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妻子被老领导干的一些事儿 四

妻子的逼里混合着老领导和我的精液,乳白色有些发黄稀稀地流出到了屁眼边上,妻子摊在地上,四仰八查浑身无力,我骑着她的胸上把射了精的鸡巴塞进她口中,她闭眼吸着,我起来倒水让她吃了药,,又帮她把流出的东西擦一干净,她爬起来躺回床上,我抱着她亲着她,歇了一会才又断断续续讲了几小时前被操的细节。下班后是老领导亲自开车接上她,没用司机,这让妻子有些意外,这么大的官己开车,车上聊了些生活琐事,中间时老头还伸手摸摸她的大腿,手想往阴部扣,让妻子按住了,就抓住她手不停地握,妻子也不好再拒绝,妻子不认路,只知道一直向城外开,上下班堵车,大约开了不到一个小时,中间老领导打了几个电话,进了一个有门卫的别墅小区,在一个独门独院前停了,老领导用电动钥匙开了大门领她进了房子,室内灯火通明,妻子问有人在这,他说:没人,妻子也没太仔细看周围房间,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只记得老头一进门让她把手机给他,妻子不明白什么事,没敢多问,乖乖交了手机,他看看就把手机关了,放进门口的一个柜子里,然后把妻子紧紧抱着,开始吻她,边吻边说如何想她,妻子也回吻他,膈着裤子觉得他的鸡巴硬顶着她的肚子,中间他电话响了,老领导看了一下,边接边拉着她进了一个房间,妻子看到桌上己经安排好了晚饭,还有打开的红酒,老头示意她坐下,还倒了酒,只是听着电话示意她别出声,妻子听他好像是讲某人调动的事⋯, cool18.com我不想知道这些只是急着想听老头干她的事,妻子说她也是心里有事,忘掉晚上都怎么吃的饭了,只知道喝了些酒,老领导没喝,不停让她吃这个那个,还替她剥虾,像大小招呼小孩一样,自己没怎么吃,笑迷迷看着她吃,挺亲切的,后来妻子站起来说吃好了要收拾碗筷,他拦着说有人收,让她到桌子另一头喝茶,老头跟着她后面,还没坐在就把她抱紧了,直接按住开始扒她的衣服,扒她她裤子时她说房间有人,老头边扒边说没人,就她两个,送饭的人早就走了⋯妻子记得祂一上来特粗暴,完全不像刚才那么慈祥有礼,好像一下换了个人一刻都等不及了,妻子的紧身牛仔裤特别难扒,屁股又大,急着他骂了句脏话,还是妻子自己站立的脱下的,剩下的三角裤她没好意思脱,又被他推躺下,内裤躺着不容易扒下,他干脆撕扯开,架着大腿就捅进妻子逼里,妻子疼得大叫,求他轻点,夹住腿一声一声求,我问她,有那么疼吗?妻子说;真的很疼,上次干她时也是,他让妻子放松一下,他拔出些慢慢来,妻子听话把腿张开,谁想到他猛地使劲,用力把一根鸡巴全捅进去了,妻子说:她当时叫的都没人声了,太疼了。老领导好像很喜欢这样玩她,用力顶着她听她叫唤,稍微停一下就又大力抽送,边干边问她自己家伙大不大,她上气不接下气说大⋯妻子说觉得好像被他的东西都给捅穿了,后来觉得里面一阵热,知道他射了,老头儿一直压着她喘气,妻子回过神来,知道又被内射了,想到避孕的的事,心里起急,推他起来,问卫生间在哪里,他指了一下,妻子进了急忙坐着拚命用力想把他的精液挤出来,可好像没什么东西流出来,尿了一下,热热的有些烫的疼,我说那没什么用,她说她也知道,可当时一急只有这样了,后来老领导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她面前了,上衣没脱,光着下身,妻子说那根大鸡巴就珰郎在她眼前,我问:什么样,妻子说:挺大的,软了以后还挺长的,特别是龟头部分特别大,包皮很长,他用手把包皮翻到龟头上,露出来的鸡巴头像个大蘑菇,包皮堆在周围显得更加狰狞,后来妻子被他干的多了,形容他的鸡巴像眼镜蛇一样,大头长身子,她见到的鸡巴也不少,这样的只此一家,难怪一开始捅时撕心裂肺的疼⋯我追着问后来呢,她说他把鸡巴凑进她的脸,让她用嘴含着,她扭头躲,求他别这样,他一边拿鸡巴在她脸上抺来抹去,说:没给人吃过?她说没,他不甘心又试了几次想顶开妻的嘴巴都让妻子拒绝了,妻子说想洗一下,他才带着她进到一个卧室的卫生间,帮她调好了水温,妻子洗时他也不走,盯住她看,妻子不好意思求他别看了,他转身出去,不一会儿又进来了,手里还拿着个小相机,开始拍光着身子的妻子,妻子赶紧抓着浴巾挡着身子,被他一把扯下,就让她把手背在身后让他拍,妻子没办法,只好按他要求转身,张腿,拍了不少,后来他才出去,妻子擦干身子出去时发现他正躺在床上看相机,见妻子出来叫她上床,妻子说想回家了,他说还早先躺下歇会儿,妻顺从的上了床上,他抱住她又一通亲,妻子后来发现他只要发泄完了,整个人都又变回原来那样和蔼可亲的样子,特别温柔体贴,只是看到他下面那根大蛇才又让她想到刚才的疯狂,妻子还记得他把窒内的灯都打开了,仔细把玩她的雪白的肌肤,不停叹息,夸赞她皮肤好,后他摸着妻子白嫩的肚皮上的刀痕说:这刀开得讲究,因为她丰满,有点儿小肚子,刀痕正好开在小肚子的褶皱上,刀口又小,只有躺平了才能见得见,又把手扣进妻子的逼里说:因为她生孩子是剖腹产,所以小逼还是特紧,跟小姑娘似的,真是极品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