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露出扩张 (18-19) 作者:张大树

.

【我的露出扩张】

作者: 张大树2020-9-1 发表于SIS001

. 18 超大阳具一插到底最舒服!

在酒店休息了一天之后假期也已经过去了一半,这两天被玩的有点狠实在是把我累的不轻,于是我跟小萌就坐车回家了。

“阿明是不是约你来着,要不要考虑把你的‘第一次’给他啊?”

虽然也不是没被男人玩弄过,不过确实还没人真正地用肉棒插进过小穴里,只是我现在的小穴怎么跟他做啊……

“不要吧……我下面这么松,肯定会吓到他的”

“没有关系啊,我给你伪装一下哈哈哈,这两天你就老实一点不要玩太狠了哦”

“啊……好”

不知道小萌又在打着什么算盘,不过我只能选择接受了。

下午小萌把这几天拍的照片视频都传到了网上,跳舞机的视频是匿名发的,好多人在猜这是什么地方,不过他们发现了也找不到我嘿嘿。被大叔玩弄后的样子引起了更大的反响,我的粉丝们都羡慕的不行“我也想射在里面!”“既然都可以被不认识的大叔玩那是不是可以组织个线下聚会给我们也玩玩嘛”“对啊这几个人都没法把烂洞灌满,我们可以帮忙啊”

看着他们的回复小萌一边掐着我的乳房一边说“嗳,要不到时候真的办个聚会吧,让好多不认识的人一起玩弄你是不是更爽啊?”

“不行不行不行,这次我就有点害怕……真的跟更多不认识的人一起的话太容易被发现了嘛,还是萌萌带我玩好……”

“哼哼,玩的时候光想着爽了,过后才想起来害怕啊淫荡女。”

接下来的几天我就在家好好休息了一下,假期最后一天阿明给我打电话我们就在小区的地下停车场见了一面,我在角落里给他口交了一次。

进入十月份天气就稍微凉了些,光腿就有一点点冷了,于是我多穿了一条黑丝,这样也能帮我兜住想要从松掉的肉穴里掉出来的玩具。

因为感觉最近好像胖了,所以准备午饭只吃水果,可以把小穴和屁穴塞住,小穴里放了一个苹果,屁穴里放了两个橙子,当然有一个是帮萌萌带的。

到了中午我悄悄从座位上抬起屁股把手伸到连裤袜里一个个地拿出了放在里面的水果,苹果上满满的都是淫水,橙子上就沾满了肠液。

“萌萌吃苹果~”我装作若无其事地把苹果递到小萌面前,她正专心地看着手机。

“哦好……???”一把苹果接到手里小萌就摸到了黏黏的淫水,抬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留着自己吃吧!”

“嘿嘿嘿要不你吃橙子?我帮你剥开。”

“不吃不吃,死变态我才不要吃沾了你淫水的东西!”

小萌不吃我只好自己都吃掉了,虽然沾着淫水和肠液,但我又不嫌弃自己,而且在下面放了一上午还有点温和,吃起来不太一样。

“死变态我正给你和阿明的第一夜做准备呢,你居然敢趁机戏弄我!”放下手机小萌又露出了小恶魔的样子。

“本来就是准备带给你吃的嘛……”

“我才不吃,哼,必须得惩罚一下你。”说着小萌放下手机从包里拿出一根带吸盘的大号假阳具递给我就拉着我往外走,我只好把它先塞进外套里。

小萌拉着我一直走到厕所门口,左右看了一下确认没人之后让我把假阳具拿出来。

“固定到墙上在这自己玩一会儿吧~”

“不……不要……会被发现的啊……”我把手到怀里抚摸着这根有二十厘米长一只手勉强能握过来的大肉棒,虽然小穴很想要但是在这实在太危险了……

“死变态不听话了呀,这可怎么办呢……”说着小萌把手伸到连裤袜里用力地掐着小穴里面。

“啊……萌萌不要……”

“好好听话嘛,我手里那么多奇怪的视频,万一哪天一不小心泄露出去了怎么办,而且你总不听话我以后也不跟你玩了,再说了,都湿成这样了真的不要试试吗?”

“……知道了”在小萌的威逼利诱下我还是答应了,反复确认过没人之后从怀里把假阳具拿了出来,伸手抹了些淫水在吸盘上把它固定到了墙上。

固定好后我立刻背身靠在墙边,用身体挡住假阳具,然后一边四处张望一边把连裤袜脱到屁股下,确认没人后就身体慢慢前倾手找到硕大的龟头后把它抵在穴口准备插入,小萌早已在旁边用手机开始录像了。

“副班长!”

正在我慢慢把龟头吃进体内的时候传来了其他人的声音,吓得我一口气坐到底,屁股拍在墙上发出了啪的一声。

“啊……!啊?”假阳具上的纹路和凸起在穴肉上略过的感觉让我不禁叫出了声,而且因为它太粗大了瞬间我的小腹就鼓起了一块,幸好校服比较宽松看不出来。

“黄楚楚?”来的同学见我的样子有点奇怪又叫了我一声。

“啊?什么事啊……?”

“你怎么了,感觉不太对劲……”

“没……没事,肚子有点痛,怎么了……”我红着脸搪塞过去,小穴里的酸胀让我无法集中精神。

“我想借你数学笔记看一下,今天上午两节数学课我都迷迷糊糊的什么都没记……”

“好……下午上课前我拿给你吧……”

“好哇谢谢副班长!”

终于把她打发走了之后小萌凑了过来“怎么样啊楚楚,刺不刺激?”

“太刺激了……刚才差一点点就高潮了……”

“再给你加一点,必须一直动哦,有没有人都不准停,高潮两次就放你回去~”

我默认了开始慢慢前后动起腰来,每一次都让屁股撞在墙上,龟头一下下地敲打在子宫口上不一会儿腿就软了。

慢慢地我胆子稍微大了起来,腰摆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如果有人贴墙看过来的话就会注意到我每次屁股离开墙的时候露出来的假阳具。

虽然是午休时间但偶尔还会有同学来上厕所,小萌给我选的这个厕所门口的位置可真是太狡猾了……每次有人过来的时候我只好装作在看手机只是随意地在扭动着腰,倒也没被发现。

但是在我第一次高潮的时候还是被隔壁班的男同学注意到了,我完全沉浸在高潮的快感里没有听到脚步声,突然间一只手就拍到了我颤抖的肩膀上。

“同学你没事吧?”

“啊!”我被吓了一跳抬起头来满脸潮红地看着他,立马又低下了头“没事……”

“身体不舒服吗要不要我扶你去医务室?”

“没事!我就是有点不开心稍微哭了一下……刚才被班主任骂了……”

“嗨,你们班那个班主任确实好变态,总能找到理由骂人,上次我就因为把裤腿挽起来被她找茬说了一顿……”

“……我没事你走吧”没想到随便编个瞎话他还一直说个没完,高潮刚刚过去穴肉正紧紧地裹在假阳具上,我只好赶紧赶他走免得真的叫出声来,他见我这么说也只好讪讪地笑了一下进厕所了。

他刚进厕所门我左右看了一下跟躲在一旁的小萌对了一下眼神就继续大幅度地摆动起身体,让肉棒在体内疯狂地摩擦,想要赶快到下一次高潮好回教室。

正当我卖力抽插快要到高潮的时候班主任突然出现在走廊上,我瞬间贴紧墙壁装作没事的样子小幅度左右晃着身体。

“黄楚楚你过来一下。”

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我装作没听到继续靠墙站着,看向另一边小萌的方向,她可倒好举着手机朝我坏笑呢。

“黄楚楚?你过来我找你有事!”

“啊?!好马上来……”

虽然答应了但是我现在完全不能离开墙边,把手伸到背后试了一下假阳具紧紧地吸在墙上完全拔不下来,急得我满头是汗。

“黄楚楚?!”班主任看我没动不耐烦地又叫了一声。

“老师!老师我终于找到你啦!”小萌哒哒哒地从走廊另一头跑了过来,拉着班主任进了教室,总算是帮我解了围,我赶快用手指抠动吸盘的边缘,终于把假阳具从墙上拔了下来,慌慌张张地把连裤袜提好固定住假阳具就跑进了教室,只留下一大滩淫水在地上闪闪发光。

进了教室小萌正在装模作样的问着班主任题目,讲完后班主任就转向了我,把我叫到讲台上一顿骂,因为假期作业写的乱七八糟,而且刚才还无视她。那当然啊我的那份作业是小萌乱写的,她交的那份才是我写的……不过因为小穴里还插着巨大的假阳具我也没精力仔细听她说了些什么,只是不断地想着还好穿了连裤袜,不然这玩具非得掉出来不行……

终于挨完骂回到座位上,小萌捏着我的屁股不怀好意地看着我。

“是不是没完成任务啊变态楚楚?~”

“嗯……”

“是不是得感谢我帮你解围啊?~”

“嗯……谢谢萌萌……”

“去厕所脱光继续玩,再高潮两次,手机放在门上拍好视频,每下都要拔出来再插到底哦~”

我拿好固定手机用的吸盘慢慢走出教室,小穴里的刺激让我的步伐看起来十分扭捏,好在时间还早同学们都没回来,没人注意到我的异常。

进到厕所里后我按照指示确定了一下高度后把手机固定好开始录像,然后把衣服都脱光放在旁边,在墙上固定好假阳具之后弯下腰用手扶住龟头直接一插到底。

“啊啊……”强烈的刺激让我不禁轻轻叫出了声,但是突然传来了旁边隔间开门的声音,我赶紧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呢,但身体没有停下,每次都是拔出到只有龟头还插在身体里,然后重重地全部坐进去。

我抬起头看着手机屏幕里自己淫荡的样子,满脸潮红,乳环也在闪闪发光,不由得更加用力地向后坐去,让肉棒每次都突破重重穴肉重重地撞在子宫口上,仅仅插了几十下我就受不了了,终于在一次快速地抽出肉棒后双腿一软跪在地上不断抖动,淫水喷的墙上到处都是,身后的假阳具自然下垂向镜头展示着它的粗壮。

缓过来后我发现这样看不到假阳具插进小穴的样子,于是把假阳具固定在地上分开腿蹲坐了上去,依然是每次都从龟头处一坐到底,半开的肉洞把超长的假阳具瞬间吃进去并把小腹顶得鼓起来的画面特别有震撼力。

因为刚刚高潮过一次,这次我坚持的时间更短,但即便是高潮了,我也坚持抽插着,在第二波高潮刚过去的时候就迎来了第三波高潮,这次终于支撑不住了瘫坐在地上不断喘着粗气,假阳具狰狞地搭在我的腿上。

直到有人来拉隔间的门我才缓过神来,慢慢爬起身无奈地看着叠好的衣服上星星点点的淫水,拿起连裤袜稍微擦了一下下体又穿到身上,这才打开门走出厕所,洗了把脸让脸上的潮红稍微消退一点一步一步地走回教室。

一走到小萌身边她就抬起头皱着眉毛从包里拿出一瓶香水递给我“你身上都是那个味道……”

我只好再次回到厕所把沾满淫水的连裤袜脱下来然后往身上喷了些香水盖住味道,把假阳具拔出来揣进怀里,把丝袜塞到小穴里堵住不断流出的淫水这才回到教室。

我刚回到座位上坐下就注意到小萌戴着耳机在看什么东西,凑过去一看是刚刚拍的我在厕所自慰的视频,原来当时在旁边隔间的就是她……不过她是从地上往上拍的,能清楚地看到我圆滚滚的屁股拍在墙上不断颤动的样子。

看完后小萌把我的手机拿去开始看我自己拍的视频,边看边夸我有镜头感,确实我当时一直媚眼如丝地看着镜头,毕竟视频是要给陌生的哥哥和大叔们看的,那种仿佛被人看着的感觉更加刺激。 下午上课前我去教室后排扔垃圾,坐在后排的一个黄毛从外面气呼呼地进来了,一边走一边骂。

“妈的厕所门口那是什么东西又黏又滑的,给老子这一跤摔的,操!”说着把脱下来的校服扔到了座位旁。

“操这味道不太对劲啊……”旁边的另一个不良少年闻到之后拿起来又确认了一下。

“啥味道?你知道他妈是啥?”

“像女人的水呢操”

“操不能吧,厕所门口怎么会有这玩意儿,还有人能在那打野战呢?”

另一个刚回来的坏小子也插话了“我操不会吧,我对象刚从厕所出来跟我说厕所里全是那个水味儿,隔间墙上到处都是。”

我吓得呆在原地没动,想听听他们到底会怎么说,他们注意到我倒是先说话了“哟,班副你还对这些感兴趣呢?”

“恶……恶心!”

说着我赶紧跑回了座位,身后是他们的淫笑声。

应该……猜不到是我吧,但这种在学校自慰还被发现痕迹的情况实在是太刺激了……

【未完待续】

19 阿明的背叛

后来在厕所自慰就成了黄楚楚的日常,但为了安全一般都在午休或者放学后才会玩的比较过火,把淫水喷满隔间的墙壁和地面,使得厕所里的味道格外淫靡。

在小萌三番五次的催促后楚楚终于给阿明打电话约了周五的夜场电影,阿明明白这场十二点才结束的电影意味着什么,看电影时一直低头看向楚楚,胀大的肉棒在裤子里不断跳动。

楚楚也注意到了阿明的异样,轻轻隔着裤子抚摸着,后来干脆俯下身将肉棒整根吃下,阿明有些慌乱地四处张望,确定其他人没有注意到这边才低下头默默享受。

口中浓厚的气息使楚楚愈发兴奋起来,吞吐的动作也越来越大甚至发出了咕唧咕唧的水声,前排的人嫌恶地回头瞪了阿明一眼,但在楚楚的攻势下他也顾不得许多用力把楚楚的头按在身下疯狂喷射着精液。

强烈的欲望刺激下电影放到一般他们就离场去了旁边小萌早已准备好的旅馆房间,昏黄的灯光下衣服一件件地被丢到地上,但阿明几次伸手摸向楚楚的下体都被挡开。

“我来就好……”

楚楚心里十分忐忑,不知道小萌的办法行不行得通,但也只能关上灯慢慢骑到阿明身上,扶住肉棒对准早已在烂穴中变得温润的飞机杯。

滚烫的肉棒齐根没入飞机杯的洞口,阿明也被刺激得发出一声低吼,温暖湿润的洞穴让他忍不住用力耸动着腰,楚楚也默默迎合着他的突刺。

随着阿明不断地抽插,飞机杯也伴着肉棒的动作在烂穴里横冲直撞,尽管非常柔软而且也不算粗,但这种不敢被阿明发现烂穴情况只能借由飞机杯满足他的紧张和屈辱让淫水不住地流出,让飞机杯几次都险些滑出体外。

肉棒传来的快感使阿明的动作越来越猛烈,很快到了射精的边缘。

“可以射在里面吗……?”

“嗯?啊……射在里面吧,今天是安全期……”

阿明的手抓住楚楚的大腿使她完全贴在自己的小腹上,肉棒抽动着把精液一股股地注入楚楚的“小穴”里,楚楚也在羞愧中因为高潮而不断抽搐着倒向一边。

浓厚的精液从飞机杯中汩汩流出,阿明躺在床上不住地喘着粗气回味着楚楚温润的洞穴,而楚楚倒在一旁继续抽搐,完全没有意识到高潮的淫水已经使飞机杯滑出烂穴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阿明好奇地打开灯起身查看,捡起满是淫水的飞机杯有些疑惑,但从洞口流出的精液让他回过神来,原来自己抽查的“小穴”居然是这个东西。

阿明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又羞又愤地拿起腰带在楚楚身上用力抽打着,楚楚只能惨叫着缩在角落里哭喊乞求阿明能停下。

抽打了一阵阿明气喘吁吁地停手瞪着瑟瑟发抖浑身红印的楚楚,脸上的泪痕使他有些不忍,坐在床边让楚楚跪在脚下示意她解释给自己听。

楚楚哭着分开双腿,在阿明震惊的目光中展示自己不断抽动着的穴肉。

“这……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楚楚大张着的烂穴,翻出的猩红穴肉,已经开始发黑的阴唇和松弛的屁穴惊得不知该说什么,没想到自己最爱的女孩下体已经是这幅烂相。

楚楚跪在地上一五一十地讲述着自己的经历,如何把各种超出阿明想象的巨物插入自己的身体,如何被小萌虐待,在学校露出扩张,被情趣用品店的老板用拳头插到高潮,被几个外卖大叔的精液灌注到松垮的烂穴里,把学校的厕所喷满淫水,在网上有更多男人看过她下贱的样子,甚至今天来为他破处也是小萌的安排。

阿明愤怒地把楚楚踢倒在地上踩住胸口,用她的小皮鞋狠狠拍打着烂穴,直到穴口已经占满污秽渗出鲜血,楚楚也已经哭喊到喘不过气才停手。阿明恨楚楚是这样的贱货,也恨自己听着她淫荡的故事却硬得比平常更厉害。 把两只鞋塞进楚楚的烂穴和菊花后阿明就离开了,楚楚只能跪坐在地上流着眼泪,明白这段短暂的“恋情”也已经宣告结束了。

后来阿明再很久都没有联系过楚楚,楚楚只是继续接受小萌的玩弄,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家里或是野外,每天都高潮不断。

直到初中毕业的假期,阿明再次打来了电话想让楚楚去某个旅馆房间见面,语气里有些着急但小萌只以为是阿明想要泄欲,让楚楚真空穿着T恤和短裙,两个洞里塞着巨大的阳具便打发她出门了。

到了约定的地点楚楚轻轻敲了敲门,房间里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本以为是找错了地方,但开门的男人一把捂住楚楚的嘴拉进了房间里。

一进房间楚楚就看到阿明鼻青脸肿地跪在角落里,身上满是鞋印,房间里挤了七八个看起来就像混混的男人,强烈的恐惧充斥着楚楚的内心。

“就是她?”领头的男人坐在椅子上一连坏笑地打量着楚楚。

“对就是她,是我前女友,你们怎么玩都可以,不要再折磨我了!”阿明瞪大双眼指着楚楚,话语间仿佛已经把她“卖”给了这群人。

楚楚呜呜地叫着,满眼泪水,任由一旁的男人撕烂了她的上衣。

“哟,啥都没穿啊,还有乳钉呢,这东西戴着是不是很刺激啊?”

乳头上传来撕裂般的疼痛,楚楚拼命扭动着身体,终于摆脱捂住嘴的手“救命啊!救……呜!”

硕大的拳头奋力砸在楚楚的小腹上,使得她只能呜咽着蜷缩在地上,下体的玩具也因此掉到地上滚到一个男人脚边。

“我操这他妈啥?!”

领头的男人示意他们把楚楚抬起来双腿掰开,两个慢慢收缩着的大洞暴露在所有震惊的男人面前。

“这他妈就是你说的妞?”一记重拳砸在阿明脸上,“你觉得让我们操个烂逼就能把你的帐一笔勾销了?这他妈怎么拉出去卖?”

阿明倒在一旁身体不断抖动,嘴里只是念着“求你了怎么玩弄她都行不要打我了……”

“不过来都来了,我们不搞她一下也不对劲,让我看看这个烂逼有多能吃。”

说完两只拳头一起没入了楚楚的穴肉里开始交替抽插,淫水汩汩地流出沾满了男人粗壮的手臂。

在头领的示意下其他人把楚楚举起来双腿搭在男人的肩膀上,楚楚的体重完全靠烂穴中的拳头撑着,强烈的疼痛让她用力缩紧肉壁,男人的脸贴在她的小腹上感受着拳头顶起的轮廓。

其他人看得口干舌燥,几双大手一起在楚楚身上游走着,乳头被不断拉扯,屁穴里也被带来的玩具疯狂抽插着,不到十分钟楚楚就高潮了三四次,只剩下淫叫和粗重的呼吸在房间里回荡。

玩够的男人们把楚楚直接扔到了床上,任由她的身体不断抽搐,开始一个接一个地把肮脏的肉棒插到她的嘴里拼命抽插,射到气管里的精液使楚楚张红了脸不住地咳嗽,但他们完全没有给她一丝休息的时间,一个小时后精液装满了楚楚的胃,并不断地从嘴里涌出,身上也被黏糊糊地涂了一层,缺氧使楚楚慢慢失去了意识。

没人都射过两三次后他们坐在椅子上,沙发上开始抽着烟,把烟头按灭在楚楚的乳房上,阴唇上,甚至阴蒂上,疼的楚楚一次次醒转又一次次昏厥,但淫水却一直不断地从烂穴中流出,在床单上洇湿了一大片,这种反馈让男人们乐此不疲地点烟,摁灭,再点烟。有时楚楚没了反应他们就一拳拳的打在楚楚的肚子上,使她拼命吐出暗黄的精液,伴随着的求饶声也让他们血脉贲张。

晚上这群人玩够了便打电话又叫了另一批十几个人来,看着床上女人的惨状这群人先是咒骂道已经被搞成这样了还怎么玩但随后就把精液拼命地泼洒在楚楚身上,收集起来灌注到粉嫩的子宫里,最后拍好照片心满意足地离去,只留下楚楚瘫倒在床上,空洞的眼睛盯着天花板。

第二天醒来的楚楚看着自己满是烫伤的乳房欲哭无泪,浑身上下遍布着淤青和血痕,强烈的反胃让她把胃里的精液吐了个干净,烂穴里的精液却一直流个不停。

给小萌打电话送来衣服楚楚便被搀扶着精神恍惚地回到家里,依旧像一滩烂肉一样倒在床上,看着楚楚的惨状小萌怒火中烧但却无能为力,只能买了一大堆祛疤和恢复身体的药帮她疗伤。

后来听说阿明因为还不上钱被人打断了手脚,他的警察舅舅把那一批混混一网打尽全都送进了监狱,看到他们手机里楚楚的照片时也是愤怒不已,但毕竟牵连到自己的外甥思索再三还是没有把这项罪名追查下去。

不过好在经过一个假期的休养楚楚身上的疤痕已经消去了大半,小萌的陪伴也让她慢慢从创伤中恢复过来,两人都默契地不再提起那一天的事情,一同去外地上了私立高中。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