緲緲紅塵錄 (16-20) 作者:葉青嵐

簡體

. book18.org

【緲緲紅塵錄】16~20 book18.org

作者:葉青嵐book18.org

2020年/08月/26日發表於第一會所或SIS001 book18.org

第16章 躁動的心 book18.org

葉青嵐同白小鹿閒聊了一會兒,拿了靈材正欲往外走,白小鹿突然出聲叫住她道,「姐姐可是準備在外界煉器?」 book18.org

「怎麼了?」葉青嵐疑惑道。 book18.org

「姐姐隨我來……」白小鹿當先引著路。 book18.org

葉青嵐疑惑的跟著,來到了一處書房,她知道這裡,這裡存放著前朝國師王道載一生的藏書。 book18.org

白小鹿從書架上取過一本書籍遞給葉青嵐道「葉姐姐,看這個。」 book18.org

葉青嵐接過一看,只見封面寫著《煉器百說》四個大字,翻來一看,儘是煉器需要注意的事項。 book18.org

這裡藏書頗豐,這本她還沒有看過,不過她翻動起來,裡面大部分的事項她卻都已經在旁的書籍上有所了解,葉青嵐疑惑的望向白小鹿「小鹿,這是……?」 book18.org

白小鹿頭頂生出一對鹿角,光芒閃爍,書頁隨之翻動,「姐姐看這個。」 葉青嵐視線隨之望去,只稍稍一看,視線便隨之一凝。 book18.org

只見上面寫到了法寶靈性的誕生與天地之間的關聯。 book18.org

葉青嵐詳細看完,明白過來,原來現在外界因為絕地天通之術,仙凡兩隔,天地間已經沒有了法寶靈性誕生的土壤。 book18.org

也就是說,如果在外面煉器,那麼無論材質如何上等,煉出的法寶都將是一個死物,除了威力大些,功能奇特些,與普通的兵刃無有兩樣,無法自主護主,無法自行調動靈氣禦敵,皆需人操縱。 book18.org

甚至沒有無法操縱靈氣的人使來,更是無法發揮出法寶的神奇作用! 這與白龍寶劍不同,白龍寶劍本就是葉青嵐為自己量身煉製而成,且又是兵器型法寶,穆玉自然無法發揮出其全部威力,且就算是這樣,白龍寶劍也擁有自動護主之能,只是無人操縱,威力會有所減弱罷了。 book18.org

「妹妹,真是多虧你了,不然姐姐這靈材可就浪費了。」葉青嵐感激道。 「葉姐姐哪裡的話,應該的,這下不急著走了吧。」白小鹿鹿角收回,笑道。 …… book18.org

大年三十,安城上下熱鬧非凡,王府內也張燈結彩,充滿著一片喜氣洋洋的氣氛。 book18.org

聽雨軒,美少年坐在椅子上安靜的看著書,美少女優雅的彈著琴,琴聲悠揚,霽月清風,迴蕩在小亭中,充滿著恬淡祥和的氣氛。 book18.org

過了一會兒,穆玉覺得不舒服,換了個姿勢,慵懶的斜靠在椅子上,翹著腳,穿著黑色青緞小朝靴的腳丫一晃一晃的。 book18.org

崔初瑤看的莞爾一笑,王爺這憊懶的性子她早就知道了,之前穆玉同她學琴剛開始還充滿著積極,沒過多久就感到厭煩了,剛剛學會彈奏,還未精通,就不願再學了。 book18.org

要說穆玉對什麼事情感興趣,那便應該是如何當好一個王爺了,崔寶為其找了許多書籍,其中有些書籍崔初瑤看的都頭大,穆玉卻都耐著心思一一看完了。 然而現在穆玉卻沒有心思讀書了,她手捧著《御術》看似專注,其實心早就隨著鞭炮聲飛到了城中。 book18.org

她是一個喜熱鬧喜玩樂的人,雖然來到安城這麼久,她卻還沒有仔細逛過一次,如今又是新年前夕,處處張燈結彩,熱鬧非凡,叫她如何靜得下心來。 『娘親怎麼還不回來,說好的過幾天就回來了,這都過年了,還不回來……』穆玉想著,不過心中卻沒有什麼擔憂,娘親的修為她也是知道的,即使遇到大軍不敵,想走卻也沒什麼人能夠攔住,心中想著可能是有什麼事耽擱了吧。 「王爺,顧統領來了。」一個丫鬟小跑過來道。 book18.org

穆玉微微一愣。 book18.org

「末將拜見王爺。」這一愣神的功夫,顧遼已經來了。 book18.org

因為顧遼的職位就是侍衛統領,所以不用通傳允許,可以隨時面見王爺。 一曲終了,崔初瑤見到顧遼似乎有什麼重要事要同王爺說,起身告退離開。 因為她的父親便是安國國相,本就位高權重,所以她對國事挺敏感的,她的父親在她出嫁前也再三囑咐她,萬不可干預朝政,以免給小人可乘之機。 琴聲終了,佳人已走,顧遼的耳畔卻還迴蕩著剛才的琴音,聞著王妃經過身畔時的香味兒,想到那夜在他胯下呻吟的嬌軀,他心中又火熱了起來。 「什麼事?」穆玉靠在椅子上慵懶的問道,如同一隻無精打采的貓。 穆玉的聲音似乎帶著磁性,將顧遼不知飛到哪去的心神吸了回來,他這才想到自己來的目的,「王爺,末將在穆竺居處外抓到一個探子。」 book18.org

顧遼看著慵懶的斜靠在椅子上的王爺,看著那漂亮的臉蛋,不知怎麼的竟是生出了一股衝動,他心中不斷重複著,這是男的這是男的,暗罵自己憋太久了怎麼連男人都生出慾望來了,不過這王爺還真是漂亮的連女子都要自愧不如,要不是那喉結,他真以為這是女子了。 book18.org

「哦?怎麼回事?」穆玉坐直了身子。 book18.org

「他說與穆竺有仇,末將還待審問,那人已經服毒自盡了。」顧遼回過神來道。 book18.org

「自盡了……?算了自盡就自盡吧,既然死了就不用管他了。」穆玉隨意道。 因為穆竺已經瘋了,當初經過商議之後,為了避免宣揚出去,弒親篡位,影響不好,所以沒有把他殺了,也沒有關入牢中,只是關在王府的一處別院,對外宣稱穆竺是自己犯了腦疾。 book18.org

至於他的獨子,在那天事後尋找時,才發現不知何時已經逃了,多日搜尋之後未果,想著他也翻不出什麼浪來便不了了之了。 book18.org

穆玉讓這事攪和的徹底沒有心情看書了,站起身來,走到欄杆旁看著遠處,似乎要透過這府牆看向外面那熱鬧的場景。 book18.org

過了良久,穆玉見顧遼還在那站著,不由問道,「怎麼,還有什麼事嗎?」 顧遼欲言又止,看了看周圍的侍女。 book18.org

「你們都下去吧。」穆玉道。 book18.org

待侍女都下去,亭中只剩他們二人時,顧遼猶豫了一下,有些結結巴巴的道,「王爺,末將,我,我想同王妃……可不可以……」 book18.org

畢竟是當著別人本尊的面,說要上人妻子,讓顧遼著實不知怎麼開口,而且那人還是王爺,要不是新婚之夜王爺親自讓他給王妃破的處,他現在怕是萬萬不敢將這話說出口的。 book18.org

這將近一個月了,他再也沒有品嘗過男女歡愛,這讓已經食髓知味的他如何不難受,至於找別的女子,以他現在的身份倒是不難,但讓品嘗過絕色女子的他在去找那些庸脂俗粉如何心甘。 book18.org

經過剛才的撩撥,讓他慾望又是升騰起來了,這才想著再求一下王爺。 穆玉看他的樣子感到有趣,噗嗤一笑,笑靨明媚動人。 book18.org

穆玉本就沒有生氣,她之前故意冷著臉不讓顧遼再碰崔初瑤,不過是因為她想到了崔寶教導的御下之道,要恩威並施,如今看來效果還不錯…… book18.org

不過她現在只想出去玩,別的什麼都不想去想。 book18.org

穆玉上下瞅了瞅顧遼,直把顧遼瞅的不自在,這才道,「本王現在心情很不好,想出去玩去,你陪我一起吧,要是本王心情好了,也不是不可以……」 顧遼聞聽此言,喜上眉梢,「末將遵旨,謝王爺……」 book18.org

.book18.org

第17章 心性 book18.org

「還愣著幹嘛,趕緊換了便服,隨我出去,還有你把後門的侍衛支開一下,我們從後門出去,別告訴其他人。」穆玉白了他一眼道。 book18.org

既然是要出去玩,她可不想身後跟著一大群人,而且以王爺的身份,在這安城走到哪,都是一片恭敬,那還怎麼玩個痛快啊…… book18.org

穆玉換了一身白衣,頭冠髮髻,腰間右側配著白龍寶劍,左側戴著白玉玉佩,腳蹬白色繡著金邊軟靴,當真是公子如玉。 book18.org

顧遼暗道不愧是太王妃的兒子,他沒有見過老王爺不知道長什麼樣,不過想來該是大部分遺傳的太王妃吧,整得一個男子竟然長得比女人還漂亮。 他緊接著又想到王爺大婚之夜竟然讓自己替王妃開苞,說不定還在哪裡看著,心想這王爺長得這麼漂亮不會是個兔爺吧,想著想著暗自打了個冷顫,這王爺雖然漂亮,他可不好這口。 book18.org

穆玉可沒想這麼多,見顧遼早就在這等著了,她隨口問了一句,「人都支走了吧。」 book18.org

「王爺放心,人已經被末將支走了,半個時辰以後才會回來。」顧遼道,他穿著一身普通的服飾,面料雖好,不過旁人一看便知道定是哪家豪府的下人。 半個時辰……穆玉皺了下眉,沒有說什麼,她想著王府內也沒有什麼重要的事物,且崔初瑤身邊有眾多侍衛保護,顧若凝身邊的侍衛也不少,沒有什麼問題,也就沒有在意了。 book18.org

穆玉嗯了一聲,便朝著後門走去,她現在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出去了…… 待穆玉兩人走出後門,兩個雜役打扮的人出現在後門。 book18.org

「好機會,現在這裡沒有人,正是我們的好機會啊。」一人道。 book18.org

「這會不會是陷阱?」另一人猶豫道。 book18.org

「看樣子應該不是,再說就算有可能是陷阱,這也是我們唯一的機會了,再等下去,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機會。」那人道。 book18.org

「說的也是,媽的,不等了,時間緊迫,我去通知外面的人,你去裡面做好準備。」另一人道。 book18.org

…… book18.org

為了安全,王府周圍五百米是沒有集市的,周圍住著的都是一些達官貴人,富貴人家,現在是新年前夕,平時冷寂的各個府們不斷有下人進出忙碌著。 穆玉,顧遼二人為了不引人注意,從偏僻的巷道穿行而過,幸好這裡是王府的後門,離別家府邸較遠,沒有什麼人注意到他們。 book18.org

要不然,雖然穆玉不常出來,沒人識得,但顧遼身為王府大統領,許多人巴結的對象,一準被人認出來,那就要添許多麻煩了。 book18.org

一路走來,顧遼都在心裡想著有什麼有趣的,怎麼才能討王爺歡心,他可是記得王爺說過,只有玩得高興了才會答應讓他再玩王妃的,他可不想好不容易得來的機會沒有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哎,王……公子,你看這……咦~公子呢?」顧遼剛看到一處刷雜耍的覺得有趣,準備喊王爺看,一扭頭,突然發現不見了,心中一慌,心道不會出什麼事吧。 book18.org

他急忙在人群里尋找,好在穆玉的長相穿著在人群里太顯眼了,只掃了一眼便看到了穆玉。 book18.org

「哎,你這個是什麼呀?」穆玉好奇道,攤位上插著各種小動物樣式的玩意兒。 book18.org

「這是糖人,公子要不要買個嘗嘗?」中年人樂呵呵道。 book18.org

「糖人?這個原來是吃的啊,多少錢一個?」穆玉問道。 book18.org

「十……二十個銅板。」中年人一看便知道這定是哪家沒怎麼出過門的公子,看了看其身上的穿著,故意多報了一倍的價錢。 book18.org

「哦,給我來兩個,就要這兩個老虎的吧。」穆玉說著在身上摸了摸,什麼也沒摸著,這才想到自己出門竟然忘記帶錢了,也不怪她忘了這茬,實在是這麼多年她就從來沒有用過錢。 book18.org

「公子,給,你的糖人。」商販摘了兩個老虎的遞給穆玉。 book18.org

穆玉左右看了看,正好這時顧遼走了過來,她喊到「喂,小顧,你帶錢了嗎?」 book18.org

顧遼一愣,「帶了,怎麼了?」 book18.org

「帶了就好,我忘記帶了,我要買這兩個糖人,你幫我付錢。」穆玉笑嘻嘻道。 book18.org

顧遼自是不會不答應,不過他身上也沒有帶零錢,拿出一兩銀子遞給商販,等著他剪零錢。 book18.org

「走啦~」穆玉歡喜的接過糖人舔了一口,不由分說,拉著他便走。 中年商販正拿著剪刀準備剪銀子呢,一看這情況不禁感嘆不愧是富貴人家的公子,出手就是大方,喜滋滋的收起了銀兩。 book18.org

觸手溫潤細膩,不過顧遼現在可沒心思想這些,他心疼死了,要知道他一個月的銀兩也才十兩,不過他可不敢掃了王爺的興,要是一個不高興又不同意讓他碰崔初瑤了那他可真就欲哭無淚了,只好被無奈的被拉走。 book18.org

「嘍,這個給你。」穆玉將一個糖人遞給顧遼。 book18.org

…… book18.org

「爹爹,我想要這個。」一個小孩指著顧遼手中的糖人道。 book18.org

「好好好,給你買……」男子道。 book18.org

顧遼拿著糖人,看著周圍的人,渾身不自在,感覺周圍的人看自己的目光都有些異樣。 book18.org

滿大街的人只有小孩子才拿著糖人在吃,大人一個沒有,只有他們兩個大男人拿著糖人在這吃,總感覺渾身不自在。他也不知道剛才怎麼就鬼使神差的接過來了,現在後悔也晚了。 book18.org

「喂,你怎麼不吃啊?挺好吃的。」穆玉笑嘻嘻道。 book18.org

顧遼瞧著笑嘻嘻的王爺,忽然發現王爺好像變了個人一樣,少了平時的威嚴,多了分無羈的歡快。 book18.org

他本來還愁著怎麼讓王爺開心呢,這倒好,不用他犯愁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時間一晃,轉眼間便已近了黃昏,夕陽西下,這一天穆玉看過了雜耍,逛遍了廟會,吃遍了小吃,還在賭場教訓了幾個不長眼的傢伙,穆玉想到如此繁華好玩的地方都是屬於自己的,愉快極了,她今天什麼都不願多想,只願痛痛快快的玩兒上一整天。 book18.org

雖然已經黃昏,不過因為今天是新年前夕,城中還是有許多人結伴遊玩,熙熙攘攘。 book18.org

「咦~那是什麼地方?」穆玉指著一燈火通明之處問道,那裡有眾多女子打扮艷麗花枝招展的招呼著行人,不時有穿著富貴的男子進入其中。 book18.org

「那是青樓。」顧遼不以為意道,他雖然饑渴,但對這種地方沒有絲毫性趣。 穆玉心中一動,想著她去了這麼多地方,還沒去過青樓呢,心中生出了去看看的想法。至於危險,她倒是沒有在意,先不說她現在是男子打扮,就說她身邊的顧遼也足以護她周全了,實在不行也還有白龍寶劍。 book18.org

「我們去看看吧!」穆玉笑嘻嘻道。 book18.org

顧遼問言一呆,他還以為王爺對這種地方不感興趣呢,畢竟家裡就有嬌妻不比這種地方的風塵女子強多了。 book18.org

顧遼古怪的點了點頭,想著王爺難不成好這口,家裡放著嬌妻給別人干,自己卻來這種地方,這一瞬間他想到了好多…… book18.org

.book18.org

第18章 醉酒 book18.org

風韻猶存的老鴇子看見走到近前的兩人眼前一亮,只見那倆人穿著皆是上等,一個英武帥氣,一個俊美的比女子還要漂亮,她觀察了一下兩人的穿著,神態,上前對著穆玉招呼道,「這位公子裡面請。」 book18.org

穆玉笑嘻嘻走了進去,好奇的四處瞧著,她以前從未進過這種地方,甚至連見都沒見過幾次,這讓她倍感新鮮。 book18.org

「公子可有哪位心儀的姑娘,或者看中了哪位姑娘?」老鴇子道。 book18.org

穆玉明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顧遼。 book18.org

顧遼滿頭黑線,心道看我做什麼,不得以輕咳了下嗓子道,「就在這裡吧,隨便來兩個姑娘,再來上幾樣小菜。」他現在有些餓了。 book18.org

雖說是說隨便來上兩個,不過這樓里像他們倆這樣的客人可不多見,一個英武不凡,一個俊美如同女子,且充滿著貴氣。很是爭吵了一番,才有兩位貌美的女人過來。 book18.org

台上有舞姬表演著歌舞,廳內有許多似他們這般坐在下面的人,不過皆都喝著酒摟著美女看著歌舞,像他們這般只是吃菜沒要酒的是一個沒有。 book18.org

顧遼是因為他還記得那天王爺滴酒未沾,以為王爺不喜歡喝酒,便沒有叫酒。 穆玉眼珠骨碌一轉,喊到:「給本公子來壺好酒。」 book18.org

「來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夜深,穆玉醉紅了臉龐歪歪斜斜的走著。 book18.org

「王,公子小心點。」顧遼倍感無奈,他本以為王爺去青樓是幹什麼,沒想到王爺竟然在拉著他青樓喝了半夜的酒,明明酒量不行還非要喝。 book18.org

旁的竟然什麼也沒幹,弄得那兩個青樓女子一臉幽怨的看著自己兩個。 顧遼雖然不喜歡青樓女子,畢竟也是一個血氣旺盛的男子,卻是被撩撥的浴火旺盛。 book18.org

「嗝,好酒。」穆玉打了個酒嗝,舉著酒壺又喝了一口。 book18.org

「公子注意身體,不要再喝了……」顧遼勸道。 book18.org

顧遼說著說著,突然想到這不正好是個好機會嗎,他看了看周圍,人都離得挺遠的,於是道「王爺,今晚可不可以讓王妃……」 book18.org

還沒等他說完,穆玉白了他一眼,道「背我。」 book18.org

「啊?」顧遼愣了一下。 book18.org

「我要你背我。」穆玉重複了一遍。 book18.org

「哦。」顧遼雖有些奇怪,但也不是沒有背過男人,彎下腰等著王爺上來。 「乖哦~」穆玉笑嘻嘻的趴了上去。 book18.org

顧遼心裡想著今天王爺好奇怪啊,他沒有說話,剛背起穆玉走了兩步,忽然感覺到有點不對,王爺怎麼這麼輕啊,還有背後怎麼這麼軟啊,仔細一聞還有混合著酒氣的淡淡的清香。 book18.org

「顧遼~」穆玉輕聲耳語,白皙的脖頸上鼓起的喉結消失無蹤。 book18.org

少女的聲音就好像冬日裡的暖陽,又好似夏日裡的冰雨,帶著磁性的聲音溫暖著心田,冰涼著腦海,讓人精神隨之一振,思緒不由自主的隨著聲音轉動。 聽見這聲音,顧遼身子一僵,腦袋懵懵的,受到了了巨大的衝擊。 book18.org

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以前的一幕幕,新婚之夜讓自己替其入洞房的新郎,校場閣樓之上威嚴的身影,遊玩時像個小女孩般與平時判若兩人的王爺,青樓之中與自己對飲喝的臉龐酡紅的美少年…… book18.org

「你在想什麼?」穆玉吐氣如蘭,輕聲在顧遼耳旁說道。 book18.org

「沒,沒什麼。」 book18.org

顧遼腦子清醒了一些,感受著後背的香軟,突然感到了極大的性奮…… 「背我回去。」穆玉輕聲道。 book18.org

「是,是……」顧遼滿口答應…… book18.org

明心湖…… book18.org

顧遼不知道怎麼走著走著,來到了這裡,他現在甚至已經將日思夜想的王妃的身影拋在了腦後。 book18.org

顧遼在湖邊尋到了一個偏僻之處,這裡樹木遮擋,若是沒有走到近前,覺然不會有人能夠看到裡面的情形。 book18.org

顧遼抱著穆玉輕放在石板地面上,看著那酡紅的嬌顏微張的小口,迫不及待的吻了上去。 book18.org

穆玉腰間的白龍寶劍閃爍著微弱的瑩白光芒。 book18.org

少女腦袋微微一偏,顧遼大口吻到了臉頰上,他也不惱,右手摸向了穆玉的胸口,平緩的坡度讓他微微有些失望。 book18.org

顧遼右手往裡深去,探到了一個緊繃的布條,與女子的褻衣決然不同的感覺,他已經浴火攻心了,也沒去想這是什麼東西,手下用力一扯,將其扯下。 頓時一對彈軟無比的玉兔歡脫的掙脫束縛,撞在了顧遼手上,顧遼大喜,將玉兔一把抓住,揉捏起來。 book18.org

「嚶~」穆玉酥胸被襲,感受著那酥麻癢的感覺傳來,突然一個翻身掙脫了顧遼的懷抱,一腳將顧遼踢入了水中。 book18.org

顧遼反應不及被踢入水中,冰冷的湖水刺激下,腦子清醒了一些,心想難道是王爺不喜歡?心裡不禁想著接下來該怎麼辦…… book18.org

穆玉瞧著被踢入水中狼狽不堪的顧遼美目迷離,呵呵笑著,「你不乖哦~」 說著穿著白靴的雙腳垂入探入水中,踢踏著,濺了顧遼一身水花。 book18.org

少女酥胸半露,斜依著身子,調皮的甩動著腳丫,冰涼的湖水淋濕了白色軟靴。 book18.org

他們都有內力在身,這湖水些許的冰涼還影響不到他們。 book18.org

顧遼心中一動,大手抓住那一對活潑的腳丫,火熱道「王爺,鞋子濕了,對身體不好,末將替您把它脫了吧。」 book18.org

穆玉任憑他動作,歪著頭,迷離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瞧著。 book18.org

顧遼脫下少女的足靴,露出一雙穿著白襪的腳丫,湖水濕透了白襪,緊貼著肉,隱約可見裡面的肉色,他情不自禁地湊到鼻前聞了聞,沒有一絲異味,反而帶著淡淡的清香。 book18.org

白襪褪下,露出一雙肌膚賽雪的玉足,晶瑩的水珠反射著月光,晃得顧遼心弛搖動,他左手捉住一隻腳腕,右手捏住腳丫細細把玩起來,穆玉的腳趾不安分的來回蜷縮著。 book18.org

白嫩的腳掌肉墊軟膩彈嫩,觸感極佳,顧遼揉搓了一會兒,大手順著腳弓往下滑去,手指在穆玉的腳心輕輕摩擦起來, book18.org

穆玉被捉住的右腳猛的用力掙紮起來,「別弄,癢死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19章 夜色 book18.org

顧遼非但沒有鬆手,反倒起了玩弄戲耍之心,左手用力捉住纖細的腳腕,不讓其逃脫,右手手指不停的摩擦著腳心嫩肉,他抬頭欣賞著穆玉狼狽不堪的美態,生出了巨大的成就感,甚至要比他當上夢寐以求的大統領時還要暢快。 穆玉右腳掙脫不得,氣惱的伸出空著的左腳踩向顧遼臉龐。 book18.org

少女帶著淡淡清香的腳掌踩在臉上,細膩的觸感讓顧遼心中一盪,忍不住伸出舌頭在那白嫩的腳心舔了一下。 book18.org

「呀,壞傢伙~」穆玉嬌嗔一聲。 book18.org

顧遼聽見這聲嬌嗔,如同酥到了骨子裡,再也顧不得其他,火急火燎的褪下褲子,猙獰的肉棒耀武揚威。 book18.org

穆玉迷離的雙眼好奇瞧著,本就酡紅的臉龐似乎又紅了幾分,她想到了那天晚上,這物也是這般猙獰,蒙著雙眼的少女在這物鞭撻下不堪忍受的呻吟著。 顧遼大手捉住一對玉足,並在一起,迫不及待的將肉棒插入少女腳心之中。 只見一對兒雪白秀美的玉足夾著一根黝黑猙獰的肉棒,隨著肉棒的抽插晃動著。 book18.org

顧遼爽的不知人間幾何,這平日威嚴的王爺竟是女子,自己現在正玩弄著其那一對兒秀美的玉足,巨大的征服感湧上心頭,肉棒又硬了幾分。 book18.org

穆玉感受著腳心滾燙的陽物,任憑其捉住自己的腳兒,雙目迷離的瞧著。 「王爺,末將伺候您寬衣吧……」顧遼說著將手伸向穆玉褲子。 book18.org

「不要~」穆玉感到下身一涼,剛剛驚覺,卻發現褲子已經被顧遼褪去了。 因為穆玉也是習武之人,內功精深,這寒冷的冬天也不覺得冷,只穿了一條外褲,這卻是方便了顧遼。 book18.org

兩條秀美的大白腿暴露在顧遼眼前,讓他止不住的在這美景上掃去。遺憾的是白色的褻褲遮擋住了那最美的盛景,顧遼伸出手來,想要將那礙眼的褻褲褪去。 book18.org

穆玉急忙伸手按住,「……不要這樣。」 book18.org

顧遼不管不顧,仗著力氣大就欲撥開少女的雙手。 book18.org

穆玉死死按住,掙扎不過,突然厲聲喝道,「顧遼,你還聽不聽我話了?」 「聽,聽,當然聽。」顧遼已經被慾望充滿了腦海,嘴上說著,手下不停。 「那好,我要你穿好衣服離我遠點。」穆玉平淡道。 book18.org

顧遼頓時傻在當場,穆玉重複道,「沒聽到嗎,我要你離我遠點。」 顧遼猶豫片刻,似在做什麼重大選擇,想到眼前女子的身份,終於理智戰勝了慾望,一臉不情願的起身拎起濕漉漉的褲子準備穿上,胯下的肉棒還漲的老大,隨著動作一晃一晃的。 book18.org

這時穆玉忽然笑道,「好了,看你還算聽話,不錯,作為獎賞本王允許你碰我了。」 book18.org

顧遼大喜,挺著肉棒過來就欲將礙事兒的褻褲扒掉。 book18.org

「這裡不可以哦。」穆玉一手按住褻褲,另一手伸出食指在顧遼眼前晃了晃。 「啊?那要怎麼辦?」顧遼傻傻的道。 book18.org

穆玉看他呆傻的樣子噗嗤一笑,露出兩隻可愛的小虎牙,耍賴般道,「我不管,反正那裡不可以。」 book18.org

顧遼有些遺憾,卻沒敢再不管不顧,眼神在穆玉美好的嬌軀上掃著。 穆玉笑意盈盈的看著他。 book18.org

顧遼看見那雪白的玉腿,心神一晃,將兩隻小腳丫一併扛在了左肩,穆玉任由他動作,好奇的看著。 book18.org

顧遼挺著肉棒直接抵到了雪白的大腿根部,用力一擠,頓時進入到了一處肥軟滑膩的所在。 book18.org

穆玉呀的一聲驚呼,她沒想到這樣也行,這種姿勢肉棒離得更近了,灼熱似乎要從龜頭上噴薄到她的臉上。 book18.org

少女的肌膚光滑細嫩,湖水濕潤了肌膚,顧遼肉棒被包裹的舒適無比,他扶住少女光滑的大腿大力的肏幹起來,肉棒頂端不時地從少女軟膩的大腿探出頭來。 book18.org

穆玉瞧著那在自己大腿之間進出的紅潤蘑菇樣事物,不禁的拿手點了一下,滾燙燙的,她好奇的道,「這是什麼呀?」 book18.org

她從沒接觸過這方面,甚至不知道那到底叫什麼名字,只知道這應該就是男子與女子的區別所在了。 book18.org

顧遼龜頭被冰涼的小手一碰,猛的一激靈,他聽見穆玉說的話,調戲道「這個是肉棒,王爺喜歡嗎?」 book18.org

「呀,它又變大了!」穆玉張圓了紅潤的小嘴。 book18.org

顧遼瞧著那紅潤的小嘴一時衝動脫口而出,「玉兒來,舔一下……」 他剛說出口就覺後悔,心想又說錯話了,生怕王爺又不讓他玩了。 book18.org

穆玉白了他一眼,紅著臉別過頭去,默默的承受著腿間的抽插,沒有言語。 顧遼看著身下少女嬌羞的樣子,抽插的更賣力了,左手緊緊摟住一雙白嫩的大腿,右手伸向穆玉的酥胸,將本就半露的一對玉兔徹底解放了出來。 穆玉這回沒有阻止,任憑他揉捏把玩著自己的嬌乳,酥胸上傳來的酥麻快美之感,讓她舒服的閉上了眼睛。 book18.org

「嗯~輕點……」穆玉忍不住呻吟出聲。 book18.org

顧遼一邊把玩著少女的嬌乳,一邊大力抽插著,想著昔日高高在上的女王爺就在自己身下被自己隨意的褻玩著,心中生起了巨大的滿足感,只覺人生快美不過如此。 book18.org

…… book18.org

此時已是亥時,崔初瑤本想著與王爺一起度過除夕,親自做了些糕點,在臥房久等不來,想著王爺會不會是有什麼事耽擱了,於是準備親自前去王爺臥房…… book18.org

到了王爺臥房,卻見裡面空無一人,崔初瑤端著托盤有些不知所措。 她放下托盤,向外走去,由於心中想著事情,有些心不在焉。 book18.org

轉過一個拐角。 book18.org

「嘭~」 book18.org

「哎吆~」 book18.org

兩聲嬌呼…… book18.org

崔初瑤揉了揉額頭,定睛一看,原來是顧統領的姐姐顧若凝。 book18.org

「王妃沒事吧。」顧若凝揉著額頭道。 book18.org

「沒事,顧姑娘這是怎麼了,怎麼慌慌張張的?」崔初瑤不禁問道,她卻不想她也是如此這般。 book18.org

「沒,王妃見到我弟弟了嗎?」顧若凝道。 book18.org

「沒有,我也在尋找王爺,你見到王爺了嗎?」崔初瑤道。 book18.org

「王爺也不見了?」顧若凝疑惑道。 book18.org

她想了一下道「他們會不會是在哪商談國事啊?」 book18.org

…… book18.org

明月湖畔,一個隱蔽之處,少年與少女壓抑的低吼呻吟之聲交雜著。 顧遼把玩著少女嬌乳,大力抽插著,蝕骨銷魂的感覺一波比一波的強烈,肉棒感受著溫軟滑膩的肌膚,陣陣快感襲來,只覺銷魂無比,一股射意漸漸逼近,他猛的湧現一股衝動,出聲道,「玉兒,你看這是什麼?」 book18.org

穆玉問言好奇的轉過頭去,俏臉正對著那猙獰的陽物。 book18.org

正待相問讓她看什麼,卻見顧遼猛的加快了速度,一股猛烈熾熱的陽精噴射而出,噴在了穆玉臉上。 book18.org

穆玉呆住了…… book18.org

.book18.org

第20章 夜色 book18.org

穆玉一臉呆滯,臉上到處都是白濁的液體白濁的液體順著絕美的俏臉滑動,點點滴落在白皙的脖頸上。 book18.org

穆玉失神片刻,刺鼻的氣味讓她回過神來,一雙桃花眼狠狠地瞪向顧遼,惱怒道,「滾下去……」 book18.org

顧遼一時衝動,發泄過後,看著穆玉臉上白濁的液體,對上那惡狠狠的眼神,心裡一虛,不舍的放下了肩頭上光滑的大腿。 book18.org

穆玉小口微張,白濁的液體從微張的紅潤嘴唇滑落,流入小口。 book18.org

顧遼看到這刺激的一幕心頭一跳,本來已經褪去的慾火又有了升起的苗頭。 穆玉蹙了蹙眉頭,朝地上啐了一口「呸,真噁心……」 book18.org

連啐好幾口,穆玉還是覺得有些異樣,臉上還黏糊糊的不舒服,刺鼻的氣味充斥著,她抬頭怒視了一眼顧遼,見那陽物還對著她耀武揚威般聳立著,又啐了一口惱羞道,「去去去,滾遠點,給我把衣服穿好……」 book18.org

面前的女人畢竟是王爺,顧遼雖又升起了一絲慾望,不過畢竟發泄過了,不那麼強烈了,此時卻是不敢不聽,心虛的撿起濕透了的褲子穿了起來。 穆玉在手捧著湖水漱了漱口,洗了好幾遍臉,總算異樣的氣味和感覺消散了,她不禁回想起來今晚的舉動。 book18.org

雖說她早就準備將自己是女兒身的事情告訴顧遼了,畢竟她從看過的書里知道,從古到今還沒有過女王爺,她想過以後,她知道自己不可能放棄王位,她喜歡做王爺,她從那時便明白了,她需要支持者,需要忠心耿耿的手下! 她想起了崔寶的教導的御下之道,然後便生出了這麼個想法。 book18.org

穆玉知道自己如果要是泄露身份將會如何,所以她只能選擇最最熟悉,最最信任的人。 book18.org

她從自己熟悉的人中仔細考慮了一遍,首先排除了自己的老師崔寶,他雖然對自己也是忠心耿耿,但卻是個極度重視禮節之人,如果告訴了他,指不定生出什麼變故,雖說自己是父王的獨女,但畢竟是女兒身,為禮不容。 book18.org

她接著就又想到了顧家姐弟,顧若凝雖說自己對她很熟悉了,但卻也是個女子,且也沒有什麼影響力,那麼就只剩下顧遼了,她對顧遼印象還不錯,英武俊朗,勇武不凡,且這些日子將侍衛軍訓練的卓有成效。 book18.org

那天大婚穆玉便是對顧遼的一個考驗,看他是不是一個喜歡遵循理法之人,如果當時顧遼退卻了,那麼她也只好另尋他人重新培養了。 book18.org

想到這穆玉瞧著水面自己狼狽不堪的樣子本已消散的紅暈又悄悄浮現。 今天她本來打算在外面玩的痛快了,然後藉機將自己是女兒身的事告訴顧遼,結果她路過青樓時,因為從沒見過一時忍不住好奇,她在青樓里看那些客人摟著青樓女子飲酒褻弄的場景, book18.org

腦海里想到了那夜她偷看顧遼玩弄崔初瑤時那兩人快活的樣子,從沒有喝過酒的她頭一次喝了些酒,穆玉借著微醺的酒勁帶著些許的好奇默許了顧遼將她帶到湖邊的舉動…… book18.org

「這也沒什麼嘛……」穆玉口不對心的嘟囔著,「好奇怪的感覺……」 …… book18.org

「回去吧。」穆玉淡淡道。 book18.org

「哦哦,好……」顧遼見王爺恢復了正常突然有些不適應,心頭有些不舍。 顧遼轉動腦筋想了想道,「王爺,我背您回去吧。」 book18.org

穆玉的白靴都濕透了,穿著難受,她想了想道,「那好吧~」 book18.org

顧遼將穆玉背起,想了想將兩隻白靴綁在了自己腿上,這樣雖然有些彆扭,不過他確是有著自己的小心思的,這樣就能空出兩隻手來了。 book18.org

湖邊一個男子背著一個美少年,美少年赤裸著足兒,男子腿上懸掛著兩隻白靴,說不出的怪異…… book18.org

王府中,崔初瑤與顧若凝結伴走著。 book18.org

一路上顧若凝似有心事,有些心神不定。 book18.org

崔初瑤見她的樣子,以為她在擔心弟弟,雖然她也心慮著王爺不過還是安慰道,「顧姑娘放心好了,顧遼將軍該是同王爺商討要事,不會有什麼事的,再說王府侍衛不也沒動靜麼。」 book18.org

顧若凝冰雪聰明,當然知道弟弟不會有什麼事,她卻不是憂心這個,她看了一眼王妃溫婉秀美的面孔,猶豫著,半晌,最後還是道,「王妃,你覺得家弟是個怎麼樣的人?」 book18.org

崔初瑤愣了一下,笑道,「顧姑娘怎麼這麼問?」 book18.org

顧若凝不答,只是看著她。 book18.org

見此,崔初瑤思索了一下道「顧將軍英武不凡,性情赤膽忠心,擔得是一位好將軍……」 book18.org

顧若凝無聲的嘆息了一下,遲疑著,最終還是沒有將那晚的事說出來。 「顧姑娘可是想我在王爺面前替顧將軍美言幾句?這卻是不必了,王爺對顧將軍還是挺看重的,且本宮的身份也不好多言。」崔初瑤柔聲道。 book18.org

「王妃多慮了,我就是隨便問問……」顧若凝平靜道,心中確是嘆息了一聲,『呵,忠心,唉……』 book18.org

「噼里啪啦……」寂靜的天空升起了煙花,五顏六色,在這漆黑的夜晚光彩奪目。 book18.org

「好美。」崔初瑤遙望著煙花。 book18.org

「子時了啊……」顧若凝望著煙花喃喃自語。 book18.org

…… book18.org

噼里啪啦聲響起,穆玉好奇的抬頭,只看了一眼便沒了興趣,感覺還不如娘親修煉時的光彩好看。 book18.org

「哎,別亂摸呀……」穆玉感受到屁股上作怪的大手嬌嗔道。 book18.org

顧遼哪肯放棄,雙手托著彈軟的翹臀揉捏著,嘴上調戲道,「玉兒的臀兒摸著真舒服,又彈又軟。」 book18.org

穆玉拍了一下顧遼的頭,嬌哼道,「不許叫本王玉兒,要叫王爺……」 「哈哈,好,王爺屬下遵命。」顧遼笑道,大手又是一捏,臀兒的彈軟讓他愛不釋手。 book18.org

穆玉嬌哼了一聲,卻是默許了那不斷玩弄自己屁股的大手…… book18.org

…… book18.org

出來的時候走的後門,是怕有人打擾,回去的時候到是沒有必要了。 「誰?」門口侍衛見遠處昏暗處走出一人,連忙出聲喊道。 book18.org

穆玉剛要出聲,卻忍不住發出一聲低吟,原來是顧遼的一根手指滑入了她的股間……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