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流氓的光榮與煩惱 第二十四章

簡體

【小流氓的光榮與煩惱】第二十四章作者:竹影隨行book18.org

第二十四章book18.org

豐滿的胸部;雪白的大腿;嬌俏的屁股;緊密的細縫……book18.org

李義緊抱床上的嬌軀,雙手在胸前軟肉上時搓時揉。能和自己老婆漂亮的姐妹上床,這是多少男人的夢想,但他做夢也想不到,這個夢想竟然這麼容易就實現了。book18.org

做夢?難道我現在是在做夢?book18.org

想到這裡,李義不禁微微一怔,一邊揉著美人胸前的軟肉,一邊在腦子裡思索著現在到底是現實還是夢境。身下的人兒不時的發出呢喃般的呻吟聲,如靡靡之音一般刺激著他的腦神經。book18.org

「啊…嗯…啊…啊~ !嗯…」book18.org

他停下手上的動作,慢慢的將馮雯靜的身子轉了過來。烏黑如瀑的秀髮,白皙如脂的玉頸,還有…book18.org

姐姐那張紅暈滿布的漂亮臉蛋。book18.org

「姐?怎麼是你?」李義不禁大叫一聲。身下的人明明是靜姐,怎麼突然變成自己的親姐姐了?book18.org

「你很有種嘛!」李玉柔的臉上滿是香汗,嘴角僵硬的抽搐了幾下,犀利的目光如一把利刃一般將李義釘在了原地。book18.org

「啊~ !」book18.org

還沒等他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呢,李玉柔的纖纖玉手已經擰住了他的耳朵,疼的他在丰韻、白嫩的嬌軀上不停的蹭著。book18.org

「姐,姐,我錯了,我錯了!我不敢了,不敢了!」book18.org

李玉柔被他那健碩、強壯的男兒身蹭的渾身發熱,但又不好意思說什麼,只得加大手上的力道,大喝一聲:「還不起來!還不起來!」book18.org

「我起來!我這就起來!」可他無論怎麼使勁,就是動彈不得,無奈之下只能滿口求饒,祈求姐姐的寬恕。book18.org

還不起來!還不起來!還不起來…book18.org

「哎呀!」book18.org

李義吃疼的大叫一聲,從床上坐了起來。只見李玉柔穿戴整齊的站在他的床邊,一手叉腰,一手拽著他的耳朵,嘴裡不住的嘟囔著:「看看幾點了,你還不起床!」book18.org

「呼~ !」book18.org

李義不禁長出一口氣,原來是夢,真快被嚇死了。他向窗外看了一眼,陽光好像不是很強烈的,應該還沒到中午。book18.org

「姐,你幹什麼呢,好不容易放假了,讓我多睡一會兒不行啊?」李義皺起眉頭,不滿的嘟囔著。book18.org

「少廢話,趕快起來,全家人都等著你吃早飯呢。」說著,李玉柔將他身上的被子用力一掀,李義那具赤條條的男兒軀毫無保留的暴露在了姐姐的面前。book18.org

「你幹嘛呢!」李義急忙將被子重新蓋到了身上,神情窘迫至極。李玉柔也沒想到他會裸睡,看到弟弟那強壯的身軀,不禁臉上一紅,然後用力在他後腦勺上拍了一巴掌,罵道:「幹什麼睡覺不穿衣服。」book18.org

「我睡覺為什麼要穿衣服?」李義反問。book18.org

「那你也不能光著屁股睡覺啊。」book18.org

「哈~ !」李義張大嘴巴,打了一個長長的哈欠,不耐煩的嘟囔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趕緊出去吧。我還得換衣服呢。」book18.org

李玉柔甩住房門,嬌軀一軟,靠在了牆上。她現在滿腦子都是李義那肌肉分明的強壯軀體,尤其是哪根因為晨勃而高高翹起的…大肉棒…book18.org

越想越不好意思,越想越覺著臉蛋發燙。李玉柔素手緊握成拳,對著牆壁用力砸了上去,只聽『咚』的一聲悶響,李玉柔急忙縮回拳頭,秀眉緊蹙、呲牙裂嘴的搓著疼處。book18.org

李義隨便套了件單薄的外衣,打著哈欠走到了餐桌旁,和父母打了聲招呼後,隨便拉著張椅子坐了下來。book18.org

「姐,給我盛飯。」李義扭頭對李玉柔說了句,然後將目光投向了餐桌對面的馮雯靜,平靜的說道:「哎,靜姐也在呀。早上好。」book18.org

馮雯靜水嫩無暇的雙腮瞬間閃過一抹嫣紅,臻首低垂,眼神中滿是慌亂。反觀李義,好像個沒事人一樣,翹著二郎腿,靠在椅子上扣著鼻孔,眯著一雙死魚眼,完全一副似夢非醒的鬼模樣。book18.org

李玉柔將盛好的飯放在了李義的面前,然後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望著馮雯靜,疑惑的問道:「你怎麼了?」book18.org

馮雯靜搖了搖頭,將碗里的米飯一粒一粒的往嘴裡扒拉。book18.org

「奇、怪。莫名其妙…」李玉柔低聲嘟囔了句。book18.org

午後陽光明媚,氣溫二十五度,不冷不熱。在這秋高氣爽的好日子裡,李義、馮瑩瑩兩人手拉著手回到了初中時的母校。可迎接他們的卻是…book18.org

「趕快關門,別讓他們進來!」book18.org

值班室的蘇師傅,如臨大敵一般,指揮著手下的小伙子們,堅決要將李義和馮瑩瑩擋在校門外。那副緊張的模樣,好像他們現在面對的不是曾經的校友,而是非典攜帶者一樣。book18.org

李義扒在門上,透過鐵柵欄,不解的笑道:「蘇師傅,是我呀,我李義啊,我才剛畢業不到半年呢,這麼快你就不認識我啦。」book18.org

「你小子化成灰我都認識。」蘇師傅指著他,一臉憤怒的表情:「因為你,我三年被扣了好幾千塊錢獎金,我告訴你,我就是他媽的不認識我孫子,我也認識你。」book18.org

「嘿嘿。」李義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不好意思的說道:「過去的事兒,都過去了,何必斤斤計較呢。咱們這鄉里鄉親的,低頭不見抬…喂!喂!你聽到我說話了嗎?」book18.org

還沒等他說完,蘇師傅轉身對後面的門衛大聲喊道:「所有人不得給這小子開門!」book18.org

李義將臉伸在圍欄中間,望著當自己是殺父仇人一樣的老人家,呵呵的傻笑著。馮瑩瑩在他肩頭上輕輕地拍了拍,笑道:「行了,別想了,你把人家孫子都抹殺了,咱們是不可能進去了。」book18.org

李義將臉從鐵柵欄里伸了回來,問道:「那咱們去哪裡玩?」book18.org

馮瑩瑩將細指放在唇邊,歪著腦袋想了一會兒,說道:「要不咱們去移動營業廳吧,去看我老姐出醜的樣子。」book18.org

李義一愣,馮瑩瑩追問道:「去不去呀?」book18.org

李義的思緒回到了昨天深夜老姐的房間裡,在那裡,他奪取了自己大姨子的貞潔。book18.org

「你到底去不去呀?」馮瑩瑩又問了一遍。李義打了個響指,微笑道:「當然去。」book18.org

當然要去看看靜姐穿制服工作的模樣,呵呵!book18.org

一想到馮雯靜那凹凸有致的丰韻嬌軀,套在藍色的移動工作制服下,滿臉笑容的對顧客說著『您好』的時候,李義的小弟弟就忍不住為之一跳。book18.org

小縣城裡只有這麼一個移動營業廳,所以大廳里總是擠滿了來辦業務的人,八個服務台前面全都拍著長長的隊伍。李義與馮瑩瑩站在大門前,伸長了腦袋向內觀望,想要找到馮雯靜的身影。book18.org

「你幹什麼呢?」李義扭頭望了一眼身旁的馮瑩瑩。book18.org

「沒什麼,我等待老姐出醜的瞬間。」馮瑩瑩將手機擺正,開啟攝像功能,一臉壞笑的在大廳里尋找著姐姐的身影。李義無奈笑道:「呵呵,你和靜姐還真是水火不相容。」book18.org

「那當然了。我是家裡的天使,她是家裡的惡…哎!找到了,找到了!」馮瑩瑩激動的擺正手機,將攝像頭對準站在牆角處的馮雯靜。李義順著她的視線望去,一身藍色移動制服將馮雯靜丰韻的嬌軀包裹的玲瓏有致,衣領V字開叉處,隆起的白色襯衣隨著呼吸均勻的起伏著,修身長褲被翹臀勒出一條誘人的弧線,腳下一雙身黑色細跟高跟鞋,隱隱約約的露出一片肉色的絲襪。book18.org

李義雙腿一夾,嘴角微微上揚,張嘴伸了伸舌頭。心想,以前怎麼沒發現靜姐這麼迷人?book18.org

「呵呵,沒想到,一來就看能拍到老姐出糗的鏡頭,哈哈!」馮瑩瑩幸災樂禍的擺弄著手機攝像頭。book18.org

「什麼?」李義一時沒有明白她的意思。馮瑩瑩指著自己的姐姐說道:「你沒看見嗎,她正在挨批評呢。」book18.org

李義順著她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馮雯靜面前站著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小肚子、三寸丁,臉上堆滿了肥膩的脂肪,一看知道是某某領導,這樣的人,當了官也絕對是個貪官,因為沒聽過哪個清官能吃的這麼腸滿肚肥的。book18.org

面對領導的訓斥,馮雯靜不住的點著頭,臉上表情既尷尬又委屈。反觀那個中年男人,嘴裡不住的往外噴著口水,一副義正言辭的表情,不過眼睛卻總向馮雯靜的領口處瞄去,目光中帶著點說不出的意味。李義知道,這種感覺叫做猥瑣,也叫好色,因為他的眼神里也有這種感覺。book18.org

「呵呵,將自己說的多厲害,還不是個經常挨罵的小職員。」馮瑩瑩幸災樂禍的說道,手機不住的發出『咔嚓、卡擦』的攝影聲。book18.org

李義不管馮瑩瑩,悄悄地走到兩人身旁,支起耳朵想要挺清楚那個男人在說些什麼。book18.org

「小馮呀,你平時不是這樣的呀。怎麼今天會一下子出了這麼多錯誤,你知道你一上午接到了多少客戶的投訴嗎?」領導噴道。book18.org

馮雯靜點了點頭,貝齒輕咬下唇,委屈的說道:「對不起,主任。」book18.org

「知道就好,你是李局託人介紹來的,所以才讓你進來的,你知道這個崗位有多少人在盯著嗎?犯一點錯誤都是不允許的,你倒好。」領導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book18.org

「對不起,主任。」馮雯靜好像受了委屈的小媳婦一樣。book18.org

李義越看越覺著氣憤,這個猥瑣的胖子實在太令人討厭了。再看馮雯靜那副嬌滴滴的俏模樣,是個男人都有想要英雄救美的衝動,更何況是像李義這樣男人中的男人呢。book18.org

馮瑩瑩走到李義身旁,看他低著頭在地上四下找著什麼,不解的問道:「你在幹什麼?」book18.org

李義咬牙切齒的說道:「我在找板磚。」book18.org

馮瑩瑩苦笑道:「那你可得費勁兒找會兒了。」book18.org

「余主任,余主任。您的電話。」一個和馮雯靜差不多打扮的小女生跑到了胖男人和馮雯靜的跟前。book18.org

余主任聽到有電話找,便向辦公室走去。臨了還不忘回頭指著馮雯靜說道:「等會兒下班兒了來我辦公室。」待余主任完全消失之後,馮雯靜才將身子靠在牆上,長舒了口氣。book18.org

「嗨~ !」book18.org

馮雯靜正靠在牆邊發獃,哪知馮瑩瑩突然從柱子後面跳了出來,險些嚇得她摔倒在地。book18.org

「你……」馮雯靜看到原來是自己的妹妹在作怪,剛想出聲訓斥,卻發現了不遠處的李義,不禁俏臉一抹羞紅,立馬沒了氣勢,低聲說道:「你們怎麼來了?」book18.org

「那還用說嗎!當然是來看你出糗的。」馮瑩瑩一邊說著,一邊將她剛才拍攝的照片放在馮雯靜的面前。原本以為馮雯靜看到之後會大發雷霆,可沒想到她卻只是輕輕的嗯了一聲,然後便再沒下文了。book18.org

馮瑩瑩看自己的殺手鐧竟然沒有起到任何作用,神情尷尬的將手機慢慢的縮了回來,回頭望了一眼身後的李義,眼中滿是不解與疑問。book18.org

李義雙手插在上衣口袋裡,悠然自得的走到兩姐妹跟前,關切的問道:「怎麼了?靜姐不舒服嗎?」book18.org

「沒…沒有。」馮雯靜臻首微微一搖,蓮步輕移,向櫃檯內走去。book18.org

望著坐在服務台內正在幫人辦理業務的馮雯靜,馮瑩瑩嘟囔了句:「她肯定有病。你沒看出來嗎?」book18.org

是啊,她這叫處女喪失恐懼憂鬱症。你當年也是這樣魂不守舍的狀態。book18.org

李義很想這麼回答馮瑩瑩,可嘴上卻笑道:「是啊,可能是昨天晚上沒睡好吧,我姐的睡相一向不怎麼好。」book18.org

「真無聊,吵架都提不起興趣。我們走吧。」馮瑩瑩撇了撇嘴角,一臉掃興的向外走去。走到門口處,發現李義沒有跟上來,回頭喊道:「回去吧,留在這裡幹什麼?」book18.org

李義一手抱胸,一手抵在下巴處,低頭思索了一會兒,然後指著牆上的一條橫幅對她說:「我說今天怎麼這麼多人,原來移動公司有活動,預存300元話費,贈送內含手機、醬油、香油、花生油的超級大禮包。家裡的醬油好像不多了,要不你先回去吧,我存點話費。」book18.org

馮瑩瑩又走了回來,嘟囔道:「上個月活動的時候,你不剛存了300塊錢話費麼?怎麼還存?」book18.org

李義笑道:「我不是為了話費。」book18.org

「那是為了什麼?為了醬油?」book18.org

「不是,不是為了醬油。我是覺著,這次的活動挺賺的,再存點話費也不吃虧。」book18.org

馮瑩瑩思索了片刻,點頭說道:「那好吧,那我陪你好了。」book18.org

李義擺了擺手,說道:「不用了,不用了。人這麼多,不知道得排到什麼時候了,你先回去吧。」book18.org

「反正回去也沒什麼事,在這兒陪你排會兒隊吧。」馮瑩瑩不等他回話,已經站在了隊伍的最後面。李義急忙將她拉了回來,眼中滿含關切的柔聲說道:「這裡擠著這麼多人,又熱有臭的,等排到我都不知道什麼時候了。你跟我在這兒呆著不得憋壞了。我看你還是先回家吧。再說了,老姐限我們4點以前回去,你先回去幫我打個圓場吧。」book18.org

沒想到李義這麼關心自己。馮瑩瑩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憋著沒有笑出來,擺了擺手,向門口走去,直到出了營業廳大門,才忍不住用手捂嘴,像小鹿一樣,一蹦一跳的回家去了。book18.org

李義站在馮雯靜那隊的最末尾處,伸長了腦袋向最前面望去。馮雯靜還是那副心神不寧的模樣,替顧客辦理業務的時候,一直出錯。不時會有人叫嚷著要投訴她。book18.org

等待真是一件漫長的事情,等待的時間總是過得超級慢。李義站在隊伍里,連連打著哈欠,站了半個多小時,終於快輪到自己了。book18.org

馮雯靜雖然人在工作中,可思緒早就不知飛到哪裡去了。也許是在昨天晚上吧…book18.org

昨天晚上發生的一切簡直是太突然了,自己會在那樣一種狀態下失身,無論如何也不曾想到過的。雖然…雖然前面很痛,但後面卻是很舒服…book18.org

馮雯靜一邊傾聽著客戶的訴求,一邊想著自己的事情。李義肯定沒有喝醉,這是可以肯定的。可讓馮雯靜感到疑惑的是,他到底一開始就是為強姦自己呢,還是說,他是將自己當成了他姐姐?book18.org

第一種情況嘛,畢竟小義年輕氣盛,而且自己長大又那麼迷人,會有這種舉動也不是不能理解。但是,如果是第二種情況呢?那他們兩姐弟真的早就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嗎?怎麼可以這樣,他們是親姐弟呀,不可能的,不可能的。book18.org

「姑娘,我電話上的這些業務能取消了嗎?」一個老大爺拿著自己的手機問道。馮雯靜的想也沒想便搖頭說道:「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的!」book18.org

老大爺一怔:「什麼?」book18.org

馮雯靜急忙擺手道:「不是,不是,我不是說您這個。我是說,我是說…大爺,您剛才說什麼來著?」book18.org

老大爺說:「我說,能將我這電話上的業務都取消了不?」book18.org

「哦。」馮雯靜點了點頭,然後接過手機,胡亂按了起來。book18.org

雖說親姐弟通姦一般來說是不可能的,但仔細想想,像李義和李玉柔這麼個性的兩姐弟,也並不是完全不可能的。加上李玉柔昨天晚上的表現實在是有些奇怪,一開始為了一本八卦雜誌又哭又鬧的,然後又因為我提起小義的名字而生氣。而且睡覺前還一直囑咐我關緊房門。哎,當時我要真的關緊房門就好了。book18.org

等等…book18.org

難道,難道她早就知道小義會來夜襲?所以才提醒我要關緊房門的。我是突然出現的沒錯,所以她才顯得那麼慌張。那要照這麼說來,我豈不是成了她的替罪羔羊,那我的貞操豈不是丟的太冤枉了!book18.org

想到這裡,馮雯靜不禁惱怒起來,嫣紅的小臉瞬間變成了煞白色的,將老大爺的手機向桌上一摔,嬌喝一聲:「豈有此理,簡直是太可惡了!」book18.org

這一聲刺破噪雜鼎沸的聲音,直穿所有人的耳膜之中。瞬間,營業廳里變得安靜異常,所有人都望向了滿臉憤怒的馮雯靜。其實最吃驚的應該數那位正在辦理業務的老大爺了,他看到馮雯靜突然變了副臉色,以為自己做錯了什麼事呢,趕忙拿起服務台上的手機,轉身離開了隊伍,嘴裡還直說:「不取消了,不取消了。」book18.org

一旁的工作人員連忙推了推馮雯靜,低聲問道:「小靜,你怎麼了?」book18.org

馮雯靜這才反應過來,發現所有人都在望著自己,尷尬的笑了笑,趕忙低下了腦袋。book18.org

「大姐姐,我交10塊錢話費。」book18.org

「好的。」馮雯靜抬起頭來,剛想伸手接錢,發現坐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李義,驚訝之餘不禁一怔,想起昨晚的事情,俏臉一紅,呼吸緊跟著也急促了起來。book18.org

李義望著那對裹在藍色制服下的肥乳一起一伏著,心中好像爬滿了螞蟻一般,再次痒痒了起來。book18.org

「你…你怎麼來了?」馮雯靜支支吾吾的問道。book18.org

「我來交話費的。」李義嬉笑著回道,並將一張嶄新的十元錢遞了過去。馮雯靜急忙接了過來,在計算機上快速按了一番,然後抬頭說道:「行了,已經交好了,你可以走了。」book18.org

李義不肯離開,糾纏道::「可我還沒告訴你我的手機號碼呢。」book18.org

馮雯靜心中心亂如麻,腦漿都快沸騰了,哪有功夫聽他在這裡胡攪蠻纏。低聲吼道:「我知道你的號碼,我已經替你交好了,你可以走了。」book18.org

「可是…」李義還想說什麼,身後的男人卻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小兄弟,這位小姐說了,你的業務已經受理完成了,如果你沒別的事情,就請離開吧,後面還有很多人在排隊呢。」book18.org

不得已,李義只好站了起來,向外轉了一圈,然後重新站到了隊伍的最後面。馮雯靜伸長了脖子張望了一圈,沒看到李義的身影,以為他已經回去了。哪知過了半個多小時,李義再次坐到了她的面前。book18.org

「大姐姐,我要交10塊錢的話費。」李義嬉皮笑臉的遞了張嶄新的十元錢。馮雯靜實在是沒脾氣了,她接過鈔票,在計算機上按了一番,然後說道:「好了,您的業務已經受理完成。請問還有其他事情嗎?」book18.org

「可以賞臉讓我請姐姐吃頓晚飯嗎?」李義嬉笑著說道。馮雯靜無奈的嘆了口氣,說:「有什麼事,晚上回家再說吧,我現在在上班。」book18.org

「呵呵,靜姐,是不是經常有男人用這個法子向你搭訕?」book18.org

馮雯靜覺著自己的頭好暈,她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只得擺了擺手,回道:「是呀,是呀。行了吧,上班也不讓我安生,你快點起開吧。」book18.org

「你什麼時候下班?」李義問道。book18.org

「五點半。」book18.org

「那好,我在那邊等會兒。」book18.org

馮雯靜一怔,抬頭問道:「幹什麼?」book18.org

「當然是等你下班啊。」book18.org

「為什麼?」book18.org

李義將臉伸到馮雯靜跟前,神秘兮兮的說道:「我有種不好的預感。」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