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姨子 (8) 作者:沐无名浩

.

【我的小姨子】

作者:沐无名浩2020-7-31发表于S8

第八章:岳母的诱惑

我的岳母来了,来的很突然。我刚把上晚班的老婆送出门十来分钟,还在想着等会怎么和妹妹她们玩呢!门铃就突然响了。

岳母叫莫雅玲,虽然已经年过四十了,不过捺不住人家基因强大,看起来倒像个三十几岁左右的少妇。而且她也不服老,穿着也比较时尚,今天就穿着一件红色低领T恤,一条紧身白色短裤,一双白色高跟凉鞋,加上出众的五官,和染得微黄的长头发,乍看之下,还真有几分模特的气质。

“妈,你怎么又跟爸爸吵架了呢?”把行李放好后,我给她倒了一杯水,顺便咨询一下前因后果。

岳母抬起头看了我一眼,低头喝了一口水:“还能有什么事,还不是你那个好岳父,三天两头跑去帮楼下的小寡妇修理水龙头!我就说了他几句,他还敢跟我发脾气。”

帮邻居修个水龙头,就要离家出走,看来岳母的醋劲也不小啊,我笑了笑开口道:“妈,爸也就帮忙修个水龙头,好像也没什么好生气的啊!”

“你知道什么!他天天和那小寡妇出去跳广场舞就算了,还三天两头的跑下去修水龙头,一修就是一两个小时,回来的时候脖子还青一块,紫一块的,你说气不气人?”

岳母越说越生气,连带着我也躺刀挨了白眼。

听她这么一说,我的笑脸也瞬间僵住了,尴尬的笑了两声:“妈,你这么漂亮,我看了都动心,岳父应该不会在外面乱来的,可能只是个误会呢!”

这话说得我自己都不相信,谁家水龙头那么容易坏,还要修几个小时,好像也只有女人下面那个水龙头了。但是,我和岳父是同道中人啊!我不但背叛了她女儿,我还上了她另一个女儿,我必须要为将来做打算,省得到时候没人帮我说话。

本来以为岳母又要生气了,不成想,她非但没生气,还用手托了一下那两个有点下垂的肉球:“谁说不是呢,老娘要胸有胸,要脸有脸,哪一点比不上那个小狐狸了。”

说着用手梳了一下头发,看向了我:“阿军,你刚刚说妈还很漂亮是不是真的?”

岳母这一举动令我有些费解,不过我还是认真的点了点头:“嗯,真的很漂亮!”

听我说完,岳母轻轻叹了一口气,将垂落在眼前的几缕秀发掳到了耳后跟:“可惜你的好岳父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居然还说要跟我提离婚。”

男人嘛哪能不犯点错,但是男人犯错的原因一般都简单,只是贪图女色而已,心里那个位置还是留给家里那个的,没必要闹到离婚的地步。

我想了想开口道:“妈,爸可能只是一时糊涂出去玩玩而已,你千万别跟他较真,我们凉他十天半个月,让他好好反省反省,等他知错悔改了,咱再原谅他。”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跑来你们这里住一段时间先。”岳母说着,伸手轻轻垂了一下自己的肩膀:“搭了几个小时的班车,身子骨都快抖散架了。”

我看到岳母这个举动,我直接坐到她身边,轻轻帮她捏起了肩膀:“妈,你先消消气,砖家说了,生气容易显老。”

“还是我女婿好,知道心疼人,不像那色胚,晚上叫他摸还嫌累。”

莫雅玲很配合的侧过了身,一边抱怨,一边指挥我的动作:“这也捏一下,还有这也捏一下,对对就是这里,轻一点……”

这时,我才发现,张妙不但遗传了岳母的容貌,连性格也是遗传下来的。

揉捏了一会,岳母居然打起了鼾声,看来昨晚应该没睡好。

由于岳母穿的是低胸装,此刻我的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乳沟和那条红色的内衣,趁着她睡着了打算好好欣赏一下。

“色狼啊!连自己的岳母也不放过。”

就在我仔细欣赏莫雅玲的美景时,妹妹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还好她还知道给我点脸面,声音不是很大。

我嘘了一声,没有去接妹妹的话,继续帮岳母揉捏起来。

“阿姨什么时候来的?”

妹妹见我没有鸟她,又走到我旁边接着问道。

我刚想要回答妹妹,莫雅玲却突然张开眼睛率先开口了:“这不是小兰吗!好久没见了,越长越漂亮了。”

妹妹笑眯眯的坐到岳母旁边:“我也刚投靠我哥没多久。雅玲姐,都一年多没见了,你还是这么年轻漂亮,一点都不显老呢。”

“哪有哦,都被人嫌弃了。倒是你越来越迷人了,真的让阿姨羡慕死了。”

莫雅玲听妹妹说完,嬉笑眉开的掳了一下头发,开始互相吹捧起来。

妹妹刚起来还没吃饭,岳母刚到,想来应该也还没吃午饭。反正她们在互相吹捧也没我什么事,我便钻进了厨房,将老婆炒好的菜重新热了一遍。等我把热好的饭菜端出来的时候,沙发又多了一个互相吹捧的人。三个女人一台戏,三人越吹越开心。

吃过午饭后,岳母坐了一会,就拿着张妙的睡衣走进了卫生间。

“哥,等会还过来直播吗?”

卫生间的水声响起后,妹妹直接坐到我旁边,将手伸进了我的裤裆里面套弄了起来。

“不了,万一被阿姨发现了不好,还是改天吧。”

妹妹被我拒绝后,就带她老婆换衣服出去玩了。我将她们送出门,交代她们注意安全后,便关好门返回客厅看起了电视。

不一会,莫雅玲洗好澡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阿军,家里的吹风机在哪?”

我从电视柜底下取出了吹风机递了过去,同时口是心非道:“妈,要不要我帮你吹?”我是真的不喜欢帮女人吹头发了。

“不用了,我自己来吧。”莫雅玲接过电吹风后便插在沙发旁的插座上,附下身开始吹了起来。

挖槽!当时岳母和我的距离大概是一米又五十公分零三厘米。她附下身后,睡衣内的风光尽览无疑,透过领口可以直接看到她穿的蕾丝边内裤,两个肉球吊在胸前晃晃悠悠的,明显失去了少女的弹性,乳头也已经黑化,看着有点巧克力色了。不过,如果在同龄阶段相比的话,她应该还是属于佼佼者的,起码它们还是比较饱满的,就是长了点而已。

不一会,莫雅玲吹干头发后,就直接到张妙的房间里去睡觉了。随后,我给岳父打了个电话,两个人聊了一会。

岳父的说法跟我想的差不多,只是贪图对方的女色而已,心还是在岳母身上的。本来昨天他还去买了礼物想哄哄岳母的,不曾想出去之后就被岳母关在了门外,最后他只好又跑去小寡妇家过了一晚。为此,两人今早又吵了一架,结局就是岳母拎包走人,留下他们父子俩相依为命。

可怜啊,岳父起码还有个小狐狸窝住,万一我东窗事发了,我估计是要睡街头了。

放下电话后,我本来想出去走走的,但想到岳母刚来,将她独自一人留在家里不大好。便拿出截拳宝典,宅在家里专心研读起来。

时间一晃而过,又到接张妙的时间了。张妙今天的心情看起来不错,起码看见我之后露出笑脸了,上车后,手也和往常一样搂得紧紧的。

车子启动后,我才想起岳母来了,便告诉了她。不过,她应了一声知道后,就开口跟我说道:“姐夫,我想跟你说个事。”

“说吧!”我想通过后视镜看看她什么表情,不过只看到了两条腿,没看到脸。

张妙将头靠到我背上后,开口道:“姐夫,我很喜欢林峰。”

“看出来了。”想都没想就回了她一句。

平时两人经常煲电话粥,要不就发信息,不喜欢的话那就有鬼了。

“但是,我又有点喜欢你!”

这个我还真没想到,平时我也就把她当妹妹看,和她交配完全属于男人的爱好——‘色’。

“是喜欢那姐夫的那根棍子吧!”反正都用过了,我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直接就跟她开起了玩笑。

我刚说完,老腰就被无情的拧了一把:“讨厌,人家真的是有点喜欢你。不然,你想都别想。”

张妙的语气有点撒娇的样子,我听着挺受用的,只好服软道:“好了,我已经知道你喜欢我了。先说你的事情吧。”

“这和我说的事情有关!我就喜欢你一点点。”张妙说着,把左手伸到了我面前拇指捏着食指:“就那么一点。”做完手势她又接着道:“我好喜欢林峰,但是他那里又不行,前天晚上跟他做了几次都找不到感觉,我一点兴趣都没有。为此他还生了一晚上的气,一夜都没和我说话,第二天早早就走了。你说我该怎么办?”

“你们以前不是都这么过来的吗!怎么一下子就提不起兴趣了呢?”

我没想到自己就插了她一下,会对她们的感情影响这么大,不过我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反而还有些得意。

我刚说完,无辜的老腰又被拧了一下:“你还好意思说,还不是因为你!被你插过之后,他那根插进来的时候,我总感觉缺少了一部分,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了。”

男人都喜欢女人说自己比别的男人厉害,我也不能免俗。不过,我本意上并不想破坏她们的感情,因为我和张妙只有亲情没有爱情,并没有将她占为己有的想法,上她完全是男性的本能作祟罢了。就算没有林峰,以她的本钱,她还可以有张峰、刘峰或者发峰。

我打算帮林峰一把,想了想开口道:“你哄哄他就好了,下次再和他做的时候,主动点,喊得大声点就行了,还要偶尔说一声你好厉害……。”

“真的?”

“肯定的啊!我就是男人啊。”张妙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将信将疑的感觉,也不知道她会不会相信我的话,所以我非常肯定的回了一句。

等我说完之后,张妙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道:“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叫啊!”

我坏坏的笑了一下:“下次我们做的时候,你录下来,多看几次不就会叫了吗!”

“你想得美,色胚!”

张妙说完就沉默了下来,没有再出声,也不知道她在想啥,不过好像她并没有生我的气,手依然抱得紧紧的。

我们和张妙快刚进小区就接到了老婆的电话。因为今天岳母过来,她请同事帮忙顶了半天假,提前下班了。本来老婆打算买菜回来做晚饭的,不过我打算请岳母去吃一顿好点的,所以没让她买。

是夜,繁星点点,明月高挂,等我们一家子从小肥羊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了。妹妹这两天心情很好,居然铁公鸡拔毛,主动请我们去唱K。

妹妹开了一个大包间,环境看着挺不错的,就是有点昏暗,适合搞男女关系。我和老婆都是属于那种鸭嗓子,所以主动放弃了麦克风,留给那四个麦霸去发挥了。

“老婆你想干嘛?”

我抱着老婆坐在角落的沙发上吃零食,没想到她突然朝我眨了眨眼睛。在这种地方搞,我还真没想过,也不敢想。

“这么黑,妈妈她们看不到的。”

但我没想到她的癖好这么严重了!还没等我同意,手已经伸进我的裤裆了。被她套弄了一会,我也就放弃抵抗了,任由她摆布了。

还好,老婆今天穿的连衣裙挺长的,她将我肉棍从裤里抽出来后,直接就坐上去,然后拉好裙子将两人交合的地方完全罩了起来。我看她弄好后,心想旁人应该是看不到了吧,不过随后我觉得有点自欺欺人了,因为坐在对面的方晴正好奇的看着我们。

我只好假装跟没事人一样,该吃的吃,该喝喝,让老婆自己坐在上面扭,只是抱着老婆吃东西有点不方便而已。

“小琳你怎么了?”老婆刚扭没一会,岳母就坐到了我们身边。

也不知到她是真没看出来,还是假装没看出来,坐在旁边还是让我挺尴尬的,我都不好意思开口和他说话。

还是老婆红着脸,喘着粗气,扭头看向了她道:“妈,我没事,只是上班有点累,嗯……想让阿军抱一会而已,嗯……你先去玩吧!”

本以为老婆会因为老娘在旁,起身收工的,没想到她反而越夹越紧了,一会之后又慢慢扭了起来。脸色越来越红,显然她越来越兴奋了,不过她紧紧咬着嘴唇不敢出声,憋得额头冒出了汗珠。我想给她擦,又够不到纸巾。

就在这时,一只手拿着一张纸巾伸到了老婆的额头上,帮她擦掉了汗珠:“妈刚唱完,嗓子有点哑了,先让她们三个唱吧。”说着,放下了纸巾就拿起一杯饮料抿了一口,接着抓了一把瓜子嗑了起来,嗑了几下又看向老婆道:“憋着多难受,想叫就叫吧,这里这么吵,她们听不见的。”

我刚喝了一口饮料,差点被她一句话给呛了出来。老婆也游戏尴尬的看了她一眼:“妈……!”

岳母神情自然的吐出了两片瓜子壳,看了我们两一眼:“没事,妈是过来人了,你们玩得开心就行。”

“嗯……嗯……嗯……”

老婆听岳母说完后,真的没有再继续强忍,开始轻吟了起来,而且好像还越来越兴奋了。这让我很是担心,担心某一天她会不会拉着我跑去十字路口做。

“啊……”

十来分钟后,老婆终于有气无力的趴在了我身上,不过我没射。毕竟我没老婆那特殊的爱好,而且岳母一直盯着我们看,这让我很尴尬根本提不起劲来。

“好玩吗?”

我去,老婆刚从我身上爬下来坐到中间,岳母就附在她耳朵问道。

老婆红着脸看了她一眼,娇羞的点了点头:“嗯!”

“还是我女儿会玩,妈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呢!”

一夜无事。

次日老婆早早就出门了,因为昨天她找人顶了半天班,所以今天要去帮别人顶回来。

昨天喝了几罐啤酒,由于我不胜酒力头还有点晕,所以打算多赖一会床。不过我刚眯上眼没多久,我就感觉到有人钻进了我的被窝。刚开始我以为是妹妹,结果张开眼发现是张妙。

“你今天不是上早班吗?”我满脸疑惑的看着躺在我身边的美丽面孔。

张妙得意的笑了笑:“我今天休假!”说着,灵动的双眼还不停的给我放电。

我一把将手伸进了她的睡衣,捉住了她的乳房:“那你妈妈呢?”

白痴都知道她不可能是跑过来睡觉的,肯定是过来睡人来了,只是我没想到她这么主动。

张妙一把搂住我的脖子,把头贴到了过来:“我妈昨晚被小兰姐忽悠喝了两罐啤酒,估计一时半会醒不来了。”

既然安全隐患已经排除了,我没有再继续浪费时间,抱着她就吻了起来,她的红唇还是这么令我着迷,吻了许久都不想松开。吻了一会后,我的手便开始在她身上不停的游走,没一会就再次探入了她的肉穴。

“等等,我先把录像打开先。”我刚把手指伸进去,她却突然推开我跳下了床。

这时,我才发现我的床头上夹着一个万向杆,杆子上又夹着一台手机,没想到这小妖精真的相信了我的话。

“来吧!”张妙摆弄了一下手机后,便将身上的睡衣和内裤一股脑脱干净了,然后笑眯眯的又爬了上来。

我喜欢看爱笑的美女,更喜欢看赤身裸体带着笑脸的美女,我主动将她迎进了怀里,捉着她的大白兔就含了进去。

“嗯……嗯……”

随着的轻嘤开始,我们正式进入性爱教学模式。

张妙的两个大白兔真的特别有弹性,看着特别挺拔,握着也舒服,口感也特别好,简直就是让人流连忘返的极品佳肴。

吃完兔子,我又辗转来到了桃源门。此刻桃源门已经洪水泛滥,一口下去,嘴里就流满了蜜液,虽然有点淡淡的咸味,估计是解不了渴了,不过口感还不错,应该可以下饭。

“…啊……啊……嗯……啊……”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录制效果好一点,我感觉张妙喊的特别大声,大到我都担心岳母会不会突然破门而入了。

舔了一会她的小阴核后,我转过身把自己的小兄弟放到了她嘴边,趴在她身上继续舔食她的蜜汁。本来我还有点担心她不会、或者不肯含我的肉棍。结果我想多了,我刚放过去就被她的红唇包裹住了。

“……嗯……姐夫我想要了,你插我吧。”

肉棍在阴唇的包裹下缓缓推了进了进去。张妙的肉穴还是很紧,我怕弄痛她,所以都是插进一部分后,又抽了出来,然后再重新插了进去,经过反复几次后,我终于顶到了她的宫口。

“啊……,啊……,啊……啊……好胀!姐夫你先别动,我自己来。”

张妙喊了一声后,搂着我的脖子半坐了起来,喘着粗气,屁股开始缓缓扭动。

“啊……嗯……嗯……嗯……”

随着她的频率越来越快,她的叫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随即她松开了手躺到了床上,自己用力的揉起了自己的两只大白兔:“姐夫,你插吧,用力的插……我好想要……”

作为一个合格的劳动打工者,一定要听话,然后要努力,接着一定要用力。胯下的小弟,为了满足它的老板,开始卖力的干起了活。老板很满意不停的扭动歌唱,卖力的揉搓自己的两个大白兔,以示鼓励。

仰卧干了十来分钟后,我们又换成后入式,接着又坐着来了一次背入式,我没想到张妙这么热衷于变换姿势,我们几乎把所有的姿势都玩了一遍。

终于,经过快一个小时的勤勉苦干,我的小弟终于将老板送上了巅峰,同时也功成身退,带着吐沫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张妙的蜜穴。

“姐夫,我先躺一会,等会叫我。”

张妙说着便眯上眼睛,偎依在我怀里就睡着了。

陪着张妙睡了一会后,我率先到卫生间洗净了身子。由于担心被岳母起来发现,我回房后就将那只赖皮的小猪抱出来扔进了卫生间。

将张妙赶去洗澡后,我钻进了厨房,开始着手早餐。说是早餐,其实等我们全部人吃饱后,都快11点了。

吃饱后,妹妹和方晴又跑出去玩了。没一会岳母也接到了岳父的电话。刚开始岳父应该是在哄她的,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说着说着又吵起来了!还好张妙把她手机抢了过来,不然我又得出血。

“妈我带你们去公园走走吧。”看着双眼通红的莫雅玲,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才好,想来也只能带她出去走走散散心了。

“是啊,妈,我们先出去散散心吧!等气消了,我们再和爸爸好好谈谈。”张妙估计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老娘,帮她老娘擦了一把眼泪后,也帮忙附和道。

今天的太阳有点毒,张妙打着雨伞只能挡住她和她老娘,根本没有我的份。等我载着她们到公园的时候,我感觉我的快成烤肉了!还好,公园的树木高大茂密,进入公园后很凉爽,就是饮料有点贵,买了三瓶绿茶花了我15块大洋。

日很大,天很蓝,白白的云,高高的树,茂密的树叶遮住了艳阳,微风轻拂面还以清凉。我们翻过高山,胯过绿地,越过大河,我们看到了唐僧师徒四人,还与他们合了影。我们来到了鸳鸯戏水池边,看到了一群鸭子在水中嬉戏,我们来到了女娲湖,看到了满湖的鲤鱼精。负责看守鲤鱼精的大仙,热情的看向了我:“靓仔,十块一包,三包一共三十。”

女人都是感性动物,看到鲤鱼疯抢自己投下的鱼料后,岳母笑得很开心,此刻看着像个小女生,和女儿尽情的抛洒着我的血汗钱,直到我买完了桌面上的最后一包鱼料。

大仙很细心,看出来她们母女两玩的很开心,所以对我也很热心:“靓仔,别急,还有几箱呢,我现在就拆。”

艳阳西落,我载着两个喜笑颜开的美人回到了家中。

月亮高挂,我将美人儿搂在怀里进入了梦乡。

日出日落又一天。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今天老婆和张妙都正常上班了,妹妹这两天也不热衷于直播了,天天带着她老婆出去买买买。看样子要不了几天又要负债了。

家里又只剩我和岳母了,她穿着睡衣在阳台晾衣服,我没事做又无聊,只好拎出了笔记本坐在沙发上看刚下好的《西西里的美丽传说》。

青少年们一起骑着单车,穿梭在小镇的各个角落,搜寻着玛莲娜的诱人丰姿与万种风情,还悄悄地成为她不知情的小跟班,如影随形地跟监、窥视她的生活。她摇曳的倩影、她聆听的音乐……

“你别拉啊!”岳母不知何时坐在了我的旁边,刚才看得入神,都没注意道。

我有点惊讶的看着她:“妈……”

“大惊小怪,不就是一部稍微裸露一点的爱情片吗。”岳母说着,将我的电脑挪到了她面前,附下身认真看了起来。

这次我和岳母几乎已经没有了距离,我的腿都靠在了一起,我可以感受到她的肌肤光滑细腻,我垂下的双眼可以清醒的看到她奶头上的小肉粒。

就在我专注她那两个钟摆的时候,岳母突然抬起头来看着我:“看够了没有,看够了来帮妈捏一下吧,脖子有点酸了。”

如果还是以前的话,我肯定会因为被她发现而背负沉重的负罪感。不过此时非彼时,我并没有什么负罪感。随着她话音落下,我伸出手帮她揉捏了起来。

“好看吗?”

去啊,这句话怎么这么耳熟呢!岳母的语气几乎和张妙一个样,不过她说的很自然,自然得就像我老婆在问我一样。

“好看!”

我说了句本心话,虽然她那两个是有点下垂了,但是在我看来还是挺好看的,估计这是男人的通病,只要是美女的不管大小都觉得好看。大的丰满,小的可爱,中等迷人,总之就两个字‘好看’。

岳母听我说完,微微一笑,撇了我一眼:“瞎说,都下垂了,哪里还好看”说着好像回想起什么,轻轻叹了一口气:“不过话说回来,妈年轻的时候,这两个家伙连女人都能迷倒呢。”

“妈,你现在也不老啊,就是现在都一样能迷倒一片。”岳母的自信和自恋简直超乎的想象,不过这种女人喜欢听人夸,那我就顺杆子捧她一下,反正又不用交税。

岳母听我说完,像少女一样矜持的笑了起来:“你少逗我开心了,也没见你被迷倒啊。”

“我这不是怕倒了,没人服侍你吗!不然早就倒下了。”看她如此看得开,我也没有了那种代差隔阂,大胆的跟她开起了玩笑,甚至心里还产生了一些龌龊的想法。

“你这点小伎俩拿去哄哄小琳还行,你妈我可是大风大浪里过来的,当年追我的男人没有一个营,也有一个连了,什么好话没听过,只是一不小心让你岳父那头花心猪给拱了而已。”岳母口中说是这么说,不过我看得出来,我的话她还是挺受用的。

不过她说完后又专心的看起了电影,任由我自由发挥。看了一会她的两个肉球后,我的兴致也没那么浓厚了。便一边帮她捏,一边看着电脑屏幕。

当看到女主人公和猥琐律师开搞的时候,我被那双肉球给吸引住了,忍不住低下头看向了岳母的胸部。

……?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她左边的吊带不知道何时滑落了,整个肉球露在了外面。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她看起来好像完全不知道的样子。

有福利当然要看啊,还得认真的看。但是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加上电脑上还传来了呻吟声。看了一会,我的手就不老实了,开始往她胸部捏去。一寸,两寸,我已经捏到了她乳房的海绵体了,她依然没有反应。我开始壮着胆将捏改成摸,摸完上面,摸下面,她还是没有反应,依然聚精会神的看着屏幕。她的不作为,让我受到了鼓励,我直接将整个肉球托在手上揉握了起来。好软,像水一样的感觉。

揉搓了一会,她突然动了一下,我被她吓了一跳,直接收回手再次假惺惺的帮她捏起肩膀来。

我刚捏了两下,岳母就回过头,玩味的看着我道:“怎么,失望了?是不是和那老头一样嫌我老了?”

听她说完,我已经大概明白她的用意了,笑呵呵的看着她:“没有啊,虽然缺少了一丝弹性,却多了另一种韵味,感觉比小琳的还要诱人呢!”

“既然这么有韵味,那你为什么不摸了?”岳母玩味的撇了我一眼,又扭头装作专心的看起了电影。

既然她不介意我摸,我当然不客气了,我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专心的摸起她的肉球来,没一会我将她令一边的吊带也扯了下来,她还很配合的收了一下肩膀。至此如果我还不明白她的想法,那我就真成白痴了。

我离开了沙发,蹲在她前面,抓着一个肉球塞进了嘴里。

良久她率先打破了沉默,用平和的语气开口道:“知道吗?其实刚才我是故意给你看的,因为我想报复他,但是认识的人中又没有合适的对象,要嘛太丑,要嘛太老,都不符合我品味,思来想去也只有你了。”岳母说的很自然,就好像两个交心的老朋友在谈心事一样。

我松开了她的乳头,昂起头不解的看着她:“我想到了,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我是我?”

岳母轻轻的揉捏着我耳朵,俯视着我:“你确定要我回答吗?”

“嗯!”我认真的点了点头。

岳母,笑了笑,得意的看着我:“因为你看起来呆傻呆傻的,还有点小帅,你这样的人最容易勾引了。”

我去了,士可杀不可辱,居然说我呆傻,还容易勾引。反正她也想睡我,我也想睡她,我没有犹豫,直接将她推倒在沙发上,扑了上去。

“你想干嘛?”岳母惊笑的看着我,估计她也没想到我会一下子扑过来。

“干你。”说着,我直接就亲了下去。

“唔……”

刚开始她还嬉笑着反抗,亲了好几次都被她躲过去了,不过当我亲到她的嘴时,她却主动把舌头伸了过来。

岳母很会接吻,也很主动,她完全占据了主动权。

“你那东西顶到我了!”岳母说着,隔着裤子捉住了我的小兄弟,套弄了起来。

套弄了一会后,她松开了我的嘴,附到我耳边:“我想和你交配了。”

她的用词很野性,不过我很喜欢。

她说完,就握着我的肉棒跪了起来,色眯眯的看了我一眼,伸出一根手指点着我的额头,将我推倒在沙发上。此刻我才明白什么叫主动,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就已经脱掉了我的内裤,捉起我的肉棒就含进了嘴里。

岳母比老婆还会舔,舔得我很酥很麻。大概舔了几分钟后,她自己站起身脱去了睡衣和内裤。不得不说岳母真的很会保养,如果不是两个肉球有点下垂,和身上的妊娠纹,几乎和少女的身材没多少区别。有的话,也就是臀胯大了点,阴毛多了些,多到完全遮住了整个阴户。

我还在欣赏她的娇躯呢,一个肉球就不断再我眼中放大,然后强行赛进了我的嘴里。没办法,我只好开工干活,舌头不停的挑逗那颗有一节手指长的黑葡萄。

“……嗯……”

岳母轻嘤了一声后,捉着我的手推向了她的阴道。我也不是什么雏鸟了,知道她想要什么,伸出中指和食指,探寻到洞口后就直接插了进去。

随着我的手指深入,岳母一下搂紧了我的头,轻嘤了一声开口道:“轻点,水还太少了”

可能是因为生过小孩,加之年龄太大的缘故。她的水量确实有点少,我抽插了好一会,两个手指才完全湿润。如果是我老婆,早就洪水泛滥了。

“嗯……嗯……嗯……”

岳母的叫声很有磁性,很好听。

用手抽插了一会后,我再次把她推倒在沙发上,掰开她的阴毛找到她的阴核后,直接就含了下去。她的娇躯,开始伴着她的叫声,有规律的扭动了起来,双手不停的把我的头往下压,大有想将我压进她阴道里的感觉。

“插进来吧,我想要了”

待我站起身握住肉棍后,岳母已经主动分开双腿,伸出手掰开了大小阴唇,直接露出了一个黑乎乎的肉洞。

由于担心一下插进去会弄痛她,我提着肉棒对准了黑洞缓缓推了进去,却没想到她直接撑起身一屁股送过来,将整根肉棍吞了进去。

“啊……好饱满,好爽!怪不得小琳那死丫头在KTV都要。”

岳母说着,主动扭起了腰身,力度之大,是我前所未见的。我也开足马力晃动了腰身。

“啊……爽……啊……好爽……我的乖女婿,你真棒……啊……”

岳母不怎么喜欢变换姿势,几乎每一个姿势都让我插到她高潮后,才会换下一个姿势。

还好,我的小兄弟够给力,足足让她换了三个姿势才口吐白沫,无奈收工。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