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叔的金币 (1-5)作者: justis

【三叔的金币】(1-4) 作者: justis (1)

姚远伸了伸懒腰,可是蹲着的姿态却一点都不改变。他喜欢这样在地铁上蹲着,即使明明有空位,他偏要好好蹲着。这样,他可以满足地,肆无忌惮地瞟着美女们的美腿。

他的不远处正站着一位灰色连体裙的美女,裙子够短,露出一双纤细的白腿,脚踩一双白色板鞋,透着一丝丝清纯的气质。

美女似乎注意到眼前这个一身民工气质的,穿着灰红色工服的屌丝,肆无忌惮地在视奸她的腿。戴着口罩看不清脸,刘海下的眼睛翻了个大白眼,不由自主的侧身,想要躲避姚元的目光。

美女一个侧身,没想到却把青春活力的臀部鼓了起来。

姚远的向上游走,看着若隐若现的内裤痕,心中不由一些荡漾。要是搁在往日,美女在姚远的脑中,估计已经被翻转了好几个体位……

今天,他却有着烦心事。这得从两个小时前的一个会面开始。

两小时前。

玦诚律师事务所,在最大的会议室,会见姚远的律师叫韩玦,事务所上的名字带着他的那个“玦”字,意味着他在这个律师事务所的地位。

姚远不明白他一个在工地搬砖的小工,怎么会被这么一个大律师找来,他刚进来的时候,心里有些许多想法,心中想着他到底是得罪了谁,要请律师来警告他。

但从进来开始,整个律师事务所都对他客客气气,他心中的恐惧去了大半,还时不时偷瞄进来倒水的美女律师助理。

韩玦见姚远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反而鬼魅一笑,心道:“是个好摆平的角色。”

“姚先生,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间事务所的主任韩玦,这次与您会面是受姚文广先生的委托。”

韩玦不苟言笑地职业态度说道。

“姚文广”这个熟悉的名字,让姚远心里,咯噔一下。

这个名字太熟悉了,姚文广是他的三叔,因为只比他大十几岁,从小就像一个兄长一样的人物。

但这个三叔失去联系已经有八年了,八年前外出打工的三叔姚文广突然间渺无音讯。

为此,姚远的奶奶急火攻心离世。

“我三叔?”姚远端坐正身子,突然听到消息,姚远有些激动,正经道:“他在哪?快带我去见他。”

韩玦扶了扶金边眼镜,按住将要从椅子上弹起来的姚远,道:“他很好,他在新加坡。暂时不能回国,他给您录了一段视频。”

说着,韩玦把身边的一个电脑推过来,点开了一段视频。

视频里的姚文广还是姚远熟悉的模样,多年未见有些人入中年的沧桑,不过最关键的是,他三叔的穿着像着一副很富有的穿着,背景的也是大别墅豪宅。

“小远子。”

事情里的三叔突然开口叫他的小名,姚远不由有些感伤泪目。

“我过得很好。家里的事我都知道,奶奶去世了我也知道,但是三叔有不得已的苦衷。三叔回不去,三叔有些事情需要人去做,这些事做完了,我就能回国了。具体韩律师会和你说的,三叔全靠你了。”

“三叔全靠你了。”

这句话说到这,视频就结束了。姚远想起,三叔每次闯了祸,都说这句话,然后让自己背黑锅。

韩玦见姚远看完了,把电脑收过来,等着姚远反应。

姚远略微思考了一下,问道:“我三叔要我做什么?”

韩玦鬼魅一笑,似乎有种鱼儿上钩的感觉,从一旁的文件袋,拿出了一本厚皮笔记本,还有一枚奇特的金币。

金币看着像是人民币一元那么大,正反两面,一面是写着“火”字,背面是个人头像,姚远仔细一打量,这个人头像看着真像自己三叔-姚文广。

姚远接过那枚金币,仔细大量一下,发现金币的“火”字上部分,还有八个小字——“天生五行,火生礼仪”。

韩玦见姚远打量得差不多,开口道:“姚文广先生,有数量不等的这种金币在不同的人手上。姚文广先生需要您去把这些金币收回来。这中金币有五种,背面都是人头像,正面 金 木 水 火 土,五种不同文字。这本笔记本里,有持有这些金币的人一些具体信息。”

说着,韩玦把那本厚皮笔记本推到了姚远边上。

姚远看着眼前这本厚皮笔记本,想着要不要打开,韩玦突然说道:“请您回了家再打开,我从没有打开看过这里面的内容。”

这本厚皮笔记本里,似乎有些什么巨大到这位韩大律师都怕的秘密。

姚远默默收起这本笔记本和金币,心里盘算着回了住的地方再决定。

正要走,韩大律师才开口道:“对了,你三叔给你准备一百万作为经费。你三叔让我看到你收下了这本笔记和金币,再告诉你。”

“mmp...”姚远心中有种被耍的感觉。

突然得到一百万元的姚远并不快乐,回到租住的阁楼,看着眼前这本笔记本发呆,纠结着要不要打开。

他不知道他这个三叔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给了自己一百万,让他去回收一种看起来没啥作用的金币。

“打开来看看也没啥。”姚远心中打定了注意。

翻开了笔记本的第一页。

“赵白露,女,31岁,家住:xxxx,身份证号:xxxx,东北人……”

姚远没想到第一页的内容居然是,一个人物介绍,密密麻麻非常详细,连这个赵白露小时候转过学都有记录。

后面用红字写着一些很重要的内容:

“入会费:68000,下线记提:128500,未提:78000。”

姚远看到这,心里不由咯噔一下,看着像是“传销”的感觉,他突然想起以前村里有些风言风语,说他三叔消失了,是因为领导传销被抓紧去了。

难道三叔真的是传销?

笔记的最后写着:“持有木币一枚”。

这就是关键要害处了,这个赵白露的东北少妇手里有着三叔要的金币。

而这一页的最后,有个网页的地址。

思来想去,姚远抓着笔记本就跑到楼下网吧开了台机子,这会还早,网吧没什么人,昏昏欲睡的网管看之前一直很小气的姚远居然甩下一百的红票子开了台包房机。

姚远先搜索了一下最近几年关于传销的新闻,各种类似的倒是很多,但是都没找到跟三叔这种币有关的。

“难道是我想错了吗?”姚远不禁想到:“也许是还没出事,三叔想着回收这个币,估计也是想要完羊补牢。”

心里突然有了种正义感。

想起最后那个网页地址,姚远有了兴趣,输入地址,这个地址又长有没有规律,姚远笨拙地打了半天,终于输入正确。

“请输入口令!”

口令?这笔记上没写啊。姚远又仔细看了一遍,翻过来背面却是另外一个人的信息。

口令,等等!

姚远想到了什么,三叔小时候总喜欢演土匪的游戏,每次进门都喜欢叫姚远喊口令。

姚远抱着试试的态度,输入了“李小梅生孩子没屁眼。”

李小梅是他们的邻居,与三叔结仇,三叔最喜欢骂得就是她。

确定之后,果然正确。跳转以后出现一个像百度云盘共享的文件夹,文件夹的名字就叫“赵白露”。

姚远心想会不会是什么其他资料时,点开之后却是数张图片。

姚远看到图片,差点鼻血都喷出来,下意识居然点了缩小浏览器。

深呼吸一口气,才想起自己在网吧的vip包房。姚远又偷偷摸摸地打开浏览器。

第一张图片是赵白露身份证正反面的照片,没什么特别。第二张图片是赵白露的结婚证照片,她老公叫杨大伟,头大脖子粗,赵白露则白皙的脸蛋,有点风情,像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第三张图片则有点让姚远按耐不住了,这张照片赵白露只漏了半张脸。

厚厚的红唇在亮色润唇膏的提亮下,颇有点诱惑的意味,但这一切都不及下半部。一双硕大的豪乳露出了大半部,深不见底的乳沟,乳沟上方放着她的身份证,挑逗的意味十足。

下一张则是全身照,赵白露脱得精光,手持着身份证拍照,看这拍照背景应该是某家宾馆的浴室。

“传销”怎么搞的跟裸贷一样?还要脱光衣服手持身份证拍照?

抱着好奇心,姚远点开了下一张图片。

这张图片里,赵白露脱光了背对着镜头,回头诱惑着看着,还吐出舌头舔嘴唇,撅起大屁股,一副请君入瓮的架势,而赵白露的身上披着一条红色的披肩,上面写着“提款一万元纪念。”

提款?

姚远赶紧算了一下,赵白露记提12万多,未提7万多,她提了5万多。

想着这点,姚远点开了最后一张图片。

这张图片里赵白露躺在一张大床上,双手摸着自己的那双豪乳,红唇微张着,嘴里全是乳白色的液体已经满满一嘴,还从嘴角流露出来,她白皙的身上也到处有这种乳白色的液体,同时她的肚子上堆着一堆,用过的避孕套。

一块红色的布遮住了赵白露的眼睛。那块红布上写着“提款五万元纪念”。

看到这里,姚远无力地瘫坐在网吧的沙发上,而他的老二却高高地挺着……

(2)

“你说你还能干点啥?”

“这都第几回了!”

“能不能长点记性!”

在厨房切菜的赵白露,还不忘记数落着丈夫杨大伟。

昨晚杨大伟出车回来,又收了一张一百元的假钞。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三回了。

“你以为我愿意啊,那很黑灯瞎火的,我能看清吗?我那手又不是验钞机。”杨大伟为自己辩解道。

“你拉的小姑娘吧,光看人,忘记看钱了!”赵白露听到杨大伟的辩解更加来气了,胸前的豪乳都气得一抖一抖的。

“你别整些没用的。”杨大伟想要息事宁人,说着他给自己的水壶泡好了水,准备出去外面吃点,接着出车。

赵白露显然不愿意放过自己的窝囊丈夫,接着喷道:“你一宿就整一百七,一百是假的,你说这日子咋过,你说咋过!一说你就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你有能耐倒是把这一百给花出去啊。”

杨大伟被激怒了,怂人也有几分脾气,站起身,拿着水壶冲到厨房门口,喊道:“你瞧不上我,你自己挣去!你那点事我都不兴说,天天找一堆老爷们打麻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

“跟老爷们打麻将怎么了?哪个老爷们不必你挣得多,你开出租那车钱,还不是我打麻将给你挣来的。”

这点戳到了杨大伟的痛处,单位下岗的时候,想开个出租车,还是妻子不知从哪拿出的5万块钱,买了个出租车的标。

虽然赵白露一直说这钱是她打麻将赢得,但是他心里总觉得有什么古怪。

杨大伟不想和妻子纠缠下去,摔门而出,留下房内的赵白露叹了口气,手不自觉地摸到了自己豪乳上,似乎想起了什么。

姚远在角落里看着杨大伟的出租车逐渐远去,开始准备他的行动。

姚远观察这两口子好几天了,他本来想着乘着那天他们两口子不在家的功夫,摸进去他家找到那枚金币。可是赵白露每天除了中午间出去买个菜以外,基本从不出门。而买菜的那会,杨大伟又在家睡觉,总是得不到得空的机会。

不过,赵白露每天都会在杨大伟出车之后,叫一堆老爷们来家里打麻将。这群老爷们和赵白露两口子都是东北人,每天打麻将都打到凌晨三四点才散。

姚远想过要不要拿着赵白露的裸照直接威胁她,但是这样还是风险太大,万一赵白鹭不吃这套,自己可能“偷鸡不成蚀把米”,要是被赵白露报警的话,很可能把他三叔给牵连进来。

思来想去,姚远决定先套取赵白露的信任。

端端端……

急促的砸门声想起,赵白露以为是杨大伟这王八蛋拉了什么又返回来了,骂骂咧咧道:“这么笨,出门又不带钥匙!”

打开门一看,却是一个齐整平头,脖子挂着大金链子,披着貂,夹个包,腰间围个驴牌腰,一副该溜子模样的小年轻。

“赵姐,我来早了吧!”

姚远来了先声夺人,赵白露一懵,这副派头和样子倒是似曾相识,不过还是试探的问:“你是?”

“姐,就把我忘了啊!我强子的弟弟,长海,上次打麻将我还输您一千多呢。”

赵白露眉毛一挑,面露欣喜,倒不是因为他想起了是谁,而是这“输了一千多”,马上假装恍然大悟道:“长海啊!嗨,姐忘了谁也不能忘了你!来来来,快进来!”

说着就让开门,让姚远进来。

进的家门,姚远心中松了口气,已经获得了赵白露的初步信任。

“长海,快坐,快坐!”赵白露热情让姚远在客厅坐下,这房子像是老式的单位房,空间小,也阴暗,拥挤的客厅里除了沙发电视之外,还放着一张麻将桌,桌上零散的麻将,看起来不就才打过。

“姐,别忙活,都自家人。”姚远看赵白露招呼着姚远倒水,客气道。

“嗨,跟姐说什么客气,长海最近都在忙啥,好久没来打麻将了吧。”赵白露笑着道。

姚远赶紧准备好自己的编好的故事,道:“我就那样,还在搞个典当行,最近黄金涨的比较多。卖金子的多,所以比较忙了。”

赵白露身子一倾斜,咯咯笑道:“呦,那看来发了哦!”说着,赵白露还朝着姚远靠了点,因为赵白露穿着黑色的吊带,虽然披了个丝衣挡着点,但是胸前那一抖一抖还是让姚远有些心旷神怡。

“哪里,哪里,卖金子的赚了!现在是金价最好的时候,姐你要是有什么金首饰,金条金币啥的,卖给我,我给您最高价!”姚远还不忘推行着他的计划,他说道“金币”的时候,赵白露的眉毛挑了一下。

姚远知道有门,赵白露一定还保留着那枚金币!

可没想赵白露,马上就翻转了话题,说着自己家里条件不好,结婚的时候哪有置办什么金首饰了,哀怨着说自己命苦。说着说着,气氛竟然有些凄然。

这是高压锅跳了一下的,打破了这短暂的尴尬,赵白露招呼着:“长海,没吃饭吧,姐做了,在姐这吃!”

姚远推脱不了,只好随了赵白露的意,一起吃晚饭。

还别说,赵白露的手艺不错,菜色虽然简单,味道却是有滋有味,饭了,赵白露还泡了壶茶。

泡茶间,赵白露看了下表,快八点了,跟姚远抱歉道:“你先坐一会,姐去收拾一下。”

说着,赵白露收拾完碗筷,还跑去洗了个澡。

洗完澡的赵白露,被浴巾裹着就出来了。不过早已经见过她的裸体的姚远,索然无味。

赵白露进了房间里一阵鼓捣,才擦着波浪头发出来。

赵白露完全换一身,同样是黑色吊带上衣,但是这件开的漏,大半个乳房都露出来,这件像是她那张“胸托身份证”的照片里的那件。

披着的披肩也变成薄纱的,卖弄着性感。

下半身则是裁剪了的杂色短裙,丰腴肉感的美腿,被套上一层亮色的黑丝。

此情此景,姚远脑子有点充血,虽然已经看过赵白露裸体的照片,但是第一次看到穿着性感,想着她裸体的样子,不由地老二充血。

赵白露看姚远那副痴样,像是没见过女人似的,粹了一口,道:“傻样!”

“露露啊!你黄哥来了!”

这时,门外响起来敲门声。赵白露跑去开门,进来三个彪熊大汉。一胖二廋,和姚远差不离的该溜子形象。

领头的胖子黄哥,看到姚远,道:“呦,露露还招了个新人!”

赵白露赶紧打趣道:“瞎说什么了,黄哥这是强子的弟弟,长海。”

“黄哥,久仰久仰!”说着,姚远主动发起了烟。

“哎呦,发华子啊,兄弟有面。”胖子黄哥拍了拍姚远的肩膀,下手劲有点重,让姚远感觉到了敌意。

“来打,开牌了。”

赵白露迫不及待照顾大家,分位坐好。麻将搓起来。

姚远虽然平时也打打麻将,但毕竟打的少,而且他心里有事,一直分心。不知不觉间,输了不少钱。

不过,对面的黄哥似乎也不太好,几圈下来,姚远输给黄哥的钱,又转一手到了赵白露手里。

赵白露就像麻将桌上的一个吸金洞。

看起来大家是来来回回,但是钱总是莫名其妙就到了赵白露手上。

幸好姚远今天取了十万,本来是打算能从赵白露手里买过那枚金币,现在看来不可能呢。

他们打的牌底太小,输赢都是几百,姚远也就心不在焉的打着。

这是黄哥似乎有些神色诡异,两个瘦子小弟,一个做了牌搭子,一个站旁边看着。

黄哥喝了站着的小弟一句:“去泡壶茶来。”

“我来我来。”赵白露正要起身去,黄哥马上制止她:“让他去,站着也没事。”

说着黄哥抽起了姚远发的华子,姚远也配合着点了一根。

赵白露不像其他女人避开烟那样,而是直接冲着姚远说道:“弟,给姐来一口。”

姚远以为赵白露是跟他要一根,没找到赵白露直接抓过姚远嘴上的烟,不顾及的嘴对嘴来了一口。

抽完就往姚远嘴边一撮,黄哥嘻嘻地笑着,道:“露露还是喜欢抽别人的烟。”

“那是我看长海弟弟比较嫩,让姐占占便宜。”说着,还挑逗似给姚远抛了一个媚眼。

“哈哈哈,都这么高兴,咱们完刺激一点好不好。”黄哥站着提议道,似乎憋着什么坏。

“怎么玩?”赵白露好奇道。

“底大一点,100的底怎么样?”黄哥突然加大了牌桌的赌注。

赵白露眉毛一挑,道:“一百的底,黄哥带那么多钱了吗?”

说着,黄哥掏出好几万往眼前一摆。

“兄弟,行不行?”黄哥问向姚远。

姚远没意见,他打着自己输了十万就脱身。

赵白露犹豫了一下,这时,她不由自主地瞄了一下自己的两乳之间。

坐在她旁边的姚远观察到了她这个细微的举动,同时他看到,赵白露的胸间似乎有一丝金色的光芒。

金币?!

姚远马上想到了这个,赵白露居然把金币夹在自己的乳沟里!这金币有什么作用,居然让她如此重要的夹在胸间!

赵白露仿佛做了一个重大决定一样,道:“好,一百就一百,快打!快打!”

“露露可别输不起哦”黄哥鬼笑的以为,似乎觉得羊已经入了他的虎口。

然而几圈下来,黄哥面前的钱一下子少了下去。而姚远包里的钱也快速消耗,一下子就去了5万。

赵白露却赢的大杀四方,每次胡了都欢快地喊着给钱。

黄哥越来越窘迫,向着一般小弟使了个眼色,小弟赶紧给赵白露到了杯茶。

赵白露越来越兴奋,脸色居然有些潮红,姚远马上意识到,茶有问题,可是他和黄哥喝了都没事,应该是下了某种女性催情药。

“快打!快打!”赵白露催促着,姚远摸到手中一张牌,打出去:“小鸡!”

“胡了!”赵白露一把拿过姚远的“小鸡”,道:“姐,一直等你的小鸡,等的就是你的小鸡。”

“啧啧啧,长海兄弟快拿出你的小鸡给我们露露。”黄哥不忘是时调笑着。

“快给钱,快给钱。”赵白露没有接话,催出着给钱,姚远数了一把给赵白露。姚远发现今天已经输给赵白露78000了。

等等,78000,这不是赵白露未提的钱吗?

姚远再瞟向那赵白露胸前,她胸中的金光似乎暗淡了下来。

“难道?”姚远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推断,赵白露无往不利的赢钱,是因为那枚金币的作用?

赵白露从我这赢走了所有的未提,她的金币就没效果了。

果然,下把开始,赵白露就开始输钱,一把就输了2万给黄哥。

而姚远眼下就剩两千,赵白露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仿佛觉得自己怎么会输这么多!

姚远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一圈一圈下来,赵白露面前赢得那些钱,越来越少,开始流向在场的黄哥和姚远手里。

不一会,赵白露面前的钱就输得只剩下薄薄的一叠。

再输一把,赵白露就要输光了。

此时的赵白露,没有了那一丢丢的风情,神情越来越像一个输急眼的赌徒。

“姐,要不今天就到这吧。”姚远开腔道。

他其实是桌面上的胜利者,不会打的姚远突然手顺了起来。一把接一把的赢!

“呦,兄弟,赢了钱亏不玩了可不行。”黄哥似乎不服气地看着姚远,嫉妒看着他眼前的那堆钱。

“再来,再来!”赵白露做了重要决定似的,说着就推起牌来。

刚推完牌,姚远就胡了一把自摸十三幺!

“靠!你小子出千吧!”黄哥看到姚远的胡牌,直接跳脚,因为姚远胡这一把,直接让黄哥把眼前的钱全给输完了!

姚远瘫手,一副社会人不怕你的架势,黄哥知道愿赌不服输,他在这个圈子就会混不下去了。

“走,不玩了!”黄哥招呼着他两个小弟就要走,那个倒茶小弟似乎想提醒什么,但是也被黄哥一把拉走了!

徒留下姚远和发懵的赵白露。

因为姚远最后一把的自摸,赵白露不但输光了桌上的现金,还倒欠姚远不少。

“不可能的,不可能,怎么会,怎么会!”赵白露喃喃自语,像个受伤的小鸡抱紧了自己,更把她胸前的豪乳凹得更突出,沟壑里那枚金币突然从胸里蹦了出来!

金币跳到了麻将桌上,跳了几个圈,正好是背面朝上。

姚远看着自己心心念念的金币就出现了,真想马上就拿了跑!

赵白露看着金币,突然想明白了什么似的,两眼放光,顶着姚远看了一眼,又盯着金币看了看。

“教主!你是教主!”赵白露说着就像饿虎一样扑倒了姚远身上,抓住了姚远身体不让姚远走。

姚远慌了,这才想起来,他和三叔姚文广的确长得很像,看来赵白露是把他错认为姚文广了。

(3)

黑夜里,刚刚走了的黄哥又折返了回来。

那个倒茶小弟试探问道:“大哥,咱们怎么又回来了?”

胖子黄哥还没回答,另一个小弟就打断道:“你傻啊!那小娘们吃了那么多‘大补’,这会说不定肯定和你小子打着炮!我们上去来个捉奸在床!”

黄哥回头道:“亮子只说对了一半,咱们又不是杨大伟,捉奸哪能是我们的事。这会咱们要做的是,见者有份,不能白来。”

两个小弟听闻,哈哈哈一笑。

黄哥嘘了一声,三个人就蹑手蹑脚地上了楼。

老式的单位福利房,前门都是铁桶子似的楼梯,门前的左边就是大窗户,平时这个窗户是给房间里补光,这会房间里橘黄色的光照了出来。

黄哥三人蹑手蹑脚到了窗户底下,窗帘拉着,不知道里面的动静。

在窗户底下,黄哥贴着墙边,想听到里面有啥动静。

原以为会有什么淫荡的声音传来,没想到听到却只是赵白露在打电话。

“大玲子……呦……我打电话过来很奇怪吗?”

“大玲子” 听到这个名字,黄哥不由地心里一紧张,赵白露只把一个叫大玲子,那就是他的老婆窦玲。

黄哥记得自己老婆窦玲原来和赵白露是很要好的闺蜜,不过几年前因为什么事给掰了,黄哥还觉得自己的原因,窦玲是因为他和赵白露老一起打麻将才掰的。

说起来自己的老婆窦玲,那也曾经是个大美人,以前曾经做过电视台的主持人。黄哥家里刚刚拆迁那会,花了老大的价钱才娶到这么一个老婆。

这几年家里不行了,他老婆倒也没有埋怨过什么,给她生了一个女儿,在家好好带孩子。

黄哥一直想不通,自己老婆窦玲那样一个保守知性的女人,居然会跟赵白露是闺蜜。

黄哥再继续听:“我没骗你……不信……你到我家来……”

赵白露好像在约自己老婆过来干啥?

“嗯……操……你个小贱货……还跟老娘玩矜持……”赵白露这时的话语已经有些厚重的鼻音,听起来有了些淫荡的味道。

而黄哥却完全不在意,他被赵白露的通话内容勾起了极大的兴趣:

“当年……在月亮湾……你……玩得……最疯……”

“月亮湾”这个名字黄哥听着好熟悉,好像前几年窦玲去参加了一个什么旅游活动,就是去的月亮湾。

“有孩子……呵呵……你当初……大着肚子的时候……也没少……”

后面说了什么,黄哥没听清了,取而代之的是赵白露一阵急促的呻吟。

黄哥已经确定赵白露和那个小伙子再交媾,但是他此时已经没有心思准备冲进去了,刚刚听到的信息,让他忧心忡忡,迫切地想要回家看看。

招呼两个小弟,摸着黑下了楼。

屋里的姚远一阵头皮发麻,眼下的情形是他没有想到的。

赵白露这位豪爽的东北小少妇,正跪趴在床上,撅起了大屁股让姚远后入着。

姚远当然不客气,当搞不搞,天理难容。

赵白露没有生过孩子,下面紧,姚远第一下插进去差点射了。

姚远倒不是初哥,只是他上一次打炮已经是很久之前找了个按摩小妹。

赵白露在姚远插入之前,除了给他口活一翻之后,还给他来了一套爽翻天的奶炮。

有一说一,赵白露对她这对奶子的运用,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从赵白露的口中,姚远大概明白了这枚“金币”背后的一些秘密。

原来这枚金币叫“性币”,和传销类似,赵白露也是通过别人介绍入的会。介绍她的人,正是黄哥的妻子,窦玲。

事情的开始,还得从几年前说起,赵白露的老公杨大伟被单位改制下了岗,家里一下子就断了来源。

赵白露是个好面子的人,又是个“宁可穷,也要靓”的女人。平时又有点麻将爱好,一下子日子就活不下去了。

没办法,只好像自己的闺蜜窦玲借钱。

本以为已经转型做了家庭主妇的窦玲,借钱会有难度,哪成想,她一开口,窦玲就借给她两万元。

平时窦玲好像就是在朋友圈里卖卖货,没想到尽然这么挣钱!

心思活络的赵白露当然想为家庭开源节流,干脆把窦玲约出来,问她做微商的秘诀!

“微商?你不适合。”窦玲直接斩钉截铁地拒绝了赵白露。

赵白露本以为窦玲会像其他微商一样,热切地分享秘籍,拉她入伙,没想到的却是直接拒绝。

赵白露不服气:“你教教我,我不笨,我肯定能学会!”

窦玲看赵白露铁了心的样子,便说道:“我的秘诀不在微商上,你如果想知道,可要有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赵白露咬咬牙,道:“什么代价我都行!”

有什么代价能让她脱离苦海,她什么都愿意,赵白露是这样想的。

窦玲适时地掏出了一枚金币,赵白露面前玩了个花,放到赵白露手心,道:“你晚上打麻将的时候,把这枚金币用你的胸夹着,保证你无往不利!别弄丢了,我当你是姐妹,才借给你,明天你要还我。”

赵白露看窦玲一副确定的样子,将信将疑地信了她。

那一夜,果然赵白露赢了上千,手风特别顺。

第二天,赵白露还窦玲币的时候,非常诚恳和窦玲说:“我也想要一枚。”

窦玲看着她,道:“这不是我能决定的,这样吧,你按我说的做。这币入会费要6万八,一看你就没有,我先替你垫着,将来还我就是了。”

后来赵白露才知道,她的6万八,窦玲只需要出五万八,有一万是窦玲的返佣。

没过几天,窦玲就给赵白露发消息,让她按照她的要求拍照片,身份证,裸照等等。

赵白露对钱的渴望让她顾不了那么多,很快她就按窦玲的要求完成了。

不久,窦玲就给赵白露办妥了,给了她一枚金币,拿到金币的时候,赵白露欣喜若狂,但是窦玲接下来的话,更加让她震惊:“这枚金币虽然有好处,但是也不是没有责任。以后会有人给你发短信,安排任务给你。红色短信任务必须去做,绿色短信任务可做可不做,每个任务都会有一定的赏金,协会都会给你记着,你那天想要提出钱的时候,可以和我说,我给你安排。不过,我最好建议你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提。你每介绍一个人入会,也能获得一万奖励。”

之后的日子,在赵白露打麻将手顺,偶尔接任务中度过。很多时候的任务都都是让赵白露从指定地方道指定地方去,具体做了什么,她也不清楚。

直到有一天,她想提个一万块钱试试的时候……

“你们为什么把我叫做教主?”姚远看着身下的赵白露说道。

他和赵白露已经来过一发了,此时他靠着沙发休息,赵白露跪在地上,一边用她的巨乳摩擦着姚远的蛋蛋,一边口含着他的老二搅动着。

赵白露吐出姚远的老二,喘息粗气道:“因为教主您就像我们精神领袖,指引着我们。”

姚远挠头,看来赵白露被洗脑得很严重。

“我是来收回金币的!”姚远说着,把赵白露那枚金币拿走,放进包里。

赵白露一脸可怜兮兮地看着姚远,仿佛要哭出来一样哀求着:“教主……”

姚远完全融入三叔姚文广的角色,道:“你应该明白,这枚金币已经没有用了,自从你从我手中赢了7万8的时候,这枚金币就没用了。这钱正好是你未提的钱。桌上还留了7万8,这是你应该得的。”

说着,姚远提起裤子,留下失魂落魄的赵白露离去。

忙活了一夜的姚远一波了一个大浴场,先舒舒服服地搓了一个澡,这是他跑东北来的第五天,这几天都没好好睡个觉。

洗完澡,在大堂的沙发上就舒舒服服睡了一觉。

叮叮叮叮……

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把姚远给吵醒了,姚远这是刚买的新手机新号码,没有告诉任何人。

一看来电信息,莫名其妙“95”开头的号码。

“喂,哪位?”

“小远子!”

一声熟悉的声音,让姚远直接一个激灵,弱弱问了那边一句:“三叔?”

“你还记得叔,叔很欣慰!”

“叔,我……”姚远有无数的问题想要问。

“小远子,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但是我不能一一给你解答,你做的不错,如果不是你已经回收了一枚金币。这个电话我都不能给你打过来。”

姚远才拿到赵白露那枚金币没有超过三个小时,他三叔就知道?他最近这几天一直很谨慎,确信没有被跟踪。

“不过,小远子。用钱买回来这条路行不通,你现在回收这个,还只是个没有下线的13级会员。是我故意放在第一个给你练练手的,等级越高,就会越棘手。而我……能给你的钱,除了那一百万之外,暂时没有别的办法。”

“三叔,我想知道,回收这些金币对你很重要吗?”姚远听罢了三叔的话,直接问一个关键的问题。

那边沉默了一下,接着道:“很重要!性命攸关!”

“好,那我就去做。从小到大,你让我做的,我没有那件没有做。”姚远肯定地给了他三叔信心。

“小远子,你回收的金币越多,我对你的帮助就……”

话未说完,便已经挂断了。

—————————————————————————— 收人物,在评论区留下你想写进去的人物,姓名,职业,个性等等

(4)

“怎么还没好呢?”

胖子黄哥冲着厨房里正在发呆的妻子窦玲喊。窦玲回过神来,眼看锅都要干了,赶紧出锅。

黄哥家是拆迁后买的大平层,以前还和父母住一起,后来安置房下来了,父母都搬到安置房去住了,所以房子显得有点空荡。

客厅里,黄哥的女儿正安安静静地在做作业,黄哥上次在赵白露家听到些只言片语,觉得自己的妻子肯定有事,但是回了家又没发现什么证据,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

不过,看到乖巧的女儿,心里的气就去了大半。平时黄哥都不着家,都是妻子呆着女儿,也许能从女儿这里知道点什么。

黄哥看了一眼妻子还在厨房忙活,试探性问起了女儿:“安安,平时有没有什幺叔叔来家里啊?”

女儿安安抬头,一脸单存的说:“有啊,小华叔叔啊。”

小华是黄哥的亲弟弟,平时两家人会经常走动走动。

“爸爸说的不是小华叔叔,是别的什么,不认不熟悉的叔叔。”黄哥继续循循善诱道。

女儿歪了歪头,道:“除了小华叔叔,没有其他叔叔了啊……”

眼看这点打不开思路,黄哥赶紧转换问题:“那妈妈平时都带你去哪?”

安安掰着手指头道:“上学,放学,然后去宋老师那!”

“宋老师?”黄哥有了眉目,赶紧问道:“宋老师是个男老师,还是女老师?”

这时,窦玲端着菜出来,喊了一句:“吃饭了!”打断了黄哥与女儿的贴心对话。

正当黄哥一家在家里开始温馨晚餐的时候,姚远躲在路边啃着刚买的两个馒头。

自从三叔的电话来了以后,他觉得他三叔应该是被什么人挟持了。他现在能做的,只能多收集金币,才能帮助到三叔。

赵白露的上线窦玲是姚远选择的下一个目标,这个窦玲,每天的生活都很规律,早上送女儿去上学,然后就去父母家坐坐,中午回了家,就在家做瑜伽,姚远特意买了一个望远镜,偷窥每天在阳台上做瑜伽的窦玲。

下午接孩子放学回家吃完饭以后,就带着孩子去英语补习班,姚远感慨,现在的小孩,小学一年级就抓得这么紧了吗?

窦玲完全一副贤妻良母,家庭主妇的模样,若不是他看过三叔网盘里的东西,他简直不敢相信她的另一面。

窦玲的照片有一百多张,还有几段视频。

从窦玲手持身份证拍照的照片来看,窦玲应该怀孕的时候入的会,挺着大肚子拍裸照的照片倒是挺特别。

之后的好多照片,都是大肚子拍的。其中有一张,最让姚远记忆深刻。

窦玲的肚子大的都快要生了,她却直条条躺在一张桌子上,身上摆满了刺身,活脱脱女体盛。

这大肚照里的窦玲,眼神都些不甘,委屈,通过每次红布上的“提款数字”,可以判断,她那段时间特别缺钱!

后面的窦玲则换了一副模样,烫了一圈头发,大概因为生完孩子后,整个人表现得完全像一个荡妇。

在ktv里面,同时给三条老二做口活……

站在天台上,撅起屁股,让大家看到一条电动肉棒在菊花里搅动……

而令姚远惊奇的是,那几段视频,一开始看着像是公司开年会的会场,一身紫色晚礼服的窦玲还染了紫色的发尾来衬托。

窦玲是会场的主持人,一开始都是介绍情况,最后就是感恩环节:“首先要感谢我们的教主——姚总。”

“然后是我们的唐总……”

这个唐总是谁?窦玲感谢到这里,就发出了一个大声提问:“那要怎么感谢他们呢?”

会场被窦玲一问,有些安静下来,窦玲接下来说的一句话,直接把姚远吓到了:“我想说,如果姚总在这里,今晚不是他屌断,就是我的逼烂……”

姚远怎么也涨不道这么一位贤妻良母的良家,会说出这样的豪言壮语……

姚远吐了最后一根华子,东北天气,白天挺热,到了晚上就开始变冷。姚远暗搓搓地回了自己住的旅馆,窦玲在笔记本上的记提已经达到了60多万,这么看来,窦玲还正是一个业务能力挺强女人。只是不知道,她是个什么级别。三叔给他的电话透露了,有金币的人是有级别的,赵白露只是一个最低的13级。

窦玲会是个什么级别?

姚远转动着自己手上的这枚三叔给的火字币,桌上还有从赵白露那收过来的木字币。

那枚木字币从赵白露那收回来以后,就是去金币那种耀眼的光芒,死气沉沉的。

既然赵白露那枚金币可以为她带来麻将桌的运气,那这枚火字币是不是能给他带来奇特的效果呢?姚远这样想到。

姚远又点了一根烟,窦玲表现得就像一个无懈可击,似乎对以前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他必须逼一逼她,这样才能找到机会。

再抽到第三根烟的时候,姚远心中有了一个计划。他拿起电话,找到前几天他偷偷抄下来的赵白露的电话。

给赵白露去了一个电话。

“喂……”赵白露有气无力的声音,看来失去金币对他打击很大。

3“赵姐,是我!”姚远沉着,给赵白露一种特别安定的感觉。

“教主……”赵白露已经有点失声了。

“赵姐,长话短说。你的金币我们已经收回了,我们正准备发行新的第二代币。不知道赵姐有没有兴趣?”

“有……我有!”金币的魔力太大,赵白露不愿意放弃唯一的机会:“是要交多少入会费吗?还是……要……怎样?”

赵白露最后明显在暗示姚远可以献身,但是姚远更高的目标:“不用,你本来就是我们协会的会员。只是您要想要第二代币的话,必须要由你的上线来推荐。我也不能越权……”

传销组织最需要层级分明,所以姚远这套说辞说的过去。

“啊!”赵白露惊叫一句:“可是……”

姚远不给她解释的机会,道:“如果您想要,要抓紧了,只有三天时间申请!”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让赵白露这个胸大无脑给自己出面去找窦玲,窦玲如果被赵白露逼得紧,肯定回来找自己,那样姚远就有了谈判的筹码。

窦玲这几天总是走神,赵白露深夜的电话,让他失魂落魄不少。

对于现在的窦玲来说,那是一段黑暗的日子。她就当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在梦中,她由一开始的不情愿,到放纵,到最后沉沦。

她像是着了魔一样,把自己的闺蜜们一个一个都拉下去,而她也成了7级的管理员。

赵白露那个傻子不知道,窦玲其实整个JL省SP市的第三号人物,仅次于两个6级的高级管理员。

她本以为她这个梦会做很久,毕竟这个梦给她带来了物质和精神上的享受。利用金币的运气,她做微商顺风顺水,再也不用看他婆家的脸色!

尤其是她那老公的脸色,如果不是当初她父母重病,他婆家却不愿意出一分钱,她怎么会铤而走险加入协会!

窦玲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梦醒,她上线告诉她:“教主已死,各自安好!”

所以,赵白露那天告诉她,“教主出现了!”她是打心底不信的……

叮咚,叮咚……

这会还没到放学接孩子的时候,她刚在阳台做完瑜伽。平时她家就很少人来,窦玲心里一紧:“难道是……”

她很怕开门是那个传说中,被她们奉为神明的人,鼓起勇气去开门,发现来的居然是赵白露。

赵白露的到来但是让窦玲很奇怪,但是毕竟是多年闺蜜,便迎了进来。

“大玲子,我跟你讲,我的金币被教主收走了!”赵白露进来第一句话,就让窦玲有些错愕。

刚刚做完瑜伽,额头上冒汗,窦玲故作镇定用脖子上白毛巾擦汗道:“都跟你说多少遍了,教主已经死了。你是被别人骗走了金币,自己还不承认!”

赵白露硬顶着道:“不可能,他就是教主,他对我的未提数目一清二楚,这个你都不知道吧!”

赵白露这个说的是真的,所有的账目都在教主手里,他们这些管理员,能推算出个大概。

“也许你自己漏了嘴……”窦玲强行解释道。

“这事你敢漏嘴吗?我平时想都不敢想好吗!”赵白露有些生气,气的是窦玲不相信自己,更怕她不帮自己搞二代币。

因为有求于人,赵白露的语气缓和了一点:“教主说,协会正在发行二代币,要上线帮忙申请!”

“什么二代币?根本不可能!”窦玲一脸懵逼。

赵白露生气,觉得窦玲故意为难她,道:“你这样就没意思了!本来我就是你发展的下线,咱们这么多年的闺蜜,你问都不帮我问一下!”

说着,赵白露就起身就走!

窦玲赶紧拉住她,道:“露露,你信我。协会早就完了!不要执迷不悟了!”

赵白露甩开她,道:“我看是你不想让我好,窦玲!我好不了,你也好不了,别忘了,你可不止我这一个下线!”

门碰地一下关上了,赵白露的离去,让窦玲有一种巨大压力砸过来,瘫坐在地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