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流氓的光荣与烦恼 第二十四章

【小流氓的光荣与烦恼】第二十四章作者:竹影随行

第二十四章

丰满的胸部;雪白的大腿;娇俏的屁股;紧密的细缝……

李义紧抱床上的娇躯,双手在胸前软肉上时搓时揉。能和自己老婆漂亮的姐妹上床,这是多少男人的梦想,但他做梦也想不到,这个梦想竟然这么容易就实现了。

做梦?难道我现在是在做梦?

想到这里,李义不禁微微一怔,一边揉着美人胸前的软肉,一边在脑子里思索着现在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身下的人儿不时的发出呢喃般的呻吟声,如靡靡之音一般刺激着他的脑神经。

“啊…嗯…啊…啊~ !嗯…”

他停下手上的动作,慢慢的将冯雯静的身子转了过来。乌黑如瀑的秀发,白皙如脂的玉颈,还有…

姐姐那张红晕满布的漂亮脸蛋。

“姐?怎么是你?”李义不禁大叫一声。身下的人明明是静姐,怎么突然变成自己的亲姐姐了?

“你很有种嘛!”李玉柔的脸上满是香汗,嘴角僵硬的抽搐了几下,犀利的目光如一把利刃一般将李义钉在了原地。

“啊~ !”

还没等他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呢,李玉柔的纤纤玉手已经拧住了他的耳朵,疼的他在丰韵、白嫩的娇躯上不停的蹭着。

“姐,姐,我错了,我错了!我不敢了,不敢了!”

李玉柔被他那健硕、强壮的男儿身蹭的浑身发热,但又不好意思说什么,只得加大手上的力道,大喝一声:“还不起来!还不起来!”

“我起来!我这就起来!”可他无论怎么使劲,就是动弹不得,无奈之下只能满口求饶,祈求姐姐的宽恕。

还不起来!还不起来!还不起来…

“哎呀!”

李义吃疼的大叫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只见李玉柔穿戴整齐的站在他的床边,一手叉腰,一手拽着他的耳朵,嘴里不住的嘟囔着:“看看几点了,你还不起床!”

“呼~ !”

李义不禁长出一口气,原来是梦,真快被吓死了。他向窗外看了一眼,阳光好像不是很强烈的,应该还没到中午。

“姐,你干什么呢,好不容易放假了,让我多睡一会儿不行啊?”李义皱起眉头,不满的嘟囔着。

“少废话,赶快起来,全家人都等着你吃早饭呢。”说着,李玉柔将他身上的被子用力一掀,李义那具赤条条的男儿躯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了姐姐的面前。

“你干嘛呢!”李义急忙将被子重新盖到了身上,神情窘迫至极。李玉柔也没想到他会裸睡,看到弟弟那强壮的身躯,不禁脸上一红,然后用力在他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骂道:“干什么睡觉不穿衣服。”

“我睡觉为什么要穿衣服?”李义反问。

“那你也不能光着屁股睡觉啊。”

“哈~ !”李义张大嘴巴,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不耐烦的嘟囔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赶紧出去吧。我还得换衣服呢。”

李玉柔甩住房门,娇躯一软,靠在了墙上。她现在满脑子都是李义那肌肉分明的强壮躯体,尤其是哪根因为晨勃而高高翘起的…大肉棒…

越想越不好意思,越想越觉着脸蛋发烫。李玉柔素手紧握成拳,对着墙壁用力砸了上去,只听‘咚’的一声闷响,李玉柔急忙缩回拳头,秀眉紧蹙、呲牙裂嘴的搓着疼处。

李义随便套了件单薄的外衣,打着哈欠走到了餐桌旁,和父母打了声招呼后,随便拉着张椅子坐了下来。

“姐,给我盛饭。”李义扭头对李玉柔说了句,然后将目光投向了餐桌对面的冯雯静,平静的说道:“哎,静姐也在呀。早上好。”

冯雯静水嫩无暇的双腮瞬间闪过一抹嫣红,臻首低垂,眼神中满是慌乱。反观李义,好像个没事人一样,翘着二郎腿,靠在椅子上扣着鼻孔,眯着一双死鱼眼,完全一副似梦非醒的鬼模样。

李玉柔将盛好的饭放在了李义的面前,然后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望着冯雯静,疑惑的问道:“你怎么了?”

冯雯静摇了摇头,将碗里的米饭一粒一粒的往嘴里扒拉。

“奇、怪。莫名其妙…”李玉柔低声嘟囔了句。

午后阳光明媚,气温二十五度,不冷不热。在这秋高气爽的好日子里,李义、冯莹莹两人手拉着手回到了初中时的母校。可迎接他们的却是…

“赶快关门,别让他们进来!”

值班室的苏师傅,如临大敌一般,指挥着手下的小伙子们,坚决要将李义和冯莹莹挡在校门外。那副紧张的模样,好像他们现在面对的不是曾经的校友,而是非典携带者一样。

李义扒在门上,透过铁栅栏,不解的笑道:“苏师傅,是我呀,我李义啊,我才刚毕业不到半年呢,这么快你就不认识我啦。”

“你小子化成灰我都认识。”苏师傅指着他,一脸愤怒的表情:“因为你,我三年被扣了好几千块钱奖金,我告诉你,我就是他妈的不认识我孙子,我也认识你。”

“嘿嘿。”李义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道:“过去的事儿,都过去了,何必斤斤计较呢。咱们这乡里乡亲的,低头不见抬…喂!喂!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还没等他说完,苏师傅转身对后面的门卫大声喊道:“所有人不得给这小子开门!”

李义将脸伸在围栏中间,望着当自己是杀父仇人一样的老人家,呵呵的傻笑着。冯莹莹在他肩头上轻轻地拍了拍,笑道:“行了,别想了,你把人家孙子都抹杀了,咱们是不可能进去了。”

李义将脸从铁栅栏里伸了回来,问道:“那咱们去哪里玩?”

冯莹莹将细指放在唇边,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说道:“要不咱们去移动营业厅吧,去看我老姐出丑的样子。”

李义一愣,冯莹莹追问道:“去不去呀?”

李义的思绪回到了昨天深夜老姐的房间里,在那里,他夺取了自己大姨子的贞洁。

“你到底去不去呀?”冯莹莹又问了一遍。李义打了个响指,微笑道:“当然去。”

当然要去看看静姐穿制服工作的模样,呵呵!

一想到冯雯静那凹凸有致的丰韵娇躯,套在蓝色的移动工作制服下,满脸笑容的对顾客说着‘您好’的时候,李义的小弟弟就忍不住为之一跳。

小县城里只有这么一个移动营业厅,所以大厅里总是挤满了来办业务的人,八个服务台前面全都拍着长长的队伍。李义与冯莹莹站在大门前,伸长了脑袋向内观望,想要找到冯雯静的身影。

“你干什么呢?”李义扭头望了一眼身旁的冯莹莹。

“没什么,我等待老姐出丑的瞬间。”冯莹莹将手机摆正,开启摄像功能,一脸坏笑的在大厅里寻找着姐姐的身影。李义无奈笑道:“呵呵,你和静姐还真是水火不相容。”

“那当然了。我是家里的天使,她是家里的恶…哎!找到了,找到了!”冯莹莹激动的摆正手机,将摄像头对准站在墙角处的冯雯静。李义顺着她的视线望去,一身蓝色移动制服将冯雯静丰韵的娇躯包裹的玲珑有致,衣领V字开叉处,隆起的白色衬衣随着呼吸均匀的起伏着,修身长裤被翘臀勒出一条诱人的弧线,脚下一双身黑色细跟高跟鞋,隐隐约约的露出一片肉色的丝袜。

李义双腿一夹,嘴角微微上扬,张嘴伸了伸舌头。心想,以前怎么没发现静姐这么迷人?

“呵呵,没想到,一来就看能拍到老姐出糗的镜头,哈哈!”冯莹莹幸灾乐祸的摆弄着手机摄像头。

“什么?”李义一时没有明白她的意思。冯莹莹指着自己的姐姐说道:“你没看见吗,她正在挨批评呢。”

李义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冯雯静面前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小肚子、三寸丁,脸上堆满了肥腻的脂肪,一看知道是某某领导,这样的人,当了官也绝对是个贪官,因为没听过哪个清官能吃的这么肠满肚肥的。

面对领导的训斥,冯雯静不住的点着头,脸上表情既尴尬又委屈。反观那个中年男人,嘴里不住的往外喷着口水,一副义正言辞的表情,不过眼睛却总向冯雯静的领口处瞄去,目光中带着点说不出的意味。李义知道,这种感觉叫做猥琐,也叫好色,因为他的眼神里也有这种感觉。

“呵呵,将自己说的多厉害,还不是个经常挨骂的小职员。”冯莹莹幸灾乐祸的说道,手机不住的发出‘咔嚓、卡擦’的摄影声。

李义不管冯莹莹,悄悄地走到两人身旁,支起耳朵想要挺清楚那个男人在说些什么。

“小冯呀,你平时不是这样的呀。怎么今天会一下子出了这么多错误,你知道你一上午接到了多少客户的投诉吗?”领导喷道。

冯雯静点了点头,贝齿轻咬下唇,委屈的说道:“对不起,主任。”

“知道就好,你是李局托人介绍来的,所以才让你进来的,你知道这个岗位有多少人在盯着吗?犯一点错误都是不允许的,你倒好。”领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对不起,主任。”冯雯静好像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样。

李义越看越觉着气愤,这个猥琐的胖子实在太令人讨厌了。再看冯雯静那副娇滴滴的俏模样,是个男人都有想要英雄救美的冲动,更何况是像李义这样男人中的男人呢。

冯莹莹走到李义身旁,看他低着头在地上四下找着什么,不解的问道:“你在干什么?”

李义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在找板砖。”

冯莹莹苦笑道:“那你可得费劲儿找会儿了。”

“余主任,余主任。您的电话。”一个和冯雯静差不多打扮的小女生跑到了胖男人和冯雯静的跟前。

余主任听到有电话找,便向办公室走去。临了还不忘回头指着冯雯静说道:“等会儿下班儿了来我办公室。”待余主任完全消失之后,冯雯静才将身子靠在墙上,长舒了口气。

“嗨~ !”

冯雯静正靠在墙边发呆,哪知冯莹莹突然从柱子后面跳了出来,险些吓得她摔倒在地。

“你……”冯雯静看到原来是自己的妹妹在作怪,刚想出声训斥,却发现了不远处的李义,不禁俏脸一抹羞红,立马没了气势,低声说道:“你们怎么来了?”

“那还用说吗!当然是来看你出糗的。”冯莹莹一边说着,一边将她刚才拍摄的照片放在冯雯静的面前。原本以为冯雯静看到之后会大发雷霆,可没想到她却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然后便再没下文了。

冯莹莹看自己的杀手锏竟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神情尴尬的将手机慢慢的缩了回来,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李义,眼中满是不解与疑问。

李义双手插在上衣口袋里,悠然自得的走到两姐妹跟前,关切的问道:“怎么了?静姐不舒服吗?”

“没…没有。”冯雯静臻首微微一摇,莲步轻移,向柜台内走去。

望着坐在服务台内正在帮人办理业务的冯雯静,冯莹莹嘟囔了句:“她肯定有病。你没看出来吗?”

是啊,她这叫处女丧失恐惧忧郁症。你当年也是这样魂不守舍的状态。

李义很想这么回答冯莹莹,可嘴上却笑道:“是啊,可能是昨天晚上没睡好吧,我姐的睡相一向不怎么好。”

“真无聊,吵架都提不起兴趣。我们走吧。”冯莹莹撇了撇嘴角,一脸扫兴的向外走去。走到门口处,发现李义没有跟上来,回头喊道:“回去吧,留在这里干什么?”

李义一手抱胸,一手抵在下巴处,低头思索了一会儿,然后指着墙上的一条横幅对她说:“我说今天怎么这么多人,原来移动公司有活动,预存300元话费,赠送内含手机、酱油、香油、花生油的超级大礼包。家里的酱油好像不多了,要不你先回去吧,我存点话费。”

冯莹莹又走了回来,嘟囔道:“上个月活动的时候,你不刚存了300块钱话费么?怎么还存?”

李义笑道:“我不是为了话费。”

“那是为了什么?为了酱油?”

“不是,不是为了酱油。我是觉着,这次的活动挺赚的,再存点话费也不吃亏。”

冯莹莹思索了片刻,点头说道:“那好吧,那我陪你好了。”

李义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不用了。人这么多,不知道得排到什么时候了,你先回去吧。”

“反正回去也没什么事,在这儿陪你排会儿队吧。”冯莹莹不等他回话,已经站在了队伍的最后面。李义急忙将她拉了回来,眼中满含关切的柔声说道:“这里挤着这么多人,又热有臭的,等排到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你跟我在这儿呆着不得憋坏了。我看你还是先回家吧。再说了,老姐限我们4点以前回去,你先回去帮我打个圆场吧。”

没想到李义这么关心自己。冯莹莹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憋着没有笑出来,摆了摆手,向门口走去,直到出了营业厅大门,才忍不住用手捂嘴,像小鹿一样,一蹦一跳的回家去了。

李义站在冯雯静那队的最末尾处,伸长了脑袋向最前面望去。冯雯静还是那副心神不宁的模样,替顾客办理业务的时候,一直出错。不时会有人叫嚷着要投诉她。

等待真是一件漫长的事情,等待的时间总是过得超级慢。李义站在队伍里,连连打着哈欠,站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快轮到自己了。

冯雯静虽然人在工作中,可思绪早就不知飞到哪里去了。也许是在昨天晚上吧…

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简直是太突然了,自己会在那样一种状态下失身,无论如何也不曾想到过的。虽然…虽然前面很痛,但后面却是很舒服…

冯雯静一边倾听着客户的诉求,一边想着自己的事情。李义肯定没有喝醉,这是可以肯定的。可让冯雯静感到疑惑的是,他到底一开始就是为强奸自己呢,还是说,他是将自己当成了他姐姐?

第一种情况嘛,毕竟小义年轻气盛,而且自己长大又那么迷人,会有这种举动也不是不能理解。但是,如果是第二种情况呢?那他们两姐弟真的早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怎么可以这样,他们是亲姐弟呀,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姑娘,我电话上的这些业务能取消了吗?”一个老大爷拿着自己的手机问道。冯雯静的想也没想便摇头说道:“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

老大爷一怔:“什么?”

冯雯静急忙摆手道:“不是,不是,我不是说您这个。我是说,我是说…大爷,您刚才说什么来着?”

老大爷说:“我说,能将我这电话上的业务都取消了不?”

“哦。”冯雯静点了点头,然后接过手机,胡乱按了起来。

虽说亲姐弟通奸一般来说是不可能的,但仔细想想,像李义和李玉柔这么个性的两姐弟,也并不是完全不可能的。加上李玉柔昨天晚上的表现实在是有些奇怪,一开始为了一本八卦杂志又哭又闹的,然后又因为我提起小义的名字而生气。而且睡觉前还一直嘱咐我关紧房门。哎,当时我要真的关紧房门就好了。

等等…

难道,难道她早就知道小义会来夜袭?所以才提醒我要关紧房门的。我是突然出现的没错,所以她才显得那么慌张。那要照这么说来,我岂不是成了她的替罪羔羊,那我的贞操岂不是丢的太冤枉了!

想到这里,冯雯静不禁恼怒起来,嫣红的小脸瞬间变成了煞白色的,将老大爷的手机向桌上一摔,娇喝一声:“岂有此理,简直是太可恶了!”

这一声刺破噪杂鼎沸的声音,直穿所有人的耳膜之中。瞬间,营业厅里变得安静异常,所有人都望向了满脸愤怒的冯雯静。其实最吃惊的应该数那位正在办理业务的老大爷了,他看到冯雯静突然变了副脸色,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呢,赶忙拿起服务台上的手机,转身离开了队伍,嘴里还直说:“不取消了,不取消了。”

一旁的工作人员连忙推了推冯雯静,低声问道:“小静,你怎么了?”

冯雯静这才反应过来,发现所有人都在望着自己,尴尬的笑了笑,赶忙低下了脑袋。

“大姐姐,我交10块钱话费。”

“好的。”冯雯静抬起头来,刚想伸手接钱,发现坐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李义,惊讶之余不禁一怔,想起昨晚的事情,俏脸一红,呼吸紧跟着也急促了起来。

李义望着那对裹在蓝色制服下的肥乳一起一伏着,心中好像爬满了蚂蚁一般,再次痒痒了起来。

“你…你怎么来了?”冯雯静支支吾吾的问道。

“我来交话费的。”李义嬉笑着回道,并将一张崭新的十元钱递了过去。冯雯静急忙接了过来,在计算机上快速按了一番,然后抬头说道:“行了,已经交好了,你可以走了。”

李义不肯离开,纠缠道::“可我还没告诉你我的手机号码呢。”

冯雯静心中心乱如麻,脑浆都快沸腾了,哪有功夫听他在这里胡搅蛮缠。低声吼道:“我知道你的号码,我已经替你交好了,你可以走了。”

“可是…”李义还想说什么,身后的男人却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小兄弟,这位小姐说了,你的业务已经受理完成了,如果你没别的事情,就请离开吧,后面还有很多人在排队呢。”

不得已,李义只好站了起来,向外转了一圈,然后重新站到了队伍的最后面。冯雯静伸长了脖子张望了一圈,没看到李义的身影,以为他已经回去了。哪知过了半个多小时,李义再次坐到了她的面前。

“大姐姐,我要交10块钱的话费。”李义嬉皮笑脸的递了张崭新的十元钱。冯雯静实在是没脾气了,她接过钞票,在计算机上按了一番,然后说道:“好了,您的业务已经受理完成。请问还有其他事情吗?”

“可以赏脸让我请姐姐吃顿晚饭吗?”李义嬉笑着说道。冯雯静无奈的叹了口气,说:“有什么事,晚上回家再说吧,我现在在上班。”

“呵呵,静姐,是不是经常有男人用这个法子向你搭讪?”

冯雯静觉着自己的头好晕,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只得摆了摆手,回道:“是呀,是呀。行了吧,上班也不让我安生,你快点起开吧。”

“你什么时候下班?”李义问道。

“五点半。”

“那好,我在那边等会儿。”

冯雯静一怔,抬头问道:“干什么?”

“当然是等你下班啊。”

“为什么?”

李义将脸伸到冯雯静跟前,神秘兮兮的说道:“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