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叔的金幣 (1-5)作者: justis

簡體

【三叔的金幣】(1-4) 作者: justis (1) book18.org

姚遠伸了伸懶腰,可是蹲著的姿態卻一點都不改變。他喜歡這樣在地鐵上蹲著,即使明明有空位,他偏要好好蹲著。這樣,他可以滿足地,肆無忌憚地瞟著美女們的美腿。 book18.org

他的不遠處正站著一位灰色連體裙的美女,裙子夠短,露出一雙纖細的白腿,腳踩一雙白色板鞋,透著一絲絲清純的氣質。 book18.org

美女似乎注意到眼前這個一身民工氣質的,穿著灰紅色工服的屌絲,肆無忌憚地在視奸她的腿。戴著口罩看不清臉,劉海下的眼睛翻了個大白眼,不由自主的側身,想要躲避姚元的目光。 book18.org

美女一個側身,沒想到卻把青春活力的臀部鼓了起來。 book18.org

姚遠的向上遊走,看著若隱若現的內褲痕,心中不由一些蕩漾。要是擱在往日,美女在姚遠的腦中,估計已經被翻轉了好幾個體位…… book18.org

今天,他卻有著煩心事。這得從兩個小時前的一個會面開始。 book18.org

兩小時前。 book18.org

玦誠律師事務所,在最大的會議室,會見姚遠的律師叫韓玦,事務所上的名字帶著他的那個「玦」字,意味著他在這個律師事務所的地位。 book18.org

姚遠不明白他一個在工地搬磚的小工,怎麼會被這麼一個大律師找來,他剛進來的時候,心裡有些許多想法,心中想著他到底是得罪了誰,要請律師來警告他。 book18.org

但從進來開始,整個律師事務所都對他客客氣氣,他心中的恐懼去了大半,還時不時偷瞄進來倒水的美女律師助理。 book18.org

韓玦見姚遠這副吊兒郎當的樣子,反而鬼魅一笑,心道:「是個好擺平的角色。」 book18.org

「姚先生,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這間事務所的主任韓玦,這次與您會面是受姚文廣先生的委託。」 book18.org

韓玦不苟言笑地職業態度說道。 book18.org

「姚文廣」這個熟悉的名字,讓姚遠心裡,咯噔一下。 book18.org

這個名字太熟悉了,姚文廣是他的三叔,因為只比他大十幾歲,從小就像一個兄長一樣的人物。 book18.org

但這個三叔失去聯繫已經有八年了,八年前外出打工的三叔姚文廣突然間渺無音訊。 book18.org

為此,姚遠的奶奶急火攻心離世。 book18.org

「我三叔?」姚遠端坐正身子,突然聽到消息,姚遠有些激動,正經道:「他在哪?快帶我去見他。」 book18.org

韓玦扶了扶金邊眼鏡,按住將要從椅子上彈起來的姚遠,道:「他很好,他在新加坡。暫時不能回國,他給您錄了一段視頻。」 book18.org

說著,韓玦把身邊的一個電腦推過來,點開了一段視頻。 book18.org

視頻里的姚文廣還是姚遠熟悉的模樣,多年未見有些人入中年的滄桑,不過最關鍵的是,他三叔的穿著像著一副很富有的穿著,背景的也是大別墅豪宅。 book18.org

「小遠子。」 book18.org

事情里的三叔突然開口叫他的小名,姚遠不由有些感傷淚目。 book18.org

「我過得很好。家裡的事我都知道,奶奶去世了我也知道,但是三叔有不得已的苦衷。三叔回不去,三叔有些事情需要人去做,這些事做完了,我就能回國了。具體韓律師會和你說的,三叔全靠你了。」 book18.org

「三叔全靠你了。」 book18.org

這句話說到這,視頻就結束了。姚遠想起,三叔每次闖了禍,都說這句話,然後讓自己背黑鍋。 book18.org

韓玦見姚遠看完了,把電腦收過來,等著姚遠反應。 book18.org

姚遠略微思考了一下,問道:「我三叔要我做什麼?」 book18.org

韓玦鬼魅一笑,似乎有種魚兒上鉤的感覺,從一旁的文件袋,拿出了一本厚皮筆記本,還有一枚奇特的金幣。 book18.org

金幣看著像是人民幣一元那麼大,正反兩面,一面是寫著「火」字,背面是個人頭像,姚遠仔細一打量,這個人頭像看著真像自己三叔-姚文廣。 book18.org

姚遠接過那枚金幣,仔細大量一下,發現金幣的「火」字上部分,還有八個小字——「天生五行,火生禮儀」。 book18.org

韓玦見姚遠打量得差不多,開口道:「姚文廣先生,有數量不等的這種金幣在不同的人手上。姚文廣先生需要您去把這些金幣收回來。這中金幣有五種,背面都是人頭像,正面 金 木 水 火 土,五種不同文字。這本筆記本里,有持有這些金幣的人一些具體信息。」 book18.org

說著,韓玦把那本厚皮筆記本推到了姚遠邊上。 book18.org

姚遠看著眼前這本厚皮筆記本,想著要不要打開,韓玦突然說道:「請您回了家再打開,我從沒有打開看過這裡面的內容。」 book18.org

這本厚皮筆記本里,似乎有些什麼巨大到這位韓大律師都怕的秘密。 book18.org

姚遠默默收起這本筆記本和金幣,心裡盤算著回了住的地方再決定。 book18.org

正要走,韓大律師才開口道:「對了,你三叔給你準備一百萬作為經費。你三叔讓我看到你收下了這本筆記和金幣,再告訴你。」 book18.org

「mmp...」姚遠心中有種被耍的感覺。 book18.org

突然得到一百萬元的姚遠並不快樂,回到租住的閣樓,看著眼前這本筆記本發獃,糾結著要不要打開。 book18.org

他不知道他這個三叔到底是遇到了什麼事,給了自己一百萬,讓他去回收一種看起來沒啥作用的金幣。 book18.org

「打開來看看也沒啥。」姚遠心中打定了注意。 book18.org

翻開了筆記本的第一頁。 book18.org

「趙白露,女,31歲,家住:xxxx,身份證號:xxxx,東北人……」 book18.org

姚遠沒想到第一頁的內容居然是,一個人物介紹,密密麻麻非常詳細,連這個趙白露小時候轉過學都有記錄。 book18.org

後面用紅字寫著一些很重要的內容: book18.org

「入會費:68000,下線記提:128500,未提:78000。」 book18.org

姚遠看到這,心裡不由咯噔一下,看著像是「傳銷」的感覺,他突然想起以前村裡有些風言風語,說他三叔消失了,是因為領導傳銷被抓緊去了。 book18.org

難道三叔真的是傳銷? book18.org

筆記的最後寫著:「持有木幣一枚」。 book18.org

這就是關鍵要害處了,這個趙白露的東北少婦手裡有著三叔要的金幣。 book18.org

而這一頁的最後,有個網頁的地址。 book18.org

思來想去,姚遠抓著筆記本就跑到樓下網吧開了台機子,這會還早,網吧沒什麼人,昏昏欲睡的網管看之前一直很小氣的姚遠居然甩下一百的紅票子開了台包房機。 book18.org

姚遠先搜索了一下最近幾年關於傳銷的新聞,各種類似的倒是很多,但是都沒找到跟三叔這種幣有關的。 book18.org

「難道是我想錯了嗎?」姚遠不禁想到:「也許是還沒出事,三叔想著回收這個幣,估計也是想要完羊補牢。」 book18.org

心裡突然有了種正義感。 book18.org

想起最後那個網頁地址,姚遠有了興趣,輸入地址,這個地址又長有沒有規律,姚遠笨拙地打了半天,終於輸入正確。 book18.org

「請輸入口令!」 book18.org

口令?這筆記上沒寫啊。姚遠又仔細看了一遍,翻過來背面卻是另外一個人的信息。 book18.org

口令,等等! book18.org

姚遠想到了什麼,三叔小時候總喜歡演土匪的遊戲,每次進門都喜歡叫姚遠喊口令。 book18.org

姚遠抱著試試的態度,輸入了「李小梅生孩子沒屁眼。」 book18.org

李小梅是他們的鄰居,與三叔結仇,三叔最喜歡罵得就是她。 book18.org

確定之後,果然正確。跳轉以後出現一個像百度雲盤共享的文件夾,文件夾的名字就叫「趙白露」。 book18.org

姚遠心想會不會是什麼其他資料時,點開之後卻是數張圖片。 book18.org

姚遠看到圖片,差點鼻血都噴出來,下意識居然點了縮小瀏覽器。 book18.org

深呼吸一口氣,才想起自己在網吧的vip包房。姚遠又偷偷摸摸地打開瀏覽器。 book18.org

第一張圖片是趙白露身份證正反面的照片,沒什麼特別。第二張圖片是趙白露的結婚證照片,她老公叫楊大偉,頭大脖子粗,趙白露則白皙的臉蛋,有點風情,像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book18.org

第三張圖片則有點讓姚遠按耐不住了,這張照片趙白露只漏了半張臉。 book18.org

厚厚的紅唇在亮色潤唇膏的提亮下,頗有點誘惑的意味,但這一切都不及下半部。一雙碩大的豪乳露出了大半部,深不見底的乳溝,乳溝上方放著她的身份證,挑逗的意味十足。 book18.org

下一張則是全身照,趙白露脫得精光,手持著身份證拍照,看這拍照背景應該是某家賓館的浴室。 book18.org

「傳銷」怎麼搞的跟裸貸一樣?還要脫光衣服手持身份證拍照? book18.org

抱著好奇心,姚遠點開了下一張圖片。 book18.org

這張圖片里,趙白露脫光了背對著鏡頭,回頭誘惑著看著,還吐出舌頭舔嘴唇,撅起大屁股,一副請君入甕的架勢,而趙白露的身上披著一條紅色的披肩,上面寫著「提款一萬元紀念。」 book18.org

提款? book18.org

姚遠趕緊算了一下,趙白露記提12萬多,未提7萬多,她提了5萬多。 book18.org

想著這點,姚遠點開了最後一張圖片。 book18.org

這張圖片里趙白露躺在一張大床上,雙手摸著自己的那雙豪乳,紅唇微張著,嘴裡全是乳白色的液體已經滿滿一嘴,還從嘴角流露出來,她白皙的身上也到處有這種乳白色的液體,同時她的肚子上堆著一堆,用過的保險套。 book18.org

一塊紅色的布遮住了趙白露的眼睛。那塊紅布上寫著「提款五萬元紀念」。 book18.org

看到這裡,姚遠無力地癱坐在網吧的沙發上,而他的老二卻高高地挺著…… book18.org

(2) book18.org

「你說你還能幹點啥?」 book18.org

「這都第幾回了!」 book18.org

「能不能長點記性!」 book18.org

在廚房切菜的趙白露,還不忘記數落著丈夫楊大偉。 book18.org

昨晚楊大偉出車回來,又收了一張一百元的假鈔。這已經是這個月的第三回了。 book18.org

「你以為我願意啊,那很黑燈瞎火的,我能看清嗎?我那手又不是驗鈔機。」楊大偉為自己辯解道。 book18.org

「你拉的小姑娘吧,光看人,忘記看錢了!」趙白露聽到楊大偉的辯解更加來氣了,胸前的豪乳都氣得一抖一抖的。 book18.org

「你別整些沒用的。」楊大偉想要息事寧人,說著他給自己的水壺泡好了水,準備出去外面吃點,接著出車。 book18.org

趙白露顯然不願意放過自己的窩囊丈夫,接著噴道:「你一宿就整一百七,一百是假的,你說這日子咋過,你說咋過!一說你就七個不服,八個不忿的,你有能耐倒是把這一百給花出去啊。」 book18.org

楊大偉被激怒了,慫人也有幾分脾氣,站起身,拿著水壺衝到廚房門口,喊道:「你瞧不上我,你自己掙去!你那點事我都不興說,天天找一堆老爺們打麻將,你別以為我不知道。」 book18.org

「跟老爺們打麻將怎麼了?哪個老爺們不必你掙得多,你開出租那車錢,還不是我打麻將給你掙來的。」 book18.org

這點戳到了楊大偉的痛處,單位下崗的時候,想開個計程車,還是妻子不知從哪拿出的5萬塊錢,買了個計程車的標。 book18.org

雖然趙白露一直說這錢是她打麻將贏得,但是他心裡總覺得有什麼古怪。 book18.org

楊大偉不想和妻子糾纏下去,摔門而出,留下房內的趙白露嘆了口氣,手不自覺地摸到了自己豪乳上,似乎想起了什麼。 book18.org

姚遠在角落裡看著楊大偉的計程車逐漸遠去,開始準備他的行動。 book18.org

姚遠觀察這兩口子好幾天了,他本來想著乘著那天他們兩口子不在家的功夫,摸進去他家找到那枚金幣。可是趙白露每天除了中午間出去買個菜以外,基本從不出門。而買菜的那會,楊大偉又在家睡覺,總是得不到得空的機會。 book18.org

不過,趙白露每天都會在楊大偉出車之後,叫一堆老爺們來家裡打麻將。這群老爺們和趙白露兩口子都是東北人,每天打麻將都打到凌晨三四點才散。 book18.org

姚遠想過要不要拿著趙白露的裸照直接威脅她,但是這樣還是風險太大,萬一趙白鷺不吃這套,自己可能「偷雞不成蝕把米」,要是被趙白露報警的話,很可能把他三叔給牽連進來。 book18.org

思來想去,姚遠決定先套取趙白露的信任。 book18.org

端端端…… book18.org

急促的砸門聲想起,趙白露以為是楊大偉這王八蛋拉了什麼又返回來了,罵罵咧咧道:「這麼笨,出門又不帶鑰匙!」 book18.org

打開門一看,卻是一個齊整平頭,脖子掛著大金鍊子,披著貂,夾個包,腰間圍個驢牌腰,一副該溜子模樣的小年輕。 book18.org

「趙姐,我來早了吧!」 book18.org

姚遠來了先聲奪人,趙白露一懵,這副派頭和樣子倒是似曾相識,不過還是試探的問:「你是?」 book18.org

「姐,就把我忘了啊!我強子的弟弟,長海,上次打麻將我還輸您一千多呢。」 book18.org

趙白露眉毛一挑,面露欣喜,倒不是因為他想起了是誰,而是這「輸了一千多」,馬上假裝恍然大悟道:「長海啊!嗨,姐忘了誰也不能忘了你!來來來,快進來!」 book18.org

說著就讓開門,讓姚遠進來。 book18.org

進的家門,姚遠心中鬆了口氣,已經獲得了趙白露的初步信任。 book18.org

「長海,快坐,快坐!」趙白露熱情讓姚遠在客廳坐下,這房子像是老式的單位房,空間小,也陰暗,擁擠的客廳里除了沙發電視之外,還放著一張麻將桌,桌上零散的麻將,看起來不就才打過。 book18.org

「姐,別忙活,都自家人。」姚遠看趙白露招呼著姚遠倒水,客氣道。 book18.org

「嗨,跟姐說什麼客氣,長海最近都在忙啥,好久沒來打麻將了吧。」趙白露笑著道。 book18.org

姚遠趕緊準備好自己的編好的故事,道:「我就那樣,還在搞個典當行,最近黃金漲的比較多。賣金子的多,所以比較忙了。」 book18.org

趙白露身子一傾斜,咯咯笑道:「呦,那看來發了哦!」說著,趙白露還朝著姚遠靠了點,因為趙白露穿著黑色的弔帶,雖然披了個絲衣擋著點,但是胸前那一抖一抖還是讓姚遠有些心曠神怡。 book18.org

「哪裡,哪裡,賣金子的賺了!現在是金價最好的時候,姐你要是有什麼金首飾,金條金幣啥的,賣給我,我給您最高價!」姚遠還不忘推行著他的計劃,他說道「金幣」的時候,趙白露的眉毛挑了一下。 book18.org

姚遠知道有門,趙白露一定還保留著那枚金幣! book18.org

可沒想趙白露,馬上就翻轉了話題,說著自己家裡條件不好,結婚的時候哪有置辦什麼金首飾了,哀怨著說自己命苦。說著說著,氣氛竟然有些悽然。 book18.org

這是高壓鍋跳了一下的,打破了這短暫的尷尬,趙白露招呼著:「長海,沒吃飯吧,姐做了,在姐這吃!」 book18.org

姚遠推脫不了,只好隨了趙白露的意,一起吃晚飯。 book18.org

還別說,趙白露的手藝不錯,菜色雖然簡單,味道卻是有滋有味,飯了,趙白露還泡了壺茶。 book18.org

泡茶間,趙白露看了下表,快八點了,跟姚遠抱歉道:「你先坐一會,姐去收拾一下。」 book18.org

說著,趙白露收拾完碗筷,還跑去洗了個澡。 book18.org

洗完澡的趙白露,被浴巾裹著就出來了。不過早已經見過她的裸體的姚遠,索然無味。 book18.org

趙白露進了房間裡一陣鼓搗,才擦著波浪頭髮出來。 book18.org

趙白露完全換一身,同樣是黑色弔帶上衣,但是這件開的漏,大半個乳房都露出來,這件像是她那張「胸託身份證」的照片里的那件。 book18.org

披著的披肩也變成薄紗的,賣弄著性感。 book18.org

下半身則是裁剪了的雜色短裙,豐腴肉感的美腿,被套上一層亮色的黑絲。 book18.org

此情此景,姚遠腦子有點充血,雖然已經看過趙白露裸體的照片,但是第一次看到穿著性感,想著她裸體的樣子,不由地老二充血。 book18.org

趙白露看姚遠那副痴樣,像是沒見過女人似的,粹了一口,道:「傻樣!」 book18.org

「露露啊!你黃哥來了!」 book18.org

這時,門外響起來敲門聲。趙白露跑去開門,進來三個彪熊大漢。一胖二廋,和姚遠差不離的該溜子形象。 book18.org

領頭的胖子黃哥,看到姚遠,道:「呦,露露還招了個新人!」 book18.org

趙白露趕緊打趣道:「瞎說什麼了,黃哥這是強子的弟弟,長海。」 book18.org

「黃哥,久仰久仰!」說著,姚遠主動發起了煙。 book18.org

「哎呦,發華子啊,兄弟有面。」胖子黃哥拍了拍姚遠的肩膀,下手勁有點重,讓姚遠感覺到了敵意。 book18.org

「來打,開牌了。」 book18.org

趙白露迫不及待照顧大家,分位坐好。麻將搓起來。 book18.org

姚遠雖然平時也打打麻將,但畢竟打的少,而且他心裡有事,一直分心。不知不覺間,輸了不少錢。 book18.org

不過,對面的黃哥似乎也不太好,幾圈下來,姚遠輸給黃哥的錢,又轉一手到了趙白露手裡。 book18.org

趙白露就像麻將桌上的一個吸金洞。 book18.org

看起來大家是來來回回,但是錢總是莫名其妙就到了趙白露手上。 book18.org

幸好姚遠今天取了十萬,本來是打算能從趙白露手裡買過那枚金幣,現在看來不可能呢。 book18.org

他們打的牌底太小,輸贏都是幾百,姚遠也就心不在焉的打著。 book18.org

這是黃哥似乎有些神色詭異,兩個瘦子小弟,一個做了牌搭子,一個站旁邊看著。 book18.org

黃哥喝了站著的小弟一句:「去泡壺茶來。」 book18.org

「我來我來。」趙白露正要起身去,黃哥馬上制止她:「讓他去,站著也沒事。」 book18.org

說著黃哥抽起了姚遠發的華子,姚遠也配合著點了一根。 book18.org

趙白露不像其他女人避開煙那樣,而是直接衝著姚遠說道:「弟,給姐來一口。」 book18.org

姚遠以為趙白露是跟他要一根,沒找到趙白露直接抓過姚遠嘴上的煙,不顧及的嘴對嘴來了一口。 book18.org

抽完就往姚遠嘴邊一撮,黃哥嘻嘻地笑著,道:「露露還是喜歡抽別人的煙。」 book18.org

「那是我看長海弟弟比較嫩,讓姐占占便宜。」說著,還挑逗似給姚遠拋了一個媚眼。 book18.org

「哈哈哈,都這麼高興,咱們完刺激一點好不好。」黃哥站著提議道,似乎憋著什麼壞。 book18.org

「怎麼玩?」趙白露好奇道。 book18.org

「底大一點,100的底怎麼樣?」黃哥突然加大了牌桌的賭注。 book18.org

趙白露眉毛一挑,道:「一百的底,黃哥帶那麼多錢了嗎?」 book18.org

說著,黃哥掏出好幾萬往眼前一擺。 book18.org

「兄弟,行不行?」黃哥問向姚遠。 book18.org

姚遠沒意見,他打著自己輸了十萬就脫身。 book18.org

趙白露猶豫了一下,這時,她不由自主地瞄了一下自己的兩乳之間。 book18.org

坐在她旁邊的姚遠觀察到了她這個細微的舉動,同時他看到,趙白露的胸間似乎有一絲金色的光芒。 book18.org

金幣?! book18.org

姚遠馬上想到了這個,趙白露居然把金幣夾在自己的乳溝里!這金幣有什麼作用,居然讓她如此重要的夾在胸間! book18.org

趙白露仿佛做了一個重大決定一樣,道:「好,一百就一百,快打!快打!」 book18.org

「露露可別輸不起哦」黃哥鬼笑的以為,似乎覺得羊已經入了他的虎口。 book18.org

然而幾圈下來,黃哥面前的錢一下子少了下去。而姚遠包里的錢也快速消耗,一下子就去了5萬。 book18.org

趙白露卻贏的大殺四方,每次胡了都歡快地喊著給錢。 book18.org

黃哥越來越窘迫,向著一般小弟使了個眼色,小弟趕緊給趙白露到了杯茶。 book18.org

趙白露越來越興奮,臉色居然有些潮紅,姚遠馬上意識到,茶有問題,可是他和黃哥喝了都沒事,應該是下了某種女性催情藥。 book18.org

「快打!快打!」趙白露催促著,姚遠摸到手中一張牌,打出去:「小雞!」 book18.org

「胡了!」趙白露一把拿過姚遠的「小雞」,道:「姐,一直等你的小雞,等的就是你的小雞。」 book18.org

「嘖嘖嘖,長海兄弟快拿出你的小雞給我們露露。」黃哥不忘是時調笑著。 book18.org

「快給錢,快給錢。」趙白露沒有接話,催出著給錢,姚遠數了一把給趙白露。姚遠發現今天已經輸給趙白露78000了。 book18.org

等等,78000,這不是趙白露未提的錢嗎? book18.org

姚遠再瞟向那趙白露胸前,她胸中的金光似乎暗淡了下來。 book18.org

「難道?」姚遠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推斷,趙白露無往不利的贏錢,是因為那枚金幣的作用? book18.org

趙白露從我這贏走了所有的未提,她的金幣就沒效果了。 book18.org

果然,下把開始,趙白露就開始輸錢,一把就輸了2萬給黃哥。 book18.org

而姚遠眼下就剩兩千,趙白露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仿佛覺得自己怎麼會輸這麼多! book18.org

姚遠心裡有了不好的預感! book18.org

果然一圈一圈下來,趙白露面前贏得那些錢,越來越少,開始流向在場的黃哥和姚遠手裡。 book18.org

不一會,趙白露面前的錢就輸得只剩下薄薄的一疊。 book18.org

再輸一把,趙白露就要輸光了。 book18.org

此時的趙白露,沒有了那一丟丟的風情,神情越來越像一個輸急眼的賭徒。 book18.org

「姐,要不今天就到這吧。」姚遠開腔道。 book18.org

他其實是桌面上的勝利者,不會打的姚遠突然手順了起來。一把接一把的贏! book18.org

「呦,兄弟,贏了錢虧不玩了可不行。」黃哥似乎不服氣地看著姚遠,嫉妒看著他眼前的那堆錢。 book18.org

「再來,再來!」趙白露做了重要決定似的,說著就推起牌來。 book18.org

剛推完牌,姚遠就胡了一把自摸十三么! book18.org

「靠!你小子出千吧!」黃哥看到姚遠的胡牌,直接跳腳,因為姚遠胡這一把,直接讓黃哥把眼前的錢全給輸完了! book18.org

姚遠癱手,一副社會人不怕你的架勢,黃哥知道願賭不服輸,他在這個圈子就會混不下去了。 book18.org

「走,不玩了!」黃哥招呼著他兩個小弟就要走,那個倒茶小弟似乎想提醒什麼,但是也被黃哥一把拉走了! book18.org

徒留下姚遠和發懵的趙白露。 book18.org

因為姚遠最後一把的自摸,趙白露不但輸光了桌上的現金,還倒欠姚遠不少。 book18.org

「不可能的,不可能,怎麼會,怎麼會!」趙白露喃喃自語,像個受傷的小雞抱緊了自己,更把她胸前的豪乳凹得更突出,溝壑里那枚金幣突然從胸里蹦了出來! book18.org

金幣跳到了麻將桌上,跳了幾個圈,正好是背面朝上。 book18.org

姚遠看著自己心心念念的金幣就出現了,真想馬上就拿了跑! book18.org

趙白露看著金幣,突然想明白了什麼似的,兩眼放光,頂著姚遠看了一眼,又盯著金幣看了看。 book18.org

「教主!你是教主!」趙白露說著就像餓虎一樣撲倒了姚遠身上,抓住了姚遠身體不讓姚遠走。 book18.org

姚遠慌了,這才想起來,他和三叔姚文廣的確長得很像,看來趙白露是把他錯認為姚文廣了。 book18.org

(3) book18.org

黑夜裡,剛剛走了的黃哥又折返了回來。 book18.org

那個倒茶小弟試探問道:「大哥,咱們怎麼又回來了?」 book18.org

胖子黃哥還沒回答,另一個小弟就打斷道:「你傻啊!那小娘們吃了那麼多『大補』,這會說不定肯定和你小子打著炮!我們上去來個捉姦在床!」 book18.org

黃哥回頭道:「亮子只說對了一半,咱們又不是楊大偉,捉姦哪能是我們的事。這會咱們要做的是,見者有份,不能白來。」 book18.org

兩個小弟聽聞,哈哈哈一笑。 book18.org

黃哥噓了一聲,三個人就躡手躡腳地上了樓。 book18.org

老式的單位福利房,前門都是鐵桶子似的樓梯,門前的左邊就是大窗戶,平時這個窗戶是給房間裡補光,這會房間裡橘黃色的光照了出來。 book18.org

黃哥三人躡手躡腳到了窗戶底下,窗簾拉著,不知道裡面的動靜。 book18.org

在窗戶底下,黃哥貼著牆邊,想聽到裡面有啥動靜。 book18.org

原以為會有什麼淫蕩的聲音傳來,沒想到聽到卻只是趙白露在打電話。 book18.org

「大玲子……呦……我打電話過來很奇怪嗎?」 book18.org

「大玲子」 聽到這個名字,黃哥不由地心裡一緊張,趙白露只把一個叫大玲子,那就是他的老婆竇玲。 book18.org

黃哥記得自己老婆竇玲原來和趙白露是很要好的閨蜜,不過幾年前因為什麼事給掰了,黃哥還覺得自己的原因,竇玲是因為他和趙白露老一起打麻將才掰的。 book18.org

說起來自己的老婆竇玲,那也曾經是個大美人,以前曾經做過電視台的主持人。黃哥家裡剛剛拆遷那會,花了老大的價錢才娶到這麼一個老婆。 book18.org

這幾年家裡不行了,他老婆倒也沒有埋怨過什麼,給她生了一個女兒,在家好好帶孩子。 book18.org

黃哥一直想不通,自己老婆竇玲那樣一個保守知性的女人,居然會跟趙白露是閨蜜。 book18.org

黃哥再繼續聽:「我沒騙你……不信……你到我家來……」 book18.org

趙白露好像在約自己老婆過來幹啥? book18.org

「嗯……操……你個小賤貨……還跟老娘玩矜持……」趙白露這時的話語已經有些厚重的鼻音,聽起來有了些淫蕩的味道。 book18.org

而黃哥卻完全不在意,他被趙白露的通話內容勾起了極大的興趣: book18.org

「當年……在月亮灣……你……玩得……最瘋……」 book18.org

「月亮灣」這個名字黃哥聽著好熟悉,好像前幾年竇玲去參加了一個什麼旅遊活動,就是去的月亮灣。 book18.org

「有孩子……呵呵……你當初……大著肚子的時候……也沒少……」 book18.org

後面說了什麼,黃哥沒聽清了,取而代之的是趙白露一陣急促的呻吟。 book18.org

黃哥已經確定趙白露和那個小伙子再交媾,但是他此時已經沒有心思準備衝進去了,剛剛聽到的信息,讓他憂心忡忡,迫切地想要回家看看。 book18.org

招呼兩個小弟,摸著黑下了樓。 book18.org

屋裡的姚遠一陣頭皮發麻,眼下的情形是他沒有想到的。 book18.org

趙白露這位豪爽的東北小少婦,正跪趴在床上,撅起了大屁股讓姚遠後入著。 book18.org

姚遠當然不客氣,當搞不搞,天理難容。 book18.org

趙白露沒有生過孩子,下面緊,姚遠第一下插進去差點射了。 book18.org

姚遠倒不是初哥,只是他上一次打炮已經是很久之前找了個按摩小妹。 book18.org

趙白露在姚遠插入之前,除了給他口活一翻之後,還給他來了一套爽翻天的奶炮。 book18.org

有一說一,趙白露對她這對奶子的運用,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book18.org

從趙白露的口中,姚遠大概明白了這枚「金幣」背後的一些秘密。 book18.org

原來這枚金幣叫「性幣」,和傳銷類似,趙白露也是通過別人介紹入的會。介紹她的人,正是黃哥的妻子,竇玲。 book18.org

事情的開始,還得從幾年前說起,趙白露的老公楊大偉被單位改制下了崗,家裡一下子就斷了來源。 book18.org

趙白露是個好面子的人,又是個「寧可窮,也要靚」的女人。平時又有點麻將愛好,一下子日子就活不下去了。 book18.org

沒辦法,只好像自己的閨蜜竇玲借錢。 book18.org

本以為已經轉型做了家庭主婦的竇玲,借錢會有難度,哪成想,她一開口,竇玲就借給她兩萬元。 book18.org

平時竇玲好像就是在朋友圈裡賣賣貨,沒想到盡然這麼掙錢! book18.org

心思活絡的趙白露當然想為家庭開源節流,乾脆把竇玲約出來,問她做微商的秘訣! book18.org

「微商?你不適合。」竇玲直接斬釘截鐵地拒絕了趙白露。 book18.org

趙白露本以為竇玲會像其他微商一樣,熱切地分享秘籍,拉她入伙,沒想到的卻是直接拒絕。 book18.org

趙白露不服氣:「你教教我,我不笨,我肯定能學會!」 book18.org

竇玲看趙白露鐵了心的樣子,便說道:「我的秘訣不在微商上,你如果想知道,可要有做好付出代價的準備。」 book18.org

趙白露咬咬牙,道:「什麼代價我都行!」 book18.org

有什麼代價能讓她脫離苦海,她什麼都願意,趙白露是這樣想的。 book18.org

竇玲適時地掏出了一枚金幣,趙白露面前玩了個花,放到趙白露手心,道:「你晚上打麻將的時候,把這枚金幣用你的胸夾著,保證你無往不利!別弄丟了,我當你是姐妹,才借給你,明天你要還我。」 book18.org

趙白露看竇玲一副確定的樣子,將信將疑地信了她。 book18.org

那一夜,果然趙白露贏了上千,手風特別順。 book18.org

第二天,趙白露還竇玲幣的時候,非常誠懇和竇玲說:「我也想要一枚。」 book18.org

竇玲看著她,道:「這不是我能決定的,這樣吧,你按我說的做。這幣入會費要6萬八,一看你就沒有,我先替你墊著,將來還我就是了。」 book18.org

後來趙白露才知道,她的6萬八,竇玲只需要出五萬八,有一萬是竇玲的返傭。 book18.org

沒過幾天,竇玲就給趙白露發消息,讓她按照她的要求拍照片,身份證,裸照等等。 book18.org

趙白露對錢的渴望讓她顧不了那麼多,很快她就按竇玲的要求完成了。 book18.org

不久,竇玲就給趙白露辦妥了,給了她一枚金幣,拿到金幣的時候,趙白露欣喜若狂,但是竇玲接下來的話,更加讓她震驚:「這枚金幣雖然有好處,但是也不是沒有責任。以後會有人給你發簡訊,安排任務給你。紅色簡訊任務必須去做,綠色簡訊任務可做可不做,每個任務都會有一定的賞金,協會都會給你記著,你那天想要提出錢的時候,可以和我說,我給你安排。不過,我最好建議你不到萬不得已,千萬別提。你每介紹一個人入會,也能獲得一萬獎勵。」 book18.org

之後的日子,在趙白露打麻將手順,偶爾接任務中度過。很多時候的任務都都是讓趙白露從指定地方道指定地方去,具體做了什麼,她也不清楚。 book18.org

直到有一天,她想提個一萬塊錢試試的時候…… book18.org

「你們為什麼把我叫做教主?」姚遠看著身下的趙白露說道。 book18.org

他和趙白露已經來過一發了,此時他靠著沙發休息,趙白露跪在地上,一邊用她的巨乳摩擦著姚遠的蛋蛋,一邊口含著他的老二攪動著。 book18.org

趙白露吐出姚遠的老二,喘息粗氣道:「因為教主您就像我們精神領袖,指引著我們。」 book18.org

姚遠撓頭,看來趙白露被洗腦得很嚴重。 book18.org

「我是來收回金幣的!」姚遠說著,把趙白露那枚金幣拿走,放進包里。 book18.org

趙白露一臉可憐兮兮地看著姚遠,仿佛要哭出來一樣哀求著:「教主……」 book18.org

姚遠完全融入三叔姚文廣的角色,道:「你應該明白,這枚金幣已經沒有用了,自從你從我手中贏了7萬8的時候,這枚金幣就沒用了。這錢正好是你未提的錢。桌上還留了7萬8,這是你應該得的。」 book18.org

說著,姚遠提起褲子,留下失魂落魄的趙白露離去。 book18.org

忙活了一夜的姚遠一波了一個大浴場,先舒舒服服地搓了一個澡,這是他跑東北來的第五天,這幾天都沒好好睡個覺。 book18.org

洗完澡,在大堂的沙發上就舒舒服服睡了一覺。 book18.org

叮叮叮叮…… book18.org

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把姚遠給吵醒了,姚遠這是剛買的新手機新號碼,沒有告訴任何人。 book18.org

一看來電信息,莫名其妙「95」開頭的號碼。 book18.org

「喂,哪位?」 book18.org

「小遠子!」 book18.org

一聲熟悉的聲音,讓姚遠直接一個激靈,弱弱問了那邊一句:「三叔?」 book18.org

「你還記得叔,叔很欣慰!」 book18.org

「叔,我……」姚遠有無數的問題想要問。 book18.org

「小遠子,我知道你有很多疑問。但是我不能一一給你解答,你做的不錯,如果不是你已經回收了一枚金幣。這個電話我都不能給你打過來。」 book18.org

姚遠才拿到趙白露那枚金幣沒有超過三個小時,他三叔就知道?他最近這幾天一直很謹慎,確信沒有被跟蹤。 book18.org

「不過,小遠子。用錢買回來這條路行不通,你現在回收這個,還只是個沒有下線的13級會員。是我故意放在第一個給你練練手的,等級越高,就會越棘手。而我……能給你的錢,除了那一百萬之外,暫時沒有別的辦法。」 book18.org

「三叔,我想知道,回收這些金幣對你很重要嗎?」姚遠聽罷了三叔的話,直接問一個關鍵的問題。 book18.org

那邊沉默了一下,接著道:「很重要!性命攸關!」 book18.org

「好,那我就去做。從小到大,你讓我做的,我沒有那件沒有做。」姚遠肯定地給了他三叔信心。 book18.org

「小遠子,你回收的金幣越多,我對你的幫助就……」 book18.org

話未說完,便已經掛斷了。 book18.org

—————————————————————————— 收人物,在評論區留下你想寫進去的人物,姓名,職業,個性等等 book18.org

(4) book18.org

「怎麼還沒好呢?」 book18.org

胖子黃哥衝著廚房裡正在發獃的妻子竇玲喊。竇玲回過神來,眼看鍋都要乾了,趕緊出鍋。 book18.org

黃哥家是拆遷後買的大平層,以前還和父母住一起,後來安置房下來了,父母都搬到安置房去住了,所以房子顯得有點空蕩。 book18.org

客廳里,黃哥的女兒正安安靜靜地在做作業,黃哥上次在趙白露家聽到些隻言片語,覺得自己的妻子肯定有事,但是回了家又沒發現什麼證據,心裡一直憋著一口氣。 book18.org

不過,看到乖巧的女兒,心裡的氣就去了大半。平時黃哥都不著家,都是妻子呆著女兒,也許能從女兒這裡知道點什麼。 book18.org

黃哥看了一眼妻子還在廚房忙活,試探性問起了女兒:「安安,平時有沒有什么叔叔來家裡啊?」 book18.org

女兒安安抬頭,一臉單存的說:「有啊,小華叔叔啊。」 book18.org

小華是黃哥的親弟弟,平時兩家人會經常走動走動。 book18.org

「爸爸說的不是小華叔叔,是別的什麼,不認不熟悉的叔叔。」黃哥繼續循循善誘道。 book18.org

女兒歪了歪頭,道:「除了小華叔叔,沒有其他叔叔了啊……」 book18.org

眼看這點打不開思路,黃哥趕緊轉換問題:「那媽媽平時都帶你去哪?」 book18.org

安安掰著手指頭道:「上學,放學,然後去宋老師那!」 book18.org

「宋老師?」黃哥有了眉目,趕緊問道:「宋老師是個男老師,還是女老師?」 book18.org

這時,竇玲端著菜出來,喊了一句:「吃飯了!」打斷了黃哥與女兒的貼心對話。 book18.org

正當黃哥一家在家裡開始溫馨晚餐的時候,姚遠躲在路邊啃著剛買的兩個饅頭。 book18.org

自從三叔的電話來了以後,他覺得他三叔應該是被什麼人挾持了。他現在能做的,只能多收集金幣,才能幫助到三叔。 book18.org

趙白露的上線竇玲是姚遠選擇的下一個目標,這個竇玲,每天的生活都很規律,早上送女兒去上學,然後就去父母家坐坐,中午回了家,就在家做瑜伽,姚遠特意買了一個望遠鏡,偷窺每天在陽台上做瑜伽的竇玲。 book18.org

下午接孩子放學回家吃完飯以後,就帶著孩子去英語補習班,姚遠感慨,現在的小孩,小學一年級就抓得這麼緊了嗎? book18.org

竇玲完全一副賢妻良母,家庭主婦的模樣,若不是他看過三叔網盤裡的東西,他簡直不敢相信她的另一面。 book18.org

竇玲的照片有一百多張,還有幾段視頻。 book18.org

從竇玲手持身份證拍照的照片來看,竇玲應該懷孕的時候入的會,挺著大肚子拍裸照的照片倒是挺特別。 book18.org

之後的好多照片,都是大肚子拍的。其中有一張,最讓姚遠記憶深刻。 book18.org

竇玲的肚子大的都快要生了,她卻直條條躺在一張桌子上,身上擺滿了刺身,活脫脫女體盛。 book18.org

這大肚照里的竇玲,眼神都些不甘,委屈,通過每次紅布上的「提款數字」,可以判斷,她那段時間特別缺錢! book18.org

後面的竇玲則換了一副模樣,燙了一圈頭髮,大概因為生完孩子後,整個人表現得完全像一個蕩婦。 book18.org

在ktv裡面,同時給三條老二做口活…… book18.org

站在天台上,撅起屁股,讓大家看到一條電動肉棒在菊花里攪動…… book18.org

而令姚遠驚奇的是,那幾段視頻,一開始看著像是公司開年會的會場,一身紫色晚禮服的竇玲還染了紫色的發尾來襯托。 book18.org

竇玲是會場的主持人,一開始都是介紹情況,最後就是感恩環節:「首先要感謝我們的教主——姚總。」 book18.org

「然後是我們的唐總……」 book18.org

這個唐總是誰?竇玲感謝到這裡,就發出了一個大聲提問:「那要怎麼感謝他們呢?」 book18.org

會場被竇玲一問,有些安靜下來,竇玲接下來說的一句話,直接把姚遠嚇到了:「我想說,如果姚總在這裡,今晚不是他屌斷,就是我的逼爛……」 book18.org

姚遠怎麼也漲不道這麼一位賢妻良母的良家,會說出這樣的豪言壯語…… book18.org

姚遠吐了最後一根華子,東北天氣,白天挺熱,到了晚上就開始變冷。姚遠暗搓搓地回了自己住的旅館,竇玲在筆記本上的記提已經達到了60多萬,這麼看來,竇玲還正是一個業務能力挺強女人。只是不知道,她是個什麼級別。三叔給他的電話透露了,有金幣的人是有級別的,趙白露只是一個最低的13級。 book18.org

竇玲會是個什麼級別? book18.org

姚遠轉動著自己手上的這枚三叔給的火字幣,桌上還有從趙白露那收過來的木字幣。 book18.org

那枚木字幣從趙白露那收回來以後,就是去金幣那種耀眼的光芒,死氣沉沉的。 book18.org

既然趙白露那枚金幣可以為她帶來麻將桌的運氣,那這枚火字幣是不是能給他帶來奇特的效果呢?姚遠這樣想到。 book18.org

姚遠又點了一根煙,竇玲表現得就像一個無懈可擊,似乎對以前曾經發生過的事情,完全沒有發生過一樣,他必須逼一逼她,這樣才能找到機會。 book18.org

再抽到第三根煙的時候,姚遠心中有了一個計劃。他拿起電話,找到前幾天他偷偷抄下來的趙白露的電話。 book18.org

給趙白露去了一個電話。 book18.org

「喂……」趙白露有氣無力的聲音,看來失去金幣對他打擊很大。 book18.org

3「趙姐,是我!」姚遠沉著,給趙白露一種特別安定的感覺。 book18.org

「教主……」趙白露已經有點失聲了。 book18.org

「趙姐,長話短說。你的金幣我們已經收回了,我們正準備發行新的第二代幣。不知道趙姐有沒有興趣?」 book18.org

「有……我有!」金幣的魔力太大,趙白露不願意放棄唯一的機會:「是要交多少入會費嗎?還是……要……怎樣?」 book18.org

趙白露最後明顯在暗示姚遠可以獻身,但是姚遠更高的目標:「不用,你本來就是我們協會的會員。只是您要想要第二代幣的話,必須要由你的上線來推薦。我也不能越權……」 book18.org

傳銷組織最需要層級分明,所以姚遠這套說辭說的過去。 book18.org

「啊!」趙白露驚叫一句:「可是……」 book18.org

姚遠不給她解釋的機會,道:「如果您想要,要抓緊了,只有三天時間申請!」說著,就掛斷了電話。 book18.org

讓趙白露這個胸大無腦給自己出面去找竇玲,竇玲如果被趙白露逼得緊,肯定回來找自己,那樣姚遠就有了談判的籌碼。 book18.org

竇玲這幾天總是走神,趙白露深夜的電話,讓他失魂落魄不少。 book18.org

對於現在的竇玲來說,那是一段黑暗的日子。她就當是做了一個長長的夢,在夢中,她由一開始的不情願,到放縱,到最後沉淪。 book18.org

她像是著了魔一樣,把自己的閨蜜們一個一個都拉下去,而她也成了7級的管理員。 book18.org

趙白露那個傻子不知道,竇玲其實整個JL省SP市的第三號人物,僅次於兩個6級的高級管理員。 book18.org

她本以為她這個夢會做很久,畢竟這個夢給她帶來了物質和精神上的享受。利用金幣的運氣,她做微商順風順水,再也不用看他婆家的臉色! book18.org

尤其是她那老公的臉色,如果不是當初她父母重病,他婆家卻不願意出一分錢,她怎麼會鋌而走險加入協會! book18.org

竇玲嘆了口氣,最終還是夢醒,她上線告訴她:「教主已死,各自安好!」 book18.org

所以,趙白露那天告訴她,「教主出現了!」她是打心底不信的…… book18.org

叮咚,叮咚…… book18.org

這會還沒到放學接孩子的時候,她剛在陽台做完瑜伽。平時她家就很少人來,竇玲心裡一緊:「難道是……」 book18.org

她很怕開門是那個傳說中,被她們奉為神明的人,鼓起勇氣去開門,發現來的居然是趙白露。 book18.org

趙白露的到來但是讓竇玲很奇怪,但是畢竟是多年閨蜜,便迎了進來。 book18.org

「大玲子,我跟你講,我的金幣被教主收走了!」趙白露進來第一句話,就讓竇玲有些錯愕。 book18.org

剛剛做完瑜伽,額頭上冒汗,竇玲故作鎮定用脖子上白毛巾擦汗道:「都跟你說多少遍了,教主已經死了。你是被別人騙走了金幣,自己還不承認!」 book18.org

趙白露硬頂著道:「不可能,他就是教主,他對我的未提數目一清二楚,這個你都不知道吧!」 book18.org

趙白露這個說的是真的,所有的帳目都在教主手裡,他們這些管理員,能推算出個大概。 book18.org

「也許你自己漏了嘴……」竇玲強行解釋道。 book18.org

「這事你敢漏嘴嗎?我平時想都不敢想好嗎!」趙白露有些生氣,氣的是竇玲不相信自己,更怕她不幫自己搞二代幣。 book18.org

因為有求於人,趙白露的語氣緩和了一點:「教主說,協會正在發行二代幣,要上線幫忙申請!」 book18.org

「什麼二代幣?根本不可能!」竇玲一臉懵逼。 book18.org

趙白露生氣,覺得竇玲故意為難她,道:「你這樣就沒意思了!本來我就是你發展的下線,咱們這麼多年的閨蜜,你問都不幫我問一下!」 book18.org

說著,趙白露就起身就走! book18.org

竇玲趕緊拉住她,道:「露露,你信我。協會早就完了!不要執迷不悟了!」 book18.org

趙白露甩開她,道:「我看是你不想讓我好,竇玲!我好不了,你也好不了,別忘了,你可不止我這一個下線!」 book18.org

門碰地一下關上了,趙白露的離去,讓竇玲有一種巨大壓力砸過來,癱坐在地上。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