爛片急救系統 (1-5) 作者:太古骷髏

簡體

. book18.org

【爛片急救系統】 book18.org

作者:太古骷髏book18.org

2020/9/5發表於:首發SexInSex book18.org

.book18.org

序章:回天寶鑑 book18.org

「真是國產恐怖片有三寶」嗑藥、做夢、精神病「說的還真沒錯。」一個年輕人坐在電腦前看著電腦中正在播放的恐怖片笑道。 book18.org

岳兵,由於這個名字又經常被人叫做月餅。網絡噴子又是一名程式設計師,在新東方畢業考了二級廚師證和計算機證書後便開始了現在這種除了上班聚會就是家裡開噴的生活。 book18.org

在看完了一部恐怖片後岳兵將網頁關閉登上了自己的自頻道準備開噴。而就在這時卻彈出了一個窗口:你是否想體驗恐怖降臨你全身的快感?是/否 岳兵看到這個窗口後將滑鼠移到了是的選項上,他不相信真的有無限空間也不怕這是一個病毒,因為他相信也很確定沒人可以給自己的電腦上種下病毒。 就在岳兵按下滑鼠的一剎那電腦的顯示屏發出一道極光,岳兵眼前一白便暈了過去。 book18.org

「你小子終於醒了,還挺能睡的。」不知過了多久,岳兵慢慢的醒了過來發現有人和自己說話卻沒看到人影脫口而出「是誰。」 book18.org

「不用找了,我在你的腦子裡,用在你腦子裡看到的詞語你可以叫我主神。」 「主神,你當你無限恐怖啊。」岳兵不屑的說道。 book18.org

「可以這麼說,我可以將你帶到你腦中所記憶的劇情世界裡。當然你腦中的恐怖片屬於偽恐怖片,世界裡太多的bug系統會全部修補。」 book18.org

「那會死嗎?」岳兵漸漸的接受了主神的這個設定。 book18.org

「當然,在劇情世界中豪車美女、名譽地位、甚至各種各樣的神秘道具、佛魔人鬼神都可以拉來當小弟。不過這需要絕頂的實力和不怕死的決心,你確定你可以嗎?」 book18.org

「人死鳥朝天,不死萬萬年。乾了。」 book18.org

「好,既然這樣那麼就開始吧。千年一夢,妙手回天。吾名回天寶鑑,汝可稱呼吾為回天。這個劇情中你可以撩妹子,都是原電影中的妹子,不會更換。」岳兵似乎看到回天原本一臉的嚴肅變得十分的猥瑣。 book18.org

「ps:這個位面很危險,最好不要太囂張。否則會被人亂槍打死的歐。」 「回天,你再他媽的賣萌老子打死你,啊……」岳兵在回天的話語中身形一閃便消失在了家中。 book18.org

.book18.org

第一章:《半夜不要照鏡子》 book18.org

「回天,你說那女的會上鉤嗎?」岳兵穿著一身道袍坐在沙發上說道。 「你放心吧,今天就是劇情開始的時候。有那三個女人的助攻加上你的誘導和勾引最起碼在她老公回家之前你有的爽了。」回天在岳兵心中奸詐的笑道。 由於有回天的幫助,岳兵來到了《半夜不要照鏡子》的劇情中,在這個軍閥混戰的時代裝扮成了一名道士。在一個小軍閥的手下混的還不錯,有了自己的一套宅子。閒暇時去街上擺攤的時候遇到了本片中第一個死去的人物雅婷,岳兵利用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加上現代的一些泡妞技巧把雅婷勾引的是眉目含情。但岳兵知道不能操之過急便只是告知她家中有邪物又留下了自己的聯繫方式告訴她任何時候都可以給自己打電話。 book18.org

「岳兵,你能不能來我家一趟啊,我一個人在家害怕。」不一會岳兵果真接到了雅婷的電話。 book18.org

「好啊,我馬上就到。」說完岳兵放下電話便向著雅婷家趕去。 book18.org

雅婷家門外,岳兵看著眼前穿著性感睡衣的雅婷感覺自己的鼻血都快噴出來了。 book18.org

「看什麼呢,還不快進來。」雅婷一拉岳兵的手臂便將他拉進屋內。 一進屋岳兵便看到了掛在大廳內的那副畫,隨後走到畫的前面。在手碰到畫的時候腦海中出現了一份資料。 book18.org

物品名稱:鏡封:血衣新娘 book18.org

品質:中品法器(物品品質分為凡器、法器、寶器、靈器、道器、仙器又分上中下三品) book18.org

物品技能: book18.org

治魂決:盛世渡善魂,亂世治惡魂。 book18.org

索命琵音:琵琶索命,鏡鬼勾魂。 book18.org

流光飛刃:剎那流光,一刃斷魂。可成流光飛刃陣。 book18.org

「看起來這公子哥只得了一半的《天鏡訣》就敢拿自己的妻子做實驗,真是不知死活。」回天在岳兵的心中冷笑道。 book18.org

「一半。」岳兵詫異道。 book18.org

「不錯,這《天鏡訣》原本是古代一個邪修幫派的鎮幫神功。此訣需要將一個陰年陰月陰日陰時的女子殺死再用秘法將其肉身封入她的一件私人物品中,三魂七魄封入鏡中世界。練此功者常年隨身帶一獸面銅鏡和那女子的寄身之物,對敵時將銅鏡拿出。三魂七魄感應到了自己的肉身便會從鏡中世界出來再以治魂決控制其對敵,治魂訣修煉越深鏡鬼的力量就越大可以說是相輔相成的。之後這個幫派得罪了一個大教派被滅門,《天鏡訣》便流傳到了江湖上顛沛流離。《天鏡訣》中的治魂決漸漸失傳,修煉此功法的人也大多數被鏡鬼反噬而死。卻沒想到後人之中有一驚采絕艷之輩想出一秘法將魂魄兩分。三魂入鏡,七魄寄托在女子的另一件私人物品之內。以寄魄之物控制鏡鬼,看來這小子是將寄魄之物給弄丟了。護家成了滅門。」 book18.org

這時,雅婷從背後抱住了岳兵的腰,渾源的雙峰擠壓在岳兵的背上。 「你難道真的是來看畫的。」雅婷抽泣的說道,臉上做哭泣狀。 book18.org

岳兵放開雅婷的雙手轉過身來將雅婷抱在懷中說道:「當然是為了吃你啦。」說完岳兵一步步將雅婷抱上了二樓。 book18.org

樓上臥室。 book18.org

岳兵躺在床上,雅婷再脫岳兵的褲子。當內褲脫下來的一瞬間岳兵堅挺的肉棒拍打在了雅婷的臉上,雅婷用手摩擦了一下後便將肉棒含入自己嘴中吞吐著。 岳兵一邊享受著雅婷的口舌服務一邊用手推著雅婷的頭讓肉棒進入更深的地方,不一會雅婷便將肉棒吐了出來幽怨的看著岳兵。 book18.org

「差點捅死人家,你不知道你的資本太過於雄厚了嗎。」說完她還拍打了一下岳兵的肉棒。 book18.org

雅婷脫下了自己的睡衣,迷人的美乳展現在了岳兵的眼前。她雙手捧起雙乳夾緊了岳兵的肉棒,一上一下的套弄著,時不時還用乳房外側摩擦肉棒,用肉棒挑逗蘑菇頭,還張開小嘴吐出香沫流在肉棒上起到了潤滑的作用。 book18.org

之後雅婷跨在岳兵的小腹處,抓著岳兵的肉棒對著自己的美穴坐了下去。由於有淫水的潤滑雅婷十分順利的坐在岳兵的身上開始蠕動自己的身體,肉棒被雅婷的小穴吞吐著。岳兵也配合著雅婷挺動著自己的下身。 book18.org

「啊……再……再快點,快……不行了」雅婷渾身抽搐的癱倒在岳兵的身上,岳兵將她趴放在床上,美穴被擠壓成了一條縫隙,岳兵粗大的肉棒插入了縫隙之中開始了肆意的抽插,兩人交合的地方因為淫水變得一片狼藉。 book18.org

「啪、啪、啪……」岳兵撞擊著雅婷充滿彈性的屁股,一次次把肉棒送入她的小穴內。 book18.org

不知過了多久,岳兵雙手抓住了雅婷的美乳,肉棒開始加速抽插,直挺挺的插入她的花心。一個激流噴薄而出。 book18.org

雅婷被岳兵放到了浴缸內,而自己則來到了畫的前面閉眼默念著治魂決。 一曲幽怨的琵琶聲,睜開眼的岳兵發現自己在一間房間裡。房間內的床上坐著一位漂亮的女子在用琵琶彈奏著。 book18.org

「姑娘是否便是……」岳兵不知該怎麼稱呼鏡鬼,只好尷尬的站在原地。 「奴家秋韻,見過公子。」秋韻放下琵琶對著岳兵說道。 book18.org

「秋韻姑娘既然如此我便不再廢話了,血食在下會幫你找好,只是其中如果有女子的話還請姑娘留她一條性命,我會過來帶走她的。」 book18.org

「好了,你有治魂決,答不答應都得答應。快去吧,要我幫忙時默念治魂決便可。」說完岳兵眼前一黑便回到了雅婷的家中。 book18.org

「這女子不簡單啊,居然已經是冤魂級別的惡鬼了。」 book18.org

「冤魂級,高嗎?」 book18.org

「鬼分為生魂、怨魂、冤魂、血魂、噬魂、陰魂、戰魂、仙魂、天魂。她現在只是可以吞噬精氣,再有一兩個男人的精氣便可以突破到血魂級別可以吞噬血肉。」 book18.org

「現在就有一個現成的啊。」岳兵開始動了一下小心思。 book18.org

幾天後,雅婷和人出去打麻將,而雅婷的家中出現了一具男屍,全身沒有一點傷痕,沒有中毒的現象,無病無災。而現場有一副血衣新娘的畫,那男人便是雅婷的老公,鏡鬼的傳聞再次出現。 book18.org

.book18.org

第二章:劇情開始 book18.org

在雅婷的老公死掉後岳兵順利的成為了雅婷的正牌老公,以雅婷請到的術士的身份通過雅婷的關係進入了上流社會認識了劇情的主角們,而那副畫卻神秘的消失了。其實是被岳兵收到了回天的空間內。 book18.org

五年後,岳兵以治魂訣修煉到了練氣二層的境界而在空間內修煉的秋韻也出現在了岳兵屋內。 book18.org

「我感覺有東西的召喚我。」 book18.org

「是你的寄魄之物嗎?在哪?」 book18.org

「烏鎮。」秋韻咬牙切齒的說道。 book18.org

看來劇情要開始了,岳兵邪魅的笑容讓秋韻搞不懂他在想什麼。 book18.org

「你先去吧,但是在去之前先要發幾條通告。」 book18.org

七天後,三男三女來到了烏鎮。 book18.org

正是岳兵和劇情中的五人,新婚夫婦飛煙和江桓,鬼心夫婦少錦和含玉還有已經被岳兵糾正過來一些的蕾絲初期患者野妹。 book18.org

幾人根據鏡鬼所留下的線索來到了白家茶樓發現了劇情中堵在門口的老太太,飛煙走上前去叫了幾聲老太太都沒有回應。江桓走到老太太的跟前剛準備碰觸她的身體時只聽見耳邊傳來一聲大喝「小心」身體便被拉到了一旁。 book18.org

一條蜈蚣迅捷的從老太太的鼻孔中鑽了出來被岳兵用治魂決寫的符一符掃到了地上被陽光曬成了飛灰。 book18.org

「這老太婆是一個草鬼婆,也就是苗族裡會放蠱的人。她這是快油盡燈枯了便封閉了自己的氣息延緩死亡,男子若是碰了她的身體便會被蠱蟲寄身死於非命,女子碰了的話便會被蠱蟲蝕體成為下一代的草鬼婆。」岳兵驚出了一身的虛汗,要不是回天的提示岳兵還以為和原劇情一樣了。 book18.org

「要不我們還是把她搬走吧,放在這裡有些不安全啊。」飛煙由於剛才的事顫顫巍巍的說道。 book18.org

「那好,男的來幾個把她搬到別處去。切記不要有殺氣也不要觸碰她的身體只搬椅子,要不然把她弄醒了迴光返照的時候咱們都得死。」岳兵一邊說著一邊叫著少錦和江桓來幫忙。 book18.org

幾人將老太婆放在了一個偏僻的地方。 book18.org

「還去嗎?」飛煙恐懼的說道。 book18.org

幾人沉默不語,岳兵當然是不會說話的啦。否則自己的計劃怎麼展開。 進入白家茶樓,幾人觀察著周圍的情況。飛煙卻被牆上掛的血衣新娘的畫吸引住了。 book18.org

「這幅畫不應該在家裡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飛煙好奇的問道。 「這就是鏡鬼的真身。原本被我封印住了,沒想到還是被她逃出來了。」岳兵裝作高深莫測的說道。 book18.org

「難道不能把它燒掉嗎?」 book18.org

「這幅畫是鏡鬼出嫁的時候畫師所畫,鏡鬼死後由於怨氣不散而附身在了此畫之中,不懼刀劈斧砍,水浸火燒也無法將其丟掉。唯一的辦法就是在鏡鬼最虛弱的時候才能把畫毀掉。好了,不說了。快點將這裡所有的鏡子用布蓋住包括那副畫,不然晚上沒人能活著。」岳兵再次恐嚇飛煙道。 book18.org

說完飛煙顯然是嚇了一跳而後在江桓的安慰下平靜了下來,幾人從手提箱中拿出了白布開始分頭將茶樓中的鏡子掩蓋起來。 book18.org

不多時,正在掩蓋鏡子的岳兵聽到了飛煙的尖叫。跑的現場卻發現江桓幾人在圍堵一個老人家,岳兵在聽到回天的提醒後大喝一聲「住手」並迅速的來到大家的身邊。 book18.org

「你是什麼意思啊。」少錦不耐煩的對著岳兵說道。 book18.org

岳兵並沒有理會少錦一個跨步來到老人家的身邊沉聲說道:「後學晚進岳兵見過前輩。」 book18.org

「媳婦兒,媳婦兒……」,老人家並沒有理會岳兵還是一副呆傻的樣子。 「他就是一個瘋老頭,你還當是人物啊。」少錦對著岳兵冷嘲熱諷道。 岳兵並沒有回應繼續說道:「既然老前輩不願暴露身份晚輩便不再勉強,但是現在茶樓外有一個草鬼婆正在蟄伏期,晚輩學藝不精,還請前輩暫且將其鎮壓。待晚輩解決手中之事後再報前輩恩德。」 book18.org

「她在哪!」老人家說了一句幾人便帶他來到了放置老太婆的地方。老人家一言不發的抱起草鬼婆與幾人漸行漸遠。岳兵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book18.org

夜晚,幾人吃完晚飯後岳兵拿出4個護身符分別給了飛煙一行人。 book18.org

「這時我用法力寫成的護身符。切記,如果發現護身符發燙就證明鏡鬼就在你的附近,如果護身符燃燒起來那就是護身符為你們抵了一命,你們需要以最快的速度逃命,明白了嗎。」岳兵一臉嚴肅的說道,這是岳兵用治魂訣的一道符文寫成的,裡面包含著岳兵以治魂訣修煉出來的一絲法力。 book18.org

「你為什麼不用符將這裡的鏡子全部封住。」江桓看著自己手中的護身符對岳兵說道。 book18.org

「此符製作不易,每張符都要耗費大量的法力。而且此符只能防不能鎮,無法制服鏡鬼。」 book18.org

「真有鏡鬼嗎?」野妹慢慢悠悠的從樓上走了下來。 book18.org

「不管有沒有把防護做好以防萬一,接著。」說完岳兵將最後一枚護身符丟給了野妹。 book18.org

野妹將護身符拿到手中還想說什麼卻被岳兵的眼神一瞥憋了回去。 book18.org

「好了,晚上表哥表嫂睡戲園,那沒有鏡子。我跟飛煙睡在樓上,野妹你和岳兵睡在一起吧。」江桓對大家說道野妹也沒有反駁。 book18.org

岳兵睡在床上,身旁的野妹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自己。岳兵笑了笑用手摸索了一下野妹的臉龐。 book18.org

「怎麼,吃醋了。」在岳兵的強烈攻勢下野妹從原劇中的那個百合女有些被掰直了。 book18.org

「沒有,只是有些不放心。」野妹淡然的說道,說完便轉過身睡去。 不知多久,熟睡中的岳兵瞬間驚醒,他收到了秋韻的傳音,見到少錦了。 岳兵微微一笑,而後大喝一聲「不好。」裝作被驚醒從床上起身,對著身旁被他驚醒的野妹說道:「你先去叫上江桓和飛煙去戲園找含玉,陳少錦的護身符被觸動了。」說完迅速起床。 book18.org

二人分頭行事,野妹前去叫飛煙和江桓,而岳兵則向著秋韻提供的位置前行。 .book18.org

第三章:死亡開端 book18.org

少錦打著手電來到荒屋,原片中的舞女已經在屋內等著了。這時少錦發現空屋內有一面鏡子便讓舞女將鏡子轉了過去。 book18.org

之後,正在二人纏綿之時鏡子卻自己翻了過來對著少錦二人,少錦一抬頭被嚇了一跳迅速從舞女的身上起身穿起了衣服。 book18.org

舞女幽怨的看著少錦一邊將鏡子用白布蓋住,這時鏡子中突然伸出一隻手臂掐在少錦的脖子上被少錦身上的護身符燃燒起的火焰灼傷了。退回鏡子中的時候將舞女帶回了鏡子中。 book18.org

少錦慌亂的摸索著自己的脖子不要命的向門外跑去。 book18.org

岳兵來到少錦和舞女私會的屋子門口後看到少錦在瘋狂的往屋外跑,被岳兵一把拉住了手臂。 book18.org

眼尖的岳兵一眼發現了少錦掛在脖子上的護身符已經燒成灰了,只剩一條紅繩堅挺的掛在少錦的脖子上。 book18.org

「人呢?」岳兵冷冷的說道。 book18.org

「什麼人,你怎麼在這?」少錦微微一愣後眼神一定反問道。 book18.org

「我這個人其他的都還好,只是一點鼻子太尖了,你身上的香水味可不是含玉或者其他人的。」 book18.org

「她在屋子裡被鏡子吞了。」少錦慌亂的說道。 book18.org

「這是她替了你一命,這鏡鬼有多了一道血食。切記護身符里有我的一股法力,如果鏡鬼靠近你這股法力就會被激活,我會跟隨著這股法力的指引找到你,記住了嗎。」 book18.org

「記住了。」少錦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眼神不斷的變化著。 book18.org

岳兵將少錦帶回戲園大家都聚集在了這裡。 book18.org

「你去哪啦!」含玉幽怨的看著少錦說道。 book18.org

「我感覺這裡不大安全,所以就叫少錦和我一起去巡邏了。」岳兵說道一邊向其他人使眼色。 book18.org

「是啊,岳兵怕你一個人害怕才叫我過來的。」野妹適時的打了一個圓場才對付過去。 book18.org

「好了,江桓、飛煙、少錦。我有事和你們商量。野妹你先扶含玉去睡吧。」岳兵對大家說道。 book18.org

--------------------------------- 「你說的事不會是幻覺吧?」飛煙用不相信的眼神看著少錦。 book18.org

「怎麼可能,我親眼看到婉兒被拖到鏡子裡的。一個大活人就那麼消失了。」 「好了,不要在說了。現在鏡鬼又吞噬了一個血食代表她的力量又強了一分,大家今晚就待在戲園裡不要分開,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 book18.org

--------------------------------- 「要不然我們走吧!」一覺起來飛煙和少錦便打起了退堂鼓。 book18.org

「不能走,這裡已經被鏡鬼的怨氣封住了,我們出不去況且我可以保你們一時保不了你們一世。鏡鬼已經盯上你們了,要不然不可能有鏡鬼留書。你們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 book18.org

「好了,白天是鏡鬼怨氣最弱的時候它一般不會出現大家可以放鬆一下,晚上才是最危險的。大家一定要做好準備,好了大家可以解散了。」 book18.org

說完岳兵看到少錦和含玉悄悄的出了房門,岳兵明白少錦的殺心已起。 夜裡,大家都在熟睡。岳兵偷偷的跟在含玉和少錦的身後來到了一間屋子。 岳兵看到含玉到了一個柜子前打開了櫃門,而少錦則回頭逃跑,手中還抓著一枚護身符應該是從含玉那裡得到了。 book18.org

岳兵現身一個健步衝到了含玉的身後扶住了向後摔倒的含玉而飛奔中的少錦沒有發現自己手中的護身符也化為了飛灰。 book18.org

「你怎麼會在這。」含玉驚魂未定的問道。 book18.org

「晚上警戒看到你和少錦半夜出來不大放心,沒想到少錦居然想要你的命。」岳兵感受著懷中嬌俏的身軀和含玉幽幽的體香有些心猿意馬。 book18.org

「是啊。」含玉雙目無神的說道。 book18.org

「好了,我先送你回戲園吧。」岳兵扶著含玉嬌俏玲瓏的身軀一步步的走著。 「哈……哈……哈」少錦漫無目的的向前跑著,卻沒有發現自己手中的從含玉那裡搶來的護身符已經燃為灰燼,而自己也進入了流光飛刃陣的範圍中。 「咻咻咻」一點點流光划過了少錦的身體,道道血痕讓少錦神經開始感受到疼痛發出一聲聲慘叫。當然在流光飛刃陣外當然聽不到。 book18.org

一片片鏡片化作利刃切割著少錦的身體,掠奪而來的血肉被秋韻吸收。最終流光散去,少錦的身體只留下一副白骨,血肉精華以及魂魄被秋韻吞噬,而秋韻也血魂級別。 book18.org

「由於鏡鬼晉升,法器品質提升為上品法器,習得術法鏡花鬼遁。」將含玉扶回戲園的岳兵聽到回天的提示便以明白少錦已是命喪黃泉了。 book18.org

「鏡花鬼遁:鏡花水月,神鬼隱遁。」 book18.org

回到戲園的含玉呆呆的坐在床上眼神呆滯,口中一直重複著為什麼。 「沒想到少錦會對你下手是嗎?」岳兵看著含玉說道。 book18.org

含玉抬眼看了一眼岳兵並沒有說話。 book18.org

「因為他根本不愛你。」說完岳兵將舞女的事情說了一遍並將含玉擁入懷中。 「沒有必要為了一個不愛你的人傷心反正他也快死了。他已經照過鏡子了,護身符已被毀掉,我在你們各自的護身符里放了你們自己的頭髮,只能替頭髮的主人抵擋一次鏡鬼的攻擊。他已經被鏡鬼盯上了必死無疑。」說完岳兵抱著含玉的頭對著她的嘴吻了上去。 book18.org

含玉顯然沒有想到岳兵會這樣無理不斷地推著岳兵的身體拒絕著。 book18.org

「何必為了一個不愛你的人而守節呢,放心我會對你負責的。」岳兵放開了含玉的嘴而後在含玉的耳邊說道,說完後還舔了一下含玉的耳垂。 book18.org

感受到了含玉的嬌軀不再反抗岳兵便將含玉按在床上,舌頭打開了含玉的牙齒關與含玉的翹舌交織在一起,一隻手揉搓著含玉的酥胸,另一隻手轉而向下隔著內褲挑逗著含玉的小穴。 book18.org

慢慢的含玉的旗袍和肚兜被解開,雙峰上的那一抹殷紅被岳兵含在嘴中吸允著變得堅硬不已。 book18.org

岳兵脫下了含玉那已變得濕漉漉的內褲,一個粉嫩而多毛的小穴暴露在岳兵的眼前。岳兵脫下自己的內褲,驕傲的巨龍暴露在含玉的眼前讓含玉不由得驚訝。 book18.org

岳兵抓著肉棒摩擦著含玉的陰道口卻不進去,含玉已經很久沒有和少錦上床了被岳兵一挑逗身體變得有些敏感。見到岳兵將自己挑起了火卻不滅火很是著急也不好明說便不停的扭動著自己的身軀。 book18.org

岳兵看到含玉的動作不由一笑便扶著肉棒向前一挺,肉棒便插入了含玉的小穴中。 book18.org

「啊……好疼……輕一點。」由於少錦的雞巴沒有太大,含玉的騷穴剛一接受岳兵那粗大的肉棒眉頭一皺隨著岳兵的抽插含玉的眉頭開始放鬆,嘴中不由得輕哼著。 book18.org

含玉的奶子在岳兵的手中變換著形狀,肉棒享受著含玉緊縮的小穴,兩片陰唇不斷翻出。 book18.org

「啊……好哥哥……操死人家了,哥哥的大雞巴……好大……好粗啊。」在岳兵的抽插下含玉開始癲狂,不斷的淫叫著。 book18.org

最終含玉抱著岳兵的脖子親吻著,岳兵那健碩的胸膛摩擦著含玉的奶子,粗壯的肉棒開始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幾百下之後岳兵將一股奶白色的液體注入了含玉的子宮了。 book18.org

二人相擁了一會岳兵將肉棒從含玉的騷穴內抽了出來,精液慢慢的從含玉的陰道口流出。 book18.org

岳兵那沾滿了二人體液的肉棒被含玉含在嘴中清理乾淨,二人溫存了一會岳兵便起身開始穿衣。 book18.org

「不在待一會了。」含玉用被子包裹著自己那靚麗的身體風情萬種的說道。 「今晚我感覺有些不大對,恐怕會有場大戰。你就待在這裡吧,周圍都被我設了陣法鏡鬼進不來的。」 book18.org

「能不去嗎?」含玉擔心的問道。 book18.org

「放心吧,我會回來的。到時候你可得伺候爺啊。」岳兵笑虐了一句便轉身離開了戲園。 book18.org

岳兵剛一齣戲園便發現天上烏雲密布在鎮中心形成了一個漩渦,漫天飛舞的昆蟲向鎮中心聚集。 book18.org

看來老蠱婆是醒過來了,岳兵從回天的空間裡召喚出了一面八卦鏡。 「鏡花水月,神鬼隱遁。疾」咒語說完岳兵眼前出現了一扇鏡門,岳兵一步走了進去。 book18.org

岳兵再次現身出現在鎮中心的一個角落裡,閃身而出。岳兵看到飛煙和野妹二人暈倒在一扇門前,江桓拿著手槍警惕的看著四周。 book18.org

老瘋子拿著一對令牌交叉在胸前護衛著自己,老瘋子對面的老蠱婆四周環繞著各種讓人毛骨悚然的蟲子在老蠱婆的操作下不斷的衝擊著老瘋子的防線,鏡鬼秋韻也在虎視眈眈的看著二人。 book18.org

這時岳兵看到老蠱婆手上戴著的一枚戒指戒面紅光一閃,秋韻有些不情願的撲向老瘋子。 book18.org

「誅惡渡善,驅魔誅鬼令」老瘋子令牌金光閃爍,一道金光擊中秋韻後出現了道道黑煙。 book18.org

這時一隻蠱蟲見到老瘋子露出破綻向他的背後卻被岳兵一符掃到了地上。 「前輩還請將這老蠱婆的右手斬下,晚輩有辦法幫前輩除掉她。」 book18.org

老蠱婆聽到了岳兵的話語有些發怒,控制著蠱蟲向岳兵襲來。 book18.org

岳兵一道道黃符射出打在蠱蟲身上卻沒想到蠱蟲太多無法阻擋只得邊戰邊退,來到老瘋子身邊在老瘋子的幫助下阻擋住了蠱蟲的追擊並向老蠱婆發起衝擊。 「江桓,快來幫忙。否則大家都活不了。」岳兵一邊配合著老瘋子的攻擊著老蠱婆一邊把老蠱婆的注意力轉移到手中有槍的江桓身上。 book18.org

果然老蠱婆控制著秋韻向江桓襲去,江桓沒想到岳兵會禍水東引,看到秋韻向他襲來想也沒想便舉槍射擊卻被秋韻免疫被吸取了血肉成了一具白骨,而這時岳兵從回天的空間中取出了一把衝鋒鎗扣動扳機向老蠱婆射擊。 book18.org

老蠱婆沒想到岳兵會突然發難倉促召喚蠱蟲防禦,雖擋下了子彈卻被老瘋子尋到破綻被斬下了右手。 book18.org

岳兵在右手落地之前接住了它取下了戒指。 book18.org

「鏡花水月,神鬼隱遁。」老蠱婆非常惱怒控制著大量的蠱蟲向老瘋子衝去,卻被鏡花鬼遁引到了一邊,而後老蠱婆便被岳兵發出的流光飛刃陣包圍了,一曲幽怨的琵琶曲同時響起。 book18.org

「天誅地滅,屍骨無存令。」老瘋子也發了大狠,發出一道氣息恐怖的令訣打向老蠱婆。 book18.org

最終,流光飛刃陣散去。只留下一堆骨灰和一本只有岳兵才可以看得到一本書。 book18.org

「沒想到你小子還有底牌啊。」老瘋子意味深長的看著岳兵。 book18.org

「前輩也不一般啊,恐怕之前應該和這個老蠱婆認識吧。」 book18.org

「哈哈,你在說什麼啊。老夫怎麼會認識她。」老瘋子打著哈哈的說道。 「恐怕不是吧,公門前輩會在這樣一個荒涼的小鎮呆著還有一個老蠱婆。會這麼巧嗎?而且這個老蠱婆恐怕已經是身受重傷了吧,否則她不會讓鏡鬼引我們過來。」岳兵笑著說道。 book18.org

「沒想到還是被你看破了,老夫追了這個老蠱婆五百里才追到並且將她重傷。要不是和她拚命拼不過我早滅了她了。」老瘋子發現被看破也就不隱藏了。 「前輩,那不知她的身份是……」岳兵有些好奇的問道。 book18.org

「這個老蠱婆是苗疆巨擘噬魂婆,她將銷魂蠱打入女子體內從而控制此女子與不同男子交合吸取男子的神魂與血肉,被吸取者皆化為乾屍,再將蠱蟲收回從而強大自身。此次她大限將至便一次放出了多隻銷魂蠱使得多人死亡被公門盯上而後才被我追殺。」 book18.org

「我們恐怕是招了無妄之災了吧。」岳兵裝作憂傷的說道。 book18.org

「你是跟老夫要補償吧,罷了……」老瘋子扔給了岳兵一塊令牌便飄然而走留下了一段話。 book18.org

「小子,記住老夫姓名李奇明。這塊了令牌是我公門的令牌,如有困難可以找我公門中人幫忙。還有那兩個女子中的是合歡蠱,解法自想。」岳兵看著老瘋子的背影而後走向了老蠱婆骨灰旁的那本書。 book18.org

《蠱術真解》(黃階中品)(秘籍分為天地玄黃四階,又分三品) book18.org

說明:記載了大部分的普通蠱蟲與少量稀有蠱蟲的養殖方法和驅使方法,內容詭異神秘,讓人嘆為觀止。 book18.org

應該是老蠱婆畢生的經驗在她死後被回天具現化出來的,岳兵翻了一下便找到了合歡蠱,必須中蠱者與異性交歡才可解蠱,否則中蠱者會慾火焚身而死。 岳兵看著有些迷迷糊糊醒來開始脫自己衣服的二女岳兵無奈的一笑,看來又要費心費力了。 book18.org

.book18.org

第四章:雙飛二女 book18.org

飛煙的旗袍已經被撕破露出了裡面白色蕾絲的性感肚兜,野妹那被一身中性服裝遮掩的性感身軀也慢慢顯露出來。 book18.org

岳兵抱著二人以鏡花鬼遁回到客棧將她們放在床上而後脫掉衣服向飛煙撲去。 岳兵一邊親吻著飛煙的櫻唇一邊雙手伸入飛煙的肚兜之中揉搓著那堅挺的雙峰,時不時手指挑逗一下變得堅硬的乳頭。 book18.org

飛煙的小穴開始流水雙腿不斷扭捏加緊,被內褲蓋著堅挺的肉棒不斷與飛煙的小穴摩擦。 book18.org

感覺時候差不多了,岳兵脫下飛煙那被浸濕的內褲,那微微張開的洞口和粉嫩的陰唇像是在邀請岳兵的進入。 book18.org

岳兵脫掉內褲,手中抓著粗壯火熱的肉棒在飛煙的小穴口摩擦著。由於淫水的潤滑肉棒輕輕幾下便滑進了飛煙的小穴內。 book18.org

「嗯……好痛,你……輕一點嘛」飛煙迷離的低語著,岳兵開始大力抽插。在淫水的潤滑下發出噗呲噗呲的聲音。 book18.org

隨著岳兵的抽插,飛煙也開始配合著岳兵的活動。雙腿交叉著夾在岳兵的腰間讓肉棒更加深入不易拔出。 book18.org

「哥哥的大肉棒操的妹妹好爽……啊……頂到花心了……妹妹快高潮了」飛煙開始淫叫,小穴內開始產生一股吸力像是要將肉棒吞噬。 book18.org

岳兵精關大開,一股精液射進子宮深處。岳兵抽出肉棒,飛煙懂事的將肉棒舔舐乾淨。而後岳兵的肉棒再次暴漲抽出肉棒將飛煙抱起而後放在床上,翹臀對著岳兵。 book18.org

岳兵再次一挺身進入了那溫暖的小穴內。 book18.org

這時岳兵感覺自己的背上被貼上了兩團柔軟,翻頭便看到野妹已經脫光了自己的衣服,堅挺的雙峰在岳兵的背上摩擦著。 book18.org

岳兵轉頭輕吻著野妹的紅唇,肉棒在飛煙的小穴內翻江倒海,再次經受岳兵蹂躪的飛煙不一會便泄了身。岳兵也放過了飛煙轉身想抱野妹卻被野妹按倒在了床上。 book18.org

野妹跨坐在岳兵的小腹處,翹臀摩擦著岳兵堅挺的肉棒。在肉棒快要爆炸時野妹一隻手抓著肉棒小穴對準慢慢坐下。 book18.org

「啊……好痛。」野妹想要起身卻被岳兵壓了下去,肉棒徹底被野妹的小穴吞噬,一股血紅色的液體慢慢流出。 book18.org

岳兵知道野妹現在的感受便挺動下身,野妹也在岳兵的運動下由痛感轉化為了快感生硬的配合著岳兵。 book18.org

岳兵雙手抓著野妹那平時被男裝掩蓋的豪乳,下身如打樁機一般劇烈運動。 「你輕一點,好痛啊」野妹還沒有習慣這種感覺,半小時後野妹渾身無力的躺在岳兵的懷裡,二人睡了過去,還沒有泄火的肉棒仍然插在野妹的小穴里。 .book18.org

第五章:舞女婉兒 book18.org

醒來的飛煙和野妹由於銷魂蠱的影響對岳兵充滿了依賴,而後三人穿好衣服,當然其中少不了岳兵的上下其手和兩女的嬌嗔。 book18.org

來到戲園找到了含玉後岳兵道出了昨晚發生的大戰,飛煙聽到江桓和少錦被鏡鬼殺死雖然悲痛但是也沒有太大的反應,含玉反而沒有意外之色。 book18.org

幾人一番收拾便踏上了回家的旅程。 book18.org

回到家中,岳兵安頓好了幾女與江桓二人的後事後在自己的房間中放出了被秋韻困在鏡中的舞女婉兒。 book18.org

被放出的婉兒帶著驚恐的眼神看著岳兵和周圍的環境,而岳兵緩緩的講述了自己的身份和如何制服鏡鬼救下了她。 book18.org

「你應該知道怎麼做了。」岳兵笑著對婉兒說道,身上的衣物早在進門後就脫了下來,赤裸裸的坐在沙發上。 book18.org

由於婉兒身上那身豹紋短裙性感異常,岳兵的肉棒沒有任何阻擋的挺立著。 「奴家身無長物,只有以身相許了。」說完婉兒走著貓步來到岳兵面前跪在地上開始吞吐岳兵的肉棒。 book18.org

現在婉兒已經知道少錦已死,自己的大主顧已經沒有了。而面前的岳兵正是一個不錯的選擇,長相不錯而且結合她對周圍環境的觀察和堅挺而粗壯的肉棒,財大器粗。最重要的還是他是一個神鬼莫測的術士。 book18.org

岳兵感受著婉兒的服務想著來點新鮮的便從回天的空間中取了一包早在現實中買好的跳跳糖交給了婉兒。 book18.org

「將這包東西倒入嘴中,然後再含。」 book18.org

婉兒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的奇異袋子,照著岳兵的吩咐撕開倒入嘴中而後再次含住了肉棒。 book18.org

刺激的跳跳糖加上婉兒的舌技讓岳兵感受到了無比的舒爽,還沒到五分鐘岳兵便抱著婉兒的頭將肉棒捅到了口腔的盡頭,一股精液激射而入被沒有反應過來的婉兒吞了下去。 book18.org

看著婉兒幽怨的眼神岳兵指了指射精後沒有任何疲軟跡象的肉棒,婉兒會意跨坐在岳兵的腿上,撩起衣裙的下擺露出了沒有內褲阻擋的小穴。 book18.org

婉兒不斷的扭動著自己的腰身,淫水淋漓的騷穴摩擦著肉棒的尖頭,刺激著岳兵的感官。 book18.org

岳兵雙手拔下婉兒的胸衣揉搓著那兩團雪白的柔軟,被岳兵突襲的婉兒身體一軟。騷穴直接將肉棒吞沒。 book18.org

「啊……哥哥,你的……你的肉棒太大了,奴家好痛啊。」婉兒雙手抱著岳兵的脖子,胸前那堅挺的奶子貼在岳兵的臉上,岳兵則不斷的挺動下身抽插著。 「啊……哥哥插的人家好爽啊,逼逼都快炸了。」隨著岳兵的快速抽插婉兒開始附和著。 book18.org

突然一下岳兵的肉棒脫離了婉兒的小穴而後捅入了一個非常狹窄的地方。 「啊……錯了錯了,不是那裡……快……快拔出來」婉兒痛苦的叫道。 岳兵沒有回應反而更加的享受起後庭的緊縮,隨著婉兒開始適應,痛苦的尖叫改為了舒爽的低吟,岳兵一邊輕吻她一邊撫摸著她的身體。 book18.org

最後岳兵在婉兒的後庭再次射精,拔出肉棒後的菊花變成了一個洞口,一股白色的液體緩緩的從洞口流出。 book18.org

岳兵抱起婉兒進入浴缸開始互相清洗身體後回到床上相擁而眠。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