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雕 (翁美玲的踩踏)

“说,彭长老藏在哪里,他把靖哥哥怎么样了?”我,头冲着翁美玲姐姐仰面躺着,在听到这句台词时,看着美玲姐在我脸的上方抬起右足,然后踩下来。“啊。。。” 我开始自己的台词 “小人,小人真的不知啊。。。”

“停!” 王导的破锣嗓响起,“停停停。”我听到王导的脚步声响起,耀眼的阳光随着美玲姐身影的移动恍得我一瞬间看不到任何东西。

“美玲啊,你不要放不开啊,他领的就是被你踩的钱,你一点也没有表现出对靖哥哥担忧的样子,要更急迫一些,夹带点审讯的感觉往下踩,好么?”

王导说罢拍了拍美玲姐的肩,美玲姐点点头,不过,我在她的脸上看出些心不在焉的感觉,今天的翁美玲和我以往在片场看到的她不太相同。

“准备,action。”

“说,彭长老藏在哪里,他把靖哥哥怎么样了?”紧接着,我感觉脸上一紧,后脑“咚”地一声响,右眼在剧痛中一片光亮,鼻子里的酸甜苦辣一股脑淌了出来。“啊”,我双手捂脸,但只捂住了美玲姐的右脚。

“停停停,”王导又敲起他的破锣,“美玲,你过来一下,哎,剧务,拿个湿毛巾帮他止止鼻血,大家都累了吧,今天提前吃午饭,都歇一歇。。。”

我站起身,一边对递过毛巾的剧务表示感谢,一边若有所思地看着美玲姐远去的方向。

“佩佩啊,今天美玲怎么了,好像不怎么在状态?”不远处,我听到副导演在和杨佩佩说话。“好像是感情不太顺利,昨天和镇业大吵了一场。。。。

我以非常快的速度吃罢了手里的盒饭,然后朝主演们的房车区走去。一般来说,午饭时分主演们大都聚在一起在那边的大帐篷里说说笑笑,但刚才我看到王导从房车区往回走,第六感告诉我,这是一个私下里可以接近美玲姐的机会。

果然,不久我就看到美玲姐若有所思地坐在她的车房门梯上,大概因为是草地,她并没有听到我靠近的脚步声。

“嗯”我假装清嗓。

“喔,是你啊”美玲姐看到我的出现有点吃惊“对不起啊,刚才踩的太重了,你还好吧?!”

“我没事的,看”我一边想着奥特曼一边伸臂掐腰了个造型,引得她笑了一下“我是想来,和美玲姐谈谈那个镜头,希望下午我们能一次过。”

“喔,是吗”美玲姐的眼睛瞬间似乎又失去了光芒。

“我觉得,美玲姐刚才踩得不够重,而且踩点也不对。。。想来美玲姐没踩过人,不知道往哪儿下脚,不习惯。”我用非常放松的语速不快不慢的说到这儿,故意停顿了一下,让我的话渗进去。

大概是不知道我这么说是要把话题引向哪里,她好奇地看过来。

“所以呢,我觉得有必要让姐姐先熟悉一下。”“你的意思是?”翁美玲问“我的意思是,在下午开镜前,我可以陪姐姐练一下那个镜头。”“练什么?”“当然是练姐姐的脚感喽!”“你是说,”翁美玲一脸吃惊的看着我说“你是特意来被我踩的?”“姐姐不要说的这么不堪吗?”我开朗地哈哈大笑“小人最近感觉皮子紧,正想找人帮我按按,碰巧今天感觉美玲姐心里有火,,,这么说吧,暂且放开什么工作不谈,如果美玲姐能通过在我身上跺两脚把闷在心头的情绪发泄一下,心情好起来,那小人这个忙帮定了。毕竟,有人主动愿意躺下来受踩的机会不是天天有。怎样?”“哈,你这人可真有意思,,,”说罢美玲姐直勾勾地看着我的眼睛,我毫无畏惧地作出尽可能善意的表情看回去。“那,这可是你说的哦,不许半路反悔。”美玲姐摆出一副黄蓉对靖哥哥撒娇时的表情。我作豪迈状,夸张的拍了拍胸膛,“我这一百来斤,今天,就撂这儿了,随姐姐你怎么踩,踩不死算我赚的,我今儿来就没打算活着回去。”美玲姐“噗呲”一声笑出来。“那,进来吧,光天化日的,如果一不小心踩死你,被人看见可不好收拾。”“据说死后能上天堂的人不会在人间留下尸体,”我一边迈步登上车房的门梯一边说“所以吗,姐姐尽管下脚,如果能有幸死在姐姐脚下,我一定会上天堂。”“少来,”美玲姐又噗嗤笑出声来,并转过身抬脚踢在我胸膛上“如果你因为被我踩死能上天堂,那我不下地狱了?”“怎么会?”我手疾眼快,一把抓住她踢过来的左足,并在足尖上吻了一下。“姐姐如果用脚踩的就能送人上天堂,那姐姐不是神仙在世喽?还肯求姐姐为洒家点化,指点迷津,阿弥陀佛”“哈哈哈,,,”美玲姐被我逗的大笑起来 “行,我一会儿踩在你身上好好点化你。”

说话间,我已经来到了车房里最靠左边被用来当作客厅/餐厅的空间。美玲姐把餐桌往墙上一推,腾出更多的空地,然后转身去拉三面窗户的窗帘,“对了,你一会儿小人,一会儿洒家,一会儿阿弥陀佛的,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名叫王二,三横一竖的王,一二的二”“你在家行二?”“不,我是独生子,我名叫二,因为我很二。”“哈哈哈,主动去要求别人踩你,是挺二的。”此时,美玲姐已经拉好窗帘转过身来,美玲姐还是黄蓉的装扮,古装的头饰,白色长衫外罩着粉红色用红线装饰图案的长裙,脚上是那双令我魂牵梦萦的白色厚跟儿侠女靴。“不能这么说”我假装一脸严肃的样子,“姐姐是姐姐,别人是别人,能够有幸被姐姐踩在脚下,是三十三生修来的福气,如果说我从光屁股被生下来到现在所做的所有事情里,唯一不算二的,就是今天来给姐姐当垫脚。”我一边说一边趴下来吻了美玲姐的右足,“刚刚姐姐的右足被小人的鼻血玷污了,请让小人马上把它舔干净。”

“我的天”美玲姐似乎有点被我吓到了,下意识的缩了一下右脚,但紧接着便又伸了出来,并抬起脚尖,以便我可以舔到鞋底的部分。“看来。。。”我一边舔着她的脚尖一边听她说“你是真的心甘情愿的想被我踩在脚下啊。。。”说着她用右脚轻踢了一下我的舌头“看来你幻想着躺在我脚下被我踩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嘿嘿嘿”我舔干净刚才的血迹后直起身子跪坐在地上“被姐姐发现了。。。姐姐实在是美的如梦如幻,我觉得自己只配者给姐姐踩在脚下。我甚至幻想,如果可以有一张姐姐足底的相片,我愿意把它放大到一两米然后贴在天花板上,那样我每天就可以在姐姐的脚下入睡了。”

“哈。。你可真会想啊” 美玲姐眼中闪着异光,抬右足在我的胸口,然后用力一蹬,我四仰啪嚓地躺倒 “如果你人生的愿望就是被我踩在脚下的话,今天我就成全了你,双倍的让你梦想成真。。。”说着,翁美玲的右足冷不丁踩在我的命根子上,并开始重心前移,慢慢单脚站在上面,我顿时感到排山倒海的压迫感,和快感。不用说,此时的我,下面坚硬如石。“男人,,,都是这副德行,脑子只是摆设,只靠这东西思考”此时的翁美玲脸上闪过一阵寒气,嘟起小嘴来,眼神尖锐。“姐姐,能不能允许我先把戏服先脱了,被弄上脚印下午开镜时比较麻烦。”“脱了,全都脱了,”她的语气中有不可置疑的命令感,我一边脱着衣服一边颤颤巍巍地小声问 “全都脱了?内裤也?”“脱!看我待会儿怎么把你的小二踩爆。”乖乖,美玲姐仿佛恶魔附体一般,感觉完全变了一个人,我心蹦蹦跳的再次躺倒。

“我真的可以在你身上随便踩?你还有最后一次反悔的机会。”美玲姐单脚她在我硬邦邦的阴茎上盯着我的眼睛明知故问地说。“我说了,今天就没打算活着回去。”我毅然决然,义无反顾。“那我就不客气了。”话音刚落,我只感觉地板震颤了一下,下一瞬间,翁美玲双脚同时落下,踩在我的小腹上。我没想到作为第一次踩人的她,放的这么开,第一下就是全起跳地往我身上蹦。我也没含糊,虽然小腹上火辣辣凉飕飕地痛,我也只是哼了一声,原来被人踩是这种感觉,虽然没有想象中的美好,但看到自己心中的女神翁美玲穿着黄蓉的装扮高高在上的站在自己的肉体上,光是这份视觉刺激,就足以掩盖疼痛的本能。我在地上望着翁美玲向下投视过来的目光,不由得醉了,我伸出双手,去抚摸正踩在我身上的那双白色的女下靴。“很好,看来你还挺禁踩的”说着,美玲姐踮起脚尖,在我身上颤了两下。“哈哈哈,真好玩。原来踩在人身上的脚感是这样的。”“姐姐高兴就好,我觉得自己是不是就是命中注定为了被姐姐踩才生下来的呢?要是姐姐喜欢,我随时随地,永生永世愿意躺在姐姐脚下,供姐姐踩着玩。”“你的嘴可真甜啊”说着,美玲姐从我的腹部开始往上挪步,踩到我的胸上,然后,抬左足虚踩在我嘴上“不过,我不喜欢男人的许愿,什么永生永世,全都是谎话,伸出舌头来,我要惩罚你。”我依言照做,下一瞬间,舌头就没了感觉,美玲姐的靴底牢牢踩住了我的舌头,然后左右一碾,我滴个天,那种剧痛,差点使我一口气没喘上来,只感觉舌头上一凉,然后一股热气涌上舌头。“请姐姐原谅,我又把血弄到姐姐脚上了,这次我没办法把它舔干净了。”当我在她抬起脚时看到她靴底的血迹时,一时冲动脱口而出。翁美玲听我这么说,弯膝看了看自己的脚底,然后叹了口气,两眼直勾勾的注视着我,那个神情,应该叫哀怨吗,我不确定。“你,,,”美玲姐脸上流露出一种歉意“你真的不在乎吗?我这样的伤害你,这样残忍的踩踏你。”“哇,你这样说真让我受不了”我笑嘻嘻地说到“你能不能再重复一下你刚才说的后半句?”“我说的后半句?”翁美玲脸上一脸懵晕“是,这样残忍的踩踏你’’?“哇哇哇,”我夸张的叫“你又说了。你又说了。”“什么意思?我又说了?”她的脸上还是满脸问号,然后恍然间明白了过来,一脚跺在我的脖子上“喔,原来你是爱听这句话啊。这样残忍的踩踏你,这样残忍的踩踏你,这样残忍的踩踏你。”说着她佯装嗔怒地在我的脖子上剁了三脚,那副表情,美极了,仿佛就是在看电视剧。“哈哈哈,我说了,我生命的意义,就是被姐姐这样踩在脚下,如果姐姐不愿意听海誓山盟,那我就什么也不说,姐姐一个手势,我马上躺在姐姐脚下。”

“哎,,”翁美玲听我这么说后只是叹了口气,久久不语,右足爱抚一般用足底在我的脸上慢慢摩擦,然后是胸膛,小腹,最后,她踩着我的小腹左脚转换了一个角度,右足轻轻踏在我坚硬如铁的命根上。“啊。。。”我不由自主地发出呻吟。“你说,你,,”翁美玲轻轻地说,仿佛情人的耳语 “生下来的命运就是被我踩在脚下。。。那么,你,,,愿不愿意在我的脚下重新被生出来一次?”我虽然没太听懂,但是大概能猜出她的意思,于是接到 “只要是能被姐姐踩,重生也好,重死也罢,我在所不惜。”

翁美玲这次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笑了一声,紧接着,踩在我命根上的右足猛然发力,我的龟头在她的靴下被踩进小腹里,麻麻的凉凉的,然后,她的右足开始缓慢地左右碾动起来,每碾一下,我就感到一股电流从命根直冲到大脑,大脑变得一片空白。

“你们男人的这邪恶之根,在我脚下居然还敢这么神气,看我怎么把它踩烂,我踩,我踩。。。” 美玲姐的右脚慢慢的碾动,我感觉命根上火辣辣的疼痛,真实而缓慢的疼痛,伴随美玲姐的脚腕的没一次扭动而真切地传来。

“哈啊,美玲姐,,,”我双手抚摸着她的脚腕 “能被你踩在脚下,我太幸福了。。。” 我望着翁美玲闪着异光的眸子,不禁地说。

“是吗?”翁美玲冲我抿嘴一笑 “你今天运气好,赶上本小姐有兴致,那就让你更幸福一下。”说着她抬右脚踩住命根根部然后移动重心,把左脚踩在我的龟头上,这样,她现在整个人全体重的站在了我的命根上。我有种一闷棍打在心口的透不过气来的感觉,还没等我来得及细想,她踩在肉棍上双脚居然上下踏起步来。

我此时因为剧痛的麻痹作用,已经不太能够感觉得到自己的命根了,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后脑被恐惧感挖空。但望着美玲姐笑眯眯的表情,却又无法说出只言片语。

“真好玩,真好玩。。。”翁美玲踏了几步后用脚掌踩住肉棍,踮起脚尖,在肉棍上颠踩,好像要做起跳的动作。

“啊啊,我不行了。。。”我本能地求饶起来,实在吃不消了。

“哼,晚了,”翁美玲脸色霎时一沉 “我今天要把你的小二踩烂。”

说罢,她的双脚向搓球一样前后搓动起来。排山倒海的痛感和快感再次袭来,我几乎被这两组巨浪拍得窒息。我肉棍上半节的皮肤被她左脚前后的碾动漩涡一般顺时和逆时针的扭曲,因为极度的兴奋与疼痛,龟头此时分泌出了大量的黏液,但这似乎让她碾起来更方便了,随着粘液的润滑她左足前后碾动的振幅愈来愈大。“啊阿啊。。。”我直起身子,双手抱住翁美玲的膝盖。然后她的左脚在一次向前碾动的过程中终于从她的脚尖一直碾过脚跟,龟头在脚跟的重踏之后“啪”地弹起。

“哈哈,真有趣,你的和尚头还带弹力的?!”翁美玲完全无视我的求饶,紧接着左脚脚跟“啪”地再次踏住龟头,往回搓,搓到脚尖处,让龟头“啪”的再次弹起。

我头晕眼花,面前金星四射,不知为何,想起被白骨精榨干生命的枯尸。接着,不等我细想,她的左足足尖再次踏住龟头,往前搓到足跟,这一次,足跟踩的力猛了,只滑出半个龟头便停了下来。“哼!”我听她这样哼了一声,紧接着,那半踩着龟头的左脚跟忽然猛力往下跺,愣是靠粘液把剩的半个龟头往后挤了出去。在剧痛和巨爽中我看到龟头上被靴跟划出的一个白色的半圆图案。

“啊啊啊 ,,,////。。。@@@” 我崩溃了,下面一泻千里,有如失去控制的消防水龙头。

“谁让你喷的!!!” 朦胧中,我听到翁美玲的厉声呵斥 “给我憋回去!!”紧接着,我感觉下面一紧,她竖过左脚把我的命根整跟踏住,但即便如此,我的命根在她的足底的“脉冲”仍然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真不听话,留你何用。”我闻言,一种非常不祥的预感从天而降,紧接着,我感觉自己这回是真的在劫难逃了:她抬起右脚,单脚站在了我正在吐奶的肉棍上,并前移重心把全部体重聚集在踩龟头的脚掌处,我,在她的脚下消失了,末日降临,我头发晕,眼发黑,,,然后,迎来了第二次高潮,(也许是第一次高潮的升华):

我把脸紧紧贴在翁美玲的膝盖上,发出野兽一般的嚎叫。。。

不知过了多久,几个世纪,时间和空间的断层不断叠加,旋转着的三维空洞与乏味呆板的平面空白来回替换,,,

下一瞬间,我感到翁美玲终于抬起了踏在肉棒上的脚,一股白色的黏液像被砍头后喷出的血浆,“噗”地一下兹出,喷在我的胸膛,脖子,和脸上。。。

啊,我向后倒去,倒下时后脑重重的磕在了地板上,一阵眩晕,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或许,就像翁美玲所说的那样:

我在她的脚下又被生出来一回。

“哇,你喷了好多啊。。。”翁美玲用手背遮住嘴不好意思地抿嘴笑着。“……”我想说,但是上气不接下气,命根上火辣辣地疼。“啊,出血了。。。”我闻言勉强抬起脖子,从马眼处渗出一些血液,龟头被她全体重地单脚碾踩,不出血才怪呢。“啊,没事,死不了。”我之前已经放话了让她随便踩,这时自然不能反悔。“是不是我踩得太狠了,,来揉揉。。。”翁美玲似乎有点愧意,但马上又换上了天真的笑脸,接着,她抬脚用靴底上下抚摸起我还挺直的阴茎。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和美玲姐都陷入了沉默,

我盯着她美如梦幻的面庞发呆,她盯着轻踩在阴茎上的脚尖,并时而抬头和我的目光相碰,然后腼腆地一笑。

“美玲姐。。。”最终还是我打破了沉默,此时我的小弟弟已经卷缩回正常状态,在她脚下像面团一样被揉着。“嗯?”翁美玲抬起头用那醉人的眼神看着我。“高兴么?”我想了很久,只蹦出这么三个字。“(嘻)” 翁美玲露齿一笑 “你高兴么?”“我?”没想到她会反问 “我……幸福死了,又幸福,又死了,魂儿都美上天了。” 说罢,我觉得自己说的也忒漏骨了,只好解嘲似的嘿嘿傻笑一阵。“(哈)” 翁美玲听罢不相信似地挑起眉毛吃惊地一笑 “真的假的?你的小二都被我踩出血了,不疼吗?真的这么喜欢被我踩?”“疼啊,当然疼啊” 我说,“但是喜欢被你踩超过疼痛感啊。”我面带微笑的说,感觉像在说情话,有种非常甜蜜的感觉,“就是这么喜欢被你踩,喜欢这样。。。”说罢我弯起身子,亲吻了另一只站在地上的左脚 “喜欢被你踩 在 脚 下。”“你这人可真有意思啊。。。”说着翁美玲双脚站在我的小腹上,然后蹲下身子好奇地看着我说 “你就这么喜欢被我踩?”

我双肘支撑起上半身,把脸往她的方向抬起来,来个超近距离地对视,哇塞,翁美玲的大眸子如两汪清水,伴着黄蓉的扮相,美的令人目眩,“我,喜欢,,被你踩,,被你踩在脚下,,”我看着她,脑袋晕乎乎的,耳根子生烫。我自言自语似地随口说 “姐姐太美了,太完美了,,,就是女神啊简直,,,我,,只配被姐姐你踩在脚下,,在片场时,我会盯着土地上被姐姐踩出的脚印出神,并嫉妒那片有幸被姐姐踩在脚下的大地,,,今天终于梦想成真,真切地被姐姐踩在脚下了,我,,,”说到此处,我竟控制不住激动的情绪,两行热泪从眼眶中滑落。

“哎,你这孩子太容易满足了。。。”翁美玲抬手用食指背抚拭我的泪痕,真诚地盯视我的双眼,仿佛要从瞳仁直接进到我的灵魂里 “如果你这么喜欢被姐姐踩,姐姐一定把你踩饱,姐姐也挺喜欢踩在你身上的感觉。”

“真的!?”我破涕为笑地说,“姐姐踩我时的脚感是怎样的?”“嗯,是怎样的呢?”翁美玲说着用掌根支起下颚,抬头作思考状,并同时故意抬脚跟并放下,仿佛在试踩 “你的身体非常柔软,但又很有弹性,,,踩在上面,你的皮肤会缓慢的下陷,,,踩在你小二上时会感到你的颤抖,在你倾泻时会感到你的抽搐,很有趣。”“是啊……” 我都听傻了,“姐姐喜欢,真是太好了。请姐姐随便踩,我随叫随到。”“哈哈哈,那,你算是给我定制的私人服务喽。”“没诶诶诶问题” 我兴奋地说 “我就是给姐姐你定制的私人脚奴,专供姐姐踩踏,如果姐姐愿意,我可以横着睡在姐姐的床脚挡板处,那样姐姐可以踩着我进入梦乡了。”“哼,想得到美!”翁美玲调皮地用手指捅了一下我的鼻尖 “这么快就想睡到我的床上来了!?”“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有点着急“另外,,”翁美玲伸手挡在我的嘴唇上,示意我闭嘴 “我不喜欢脚奴这个词,就叫你小二吧,足小二。。。”“足小二,哈哈,还是姐姐起的名不俗气。我注意到了,刚刚姐姐一直管我下面这家活叫 小二。姐姐喜欢踩他的脚感?”“嘿嘿,是啊” 翁美玲双手捻着鬓角的一缕头发轻轻摇晃着肩膀说 “你的小二又硬又滑又不老实,把他牢牢踩在脚下,最后把他踩泻,踩软时,就像征服了所有男人。…… 我之前还不知道你们男人被脚踩也能释放。”“不是我们男人”我不好意思地笑道“可能只有我吧,我天生没有多少攻击性,而且是被姐姐你踩,是被姐姐你啊,不是随便任何人踩。。。”我停顿了一下 “而且,,,不瞒姐姐,这是我的第一次,我之前也不知道自己可以被踩射。”

“哈!!!”翁美玲瞪大眼睛 “你是处子之身?那么…… 你的第一次是刚才,,,被我踩出来的?!”“哈,好像是,,,我的处子给了姐姐的这双靴底。”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啊,你这小可怜虫”翁美玲此时已经从我身上下来,背靠墙坐在我旁边的地板上了一些时候,疼我这么说,又用双脚把我的小二夹住,“失去处子之身,这样意义重大的人生事件,被我胡乱地踩出来了,对你也太不公平了,这样吧,我就破例允许你今晚睡在我脚下,让你在我的脚下感受一下“爱”。”“真的!??”我兴奋地看着美玲姐 “不过,,,”我忽然又有点难以启齿地说“如果我不小心喷在姐姐的被窝里,恐怕不太好吧?”“哦,对哦” 翁美玲听罢作思考状 “这好办,,”她面转向我,一副要说悄悄话的样子,我把耳朵凑了过去。“就是啊,在睡觉之前,我先把你踩喷个十来回,先让你精尽,然后,,”“精尽完了不就剩人亡了?”我一脸愕然“十来回?”“哈哈哈,怎么?后悔了?”翁美玲挑逗似地抬右足晃了晃脚腕。“人亡就人亡,”我换上一副视死如归的状态 “能死在姐姐脚下,做个风流鬼,给皇帝都不换。”“真乖真乖,,”翁美玲笑呵呵地伸出右脚,用脚底在我脸上轻轻抚摸。我双手捧住她的脚跟,全方位无死角地对她伸过来的右足展开“百吻礼”,逗得她发出银铃一般的笑声。“瞧把你兴奋的,就好像老财主跳进了金子堆里一样。”“是啊,是啊,姐姐你知道吗,天堂其实并不在天上,,,”说到这儿我卖官子似地看了美玲姐一眼,然后伸出舌头慢慢舔在她的靴尖上,翁美玲“呃”了一声笑呵呵地皱了皱眉。“我的天堂就在姐姐的脚下啊!”我的舌头贴着她的靴底眼望着她的双眼。“你呀,,”我双唇上的右足忽然发力蹬在我脸上,把我踹倒在地,然后,翁美玲左足踏阴茎,右足踏住我的脸 “我看啊,今天不如由我做主,就把我这双脚许配给公子你吧。”我听罢移动脸,调整视线以便能看到她的表情,翁美玲淘气的笑脸也正在看着我 “祝愿公子和我的双足今后生活的如胶似漆,甜甜蜜蜜。”“肖歹,肖——歹。”我心情激动地狂吻她的足底,引得翁美玲又是一片银铃般的欢笑。

“说,彭长老藏在哪里,他把靖哥哥怎么样了?”下午的戏拍得异常顺利,上午那个镜头一遍就通过了。这一次,翁美玲还是一脚跺在我的脸上,把我的头踩滚到侧面,脚跟把我的嘴都踩歪了。“小人,小人真的不知啊。。。”我还是老词儿。“不知道,哼,不给你点苦头吃,想来你也不肯老实说。”这次翁美玲霸气十足,一脚踩在我的小腹上,在突如其来的疼痛下我本能地v字型弓起身子,不想翁美玲重心前移站了上来,并抬起另一只脚蹬在我的脖子上把我的脑袋踩回到地面。喉结被她踩在脚下,我一时气闷,作出干呕状。“你说不说?!”“我ss说。。。”我使出吃奶劲才在喉咙里挤出这句话。

“停!”导演喊到 “很好,过,下一条。。。”翁美玲从我身上下来,下来前还故意踩了我的鸡鸡一下,我们相视一笑。“晚上见”翁美玲小声说。我在爬起来之前忽然上身前移装作要亲她脚的样子,翁美玲被我的动作吓了一跳,急忙往后一退。“找死!!”当翁美玲发现我只是在恶作剧后嗔怒地低声说 “今晚看我踩死你。”“就怕你踩不死,黄姑娘”,我拱了拱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