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山母子劫后缘 (3)作者:枯荣一半

【云山母子劫后缘】(3)

作者:枯荣一半2020年8月2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三章

绑匪从地上捡起弹簧刀,边走边说道:“小朋友,不要害怕,我现在就送你上路,放心一点都不疼的,很快就过去了,哈哈…哈哈”绑匪一脸狞笑的向我逼近。

靠,搞的跟你死过一样,还一点都不疼。不知道为什么,尽管眼下的情形已经十万火急了,我却还有心情在心里暗暗吐槽。绑匪这时已经来到我身前,他把弹簧刀经轻轻的架在了我的脖子上,我的冷汗刷的就下来了,心脏剧烈跳动着,死亡已近在眼前。我还想对绑匪说些狠话,可是话到嘴边,我又忍住了,这个时候说些有的没的,只会激怒绑匪。想到妈妈之后不知道又会遭受怎样非人的虐待,我一下忘了死亡的恐惧,用颤抖的语调直视着绑匪的目光说道:“你最好放了我和我妈妈,今天我是和我爸妈一起出来玩的,我爸在山下没上来,如果我和我妈妈很长时间没回去,他肯定会来找的。”

可能是死亡的威胁让我的头脑转的特别快,我突然回想起之前可能是因为我要打电话让农家乐的人送伞,绑匪才突然袭击了我,那么说明绑匪有很大的可能害怕别人发现他,因此我就编了这么一个谎言,试图吓退绑匪。

绑匪闻言果然一惊,他那双布满黑眼圈的三角眼,死死地盯着我,试图看出我是否在说谎。我也恶狠狠地瞪着绑匪,这个时候但凡有一点点的怯懦,我就完了,我被绑在木椅后的手心全是汗,耳朵里满是心脏剧烈跳动的轰鸣声。绑匪看了我一会,突然神色变得狰狞起来。

“小兔崽子,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反正我被警察抓到,也是死路一条,不在乎多几条人命。”绑匪说着,手中的弹簧刀微微用力,我感觉脖子好像已经被切开了,我的心里一片冰凉。正在这时,绑匪又突然把抵在我脖子上的弹簧刀拿开了,他看了一眼昏迷的妈妈,眼睛通红,冷酷的对我说到:“还是把你拖到外面宰了吧,别一会在这坏了我的兴致,哈哈…哈哈…”说完绑匪又像刚刚拖我进来一样,把我向外面的厨房拖去,我心中有些绝望,我手脚都被绑在椅子上,即使想挣扎也是有心无力。我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玉体横陈的妈妈,眼泪从眼角滑落下来,妈妈永别了。

绑匪一路连拖带拽,废了好大一会功夫,把我拖到厨房的灶台旁,一脚把我踹倒在地,状若疯狂的对我说道:“小腿崽子,再见了”说着就用手里的弹簧刀抹向我的脖子。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昏迷不醒的妈妈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里屋的门口,她赤裸着上身,手里拿着绑匪刚刚打我的木棍,冲向了绑匪。绑匪听见身后的脚步声,猛地回头,一把抓住了妈妈正准备砸向他的木棍,随手丢向一旁。只听嘭的一声巨响,绑匪随手扔出的木棍砸在了厨房灶台旁的窗户上,窗户的玻璃应声而碎,碎片掉落的一地都是。

“你个恶魔,你不讲信用,我已经让我儿子射出来了,你为什么还要杀她”妈妈此时披头散发,神态凶狠地看着绑匪说道。

“哈哈…哈哈,美人儿,是你没搞清楚状况吧,木桶里的水早就流完了,我只是没告诉你罢了,看你们母子两玩的那么开心,我怎么忍心呢…哈哈…哈哈…”绑匪癫狂的笑着,像极了地狱里的恶魔。

妈妈闻言脸一下就白了,突然她一下跪在了绑匪面前,无比卑微地恳求道:

“求求你放了我的儿子,你无论让我干什么都可以,求求你放了我的儿子。”我看着妈妈这样毫无尊严的模样,一时心如刀绞。

“干什么都可以?”绑匪一脸戏谑地看着妈妈问道。

“对,干什么都可以,只要你放过我的儿子”妈妈仿佛看到了希望,不顾一切的说道。

“哈哈,那我要干你的骚逼,刚刚只是用手指插了你几下,你就爽成那样。

这要是用大鸡巴,你不得爽上天啊,哈哈…”绑匪得意的肆意羞辱着妈妈。

“可以,我答应你,只求你放过我的儿子”妈妈一脸坚定的说道。

“好,我放过你儿子了,是时候享受一下你这白虎馒头逼了,哈哈…”绑匪大笑着就要去脱妈妈刚刚提起来的牛仔裤。

“求求你,我们到里面去吧,你想怎么弄就怎么弄,求求你了。”妈妈一边闪躲着绑匪,一边一脸悲凉的哀求着绑匪,妈妈不愿在我面前被绑匪凌辱。

“好,都听美人的”绑匪淫笑着说道,说着一把抱起妈妈向着里屋走去。妈妈并没有拒绝绑匪,泪水从那双美丽的丹凤眼中不断流出,妈妈的眼神空洞而又绝望。

“妈妈,不要啊!!”我大声的嘶吼着。妈妈看了我一样,眼神一如既往的温柔。“小林,你要坚强,你只要能活下来,妈妈受的这点委屈不算什么。”妈妈语气坚定地对我说道。

呵呵,我确实是暂时摆脱了死亡的威胁,可是代价却是妈妈要失身于绑匪,我宁愿去死,也不愿意妈妈这样做。冷静,我现在要冷静下来,我突然想起爸爸对我说的话“每遇大事需静气,小林遇事要冷静思考,不要盲目的行动,蠢头蠢脑的凭本能行动,那是野兽的行为”

我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心里快速分析起自己脱困的可能。绑匪绑我的绳子是比较老旧的麻绳,虽然结实,但并不耐磨,我只要找到一个稍微锋利的物体用力摩擦,应该就有可能磨断绳子。我此时背靠着厨房的灶台斜躺在地上,努力的观察着四周,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物体。

就在我努力寻找脱困机会的时候,里屋响起了绑匪嚣张的话语“美人,先给我吹吹,哈哈…一会我再享用你的骚逼”我并没有听见妈妈说话的声音,但是“吧唧…吧唧……”的声音,说明妈妈并没有拒绝绑匪的要求。我此时一阵急躁,无意中看见窗户下的地上满是刚刚绑匪砸坏窗户的玻璃碎片,我大松一口气,有救了。我用脚蹬着灶台墙面移到了玻璃碎片的旁边,反绑着的手在地上摸了一块细长的玻璃,对着手上的麻绳割了起来。玻璃碎片十分锋利,我感觉我的右手已经流血了,手上湿滑湿滑的,疼痛难忍。疼的我受不了,我又换左手割,就这样皇天不负有心人,我手上的绳子终于解开了。我不顾鲜血淋漓的手,快速的把身上的麻绳解开。这时我听了听里面的动静,妈妈好像还在给绑匪口交。我愤怒的从地上捡起绑匪刚刚殴打我的短棍,就要冲进去,可转念一想,我只是个初中生,虽然练过几年跆拳道,可怎么可能打的过一个穷凶极恶的绑匪呢。盲目的冲进去,只会白白浪费了来之不易的机会。

我想了想,慢慢的把脚上的鞋脱了下来,轻轻的走到灶台的出灰口,抓了一把草木灰,一手拿着木棒蹑手蹑脚的向里屋走去。此时绑匪正背对着我坐在里屋,惬意的享受着妈妈的口交,只见他一只手正抚摸着妈妈的长发,另一只手却攥着他那把弹簧刀。我走到门口的时候,妈妈已经看见我了,妈妈只是顿了一下,突然加快了吞吐绑匪肉棒的速度。“啊…爽…美人不要这…这么…快”绑匪顿时舒服的大叫了起来。我此时眼睛通红,高举着木棍用力的朝着绑匪的后脑勺砸去,嘭的一声木棍居然断了,这是我万万没想到的…绑匪后脑受了这一棍并没有晕过去,而是啊的一声大叫,一把推开了妈妈弹跳了起来,只见此时绑匪一只手痛苦的摸着后脑,一只手捂着胯下,痛苦而又狰狞的说道:“我要弄死你们。”说着就拿着弹簧刀冲向我,妈妈一把抱住绑匪的小腿,对我大喊“小林快跑,不要管我”

绑匪用力挣脱了妈妈的手向我冲来,而我怎么可能抛下妈妈呢,此时我一把将手里的草木灰朝着绑匪脸上撒了过去,绑匪压根没想到我还有这一手,被撒了个正着。

“啊…我的眼睛,小兔崽子,我要活剥了你”绑匪痛苦的挥舞着弹簧刀,向我冲来。可是他现在眼睛看不清,一下撞在了门上,我趁机一下窜出了里屋的门,还没走远,绑匪一个健步居然抓住了我胳膊,完蛋了,我心里这么想着,只听啪的一声巨响,妈妈举着椅子赶到,结实的木椅子一下砸在了绑匪的头上。绑匪顿了一下,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呼,危机终于解除了,我见绑匪晕了过去,深呼了一口。我和妈妈赶忙找绳子把绑匪捆了个结实。做完这一切,妈妈把我紧紧抱在怀里痛哭了起来。

“小林…呜…呜…”“妈妈…有我在,不怕…”我也抱着妈妈,安慰着,但是心情沉重复杂。

妈妈抱着我哭了好久,仿佛是想把所有的耻辱和委屈都要哭出来似得……后来我和妈妈一起出去报了警,警察告诉我们那个绑匪是个从监狱逃掉犯人之一,是个变态的杀人犯,听说他杀了自己的父母,警察还在土屋后面的泥土里发现一具尸体,多半是被那个绑匪所害。

我和我妈默契的都没有把乱伦的事情说出来,只说被劫了财什么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我和妈妈也无心看什么灯展了,更何况我浑身是伤,妈妈急忙开车带我回市里的医院检查。好在除了脑部有点轻微脑震荡,还有双手被玻璃割伤,其他地方没有什么大碍,妈妈看着我身体青一块紫一块的淤伤,难过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本来这次云山之行计划是周六去,在云山住一晚,周日回的。

可是现在这样,妈妈根本不敢回去,回去又怎么跟爸爸解释呢,妈妈拉着我从医院出来,一脸愁眉不展。

此时天色已晚,妈妈在医院附近找了一家宾馆带我去休息。妈妈开的是标准间,有两张大床。想到今晚可以和妈妈住在一个房间,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一进房间妈妈就迫不及待的去洗澡了,这种宾馆房间的卫生间是那种厚玻璃,虽然看不见里面但是能看到身影,光是看到妈妈洗澡的窈窕身影,我就不由自主的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我的脸很红,知道这样不对,但是脑海里妈妈含着我的肉棒卖力吞吐的样子就是挥之不去。妈妈洗了很久,期间我还听到了妈妈小声的哭泣着。

妈妈洗完澡裹着酒店的浴巾从卫生间走了出来,由于我两手裹着纱带不能沾水,我只是用湿毛巾草草的抹了一下身体。

等我洗完澡出来后,妈妈并没有睡,她换了一身紫色蕾丝边的睡衣,正坐在床边怔怔出神。我有些心虚的不敢看妈妈,因为我的下面从刚刚开始就一直硬到现在,我躺在左边的床上,房间异常安静,妈妈一路上没和我说什么话,也是,说什么,怎么说…

“小林”妈妈突然喊道。我正准备说话,妈妈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妈妈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屏幕,面色突然有点苍白。

“喂,老公有什么事吗?”

“嗯,云山挺好玩的,灯展很好看”

“对,明天就回来”

“什么你要去出差,多久呀”

“好的,我知道了,没什么事我先挂了”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妈妈一本正经的说着瞎话,平时还教育我要做个诚实的孩子,现在却当着我的面撒谎。妈妈挂了电话,看我一眨不眨的看着她,小脸一红,小声的说道:“小林,妈妈也不想撒谎,但你要理解妈妈,今天的事情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爸爸知道,不然妈妈就没脸活下去了,你能答应妈妈吗?”“妈妈我答应你,今天的事情如果让第三个人知道就让我不得好死”我拍着胸脯保证道。

“呸呸呸,你只要不要告诉别人就可以了,记住千万不许乱说”妈妈再三叮嘱道。

“小林,今天就当做一场噩梦,忘了它吧。不早了,早点睡吧”最后妈妈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就关灯睡觉了。

忘得了吗?晚上辗转反侧的我一点睡意都没有,想到妈妈今天淫荡的样子,想到妈妈为我口交的那种无与伦比的快感,想到妈妈用她饱满的双乳夹着我肉棒的舒爽,想到妈妈高潮时面部的潮红,我的肉棒就像打了鸡血似的硬得不得了,那个平日里严厉,高高在上,发号施令的妈妈今天跪着舔弄儿子的肉棒…妈妈也是一个女人,一个需要肉棒的女人,我爱妈妈,妈妈今天为我所做的一切证明妈妈也是爱我的,堕落的快感冲进我的脑海,我反复的做着思想斗争…我内心挣扎了好一会,红着脸,我来到妈妈的床上,我躺在妈妈的旁边,然后用手搭在妈妈的腰上。

“妈妈,你睡了吗?”

【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