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妻子被老领导干的一些事儿 七

日子一天天过去,妻子时时会被老领导叫去的事也成了常态,连她父母也都知道她周末常常会加班到很晚,一个劲儿让我多注意关心她,心疼女儿太不容易了,每当这时我们俩都无言以对,只有相视苦笑。困扰我们最大的问题还是避孕的事,老头坚绝不用套子,又每次都内射,虽然吃药,但妻子常会胃疼,而且容易月经不调,是药就有副作用,偶尔一次两次还行,长期就伤身体了,后来商量了几个应对方法,一是尽量选择安全期去让他干,但发现不可行,只能碰运气,老头特别忙,根本不可能让妻子挑时间,有空就约,而且都是他主动联系妻,妻绝少联系他,好像成了一个规定,再就是推说工作忙或家里有事,工作忙根本没有用,他才不管这些,一定要放下工作去见他,家里有事特别是说父母要照顾之类的,他倒十分体量,几乎每次都能答应,而且事后还关注老人的健康情况,安排他们去医院检查,搞得我们手足无措的,后来我觉的拿父母的健康说事儿不太好,妻也就不再说这些了,再有就是用嘴给他叼出来,这点妻子很为难,当初拒绝为他口交多次,就是为了怕他看轻自己,怎么好又自己主动去给他叼鸡巴,还让他射进去,最后就是说妻子来例假了,不方便,但这一个月只能用一回,而且后来发生一件事也让我们哭笑不得。那是个周末,中午正准备带孩子去参加一个同学生日聚会,老领导短信来了,妻子说约她中午一起吃饭,那几天都不是她的安全期,我们进了卧室让她回信说正例假,不方便,一会儿妻拿着手机给我看,我一看就愣了,短信回的是:你又不用那儿吃饭!后面一条是时间,地址,房号,我一看妻子,她都笑了,问我怎么办,我只好说去吧,妻说那他发现我骗他该怎么办,我安慰她说:发现了就承认呗,就强调自己怕怀孕,只这么说的,让他也知道咱们在乎这事,没准儿不是坏事,妻觉得也是,抱了抱她,就带孩子出门了。下午二点多我们回家进门,发现妻子已经在家了正拖地扳,桌子上放了不少大大小小的包,我问她这么早回来了,妻子答应了一下,到了阳台,我让孩子进屋弹琴,自己去了阳台,急着听她讲了过程,中午按时到了那里,是个会所,被引进房间,就是一个吃饭的小包房,坐下后菜就上了,说是客人安排好的,过了一会老头才进来,招呼她吃,也没什么亲热的举动,主要是关心她的身体,工作什么的,还说快过节了,赶着见一面,准备些东西给父母孩子,妻子发现他不吃,问他,他说另外还有一桌人.他抽空过来陪她,妻子连忙让他去忙,自己不饿,也准备回去了,他说也好,东西都放车上了,让他司机送她回家,菜也打包别浪费了..。我进屋看了看包里的东西,除了菜盒外,有两个袋子里是一盒虫草和一盒山参,另外有一个信封里面二张购物卡,和二张螃蟹票,另一个袋子里是一个精美盒子里装着两条围巾,大牌子,一深一浅,正要收好时发现围巾上暗绣了字母,是妻的名字缩写,另一个竞然是我的缩写,我拿给妻看,妻说了句:没想到他还挺有心的⋯。这件事当时觉得挺温馨的,觉得老头儿挺不错的,但后来发生的事却让我们领教了他的另一面,那件事的起因竟然是因为妻子的阴毛,妻子的阴毛很少,稀稀拉拉的在她阴阜上,细细的,根本盖不住那条肉缝,远看跟没有一样,我常跟妻说我娶了只白虎,我特别喜欢她这种白白嫩嫩的下身,我猜老领导也一样着迷,谁知道有一次妻子被干回家,我干完后,她吞吞吐吐的说老头提出要把她下面的毛剃了,她当时就急了,不让他剃,我问他为什么要剃,妻子说她没问,只是坚持不让他剃,说剃了没法见人了,老头问她跟谁交待,妻说是我,我发现了她没法说,后来妻子也觉得这么说挺可笑的,他应该早知道我们夫妻同意让他玩的事了,但心里还是不想承认,也许是想替我保留一点自尊吧,希望他也别说破⋯大家心照不宣,我摸着妻的下身,毛还在,催她继续说,妻说后来他看她挺坚绝也没再坚持,就直接操上了…。这件事成了我一心病,以至于后来妻被干回家第一件事就乘没人时摸她的裤裆,手进去检查阴毛还在不在,妻子说他在桌上舔她时还会说要剃的事,但都让她拒绝了,他也没再多说.,我说那就好,妻子说在回家的路上他又提了,我说提什么,妻说我要是觉得他剃别扭的话,可以让你帮我剃了,这样就没事了,他说就是想见我没毛的样子,跟白虎一样,我当时不知怎么想的,一下就急了,说:我不剃,你知道白虎是什么吗,妻子说不就是下面没毛的女人吗?,我说:白虎克夫,,他让我剃光了你当白虎,是想克死我吗,他也太狠了吧,妻没想到我一下这么发怒,她也慌了,一劲安慰我说:咱不剃.咱不剃,看她那样子我也软了,抱过她亲了亲说:操就操了,也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其实现在回头想,我当时就是赌一把口气,不想妻太顺着她,想怎么玩怎么玩,关于阴毛和白虎克夫的观点我也不太当真,只是找个由头说一下,也让他知道一下我们的态度,也是一种较劲吧,但后来发生在妻子身上的事还是让我后悔不已……。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