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姨子 (6-7) 作者:沐无名浩

.

【我的小姨子】

作者:沐无名浩2020-7-22发表于S8

第六章

把卫生间门关好后,我疑惑的看着老婆问道:“你真的不知道小兰在看我们?”

老婆脸一红,紧紧的抱着我,附在我的胸口上:“知道,只是她看着我们爱爱,让我感觉很兴奋!”

无语……!

……

一夜无事,又是新的一天。

今天天气晴朗,上午,吃饱喝足没事做,我拿出了截拳宝典揣进兜里,准备出门去溜达一下。

“这是什么书?”妹妹从我兜里抽出书看了一眼,又丢回来给我,“地摊货有什么好学的,没劲!”说完拉着方晴出去了,显然她对我手上的宝典并不感兴趣。

走出小区后,我发现附近一辆共享单车都没有,该怎么办呢!总是骑共享单车也不方便,还是得再买一辆电动车才行。

在我们公寓门口就有一家电动车行,可能是因为这里铺租便宜,而且旁边还有一大片空地可以试车,所以才开到这里来。

我刚走到车行的时候,我就看到了两个高挑的身影。显然她们也看到了我,方晴朝着我挥了挥手,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沐军哥也下来买车呢?”

“嗯!”我礼貌的笑了笑,没再搭理她们,自顾自的逛了起来。因为我囊中也不富裕,对这个妹妹是又爱又恨,借我的钱从来就没想过要还的,当然她还读高中,也没想过让她还。

我逛了一会,就找到了一款合意的车子,正准备跟老板砍价,妹妹却突然自己跑过来将我拉倒了一边:“哥,借点钱给我。”

又来了!听到她开口借钱,心里就慌得狠,我没好气的瞪着她:“前面借的你都还没还过呢!”

“这次一定还。”

妹妹的语气很坚定,但是我太了解她了,在外人面前高冷艳,在我面前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无赖而已。

我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借!没钱。”

妹妹忽然露出一脸奸笑,踮起脚附在我耳边轻声道:“你偷看大姐洗澡的事,大姐还不知道呢!你借给我的话,我保证大姐永远都不会知道,而且我还有一个大大的惊喜送给你。”

明明是她带我去偷看大姐洗澡的,现在一推二五六,好像全是我一个人干的似的! 她可以不要脸,我不能不要脸啊,今天这钱看来无论如何都是要借出去了,我干脆直接开口道:“你要多少?”

妹妹笑嘻嘻一把搂住我的脖子,在我脸上就呗了一口:“我就知道哥你对我最好,我只要三千”

我有些无语的看着她:“要那么多干嘛!”

“买车去上班啊!”

…………

买了两辆电动车支出六千块,对于我这个下岗工人来说,已经快要接近天分数字了,我的心里在不断喷血。

“哇,姐夫买新车了!感觉很不错呢!”张妙看到我新买的电动车,显得特别开心,围着新电动车转了一圈,便一屁股坐了上去:“走,我带你兜兜风。”

张妙开车的技术很不错,走得很稳,不过她硬是要求我搂着她的腰。

妹妹她们去上班了,老婆又上晚班,我俩就不打算回家吃饭了,在我的指挥下,张妙载着我来到一家自助餐厅。

“你好,先生几位?”

“两位.”餐厅的服务员微笑着将我们迎了进去,帮我们找好了位置,我直接把钱交给了她,让她去帮我们买单,便带着张妙去冷柜挑选食材了。

将食材端回桌子后,我和张妙面对面坐了下来,开始认真的犒劳自己的肚皮。张妙不停的跟我讲述自己这些天来的所见所闻,比如有少男少女躲在书架后面做羞羞事了,又比如竟然有六七十岁的大爷跑过来要找房中术之类的书籍……

“哈喽,阿军哥,好久不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我寻声望去,一个画着浓妆、身材比例还算协调的大美女,正端着一盘食材,充满善意的看着我。我有些惊讶的笑了笑:“原来是啊雅妹子啊,今天上早班?”张雅是老婆的同事之一,身材也不是很高也就一米六的样子,人本身长得不错,素装看起来还算出众,挺耐看的。但她就是喜欢涂的跟个面人似的,反而让我看着有点难受。而且听老婆说她的性欲特别强,天天抱怨她老公满足不了她,每天上班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站门口看猛男。

“嗯,今天下班早,所以来这里犒劳一下自己,没想到遇见了你们,正好我自己吃也无聊,过来和你们拼个锅,还不知大帅哥欢不欢迎呢!”张雅说着就自己在我旁边坐下了。

“坐坐,正好我们也刚坐下,多一个人更热闹一些,而且大美女坐在旁边看着养眼,说不定能多吃点。”不欢迎也必须欢迎了,总不能一脚把她踹下去。不过她这一坐,位置就显得有点挤了,如果和老婆坐一起到没什么,但是和一个没怎么接触的女人屁股挨着屁股还是感觉怪怪的。

张雅将一份金针菇倒入了汤锅,打趣的看了我一眼:“去,哪里能和你小姨子比啊,想吃多点还是看你小姨子吧!我是没这个福分咯。”话是这么说,她却看似无意的把小手放到了我的大腿上。

我低头看了一眼,别说,她的小手长得还是很细腻的,是我喜欢的类型。还真有点舍不得让她拿走,只好任由她施为,不过这家伙,好像越来越过分了,刚开始是放在大腿上,吃了一口东西,再放下来的时候,直接就放我裤裆上了。我穿的是运动短裤,根本就不经摸,没几下就被她摸起了一个小帐篷。

不知道张妙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眼睛一直瞪着张雅,吃了一会,有些不开心的夹了一片羊肉放在我碗里“姐夫,吃羊肉,看看骚不骚,太骚的还是不要吃的好,会口臭的。”

“我不怕骚,她们都说羊肉越骚越好吃,我先尝一口”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张雅已经把羊肉夹走了,放在嘴上轻轻咬了一口,又放回了我的碗里:“军哥你吃吧,不是很骚,味道还可以。”

看见张雅的举动,我立刻意识到事态可能要不受控制了。果然张妙一脸不悦的站了起来:“姐夫,我要去上厕所,你去不去?……?再问你一遍,你去不去,不去的话等会说不定你小姨子就要被人拐跑了。”

“呵呵,去!当然要去了!”只是一个女人叫一个男人一起去上厕所好像逻辑不一般啊,但是不去的话,回去之后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而且我也正好可以摆脱张雅的魔掌,省得自己继续沉沦下去。我依依不舍的推开了张雅的手,站起身跟着张妙走了出去。

从厕所里出来,张妙一脸不爽看着我:“不许再坐到那只骚狐狸的身边去。”

为了让张妙消消气,我站直腰身朝她敬了个军礼:“遵命!长官”

“呵呵,你就不能正经点?”张妙一下子就被我逗乐了,傻笑了一番后,硬实要挽着我的手走回去,也不知道她咋想的,对面坐的可是她姐的同事啊!

回到座位后,我怪怪的坐到了张妙的身边,不过还是被挤到里面的命运。好在我都不用自己烫菜,她们两个早已将我的碗塞得满满的,搞得我有些受宠若惊不敢动筷子。

我们从餐厅出来的时候才八点半不到,我载着张妙来到天象酒吧,不过我没打算进去,因为张妙一直瞪着我,显然她不想让我进去。我只好在酒吧门口转了一圈就带着张妙走了,不过,我还是在酒吧门口找到了那辆贴着两个叮当猫的电动车,那是妹妹最喜欢的卡通人物。果然那两个家伙是跑到酒吧来上班了,也不知道做什么,挺令人担心的。

我们两回到家后,张妙依然抢先占领了卫生间,我心有点乱,便躺在沙发上想着张妙的酮体,自己是不是太胆小了,那么好的机会…………

“亲爱的,我也想你了?”

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了张妙的声音。我坐起来揉了揉眼睛,寻声望去,张妙正裹着一块浴巾站在阳台打电话,也不知道她说了多久了,不过听语气应该是和她男票在说话,想来时间也不会短了,应该到我洗了。

“亲爱的我先去洗澡了,拜拜!”张妙走回来时候,看到我坐起来了。身子一钝,显然被我下了一个激灵,很不爽的瞪了一眼,才将电话放到电视柜上。

就在她刚把手机放下的时候,一只倒霉的蟑螂好死不死的从电视机后背飞了出来,落到了她的浴巾上。

“啊!蟑螂……”张妙一只手捉着浴巾,一只手手不停的追打着蟑螂,这不打还好,一打就出事了,蟑螂直接就往浴巾里面钻,吓得她把整条浴巾的扯了下来又蹦又跳的。

一时间整个美丽的酮体在我眼前一览无余,不过我没时间去欣赏,因为我看到她踩死蟑螂了,本来想提醒她的。不过我忽然意识到这是个契机,张妙特别怕蟑螂我是清楚的,听我老婆说能怕到昏迷的程度,我得见机行事才行,不然可能要后悔一辈子!

“呜……你要死啊!快过来帮我打它,我怕蟑螂……呜……呜……它钻到我那里去了!……呜呜……”张妙直接被吓的哭起来,不断朝我呼救。

“我去啊!这家伙都怕到产生幻觉了!”

听她张妙这么一说,我差点又笑出声来,刚瞌睡了就送枕头。我假装很紧张,连忙走过去问道“在哪呢?”

张妙不停的伸手去掰自己的小馒头:“这”我低头看了一下,除了粉红的小阴唇,什么也看不到,我壮了壮胆,伸手帮她又掰开了一点。

“你干嘛呢!怎么把手伸到人家那里去了”张妙又些生气的拍了一把掌我的手。

不过作为一个不合格的色狼,我抬起头疑惑的看着她道::“真的爬进去了?”

“呜……我不知道,它刚才钻我那里了,我能感觉得到,但是后来就不知道哪里去了,我觉得它好像是爬到里面去了,呜呜呜……怎么办……呜呜……”

看她哭的梨花带雨的,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才好,但是到嘴的肉再松开,下次可能就真的没机会了。想了想便开口道:“要不我送你去医院看看?”医院那么多人,我就不相信你宁愿去医院给一群人看。

“呜呜……我不去……太丢人了……你帮我把它捉出来好不好?好不好?……呜呜……”

果然奏效了,一时间我不知道是开心还是难过好,开心的是我马上能看到千万男人想看的地方,难过的是我变坏了!

我一边在电视柜下面的抽屉翻找手电筒,一边假装紧张的安慰道:“你先别激动,它或许没爬进去呢!可能是你的心里作用而已。再说了,就一只小虫子而已,你大鸟都不怕,还能怕它干嘛,大不了叫你男朋友过来用鸟把它压死!然后跟着男人的精华一起流出来就行了!”我提醒了一下她,大鸟不但可以操B还可以把虫子碾死,都说病急乱投医,我就不相信你不找我的那个医生帮忙了!

“呵呵呵……呜……你好坏……呜……但是真的能压死吗?”

“当然!”我假装用手电在她跨下照了下,她的阴毛不多,就前面稀稀疏疏的几根,然后下面一对粉嫩小馒头,几乎合的严丝合缝,要是能爬进去才乖。

“看够了没有啊,看外面有什么用啊,我总感觉它在里面!”她一边说一边又要伸手去掰开小馒头。

“妙妙别紧张,让姐夫来帮你看看!”说着也不管她同意,就用手帮她搬开了小馒头,露出了里面分红的小阴唇,不过小肉穴的门口还是有嫩肉挡住,根本看不到里面,而且她还是站着的,我要蹲下去,把头伸到她跨下往上看,实在是不舒服,我抬头看着她:“妙妙,好像在里面,我看到一只脚缩进去了。”

如果平常的话,估计没人会相信,但是她被自己吓蒙了,吓出幻觉来了,自己都感觉小强在里面了,旁人在施加点外力,应该能起到推波助澜的效果。

果然,听我说完,整个人一下就呆住了,满脸紧张的看着我:“姐夫快想想办法啊,呜呜……我怕……”

看她被吓成这样子我又有点担心了,我老婆说她以前被蟑螂吓晕过,万一真被吓傻了怎么办!我起身用手帮她抹了一下脸上的泪痕:“乖,别怕,可能我刚才看错了,它应该是进不去的,如果你实在担心,我们到房间里掰开来检查一下。”

她嗯了一声,点了点头,但是没动,用求助的眼神看着我:“姐夫,我腿软了,走不动。”

我摇拉摇头,假装很无奈,小叹了一口气:“诶,看来我只能牺牲一下了。”说着我一个公主抱,把她抱了起来,有左手还很配合的捉住了她的大白兔,她也很配合的伸手勾住了我的脖子,看着近在咫尺的大白兔,我差点没忍住亲了上去。

把她放到床上后,她很主动的岔开了双腿,整个神秘之地在我面前一览无余,“好美!”我不由得感叹了一声,自己的计划已经差不多得逞了。

“先别看了,等你捉它出来弄死,我给你看个够。”张妙的此时的脸色有点发青,看来被吓的不轻,我也不好在开她玩笑了。

光看个够怎么行,得多弄点福利才行:“我帮你捉到她可以,亲小兔兔吗?”见她点了点头,我又继续问道:“小洞洞呢!”

“都给你,都给你,你快点帮我把它弄出来,你想要怎么样都行,呜呜呜……”

我假装把手电筒用一个万向杆固定在床沿上,调好角度后,我把两只手的中指和食指举了起来:“用你的口水还是我的口水?没有水分的话,容易造成阴壁损伤。”

“不用的,你摸一下她就有水了”张妙一边说,一边拉着我手指就往她的阴蒂上按去,我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没想到做坏人,原来这么爽!

她的阴蒂粉粉的,看着就让人有亲上去的冲动,但现在还不是撕下伪装的时候,我揉了好一会,假装没见到她那里的湿润:“妙妙,好像没水啊!要不我们换个方法?”

“我可能有点紧张,一点感觉都没有,要不你用口水好了,哦!对了,我男朋友用舌头舔的时候,我特别舒服,也不知道现在行不行。”张妙说完,一直用乞求的眼神看着我,显然是想我用舌头去。

我去啊,真的是想什么来什么,正是我想要的结果。我又假惺惺的问了一句:“你真的不在乎我亲你这里吗?”

“嗯!”张妙连连点头。

日了,看着美食在眼前,还要假装不敢吃,太难受了,我一把把头埋进了两腿中间,直接将整个馒头含在了嘴里,舌头不停的往洞里钻。还真别说,嫩B就是嫩B问道比老婆的要清新很多。

“呃……嗯……嗯……呃呃……嗯……姐夫,你……你亲错地方了……”

“哦,那我换个位置.”

伴随着张妙的呻吟,时间一秒一秒过去,大概过了半分钟后,我停止了动作。我看了一下她的小馒头,发现此刻正在不断的有蜜汁流出,还有些是我的口水。

要进入探穴步骤了,让我有点小兴奋,但是不能表现的太急切,我伸出左手的两根手指,慢慢的探了进去,水很充足,很润滑,一下就进去了,不过阴道壁吸吮的力道非常大,手指居然能感到压迫感,真爽。

张妙嗯的一声嘤叫后,整个屁股突然抖动了一下,然后阴道壁开始有规律的吸吮起来,力道大的惊人,手指居然有被拽进去的感觉,不过此时不是体验的时候,我四指用力轻轻掰开了她的阴道口,仔细的用电筒照了一下。粉嫩粉嫩的阴壁还在不停的吮动,粉嫩的宫颈口有规律的收缩甚是诱人。尤物啊!

“嗯……,嗯……,姐夫,看到了没有?”此时张妙的脸上已经由刚才的青白色换上了迷人粉,这让我有点紧张了,怕她是不是要回复理智了,那样我就前功尽弃了!

我假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没看到呢!手指太短了有几处死角没看清,要找又长又不容易伤人的东西才行,不然怕弄伤你,”张妙的眼中又开始润含着泪光,忽然一下眼睛一亮,直直的看着我:“姐夫,你那个好像很长,你可以把它伸进去找找看,如果碰到应该能感觉到它吧!”

“嗯!”我点了点头,这正是我要的结果。但我又暗自好笑,平时整我的时候跟个鬼精灵似的,一紧张咋就浆糊了呢!

我看了看她的眼神,觉得没必要再问她了,因为下面那玩意已经等不及了,直接三下五除二就把裤子脱掉了。我的东西早就在她的魅力下完全勃起了,所以此刻在女孩的眼中看起来应该还是可以的,我就不信把她操舒服了,以后不给我操。

果然,张妙惊奇的看着她,好像有些不可置信,显然她男朋友那东西比不过我的,这让我的虚荣心小小的满足了一番。

我慢慢蹲下,将肉棒放在她的阴道门口磨了一会,好弄点水分,不然容易弄痛她,那样就不美了。等我感觉差不多的时候,我便把鬼头用力压下去。

“哇草,好紧啊!“一时间,我感觉弟弟的脑袋好像被橡皮筋给捆住了!

“嗯……啊……啊……”

张妙不停的扭动着屁股,嘴巴张的老大,也不知道她是痛还是舒服,搞得我一时进退两难,连忙问道:“妙妙,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是你的那……那东西太大了,我觉得我好像要……你用力把它伸进来吧……快……快伸进来……”

张妙的表情太吓人了,看着又点瘆人,好像看到了那些吸食海洛因的瘾君子,毒瘾犯了。这家伙比我想象的要疯啊,前天没操她太浪费了!

“啪……快插进来啊……”

“妙妙,你真的感觉它爬进去了?”太吓人了,张妙两眼发红,突然在我屁股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简直比瘾君子还可怕,我都在怀疑是不是她套路我了!“快插进去啊,我难受死了!别管那只小强了!你插进去帮我压死它。”日啊,屁股又挨了几巴掌,为了保住小命,我豁出去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努力了半分多钟才进去一半,不是我不想进去,是她里面实在太紧了,肉壁不断的缠绕我的肉棍,有点想是被蛇给缠住了。

“……啊……”张妙两只手冒起青筋,死死的抓着她的两只玉兔,我生怕她把自己捉坏了,连忙把她的手拉开,按倒床上,下身用力的顶了上去。

终于我感觉到我的龟头顶到了一个熟悉的门户,我停止了动作感受了一下,假装有点失望的看着张妙道:“妙妙,里面没东西啊!应该是没进来,我要不要拔出来了?”

“不要管它了,你快动一下,我感觉难受死了!快……”

“那你不要夹那么紧啊,都夹痛了。”我一边说一边来回慢慢抽插,慢慢的感受这个初次品尝的肉穴。

好舒服!我以前只干过老婆,张妙只是第二个,此刻我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表的刺激感。

“……啊……好爽,好大啊……好胀……姐夫再快点,我还要……”

在她一再要求下,我不停的加快速度,将她的屁股啪得啪啪响,将她整个人都拍得移位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张妙整个人看起来浑身映红,像一只发情的猛兽,眼神也不在柔和,里面是无尽的索求和贪婪。

突然我感觉到她的肉壁剧烈收缩,接着一股清水从阴道里面喷射出来,感觉像用来浇花的喷泉,一下就把整张床搞湿了一大半,这家伙可能是潮吹了。

我忍不住想要逗一下她:“妙妙,你尿尿了?”

“没有,我也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但是它不是尿,我当时只是觉得好舒服好舒服,我无法形容那种感觉,我以前从来没有过那种感觉,原来高潮是这样的!”张妙一边描述自己的感受,一边羞涩的看着我,看起来像一只害羞的小猫咪,不时看一眼自己弄湿的床单。

不对啊他不是有男朋友吗,怎么会没有高潮呢!我不可置信的看着她道:“你不是有男朋友了吗,怎么会没有过高潮呢?”

张妙娇羞的看了我一眼,又默默的低下了头:“他那个还不到你的三分之二长,还很小,而且他放进去几分钟就射了,我一直以为那种感觉就是高潮了!直到今天我才知道那个不是!”张妙说完,又抬起头看着我,欲言又止。

我抽插了两下,有爱的摸了一下她的脸颊,“有话就直接说吧,别担心。”一边说一边使劲插。

“哦,你那个还在里面,好硬!我现在又想要了”张妙含着手指,娇羞的别过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纳尼!这么快就又想要了,这还真的让我始料未及,欣喜之意难以言表啊!

不过刚才太仓促了,都没好好慰劳过她胸前的两只大白兔,而且我都还没找到感觉她就完事了,这就有点不美妙了!

既然美女相求,君子哪有不应之理,单单答应还不行,还得让她舒服。我伸出双手轻轻揉搓着两只肥软的大白兔,舌将军不停在其上游走……

“啊……好爽……啊……”

两只大白兔不停的在我口中转换,偶尔两只挤到一起来吸,偶尔又轻轻咬上一口……

虽然她的肉洞依然很紧,但是我的小兄弟也很争气,一直坚挺如初。

“啊,姐夫,我不行了,我要……”

这次比上次的时间长一些,大概有十分钟的样子,她又喷水了,只是量少了很多。不过我还是没能尽兴,才刚刚找到感觉她就完事了,不过她连续两次了,应该很虚弱了,再继续可能要把她搞坏了,或许该收工了。

张妙疯狂抖动的屁股慢慢平息了下来,双目缓缓闭合,娇躯静静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别拔出去,让它在里面待会。”

我刚想抽身离开却被她制止了。

我就一直静静的跪坐在床上,大概过了十来分钟了,她还是不让我拔出来,而我又还没射,加上她美丽动人的身姿,我实在忍不住了,一发狠,用力快速抽插了起来。

“嗯……嗯……嗯…嗯…嗯……啊……”

随着的动作越来越快,她的回应也越来越急促。

“……啊……姐夫我好贱啊,我好喜欢你操我的感觉,啊……”

“姐夫你好硬啊……啊……我不行了,插死我快插死我……啊,你也射进去好不好……我想要给你生宝宝……啊……让妙妙给你生宝宝……”

“生你个大头鬼,书还没念完呢!”我没好气的骂了她一句,下身用力的抽插起来,我慢慢的感觉到了酸胀的感觉。

“……啊……”

终于在她的呐喊声中,我的小兄弟垂头丧气的退出了战场……

我从张妙身上下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四十了,赶紧冲去卫生间洗了个冷水澡,不然老婆回来估计要坏事,因为张妙体液都有一股独特的体香味,特别是蜜汁蕴含的浓度更高,不过要挨得很近才能闻到。

……老婆终于睡着了,我抽出纸巾帮她擦干应道口上的爱液后,便下抱着她躺下了。

……

第七章 妹妹的圈套 上

“嘭”我刚刚睡下没一会,又被门声从梦中拉回了现实,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看了一眼,“都五点了,这两货怎么才回来!”。

“沙沙沙……”一阵阵细微的水声传来,显然她们在洗澡。

“砰……砰砰……”不一会,房门被人轻轻扣响。

“还让不让人睡觉啊”我埋怨了一声,穿上短裤,走过去拧开了房门。

“诶!怎么了?”我着实被方晴此刻的造型吓了一跳,头束小短尾、双眼红肿、鼎着一个熊猫眼,眼神躲闪的看着我,不禁让人心生犹怜。

“我们跟别人打架了!”方晴像受了委屈的小孩一样,看到我泪水就不停的往外冒:“家里有没有跌打水?”

“好像有!”我走到电视柜旁的储物架上抽出医药箱,翻了一会,拿出了跌打水,顺手拿了两张纸巾给她,“你们不是去上班吗?怎么又跑去跟别人打架了?”我是又气又心疼啊,第一天上班就打架,还干个毛线哦,我的三千大洋又打水漂了!“她们欺负人!”方晴接过跌打,抹了一把刚刚涌出来的眼泪,拿着跌打水转身走了出去,我放心不下也跟着走了过去。

“啊!我什么都没看到!我先出去了。”我们走进去的时候,妹妹披头散发,鼎着两个熊猫眼,脸颊红肿,光着身子坐在床上翻看自己的两个大肉球,看着她的新造型,我是又好笑又好气。

“进来,别装了,你看的还少吗?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刚退出门外,她的声音就追了过来,我只好止住脚步从新走进去。没办法,没结婚前偷看她洗澡被捉到过!

“你这是怎么了?”我走进去尴尬的笑了笑,想要多开她的眼神,眼睛却又不受控制的盯着她的两个肉球。

妹妹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傻笑什么,把门关上,过来帮我拉一下手,好像崴了。”

把门关好后,平复了一下混乱的思绪,我走到床边坐了下来。端着她审过来的手看了一眼,嫩白的手腕上又些微肿,手臂上有些抓痕,其他地方倒没什么。妹妹手指修长,圆润如玉,细腻诱人,挺好看的,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结果又被她白了一眼:“看什么呢你!让你进来帮忙的,不是让你进来揩油的。”

在妹妹的催促下,我捉起她的小手,握紧她的手腕用力的拽了两下,胸前的两个大肉球也跟着剧烈的抖动起来,害得我又走神了。

“动一下看看,好一点没有?”

妹妹握拳转动了一下:“嗯,舒服多了,这里也帮我揉一下。”妹妹把她左边的大咪咪拉了起来,露出了下面的一块青斑。

我白了她一眼:“死丫头,男女授受不亲,都这么大个人了也不知道点羞耻心!”我说是这么说,不过还是拿过方晴手上的跌打水倒了一点到手上,轻轻抹了上去。我忽然想起,她女人不是在旁边吗干嘛让自己来,我疑惑的撇了她一眼:“干嘛不让你老婆帮你抹?”

本来坐在她旁边低头看的方晴,被我这么一说,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指了一下旁边的跌打水:“我对这个过敏,粘上皮肤就起水泡。”

我说呢!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便宜让我来捡,原来是她老婆过敏了,我放下了心中的疑惑,专心的揉起揉球来。

别说,妹妹的乳房手感很好,又白又嫩又大又有弹性,就是有点下垂。不过我的注意力此刻不在她身上,反而在旁边娇羞的方晴身上,她俯身认真看的样子很迷人,垂落的睡衣口让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她的两个小山峰,还有肉峰上那两颗粉嫩的小葡萄,忍不住幻想着自己正在揉搓那两颗小葡萄。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挺贱的,喜欢窥窃,像妹妹现在这样给自己玩弄,反而没了那种窥窃的美妙感觉。

“……嗯……”一声轻声嘤叫穿入耳中,将我从幻想中拉回了现实。转过头望去,才现妹妹居然闭合着转眼咬着嘴唇一脸陶醉的样子,“哇草!原来捏的是她的乳头,怪不得刚才的幻想这么真实!”

我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妹妹微微张开眼皮,目泛春光看着我,我又轻轻的揉动起来,她再次鄙视了眼睛,随着我的揉动,她乳头满满坚挺了起来,不过她的乳头并没有像她的乳房发育的那么好,反而还有些小。我每搓一下小乳头,她都随之嘤一声,随即我故意捏着她的乳头拉起来不停的揉搓。

“……啊……吸……啊……嗯……吸,轻点……啊……”她一边呻吟一边松开手去揉搓自己的另一个乳房。旁边的方晴本来就很大的眼睛,一下子睁的更大了,有些惊愕的看着她,反而不是我。

“你不是说你只喜欢女人的吗?”我松开手,一把推向她的头,将她差点推倒在床上。

看着她身上的淤青和抓痕挺多的,我也不忍心在继续挖苦她。坐到床上去,一处一处的帮她涂抹。我第一看见她这么乖,没有嘲讽我,也没有打我,只是一直安静冷漠的看着我,任由我施为。

“你的伤痕怎么都在奶子上啊?”虽然通过身上的抓痕,可以判断出她是和女人打架,不过这伤痕都集中在乳房上就有点奇怪了!

“因为那个骚货嫉妒老娘的比她大。”妹妹的语气充满了霸气,又夹杂着不屑,“哼,一个假货还好意思跟我比,不自量力。”

“啊,痛,轻点”看她一副不知悔改的样子,想到我的3000大洋,我使劲的揉了一下她胸口上的淤痕,“人家不自量力,你怎么被打成猪头了,说了多少次了,女孩子不要老在外面打架,怎么就不肯听呢!”

“那又怎样?”这家伙居然古着腮帮子,气鼓鼓的翻白眼瞪我,高冷美的形象顿时消散得无影无踪,不过好久没看到过她这样子了,一般是小时后和我抢糖吃,才会有这个表情,每次她这样,都忍不住分给她吃。

我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我现在没糖给你吃,瞪我也没用”,我停手检查了一下,腹部以上的淤伤都抹了一遍了,就把她翻了过来,帮她检查后面。

“兰姐,沐军哥,我有点困先睡了”已经瞌睡连连的方晴终于抗不住,绕过我,在靠墙的一边侧身躺下了,由于本身就是一米五的床,三个在上面一下就显得拥挤了起来。

妹妹的后背和腿都没多少伤,不一会就抹完了。

“好了,我先回去睡觉了”因为跌打水的药性比较强烈,她屁股上的两处我不打算抹了。至于下面更隐秘的地方有没有淤伤,我打算留给她自己弄了,毕竟是兄妹,看是一回事,做事一回事,有些事情我还是有抵触的,所以我下面那根肉棒一直都还处于休眠状态。

“哥,这里被踢了一脚,你帮我揉一下”这家伙居然睡眼朦胧的翻过身来,岔开腿在自己阴部揉了两下:“就是这里。”

“哪里你自己揉!我手累了”毕竟她的身子偷看过好多次了,摸一下上面的部位倒是没有啥感觉,就和小时候一起洗澡差不多,无非就是奶子比以前大了而已。

当然,她那里我小时候也没少摸,因为家里在农村,每年春季过后到处都是跳蚤!也是我们最痛苦的时候,身上经常能看到跳蚤咬起来的胞,还特别痒特别持久,每次被跳蚤咬到都是我帮她挠的,因为她嫌妈妈手粗挠的不舒服,经常就有不长眼的跳蚤会咬到她那里。但是小时候不懂啊,每次帮她挠痒我还觉得痛苦呢!但是现在懂了啊,再去挠显然就不合适了。

“不嘛!我好困,你帮我。”

好久没见过她这样撒娇了,我有些惊喜的低头看着她,这家伙睡着的样子还是很可爱的,“再帮你挠一次吧!”

从厕所洗干净手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微亮了,就跑回房间附在老婆耳朵上告诉她我要出去晨跑,老婆迷迷糊糊的说了声“去吧!”又睡着了。

再次来到妹妹房间后,我把灯关了,我把她推到了床中间,自己在旁边睡了下来,就像小时候那样抱着她,轻轻的帮她揉了起来,不同的是现在她长毛了,揉着没有小时候光滑了。不一会我的眼皮也开始打架了……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有点热,还以为睡在自己的房间,便把身上的衣服脱掉不知扔哪了去了,不一会我又觉得肉棒顶着裤子睡很不舒服,我也扯掉了。脱光身上的衣服感觉轻松多了,我摸索着找到了老婆,一把将她搂到怀里,伸出手捉住了她的咪咪,安心的做起了梦。

在梦中,我梦到了老婆那骚包又开始犯贱了,她背对着我转过头来不停的朝着我眨眼睛,我笑骂了一句:小骚货,刚刚不是来过了吗,但是她妹回应我,依旧笑眯眯的朝我眨眼睛,我没辙了,只好让肉棍开始探索她的门户,不一会我感觉她哪里已经湿滑了,便径直的插了进去,我听见的嗯嘤了一声,就搂紧她道:“我昨晚一晚没睡,先睡一会等会我们再玩……

“……嗯……嗯……嗯……”

迷迷糊糊中,我被一阵嗯嘤声吵醒了,不过我并不觉得奇怪,因为这一年多都是这么过来的,经常和老婆在梦中就开干了,有时候第二天起床后才知道彼此又恩爱了一次,所以她来月事的时候一般都不肯让我跟她睡,染红的床单太难洗了。

我半睡半醒的感受这老婆肉壁的蠕动,今天的感觉好像有点不一样,感觉老婆的阴道吸吮的力度很霸道,少了一丝温缓的感觉,还有,肉穴好像比以前深了一些,肉棍都差不多全进去了,还没顶到她的子宫口,我觉得可能是背入的姿势可能不对吧,微微往后躺了一些,把剩下肉棍推了进去。

“……啊嗯……”

总算是顶到她的子宫口了,我很满的享受着阴道包裹吸吮的感觉,不过老婆扭动屁股的频率明显没有平时快,这让我又点担心她上班会不会迟到,因为已经有过几次这样的现象了,每次都怪我太久耽误了她的全勤奖。

我轻揉搓这她的乳房,食指不停的挑逗她的乳头,轻轻楼着她的脖子贴到她背上:“老婆,再不快点,又要迟到了!”

突然,我感觉有一只手再推我的肩膀,我慢慢的张开了眼睛,虽然有窗帘遮住了大部分光线,但此刻我还是看清了那张几乎完美的脸,不是方晴还能有谁!我很纳闷,这家伙什么时候跑到我房间来的!她跑过来做什么?“方晴,你怎么跑到我房间来了?你这样子偷看别人是不对的!”虽然自己也喜欢偷窥美女,但是别人头看自己又是另一回事。

“……嗯……啊……嗯……晴晴,你别停手啊,我还想要,好舒服啊……”

我日了!这是妹妹的声音,我居然在干自己的妹妹,而且还有个女的坐在旁边看,我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

“……啊……,别拔出来……乖晴晴别拔出来……我再爽一会就好……”妹妹迷迷糊糊的声音再次响起。

“哈哈……哈……”方晴非但没生气,反而掩嘴坐在那里笑。

我知道很多蕾丝边都会找一些战斗力强悍的男子搞三P,虽然我也有过幻想,但我可不敢想和自己妹妹这样搞,至于她两怎么搞那是她们自己的事,就算想管也管不了。

“爽你个大头鬼!”我没好气的跳下床,开始找自己的衣服。

这时妹妹也清醒了过来,先是看了一眼正在偷笑的方晴,又惊愕的看着我,显然是已经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老婆的声音:“小兰起床吃午饭了!”

都吃午饭了!那现在几点了?我也不管自己还是不是光着身子了,径直走到床头拿起手机按下开关机,“才十一点啊!”

我一时间又不知道何去何从了,老婆最起码要十一点半才出门,我要是现在出去被看见了怎么解释啊!

就在我犯难的时候,一直手带着清凉的液体,突然捉住我的肉棍套弄了起来,同时朝外面大喊一声:“嫂子,你先吃,我们再睡一会”

门外马上传来了老婆的声音:“那我先吃了,也不知道你哥跑哪去了电话也不带,桌上我多打了一碗饭,等下你们吃掉吧。”

“放开!”我用蚊子都听不到的声音轻喊一声,一把推开了妹妹的手,“不害臊。”

但是妹妹的手马上又粘了上来,“没想到你这家伙一下这么大了!以前小的跟毛毛虫似的。”说着手中还突然发力,奸笑的看着我,低声道:“明明是你先插我的,还好意思教训我,把老娘搞得欲火焚身还要放我鸽子,乖乖听话,不然我现在就光着身子出去告诉嫂子。”

做为一个有把柄被捉住的男人,一定要拿得起放得下,我轻轻放下了电话,轻轻的抚摸着妹妹的头发,一把将她脸按下了我的肉棍,不过角度好像没把握好装在了她的脸蛋上。

“你干嘛,差点戳到我眼睛了!”妹妹没好气的在我屁股上重重捏了一把,然后直接就把我的家伙含了进去。不过马上又吐了出来,把头转向正在偷笑的方晴:“晴晴,拿手机来,开播。”

“好嘞!”方晴应了一声,笑嘻嘻的跳下了床。

“不要拍我的脸”我想一巴掌抽死她,自己不要脸还要拉着我不要脸。

不一会,方晴就把直播架子摆放好了,在上面安上手机后,有拿出了一卷隔音胶布把门缝都贴了一遍,怪不得我偷听他们直播的时候声音这么小。

一却准备妥当后,直接就点开了她们的直播间,方晴熟练的带上了耳机,用软润悦耳标准的普通话开始喊麦:“我是小晴,谢谢各位大哥来到兰晴直播间捧场……”

妹妹含了一会,又把我的肉棍吐了出来:“告诉那些呆子,我们等一会现场表演插B,还是弟弟插姐姐!看他们还说不说我们只会搞假屌。”

“各位大哥,今天我们兰晴直播间,特别邀请来兰姐的弟弟前来助阵……”

“想要看现场直播乱伦草B的大哥,可以点击屏幕上的链接购买门票进入我们的爱秀直播现场,同时不要忘记带上你们的小礼物哦,因为弟弟第一次草姐姐,心里有些紧张我们先给她们点时间酝酿一下感情,为感谢各位大哥的捧场,晴儿先给各位大哥发点福利。”方晴说完,就马上撸起睡衣,开始轻轻抚摸自己的乳房,不过她背对着我,根本看不清她怎么摸,不过从背后的动作看停妖艳的。

“谢谢大哥的99朵玫瑰花,晴儿爱你!”

……??这就是平时的方晴?人前斯文娇羞的女神,一下就变成了妖艳风骚的狐狸精,到底哪个才她的真面目!而且都开始怀疑我是不是被她们给套路了,甚至怀疑她们昨晚在演苦肉计。

“你别这样看着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妹妹被我看到有些发毛了,眼神躲闪不定:“我们是真的被打了,方晴过敏倒是假的,要怪只能怪你自己色。”

哇草,还真的被套路了,此刻我是五味杂陈啊,好像真的是因为自己色,不过我好像并不是很反感,此刻反而又点兴奋,好像还很享受,甚至还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操她了。不过,一定要有底线,绝对不能露脸。

“别再看了,再看我现在就……”

我一下吧肉棍塞进去堵住了她的嘴,省得老是威胁我。

堵住妹妹的嘴后,我继续欣赏方晴的表演,此刻她正卖力的撅起自己的屁股给那些呆子看处女膜,“……大哥来舔一下晴儿好吗,来帮晴儿把小膜膜捅破好吗……谢谢苏大哥的小摩托……来帮晴儿舔一下,啊……好舒服啊……”

方晴一番卖弄后,抬起头看见我在专注的看着她,脸颊一下就泛起红晕,羞涩的低下了头。不过,没一会又抬起头看着我们道:“爱秀间已经满员了,可以开始了”

“真的满员了,怪不得微微的房间总是满员,看来这些呆子还真的对乱伦的调调情有独钟啊!”妹妹显得很兴奋,还很有成就感的样子,感情在她眼里可能就跟她那些道具没什么两样。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