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流美容院 外传之冯雨诗——同样的血脉 第三章

.

【名流美容院】外传之冯雨诗——同样的血脉

作者: shuipao2862020-9-6发表于SIS

. 第三章 心乱如麻

我的心还从没有像现在这样乱过,前一段时间被丈夫缠得没办法,只好和他在电车里做荒唐的事。

在丈夫通勤的拥挤的特快电车里,我第一次被丈夫以外的男人插入,而且还被内射,灼热的精液咕嘟咕嘟地射在我的身体里面。那是我第一次被男人的肉棒带上高潮,当时,我以为和我在电车里做爱的是丈夫,没想到在背后侵犯我的竟是一名陌生的中年大叔。之后,我便成了目睹这一切的男性乘客的猎物,他们把我围在中间,肆无忌惮地摸我,尽情地享用我的身体。

我很讨厌被色胆包天的男性乘客们猥亵,但是却感到非常刺激,被淫欲点燃的身体令我很快沉浸在丈夫无法给予我的愉悦无比的快感中,我不受控制地变成了人尽可夫的淫妇,心情激动地被无数双手猥亵,被数不清的肉棒刺入小穴。我好像一直在高潮,那种极乐的感觉棒极了,直到电车到达终点,我才从欲仙欲死的境况中清醒过来,无尽的悔恨和羞耻开始折磨我乱成一团的心。

回到家后,我一头扎进浴室,不停地洗刷被精液玷污的身体。待到丈夫下班回来,尽管我做好了准备,但还是心虚无比,不敢看他,幸亏他说忙了一天,非常累,洗完澡后早早就睡了,否则,我真怕被他看出异常。

过了一晚,我镇定多了,能若无其事地面对丈夫了,当然,我对昨天的电车之行只字不提。丈夫好像知道我绝对不会再陪他在电车里做荒唐事了,也对昨天的事闭口不言。于是,电车里的荒唐事仿佛从未发生过,我们重新过上了苦闷的禁欲生活。

没过多久,丈夫的哥哥和我的小外甥终于回家了,听说低头认错的夫兄被嫂子收拾得很惨,被罚跪了一夜的洗衣板。这可是大喜讯,我高兴极了,可是,从那天开始,丈夫仿佛要把以前落下的全补回来似的,每晚都和我做爱。虽然我很喜欢,但丈夫的风格骤然大变,令我有些无法适从。

“雨诗,舒服吗?”

“嗯,老公。”

丈夫的肉棒在我濡湿的小穴里横冲直撞,我感到了美妙的快感,不过由于难为情,我不想他一个劲地问我,也羞于回答,只能用鼻音应付。可是讨厌的丈夫不仅问个不停,还用灼热的眼神直勾勾地望着我,我实在耐受不住,像个慌乱的小鹿,羞耻地把脸扭向一旁。

丈夫早有对策,钢矛一般坚硬的肉棒更快、更重地刺向我的小穴深处,强烈的快感宛如喷涌似的从小穴深处涌出来,令我情不自禁地仰起脖子,发出愉悦的呻吟声。

“舒服吧?要不就不会发出这么淫荡的呻吟声了,雨诗,说你好舒服!”

“不要,啊啊……别那么用力,我不想说。”

“现在怎么样?舒服吗?”

丈夫把肉棒狠狠地向我的穴心刺去,我不由张开了紧紧闭住的嘴,一边娇声呻吟,一边央求道:“啊啊……老公,不要。”

“我会让你说出来的,这样呢?”

丈夫火热的龟头顶在我的穴心,用力地来回磨动。身体仿佛融化了,陶醉的美感浮上心田,可是,我还是不想令狡猾的丈夫得逞,在床上一贯矜持的我实在说不出那些羞人的话。

忽然,丈夫开始冲刺,同时声调也变了,“雨诗,要泄了吗?快点泄吧!我要射了。”

别那么快射啊!老公,我还差一点点……我在心里焦急地叫道,丈夫发出越来越粗重的喘息声,他的肉棒胀大了一圈,将我的小穴塞得满满的,每当圆敦敦的龟头刺进来,狭小的穴口便被磨动得腾起一股非常舒服、非常美妙的快感。

我很快到达了泄身的临界点,和几天前电车里的感觉一模一样,不规则收缩的小穴泵出的强烈快感使我不由自主地回忆起那天荒唐而淫靡的一幕。我忙镇定心神,将脑中接连跳出的色情片段驱除出去,同时在心中不停念叨,我可是淑贞的人妻,不能想那些不该想的……

“雨诗,我不行了,就要射了。”

丈夫的声音变得非常急迫,我忙答道:“老公,我也……啊啊……”

“雨诗,雨诗……”

丈夫一边情意绵绵地念我的名字,一边用力地搂住我,一股股火热的激流咕噜咕噜地注进我的小穴深处。我从下面紧紧地抱住丈夫的头部,高潮的感觉触手可及,但始终差了一丝。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在电车里发生的事,当中年大叔趁电车进站前剧烈摇晃的霎那,将肉棒向前一顶,硕大的龟头只是进到穴口附近就让我产生了美得欲仙欲死的感觉,痛痛快快地泄了出来。

“雨诗,舒服吗?”

丈夫的询问令我吓了一跳,我有些心虚,又有些羞耻,竟然拿陌生的中年大叔和丈夫相比,而且对电车里做的荒唐事还有些向往。虽然丈夫射精时,我产生了强烈的快感,身体不由自主地向上挺,但毕竟没有到达高潮。不过,没有获得极致的满足没什么大不了的,至少丈夫得到满足了,做为淑贞的人妻,我懂得夫妻间的爱要比单纯的肉欲重要得多。

丈夫见我呆呆地出神,再次问道:“雨诗,舒服吗?”

“嗯,舒服。”也许是因为想起了在电车里侵犯我的中年大叔,我感到对不起丈夫,便难为情地如实回答。

“哈哈……”

丈夫乐得笑出了声,一咕噜地从我身上爬起来,躺在我的身旁。我扭过头去看他,丈夫的脸疲色尽显,额头上汗津津的,我的心中不禁一阵悸动,浮起绵绵的柔情蜜意,觉得丈夫此时的样子又帅又可爱,简直都要被他迷住了。

“泄了吧?雨诗,我的肉棒是不是非常厉害?”

“呀啊!你乱讲什么啊!干嘛总问这些?我不想说啊!”见丈夫又开始问我羞人的话题,我不由大发娇嗔,用力地在丈夫起伏的胸膛上捶了一下。

丈夫用宠爱的目光看着我,好像要说什么,可是马上闭上了嘴,脸上浮起欲言又止的表情,然后转换了话题,说道:“雨诗,我们找个时间去泡温泉吧?你说好吗?”

“当然好啦!老公,最近你不是很忙吗?为什么突然要去泡温泉呢?”我疑惑地问道。

丈夫没有答我,自顾自地说道:“那就周六吧!”

“周六吗?好期待啊!”我开心地说道,心里开始快速地盘算身体状况适不适合泡温泉,准确地说,考虑的是每月一次的生理期。

生理期开始的时候应该是下星期,还好,时间刚刚好,就是有些紧凑,虽然我的生理期非常有规律,几乎没有反常的时候,但万一提前了可是大问题,我可不想塞着卫生巾去泡温泉。于是,不想丈夫扫兴的我小心地问道:“为什么这么急啊?我们可以多点准备时间的。”

“是这样的,哥哥想招待我们去火山浴场泡温泉,说是因为他的原因暂住在咱们家,给我尤其是你增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感到过意不去。”

“哦,这样啊!那哥哥嫂嫂也一起去吗?”原来去泡温泉不是丈夫安排的,而是夫兄的答谢,我不免有些情绪低落。

“这个,哥哥没提,我也没特意问他,有可能会一起吧!雨诗,你不喜欢和哥哥嫂子一起吗?”

丈夫这么直接地问我,我只好答道:“那倒不是,老公,最好你再问问。”

嫂嫂是个颇有魅力的美女,集西方的优雅气质与东方的神秘美感于一身,而且很喜欢我,按理说很久没与她见面的我应该开心才是,可是我却不想亲近对我爱护有加的嫂嫂。和嫂嫂在一起,我本能地感到心神不宁,浑身不自在,也许是嫂嫂太出色了,虽然我也不赖,但和她并列站在一起,稍做比较,越发显得我是那么的不起眼,也许这就是同为漂亮女人的排斥本能吧!

想到那么美丽的女人竟然也会遭遇感情危机,我不禁怪责夫兄,为什么搞婚外恋?难道会有比嫂嫂更出色的女人吗?一时间,我对夫兄的厌恶之情大增,甚至蔓延至整个男性群落。我在心中叹道,男人真的靠不住,具有恶劣的本性。忽然,我想到一个恐怖的问题,丈夫会不会也背着我搞婚外恋。不假思索的,我连忙否定,心想,不可能的,那么优秀的男人,而且非常爱我,绝对不会的。

“特意去问不大好吧!”丈夫为难地摇摇头,又说道:“哥哥说景色非常优美,而且还有不对外的私人露天浴场,雨诗,我们不能辜负哥哥的一片好心,你说是吧?”

瞧着丈夫有些恳求的眼神,我点点头,说来我对私人露天浴场蛮动心的,便问道:“老公,可以把浴场整个租下来吗?”

“当然不可以了,浴场很大的,只能租某个封闭的区域。”丈夫见我同意去了,情绪高涨起来,冲我调皮地眨了一下眼睛,说道:“我们可以没人打扰地得一边看海,一边在温泉里做爱。”

我不禁心跳加快,连捶打丈夫都忘了,想到在露天浴场一边看海一便做爱的情景,我在心里呻吟一声,好浪漫啊!可是那么做似乎有悖常礼,我又是害羞,又是兴奋,一份令我摇摆不定的忐忑不安占据了我的心。

瞄了一眼丈夫,我低下头,含羞说道:“蜜月之后,这可是我们第一次旅行呢!我好开心,好期待。”

“我也很开心,很期待。”

听着丈夫似有所指的暧昧话语,感受到他火辣辣的目光射在我的脸上,我有些心慌,便转移话题道:“你说,做为招待我们的谢礼,我们给哥哥嫂嫂带什么礼物呢?”

丈夫温柔地牵过我的手,放在他的肉棒上,其实我蛮不喜欢触摸男人的阴茎的,但这次,我不觉得讨厌,动情地紧紧地捉住。

“准备什么礼物呢?让我想想。”

丈夫说话的这个腔调就像逗小孩子似的,我知道他已经想好了,便静静地等他说出答案。

“这次招待我们,哥哥花了很多心思,雨诗,你和哥哥做爱吧!我想这是给哥哥做好的谢礼。”

我简直不敢相信耳中听到的,丈夫就像述说一件平常的事情,语气淡然、平缓,我不禁大吃一惊,下意识地握紧了手,感到被我攥在手里的肉棒一下子勃起了,变得又粗又硬。

“雨诗,你不反对和哥哥做爱吧?或者说你也蛮想和哥哥做爱的。”

丈夫的不那么淡然了,似乎处在兴奋中,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攥紧肉棒的缘故,使他产生了我业已动情的错觉。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我连忙否认道:“除了你之外,我不会和任何人做爱的。”

话飞出口,我却有些羞愧,因为我说了谎话,不久前,就在丈夫通勤的电车里,我不仅和丈夫以外的男人做爱了,而且还被陌生的乘客内射。怀着对丈夫愧疚的心,我没有把手从硬邦邦的肉棒上移开,心里在思索他为什么这么说,开始胡乱猜测他的真实用意。

丈夫把手伸进我的双腿之间,抚上湿淋淋的阴户,不知是方才高潮余韵还未散去的原因,还是丈夫打破伦常的禁忌话语,我敏感地抖颤着身体,火热的下身受不了一点刺激。

“滑溜溜的,好湿啊!”

丈夫调笑的语气令我气恼,我不假思索地叫道:“那是刚才和你做爱时流出来的残留物。”

我又说慌了,其实刚才的那场性爱我并不尽兴,是靠幻想电车里被色狼猥亵才到达的高潮,充其量只能算小高潮,因此身体还处在不上不下的状态,而丈夫要我和夫兄做爱的提议虽然不堪,但确实蛮刺激的,于是,我轻而易举地被他挑逗起来,没有得到满足的阴户开始变得火热,蠢蠢欲动地分泌出淫荡的爱液。

“都已经这么湿了,雨诗,发骚了吧?是不是很想要?”

丈夫的话变得不堪了,而听在我耳里,那些略显粗俗的话语却表现出强大的魔力,勾引得我心潮起伏,不过,出于羞涩,我言不由衷地哼道:“啊啊……才没有呢。”

“是吗?嘿嘿……现在呢?”

丈夫把手掌贴在我的阴户上,缓缓地从下往上摩擦,当触到阴蒂时,加重了力道,却把速度放慢,刺激着我身上最敏感的地方。阴户变得更湿了,爱液源源不断地分泌出来,我舒服得好想呻吟,好想马上和丈夫做爱,但刚才我说了违心话,我可不想马上改口,于是,只好紧紧闭上嘴巴,有苦心知地忍耐着。

“瞧,越来越湿了,雨诗,今晚你很骚啊!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骚呢?”

“啊啊……啊啊……不要,快停下来。”我被丈夫粗俗的话语挑逗得身体绷紧,心跳加剧,忙不迭地开口央求道。

“既然这么骚了,让我看看小淫芽是不是翘起来了。”丈夫剥开我发麻的阴唇,嘿嘿笑着说道:“果然和我想的一样,淫荡的阴蒂已经迫不及待地探出头,想得到爱抚呢!”

“啊啊……”我知道制止不了丈夫,只好无奈地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

“雨诗,以前你没这么淫荡的,一听我说起要把你做为谢礼送给哥哥,你就湿得一塌糊涂,为什么呢?”

我听懂了丈夫的弦外之音,但那不是真相。今晚的我的确比平时敏感,不过绝不是因为夫兄,我的身体反应并无异常,是因为刚才和丈夫做爱没有尽兴,没有得到真正满足的我处在不上不下的状态,所以才特别有性的感觉。可是,这些话又不能对丈夫讲,我不想被他当做淫荡的女人,一时间,我真正体会到了有口难辩的感觉。

爱液不停地分泌出来,向穴口流去,丈夫的手指还未揪住阴蒂,但我感到丈夫戏称的小淫芽正在快速地膨胀起来,不时自发地抖动。我想如果丈夫用指腹夹住这个小小的、我身上最敏感的菱形淫肉,再滴溜溜地一捻,只怕马上我就会美上天去。我不由在心里叹息道,啊啊……今晚的我真是骚透了……

丈夫轻轻地揪住我的阴蒂,我屏住呼吸,心情激动地等待销魂时刻的来临,可丈夫没有下一步举动,只在我耳边用命令的语气说道:“雨诗,把我的手指想象成哥哥的,现在我不是你的丈夫而是你的夫兄。”

不待我反对,丈夫马上进入了角色,一边轻柔地挤压阴蒂,一边模仿夫兄的语调说道:“小宝贝,这样弄怎么样?舒服吗?”

不愧是亲兄弟,仅听声音,简直是真假难辨……我在心里想道,下一瞬间,我回过神来,不禁暗怪自己,我在乱想什么,这个时候怎么还有闲心想这些无关紧要的……

虽然知道爱抚我的是丈夫,但丈夫的命令和与夫兄相似的声音似乎在我的潜意识里植下了欺骗大脑的指令,使我情不自禁地把他当做夫兄。我的身体越来越热,也越来越有性的反应了,我开始小声地呻吟,但我绝不想与夫兄做爱,我在心底发誓,除了丈夫,我绝对不会和别的男人做爱。

我又感到脸在发烧了,心里自嘲地想,还发什么誓啊!不是早就和丈夫以外的男人做爱了吗?满员电车里荒唐的一幕不受我控制地从打算尘封的记忆里跳出来,在我的脑海里回映,我仿佛跨越时空了,在近距离地观看过去的我在电车里表演,看我被一个个不认识的乘客猥亵、侵犯,看我满面春色地到达了数不清的高潮,看我在欲望的控制下变成一只当众淫乱的牡兽。

满员电车里被色狼猥亵的感觉仿若当日地在我身上浮起,我情不自禁地想放声呻吟,是的,色狼们的抚摸使我感到从未有过的爽美舒畅,但我竟然那么有感觉,兴奋到可以来者不拒、任谁都能将肉棒插进我的阴户,毫不抗拒地任他们在我体内射精,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直到现在,我也没找到令自己信服的沉沦的理由。

“嘿嘿……雨诗,看你的骚样儿,是不是把我当做哥哥,感觉特别兴奋?”

丈夫的声音把我脑中淫乱不堪的映像驱散,清醒过来的我愕然发现双腿不知什么时候分开了,而且是那种幅度很大的,倒丫形的下半身呈就一副非常下流的姿势,同时,我还感到身体很热,蠢蠢欲动的阴户深处就是辐射热量的源头。

我想合上腿,可燥热的身体使我倦懒无力,我只好放弃,强辩道:“才不是那样的,因为刚才我们才……”

丈夫用信你才怪的表情看着我,左右摇动手指,示意我不要说谎,然后将指头向下一指,说道:“小宝贝,这个姿势真是够骚啊!嘿嘿……”

丈夫又模仿起夫兄的声音,听在我耳里,好像夫兄在调戏我一般,我的腰肢不禁颤动了一下,我在心里羞耻地叹道,啊啊……我产生快感了……

我气恼地蹬了一下床单,心里自欺欺人地为自己辩解,是的,我是兴奋了,发骚了,但过错不在于我,只是羞耻下的生理反应,这和新婚夫妻做爱时,说一些粗俗的话会刺激兴奋度一样,而且他扮作夫兄,涉及的还是禁忌的乱伦关系,身体毕竟是诚实的嘛……

“够了吧!不要再那样说了。”

我势弱的抗议根本无效,丈夫眼露精光,变本加厉地说道:“口是心非的小骚货,骚穴里已经湿得一塌糊涂的了,真的不想让我继续了吗?你最喜爱的大肉棒已经完全勃起了,正等着你呼唤它进洞呢!”

我下意识地攥了下手中的肉棒,的确,已经完全勃起了,硬得像铁,粗得我都要握不住了。我想马上和丈夫做爱,可是听他的意思好似要我主动要求,羞意涌上来了,说不出羞人的话的我在心里叫道,我才不会主动的,大不了不做了,要我求你,哼!门都没有……

“瞧这淫水流的,床单都湿了,骚穴里不知有多痒呢!这时候要是有一根又粗又硬的大肉棒在里面卖力抽插,会多么舒服啊!可是遗憾啊!某个小骚货不想玩了,想停止,算了,谁让我最听弟妹的话呢!”一直在观察我的丈夫轻易地察觉了我的内心,一边拿腔作势地说着,一边缓慢地捻着指间变得硬胀胀的阴蒂,挑逗着我的欲火。

啊啊……不要啊……臭老公,你这样弄我最敏感的地方,我会受不了的……我在心里怨着丈夫,可荡出情欲水波的双眸却望着他,软语求道:“老公,快停下来吧!求求你了,不要再用哥哥的语调和我说话了,啊啊……啊啊……老公,你欺负我,不要忽轻忽重的!”

“小宝贝,早就想操你了,告诉哥哥,是不是骚穴痒得受不了,想要了?”丈夫做出淫秽的表情,色迷迷地向我咧嘴淫笑,一边执着地扮演对我怀有淫意的夫兄,一边蠕动手指,混以不同的力道、节奏,捻动着我的阴蒂。

啊啊……老公,插进来,啊啊……我在心里急切地呼唤着,我已经到达忍耐的极限了,好想丈夫的肉棒填满我亟待抚慰的阴户。

被丈夫的手指爱抚的阴蒂辐射出圈圈快感的绮波,荡向我燥热不堪的身体,我舒服得仿佛融化了、升华了,而阴户却开始不规则地抽搐,不住泄出的爱液消减不了难耐的酥痒热胀感,唯有威猛的肉棒进洞狂捣一番,才能轰掉说不出的难受,获得极致的曼乐。我深刻地体会到痛苦并快乐的感觉,现在的状态同电车里被人从后面猥亵时一般无二,那时我认为身后的人是丈夫,所以才默许他插入。

如果我知道身后的乘客不是丈夫,我会允许自己和陌生的男人在电车里做爱吗……脑中忽然冒出这个问题,做为淑贞人妻的我想立即否定,但我依稀感到那种状态的我至少会犹豫片刻。

我又想到在拥挤的电车里,同现在一样酥痒难耐的阴户被误认为是丈夫的中年乘客从身后插入时,难受的感觉马上没了,升起的是销魂的快感,而随着电车进站的剧烈刹车,坚硬粗壮的肉棒借车厢摇晃之机,狠狠地一插到底,重重地撞在我的子宫口上,那时我觉得魂儿仿佛都被撞散了,一下子被带上了极乐天堂。

啊啊……好羞耻啊!现在我在丈夫的怀抱里,我怎么能想那些下流的事、想丈夫之外的男人呢?可是,我控制不住不想啊!啊啊……我发骚了,啊啊……我好想要啊!受不了,实在忍耐不了啊……眼眸中荡出复杂的光,我凝视着丈夫,然后羞涩地垂下眼帘,轻轻地点了点头。

插进来,啊啊……老公,狠狠干我……我在心中祈求着,感到脸颊发烫,身体愈发火热。

“嘿嘿……小宝贝,你现在的样子太迷人了。”

丈夫还在模仿夫兄的声调,我气恼地抗议道:“都说了不要学哥哥那样说话了!”

说到哥哥,我不禁怦然一动,情不自禁地发出低声娇喘,而这时,可恨的丈夫提出了过分的要求,“小宝贝,求哥哥插进来吧?”

丈夫是咬着我的耳垂说的,虽然我的耳朵是敏感地带,但丈夫不知咬过多少次了,每次也没像现在这么令我激动,我简直无法忍耐了,全身似乎一瞬间全部变成了性感带,无尽的舒畅笼罩住我。难道夫兄的威力这么大,和丈夫做爱时提起他竟然令我敏感至此,我在困惑外,不禁感到一阵恐怖。

“你欺负我!”我咬牙切齿地说道,听到丈夫在吃吃地笑,还一个劲地向我的耳朵里吹气。

我想丈夫不如愿是不会放过我的,我不知道能忍耐到什么时候,而且刚才做爱没有尽兴,身体不上不下的,极易燃起欲火,此刻的我根本没有意志力可言。我打算屈服了,绝对不是因为我想说那些下流话,我不认为我是淫荡的女人,只是控制不了生理反应而已,我实在是忍耐不住了。

“给……给我。”我小声地说道,因为过于羞耻,声音打着颤。

“哈哈……”丈夫开怀大笑,然后用力地向我的身体压去,闷声问道:“怎么样?爽吗?”

“啊啊……啊啊……”阴户被巨大的肉棒塞得满满的,难耐的感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说不出的舒畅愉悦,大大超过我的预想,我情不自禁地仰起脖子,发出欢快的呻吟声。 虽然一直被丈夫戏弄、欺负,但我仿佛全都忘记了,双臂紧紧地抱上了丈夫的脊背,火热无比地和他缠绕在一起。也许是我搂得过紧,丈夫的肉棒更深地陷没在阴户深处,我感到他进入了从未到达的深度,而且坚硬的程度也是我未体验过的,真的像一根铁棍。

感觉从未像现在这样灵敏过,丈夫的肉棒还在变粗变大,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令丈夫今天超水平发挥,第一次这么威猛。插进去后,丈夫便开始抽插,不像以前有条不紊的徐徐加速,节奏大异往常,就像兴奋得无法抑制,杂乱无章地乱捅一气。不过,此刻的我喜欢这样,快感的激流在身体里来回奔腾,我舒服得感到腰肢都要融化了。

啊啊……啊啊……好舒服啊!老公,你真棒……因为羞耻,这些话我只敢在心里想,无法说出口,我只能用行动代替语言,双手动情地抚摸丈夫的脊背,用力地揪他的头发。

“小宝贝,喜欢被哥哥干吗?”

夫兄的语调在我耳边响起,因为我闭着眼睛,感觉和我做爱的人仿佛就是丈夫的哥哥。心弦似乎被一根无形的手指用力地弹动了,心跳越发快速,喘息愈发急促,我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求道:“啊啊……不要学……学哥哥说话,啊啊……啊啊……”

“听我的小宝贝的意思,好像不想被我干,是吗?”

“啊啊……啊啊……我只是不想听那些话,啊啊……老公,求求你,别再扮演哥哥了,啊啊……”我恨死讨厌的丈夫了,但我真怕他停下来,只好含羞暗示他继续,虽然经过措辞,避开了求他的话语,可是间接的央求也令我快感如潮,兴奋地不能自己,本就分得很开的腿不自不觉地再次向两旁分去。

我很快察觉了双腿的动作,不过,我不想闭上,虽然羞耻得要死,可还是再分开了些。今天的我简直太骚了……我在心中叹息道,同时也觉得自己好奇怪,为什么下流的话宁死不肯说出口,可摆出下流的姿势却没有那么大的心理负担。 就在我胡思乱想间,忽然,阴户腾起一阵极其难受的空虚感,在里面生龙活虎地插个不停的又热又硬的肉棒被狠心的丈夫拔了出去。我下意识地挺起腹部,去追逐给我快乐的肉棒,耳边听到丈夫发出得意的笑声。

啊啊……我竟然做出这么羞耻的事,死老公,臭老公,都怪你……我在心中骂个不停,眼里泛起委屈的波光,问道:“你……干嘛?你好过分……”

“我还以为你不想呢!告诉哥哥,说你想要我插进来。”

“那样的话我是不会说的。”我不假思索地拒绝道,随后软语相求道:“老公,别逼我好吗?”

“可是谈起哥哥,你的反应却这么激烈,雨诗,别压抑自己了。”

丈夫用鼓励的眼光看向我,我心虚地躲开那道似乎能看透我内心的视线,羞恼有加地叫道:“不是那样的,我都说过几遍了,是因为刚刚和你做过爱,所以才……”

我说不下去了,无论如何吐不出羞人的词语,不由焦躁起来,赌气地把脸扭过去。

“小宝贝,哥哥不喜欢不诚实的女人,乖,求求哥哥,你只需说,‘哥哥,我想要你插进来。’,我就马上给你好不好?”

丈夫不顾我的感受,执拗地逼迫我,我恨得牙痒痒的,怪他太强人所难了。那些话我实在是说不出口,而且还要开口叫哥哥,把和我做爱的丈夫当做夫兄,我实在做不到。可是不管内心多么抵触,身体却背叛了我,空虚的阴户不住抽搐着,迫不及待地想被填满,想得到肉棒的抚慰。

老公,你干嘛这么逼我,你的雨诗好难受啊……我在心里委屈地述说,我被情欲之火煎熬得五内俱焚,难耐之至,其实,我的精神世界已经做好了被丈夫以外的男人插入的准备,但要发出下流的请求,我还是张不开嘴。

“小宝贝,其实你很想被哥哥干,是吧?”丈夫把身体伏下来,一边轻咬我的耳垂说道,一边律动腰部,小心地控制力量,用坚硬的龟头在我的阴户入口一触即收地来回敲击。

“啊啊……”我情不自禁地从嗓眼里发出低低的像叹息的呻吟声,在快感的驱动下,本能地随着丈夫的节奏上挺腰肢,只求给我快乐的肉棒能再重一些、再深一些。

“嘿嘿……身体是最诚实的,竟然主动挺起腰来了,小宝贝,你现在的样子好骚啊!明明想要的厉害,还不赶快求哥哥!”

丈夫的调笑令我羞耻欲死,我急促地喘息着说道:“啊啊……我不说。”

“不说就不干你,快点说吧!哥哥,插进来,干我!多简单,只是七个字而已。” 丈夫用诱惑力极强的话蛊惑我,随后控制龟头在阴户口上摩擦了几下,便移开了肉棒。在丈夫双管齐下的攻势下,我终于到达了忍耐的极限,实在无法坚持下去了,无可奈何的,我只能选择屈服,而在做出这一决定的霎那,我忽然觉得好轻松,好像什么背负的东西奔溃了。

我不是淫乱的女人,是老公一直在欺负我,而且刚才做爱不上不下的,所以不是我的错……我在心中述说着找到的借口,借助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下流的话脱口而出,“哥哥,啊啊……啊啊……给我,啊啊……好羞耻啊!哥哥,插进来,干我……”

在我不顾一切地淫叫出来的时候,丈夫火热的肉棒狠狠地一刺而入,再次填满我空虚难耐的阴户。

“啊啊……啊啊……好舒服,啊啊……老公,我好爱你,啊啊……”

我忘情地浪叫起来,这在平时,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但丈夫还不满足,向我训斥道:“谁让你叫老公的,哥哥,知道吗?必须这么称呼!不想我再用力一些、进入更深地地方吗?现在求我!否则我就拔出来。”

“啊啊……啊啊……老公,不要,你欺负我。”我刚娇憨一声,见丈夫把眼一瞪,做势欲拔,不禁一阵心惊,连忙求道:“哥哥,啊啊……啊啊……干我,用力干我,啊啊……啊啊……再重一些,再深一些,啊啊……哥哥……”

不知道是不是丧失了坚持的东西所致,下流的话只要说出一句,就再也停不下来了,我不需丈夫逼迫,主动地浪叫起来,大脑完全被欲望控制住了,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啊啊……啊啊……哥哥,我要泄了,啊啊……啊啊……哥哥……”随着丈夫宛如冲刺般的抽插,在威猛的肉棒不遗余力地捣击下,我失去了廉耻心,放浪地呻吟、淫叫,不久,大量的爱液狂溢而出,麻酥酥的阴户带着热力向腰肢的方向融化,我下意识地抽搐着身体,脑中白光闪闪。

“小宝贝,泄了吗?我也要射了。”

丈夫的嗓音变得沙哑,富有磁性,听在我耳里更显男人的性感,我动情地应道:“啊啊……射进来吧!啊啊……哥哥,快点,都射给我……”

阴户里的肉棒陡然一震,随后一股股灼热的激流打在我的身体深处,我不禁剧烈颤抖起来,而四肢却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缠绕住丈夫,和他紧紧地搂在一起。肉棒渐渐停止了震动,丈夫的最后一滴精液被我榨去,我眯着眼睛,长长地吁出一口气,感慨地想道,太舒服了,这才叫做爱呢!简直美得无法用语言形容……

射精后的丈夫仿佛被抽干了力气,重重地压在我身上。丈夫体型匀称,个子中等,他的体重我承受不起,感到胸部沉沉的,喘不上气来,但却有一种令我安心的幸福感。不知怎么搞的,我忽然想起了夫兄,因为他比丈夫瘦,我想要是他压在我身上,也许我会更轻松一些吧!接下来,我自然而然地幻想起赤裸的身上覆盖着夫兄的情景。

脸一下子变得好烫,我连忙摇头驱散掉脑中下流的画面,连声在心中呸呸,自责道,那可是老公的哥哥,我的夫兄啊!而且嫂嫂还非常喜爱我,我怎么会幻想和他做那事呢?我的脑子真是坏掉了,尽想乱七八糟的……

阴户莫名地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不规则地收缩着,我羞耻极了,又慌又恼,心道,该死的身体,害我变成小色女了……

幻想夫兄重重地压着我,也许是高潮之后神志不清,在慵懒的状态下由于意识迷乱而导致的思维发散,并不是我有意那么想的。想到这儿,我松了一口气,我可不想变成不正常的女人,但是转念一想,我的下身明显是因为幻想夫兄和我做下流事才倍感刺激,剧烈地收缩了好几下,这又该如何解释呢!难道说我的思维是贞洁的,而意识却是淫靡的,至于身体则是下流的。

这似乎是哲学问题了,我知道意识是世界在心里的反映,是真实的,本质性的,而思维脱胎于意识,通过大脑工作,是社会性的,受当先社会的道德规范和伦理俗成制约,从某种角度讲,可以说意识是本能,思维是经大脑想过的结果。我隐隐感到抓住了什么,莫非对我来说淫靡是本性,而我遵从伦理之道的思维是压抑本性的,若遵照当下提倡的注重本心,岂不是要我放弃贞洁,追求淫靡。 我越想越糊涂,越来越茫然,心道,看来我没有研习哲学的天赋。

就在这时,只听丈夫大惊小怪地叫道,“雨诗,你的蜜穴怎么突然一个劲地缩紧?”

我心中一羞,没好气地白他一眼,心道:现在叫我雨诗了,不打算继续扮演哥哥了……

丈夫不知羞耻为何物地在我唇上轻吻一下,然后“扑哧”一声,将被我夹的紧紧的的肉棒拔出来。肉棒的离去似乎将我的体力也带走了,我浑身酥软,张开的一双长腿看起来就像青蛙。我知道现在的姿势又淫荡又下流,心中倍觉羞惭,可是懒懒的一动也不想动,任微微颤抖的双腿不雅地分开着。

“不用力都拔不出来,小宝贝,为什么突然缩得这么紧,难道想起了什么下流的事,想和哥哥再做一次?”

不论丈夫怎么调笑我,我都默不作声,也许是做爱时太兴奋了,享受高潮余韵的我特别疲累,好想睡一觉。丈夫似乎还在说些什么,但我已经听不清了,他的声音仿佛是从很远的地方飘过来的。

“雨诗,我的最爱,美美地睡一觉吧!好想周末赶快来到,让我们进行一场美妙无比的温泉之旅。”

浑身轻飘飘的、似乎在云中漂浮的我进入了甜美的梦乡,我当然感觉不到丈夫用纸巾温柔地为我擦去股间的污秽,也听不到他在我耳边轻声说的真心实意的情话,更无法看到他眼中射出炽热的光芒、痴迷地望着我的样子。如果我此时清醒过来,肯定会大吃一惊,因为丈夫诡异地笑着,脸上浮起的是从未在我面前出现过的笑容。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