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鵰 (翁美玲的踩踏)

簡體

book18.org

「說,彭長老藏在哪裡,他把靖哥哥怎麼樣了?」我,頭衝著翁美玲姐姐仰面躺著,在聽到這句台詞時,看著美玲姐在我臉的上方抬起右足,然後踩下來。「啊。。。」 我開始自己的台詞 「小人,小人真的不知啊。。。」 book18.org

「停!」 王導的破鑼嗓響起,「停停停。」我聽到王導的腳步聲響起,耀眼的陽光隨著美玲姐身影的移動恍得我一瞬間看不到任何東西。 book18.org

「美玲啊,你不要放不開啊,他領的就是被你踩的錢,你一點也沒有表現出對靖哥哥擔憂的樣子,要更急迫一些,夾帶點審訊的感覺往下踩,好麼?」 book18.org

王導說罷拍了拍美玲姐的肩,美玲姐點點頭,不過,我在她的臉上看出些心不在焉的感覺,今天的翁美玲和我以往在片場看到的她不太相同。 book18.org

「準備,action。」 book18.org

「說,彭長老藏在哪裡,他把靖哥哥怎麼樣了?」緊接著,我感覺臉上一緊,後腦「咚」地一聲響,右眼在劇痛中一片光亮,鼻子裡的酸甜苦辣一股腦淌了出來。「啊」,我雙手捂臉,但只捂住了美玲姐的右腳。 book18.org

「停停停,」王導又敲起他的破鑼,「美玲,你過來一下,哎,劇務,拿個濕毛巾幫他止止鼻血,大家都累了吧,今天提前吃午飯,都歇一歇。。。」 book18.org

我站起身,一邊對遞過毛巾的劇務表示感謝,一邊若有所思地看著美玲姐遠去的方向。 book18.org

「佩佩啊,今天美玲怎麼了,好像不怎麼在狀態?」不遠處,我聽到副導演在和楊佩佩說話。「好像是感情不太順利,昨天和鎮業大吵了一場。。。。 book18.org

我以非常快的速度吃罷了手裡的盒飯,然後朝主演們的房車區走去。一般來說,午飯時分主演們大都聚在一起在那邊的大帳篷里說說笑笑,但剛才我看到王導從房車區往回走,第六感告訴我,這是一個私下裡可以接近美玲姐的機會。 book18.org

果然,不久我就看到美玲姐若有所思地坐在她的車房門梯上,大概因為是草地,她並沒有聽到我靠近的腳步聲。 book18.org

「嗯」我假裝清嗓。 book18.org

「喔,是你啊」美玲姐看到我的出現有點吃驚「對不起啊,剛才踩的太重了,你還好吧?!」 book18.org

「我沒事的,看」我一邊想著奧特曼一邊伸臂掐腰了個造型,引得她笑了一下「我是想來,和美玲姐談談那個鏡頭,希望下午我們能一次過。」 book18.org

「喔,是嗎」美玲姐的眼睛瞬間似乎又失去了光芒。 book18.org

「我覺得,美玲姐剛才踩得不夠重,而且踩點也不對。。。想來美玲姐沒踩過人,不知道往哪兒下腳,不習慣。」我用非常放鬆的語速不快不慢的說到這兒,故意停頓了一下,讓我的話滲進去。 book18.org

大概是不知道我這麼說是要把話題引向哪裡,她好奇地看過來。 book18.org

「所以呢,我覺得有必要讓姐姐先熟悉一下。」「你的意思是?」翁美玲問「我的意思是,在下午開鏡前,我可以陪姐姐練一下那個鏡頭。」「練什麼?」「當然是練姐姐的腳感嘍!」「你是說,」翁美玲一臉吃驚的看著我說「你是特意來被我踩的?」「姐姐不要說的這麼不堪嗎?」我開朗地哈哈大笑「小人最近感覺皮子緊,正想找人幫我按按,碰巧今天感覺美玲姐心裡有火,,,這麼說吧,暫且放開什麼工作不談,如果美玲姐能通過在我身上跺兩腳把悶在心頭的情緒發泄一下,心情好起來,那小人這個忙幫定了。畢竟,有人主動願意躺下來受踩的機會不是天天有。怎樣?」「哈,你這人可真有意思,,,」說罷美玲姐直勾勾地看著我的眼睛,我毫無畏懼地作出儘可能善意的表情看回去。「那,這可是你說的哦,不許半路反悔。」美玲姐擺出一副黃蓉對靖哥哥撒嬌時的表情。我作豪邁狀,誇張的拍了拍胸膛,「我這一百來斤,今天,就撂這兒了,隨姐姐你怎麼踩,踩不死算我賺的,我今兒來就沒打算活著回去。」美玲姐「噗呲」一聲笑出來。「那,進來吧,光天化日的,如果一不小心踩死你,被人看見可不好收拾。」「據說死後能上天堂的人不會在人間留下屍體,」我一邊邁步登上車房的門梯一邊說「所以嗎,姐姐儘管下腳,如果能有幸死在姐姐腳下,我一定會上天堂。」「少來,」美玲姐又噗嗤笑出聲來,並轉過身抬腳踢在我胸膛上「如果你因為被我踩死能上天堂,那我不下地獄了?」「怎麼會?」我手疾眼快,一把抓住她踢過來的左足,並在足尖上吻了一下。「姐姐如果用腳踩的就能送人上天堂,那姐姐不是神仙在世嘍?還肯求姐姐為洒家點化,指點迷津,阿彌陀佛」「哈哈哈,,,」美玲姐被我逗的大笑起來 「行,我一會兒踩在你身上好好點化你。」 book18.org

說話間,我已經來到了車房裡最靠左邊被用來當作客廳/餐廳的空間。美玲姐把餐桌往牆上一推,騰出更多的空地,然後轉身去拉三面窗戶的窗簾,「對了,你一會兒小人,一會兒洒家,一會兒阿彌陀佛的,你叫什麼名字啊?」 book18.org

「我名叫王二,三橫一豎的王,一二的二」「你在家行二?」「不,我是獨生子,我名叫二,因為我很二。」「哈哈哈,主動去要求別人踩你,是挺二的。」此時,美玲姐已經拉好窗簾轉過身來,美玲姐還是黃蓉的裝扮,古裝的頭飾,白色長衫外罩著粉紅色用紅線裝飾圖案的長裙,腳上是那雙令我魂牽夢縈的白色厚跟兒俠女靴。「不能這麼說」我假裝一臉嚴肅的樣子,「姐姐是姐姐,別人是別人,能夠有幸被姐姐踩在腳下,是三十三生修來的福氣,如果說我從光屁股被生下來到現在所做的所有事情里,唯一不算二的,就是今天來給姐姐當墊腳。」我一邊說一邊趴下來吻了美玲姐的右足,「剛剛姐姐的右足被小人的鼻血玷污了,請讓小人馬上把它舔乾淨。」 book18.org

「我的天」美玲姐似乎有點被我嚇到了,下意識的縮了一下右腳,但緊接著便又伸了出來,並抬起腳尖,以便我可以舔到鞋底的部分。「看來。。。」我一邊舔著她的腳尖一邊聽她說「你是真的心甘情願的想被我踩在腳下啊。。。」說著她用右腳輕踢了一下我的舌頭「看來你幻想著躺在我腳下被我踩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book18.org

「嘿嘿嘿」我舔乾淨剛才的血跡後直起身子跪坐在地上「被姐姐發現了。。。姐姐實在是美的如夢如幻,我覺得自己只配者給姐姐踩在腳下。我甚至幻想,如果可以有一張姐姐足底的相片,我願意把它放大到一兩米然後貼在天花板上,那樣我每天就可以在姐姐的腳下入睡了。」 book18.org

「哈。。你可真會想啊」 美玲姐眼中閃著異光,抬右足在我的胸口,然後用力一蹬,我四仰啪嚓地躺倒 「如果你人生的願望就是被我踩在腳下的話,今天我就成全了你,雙倍的讓你夢想成真。。。」說著,翁美玲的右足冷不丁踩在我的命根子上,並開始重心前移,慢慢單腳站在上面,我頓時感到排山倒海的壓迫感,和快感。不用說,此時的我,下面堅硬如石。「男人,,,都是這副德行,腦子只是擺設,只靠這東西思考」此時的翁美玲臉上閃過一陣寒氣,嘟起小嘴來,眼神尖銳。「姐姐,能不能允許我先把戲服先脫了,被弄上腳印下午開鏡時比較麻煩。」「脫了,全都脫了,」她的語氣中有不可置疑的命令感,我一邊脫著衣服一邊顫顫巍巍地小聲問 「全都脫了?內褲也?」「脫!看我待會兒怎麼把你的小二踩爆。」乖乖,美玲姐仿佛惡魔附體一般,感覺完全變了一個人,我心蹦蹦跳的再次躺倒。 book18.org

「我真的可以在你身上隨便踩?你還有最後一次反悔的機會。」美玲姐單腳她在我硬邦邦的陰莖上盯著我的眼睛明知故問地說。「我說了,今天就沒打算活著回去。」我毅然決然,義無反顧。「那我就不客氣了。」話音剛落,我只感覺地板震顫了一下,下一瞬間,翁美玲雙腳同時落下,踩在我的小腹上。我沒想到作為第一次踩人的她,放的這麼開,第一下就是全起跳地往我身上蹦。我也沒含糊,雖然小腹上火辣辣涼颼颼地痛,我也只是哼了一聲,原來被人踩是這種感覺,雖然沒有想像中的美好,但看到自己心中的女神翁美玲穿著黃蓉的裝扮高高在上的站在自己的肉體上,光是這份視覺刺激,就足以掩蓋疼痛的本能。我在地上望著翁美玲向下投視過來的目光,不由得醉了,我伸出雙手,去撫摸正踩在我身上的那雙白色的女下靴。「很好,看來你還挺禁踩的」說著,美玲姐踮起腳尖,在我身上顫了兩下。「哈哈哈,真好玩。原來踩在人身上的腳感是這樣的。」「姐姐高興就好,我覺得自己是不是就是命中注定為了被姐姐踩才生下來的呢?要是姐姐喜歡,我隨時隨地,永生永世願意躺在姐姐腳下,供姐姐踩著玩。」「你的嘴可真甜啊」說著,美玲姐從我的腹部開始往上挪步,踩到我的胸上,然後,抬左足虛踩在我嘴上「不過,我不喜歡男人的許願,什麼永生永世,全都是謊話,伸出舌頭來,我要懲罰你。」我依言照做,下一瞬間,舌頭就沒了感覺,美玲姐的靴底牢牢踩住了我的舌頭,然後左右一碾,我滴個天,那種劇痛,差點使我一口氣沒喘上來,只感覺舌頭上一涼,然後一股熱氣湧上舌頭。「請姐姐原諒,我又把血弄到姐姐腳上了,這次我沒辦法把它舔乾淨了。」當我在她抬起腳時看到她靴底的血跡時,一時衝動脫口而出。翁美玲聽我這麼說,彎膝看了看自己的腳底,然後嘆了口氣,兩眼直勾勾的注視著我,那個神情,應該叫哀怨嗎,我不確定。「你,,,」美玲姐臉上流露出一種歉意「你真的不在乎嗎?我這樣的傷害你,這樣殘忍的踩踏你。」「哇,你這樣說真讓我受不了」我笑嘻嘻地說到「你能不能再重複一下你剛才說的後半句?」「我說的後半句?」翁美玲臉上一臉懵暈「是,這樣殘忍的踩踏你』』?「哇哇哇,」我誇張的叫「你又說了。你又說了。」「什麼意思?我又說了?」她的臉上還是滿臉問號,然後恍然間明白了過來,一腳跺在我的脖子上「喔,原來你是愛聽這句話啊。這樣殘忍的踩踏你,這樣殘忍的踩踏你,這樣殘忍的踩踏你。」說著她佯裝嗔怒地在我的脖子上剁了三腳,那副表情,美極了,仿佛就是在看電視劇。「哈哈哈,我說了,我生命的意義,就是被姐姐這樣踩在腳下,如果姐姐不願意聽海誓山盟,那我就什麼也不說,姐姐一個手勢,我馬上躺在姐姐腳下。」 book18.org

「哎,,」翁美玲聽我這麼說後只是嘆了口氣,久久不語,右足愛撫一般用足底在我的臉上慢慢摩擦,然後是胸膛,小腹,最後,她踩著我的小腹左腳轉換了一個角度,右足輕輕踏在我堅硬如鐵的命根上。「啊。。。」我不由自主地發出呻吟。「你說,你,,」翁美玲輕輕地說,仿佛情人的耳語 「生下來的命運就是被我踩在腳下。。。那麼,你,,,願不願意在我的腳下重新被生出來一次?」我雖然沒太聽懂,但是大概能猜出她的意思,於是接到 「只要是能被姐姐踩,重生也好,重死也罷,我在所不惜。」 book18.org

翁美玲這次沒有說話,只是輕輕笑了一聲,緊接著,踩在我命根上的右足猛然發力,我的龜頭在她的靴下被踩進小腹里,麻麻的涼涼的,然後,她的右足開始緩慢地左右碾動起來,每碾一下,我就感到一股電流從命根直衝到大腦,大腦變得一片空白。 book18.org

「你們男人的這邪惡之根,在我腳下居然還敢這麼神氣,看我怎麼把它踩爛,我踩,我踩。。。」 美玲姐的右腳慢慢的碾動,我感覺命根上火辣辣的疼痛,真實而緩慢的疼痛,伴隨美玲姐的腳腕的沒一次扭動而真切地傳來。 book18.org

「哈啊,美玲姐,,,」我雙手撫摸著她的腳腕 「能被你踩在腳下,我太幸福了。。。」 我望著翁美玲閃著異光的眸子,不禁地說。 book18.org

「是嗎?」翁美玲沖我抿嘴一笑 「你今天運氣好,趕上本小姐有興致,那就讓你更幸福一下。」說著她抬右腳踩住命根根部然後移動重心,把左腳踩在我的龜頭上,這樣,她現在整個人全體重的站在了我的命根上。我有種一悶棍打在心口的透不過氣來的感覺,還沒等我來得及細想,她踩在肉棍上雙腳居然上下踏起步來。 book18.org

我此時因為劇痛的麻痹作用,已經不太能夠感覺得到自己的命根了,呼吸變得急促起來,後腦被恐懼感挖空。但望著美玲姐笑眯眯的表情,卻又無法說出隻言片語。 book18.org

「真好玩,真好玩。。。」翁美玲踏了幾步後用腳掌踩住肉棍,踮起腳尖,在肉棍上顛踩,好像要做起跳的動作。 book18.org

「啊啊,我不行了。。。」我本能地求饒起來,實在吃不消了。 book18.org

「哼,晚了,」翁美玲臉色霎時一沉 「我今天要把你的小二踩爛。」 book18.org

說罷,她的雙腳向搓球一樣前後搓動起來。排山倒海的痛感和快感再次襲來,我幾乎被這兩組巨浪拍得窒息。我肉棍上半節的皮膚被她左腳前後的碾動漩渦一般順時和逆時針的扭曲,因為極度的興奮與疼痛,龜頭此時分泌出了大量的黏液,但這似乎讓她碾起來更方便了,隨著粘液的潤滑她左足前後碾動的振幅愈來愈大。「啊阿啊。。。」我直起身子,雙手抱住翁美玲的膝蓋。然後她的左腳在一次向前碾動的過程中終於從她的腳尖一直碾過腳跟,龜頭在腳跟的重踏之後「啪」地彈起。 book18.org

「哈哈,真有趣,你的和尚頭還帶彈力的?!」翁美玲完全無視我的求饒,緊接著左腳腳跟「啪」地再次踏住龜頭,往回搓,搓到腳尖處,讓龜頭「啪」的再次彈起。 book18.org

我頭暈眼花,面前金星四射,不知為何,想起被白骨精榨乾生命的枯屍。接著,不等我細想,她的左足足尖再次踏住龜頭,往前搓到足跟,這一次,足跟踩的力猛了,只滑出半個龜頭便停了下來。「哼!」我聽她這樣哼了一聲,緊接著,那半踩著龜頭的左腳跟忽然猛力往下跺,愣是靠粘液把剩的半個龜頭往後擠了出去。在劇痛和巨爽中我看到龜頭上被靴跟劃出的一個白色的半圓圖案。 book18.org

「啊啊啊 ,,,////。。。@@@」 我崩潰了,下面一瀉千里,有如失去控制的消防水龍頭。 book18.org

「誰讓你噴的!!!」 朦朧中,我聽到翁美玲的厲聲呵斥 「給我憋回去!!」緊接著,我感覺下面一緊,她豎過左腳把我的命根整跟踏住,但即便如此,我的命根在她的足底的「脈衝」仍然有條不紊地進行著。 book18.org

「真不聽話,留你何用。」我聞言,一種非常不祥的預感從天而降,緊接著,我感覺自己這回是真的在劫難逃了:她抬起右腳,單腳站在了我正在吐奶的肉棍上,並前移重心把全部體重聚集在踩龜頭的腳掌處,我,在她的腳下消失了,末日降臨,我頭髮暈,眼發黑,,,然後,迎來了第二次高潮,(也許是第一次高潮的升華): book18.org

我把臉緊緊貼在翁美玲的膝蓋上,發出野獸一般的嚎叫。。。 book18.org

不知過了多久,幾個世紀,時間和空間的斷層不斷疊加,旋轉著的三維空洞與乏味呆板的平面空白來回替換,,, book18.org

下一瞬間,我感到翁美玲終於抬起了踏在肉棒上的腳,一股白色的黏液像被砍頭後噴出的血漿,「噗」地一下茲出,噴在我的胸膛,脖子,和臉上。。。 book18.org

啊,我向後倒去,倒下時後腦重重的磕在了地板上,一陣眩暈,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或許,就像翁美玲所說的那樣: book18.org

我在她的腳下又被生出來一回。 book18.org

book18.org

「哇,你噴了好多啊。。。」翁美玲用手背遮住嘴不好意思地抿嘴笑著。「……」我想說,但是上氣不接下氣,命根上火辣辣地疼。「啊,出血了。。。」我聞言勉強抬起脖子,從馬眼處滲出一些血液,龜頭被她全體重地單腳碾踩,不出血才怪呢。「啊,沒事,死不了。」我之前已經放話了讓她隨便踩,這時自然不能反悔。「是不是我踩得太狠了,,來揉揉。。。」翁美玲似乎有點愧意,但馬上又換上了天真的笑臉,接著,她抬腳用靴底上下撫摸起我還挺直的陰莖。 book18.org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我和美玲姐都陷入了沉默, book18.org

我盯著她美如夢幻的面龐發獃,她盯著輕踩在陰莖上的腳尖,並時而抬頭和我的目光相碰,然後靦腆地一笑。 book18.org

「美玲姐。。。」最終還是我打破了沉默,此時我的小弟弟已經捲縮回正常狀態,在她腳下像麵糰一樣被揉著。「嗯?」翁美玲抬起頭用那醉人的眼神看著我。「高興麼?」我想了很久,只蹦出這麼三個字。「(嘻)」 翁美玲露齒一笑 「你高興麼?」「我?」沒想到她會反問 「我……幸福死了,又幸福,又死了,魂兒都美上天了。」 說罷,我覺得自己說的也忒漏骨了,只好解嘲似的嘿嘿傻笑一陣。「(哈)」 翁美玲聽罷不相信似地挑起眉毛吃驚地一笑 「真的假的?你的小二都被我踩出血了,不疼嗎?真的這麼喜歡被我踩?」「疼啊,當然疼啊」 我說,「但是喜歡被你踩超過疼痛感啊。」我面帶微笑的說,感覺像在說情話,有種非常甜蜜的感覺,「就是這麼喜歡被你踩,喜歡這樣。。。」說罷我彎起身子,親吻了另一隻站在地上的左腳 「喜歡被你踩 在 腳 下。」「你這人可真有意思啊。。。」說著翁美玲雙腳站在我的小腹上,然後蹲下身子好奇地看著我說 「你就這麼喜歡被我踩?」 book18.org

我雙肘支撐起上半身,把臉往她的方向抬起來,來個超近距離地對視,哇塞,翁美玲的大眸子如兩汪清水,伴著黃蓉的扮相,美的令人目眩,「我,喜歡,,被你踩,,被你踩在腳下,,」我看著她,腦袋暈乎乎的,耳根子生燙。我自言自語似地隨口說 「姐姐太美了,太完美了,,,就是女神啊簡直,,,我,,只配被姐姐你踩在腳下,,在片場時,我會盯著土地上被姐姐踩出的腳印出神,並嫉妒那片有幸被姐姐踩在腳下的大地,,,今天終於夢想成真,真切地被姐姐踩在腳下了,我,,,」說到此處,我竟控制不住激動的情緒,兩行熱淚從眼眶中滑落。 book18.org

「哎,你這孩子太容易滿足了。。。」翁美玲抬手用食指背撫拭我的淚痕,真誠地盯視我的雙眼,仿佛要從瞳仁直接進到我的靈魂里 「如果你這麼喜歡被姐姐踩,姐姐一定把你踩飽,姐姐也挺喜歡踩在你身上的感覺。」 book18.org

「真的!?」我破涕為笑地說,「姐姐踩我時的腳感是怎樣的?」「嗯,是怎樣的呢?」翁美玲說著用掌根支起下顎,抬頭作思考狀,並同時故意抬腳跟並放下,仿佛在試踩 「你的身體非常柔軟,但又很有彈性,,,踩在上面,你的皮膚會緩慢的下陷,,,踩在你小二上時會感到你的顫抖,在你傾瀉時會感到你的抽搐,很有趣。」「是啊……」 我都聽傻了,「姐姐喜歡,真是太好了。請姐姐隨便踩,我隨叫隨到。」「哈哈哈,那,你算是給我定製的私人服務嘍。」「沒誒誒誒問題」 我興奮地說 「我就是給姐姐你定製的私人腳奴,專供姐姐踩踏,如果姐姐願意,我可以橫著睡在姐姐的床腳擋板處,那樣姐姐可以踩著我進入夢鄉了。」「哼,想得到美!」翁美玲調皮地用手指捅了一下我的鼻尖 「這麼快就想睡到我的床上來了!?」「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有點著急「另外,,」翁美玲伸手擋在我的嘴唇上,示意我閉嘴 「我不喜歡腳奴這個詞,就叫你小二吧,足小二。。。」「足小二,哈哈,還是姐姐起的名不俗氣。我注意到了,剛剛姐姐一直管我下面這家活叫 小二。姐姐喜歡踩他的腳感?」「嘿嘿,是啊」 翁美玲雙手捻著鬢角的一縷頭髮輕輕搖晃著肩膀說 「你的小二又硬又滑又不老實,把他牢牢踩在腳下,最後把他踩瀉,踩軟時,就像征服了所有男人。…… 我之前還不知道你們男人被腳踩也能釋放。」「不是我們男人」我不好意思地笑道「可能只有我吧,我天生沒有多少攻擊性,而且是被姐姐你踩,是被姐姐你啊,不是隨便任何人踩。。。」我停頓了一下 「而且,,,不瞞姐姐,這是我的第一次,我之前也不知道自己可以被踩射。」 book18.org

「哈!!!」翁美玲瞪大眼睛 「你是處子之身?那麼…… 你的第一次是剛才,,,被我踩出來的?!」「哈,好像是,,,我的處子給了姐姐的這雙靴底。」我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啊,你這小可憐蟲」翁美玲此時已經從我身上下來,背靠牆坐在我旁邊的地板上了一些時候,疼我這麼說,又用雙腳把我的小二夾住,「失去處子之身,這樣意義重大的人生事件,被我胡亂地踩出來了,對你也太不公平了,這樣吧,我就破例允許你今晚睡在我腳下,讓你在我的腳下感受一下「愛」。」「真的!??」我興奮地看著美玲姐 「不過,,,」我忽然又有點難以啟齒地說「如果我不小心噴在姐姐的被窩裡,恐怕不太好吧?」「哦,對哦」 翁美玲聽罷作思考狀 「這好辦,,」她面轉向我,一副要說悄悄話的樣子,我把耳朵湊了過去。「就是啊,在睡覺之前,我先把你踩噴個十來回,先讓你精盡,然後,,」「精盡完了不就剩人亡了?」我一臉愕然「十來回?」「哈哈哈,怎麼?後悔了?」翁美玲挑逗似地抬右足晃了晃腳腕。「人亡就人亡,」我換上一副視死如歸的狀態 「能死在姐姐腳下,做個風流鬼,給皇帝都不換。」「真乖真乖,,」翁美玲笑呵呵地伸出右腳,用腳底在我臉上輕輕撫摸。我雙手捧住她的腳跟,全方位無死角地對她伸過來的右足展開「百吻禮」,逗得她發出銀鈴一般的笑聲。「瞧把你興奮的,就好像老財主跳進了金子堆里一樣。」「是啊,是啊,姐姐你知道嗎,天堂其實並不在天上,,,」說到這兒我賣官子似地看了美玲姐一眼,然後伸出舌頭慢慢舔在她的靴尖上,翁美玲「呃」了一聲笑呵呵地皺了皺眉。「我的天堂就在姐姐的腳下啊!」我的舌頭貼著她的靴底眼望著她的雙眼。「你呀,,」我雙唇上的右足忽然發力蹬在我臉上,把我踹倒在地,然後,翁美玲左足踏陰莖,右足踏住我的臉 「我看啊,今天不如由我做主,就把我這雙腳許配給公子你吧。」我聽罷移動臉,調整視線以便能看到她的表情,翁美玲淘氣的笑臉也正在看著我 「祝願公子和我的雙足今後生活的如膠似漆,甜甜蜜蜜。」「肖歹,肖——歹。」我心情激動地狂吻她的足底,引得翁美玲又是一片銀鈴般的歡笑。 book18.org

book18.org

「說,彭長老藏在哪裡,他把靖哥哥怎麼樣了?」下午的戲拍得異常順利,上午那個鏡頭一遍就通過了。這一次,翁美玲還是一腳跺在我的臉上,把我的頭踩滾到側面,腳跟把我的嘴都踩歪了。「小人,小人真的不知啊。。。」我還是老詞兒。「不知道,哼,不給你點苦頭吃,想來你也不肯老實說。」這次翁美玲霸氣十足,一腳踩在我的小腹上,在突如其來的疼痛下我本能地v字型弓起身子,不想翁美玲重心前移站了上來,並抬起另一隻腳蹬在我的脖子上把我的腦袋踩回到地面。喉結被她踩在腳下,我一時氣悶,作出乾嘔狀。「你說不說?!」「我ss說。。。」我使出吃奶勁才在喉嚨里擠出這句話。 book18.org

「停!」導演喊到 「很好,過,下一條。。。」翁美玲從我身上下來,下來前還故意踩了我的雞雞一下,我們相視一笑。「晚上見」翁美玲小聲說。我在爬起來之前忽然上身前移裝作要親她腳的樣子,翁美玲被我的動作嚇了一跳,急忙往後一退。「找死!!」當翁美玲發現我只是在惡作劇後嗔怒地低聲說 「今晚看我踩死你。」「就怕你踩不死,黃姑娘」,我拱了拱手。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