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闲鱼 (09) 作者:longlvtian

.

【逍遥闲鱼】

.作者:longlvtian2020-09-01 首发于 第一会所 春满四合院

.(九)

炎炎夏末之夜,箫府后院的庭院当中,一群人围坐在了一张方桌边,桌上摆着一口纯铜锻造的大铜锅,桌底的炭火火热,烧得锅中高汤翻滚。

新鲜的牛肉羊肉切成了薄薄的肉片,各式新鲜的蔬菜早已洗净摆放在了一旁,锅中依稀可见两根硕大的猪筒骨,扑面而来的香气让本有些不愿尝试猪肉的两女也有些跃跃欲试。

“好了,可以吃了!”萧羽看锅中的高汤中已经泛起了些白沫,代表着两根筒骨以及放的那些调味料已经被煮了开来,入了汤底。

如此的吃法众人皆是首次见得,纷纷等着萧羽率先试水,只见他夹起了一片羊肉,在锅内轻涮了一阵,便放进了嘴里。

火锅的味道果然是好,不过倒也可惜了,在这时代还没有辣椒,便只能吃高汤筒骨锅了,“愣着干啥,动手呀!”萧羽说着顺势将一盘羊肉全部推进了锅里。

“那我先来尝尝,”何奇率先应道,也不顾身边的大哥用肩膀顶了顶他,从锅中夹出了一片羊肉,放进了口中。

“嘶!”何奇倒吸了一口气,匆忙地嚼了两口,便将羊肉咽了下去。

“怎么样,还行吧?”“嗯!肉质鲜嫩美味,好吃!”何奇连忙说道:“可惜有点烫,”

“哈哈,那可要小心着点,别烫着了,”

萧羽见其他人还是有些拘束,便说道:“别愣着了,我这儿也没那么多规矩,你们放开点就好了,”

“二狗,你跟了我这么久了,怎么还如此拘谨啊,”萧羽用筷子随意指了指二狗,说道:“快点来尝尝,”

“好,好的,”二狗毕竟从小便跟在了萧羽的身边,主仆的观念还是十分强烈的,不过这两年来萧羽的变化他也看在眼中,仔细想来,连两位主母都肏过了,同桌吃饭,好像也没什么了。

“大黄,”萧羽转向了下一个人,说道:“你兄弟小白你可要照顾好啊,可别说在我这儿吃都吃不饱,”

“不会,不会,”

“小奇,你别光顾着自己吃,还有你大哥呢,”

“唔,好的,大哥吃啊,真的好吃的!”

“老黑,吃吧,”

“是,”

几位小弟纷纷动起了手来,萧羽也空出了手伺候两位夫人用餐了,本来都还有些拘谨的众人在火锅的美味下,很快便放了开来。

不过如此聚餐又怎能少了酒呢,府中也有萧家售卖的美酒,无论是高纯度的烧酒,还是各种口味的果酒都一应俱全。

“二狗,萧家的生意如今如何,纸张的产量可有达到目标?”如今萧家的生意全部都交由二狗与他的父亲管理,他父亲主要管理销售及门面之事,生产及其他内务则全部由二狗负责。

“各类商品已远售外地,如今还在与朝廷商讨如何将商品出售到邻国之事,而洛阳城内的生意依然火爆,各生产线调派了不少人手去纸厂,如今倒是有些供不应求了。纸厂如今的产能已经能达到每天三万五千张,成本约合三文钱每张。”

“做得不错,出口之事我会与陛下再行商议,人手可从城外的寨营中挑选,亦可由小奇手下兄弟的家眷中招揽,应当不成大问题,纸张的存量如今有多少了?”

“约莫十万张,”

“好,”

如今萧家内部用纸已经全部采用自己生产的纸张了,包括印制的报纸及内部的报告在内,每天的用量也是惊人的。

按照萧羽几人的预估,科举院试应当不会耗费过多的纸张,全部皆是直面问答,而到了乡试则需要用到大量的纸张,约莫一十五万考生,至少也需要近百万张纸,而会试过后的纸张用量虽不会如此之多,但若是考虑到到时候要通过活字印刷术印制书籍售卖的话,用量或许还会更大。

“大黄,近来可有值得关注的事?”萧羽绝大部分的情报系统则全部是由大黄所负责的。

“江南一系如少爷所料,正全力推进科举一事,暗中则全力生产纸张。建王曾数次因后续纸张供应之事与户部以及工部商议,却始终未有结果,而平王则至今还未有动作,到不知有何打算。”

“嗯,洛阳城以外呢?”

“江南邺城等地我等根基尚浅,也未得到有用的情报,长安城倒是有所异常,与羌族的冲突如今暂缓了几分,双方如今便以金城为界,互不干涉。”

一切倒是没有出乎萧羽的意料,建王身边倒也不全是庸才,也知两者如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如今选择办好科举,倒也能在宋政面前留个好印象。而平王也知从中作梗若是被宋政发现,则是得不偿失,不过倒是不知道他还有何后招。与羌族之事倒也未有争议,羌族本便不是大赵的对手,占得些便宜已是不错,此时收手确是明智。

“小奇,外城如今状况如何?”

“如今已招揽下属一万两千余人,其中武队千人,承护商户千余,承包收购驿所,青楼,赌坊,戏坊若干,重新装整后,半月内可以开业。”

“好,驿所青楼赌坊戏坊的运作我皆有些心得,过两日空时我传授于你,年内的目标便是一统洛阳城中的此些行当。”

“是,”

“秋月,城卫军如今怎样?”

“城卫军基本收拢完成,千户皆是信得过的人,而百户也大多是何伍曾经的战友,借了夫君的体能训练法,如今战斗力也不容小觑,”

“好,”

身边的人越来越多,还有了两位如花似玉的娇妻,萧羽也不似此前那般的咸鱼了,至少也要让自己能在这社会中体面地生存下去,逐渐地将萧家的势力扎根在了这个国家当中。

说着聊着,吃着喝着,逐渐放开的几人划着拳,喝着酒,吹着牛。

有些疲困也有些醉了的萧羽倚在了梁秋月的肩头,一旁的小婵正与小白何奇两人玩得火热,本就单薄的衣衫略显得不整,但众人皆未出言提醒,反倒是目光顺着那领口不停地偷瞄着。

“你们继续吃着,我们先去歇下了,”萧羽扶着梁秋月站了起来,看着闹在一起的小婵几人说道。

小婵转过了身来,向萧羽眨了眨眼睛,轻笑着说道:“好的,那小姐,姑爷你们早些休息,”

星光洒进了窗台,宽敞的床上,萧羽倚在了床靠之上,一双黑眸望着漆黑一片,听着远处嬉笑的声响,反而没了睡意。怀中梁秋月的臻首轻倚在了胸前心口的位置上,自然地抱着他的身体。

“夫君,在想什么呢,”

“建王平王,卫家王家,皆非当世之明主,陛下已然天命之年,不知将来几许,”萧羽缓缓地说道:“天下若乱,不知我萧家将何去何从,”

“无论发生什么,我与小婵都会伴在夫君左右,届时我们便是落草为寇,也能活得逍遥自在,”梁秋月的脑袋在萧羽的怀中磨了磨,说道:“再不然,夫君随我们回长安,父亲乃是长安太守,掌长安城十万兵马,定能护我们周全,”

萧羽笑了笑,轻抚了抚梁秋月的脑袋,说道:“是呢,秋月还是个大小姐呢,”

“嗯嗯,那可不是嘛,”梁秋月便如同那傲娇的小虎猫一般地说道,倒是惹得萧羽心里也轻松了几分。

悄悄地,明月划过星空,一夜便如此悄然而过,如同往常一般,醒来的时候,身边的梁秋月已经没了身影。

穿上了衣裳,先去后院洗漱一番,刚经过梁小婵的小屋门前,便能闻到里面传来浓烈的腥臭气味,也不知昨夜有几人与她在这儿过了夜,又轮流发生了多少次性行为。

洗漱完毕后萧羽向侧边的校场走去,慢慢地这儿已经被他完善得差不多了,坚硬的石块打磨成平面后铺设而成的地面,坚硬而又平整,一旁摆放着钢铁打造的一系列健身器材,全部都是又萧家的铁匠精心锻造而成,无比耐用。

校场上梁秋月正挥舞着她那杆精钢长枪,一招一式浑然天成,赏心悦目,一套枪法打完,手中换上了一把细窄,但无比灵巧的唐横刀。

此刀自然不是她原有的兵刃,而是萧羽专门为她而打造的,纯铜锻造的刀柄外紧紧缠绕着粗牛皮,保证了牢固的同时,亦有着极好的摩擦力,而通体刀身由轻钢一体铸成,锋利又不失灵巧。唐刀的设计乃是冷兵器之最,而横刀更是其中佼佼者,劈,刺,斩皆可完美发挥出它的锐利,下马短兵相接时,便是无可比拟的王者。

梁秋月的武艺已入宗师之境,任何武器入手皆可施展自如,可她还是每日拂晓之时便会起身练武,日日如此。

而除了她以外,还有黑蛟也如她一般勤奋,健壮的身体亦会分泌出大量的汗水,让他只得光着身子,将那鼓胀的肌肉全部暴露在了外边,肩上压着近两百斤的杠铃做着深蹲,密密麻麻的汗水顺着额头向下流淌着。

萧羽曾与他讨论过一番,与其让他去练习兵器,不如让他针对性地继续锻炼他的身体,这也是炼体者的修行之法,而心中满怀着仇恨的黑蛟自然也不会松懈,每日除了休息之时以外,皆在锻炼,甚至每日操练之时,手脚都捆绑着厚重的沙袋。

“准备吃早饭了,”不知不觉地看了许久,连初升的朝阳都洒进了府院之内,萧羽这才喊了一声。

“夺,夺!”袖中飞刀飞射而出,正中一旁两个木靶的靶心,梁秋月轻晃着脑袋,将发上的束带轻解了开来,柔顺的长发还带着些潮湿的汗滴,倾洒了下来。

梁秋月缓缓走到了萧羽的身边,感受到了萧羽的目光,娇嗔道:“坏人,看什么呢!”

这怎能怪萧羽呢,梁秋月仅穿着一身单薄的白色贴身练功服,滴落的汗水早已浸湿了衣衫,原本会用白色束带束住的丰满乳房在萧羽的强烈抗议下恢复了自由,如今却被练功服紧紧贴住,勾勒出了轮廓的痕迹。

黑蛟也将器械恢复了原位,来到了萧羽身边,恭敬地拱手行礼道:“少爷,”黑人独有的酸臭汗味扑面而来,让梁秋月不由微皱了皱眉头,向后稍退了一步,但双腿之间却也不由地一紧。

“好好锻炼,你那仇敌的身份我已经探寻到了大概,若是确定了身份,我便告知你,”萧羽看着低着头,面无表情的黑蛟,说道。

“多谢少爷,”黑蛟的面色稍有些动容,但语气依然不变地说道:“那小的先退下了,”

黑蛟自幼便被人肆意欺凌,致使他的性格孤僻而又凶狠,直到成年后建立了盘龙寨后,方才有所改变,可一夜之间,盘龙寨尽数被戮,仅余下了他一人,他的心中便满是对那欺瞒他之人的仇恨。

“走啦,想什么呢?”黑蛟已经退下,而梁秋月却呆愣在了原地,直到被萧羽唤醒。

“没,没什么啦,”梁秋月连忙快步向后院方向走去,嘴里匆忙地说道。

“真的没什么?”

梁秋月贝齿轻咬了咬下唇,说道:“那你想我想些什么呢?”

“你说呢?”

“坏人,”

梁秋月的娇嗔让萧羽感觉骨头都酥了几分,心底不免又开始幻想起了些什么。

---------------------

萧羽每日所需照看的事情可不少来,他作为科举的提议者,这些日子每日来翰林院找他取经的人也越发的多了,忙完了工作后,便要前往萧家的工坊查视,各类产品发售以后,萧家还有专门的研发人员对这些产品进行改进,萧羽也每日会过来看看近来的发展。

然后便是外城帮派的事务,人员管理之类的事务倒是有何奇一力掌管,可若是再要引领着那么些新开的驿所,青楼,赌坊,勾栏去颠覆原先的商家,却也是为难他了。

吸取了萧羽对于这些行业先进的思想,年轻的何奇仿佛醍醐灌顶,思维也开拓了不少,当然他身边那些头脑机灵的小伙子们自然也受益匪浅,对萧羽也愈发的崇拜了起来。

辛勤忙做了一日以后,天色早已昏暗了下来,何奇依旧兴致高昂的忙碌着,而萧羽则缓缓回到了府中。

“姑爷,姑爷,你总算回来啦!”萧羽方才推开了门来,便听到了里边小婵的声音。

“怎么啦,小婵,”看着小婵娇俏的模样,萧羽不由伸出了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说道。

“姑爷,你跟我来,”小婵神神秘秘地拉起来了萧羽,向里边走去,嘴里轻声说道:“姑爷,快点,”

“啪啪,啪啪!”越走着,肉体撞击的声音越发的清晰,东厢房的最末一间,便是黑蛟的住处,敞开的大门那儿依稀还能听到了女子的淫叫声音。

“淫奴,快看是谁来了?”只见那为黑蛟量身而造的巨大床榻之上,梁秋月跪趴在了那儿,玉首无力的搁置在了床上,身上白色的贴身练功服凌乱不堪,丰满的翘臀被黑蛟抓在了手中,巨大的黑根从上而下,正一下下在那两腿之间抽插着。

“夫,夫君,唔,别,别看啊,哈,”听到了黑蛟的话,梁秋月这才转过了头来,满是汗水的凌乱秀发粘在了额头之上,潮红的脸色下,梁秋月的声音娇媚而又有些焦促。

“哈哈,你夫君看着你是不是更加兴奋了?”“啪!”黑蛟边继续肏弄着,边嘲弄的说道,手上却也同时一巴掌抽打在了梁秋月的翘臀之上,萧羽这才发现她的臀肉早已布满了红色的掌印。

梁秋月娇喘了一声后,连连否认道:“啊哈,不,没有,”

“啪!”“你的小穴都夹紧了,还说没有?”

“唔!”梁秋月轻吟了一声,没有回话。

“说啊,是不是被你夫君看着更加兴奋啊?”

“是,是的呃,”

“是什么啊,被你夫君看着你干什么,你会兴奋啊?”黑蛟说话的同时故意放慢了抽插的速度,让梁秋月用力向后挺动着翘臀方能满足自己。

不知不觉中,萧羽缓缓来到了床前,目光紧盯着两人交合之处,黝黑的肉棒将粉嫩的小穴撑开,插入,再抽出,淫靡的液体泛滥了开来,将原本齐整的毛发都打乱成了一团。

“秋月,的小穴正在被其他人的巨大肉棒抽插着,啊,我,我要来了,”萧羽手中套弄着自己下身那硬挺的肉棒,嘴里默默念叨着。

“唔,啊,夫君,别看了,啊,不行了啊,你看着我,不行啊!”

“是不是被你的小鸡巴夫君看着被大鸡巴肏,让你更加兴奋了啊!淫奴?”

萧羽灼热的目光与身后黑蛟强健而又有力的抽插,让梁秋月迷失了,闭着眼睛,有些嘶哑地说道:“是,夫君看着淫奴被大鸡巴主人肏,唔,好爽,啊,不行了啊,人家要在夫君面前被大鸡巴主人肏到高潮了,啊!”

精疲力竭的梁秋月瘫软在了床上,只剩那还掌握在黑蛟手中的翘臀还在不时颤抖着,萧羽也不知何时泄了身,喘着粗气倒坐在了地上。

而黑蛟却仿若不知疲倦的机器,将梁秋月翻转过了身子,双手用力地抓捏着她胸前的丰乳,奋力地肏弄着。

萧羽的脑海中,其他的声音,画面都逐渐变得模糊,只有那不停没入深处的巨根,还有肉体撞击的声音,清晰地直达他的心底。

“喝啊!”黑蛟一声怒吼声中,两人的私处牢牢结合在了一起,一股股的浓精便这般射入了梁秋月的体内,让还有些恍惚的她不由支起了腰肢,双手牢牢抓着床被方能缓和些许。

“啪,”随着梁秋月的身体落回了床板之上的声音后,房内便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了两人沉重的呼吸声音。

“夫君,”梁秋月温柔的声音唤醒了萧羽,只见他站起来时,龟头处还向下流着如水般稀薄的精液。

只见她脸上还挂着高潮后的潮红,玉手轻揉着萧羽的下体,傲娇中带着些兴奋地说道:“还想要吗?”

萧羽还没开口,脑袋就已经不停地点了起来。

“那你到外边等我,”

“砰,”

恍然间,萧羽已经在了门口。

“吱,”

门再次打开时,梁秋月从里面缓缓走了出来,身上一袭白色的深衣正是她平时最常穿的服饰,秀发也高高梳起,盘在脑后,便仿若刚才的一切都未发生过一般。

梁秋月走到了萧羽的身边,轻声说道:“走吧,”萧羽也没有多问些什么,便跟上了两人。

内院的正厅中,此时在家的大黄二狗小白何伍梁小婵几人都在这儿随意地坐着,见得萧羽三人前来,纷纷正襟危坐了起来。

“姑爷,过来,”梁小婵从几人中间站了起来,走到了萧羽的身边,拉着萧羽在一旁坐了下来。

“淫奴梁秋月,”黑蛟也走到了一边,留梁秋月一人站在正厅中间,沉声说道:“脱,”

梁秋月低下的玉首转向了萧羽,正好见得他眼中那满是激动的眼神,眼神有些慌乱地闪躲了开来,同时手伸向了腰间束带。

颤抖的手缓缓将束带解开,衣衫便向两边垂落了下来,依稀间便能看见当中如同白脂般的身体。

而同时,一只灵巧的小手也伸进了萧羽的裤裆之中,轻轻套弄起了那矗立了起来的肉棒,萧羽的耳边也传来了娇俏的声音,“姑爷可真是太坏了,”

“咕咚,”衣衫顺着丝滑的身体滑落,露出了里面完全赤裸的娇躯,同时也引得除了黑蛟与梁小婵外其他所有人猛地咽了口口水。

俏丽的脸上羞涩,紧张,还有些刺激的情绪混杂在了一起,无处安放的双手背在了身后,将那丰满的乳房高高的挺立了起来,顺着完美的马甲线向下,是一双修长的玉腿,从小习武的她玉腿既不显得瘦弱,亦不会显得臃肿。

两腿之间那本该是干净整洁的小穴上却是杂乱污秽的一片,白浊的精液与透明的淫水将齐整的毛发打湿混杂在了一起,显得异样淫靡。

“自渎,”

梁秋月的双腿微微分了开来,玉臀也稍向前挺着,两根指头将自己的小穴分了开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晰地看见了里面缓缓流出的白浊精液。

“嗯,”梁秋月的小手缓缓搓揉起了阴蒂,惹得她不由呻吟出了声音,而另一只手自然也未闲着,攀上了胸前的巨峰,卖力而又淫秽地揉玩了起来。

众人的目光之下,梁秋月早已闭上了眼睛,不敢看任何人,在众人愈发粗重的喘息声中,梁秋月也不由加大了手上的力气。

人群中的梁秋月双腿早已发软,只见身后的黑蛟将她如同替孩童把尿般抱了起来,那湿润淫靡的小穴便完全暴露在了外边。

“唔,啊哈,”一阵呻吟声中,只见梁秋月那沾满了精水的小手伸了上来,抓住了另一边的娇乳,更加用力的揉捏了起来,另一只手上则开始抠挖起了小穴。

“咕唧咕唧,”“啊,哈!”阵阵淫靡的水声还有梁秋月那娇媚的呻吟声音传来,让坐在一旁的萧羽激动无比。

梁秋月突然睁开了美目,吓得身旁几人连忙向后退去,转过了头去不敢再看。

“嗯,哈,我告诉你们,”梁秋月手上的动作也未停下,夹杂着娇媚的呻吟声说道:“我想要你们都把我当成淫荡的性奴!啊!”

“把我当成箫府的淫奴,啊!在外面是高高在上的女主人,唔啊, 在家里是随意使用的肉便器!啊,”梁秋月看向了萧羽越说着越兴奋:“啊,主人们把我当成肉便器使用,夫君把我当心肝疼爱,呃呃啊!”

梁秋月与萧羽两人隔着些许的距离对视着,梁秋月的眼中闪过的是萧羽从未见到过的热切光芒。

与此同时,两人一同到了高潮,梁秋月的小穴中,淫水与此前遗留的精液一股股沿着粉嫩的股沟向外流淌着。

而萧羽的身边梁小婵抽出了手来,放在眼前看着,轻声娇嗔道:“坏姑爷,”说着伸出了小舌头轻舔了舔手中稀薄的精水。

“唔啊,”黑蛟将梁秋月放下便退到了一旁,四人看了看瘫坐在了地上的梁秋月,又看了看一旁刚发泄完的萧羽,一时竟不知该做什么。

“贱奴,还不去伺候你的新主人!”“是,”

梁秋月低着头,缓缓地向四人爬了过去,一股强烈的异样情绪从心底蔓延了出来,仿佛依稀能体会到了萧羽心中的那种感觉,那种污染最为纯净的东西的快感。

梁秋月缓缓撑起了身子,双手将面前何伍的长裤缓缓拉扯了下来,一根粗长的肉棒散发着浓郁的阳气弹跳了出来。

来到了家中的首件事情,便是从二狗那里习得了那无名功法,然后便是从萧羽处得知了这箫府决然与众不同的的另一面。

年逾三十的何伍比起在场的人都要大上那么一些,也曾是梁秋月父亲的部下,看着胯间那勾人的面容,令他有些惭愧地转过了头去,但胯下的肉棒却诚实地硬挺在那儿,蓄势待发。

“唔啊,”梁秋月心中还有些羞耻之意,但檀口却坚定地张了开来,将眼前的肉棒全部含进了口中,被黑蛟那惊人的巨根开发过后,吸允这并不那么巨大的肉棒显得游刃有余,吸舔含允,灵巧无比。

大黄与二狗自然而然地走到了梁秋月的两边,将她的双手拉起,放在了自己的肉棒之上,将那机会留给了新来的人。几人早已在梁小婵身上配合过多次,熟络无比了,小白便走到了梁秋月的身后,露出了胯下的肉棒。

“姑爷,白哥的鸡巴可厉害了呢,每次肏进来的时候,都能把小婵肏得美到天上去了,”梁小婵见萧羽看着小白的肉棒出了神,便在他的耳边娇声说道:“这下子小姐可有的爽了呢,”

小白的肉棒与他的名字一般白净,光秃秃地连毛发也未长,本没有特别伟岸的肉棒在修炼了无名功法后也有了15CM,但是高高翘起的肉棒宛若弯刀一般,也不知会肏到了哪里去。

“啊啊哈!”随着小白缓缓将肉棒插入了那湿润的小穴之中,梁秋月扬起了玉首,娇呼出了声音。

梁小婵蹲在了萧羽的身前,小手拨弄着他那再次硬挺了起来的肉棒,娇俏地说道:“嘻嘻,姑爷看小姐被下仆们玩弄着都出了神呢,”

“小婵,”萧羽的声音中满是充盈的欲火,双手轻按了按她的玉首。

小婵有些傲娇地说道:“坏姑爷,看你这么难受,我就勉为其难地帮你一下吧,”

在梁秋月灵巧的口技之下,何伍很快便要招架不住了,边慢慢抽送着胯下的肉棒,边轻声说道:“少夫人,我要不行了,”

“哦啊,要来了,我要射了啊!”双手轻扶住了梁秋月的臻首,何伍的动作逐渐加快。

“唔唔啊,”口中的肉棒喷射出了一股股白浊的精液,随着何伍依旧未停的动作,慢慢从嘴角流露了出来,缓缓向下流淌着。

“啵,”依旧充满着活力的肉棒从梁秋月鼓胀的口中抽了出来,何伍看着眼前的女子还有些恍惚。

“老何,”一旁的黑蛟走了过来,来到了何伍的身旁,说道:“现在这可不是少夫人,是府中的淫奴,像这般淫贱的性奴,可不喜欢这么温柔啊,”

黑蛟说着伸出了手来,粗壮的指头用力地掐捏住了梁秋月的腮帮,使得她只得仰着头,红唇也张了开来无法闭合,发出着无意义的声音,另一只手在腰间随意地一拉扯,胯下那根黝黑的庞然大物便暴露了出来。

“唔,唔,”几乎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巨根几乎毫无阻碍地便自上而下进入了梁秋月的口中,龟头直达了她的喉道口处。

黑蛟微沉下了身子,巨根便开始快速而又有力地抽插了起来,配合着插入了梁秋月发间的双手,肉棒每每便能直达深处,带来了强烈的视觉冲击。

看着被众人围在了中间的梁秋月,身体中,手中数根肉棒来回抽插,听着淫靡的肉体撞击声音,还有梁秋月口中偶然传来的呻吟声,萧羽渐渐地迷醉了。

“贱奴!接好了!”

黑蛟并没有刻意地把持精关,很快便来到了发泄的边缘。

“唔!”黑蛟的身体下落了下去,那巨根再次深入到了口中,好似又突破了个关口,进入到了更深的地方。

萧羽锐利的目光敏锐地发现到了梁秋月的喉头处都凸起了些,那巨大的龟头定是进到喉咙中去了。

“咕噜,咕噜,”梁秋月的身体抽搐着,显然是同时到了高潮兴奋了起来,喉咙咕噜咕噜地吞咽着,使那一股股的精液直接进入了胃里。

“唔唔,”可黑蛟射精的量明显超出了梁秋月所能承受的极限,口中呜咽着发出着呻吟声音。

又在梁秋月的口中发泄了一两波的工夫,黑蛟便也松开了手,将肉棒抽了出来,鼓胀的黑根上沾满了透明的液体,那龟头的中间的马眼微微张开,正对着梁秋月的面容。

“咳,咳,”猛烈的咳嗽声中,来不及吞咽的精液掺杂着口水倒喷了出来,甚至还有些淫靡的液体从鼻腔中喷流了出来。

可黑蛟却还未结束,一股精液便如同水炮一般从龟头中喷射了出来,打在了梁秋月的脸上,化作了一滩粘稠的液体,沾染在了上面。

“啊,呃啊!”看着自己的娇妻的玉首被一个昆仑奴抓在了手中,那又黑又大的肉棒对着那高贵而又美艳的面容发射着腥臭的精液,萧羽把持不住了精关,再次泄了身。

而一边的大黄二狗小白三人也被这惊人的场面刺激到了,竟同时都到了高潮,场面上瞬间便精水横飞,淫靡的气味弥漫了起来。

“啪嗒,”数番高潮带走了梁秋月所有的体力与精力,几人松开了手后,她便跌落在了地上,俏脸正好贴在了原本身下的那摊精池之上。

“刚才少夫人说了,要做我们的肉便器,我们可不能让少夫人失望啊,”黑蛟站在了梁秋月的前方,双手将自己依旧硬挺的肉棒向下压去,口中缓缓地说道。

小婵此时也为萧羽清理干净了下体,顺着他的身体攀附了上来,凑到了他的耳边,轻声说道:“这都是小姐为姑爷准备的,姑爷喜欢吗?”

萧羽的眼睛都未回过来,紧紧地盯着不远处的梁秋月,口中的声音也略显得嘶哑:“喜欢,”

“呲!”一股有目可见的金黄色的液体从黑蛟的下体中喷射了出来,击打在了梁秋月的俏脸之上,四散的水花溅得到处都是。

“坏姑爷,就喜欢作贱我们,”小婵看着萧羽的肉棒再次翘立了起来,伸出手来用力地套弄着说道。

而随着黑蛟体内的液体逐渐发泄完了,几人的目光同时看向了萧羽,见到了他的目光所向,以及梁小婵手中的动作,便安心地回过了头去。

“啊,”腥臭的气味弥漫在了脑海之中,无人愿意触碰的肮脏液体打在了她极为自豪的美丽面容之上,高贵的身体成为了仆人们的玩物,甚至是排泄所用的工具,兴奋感充盈了整个脑海,恨不得自己再更加低贱下去。

随着四股液体再次射来,梁秋月张开了嘴来,迎了上去,几人也有意识地对准了上去。

“呲呲,”“唔,咕噜唔,”很快那肮脏的液体便充满了口腔,努力吞咽下去的同时,那一股股液体打在了脸上,甚至有些进入了鼻腔当中。

再次张开了嘴来,瞬间再次被充满。

“啊,啊!”梁秋月呻吟着再次到了高潮,身体抽搐着的同时,两腿间也冒出了一股金黄色的液体。

梁小婵的小手再次被稀薄的精水打湿,萧羽看着地上的梁秋月,眼神还有些呆滞,那边的黑蛟带着几人向萧羽走了过来。

“少爷,少夫人接下来就交给你了,”黑蛟恭敬地说着些淫秽的话语:“我们也还没有满足,可以请小婵夫人陪我们过夜吗?”

“可,可以,”萧羽看了看身边的小婵,见她的脸上挂着捉狭的笑容,有些恍惚地答应了下来,小婵顺势便松开了萧羽的手,投入了黑蛟的臂弯之间。

小婵的身材可不似梁秋月那般高挑,站在魁梧的黑蛟身旁便如同稚嫩的幼女一般。“啊哈,”小婵突然闭着美目,娇呼出了声音。

萧羽定睛看去,只见那只黝黑的手掌已经从她身后的裙摆中探了进去,真空的裙摆之下,再没有了任何的阻碍。

“多谢少爷,”黑蛟恭敬地说完便揽着小婵转身离开了。

一只小手向后边伸了过来,将裙摆轻掀了开来,萧羽便看到了一只黝黑的手掌覆盖在白嫩的玉臀之上,数根手指已然消失在了沟壑之间,裙摆飘落下来,再次将那春光遮掩的同时,几人的身影也逐渐地远去了。

后院的淋浴房中,萧羽搀扶着梁秋月站在了自制的喷头下方,温热的清水向着两人的身上倾注了下来,冲刷着梁秋月身体表面的污渍。

洗去了污渍后的肌肤便如同软玉一般细腻柔滑,让萧羽爱不释手地上下抚摸着,特别是胸前那双饱满的乳房,挺翘而又柔软。

感受到了萧羽逐渐升起的欲念,梁秋月温柔地向萧羽看来,被下人们当成了便器的俏脸如今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整洁,奇异的感觉让萧羽的眼神逐渐变得火热。

“唔呐,”萧羽轻低下了头来,便与梁秋月深吻在了一起,口腔中的腥臭味道还未完全散去,却让萧羽愈发的性奋了起来,大手用力地揉捏起了手中的饱满。

梁秋月的小手自然也未闲着,将两颗小巧的肉蛋抓在了手中,另一只手缓缓套弄着那还不如常人大小的短小肉棒。

手中的短小肉棒让她不由回想起了刚才插入身体的巨根,再加上萧羽激烈但不失温柔的动作与此前黑蛟那一下下充满欲望的暴力行为,浓郁的唇舌相交展现出的爱意与刚才他们如同对待便器般的那种侮辱,一切的一切如水流般冲刷着梁秋月的心理及生理。

“唔,夫君,我爱你,帮我,快,”

萧羽自然能感觉到那怀中那因为性奋而颤抖的娇躯,一只手向下伸去。

“啊哈,夫君,里边,里边还有他们的精液,好多,好多啊,我真是下贱啊,唔啊!”

随着萧羽的抠挖,一股股粘稠的液体从梁秋月的身体中滴落了出来,沾满了萧羽的手掌。

“淫妇,骚货,母狗!”“啊啊哈啊!”萧羽大力地抠挖着的同时,梁秋月也在萧羽的怒骂声中到了高潮。

梁秋月倚靠在了萧羽的身上,娇躯颤抖着的同时,小穴中一股股淫靡的液体喷射在了萧羽的手上。

萧羽的手掌微微张开,淫靡的液体粘染在了一起,银色的丝线缠绕在手指之间,吸引着两人的目光。

萧羽的目光离开了手掌后,便不由自主地望向了梁秋月的俏脸,注意到了萧羽目光的梁秋月偏过了头去,俏脸微红。

“唔啊!”“哈,”

淫靡的手掌覆盖在了梁秋月的脸上,污秽的液体再次污染了那整洁的俏容,而两人同时传出的呻吟声中,萧羽再次射出了稀薄的精水。

天明时分,柔软的大床之上,梁秋月首次睡过了头,感觉到了身后令人安心的怀抱,玉首如同乖巧的小猫一般在萧羽的怀中稍蹭了蹭后,再次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这温柔。

待到今日天明之后,便是科举院试开始之时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