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露出扩张 (19) 作者:张大树

.

【我的露出扩张】

作者:张大树2020.9.23发表于第一会所

. 19 阿明的背叛

后来在厕所自慰就成了黄楚楚的日常,但为了安全一般都在午休或者放学后才会玩的比较过火,把淫水喷满隔间的墙壁和地面,使得厕所里的味道格外淫靡。

在小萌三番五次的催促后楚楚终于给阿明打电话约了周五的夜场电影,阿明明白这场十二点才结束的电影意味着什么,看电影时一直低头看向楚楚,胀大的肉棒在裤子里不断跳动。

楚楚也注意到了阿明的异样,轻轻隔着裤子抚摸着,后来干脆俯下身将肉棒整根吃下,阿明有些慌乱地四处张望,确定其他人没有注意到这边才低下头默默享受。

口中浓厚的气息使楚楚愈发兴奋起来,吞吐的动作也越来越大甚至发出了咕唧咕唧的水声,前排的人嫌恶地回头瞪了阿明一眼,但在楚楚的攻势下他也顾不得许多用力把楚楚的头按在身下疯狂喷射着精液。

强烈的欲望刺激下电影放到一般他们就离场去了旁边小萌早已准备好的旅馆房间,昏黄的灯光下衣服一件件地被丢到地上,但阿明几次伸手摸向楚楚的下体都被挡开。

“我来就好……”

楚楚心里十分忐忑,不知道小萌的办法行不行得通,但也只能关上灯慢慢骑到阿明身上,扶住肉棒对准早已在烂穴中变得温润的飞机杯。

滚烫的肉棒齐根没入飞机杯的洞口,阿明也被刺激得发出一声低吼,温暖湿润的洞穴让他忍不住用力耸动着腰,楚楚也默默迎合着他的突刺。

随着阿明不断地抽插,飞机杯也伴着肉棒的动作在烂穴里横冲直撞,尽管非常柔软而且也不算粗,但这种不敢被阿明发现烂穴情况只能借由飞机杯满足他的紧张和屈辱让淫水不住地流出,让飞机杯几次都险些滑出体外。

肉棒传来的快感使阿明的动作越来越猛烈,很快到了射精的边缘。

“可以射在里面吗……?”

“嗯?啊……射在里面吧,今天是安全期……”

阿明的手抓住楚楚的大腿使她完全贴在自己的小腹上,肉棒抽动着把精液一股股地注入楚楚的“小穴”里,楚楚也在羞愧中因为高潮而不断抽搐着倒向一边。

浓厚的精液从飞机杯中汩汩流出,阿明躺在床上不住地喘着粗气回味着楚楚温润的洞穴,而楚楚倒在一旁继续抽搐,完全没有意识到高潮的淫水已经使飞机杯滑出烂穴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阿明好奇地打开灯起身查看,捡起满是淫水的飞机杯有些疑惑,但从洞口流出的精液让他回过神来,原来自己抽查的“小穴”居然是这个东西。

阿明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又羞又愤地拿起腰带在楚楚身上用力抽打着,楚楚只能惨叫着缩在角落里哭喊乞求阿明能停下。

抽打了一阵阿明气喘吁吁地停手瞪着瑟瑟发抖浑身红印的楚楚,脸上的泪痕使他有些不忍,坐在床边让楚楚跪在脚下示意她解释给自己听。

楚楚哭着分开双腿,在阿明震惊的目光中展示自己不断抽动着的穴肉。

“这……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楚楚大张着的烂穴,翻出的猩红穴肉,已经开始发黑的阴唇和松弛的屁穴惊得不知该说什么,没想到自己最爱的女孩下体已经是这幅烂相。

楚楚跪在地上一五一十地讲述着自己的经历,如何把各种超出阿明想象的巨物插入自己的身体,如何被小萌虐待,在学校露出扩张,被情趣用品店的老板用拳头插到高潮,被几个外卖大叔的精液灌注到松垮的烂穴里,把学校的厕所喷满淫水,在网上有更多男人看过她下贱的样子,甚至今天来为他破处也是小萌的安排。

阿明愤怒地把楚楚踢倒在地上踩住胸口,用她的小皮鞋狠狠拍打着烂穴,直到穴口已经占满污秽渗出鲜血,楚楚也已经哭喊到喘不过气才停手。阿明恨楚楚是这样的贱货,也恨自己听着她淫荡的故事却硬得比平常更厉害。 把两只鞋塞进楚楚的烂穴和菊花后阿明就离开了,楚楚只能跪坐在地上流着眼泪,明白这段短暂的“恋情”也已经宣告结束了。

后来阿明再很久都没有联系过楚楚,楚楚只是继续接受小萌的玩弄,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家里或是野外,每天都高潮不断。

直到初中毕业的假期,阿明再次打来了电话想让楚楚去某个旅馆房间见面,语气里有些着急但小萌只以为是阿明想要泄欲,让楚楚真空穿着T恤和短裙,两个洞里塞着巨大的阳具便打发她出门了。

到了约定的地点楚楚轻轻敲了敲门,房间里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本以为是找错了地方,但开门的男人一把捂住楚楚的嘴拉进了房间里。

一进房间楚楚就看到阿明鼻青脸肿地跪在角落里,身上满是鞋印,房间里挤了七八个看起来就像混混的男人,强烈的恐惧充斥着楚楚的内心。

“就是她?”领头的男人坐在椅子上一连坏笑地打量着楚楚。

“对就是她,是我前女友,你们怎么玩都可以,不要再折磨我了!”阿明瞪大双眼指着楚楚,话语间仿佛已经把她“卖”给了这群人。

楚楚呜呜地叫着,满眼泪水,任由一旁的男人撕烂了她的上衣。

“哟,啥都没穿啊,还有乳钉呢,这东西戴着是不是很刺激啊?”

乳头上传来撕裂般的疼痛,楚楚拼命扭动着身体,终于摆脱捂住嘴的手“救命啊!救……呜!”

硕大的拳头奋力砸在楚楚的小腹上,使得她只能呜咽着蜷缩在地上,下体的玩具也因此掉到地上滚到一个男人脚边。

“我操这他妈啥?!”

领头的男人示意他们把楚楚抬起来双腿掰开,两个慢慢收缩着的大洞暴露在所有震惊的男人面前。

“这他妈就是你说的妞?”一记重拳砸在阿明脸上,“你觉得让我们操个烂逼就能把你的帐一笔勾销了?这他妈怎么拉出去卖?”

阿明倒在一旁身体不断抖动,嘴里只是念着“求你了怎么玩弄她都行不要打我了……”

“不过来都来了,我们不搞她一下也不对劲,让我看看这个烂逼有多能吃。”

说完两只拳头一起没入了楚楚的穴肉里开始交替抽插,淫水汩汩地流出沾满了男人粗壮的手臂。

在头领的示意下其他人把楚楚举起来双腿搭在男人的肩膀上,楚楚的体重完全靠烂穴中的拳头撑着,强烈的疼痛让她用力缩紧肉壁,男人的脸贴在她的小腹上感受着拳头顶起的轮廓。

其他人看得口干舌燥,几双大手一起在楚楚身上游走着,乳头被不断拉扯,屁穴里也被带来的玩具疯狂抽插着,不到十分钟楚楚就高潮了三四次,只剩下淫叫和粗重的呼吸在房间里回荡。

玩够的男人们把楚楚直接扔到了床上,任由她的身体不断抽搐,开始一个接一个地把肮脏的肉棒插到她的嘴里拼命抽插,射到气管里的精液使楚楚张红了脸不住地咳嗽,但他们完全没有给她一丝休息的时间,一个小时后精液装满了楚楚的胃,并不断地从嘴里涌出,身上也被黏糊糊地涂了一层,缺氧使楚楚慢慢失去了意识。

没人都射过两三次后他们坐在椅子上,沙发上开始抽着烟,把烟头按灭在楚楚的乳房上,阴唇上,甚至阴蒂上,疼的楚楚一次次醒转又一次次昏厥,但淫水却一直不断地从烂穴中流出,在床单上洇湿了一大片,这种反馈让男人们乐此不疲地点烟,摁灭,再点烟。有时楚楚没了反应他们就一拳拳的打在楚楚的肚子上,使她拼命吐出暗黄的精液,伴随着的求饶声也让他们血脉贲张。

晚上这群人玩够了便打电话又叫了另一批十几个人来,看着床上女人的惨状这群人先是咒骂道已经被搞成这样了还怎么玩但随后就把精液拼命地泼洒在楚楚身上,收集起来灌注到粉嫩的子宫里,最后拍好照片心满意足地离去,只留下楚楚瘫倒在床上,空洞的眼睛盯着天花板。

第二天醒来的楚楚看着自己满是烫伤的乳房欲哭无泪,浑身上下遍布着淤青和血痕,强烈的反胃让她把胃里的精液吐了个干净,烂穴里的精液却一直流个不停。

给小萌打电话送来衣服楚楚便被搀扶着精神恍惚地回到家里,依旧像一滩烂肉一样倒在床上,看着楚楚的惨状小萌怒火中烧但却无能为力,只能买了一大堆祛疤和恢复身体的药帮她疗伤。

后来听说阿明因为还不上钱被人打断了手脚,他的警察舅舅把那一批混混一网打尽全都送进了监狱,看到他们手机里楚楚的照片时也是愤怒不已,但毕竟牵连到自己的外甥思索再三还是没有把这项罪名追查下去。

不过好在经过一个假期的休养楚楚身上的疤痕已经消去了大半,小萌的陪伴也让她慢慢从创伤中恢复过来,两人都默契地不再提起那一天的事情,一同去外地上了私立高中。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