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山母子劫後緣 (3)作者:枯榮一半

簡體

【雲山母子劫後緣】(3) book18.org

作者:枯榮一半book18.org

2020年8月25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第三章 book18.org

綁匪從地上撿起彈簧刀,邊走邊說道:「小朋友,不要害怕,我現在就送你上路,放心一點都不疼的,很快就過去了,哈哈…哈哈」綁匪一臉獰笑的向我逼近。 book18.org

靠,搞的跟你死過一樣,還一點都不疼。不知道為什麼,儘管眼下的情形已經十萬火急了,我卻還有心情在心裡暗暗吐槽。綁匪這時已經來到我身前,他把彈簧刀經輕輕的架在了我的脖子上,我的冷汗刷的就下來了,心臟劇烈跳動著,死亡已近在眼前。我還想對綁匪說些狠話,可是話到嘴邊,我又忍住了,這個時候說些有的沒的,只會激怒綁匪。想到媽媽之後不知道又會遭受怎樣非人的虐待,我一下忘了死亡的恐懼,用顫抖的語調直視著綁匪的目光說道:「你最好放了我和我媽媽,今天我是和我爸媽一起出來玩的,我爸在山下沒上來,如果我和我媽媽很長時間沒回去,他肯定會來找的。」 book18.org

可能是死亡的威脅讓我的頭腦轉的特別快,我突然回想起之前可能是因為我要打電話讓農家樂的人送傘,綁匪才突然襲擊了我,那麼說明綁匪有很大的可能害怕別人發現他,因此我就編了這麼一個謊言,試圖嚇退綁匪。 book18.org

綁匪聞言果然一驚,他那雙布滿黑眼圈的三角眼,死死地盯著我,試圖看出我是否在說謊。我也惡狠狠地瞪著綁匪,這個時候但凡有一點點的怯懦,我就完了,我被綁在木椅後的手心全是汗,耳朵里滿是心臟劇烈跳動的轟鳴聲。綁匪看了我一會,突然神色變得猙獰起來。 book18.org

「小兔崽子,不管你說的是真是假,反正我被警察抓到,也是死路一條,不在乎多幾條人命。」綁匪說著,手中的彈簧刀微微用力,我感覺脖子好像已經被切開了,我的心裡一片冰涼。正在這時,綁匪又突然把抵在我脖子上的彈簧刀拿開了,他看了一眼昏迷的媽媽,眼睛通紅,冷酷的對我說到:「還是把你拖到外面宰了吧,別一會在這壞了我的興致,哈哈…哈哈…」說完綁匪又像剛剛拖我進來一樣,把我向外面的廚房拖去,我心中有些絕望,我手腳都被綁在椅子上,即使想掙扎也是有心無力。我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玉體橫陳的媽媽,眼淚從眼角滑落下來,媽媽永別了。 book18.org

綁匪一路連拖帶拽,廢了好大一會功夫,把我拖到廚房的灶台旁,一腳把我踹倒在地,狀若瘋狂的對我說道:「小腿崽子,再見了」說著就用手裡的彈簧刀抹向我的脖子。正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昏迷不醒的媽媽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了裡屋的門口,她赤裸著上身,手裡拿著綁匪剛剛打我的木棍,沖向了綁匪。綁匪聽見身後的腳步聲,猛地回頭,一把抓住了媽媽正準備砸向他的木棍,隨手丟向一旁。只聽嘭的一聲巨響,綁匪隨手扔出的木棍砸在了廚房灶台旁的窗戶上,窗戶的玻璃應聲而碎,碎片掉落的一地都是。 book18.org

「你個惡魔,你不講信用,我已經讓我兒子射出來了,你為什麼還要殺她」媽媽此時披頭散髮,神態兇狠地看著綁匪說道。 book18.org

「哈哈…哈哈,美人兒,是你沒搞清楚狀況吧,木桶里的水早就流完了,我只是沒告訴你罷了,看你們母子兩玩的那麼開心,我怎麼忍心呢…哈哈…哈哈…」綁匪癲狂的笑著,像極了地獄裡的惡魔。 book18.org

媽媽聞言臉一下就白了,突然她一下跪在了綁匪面前,無比卑微地懇求道: book18.org

「求求你放了我的兒子,你無論讓我幹什麼都可以,求求你放了我的兒子。」我看著媽媽這樣毫無尊嚴的模樣,一時心如刀絞。 book18.org

「幹什麼都可以?」綁匪一臉戲謔地看著媽媽問道。 book18.org

「對,幹什麼都可以,只要你放過我的兒子」媽媽仿佛看到了希望,不顧一切的說道。 book18.org

「哈哈,那我要干你的騷逼,剛剛只是用手指插了你幾下,你就爽成那樣。 book18.org

這要是用大雞巴,你不得爽上天啊,哈哈…」綁匪得意的肆意羞辱著媽媽。 book18.org

「可以,我答應你,只求你放過我的兒子」媽媽一臉堅定的說道。 book18.org

「好,我放過你兒子了,是時候享受一下你這白虎饅頭逼了,哈哈…」綁匪大笑著就要去脫媽媽剛剛提起來的牛仔褲。 book18.org

「求求你,我們到裡面去吧,你想怎麼弄就怎麼弄,求求你了。」媽媽一邊閃躲著綁匪,一邊一臉悲涼的哀求著綁匪,媽媽不願在我面前被綁匪凌辱。 book18.org

「好,都聽美人的」綁匪淫笑著說道,說著一把抱起媽媽向著裡屋走去。媽媽並沒有拒絕綁匪,淚水從那雙美麗的丹鳳眼中不斷流出,媽媽的眼神空洞而又絕望。 book18.org

「媽媽,不要啊!!」我大聲的嘶吼著。媽媽看了我一樣,眼神一如既往的溫柔。「小林,你要堅強,你只要能活下來,媽媽受的這點委屈不算什麼。」媽媽語氣堅定地對我說道。 book18.org

呵呵,我確實是暫時擺脫了死亡的威脅,可是代價卻是媽媽要失身於綁匪,我寧願去死,也不願意媽媽這樣做。冷靜,我現在要冷靜下來,我突然想起爸爸對我說的話「每遇大事需靜氣,小林遇事要冷靜思考,不要盲目的行動,蠢頭蠢腦的憑本能行動,那是野獸的行為」 book18.org

我深吸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心裡快速分析起自己脫困的可能。綁匪綁我的繩子是比較老舊的麻繩,雖然結實,但並不耐磨,我只要找到一個稍微鋒利的物體用力摩擦,應該就有可能磨斷繩子。我此時背靠著廚房的灶台斜躺在地上,努力的觀察著四周,看有沒有什麼可以利用的物體。 book18.org

就在我努力尋找脫困機會的時候,裡屋響起了綁匪囂張的話語「美人,先給我吹吹,哈哈…一會我再享用你的騷逼」我並沒有聽見媽媽說話的聲音,但是「吧唧…吧唧……」的聲音,說明媽媽並沒有拒絕綁匪的要求。我此時一陣急躁,無意中看見窗戶下的地上滿是剛剛綁匪砸壞窗戶的玻璃碎片,我大鬆一口氣,有救了。我用腳蹬著灶台牆面移到了玻璃碎片的旁邊,反綁著的手在地上摸了一塊細長的玻璃,對著手上的麻繩割了起來。玻璃碎片十分鋒利,我感覺我的右手已經流血了,手上濕滑濕滑的,疼痛難忍。疼的我受不了,我又換左手割,就這樣皇天不負有心人,我手上的繩子終於解開了。我不顧鮮血淋漓的手,快速的把身上的麻繩解開。這時我聽了聽裡面的動靜,媽媽好像還在給綁匪口交。我憤怒的從地上撿起綁匪剛剛毆打我的短棍,就要衝進去,可轉念一想,我只是個初中生,雖然練過幾年跆拳道,可怎麼可能打的過一個窮凶極惡的綁匪呢。盲目的衝進去,只會白白浪費了來之不易的機會。 book18.org

我想了想,慢慢的把腳上的鞋脫了下來,輕輕的走到灶台的出灰口,抓了一把草木灰,一手拿著木棒躡手躡腳的向裡屋走去。此時綁匪正背對著我坐在裡屋,愜意的享受著媽媽的口交,只見他一隻手正撫摸著媽媽的長髮,另一隻手卻攥著他那把彈簧刀。我走到門口的時候,媽媽已經看見我了,媽媽只是頓了一下,突然加快了吞吐綁匪肉棒的速度。「啊…爽…美人不要這…這麼…快」綁匪頓時舒服的大叫了起來。我此時眼睛通紅,高舉著木棍用力的朝著綁匪的後腦勺砸去,嘭的一聲木棍居然斷了,這是我萬萬沒想到的…綁匪後腦受了這一棍並沒有暈過去,而是啊的一聲大叫,一把推開了媽媽彈跳了起來,只見此時綁匪一隻手痛苦的摸著後腦,一隻手捂著胯下,痛苦而又猙獰的說道:「我要弄死你們。」說著就拿著彈簧刀沖向我,媽媽一把抱住綁匪的小腿,對我大喊「小林快跑,不要管我」 book18.org

綁匪用力掙脫了媽媽的手向我衝來,而我怎麼可能拋下媽媽呢,此時我一把將手裡的草木灰朝著綁匪臉上撒了過去,綁匪壓根沒想到我還有這一手,被撒了個正著。 book18.org

「啊…我的眼睛,小兔崽子,我要活剝了你」綁匪痛苦的揮舞著彈簧刀,向我衝來。可是他現在眼睛看不清,一下撞在了門上,我趁機一下竄出了裡屋的門,還沒走遠,綁匪一個健步居然抓住了我胳膊,完蛋了,我心裡這麼想著,只聽啪的一聲巨響,媽媽舉著椅子趕到,結實的木椅子一下砸在了綁匪的頭上。綁匪頓了一下,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呼,危機終於解除了,我見綁匪暈了過去,深呼了一口。我和媽媽趕忙找繩子把綁匪捆了個結實。做完這一切,媽媽把我緊緊抱在懷裡痛哭了起來。 book18.org

「小林…嗚…嗚…」「媽媽…有我在,不怕…」我也抱著媽媽,安慰著,但是心情沉重複雜。 book18.org

媽媽抱著我哭了好久,仿佛是想把所有的恥辱和委屈都要哭出來似得……後來我和媽媽一起出去報了警,警察告訴我們那個綁匪是個從監獄逃掉犯人之一,是個變態的殺人犯,聽說他殺了自己的父母,警察還在土屋後面的泥土裡發現一具屍體,多半是被那個綁匪所害。 book18.org

我和我媽默契的都沒有把亂倫的事情說出來,只說被劫了財什麼的…發生了這樣的事我和媽媽也無心看什麼燈展了,更何況我渾身是傷,媽媽急忙開車帶我回市裡的醫院檢查。好在除了腦部有點輕微腦震盪,還有雙手被玻璃割傷,其他地方沒有什麼大礙,媽媽看著我身體青一塊紫一塊的淤傷,難過的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掉。本來這次雲山之行計劃是周六去,在雲山住一晚,周日回的。 book18.org

可是現在這樣,媽媽根本不敢回去,回去又怎麼跟爸爸解釋呢,媽媽拉著我從醫院出來,一臉愁眉不展。 book18.org

此時天色已晚,媽媽在醫院附近找了一家賓館帶我去休息。媽媽開的是標準間,有兩張大床。想到今晚可以和媽媽住在一個房間,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 book18.org

一進房間媽媽就迫不及待的去洗澡了,這種賓館房間的衛生間是那種厚玻璃,雖然看不見裡面但是能看到身影,光是看到媽媽洗澡的窈窕身影,我就不由自主的想到今天發生的事情,我的臉很紅,知道這樣不對,但是腦海里媽媽含著我的肉棒賣力吞吐的樣子就是揮之不去。媽媽洗了很久,期間我還聽到了媽媽小聲的哭泣著。 book18.org

媽媽洗完澡裹著酒店的浴巾從衛生間走了出來,由於我兩手裹著紗帶不能沾水,我只是用濕毛巾草草的抹了一下身體。 book18.org

等我洗完澡出來後,媽媽並沒有睡,她換了一身紫色蕾絲邊的睡衣,正坐在床邊怔怔出神。我有些心虛的不敢看媽媽,因為我的下面從剛剛開始就一直硬到現在,我躺在左邊的床上,房間異常安靜,媽媽一路上沒和我說什麼話,也是,說什麼,怎麼說… book18.org

「小林」媽媽突然喊道。我正準備說話,媽媽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媽媽拿起手機看了一眼螢幕,面色突然有點蒼白。 book18.org

「喂,老公有什麼事嗎?」 book18.org

「嗯,雲山挺好玩的,燈展很好看」 book18.org

「對,明天就回來」 book18.org

「什麼你要去出差,多久呀」 book18.org

「好的,我知道了,沒什麼事我先掛了」 book18.org

我目瞪口呆的看著媽媽一本正經的說著瞎話,平時還教育我要做個誠實的孩子,現在卻當著我的面撒謊。媽媽掛了電話,看我一眨不眨的看著她,小臉一紅,小聲的說道:「小林,媽媽也不想撒謊,但你要理解媽媽,今天的事情無論如何也不能讓爸爸知道,不然媽媽就沒臉活下去了,你能答應媽媽嗎?」「媽媽我答應你,今天的事情如果讓第三個人知道就讓我不得好死」我拍著胸脯保證道。 book18.org

「呸呸呸,你只要不要告訴別人就可以了,記住千萬不許亂說」媽媽再三叮囑道。 book18.org

「小林,今天就當做一場噩夢,忘了它吧。不早了,早點睡吧」最後媽媽沒頭沒尾的說了一句,就關燈睡覺了。 book18.org

忘得了嗎?晚上輾轉反側的我一點睡意都沒有,想到媽媽今天淫蕩的樣子,想到媽媽為我口交的那種無與倫比的快感,想到媽媽用她飽滿的雙乳夾著我肉棒的舒爽,想到媽媽高潮時面部的潮紅,我的肉棒就像打了雞血似的硬得不得了,那個平日裡嚴厲,高高在上,發號施令的媽媽今天跪著舔弄兒子的肉棒…媽媽也是一個女人,一個需要肉棒的女人,我愛媽媽,媽媽今天為我所做的一切證明媽媽也是愛我的,墮落的快感衝進我的腦海,我反覆的做著思想鬥爭…我內心掙扎了好一會,紅著臉,我來到媽媽的床上,我躺在媽媽的旁邊,然後用手搭在媽媽的腰上。 book18.org

「媽媽,你睡了嗎?」 book18.org

【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