遵旨,谢王爷……”

. 第17章 心性

“还愣着干嘛,赶紧换了便服,随我出去,还有你把后门的侍卫支开一下,我们从后门出去,别告诉其他人。”穆玉白了他一眼道。

既然是要出去玩,她可不想身后跟着一大群人,而且以王爷的身份,在这安城走到哪,都是一片恭敬,那还怎么玩个痛快啊……

穆玉换了一身白衣,头冠发髻,腰间右侧配着白龙宝剑,左侧戴着白玉玉佩,脚蹬白色绣着金边软靴,当真是公子如玉。

顾辽暗道不愧是太王妃的儿子,他没有见过老王爷不知道长什么样,不过想来该是大部分遗传的太王妃吧,整得一个男子竟然长得比女人还漂亮。

他紧接着又想到王爷大婚之夜竟然让自己替王妃开苞,说不定还在哪里看着,心想这王爷长得这么漂亮不会是个兔爷吧,想着想着暗自打了个冷颤,这王爷虽然漂亮,他可不好这口。

穆玉可没想这么多,见顾辽早就在这等着了,她随口问了一句,“人都支走了吧。”

“王爷放心,人已经被末将支走了,半个时辰以后才会回来。”顾辽道,他穿着一身普通的服饰,面料虽好,不过旁人一看便知道定是哪家豪府的下人。

半个时辰……穆玉皱了下眉,没有说什么,她想着王府内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物,且崔初瑶身边有众多侍卫保护,顾若凝身边的侍卫也不少,没有什么问题,也就没有在意了。

穆玉嗯了一声,便朝着后门走去,她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出去了……

待穆玉两人走出后门,两个杂役打扮的人出现在后门。

“好机会,现在这里没有人,正是我们的好机会啊。”一人道。

“这会不会是陷阱?”另一人犹豫道。

“看样子应该不是,再说就算有可能是陷阱,这也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再等下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那人道。

“说的也是,妈的,不等了,时间紧迫,我去通知外面的人,你去里面做好准备。”另一人道。

……

为了安全,王府周围五百米是没有集市的,周围住着的都是一些达官贵人,富贵人家,现在是新年前夕,平时冷寂的各个府们不断有下人进出忙碌着。

穆玉,顾辽二人为了不引人注意,从偏僻的巷道穿行而过,幸好这里是王府的后门,离别家府邸较远,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他们。

要不然,虽然穆玉不常出来,没人识得,但顾辽身为王府大统领,许多人巴结的对象,一准被人认出来,那就要添许多麻烦了。

一路走来,顾辽都在心里想着有什么有趣的,怎么才能讨王爷欢心,他可是记得王爷说过,只有玩得高兴了才会答应让他再玩王妃的,他可不想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没有了。

……

“哎,王……公子,你看这……咦~公子呢?”顾辽刚看到一处刷杂耍的觉得有趣,准备喊王爷看,一扭头,突然发现不见了,心中一慌,心道不会出什么事吧。

他急忙在人群里寻找,好在穆玉的长相穿着在人群里太显眼了,只扫了一眼便看到了穆玉。

“哎,你这个是什么呀?”穆玉好奇道,摊位上插着各种小动物样式的玩意儿。

“这是糖人,公子要不要买个尝尝?”中年人乐呵呵道。

“糖人?这个原来是吃的啊,多少钱一个?”穆玉问道。

“十……二十个铜板。”中年人一看便知道这定是哪家没怎么出过门的公子,看了看其身上的穿着,故意多报了一倍的价钱。

“哦,给我来两个,就要这两个老虎的吧。”穆玉说着在身上摸了摸,什么也没摸着,这才想到自己出门竟然忘记带钱了,也不怪她忘了这茬,实在是这么多年她就从来没有用过钱。

“公子,给,你的糖人。”商贩摘了两个老虎的递给穆玉。

穆玉左右看了看,正好这时顾辽走了过来,她喊到“喂,小顾,你带钱了吗?”

顾辽一愣,“带了,怎么了?”

“带了就好,我忘记带了,我要买这两个糖人,你帮我付钱。”穆玉笑嘻嘻道。

顾辽自是不会不答应,不过他身上也没有带零钱,拿出一两银子递给商贩,等着他剪零钱。

“走啦~”穆玉欢喜的接过糖人舔了一口,不由分说,拉着他便走。

中年商贩正拿着剪刀准备剪银子呢,一看这情况不禁感叹不愧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出手就是大方,喜滋滋的收起了银两。

触手温润细腻,不过顾辽现在可没心思想这些,他心疼死了,要知道他一个月的银两也才十两,不过他可不敢扫了王爷的兴,要是一个不高兴又不同意让他碰崔初瑶了那他可真就欲哭无泪了,只好被无奈的被拉走。

“喽,这个给你。”穆玉将一个糖人递给顾辽。

……

“爹爹,我想要这个。”一个小孩指着顾辽手中的糖人道。

“好好好,给你买……”男子道。

顾辽拿着糖人,看着周围的人,浑身不自在,感觉周围的人看自己的目光都有些异样。

满大街的人只有小孩子才拿着糖人在吃,大人一个没有,只有他们两个大男人拿着糖人在这吃,总感觉浑身不自在。他也不知道刚才怎么就鬼使神差的接过来了,现在后悔也晚了。

“喂,你怎么不吃啊?挺好吃的。”穆玉笑嘻嘻道。

顾辽瞧着笑嘻嘻的王爷,忽然发现王爷好像变了个人一样,少了平时的威严,多了分无羁的欢快。

他本来还愁着怎么让王爷开心呢,这倒好,不用他犯愁了。

……

时间一晃,转眼间便已近了黄昏,夕阳西下,这一天穆玉看过了杂耍,逛遍了庙会,吃遍了小吃,还在赌场教训了几个不长眼的家伙,穆玉想到如此繁华好玩的地方都是属于自己的,愉快极了,她今天什么都不愿多想,只愿痛痛快快的玩儿上一整天。

虽然已经黄昏,不过因为今天是新年前夕,城中还是有许多人结伴游玩,熙熙攘攘。

“咦~那是什么地方?”穆玉指着一灯火通明之处问道,那里有众多女子打扮艳丽花枝招展的招呼着行人,不时有穿着富贵的男子进入其中。

“那是青楼。”顾辽不以为意道,他虽然饥渴,但对这种地方没有丝毫性趣。

穆玉心中一动,想着她去了这么多地方,还没去过青楼呢,心中生出了去看看的想法。至于危险,她倒是没有在意,先不说她现在是男子打扮,就说她身边的顾辽也足以护她周全了,实在不行也还有白龙宝剑。

“我们去看看吧!”穆玉笑嘻嘻道。

顾辽问言一呆,他还以为王爷对这种地方不感兴趣呢,毕竟家里就有娇妻不比这种地方的风尘女子强多了。

顾辽古怪的点了点头,想着王爷难不成好这口,家里放着娇妻给别人干,自己却来这种地方,这一瞬间他想到了好多……

. 第18章 醉酒

风韵犹存的老鸨子看见走到近前的两人眼前一亮,只见那俩人穿着皆是上等,一个英武帅气,一个俊美的比女子还要漂亮,她观察了一下两人的穿着,神态,上前对着穆玉招呼道,“这位公子里面请。”

穆玉笑嘻嘻走了进去,好奇的四处瞧着,她以前从未进过这种地方,甚至连见都没见过几次,这让她倍感新鲜。

“公子可有哪位心仪的姑娘,或者看中了哪位姑娘?”老鸨子道。

穆玉明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顾辽。

顾辽满头黑线,心道看我做什么,不得以轻咳了下嗓子道,“就在这里吧,随便来两个姑娘,再来上几样小菜。”他现在有些饿了。

虽说是说随便来上两个,不过这楼里像他们俩这样的客人可不多见,一个英武不凡,一个俊美如同女子,且充满着贵气。很是争吵了一番,才有两位貌美的女人过来。

台上有舞姬表演着歌舞,厅内有许多似他们这般坐在下面的人,不过皆都喝着酒搂着美女看着歌舞,像他们这般只是吃菜没要酒的是一个没有。

顾辽是因为他还记得那天王爷滴酒未沾,以为王爷不喜欢喝酒,便没有叫酒。 穆玉眼珠骨碌一转,喊到:“给本公子来壶好酒。”

“来了……”

……

夜深,穆玉醉红了脸庞歪歪斜斜的走着。

“王,公子小心点。”顾辽倍感无奈,他本以为王爷去青楼是干什么,没想到王爷竟然在拉着他青楼喝了半夜的酒,明明酒量不行还非要喝。

旁的竟然什么也没干,弄得那两个青楼女子一脸幽怨的看着自己两个。

顾辽虽然不喜欢青楼女子,毕竟也是一个血气旺盛的男子,却是被撩拨的浴火旺盛。

“嗝,好酒。”穆玉打了个酒嗝,举着酒壶又喝了一口。

“公子注意身体,不要再喝了……”顾辽劝道。

顾辽说着说着,突然想到这不正好是个好机会吗,他看了看周围,人都离得挺远的,于是道“王爷,今晚可不可以让王妃……”

还没等他说完,穆玉白了他一眼,道“背我。”

“啊?”顾辽愣了一下。

“我要你背我。”穆玉重复了一遍。

“哦。”顾辽虽有些奇怪,但也不是没有背过男人,弯下腰等着王爷上来。

“乖哦~”穆玉笑嘻嘻的趴了上去。

顾辽心里想着今天王爷好奇怪啊,他没有说话,刚背起穆玉走了两步,忽然感觉到有点不对,王爷怎么这么轻啊,还有背后怎么这么软啊,仔细一闻还有混合着酒气的淡淡的清香。

“顾辽~”穆玉轻声耳语,白皙的脖颈上鼓起的喉结消失无踪。

少女的声音就好像冬日里的暖阳,又好似夏日里的冰雨,带着磁性的声音温暖着心田,冰凉着脑海,让人精神随之一振,思绪不由自主的随着声音转动。

听见这声音,顾辽身子一僵,脑袋懵懵的,受到了了巨大的冲击。

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以前的一幕幕,新婚之夜让自己替其入洞房的新郎,校场阁楼之上威严的身影,游玩时像个小女孩般与平时判若两人的王爷,青楼之中与自己对饮喝的脸庞酡红的美少年……

“你在想什么?”穆玉吐气如兰,轻声在顾辽耳旁说道。

“没,没什么。”

顾辽脑子清醒了一些,感受着后背的香软,突然感到了极大的性奋……

“背我回去。”穆玉轻声道。

“是,是……”顾辽满口答应……

明心湖……

顾辽不知道怎么走着走着,来到了这里,他现在甚至已经将日思夜想的王妃的身影抛在了脑后。

顾辽在湖边寻到了一个偏僻之处,这里树木遮挡,若是没有走到近前,觉然不会有人能够看到里面的情形。

顾辽抱着穆玉轻放在石板地面上,看着那酡红的娇颜微张的小口,迫不及待的吻了上去。

穆玉腰间的白龙宝剑闪烁着微弱的莹白光芒。

少女脑袋微微一偏,顾辽大口吻到了脸颊上,他也不恼,右手摸向了穆玉的胸口,平缓的坡度让他微微有些失望。

顾辽右手往里深去,探到了一个紧绷的布条,与女子的亵衣决然不同的感觉,他已经浴火攻心了,也没去想这是什么东西,手下用力一扯,将其扯下。

顿时一对弹软无比的玉兔欢脱的挣脱束缚,撞在了顾辽手上,顾辽大喜,将玉兔一把抓住,揉捏起来。

“嘤~”穆玉酥胸被袭,感受着那酥麻痒的感觉传来,突然一个翻身挣脱了顾辽的怀抱,一脚将顾辽踢入了水中。

顾辽反应不及被踢入水中,冰冷的湖水刺激下,脑子清醒了一些,心想难道是王爷不喜欢?心里不禁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穆玉瞧着被踢入水中狼狈不堪的顾辽美目迷离,呵呵笑着,“你不乖哦~”

说着穿着白靴的双脚垂入探入水中,踢踏着,溅了顾辽一身水花。

少女酥胸半露,斜依着身子,调皮的甩动着脚丫,冰凉的湖水淋湿了白色软靴。

他们都有内力在身,这湖水些许的冰凉还影响不到他们。

顾辽心中一动,大手抓住那一对活泼的脚丫,火热道“王爷,鞋子湿了,对身体不好,末将替您把它脱了吧。”

穆玉任凭他动作,歪着头,迷离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瞧着。

顾辽脱下少女的足靴,露出一双穿着白袜的脚丫,湖水湿透了白袜,紧贴着肉,隐约可见里面的肉色,他情不自禁地凑到鼻前闻了闻,没有一丝异味,反而带着淡淡的清香。

白袜褪下,露出一双肌肤赛雪的玉足,晶莹的水珠反射着月光,晃得顾辽心弛摇动,他左手捉住一只脚腕,右手捏住脚丫细细把玩起来,穆玉的脚趾不安分的来回蜷缩着。

白嫩的脚掌肉垫软腻弹嫩,触感极佳,顾辽揉搓了一会儿,大手顺着脚弓往下滑去,手指在穆玉的脚心轻轻摩擦起来,

穆玉被捉住的右脚猛的用力挣扎起来,“别弄,痒死了~”

.

第19章 夜色

顾辽非但没有松手,反倒起了玩弄戏耍之心,左手用力捉住纤细的脚腕,不让其逃脱,右手手指不停的摩擦着脚心嫩肉,他抬头欣赏着穆玉狼狈不堪的美态,生出了巨大的成就感,甚至要比他当上梦寐以求的大统领时还要畅快。

穆玉右脚挣脱不得,气恼的伸出空着的左脚踩向顾辽脸庞。

少女带着淡淡清香的脚掌踩在脸上,细腻的触感让顾辽心中一荡,忍不住伸出舌头在那白嫩的脚心舔了一下。

“呀,坏家伙~”穆玉娇嗔一声。

顾辽听见这声娇嗔,如同酥到了骨子里,再也顾不得其他,火急火燎的褪下裤子,狰狞的肉棒耀武扬威。

穆玉迷离的双眼好奇瞧着,本就酡红的脸庞似乎又红了几分,她想到了那天晚上,这物也是这般狰狞,蒙着双眼的少女在这物鞭挞下不堪忍受的呻吟着。

顾辽大手捉住一对玉足,并在一起,迫不及待的将肉棒插入少女脚心之中。

只见一对儿雪白秀美的玉足夹着一根黝黑狰狞的肉棒,随着肉棒的抽插晃动着。

顾辽爽的不知人间几何,这平日威严的王爷竟是女子,自己现在正玩弄着其那一对儿秀美的玉足,巨大的征服感涌上心头,肉棒又硬了几分。

穆玉感受着脚心滚烫的阳物,任凭其捉住自己的脚儿,双目迷离的瞧着。

“王爷,末将伺候您宽衣吧……”顾辽说着将手伸向穆玉裤子。

“不要~”穆玉感到下身一凉,刚刚惊觉,却发现裤子已经被顾辽褪去了。

因为穆玉也是习武之人,内功精深,这寒冷的冬天也不觉得冷,只穿了一条外裤,这却是方便了顾辽。

两条秀美的大白腿暴露在顾辽眼前,让他止不住的在这美景上扫去。遗憾的是白色的亵裤遮挡住了那最美的盛景,顾辽伸出手来,想要将那碍眼的亵裤褪去。

穆玉急忙伸手按住,“……不要这样。”

顾辽不管不顾,仗着力气大就欲拨开少女的双手。

穆玉死死按住,挣扎不过,突然厉声喝道,“顾辽,你还听不听我话了?”

“听,听,当然听。”顾辽已经被欲望充满了脑海,嘴上说着,手下不停。

“那好,我要你穿好衣服离我远点。”穆玉平淡道。

顾辽顿时傻在当场,穆玉重复道,“没听到吗,我要你离我远点。”

顾辽犹豫片刻,似在做什么重大选择,想到眼前女子的身份,终于理智战胜了欲望,一脸不情愿的起身拎起湿漉漉的裤子准备穿上,胯下的肉棒还涨的老大,随着动作一晃一晃的。

这时穆玉忽然笑道,“好了,看你还算听话,不错,作为奖赏本王允许你碰我了。”

顾辽大喜,挺着肉棒过来就欲将碍事儿的亵裤扒掉。

“这里不可以哦。”穆玉一手按住亵裤,另一手伸出食指在顾辽眼前晃了晃。

“啊?那要怎么办?”顾辽傻傻的道。

穆玉看他呆傻的样子噗嗤一笑,露出两只可爱的小虎牙,耍赖般道,“我不管,反正那里不可以。”

顾辽有些遗憾,却没敢再不管不顾,眼神在穆玉美好的娇躯上扫着。

穆玉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顾辽看见那雪白的玉腿,心神一晃,将两只小脚丫一并扛在了左肩,穆玉任由他动作,好奇的看着。

顾辽挺着肉棒直接抵到了雪白的大腿根部,用力一挤,顿时进入到了一处肥软滑腻的所在。

穆玉呀的一声惊呼,她没想到这样也行,这种姿势肉棒离得更近了,灼热似乎要从龟头上喷薄到她的脸上。

少女的肌肤光滑细嫩,湖水湿润了肌肤,顾辽肉棒被包裹的舒适无比,他扶住少女光滑的大腿大力的肏干起来,肉棒顶端不时地从少女软腻的大腿探出头来。

穆玉瞧着那在自己大腿之间进出的红润蘑菇样事物,不禁的拿手点了一下,滚烫烫的,她好奇的道,“这是什么呀?”

她从没接触过这方面,甚至不知道那到底叫什么名字,只知道这应该就是男子与女子的区别所在了。

顾辽龟头被冰凉的小手一碰,猛的一激灵,他听见穆玉说的话,调戏道“这个是肉棒,王爷喜欢吗?”

“呀,它又变大了!”穆玉张圆了红润的小嘴。

顾辽瞧着那红润的小嘴一时冲动脱口而出,“玉儿来,舔一下……”

他刚说出口就觉后悔,心想又说错话了,生怕王爷又不让他玩了。

穆玉白了他一眼,红着脸别过头去,默默的承受着腿间的抽插,没有言语。

顾辽看着身下少女娇羞的样子,抽插的更卖力了,左手紧紧搂住一双白嫩的大腿,右手伸向穆玉的酥胸,将本就半露的一对玉兔彻底解放了出来。

穆玉这回没有阻止,任凭他揉捏把玩着自己的娇乳,酥胸上传来的酥麻快美之感,让她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嗯~轻点……”穆玉忍不住呻吟出声。

顾辽一边把玩着少女的娇乳,一边大力抽插着,想着昔日高高在上的女王爷就在自己身下被自己随意的亵玩着,心中生起了巨大的满足感,只觉人生快美不过如此。

……

此时已是亥时,崔初瑶本想着与王爷一起度过除夕,亲自做了些糕点,在卧房久等不来,想着王爷会不会是有什么事耽搁了,于是准备亲自前去王爷卧房……

到了王爷卧房,却见里面空无一人,崔初瑶端着托盘有些不知所措。

她放下托盘,向外走去,由于心中想着事情,有些心不在焉。

转过一个拐角。

“嘭~”

“哎吆~”

两声娇呼……

崔初瑶揉了揉额头,定睛一看,原来是顾统领的姐姐顾若凝。

“王妃没事吧。”顾若凝揉着额头道。

“没事,顾姑娘这是怎么了,怎么慌慌张张的?”崔初瑶不禁问道,她却不想她也是如此这般。

“没,王妃见到我弟弟了吗?”顾若凝道。

“没有,我也在寻找王爷,你见到王爷了吗?”崔初瑶道。

“王爷也不见了?”顾若凝疑惑道。

她想了一下道“他们会不会是在哪商谈国事啊?”

……

明月湖畔,一个隐蔽之处,少年与少女压抑的低吼呻吟之声交杂着。

顾辽把玩着少女娇乳,大力抽插着,蚀骨销魂的感觉一波比一波的强烈,肉棒感受着温软滑腻的肌肤,阵阵快感袭来,只觉销魂无比,一股射意渐渐逼近,他猛的涌现一股冲动,出声道,“玉儿,你看这是什么?”

穆玉问言好奇的转过头去,俏脸正对着那狰狞的阳物。

正待相问让她看什么,却见顾辽猛的加快了速度,一股猛烈炽热的阳精喷射而出,喷在了穆玉脸上。

穆玉呆住了……

. 第20章 夜色

穆玉一脸呆滞,脸上到处都是白浊的液体白浊的液体顺着绝美的俏脸滑动,点点滴落在白皙的脖颈上。

穆玉失神片刻,刺鼻的气味让她回过神来,一双桃花眼狠狠地瞪向顾辽,恼怒道,“滚下去……”

顾辽一时冲动,发泄过后,看着穆玉脸上白浊的液体,对上那恶狠狠的眼神,心里一虚,不舍的放下了肩头上光滑的大腿。

穆玉小口微张,白浊的液体从微张的红润嘴唇滑落,流入小口。

顾辽看到这刺激的一幕心头一跳,本来已经褪去的欲火又有了升起的苗头。

穆玉蹙了蹙眉头,朝地上啐了一口“呸,真恶心……”

连啐好几口,穆玉还是觉得有些异样,脸上还黏糊糊的不舒服,刺鼻的气味充斥着,她抬头怒视了一眼顾辽,见那阳物还对着她耀武扬威般耸立着,又啐了一口恼羞道,“去去去,滚远点,给我把衣服穿好……”

面前的女人毕竟是王爷,顾辽虽又升起了一丝欲望,不过毕竟发泄过了,不那么强烈了,此时却是不敢不听,心虚的捡起湿透了的裤子穿了起来。

穆玉在手捧着湖水漱了漱口,洗了好几遍脸,总算异样的气味和感觉消散了,她不禁回想起来今晚的举动。

虽说她早就准备将自己是女儿身的事情告诉顾辽了,毕竟她从看过的书里知道,从古到今还没有过女王爷,她想过以后,她知道自己不可能放弃王位,她喜欢做王爷,她从那时便明白了,她需要支持者,需要忠心耿耿的手下!

她想起了崔宝的教导的御下之道,然后便生出了这么个想法。

穆玉知道自己如果要是泄露身份将会如何,所以她只能选择最最熟悉,最最信任的人。

她从自己熟悉的人中仔细考虑了一遍,首先排除了自己的老师崔宝,他虽然对自己也是忠心耿耿,但却是个极度重视礼节之人,如果告诉了他,指不定生出什么变故,虽说自己是父王的独女,但毕竟是女儿身,为礼不容。

她接着就又想到了顾家姐弟,顾若凝虽说自己对她很熟悉了,但却也是个女子,且也没有什么影响力,那么就只剩下顾辽了,她对顾辽印象还不错,英武俊朗,勇武不凡,且这些日子将侍卫军训练的卓有成效。

那天大婚穆玉便是对顾辽的一个考验,看他是不是一个喜欢遵循理法之人,如果当时顾辽退却了,那么她也只好另寻他人重新培养了。

想到这穆玉瞧着水面自己狼狈不堪的样子本已消散的红晕又悄悄浮现。

今天她本来打算在外面玩的痛快了,然后借机将自己是女儿身的事告诉顾辽,结果她路过青楼时,因为从没见过一时忍不住好奇,她在青楼里看那些客人搂着青楼女子饮酒亵弄的场景,

脑海里想到了那夜她偷看顾辽玩弄崔初瑶时那两人快活的样子,从没有喝过酒的她头一次喝了些酒,穆玉借着微醺的酒劲带着些许的好奇默许了顾辽将她带到湖边的举动……

“这也没什么嘛……”穆玉口不对心的嘟囔着,“好奇怪的感觉……”

……

“回去吧。”穆玉淡淡道。

“哦哦,好……”顾辽见王爷恢复了正常突然有些不适应,心头有些不舍。

顾辽转动脑筋想了想道,“王爷,我背您回去吧。”

穆玉的白靴都湿透了,穿着难受,她想了想道,“那好吧~”

顾辽将穆玉背起,想了想将两只白靴绑在了自己腿上,这样虽然有些别扭,不过他确是有着自己的小心思的,这样就能空出两只手来了。

湖边一个男子背着一个美少年,美少年赤裸着足儿,男子腿上悬挂着两只白靴,说不出的怪异……

王府中,崔初瑶与顾若凝结伴走着。

一路上顾若凝似有心事,有些心神不定。

崔初瑶见她的样子,以为她在担心弟弟,虽然她也心虑着王爷不过还是安慰道,“顾姑娘放心好了,顾辽将军该是同王爷商讨要事,不会有什么事的,再说王府侍卫不也没动静么。”

顾若凝冰雪聪明,当然知道弟弟不会有什么事,她却不是忧心这个,她看了一眼王妃温婉秀美的面孔,犹豫着,半晌,最后还是道,“王妃,你觉得家弟是个怎么样的人?”

崔初瑶愣了一下,笑道,“顾姑娘怎么这么问?”

顾若凝不答,只是看着她。

见此,崔初瑶思索了一下道“顾将军英武不凡,性情赤胆忠心,担得是一位好将军……”

顾若凝无声的叹息了一下,迟疑着,最终还是没有将那晚的事说出来。

“顾姑娘可是想我在王爷面前替顾将军美言几句?这却是不必了,王爷对顾将军还是挺看重的,且本宫的身份也不好多言。”崔初瑶柔声道。

“王妃多虑了,我就是随便问问……”顾若凝平静道,心中确是叹息了一声,‘呵,忠心,唉……’

“噼里啪啦……”寂静的天空升起了烟花,五颜六色,在这漆黑的夜晚光彩夺目。

“好美。”崔初瑶遥望着烟花。

“子时了啊……”顾若凝望着烟花喃喃自语。

……

噼里啪啦声响起,穆玉好奇的抬头,只看了一眼便没了兴趣,感觉还不如娘亲修炼时的光彩好看。

“哎,别乱摸呀……”穆玉感受到屁股上作怪的大手娇嗔道。

顾辽哪肯放弃,双手托着弹软的翘臀揉捏着,嘴上调戏道,“玉儿的臀儿摸着真舒服,又弹又软。”

穆玉拍了一下顾辽的头,娇哼道,“不许叫本王玉儿,要叫王爷……”

“哈哈,好,王爷属下遵命。”顾辽笑道,大手又是一捏,臀儿的弹软让他爱不释手。

穆玉娇哼了一声,却是默许了那不断玩弄自己屁股的大手……

……

出来的时候走的后门,是怕有人打扰,回去的时候到是没有必要了。

“谁?”门口侍卫见远处昏暗处走出一人,连忙出声喊道。

穆玉刚要出声,却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吟,原来是顾辽的一根手指滑入了她的股间……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