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閒魚 (09) 作者:longlvtian

簡體

. book18.org

【逍遙閒魚】 book18.org

.book18.org

作者:longlvtianbook18.org

2020-09-01 首發於 第一會所 春滿四合院 book18.org

.book18.org

(九) book18.org

炎炎夏末之夜,簫府後院的庭院當中,一群人圍坐在了一張方桌邊,桌上擺著一口純銅鍛造的大銅鍋,桌底的炭火火熱,燒得鍋中高湯翻滾。 book18.org

新鮮的牛肉羊肉切成了薄薄的肉片,各式新鮮的蔬菜早已洗凈擺放在了一旁,鍋中依稀可見兩根碩大的豬筒骨,撲面而來的香氣讓本有些不願嘗試豬肉的兩女也有些躍躍欲試。 book18.org

「好了,可以吃了!」蕭羽看鍋中的高湯中已經泛起了些白沫,代表著兩根筒骨以及放的那些調味料已經被煮了開來,入了湯底。 book18.org

如此的吃法眾人皆是首次見得,紛紛等著蕭羽率先試水,只見他夾起了一片羊肉,在鍋內輕涮了一陣,便放進了嘴裡。 book18.org

火鍋的味道果然是好,不過倒也可惜了,在這時代還沒有辣椒,便只能吃高湯筒骨鍋了,「愣著幹啥,動手呀!」蕭羽說著順勢將一盤羊肉全部推進了鍋里。 book18.org

「那我先來嘗嘗,」何奇率先應道,也不顧身邊的大哥用肩膀頂了頂他,從鍋中夾出了一片羊肉,放進了口中。 book18.org

「嘶!」何奇倒吸了一口氣,匆忙地嚼了兩口,便將羊肉咽了下去。 book18.org

「怎麼樣,還行吧?」「嗯!肉質鮮嫩美味,好吃!」何奇連忙說道:「可惜有點燙,」 book18.org

「哈哈,那可要小心著點,別燙著了,」 book18.org

蕭羽見其他人還是有些拘束,便說道:「別愣著了,我這兒也沒那麼多規矩,你們放開點就好了,」 book18.org

「二狗,你跟了我這麼久了,怎麼還如此拘謹啊,」蕭羽用筷子隨意指了指二狗,說道:「快點來嘗嘗,」 book18.org

「好,好的,」二狗畢竟從小便跟在了蕭羽的身邊,主僕的觀念還是十分強烈的,不過這兩年來蕭羽的變化他也看在眼中,仔細想來,連兩位主母都肏過了,同桌吃飯,好像也沒什麼了。 book18.org

「大黃,」蕭羽轉向了下一個人,說道:「你兄弟小白你可要照顧好啊,可別說在我這兒吃都吃不飽,」 book18.org

「不會,不會,」 book18.org

「小奇,你別光顧著自己吃,還有你大哥呢,」 book18.org

「唔,好的,大哥吃啊,真的好吃的!」 book18.org

「老黑,吃吧,」 book18.org

「是,」 book18.org

幾位小弟紛紛動起了手來,蕭羽也空出了手伺候兩位夫人用餐了,本來都還有些拘謹的眾人在火鍋的美味下,很快便放了開來。 book18.org

不過如此聚餐又怎能少了酒呢,府中也有蕭家售賣的美酒,無論是高純度的燒酒,還是各種口味的果酒都一應俱全。 book18.org

「二狗,蕭家的生意如今如何,紙張的產量可有達到目標?」如今蕭家的生意全部都交由二狗與他的父親管理,他父親主要管理銷售及門面之事,生產及其他內務則全部由二狗負責。 book18.org

「各類商品已遠售外地,如今還在與朝廷商討如何將商品出售到鄰國之事,而洛陽城內的生意依然火爆,各生產線調派了不少人手去紙廠,如今倒是有些供不應求了。紙廠如今的產能已經能達到每天三萬五千張,成本約合三文錢每張。」 book18.org

「做得不錯,出口之事我會與陛下再行商議,人手可從城外的寨營中挑選,亦可由小奇手下兄弟的家眷中招攬,應當不成大問題,紙張的存量如今有多少了?」 book18.org

「約莫十萬張,」 book18.org

「好,」 book18.org

如今蕭家內部用紙已經全部採用自己生產的紙張了,包括印製的報紙及內部的報告在內,每天的用量也是驚人的。 book18.org

按照蕭羽幾人的預估,科舉院試應當不會耗費過多的紙張,全部皆是直面問答,而到了鄉試則需要用到大量的紙張,約莫一十五萬考生,至少也需要近百萬張紙,而會試過後的紙張用量雖不會如此之多,但若是考慮到到時候要通過活字印刷術印製書籍售賣的話,用量或許還會更大。 book18.org

「大黃,近來可有值得關注的事?」蕭羽絕大部分的情報系統則全部是由大黃所負責的。 book18.org

「江南一系如少爺所料,正全力推進科舉一事,暗中則全力生產紙張。建王曾數次因後續紙張供應之事與戶部以及工部商議,卻始終未有結果,而平王則至今還未有動作,到不知有何打算。」 book18.org

「嗯,洛陽城以外呢?」 book18.org

「江南鄴城等地我等根基尚淺,也未得到有用的情報,長安城倒是有所異常,與羌族的衝突如今暫緩了幾分,雙方如今便以金城為界,互不干涉。」 book18.org

一切倒是沒有出乎蕭羽的意料,建王身邊倒也不全是庸才,也知兩者如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如今選擇辦好科舉,倒也能在宋政面前留個好印象。而平王也知從中作梗若是被宋政發現,則是得不償失,不過倒是不知道他還有何後招。與羌族之事倒也未有爭議,羌族本便不是大趙的對手,占得些便宜已是不錯,此時收手確是明智。 book18.org

「小奇,外城如今狀況如何?」 book18.org

「如今已招攬下屬一萬兩千餘人,其中武隊千人,承護商戶千餘,承包收購驛所,青樓,賭坊,戲坊若干,重新裝整後,半月內可以開業。」 book18.org

「好,驛所青樓賭坊戲坊的運作我皆有些心得,過兩日空時我傳授於你,年內的目標便是一統洛陽城中的此些行當。」 book18.org

「是,」 book18.org

「秋月,城衛軍如今怎樣?」 book18.org

「城衛軍基本收攏完成,千戶皆是信得過的人,而百戶也大多是何伍曾經的戰友,借了夫君的體能訓練法,如今戰鬥力也不容小覷,」 book18.org

「好,」 book18.org

身邊的人越來越多,還有了兩位如花似玉的嬌妻,蕭羽也不似此前那般的鹹魚了,至少也要讓自己能在這社會中體面地生存下去,逐漸地將蕭家的勢力紮根在了這個國家當中。 book18.org

說著聊著,吃著喝著,逐漸放開的幾人划著拳,喝著酒,吹著牛。 book18.org

有些疲睏也有些醉了的蕭羽倚在了梁秋月的肩頭,一旁的小嬋正與小白何奇兩人玩得火熱,本就單薄的衣衫略顯得不整,但眾人皆未出言提醒,反倒是目光順著那領口不停地偷瞄著。 book18.org

「你們繼續吃著,我們先去歇下了,」蕭羽扶著梁秋月站了起來,看著鬧在一起的小嬋幾人說道。 book18.org

小嬋轉過了身來,向蕭羽眨了眨眼睛,輕笑著說道:「好的,那小姐,姑爺你們早些休息,」 book18.org

星光灑進了窗台,寬敞的床上,蕭羽倚在了床靠之上,一雙黑眸望著漆黑一片,聽著遠處嬉笑的聲響,反而沒了睡意。懷中梁秋月的臻首輕倚在了胸前心口的位置上,自然地抱著他的身體。 book18.org

「夫君,在想什麼呢,」 book18.org

「建王平王,衛家王家,皆非當世之明主,陛下已然天命之年,不知將來幾許,」蕭羽緩緩地說道:「天下若亂,不知我蕭家將何去何從,」 book18.org

「無論發生什麼,我與小嬋都會伴在夫君左右,屆時我們便是落草為寇,也能活得逍遙自在,」梁秋月的腦袋在蕭羽的懷中磨了磨,說道:「再不然,夫君隨我們回長安,父親乃是長安太守,掌長安城十萬兵馬,定能護我們周全,」 book18.org

蕭羽笑了笑,輕撫了撫梁秋月的腦袋,說道:「是呢,秋月還是個大小姐呢,」 book18.org

「嗯嗯,那可不是嘛,」梁秋月便如同那傲嬌的小虎貓一般地說道,倒是惹得蕭羽心裡也輕鬆了幾分。 book18.org

悄悄地,明月划過星空,一夜便如此悄然而過,如同往常一般,醒來的時候,身邊的梁秋月已經沒了身影。 book18.org

穿上了衣裳,先去後院洗漱一番,剛經過梁小嬋的小屋門前,便能聞到裡面傳來濃烈的腥臭氣味,也不知昨夜有幾人與她在這兒過了夜,又輪流發生了多少次性行為。 book18.org

洗漱完畢後蕭羽向側邊的校場走去,慢慢地這兒已經被他完善得差不多了,堅硬的石塊打磨成平面後鋪設而成的地面,堅硬而又平整,一旁擺放著鋼鐵打造的一系列健身器材,全部都是又蕭家的鐵匠精心鍛造而成,無比耐用。 book18.org

校場上樑秋月正揮舞著她那杆精鋼長槍,一招一式渾然天成,賞心悅目,一套槍法打完,手中換上了一把細窄,但無比靈巧的唐橫刀。 book18.org

此刀自然不是她原有的兵刃,而是蕭羽專門為她而打造的,純銅鍛造的刀柄外緊緊纏繞著粗牛皮,保證了牢固的同時,亦有著極好的摩擦力,而通體刀身由輕鋼一體鑄成,鋒利又不失靈巧。唐刀的設計乃是冷兵器之最,而橫刀更是其中佼佼者,劈,刺,斬皆可完美發揮出它的銳利,下馬短兵相接時,便是無可比擬的王者。 book18.org

梁秋月的武藝已入宗師之境,任何武器入手皆可施展自如,可她還是每日拂曉之時便會起身練武,日日如此。 book18.org

而除了她以外,還有黑蛟也如她一般勤奮,健壯的身體亦會分泌出大量的汗水,讓他只得光著身子,將那鼓脹的肌肉全部暴露在了外邊,肩上壓著近兩百斤的槓鈴做著深蹲,密密麻麻的汗水順著額頭向下流淌著。 book18.org

蕭羽曾與他討論過一番,與其讓他去練習兵器,不如讓他針對性地繼續鍛鍊他的身體,這也是煉體者的修行之法,而心中滿懷著仇恨的黑蛟自然也不會鬆懈,每日除了休息之時以外,皆在鍛鍊,甚至每日操練之時,手腳都捆綁著厚重的沙袋。 book18.org

「準備吃早飯了,」不知不覺地看了許久,連初升的朝陽都灑進了府院之內,蕭羽這才喊了一聲。 book18.org

「奪,奪!」袖中飛刀飛射而出,正中一旁兩個木靶的靶心,梁秋月輕晃著腦袋,將發上的束帶輕解了開來,柔順的長髮還帶著些潮濕的汗滴,傾灑了下來。 book18.org

梁秋月緩緩走到了蕭羽的身邊,感受到了蕭羽的目光,嬌嗔道:「壞人,看什麼呢!」 book18.org

這怎能怪蕭羽呢,梁秋月僅穿著一身單薄的白色貼身練功服,滴落的汗水早已浸濕了衣衫,原本會用白色束帶束住的豐滿乳房在蕭羽的強烈抗議下恢復了自由,如今卻被練功服緊緊貼住,勾勒出了輪廓的痕跡。 book18.org

黑蛟也將器械恢復了原位,來到了蕭羽身邊,恭敬地拱手行禮道:「少爺,」黑人獨有的酸臭汗味撲面而來,讓梁秋月不由微皺了皺眉頭,向後稍退了一步,但雙腿之間卻也不由地一緊。 book18.org

「好好鍛鍊,你那仇敵的身份我已經探尋到了大概,若是確定了身份,我便告知你,」蕭羽看著低著頭,面無表情的黑蛟,說道。 book18.org

「多謝少爺,」黑蛟的面色稍有些動容,但語氣依然不變地說道:「那小的先退下了,」 book18.org

黑蛟自幼便被人肆意欺凌,致使他的性格孤僻而又兇狠,直到成年後建立了盤龍寨後,方才有所改變,可一夜之間,盤龍寨盡數被戮,僅餘下了他一人,他的心中便滿是對那欺瞞他之人的仇恨。 book18.org

「走啦,想什麼呢?」黑蛟已經退下,而梁秋月卻呆愣在了原地,直到被蕭羽喚醒。 book18.org

「沒,沒什麼啦,」梁秋月連忙快步向後院方向走去,嘴裡匆忙地說道。 book18.org

「真的沒什麼?」 book18.org

梁秋月貝齒輕咬了咬下唇,說道:「那你想我想些什麼呢?」 book18.org

「你說呢?」 book18.org

「壞人,」 book18.org

梁秋月的嬌嗔讓蕭羽感覺骨頭都酥了幾分,心底不免又開始幻想起了些什麼。 book18.org

--------------------- book18.org

蕭羽每日所需照看的事情可不少來,他作為科舉的提議者,這些日子每日來翰林院找他取經的人也越發的多了,忙完了工作後,便要前往蕭家的工坊查視,各類產品發售以後,蕭家還有專門的研發人員對這些產品進行改進,蕭羽也每日會過來看看近來的發展。 book18.org

然後便是外城幫派的事務,人員管理之類的事務倒是有何奇一力掌管,可若是再要引領著那麼些新開的驛所,青樓,賭坊,勾欄去顛覆原先的商家,卻也是為難他了。 book18.org

吸取了蕭羽對於這些行業先進的思想,年輕的何奇仿佛醍醐灌頂,思維也開拓了不少,當然他身邊那些頭腦機靈的小伙子們自然也受益匪淺,對蕭羽也愈發的崇拜了起來。 book18.org

辛勤忙做了一日以後,天色早已昏暗了下來,何奇依舊興致高昂的忙碌著,而蕭羽則緩緩回到了府中。 book18.org

「姑爺,姑爺,你總算回來啦!」蕭羽方才推開了門來,便聽到了裡邊小嬋的聲音。 book18.org

「怎麼啦,小嬋,」看著小嬋嬌俏的模樣,蕭羽不由伸出了手揉了揉她的腦袋說道。 book18.org

「姑爺,你跟我來,」小嬋神神秘秘地拉起來了蕭羽,向裡邊走去,嘴裡輕聲說道:「姑爺,快點,」 book18.org

「啪啪,啪啪!」越走著,肉體撞擊的聲音越發的清晰,東廂房的最末一間,便是黑蛟的住處,敞開的大門那兒依稀還能聽到了女子的淫叫聲音。 book18.org

「淫奴,快看是誰來了?」只見那為黑蛟量身而造的巨大床榻之上,梁秋月跪趴在了那兒,玉首無力的擱置在了床上,身上白色的貼身練功服凌亂不堪,豐滿的翹臀被黑蛟抓在了手中,巨大的黑根從上而下,正一下下在那兩腿之間抽插著。 book18.org

「夫,夫君,唔,別,別看啊,哈,」聽到了黑蛟的話,梁秋月這才轉過了頭來,滿是汗水的凌亂秀髮粘在了額頭之上,潮紅的臉色下,梁秋月的聲音嬌媚而又有些焦促。 book18.org

「哈哈,你夫君看著你是不是更加興奮了?」「啪!」黑蛟邊繼續肏弄著,邊嘲弄的說道,手上卻也同時一巴掌抽打在了梁秋月的翹臀之上,蕭羽這才發現她的臀肉早已布滿了紅色的掌印。 book18.org

梁秋月嬌喘了一聲後,連連否認道:「啊哈,不,沒有,」 book18.org

「啪!」「你的小穴都夾緊了,還說沒有?」 book18.org

「唔!」梁秋月輕吟了一聲,沒有回話。 book18.org

「說啊,是不是被你夫君看著更加興奮啊?」 book18.org

「是,是的呃,」 book18.org

「是什麼啊,被你夫君看著你幹什麼,你會興奮啊?」黑蛟說話的同時故意放慢了抽插的速度,讓梁秋月用力向後挺動著翹臀方能滿足自己。 book18.org

不知不覺中,蕭羽緩緩來到了床前,目光緊盯著兩人交合之處,黝黑的肉棒將粉嫩的小穴撐開,插入,再抽出,淫靡的液體泛濫了開來,將原本齊整的毛髮都打亂成了一團。 book18.org

「秋月,的小穴正在被其他人的巨大肉棒抽插著,啊,我,我要來了,」蕭羽手中套弄著自己下身那硬挺的肉棒,嘴裡默默念叨著。 book18.org

「唔,啊,夫君,別看了,啊,不行了啊,你看著我,不行啊!」 book18.org

「是不是被你的小雞巴夫君看著被大雞巴肏,讓你更加興奮了啊!淫奴?」 book18.org

蕭羽灼熱的目光與身後黑蛟強健而又有力的抽插,讓梁秋月迷失了,閉著眼睛,有些嘶啞地說道:「是,夫君看著淫奴被大雞巴主人肏,唔,好爽,啊,不行了啊,人家要在夫君面前被大雞巴主人肏到高潮了,啊!」 book18.org

精疲力竭的梁秋月癱軟在了床上,只剩那還掌握在黑蛟手中的翹臀還在不時顫抖著,蕭羽也不知何時泄了身,喘著粗氣倒坐在了地上。 book18.org

而黑蛟卻仿若不知疲倦的機器,將梁秋月翻轉過了身子,雙手用力地抓捏著她胸前的豐乳,奮力地肏弄著。 book18.org

蕭羽的腦海中,其他的聲音,畫面都逐漸變得模糊,只有那不停沒入深處的巨根,還有肉體撞擊的聲音,清晰地直達他的心底。 book18.org

「喝啊!」黑蛟一聲怒吼聲中,兩人的私處牢牢結合在了一起,一股股的濃精便這般射入了梁秋月的體內,讓還有些恍惚的她不由支起了腰肢,雙手牢牢抓著床被方能緩和些許。 book18.org

「啪,」隨著梁秋月的身體落回了床板之上的聲音後,房內便安靜了下來,只剩下了兩人沉重的呼吸聲音。 book18.org

「夫君,」梁秋月溫柔的聲音喚醒了蕭羽,只見他站起來時,龜頭處還向下流著如水般稀薄的精液。 book18.org

只見她臉上還掛著高潮後的潮紅,玉手輕揉著蕭羽的下體,傲嬌中帶著些興奮地說道:「還想要嗎?」 book18.org

蕭羽還沒開口,腦袋就已經不停地點了起來。 book18.org

「那你到外邊等我,」 book18.org

「砰,」 book18.org

恍然間,蕭羽已經在了門口。 book18.org

「吱,」 book18.org

門再次打開時,梁秋月從裡面緩緩走了出來,身上一襲白色的深衣正是她平時最常穿的服飾,秀髮也高高梳起,盤在腦後,便仿若剛才的一切都未發生過一般。 book18.org

梁秋月走到了蕭羽的身邊,輕聲說道:「走吧,」蕭羽也沒有多問些什麼,便跟上了兩人。 book18.org

內院的正廳中,此時在家的大黃二狗小白何伍梁小嬋幾人都在這兒隨意地坐著,見得蕭羽三人前來,紛紛正襟危坐了起來。 book18.org

「姑爺,過來,」梁小嬋從幾人中間站了起來,走到了蕭羽的身邊,拉著蕭羽在一旁坐了下來。 book18.org

「淫奴梁秋月,」黑蛟也走到了一邊,留梁秋月一人站在正廳中間,沉聲說道:「脫,」 book18.org

梁秋月低下的玉首轉向了蕭羽,正好見得他眼中那滿是激動的眼神,眼神有些慌亂地閃躲了開來,同時手伸向了腰間束帶。 book18.org

顫抖的手緩緩將束帶解開,衣衫便向兩邊垂落了下來,依稀間便能看見當中如同白脂般的身體。 book18.org

而同時,一隻靈巧的小手也伸進了蕭羽的褲襠之中,輕輕套弄起了那矗立了起來的肉棒,蕭羽的耳邊也傳來了嬌俏的聲音,「姑爺可真是太壞了,」 book18.org

「咕咚,」衣衫順著絲滑的身體滑落,露出了裡面完全赤裸的嬌軀,同時也引得除了黑蛟與梁小嬋外其他所有人猛地咽了口口水。 book18.org

俏麗的臉上羞澀,緊張,還有些刺激的情緒混雜在了一起,無處安放的雙手背在了身後,將那豐滿的乳房高高的挺立了起來,順著完美的馬甲線向下,是一雙修長的玉腿,從小習武的她玉腿既不顯得瘦弱,亦不會顯得臃腫。 book18.org

兩腿之間那本該是乾淨整潔的小穴上卻是雜亂污穢的一片,白濁的精液與透明的淫水將齊整的毛髮打濕混雜在了一起,顯得異樣淫靡。 book18.org

「自瀆,」 book18.org

梁秋月的雙腿微微分了開來,玉臀也稍向前挺著,兩根指頭將自己的小穴分了開來,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清晰地看見了裡面緩緩流出的白濁精液。 book18.org

「嗯,」梁秋月的小手緩緩搓揉起了陰蒂,惹得她不由呻吟出了聲音,而另一隻手自然也未閒著,攀上了胸前的巨峰,賣力而又淫穢地揉玩了起來。 book18.org

眾人的目光之下,梁秋月早已閉上了眼睛,不敢看任何人,在眾人愈發粗重的喘息聲中,梁秋月也不由加大了手上的力氣。 book18.org

人群中的梁秋月雙腿早已發軟,只見身後的黑蛟將她如同替孩童把尿般抱了起來,那濕潤淫靡的小穴便完全暴露在了外邊。 book18.org

「唔,啊哈,」一陣呻吟聲中,只見梁秋月那沾滿了精水的小手伸了上來,抓住了另一邊的嬌乳,更加用力的揉捏了起來,另一隻手上則開始摳挖起了小穴。 book18.org

「咕唧咕唧,」「啊,哈!」陣陣淫靡的水聲還有梁秋月那嬌媚的呻吟聲音傳來,讓坐在一旁的蕭羽激動無比。 book18.org

梁秋月突然睜開了美目,嚇得身旁幾人連忙向後退去,轉過了頭去不敢再看。 book18.org

「嗯,哈,我告訴你們,」梁秋月手上的動作也未停下,夾雜著嬌媚的呻吟聲說道:「我想要你們都把我當成淫蕩的性奴!啊!」 book18.org

「把我當成簫府的淫奴,啊!在外面是高高在上的女主人,唔啊, 在家裡是隨意使用的肉便器!啊,」梁秋月看向了蕭羽越說著越興奮:「啊,主人們把我當成肉便器使用,夫君把我當心肝疼愛,呃呃啊!」 book18.org

梁秋月與蕭羽兩人隔著些許的距離對視著,梁秋月的眼中閃過的是蕭羽從未見到過的熱切光芒。 book18.org

與此同時,兩人一同到了高潮,梁秋月的小穴中,淫水與此前遺留的精液一股股沿著粉嫩的股溝向外流淌著。 book18.org

而蕭羽的身邊梁小嬋抽出了手來,放在眼前看著,輕聲嬌嗔道:「壞姑爺,」說著伸出了小舌頭輕舔了舔手中稀薄的精水。 book18.org

「唔啊,」黑蛟將梁秋月放下便退到了一旁,四人看了看癱坐在了地上的梁秋月,又看了看一旁剛發泄完的蕭羽,一時竟不知該做什麼。 book18.org

「賤奴,還不去伺候你的新主人!」「是,」 book18.org

梁秋月低著頭,緩緩地向四人爬了過去,一股強烈的異樣情緒從心底蔓延了出來,仿佛依稀能體會到了蕭羽心中的那種感覺,那種污染最為純凈的東西的快感。 book18.org

梁秋月緩緩撐起了身子,雙手將面前何伍的長褲緩緩拉扯了下來,一根粗長的肉棒散發著濃郁的陽氣彈跳了出來。 book18.org

來到了家中的首件事情,便是從二狗那裡習得了那無名功法,然後便是從蕭羽處得知了這簫府決然與眾不同的的另一面。 book18.org

年逾三十的何伍比起在場的人都要大上那麼一些,也曾是梁秋月父親的部下,看著胯間那勾人的面容,令他有些慚愧地轉過了頭去,但胯下的肉棒卻誠實地硬挺在那兒,蓄勢待發。 book18.org

「唔啊,」梁秋月心中還有些羞恥之意,但檀口卻堅定地張了開來,將眼前的肉棒全部含進了口中,被黑蛟那驚人的巨根開發過後,吸允這並不那麼巨大的肉棒顯得遊刃有餘,吸舔含允,靈巧無比。 book18.org

大黃與二狗自然而然地走到了梁秋月的兩邊,將她的雙手拉起,放在了自己的肉棒之上,將那機會留給了新來的人。幾人早已在梁小嬋身上配合過多次,熟絡無比了,小白便走到了梁秋月的身後,露出了胯下的肉棒。 book18.org

「姑爺,白哥的雞巴可厲害了呢,每次肏進來的時候,都能把小嬋肏得美到天上去了,」梁小嬋見蕭羽看著小白的肉棒出了神,便在他的耳邊嬌聲說道:「這下子小姐可有的爽了呢,」 book18.org

小白的肉棒與他的名字一般白凈,光禿禿地連毛髮也未長,本沒有特別偉岸的肉棒在修煉了無名功法後也有了15CM,但是高高翹起的肉棒宛若彎刀一般,也不知會肏到了哪裡去。 book18.org

「啊啊哈!」隨著小白緩緩將肉棒插入了那濕潤的小穴之中,梁秋月揚起了玉首,嬌呼出了聲音。 book18.org

梁小嬋蹲在了蕭羽的身前,小手撥弄著他那再次硬挺了起來的肉棒,嬌俏地說道:「嘻嘻,姑爺看小姐被下仆們玩弄著都出了神呢,」 book18.org

「小嬋,」蕭羽的聲音中滿是充盈的慾火,雙手輕按了按她的玉首。 book18.org

小嬋有些傲嬌地說道:「壞姑爺,看你這麼難受,我就勉為其難地幫你一下吧,」 book18.org

在梁秋月靈巧的口技之下,何伍很快便要招架不住了,邊慢慢抽送著胯下的肉棒,邊輕聲說道:「少夫人,我要不行了,」 book18.org

「哦啊,要來了,我要射了啊!」雙手輕扶住了梁秋月的臻首,何伍的動作逐漸加快。 book18.org

「唔唔啊,」口中的肉棒噴射出了一股股白濁的精液,隨著何伍依舊未停的動作,慢慢從嘴角流露了出來,緩緩向下流淌著。 book18.org

「啵,」依舊充滿著活力的肉棒從梁秋月鼓脹的口中抽了出來,何伍看著眼前的女子還有些恍惚。 book18.org

「老何,」一旁的黑蛟走了過來,來到了何伍的身旁,說道:「現在這可不是少夫人,是府中的淫奴,像這般淫賤的性奴,可不喜歡這麼溫柔啊,」 book18.org

黑蛟說著伸出了手來,粗壯的指頭用力地掐捏住了梁秋月的腮幫,使得她只得仰著頭,紅唇也張了開來無法閉合,發出著無意義的聲音,另一隻手在腰間隨意地一拉扯,胯下那根黝黑的龐然大物便暴露了出來。 book18.org

「唔,唔,」幾乎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巨根幾乎毫無阻礙地便自上而下進入了梁秋月的口中,龜頭直達了她的喉道口處。 book18.org

黑蛟微沉下了身子,巨根便開始快速而又有力地抽插了起來,配合著插入了梁秋月發間的雙手,肉棒每每便能直達深處,帶來了強烈的視覺衝擊。 book18.org

看著被眾人圍在了中間的梁秋月,身體中,手中數根肉棒來回抽插,聽著淫靡的肉體撞擊聲音,還有梁秋月口中偶然傳來的呻吟聲,蕭羽漸漸地迷醉了。 book18.org

「賤奴!接好了!」 book18.org

黑蛟並沒有刻意地把持精關,很快便來到了發泄的邊緣。 book18.org

「唔!」黑蛟的身體下落了下去,那巨根再次深入到了口中,好似又突破了個關口,進入到了更深的地方。 book18.org

蕭羽銳利的目光敏銳地發現到了梁秋月的喉頭處都凸起了些,那巨大的龜頭定是進到喉嚨中去了。 book18.org

「咕嚕,咕嚕,」梁秋月的身體抽搐著,顯然是同時到了高潮興奮了起來,喉嚨咕嚕咕嚕地吞咽著,使那一股股的精液直接進入了胃裡。 book18.org

「唔唔,」可黑蛟射精的量明顯超出了梁秋月所能承受的極限,口中嗚咽著發出著呻吟聲音。 book18.org

又在梁秋月的口中發泄了一兩波的工夫,黑蛟便也鬆開了手,將肉棒抽了出來,鼓脹的黑根上沾滿了透明的液體,那龜頭的中間的馬眼微微張開,正對著梁秋月的面容。 book18.org

「咳,咳,」猛烈的咳嗽聲中,來不及吞咽的精液摻雜著口水倒噴了出來,甚至還有些淫靡的液體從鼻腔中噴流了出來。 book18.org

可黑蛟卻還未結束,一股精液便如同水炮一般從龜頭中噴射了出來,打在了梁秋月的臉上,化作了一灘粘稠的液體,沾染在了上面。 book18.org

「啊,呃啊!」看著自己的嬌妻的玉首被一個崑崙奴抓在了手中,那又黑又大的肉棒對著那高貴而又美艷的面容發射著腥臭的精液,蕭羽把持不住了精關,再次泄了身。 book18.org

而一邊的大黃二狗小白三人也被這驚人的場面刺激到了,竟同時都到了高潮,場面上瞬間便精水橫飛,淫靡的氣味瀰漫了起來。 book18.org

「啪嗒,」數番高潮帶走了梁秋月所有的體力與精力,幾人鬆開了手後,她便跌落在了地上,俏臉正好貼在了原本身下的那攤精池之上。 book18.org

「剛才少夫人說了,要做我們的肉便器,我們可不能讓少夫人失望啊,」黑蛟站在了梁秋月的前方,雙手將自己依舊硬挺的肉棒向下壓去,口中緩緩地說道。 book18.org

小嬋此時也為蕭羽清理乾淨了下體,順著他的身體攀附了上來,湊到了他的耳邊,輕聲說道:「這都是小姐為姑爺準備的,姑爺喜歡嗎?」 book18.org

蕭羽的眼睛都未回過來,緊緊地盯著不遠處的梁秋月,口中的聲音也略顯得嘶啞:「喜歡,」 book18.org

「呲!」一股有目可見的金黃色的液體從黑蛟的下體中噴射了出來,擊打在了梁秋月的俏臉之上,四散的水花濺得到處都是。 book18.org

「壞姑爺,就喜歡作賤我們,」小嬋看著蕭羽的肉棒再次翹立了起來,伸出手來用力地套弄著說道。 book18.org

而隨著黑蛟體內的液體逐漸發泄完了,幾人的目光同時看向了蕭羽,見到了他的目光所向,以及梁小嬋手中的動作,便安心地回過了頭去。 book18.org

「啊,」腥臭的氣味瀰漫在了腦海之中,無人願意觸碰的骯髒液體打在了她極為自豪的美麗面容之上,高貴的身體成為了僕人們的玩物,甚至是排泄所用的工具,興奮感充盈了整個腦海,恨不得自己再更加低賤下去。 book18.org

隨著四股液體再次射來,梁秋月張開了嘴來,迎了上去,幾人也有意識地對準了上去。 book18.org

「呲呲,」「唔,咕嚕唔,」很快那骯髒的液體便充滿了口腔,努力吞咽下去的同時,那一股股液體打在了臉上,甚至有些進入了鼻腔當中。 book18.org

再次張開了嘴來,瞬間再次被充滿。 book18.org

「啊,啊!」梁秋月呻吟著再次到了高潮,身體抽搐著的同時,兩腿間也冒出了一股金黃色的液體。 book18.org

梁小嬋的小手再次被稀薄的精水打濕,蕭羽看著地上的梁秋月,眼神還有些呆滯,那邊的黑蛟帶著幾人向蕭羽走了過來。 book18.org

「少爺,少夫人接下來就交給你了,」黑蛟恭敬地說著些淫穢的話語:「我們也還沒有滿足,可以請小嬋夫人陪我們過夜嗎?」 book18.org

「可,可以,」蕭羽看了看身邊的小嬋,見她的臉上掛著捉狹的笑容,有些恍惚地答應了下來,小嬋順勢便鬆開了蕭羽的手,投入了黑蛟的臂彎之間。 book18.org

小嬋的身材可不似梁秋月那般高挑,站在魁梧的黑蛟身旁便如同稚嫩的幼女一般。「啊哈,」小嬋突然閉著美目,嬌呼出了聲音。 book18.org

蕭羽定睛看去,只見那隻黝黑的手掌已經從她身後的裙擺中探了進去,真空的裙擺之下,再沒有了任何的阻礙。 book18.org

「多謝少爺,」黑蛟恭敬地說完便攬著小嬋轉身離開了。 book18.org

一隻小手向後邊伸了過來,將裙擺輕掀了開來,蕭羽便看到了一隻黝黑的手掌覆蓋在白嫩的玉臀之上,數根手指已然消失在了溝壑之間,裙擺飄落下來,再次將那春光遮掩的同時,幾人的身影也逐漸地遠去了。 book18.org

後院的淋浴房中,蕭羽攙扶著梁秋月站在了自製的噴頭下方,溫熱的清水向著兩人的身上傾注了下來,沖刷著梁秋月身體表面的污漬。 book18.org

洗去了污漬後的肌膚便如同軟玉一般細膩柔滑,讓蕭羽愛不釋手地上下撫摸著,特別是胸前那雙飽滿的乳房,挺翹而又柔軟。 book18.org

感受到了蕭羽逐漸升起的慾念,梁秋月溫柔地向蕭羽看來,被下人們當成了便器的俏臉如今已經恢復了原本的整潔,奇異的感覺讓蕭羽的眼神逐漸變得火熱。 book18.org

「唔吶,」蕭羽輕低下了頭來,便與梁秋月深吻在了一起,口腔中的腥臭味道還未完全散去,卻讓蕭羽愈發的性奮了起來,大手用力地揉捏起了手中的飽滿。 book18.org

梁秋月的小手自然也未閒著,將兩顆小巧的肉蛋抓在了手中,另一隻手緩緩套弄著那還不如常人大小的短小肉棒。 book18.org

手中的短小肉棒讓她不由回想起了剛才插入身體的巨根,再加上蕭羽激烈但不失溫柔的動作與此前黑蛟那一下下充滿慾望的暴力行為,濃郁的唇舌相交展現出的愛意與剛才他們如同對待便器般的那種侮辱,一切的一切如水流般沖刷著梁秋月的心理及生理。 book18.org

「唔,夫君,我愛你,幫我,快,」 book18.org

蕭羽自然能感覺到那懷中那因為性奮而顫抖的嬌軀,一隻手向下伸去。 book18.org

「啊哈,夫君,裡邊,裡邊還有他們的精液,好多,好多啊,我真是下賤啊,唔啊!」 book18.org

隨著蕭羽的摳挖,一股股粘稠的液體從梁秋月的身體中滴落了出來,沾滿了蕭羽的手掌。 book18.org

「淫婦,騷貨,母狗!」「啊啊哈啊!」蕭羽大力地摳挖著的同時,梁秋月也在蕭羽的怒罵聲中到了高潮。 book18.org

梁秋月倚靠在了蕭羽的身上,嬌軀顫抖著的同時,小穴中一股股淫靡的液體噴射在了蕭羽的手上。 book18.org

蕭羽的手掌微微張開,淫靡的液體粘染在了一起,銀色的絲線纏繞在手指之間,吸引著兩人的目光。 book18.org

蕭羽的目光離開了手掌後,便不由自主地望向了梁秋月的俏臉,注意到了蕭羽目光的梁秋月偏過了頭去,俏臉微紅。 book18.org

「唔啊!」「哈,」 book18.org

淫靡的手掌覆蓋在了梁秋月的臉上,污穢的液體再次污染了那整潔的俏容,而兩人同時傳出的呻吟聲中,蕭羽再次射出了稀薄的精水。 book18.org

天明時分,柔軟的大床之上,梁秋月首次睡過了頭,感覺到了身後令人安心的懷抱,玉首如同乖巧的小貓一般在蕭羽的懷中稍蹭了蹭後,再次閉上了眼睛,享受著這溫柔。 book18.org

待到今日天明之後,便是科舉院試開始之時了。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