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片急救系统 (1-5) 作者:太古骷髅

.

【烂片急救系统】

作者:太古骷髅2020/9/5发表于:首发SexInSex

. 序章:回天宝鉴

“真是国产恐怖片有三宝”嗑药、做梦、精神病“说的还真没错。”一个年轻人坐在电脑前看着电脑中正在播放的恐怖片笑道。

岳兵,由于这个名字又经常被人叫做月饼。网络喷子又是一名程序员,在新东方毕业考了二级厨师证和计算机证书后便开始了现在这种除了上班聚会就是家里开喷的生活。

在看完了一部恐怖片后岳兵将网页关闭登上了自己的自频道准备开喷。而就在这时却弹出了一个窗口:你是否想体验恐怖降临你全身的快感?是/否

岳兵看到这个窗口后将鼠标移到了是的选项上,他不相信真的有无限空间也不怕这是一个病毒,因为他相信也很确定没人可以给自己的电脑上种下病毒。

就在岳兵按下鼠标的一刹那电脑的显示屏发出一道极光,岳兵眼前一白便晕了过去。

“你小子终于醒了,还挺能睡的。”不知过了多久,岳兵慢慢的醒了过来发现有人和自己说话却没看到人影脱口而出“是谁。”

“不用找了,我在你的脑子里,用在你脑子里看到的词语你可以叫我主神。”

“主神,你当你无限恐怖啊。”岳兵不屑的说道。

“可以这么说,我可以将你带到你脑中所记忆的剧情世界里。当然你脑中的恐怖片属于伪恐怖片,世界里太多的bug系统会全部修补。”

“那会死吗?”岳兵渐渐的接受了主神的这个设定。

“当然,在剧情世界中豪车美女、名誉地位、甚至各种各样的神秘道具、佛魔人鬼神都可以拉来当小弟。不过这需要绝顶的实力和不怕死的决心,你确定你可以吗?”

“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干了。”

“好,既然这样那么就开始吧。千年一梦,妙手回天。吾名回天宝鉴,汝可称呼吾为回天。这个剧情中你可以撩妹子,都是原电影中的妹子,不会更换。”岳兵似乎看到回天原本一脸的严肃变得十分的猥琐。

“ps:这个位面很危险,最好不要太嚣张。否则会被人乱枪打死的欧。”

“回天,你再他妈的卖萌老子打死你,啊……”岳兵在回天的话语中身形一闪便消失在了家中。

. 第一章:《半夜不要照镜子》

“回天,你说那女的会上钩吗?”岳兵穿着一身道袍坐在沙发上说道。

“你放心吧,今天就是剧情开始的时候。有那三个女人的助攻加上你的诱导和勾引最起码在她老公回家之前你有的爽了。”回天在岳兵心中奸诈的笑道。

由于有回天的帮助,岳兵来到了《半夜不要照镜子》的剧情中,在这个军阀混战的时代装扮成了一名道士。在一个小军阀的手下混的还不错,有了自己的一套宅子。闲暇时去街上摆摊的时候遇到了本片中第一个死去的人物雅婷,岳兵利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加上现代的一些泡妞技巧把雅婷勾引的是眉目含情。但岳兵知道不能操之过急便只是告知她家中有邪物又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告诉她任何时候都可以给自己打电话。

“岳兵,你能不能来我家一趟啊,我一个人在家害怕。”不一会岳兵果真接到了雅婷的电话。

“好啊,我马上就到。”说完岳兵放下电话便向着雅婷家赶去。

雅婷家门外,岳兵看着眼前穿着性感睡衣的雅婷感觉自己的鼻血都快喷出来了。

“看什么呢,还不快进来。”雅婷一拉岳兵的手臂便将他拉进屋内。

一进屋岳兵便看到了挂在大厅内的那副画,随后走到画的前面。在手碰到画的时候脑海中出现了一份资料。

物品名称:镜封:血衣新娘

品质:中品法器(物品品质分为凡器、法器、宝器、灵器、道器、仙器又分上中下三品)

物品技能:

治魂决:盛世渡善魂,乱世治恶魂。

索命琵音:琵琶索命,镜鬼勾魂。

流光飞刃:刹那流光,一刃断魂。可成流光飞刃阵。

“看起来这公子哥只得了一半的《天镜诀》就敢拿自己的妻子做实验,真是不知死活。”回天在岳兵的心中冷笑道。

“一半。”岳兵诧异道。

“不错,这《天镜诀》原本是古代一个邪修帮派的镇帮神功。此诀需要将一个阴年阴月阴日阴时的女子杀死再用秘法将其肉身封入她的一件私人物品中,三魂七魄封入镜中世界。练此功者常年随身带一兽面铜镜和那女子的寄身之物,对敌时将铜镜拿出。三魂七魄感应到了自己的肉身便会从镜中世界出来再以治魂决控制其对敌,治魂诀修炼越深镜鬼的力量就越大可以说是相辅相成的。之后这个帮派得罪了一个大教派被灭门,《天镜诀》便流传到了江湖上颠沛流离。《天镜诀》中的治魂决渐渐失传,修炼此功法的人也大多数被镜鬼反噬而死。却没想到后人之中有一惊采绝艳之辈想出一秘法将魂魄两分。三魂入镜,七魄寄托在女子的另一件私人物品之内。以寄魄之物控制镜鬼,看来这小子是将寄魄之物给弄丢了。护家成了灭门。”

这时,雅婷从背后抱住了岳兵的腰,浑源的双峰挤压在岳兵的背上。

“你难道真的是来看画的。”雅婷抽泣的说道,脸上做哭泣状。

岳兵放开雅婷的双手转过身来将雅婷抱在怀中说道:“当然是为了吃你啦。”说完岳兵一步步将雅婷抱上了二楼。

楼上卧室。

岳兵躺在床上,雅婷再脱岳兵的裤子。当内裤脱下来的一瞬间岳兵坚挺的肉棒拍打在了雅婷的脸上,雅婷用手摩擦了一下后便将肉棒含入自己嘴中吞吐著。

岳兵一边享受着雅婷的口舌服务一边用手推着雅婷的头让肉棒进入更深的地方,不一会雅婷便将肉棒吐了出来幽怨的看着岳兵。

“差点捅死人家,你不知道你的资本太过于雄厚了吗。”说完她还拍打了一下岳兵的肉棒。

雅婷脱下了自己的睡衣,迷人的美乳展现在了岳兵的眼前。她双手捧起双乳夹紧了岳兵的肉棒,一上一下的套弄着,时不时还用乳房外侧摩擦肉棒,用肉棒挑逗蘑菇头,还张开小嘴吐出香沫流在肉棒上起到了润滑的作用。

之后雅婷跨在岳兵的小腹处,抓着岳兵的肉棒对着自己的美穴坐了下去。由于有淫水的润滑雅婷十分顺利的坐在岳兵的身上开始蠕动自己的身体,肉棒被雅婷的小穴吞吐著。岳兵也配合着雅婷挺动着自己的下身。

“啊……再……再快点,快……不行了”雅婷浑身抽搐的瘫倒在岳兵的身上,岳兵将她趴放在床上,美穴被挤压成了一条缝隙,岳兵粗大的肉棒插入了缝隙之中开始了肆意的抽插,两人交合的地方因为淫水变得一片狼藉。

“啪、啪、啪……”岳兵撞击着雅婷充满弹性的屁股,一次次把肉棒送入她的小穴内。

不知过了多久,岳兵双手抓住了雅婷的美乳,肉棒开始加速抽插,直挺挺的插入她的花心。一个激流喷薄而出。

雅婷被岳兵放到了浴缸内,而自己则来到了画的前面闭眼默念着治魂决。

一曲幽怨的琵琶声,睁开眼的岳兵发现自己在一间房间里。房间内的床上坐着一位漂亮的女子在用琵琶弹奏着。

“姑娘是否便是……”岳兵不知该怎么称呼镜鬼,只好尴尬的站在原地。

“奴家秋韵,见过公子。”秋韵放下琵琶对着岳兵说道。

“秋韵姑娘既然如此我便不再废话了,血食在下会帮你找好,只是其中如果有女子的话还请姑娘留她一条性命,我会过来带走她的。”

“好了,你有治魂决,答不答应都得答应。快去吧,要我帮忙时默念治魂决便可。”说完岳兵眼前一黑便回到了雅婷的家中。

“这女子不简单啊,居然已经是冤魂级别的恶鬼了。”

“冤魂级,高吗?”

“鬼分为生魂、怨魂、冤魂、血魂、噬魂、阴魂、战魂、仙魂、天魂。她现在只是可以吞噬精气,再有一两个男人的精气便可以突破到血魂级别可以吞噬血肉。”

“现在就有一个现成的啊。”岳兵开始动了一下小心思。

几天后,雅婷和人出去打麻将,而雅婷的家中出现了一具男尸,全身没有一点伤痕,没有中毒的现象,无病无灾。而现场有一副血衣新娘的画,那男人便是雅婷的老公,镜鬼的传闻再次出现。

. 第二章:剧情开始

在雅婷的老公死掉后岳兵顺利的成为了雅婷的正牌老公,以雅婷请到的术士的身份通过雅婷的关系进入了上流社会认识了剧情的主角们,而那副画却神秘的消失了。其实是被岳兵收到了回天的空间内。

五年后,岳兵以治魂诀修炼到了练气二层的境界而在空间内修炼的秋韵也出现在了岳兵屋内。

“我感觉有东西的召唤我。”

“是你的寄魄之物吗?在哪?”

“乌镇。”秋韵咬牙切齿的说道。

看来剧情要开始了,岳兵邪魅的笑容让秋韵搞不懂他在想什么。

“你先去吧,但是在去之前先要发几条通告。”

七天后,三男三女来到了乌镇。

正是岳兵和剧情中的五人,新婚夫妇飞烟和江桓,鬼心夫妇少锦和含玉还有已经被岳兵纠正过来一些的蕾丝初期患者野妹。

几人根据镜鬼所留下的线索来到了白家茶楼发现了剧情中堵在门口的老太太,飞烟走上前去叫了几声老太太都没有回应。江桓走到老太太的跟前刚准备碰触她的身体时只听见耳边传来一声大喝“小心”身体便被拉到了一旁。

一条蜈蚣迅捷的从老太太的鼻孔中钻了出来被岳兵用治魂决写的符一符扫到了地上被阳光晒成了飞灰。

“这老太婆是一个草鬼婆,也就是苗族里会放蛊的人。她这是快油尽灯枯了便封闭了自己的气息延缓死亡,男子若是碰了她的身体便会被蛊虫寄身死于非命,女子碰了的话便会被蛊虫蚀体成为下一代的草鬼婆。”岳兵惊出了一身的虚汗,要不是回天的提示岳兵还以为和原剧情一样了。

“要不我们还是把她搬走吧,放在这里有些不安全啊。”飞烟由于刚才的事颤颤巍巍的说道。

“那好,男的来几个把她搬到别处去。切记不要有杀气也不要触碰她的身体只搬椅子,要不然把她弄醒了回光返照的时候咱们都得死。”岳兵一边说着一边叫着少锦和江桓来帮忙。

几人将老太婆放在了一个偏僻的地方。

“还去吗?”飞烟恐惧的说道。

几人沉默不语,岳兵当然是不会说话的啦。否则自己的计划怎么展开。

进入白家茶楼,几人观察着周围的情况。飞烟却被墙上挂的血衣新娘的画吸引住了。

“这幅画不应该在家里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飞烟好奇的问道。

“这就是镜鬼的真身。原本被我封印住了,没想到还是被她逃出来了。”岳兵装作高深莫测的说道。

“难道不能把它烧掉吗?”

“这幅画是镜鬼出嫁的时候画师所画,镜鬼死后由于怨气不散而附身在了此画之中,不惧刀劈斧砍,水浸火烧也无法将其丢掉。唯一的办法就是在镜鬼最虚弱的时候才能把画毁掉。好了,不说了。快点将这里所有的镜子用布盖住包括那副画,不然晚上没人能活着。”岳兵再次恐吓飞烟道。

说完飞烟显然是吓了一跳而后在江桓的安慰下平静了下来,几人从手提箱中拿出了白布开始分头将茶楼中的镜子掩盖起来。

不多时,正在掩盖镜子的岳兵听到了飞烟的尖叫。跑的现场却发现江桓几人在围堵一个老人家,岳兵在听到回天的提醒后大喝一声“住手”并迅速的来到大家的身边。

“你是什么意思啊。”少锦不耐烦的对着岳兵说道。

岳兵并没有理会少锦一个跨步来到老人家的身边沉声说道:“后学晚进岳兵见过前辈。”

“媳妇儿,媳妇儿……”,老人家并没有理会岳兵还是一副呆傻的样子。

“他就是一个疯老头,你还当是人物啊。”少锦对着岳兵冷嘲热讽道。

岳兵并没有回应继续说道:“既然老前辈不愿暴露身份晚辈便不再勉强,但是现在茶楼外有一个草鬼婆正在蛰伏期,晚辈学艺不精,还请前辈暂且将其镇压。待晚辈解决手中之事后再报前辈恩德。”

“她在哪!”老人家说了一句几人便带他来到了放置老太婆的地方。老人家一言不发的抱起草鬼婆与几人渐行渐远。岳兵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夜晚,几人吃完晚饭后岳兵拿出4个护身符分别给了飞烟一行人。

“这时我用法力写成的护身符。切记,如果发现护身符发烫就证明镜鬼就在你的附近,如果护身符燃烧起来那就是护身符为你们抵了一命,你们需要以最快的速度逃命,明白了吗。”岳兵一脸严肃的说道,这是岳兵用治魂诀的一道符文写成的,里面包含着岳兵以治魂诀修炼出来的一丝法力。

“你为什么不用符将这里的镜子全部封住。”江桓看着自己手中的护身符对岳兵说道。

“此符制作不易,每张符都要耗费大量的法力。而且此符只能防不能镇,无法制服镜鬼。”

“真有镜鬼吗?”野妹慢慢悠悠的从楼上走了下来。

“不管有没有把防护做好以防万一,接着。”说完岳兵将最后一枚护身符丢给了野妹。

野妹将护身符拿到手中还想说什么却被岳兵的眼神一瞥憋了回去。

“好了,晚上表哥表嫂睡戏园,那没有镜子。我跟飞烟睡在楼上,野妹你和岳兵睡在一起吧。”江桓对大家说道野妹也没有反驳。

岳兵睡在床上,身旁的野妹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岳兵笑了笑用手摸索了一下野妹的脸庞。

“怎么,吃醋了。”在岳兵的强烈攻势下野妹从原剧中的那个百合女有些被掰直了。

“没有,只是有些不放心。”野妹淡然的说道,说完便转过身睡去。

不知多久,熟睡中的岳兵瞬间惊醒,他收到了秋韵的传音,见到少锦了。

岳兵微微一笑,而后大喝一声“不好。”装作被惊醒从床上起身,对着身旁被他惊醒的野妹说道:“你先去叫上江桓和飞烟去戏园找含玉,陈少锦的护身符被触动了。”说完迅速起床。

二人分头行事,野妹前去叫飞烟和江桓,而岳兵则向着秋韵提供的位置前行。

. 第三章:死亡开端

少锦打着手电来到荒屋,原片中的舞女已经在屋内等着了。这时少锦发现空屋内有一面镜子便让舞女将镜子转了过去。

之后,正在二人缠绵之时镜子却自己翻了过来对着少锦二人,少锦一抬头被吓了一跳迅速从舞女的身上起身穿起了衣服。

舞女幽怨的看着少锦一边将镜子用白布盖住,这时镜子中突然伸出一只手臂掐在少锦的脖子上被少锦身上的护身符燃烧起的火焰灼伤了。退回镜子中的时候将舞女带回了镜子中。

少锦慌乱的摸索着自己的脖子不要命的向门外跑去。

岳兵来到少锦和舞女私会的屋子门口后看到少锦在疯狂的往屋外跑,被岳兵一把拉住了手臂。

眼尖的岳兵一眼发现了少锦挂在脖子上的护身符已经烧成灰了,只剩一条红绳坚挺的挂在少锦的脖子上。

“人呢?”岳兵冷冷的说道。

“什么人,你怎么在这?”少锦微微一愣后眼神一定反问道。

“我这个人其他的都还好,只是一点鼻子太尖了,你身上的香水味可不是含玉或者其他人的。”

“她在屋子里被镜子吞了。”少锦慌乱的说道。

“这是她替了你一命,这镜鬼有多了一道血食。切记护身符里有我的一股法力,如果镜鬼靠近你这股法力就会被激活,我会跟随着这股法力的指引找到你,记住了吗。”

“记住了。”少锦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眼神不断的变化着。

岳兵将少锦带回戏园大家都聚集在了这里。

“你去哪啦!”含玉幽怨的看着少锦说道。

“我感觉这里不大安全,所以就叫少锦和我一起去巡逻了。”岳兵说道一边向其他人使眼色。

“是啊,岳兵怕你一个人害怕才叫我过来的。”野妹适时的打了一个圆场才对付过去。

“好了,江桓、飞烟、少锦。我有事和你们商量。野妹你先扶含玉去睡吧。”岳兵对大家说道。

---------------------------------

“你说的事不会是幻觉吧?”飞烟用不相信的眼神看着少锦。

“怎么可能,我亲眼看到婉儿被拖到镜子里的。一个大活人就那么消失了。”

“好了,不要在说了。现在镜鬼又吞噬了一个血食代表她的力量又强了一分,大家今晚就待在戏园里不要分开,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

“要不然我们走吧!”一觉起来飞烟和少锦便打起了退堂鼓。

“不能走,这里已经被镜鬼的怨气封住了,我们出不去况且我可以保你们一时保不了你们一世。镜鬼已经盯上你们了,要不然不可能有镜鬼留书。你们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好了,白天是镜鬼怨气最弱的时候它一般不会出现大家可以放松一下,晚上才是最危险的。大家一定要做好准备,好了大家可以解散了。”

说完岳兵看到少锦和含玉悄悄的出了房门,岳兵明白少锦的杀心已起。

夜里,大家都在熟睡。岳兵偷偷的跟在含玉和少锦的身后来到了一间屋子。

岳兵看到含玉到了一个柜子前打开了柜门,而少锦则回头逃跑,手中还抓着一枚护身符应该是从含玉那里得到了。

岳兵现身一个健步冲到了含玉的身后扶住了向后摔倒的含玉而飞奔中的少锦没有发现自己手中的护身符也化为了飞灰。

“你怎么会在这。”含玉惊魂未定的问道。

“晚上警戒看到你和少锦半夜出来不大放心,没想到少锦居然想要你的命。”岳兵感受着怀中娇俏的身躯和含玉幽幽的体香有些心猿意马。

“是啊。”含玉双目无神的说道。

“好了,我先送你回戏园吧。”岳兵扶着含玉娇俏玲珑的身躯一步步的走着。

“哈……哈……哈”少锦漫无目的的向前跑着,却没有发现自己手中的从含玉那里抢来的护身符已经燃为灰烬,而自己也进入了流光飞刃阵的范围中。

“咻咻咻”一点点流光划过了少锦的身体,道道血痕让少锦神经开始感受到疼痛发出一声声惨叫。当然在流光飞刃阵外当然听不到。

一片片镜片化作利刃切割着少锦的身体,掠夺而来的血肉被秋韵吸收。最终流光散去,少锦的身体只留下一副白骨,血肉精华以及魂魄被秋韵吞噬,而秋韵也血魂级别。

“由于镜鬼晋升,法器品质提升为上品法器,习得术法镜花鬼遁。”将含玉扶回戏园的岳兵听到回天的提示便以明白少锦已是命丧黄泉了。

“镜花鬼遁:镜花水月,神鬼隐遁。”

回到戏园的含玉呆呆的坐在床上眼神呆滞,口中一直重复着为什么。

“没想到少锦会对你下手是吗?”岳兵看着含玉说道。

含玉抬眼看了一眼岳兵并没有说话。

“因为他根本不爱你。”说完岳兵将舞女的事情说了一遍并将含玉拥入怀中。

“没有必要为了一个不爱你的人伤心反正他也快死了。他已经照过镜子了,护身符已被毁掉,我在你们各自的护身符里放了你们自己的头发,只能替头发的主人抵挡一次镜鬼的攻击。他已经被镜鬼盯上了必死无疑。”说完岳兵抱着含玉的头对着她的嘴吻了上去。

含玉显然没有想到岳兵会这样无理不断地推着岳兵的身体拒绝着。

“何必为了一个不爱你的人而守节呢,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岳兵放开了含玉的嘴而后在含玉的耳边说道,说完后还舔了一下含玉的耳垂。

感受到了含玉的娇躯不再反抗岳兵便将含玉按在床上,舌头打开了含玉的牙齿关与含玉的翘舌交织在一起,一只手揉搓着含玉的酥胸,另一只手转而向下隔着内裤挑逗着含玉的小穴。

慢慢的含玉的旗袍和肚兜被解开,双峰上的那一抹殷红被岳兵含在嘴中吸允着变得坚硬不已。

岳兵脱下了含玉那已变得湿漉漉的内裤,一个粉嫩而多毛的小穴暴露在岳兵的眼前。岳兵脱下自己的内裤,骄傲的巨龙暴露在含玉的眼前让含玉不由得惊讶。

岳兵抓着肉棒摩擦着含玉的阴道口却不进去,含玉已经很久没有和少锦上床了被岳兵一挑逗身体变得有些敏感。见到岳兵将自己挑起了火却不灭火很是着急也不好明说便不停的扭动着自己的身躯。

岳兵看到含玉的动作不由一笑便扶着肉棒向前一挺,肉棒便插入了含玉的小穴中。

“啊……好疼……轻一点。”由于少锦的鸡巴没有太大,含玉的骚穴刚一接受岳兵那粗大的肉棒眉头一皱随着岳兵的抽插含玉的眉头开始放松,嘴中不由得轻哼着。

含玉的奶子在岳兵的手中变换着形状,肉棒享受着含玉紧缩的小穴,两片阴唇不断翻出。

“啊……好哥哥……操死人家了,哥哥的大鸡巴……好大……好粗啊。”在岳兵的抽插下含玉开始癫狂,不断的淫叫着。

最终含玉抱着岳兵的脖子亲吻着,岳兵那健硕的胸膛摩擦着含玉的奶子,粗壮的肉棒开始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几百下之后岳兵将一股奶白色的液体注入了含玉的子宫了。

二人相拥了一会岳兵将肉棒从含玉的骚穴内抽了出来,精液慢慢的从含玉的阴道口流出。

岳兵那沾满了二人体液的肉棒被含玉含在嘴中清理干净,二人温存了一会岳兵便起身开始穿衣。

“不在待一会了。”含玉用被子包裹着自己那靓丽的身体风情万种的说道。

“今晚我感觉有些不大对,恐怕会有场大战。你就待在这里吧,周围都被我设了阵法镜鬼进不来的。”

“能不去吗?”含玉担心的问道。

“放心吧,我会回来的。到时候你可得伺候爷啊。”岳兵笑虐了一句便转身离开了戏园。

岳兵刚一出戏园便发现天上乌云密布在镇中心形成了一个漩涡,漫天飞舞的昆虫向镇中心聚集。

看来老蛊婆是醒过来了,岳兵从回天的空间里召唤出了一面八卦镜。

“镜花水月,神鬼隐遁。疾”咒语说完岳兵眼前出现了一扇镜门,岳兵一步走了进去。

岳兵再次现身出现在镇中心的一个角落里,闪身而出。岳兵看到飞烟和野妹二人晕倒在一扇门前,江桓拿着手枪警惕的看着四周。

老疯子拿着一对令牌交叉在胸前护卫着自己,老疯子对面的老蛊婆四周环绕着各种让人毛骨悚然的虫子在老蛊婆的操作下不断的冲击着老疯子的防线,镜鬼秋韵也在虎视眈眈的看着二人。

这时岳兵看到老蛊婆手上戴着的一枚戒指戒面红光一闪,秋韵有些不情愿的扑向老疯子。

“诛恶渡善,驱魔诛鬼令”老疯子令牌金光闪烁,一道金光击中秋韵后出现了道道黑烟。

这时一只蛊虫见到老疯子露出破绽向他的背后却被岳兵一符扫到了地上。

“前辈还请将这老蛊婆的右手斩下,晚辈有办法帮前辈除掉她。”

老蛊婆听到了岳兵的话语有些发怒,控制着蛊虫向岳兵袭来。

岳兵一道道黄符射出打在蛊虫身上却没想到蛊虫太多无法阻挡只得边战边退,来到老疯子身边在老疯子的帮助下阻挡住了蛊虫的追击并向老蛊婆发起冲击。

“江桓,快来帮忙。否则大家都活不了。”岳兵一边配合着老疯子的攻击着老蛊婆一边把老蛊婆的注意力转移到手中有枪的江桓身上。

果然老蛊婆控制着秋韵向江桓袭去,江桓没想到岳兵会祸水东引,看到秋韵向他袭来想也没想便举枪射击却被秋韵免疫被吸取了血肉成了一具白骨,而这时岳兵从回天的空间中取出了一把冲锋枪扣动扳机向老蛊婆射击。

老蛊婆没想到岳兵会突然发难仓促召唤蛊虫防御,虽挡下了子弹却被老疯子寻到破绽被斩下了右手。

岳兵在右手落地之前接住了它取下了戒指。

“镜花水月,神鬼隐遁。”老蛊婆非常恼怒控制着大量的蛊虫向老疯子冲去,却被镜花鬼遁引到了一边,而后老蛊婆便被岳兵发出的流光飞刃阵包围了,一曲幽怨的琵琶曲同时响起。

“天诛地灭,尸骨无存令。”老疯子也发了大狠,发出一道气息恐怖的令诀打向老蛊婆。

最终,流光飞刃阵散去。只留下一堆骨灰和一本只有岳兵才可以看得到一本书。

“没想到你小子还有底牌啊。”老疯子意味深长的看着岳兵。

“前辈也不一般啊,恐怕之前应该和这个老蛊婆认识吧。”

“哈哈,你在说什么啊。老夫怎么会认识她。”老疯子打着哈哈的说道。

“恐怕不是吧,公门前辈会在这样一个荒凉的小镇呆着还有一个老蛊婆。会这么巧吗?而且这个老蛊婆恐怕已经是身受重伤了吧,否则她不会让镜鬼引我们过来。”岳兵笑着说道。

“没想到还是被你看破了,老夫追了这个老蛊婆五百里才追到并且将她重伤。要不是和她拼命拼不过我早灭了她了。”老疯子发现被看破也就不隐藏了。

“前辈,那不知她的身份是……”岳兵有些好奇的问道。

“这个老蛊婆是苗疆巨擘噬魂婆,她将销魂蛊打入女子体内从而控制此女子与不同男子交合吸取男子的神魂与血肉,被吸取者皆化为干尸,再将蛊虫收回从而强大自身。此次她大限将至便一次放出了多只销魂蛊使得多人死亡被公门盯上而后才被我追杀。”

“我们恐怕是招了无妄之灾了吧。”岳兵装作忧伤的说道。

“你是跟老夫要补偿吧,罢了……”老疯子扔给了岳兵一块令牌便飘然而走留下了一段话。

“小子,记住老夫姓名李奇明。这块了令牌是我公门的令牌,如有困难可以找我公门中人帮忙。还有那两个女子中的是合欢蛊,解法自想。”岳兵看着老疯子的背影而后走向了老蛊婆骨灰旁的那本书。

《蛊术真解》(黄阶中品)(秘籍分为天地玄黄四阶,又分三品)

说明:记载了大部分的普通蛊虫与少量稀有蛊虫的养殖方法和驱使方法,内容诡异神秘,让人叹为观止。

应该是老蛊婆毕生的经验在她死后被回天具现化出来的,岳兵翻了一下便找到了合欢蛊,必须中蛊者与异性交欢才可解蛊,否则中蛊者会欲火焚身而死。

岳兵看着有些迷迷糊糊醒来开始脱自己衣服的二女岳兵无奈的一笑,看来又要费心费力了。

. 第四章:双飞二女

飞烟的旗袍已经被撕破露出了里面白色蕾丝的性感肚兜,野妹那被一身中性服装遮掩的性感身躯也慢慢显露出来。

岳兵抱着二人以镜花鬼遁回到客栈将她们放在床上而后脱掉衣服向飞烟扑去。

岳兵一边亲吻着飞烟的樱唇一边双手伸入飞烟的肚兜之中揉搓着那坚挺的双峰,时不时手指挑逗一下变得坚硬的乳头。

飞烟的小穴开始流水双腿不断扭捏加紧,被内裤盖着坚挺的肉棒不断与飞烟的小穴摩擦。

感觉时候差不多了,岳兵脱下飞烟那被浸湿的内裤,那微微张开的洞口和粉嫩的阴唇像是在邀请岳兵的进入。

岳兵脱掉内裤,手中抓着粗壮火热的肉棒在飞烟的小穴口摩擦着。由于淫水的润滑肉棒轻轻几下便滑进了飞烟的小穴内。

“嗯……好痛,你……轻一点嘛”飞烟迷离的低语着,岳兵开始大力抽插。在淫水的润滑下发出噗呲噗呲的声音。

随着岳兵的抽插,飞烟也开始配合着岳兵的活动。双腿交叉着夹在岳兵的腰间让肉棒更加深入不易拔出。

“哥哥的大肉棒操的妹妹好爽……啊……顶到花心了……妹妹快高潮了”飞烟开始淫叫,小穴内开始产生一股吸力像是要将肉棒吞噬。

岳兵精关大开,一股精液射进子宫深处。岳兵抽出肉棒,飞烟懂事的将肉棒舔舐干净。而后岳兵的肉棒再次暴涨抽出肉棒将飞烟抱起而后放在床上,翘臀对着岳兵。

岳兵再次一挺身进入了那温暖的小穴内。

这时岳兵感觉自己的背上被贴上了两团柔软,翻头便看到野妹已经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坚挺的双峰在岳兵的背上摩擦着。

岳兵转头轻吻着野妹的红唇,肉棒在飞烟的小穴内翻江倒海,再次经受岳兵蹂躏的飞烟不一会便泄了身。岳兵也放过了飞烟转身想抱野妹却被野妹按倒在了床上。

野妹跨坐在岳兵的小腹处,翘臀摩擦着岳兵坚挺的肉棒。在肉棒快要爆炸时野妹一只手抓着肉棒小穴对准慢慢坐下。

“啊……好痛。”野妹想要起身却被岳兵压了下去,肉棒彻底被野妹的小穴吞噬,一股血红色的液体慢慢流出。

岳兵知道野妹现在的感受便挺动下身,野妹也在岳兵的运动下由痛感转化为了快感生硬的配合着岳兵。

岳兵双手抓着野妹那平时被男装掩盖的豪乳,下身如打桩机一般剧烈运动。

“你轻一点,好痛啊”野妹还没有习惯这种感觉,半小时后野妹浑身无力的躺在岳兵的怀里,二人睡了过去,还没有泄火的肉棒仍然插在野妹的小穴里。

. 第五章:舞女婉儿

醒来的飞烟和野妹由于销魂蛊的影响对岳兵充满了依赖,而后三人穿好衣服,当然其中少不了岳兵的上下其手和两女的娇嗔。

来到戏园找到了含玉后岳兵道出了昨晚发生的大战,飞烟听到江桓和少锦被镜鬼杀死虽然悲痛但是也没有太大的反应,含玉反而没有意外之色。

几人一番收拾便踏上了回家的旅程。

回到家中,岳兵安顿好了几女与江桓二人的后事后在自己的房间中放出了被秋韵困在镜中的舞女婉儿。

被放出的婉儿带着惊恐的眼神看着岳兵和周围的环境,而岳兵缓缓的讲述了自己的身份和如何制服镜鬼救下了她。

“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岳兵笑着对婉儿说道,身上的衣物早在进门后就脱了下来,赤裸裸的坐在沙发上。

由于婉儿身上那身豹纹短裙性感异常,岳兵的肉棒没有任何阻挡的挺立着。

“奴家身无长物,只有以身相许了。”说完婉儿走着猫步来到岳兵面前跪在地上开始吞吐岳兵的肉棒。

现在婉儿已经知道少锦已死,自己的大主顾已经没有了。而面前的岳兵正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长相不错而且结合她对周围环境的观察和坚挺而粗壮的肉棒,财大器粗。最重要的还是他是一个神鬼莫测的术士。

岳兵感受着婉儿的服务想着来点新鲜的便从回天的空间中取了一包早在现实中买好的跳跳糖交给了婉儿。

“将这包东西倒入嘴中,然后再含。”

婉儿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奇异袋子,照着岳兵的吩咐撕开倒入嘴中而后再次含住了肉棒。

刺激的跳跳糖加上婉儿的舌技让岳兵感受到了无比的舒爽,还没到五分钟岳兵便抱着婉儿的头将肉棒捅到了口腔的尽头,一股精液激射而入被没有反应过来的婉儿吞了下去。

看着婉儿幽怨的眼神岳兵指了指射精后没有任何疲软迹象的肉棒,婉儿会意跨坐在岳兵的腿上,撩起衣裙的下摆露出了没有内裤阻挡的小穴。

婉儿不断的扭动着自己的腰身,淫水淋漓的骚穴摩擦着肉棒的尖头,刺激着岳兵的感官。

岳兵双手拔下婉儿的胸衣揉搓着那两团雪白的柔软,被岳兵突袭的婉儿身体一软。骚穴直接将肉棒吞没。

“啊……哥哥,你的……你的肉棒太大了,奴家好痛啊。”婉儿双手抱着岳兵的脖子,胸前那坚挺的奶子贴在岳兵的脸上,岳兵则不断的挺动下身抽插着。

“啊……哥哥插的人家好爽啊,逼逼都快炸了。”随着岳兵的快速抽插婉儿开始附和着。

突然一下岳兵的肉棒脱离了婉儿的小穴而后捅入了一个非常狭窄的地方。

“啊……错了错了,不是那里……快……快拔出来”婉儿痛苦的叫道。

岳兵没有回应反而更加的享受起后庭的紧缩,随着婉儿开始适应,痛苦的尖叫改为了舒爽的低吟,岳兵一边轻吻她一边抚摸着她的身体。

最后岳兵在婉儿的后庭再次射精,拔出肉棒后的菊花变成了一个洞口,一股白色的液体缓缓的从洞口流出。

岳兵抱起婉儿进入浴缸开始互相清洗身体后回到床上相拥而眠。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