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流美容院 外傳之馮雨詩——同樣的血脈 第三章

簡體

. book18.org

【名流美容院】外傳之馮雨詩——同樣的血脈 book18.org

作者: shuipao286book18.org

2020-9-6發表於SIS book18.org

.book18.org

第三章 心亂如麻 book18.org

我的心還從沒有像現在這樣亂過,前一段時間被丈夫纏得沒辦法,只好和他在電車裡做荒唐的事。 book18.org

在丈夫通勤的擁擠的特快電車裡,我第一次被丈夫以外的男人插入,而且還被內射,灼熱的精液咕嘟咕嘟地射在我的身體裡面。那是我第一次被男人的肉棒帶上高潮,當時,我以為和我在電車裡做愛的是丈夫,沒想到在背後侵犯我的竟是一名陌生的中年大叔。之後,我便成了目睹這一切的男性乘客的獵物,他們把我圍在中間,肆無忌憚地摸我,盡情地享用我的身體。 book18.org

我很討厭被色膽包天的男性乘客們猥褻,但是卻感到非常刺激,被淫慾點燃的身體令我很快沉浸在丈夫無法給予我的愉悅無比的快感中,我不受控制地變成了人盡可夫的淫婦,心情激動地被無數雙手猥褻,被數不清的肉棒刺入小穴。我好像一直在高潮,那種極樂的感覺棒極了,直到電車到達終點,我才從欲仙欲死的境況中清醒過來,無盡的悔恨和羞恥開始折磨我亂成一團的心。 book18.org

回到家後,我一頭扎進浴室,不停地洗刷被精液玷污的身體。待到丈夫下班回來,儘管我做好了準備,但還是心虛無比,不敢看他,幸虧他說忙了一天,非常累,洗完澡後早早就睡了,否則,我真怕被他看出異常。 book18.org

過了一晚,我鎮定多了,能若無其事地面對丈夫了,當然,我對昨天的電車之行隻字不提。丈夫好像知道我絕對不會再陪他在電車裡做荒唐事了,也對昨天的事閉口不言。於是,電車裡的荒唐事仿佛從未發生過,我們重新過上了苦悶的禁慾生活。 book18.org

沒過多久,丈夫的哥哥和我的小外甥終於回家了,聽說低頭認錯的夫兄被嫂子收拾得很慘,被罰跪了一夜的洗衣板。這可是大喜訊,我高興極了,可是,從那天開始,丈夫仿佛要把以前落下的全補回來似的,每晚都和我做愛。雖然我很喜歡,但丈夫的風格驟然大變,令我有些無法適從。 book18.org

「雨詩,舒服嗎?」 book18.org

「嗯,老公。」 book18.org

丈夫的肉棒在我濡濕的小穴里橫衝直撞,我感到了美妙的快感,不過由於難為情,我不想他一個勁地問我,也羞於回答,只能用鼻音應付。可是討厭的丈夫不僅問個不停,還用灼熱的眼神直勾勾地望著我,我實在耐受不住,像個慌亂的小鹿,羞恥地把臉扭向一旁。 book18.org

丈夫早有對策,鋼矛一般堅硬的肉棒更快、更重地刺向我的小穴深處,強烈的快感宛如噴涌似的從小穴深處湧出來,令我情不自禁地仰起脖子,發出愉悅的呻吟聲。 book18.org

「舒服吧?要不就不會發出這麼淫蕩的呻吟聲了,雨詩,說你好舒服!」 「不要,啊啊……別那麼用力,我不想說。」 book18.org

「現在怎麼樣?舒服嗎?」 book18.org

丈夫把肉棒狠狠地向我的穴心刺去,我不由張開了緊緊閉住的嘴,一邊嬌聲呻吟,一邊央求道:「啊啊……老公,不要。」 book18.org

「我會讓你說出來的,這樣呢?」 book18.org

丈夫火熱的龜頭頂在我的穴心,用力地來回磨動。身體仿佛融化了,陶醉的美感浮上心田,可是,我還是不想令狡猾的丈夫得逞,在床上一貫矜持的我實在說不出那些羞人的話。 book18.org

忽然,丈夫開始衝刺,同時聲調也變了,「雨詩,要泄了嗎?快點泄吧!我要射了。」 book18.org

別那麼快射啊!老公,我還差一點點……我在心裡焦急地叫道,丈夫發出越來越粗重的喘息聲,他的肉棒脹大了一圈,將我的小穴塞得滿滿的,每當圓敦敦的龜頭刺進來,狹小的穴口便被磨動得騰起一股非常舒服、非常美妙的快感。 我很快到達了泄身的臨界點,和幾天前電車裡的感覺一模一樣,不規則收縮的小穴泵出的強烈快感使我不由自主地回憶起那天荒唐而淫靡的一幕。我忙鎮定心神,將腦中接連跳出的色情片段驅除出去,同時在心中不停念叨,我可是淑貞的人妻,不能想那些不該想的…… book18.org

「雨詩,我不行了,就要射了。」 book18.org

丈夫的聲音變得非常急迫,我忙答道:「老公,我也……啊啊……」 book18.org

「雨詩,雨詩……」 book18.org

丈夫一邊情意綿綿地念我的名字,一邊用力地摟住我,一股股火熱的激流咕嚕咕嚕地注進我的小穴深處。我從下面緊緊地抱住丈夫的頭部,高潮的感覺觸手可及,但始終差了一絲。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在電車裡發生的事,當中年大叔趁電車進站前劇烈搖晃的霎那,將肉棒向前一頂,碩大的龜頭只是進到穴口附近就讓我產生了美得欲仙欲死的感覺,痛痛快快地泄了出來。 book18.org

「雨詩,舒服嗎?」 book18.org

丈夫的詢問令我嚇了一跳,我有些心虛,又有些羞恥,竟然拿陌生的中年大叔和丈夫相比,而且對電車裡做的荒唐事還有些嚮往。雖然丈夫射精時,我產生了強烈的快感,身體不由自主地向上挺,但畢竟沒有到達高潮。不過,沒有獲得極致的滿足沒什麼大不了的,至少丈夫得到滿足了,做為淑貞的人妻,我懂得夫妻間的愛要比單純的肉慾重要得多。 book18.org

丈夫見我呆呆地出神,再次問道:「雨詩,舒服嗎?」 book18.org

「嗯,舒服。」也許是因為想起了在電車裡侵犯我的中年大叔,我感到對不起丈夫,便難為情地如實回答。 book18.org

「哈哈……」 book18.org

丈夫樂得笑出了聲,一咕嚕地從我身上爬起來,躺在我的身旁。我扭過頭去看他,丈夫的臉疲色盡顯,額頭上汗津津的,我的心中不禁一陣悸動,浮起綿綿的柔情蜜意,覺得丈夫此時的樣子又帥又可愛,簡直都要被他迷住了。 book18.org

「泄了吧?雨詩,我的肉棒是不是非常厲害?」 book18.org

「呀啊!你亂講什麼啊!幹嘛總問這些?我不想說啊!」見丈夫又開始問我羞人的話題,我不由大發嬌嗔,用力地在丈夫起伏的胸膛上捶了一下。 book18.org

丈夫用寵愛的目光看著我,好像要說什麼,可是馬上閉上了嘴,臉上浮起欲言又止的表情,然後轉換了話題,說道:「雨詩,我們找個時間去泡溫泉吧?你說好嗎?」 book18.org

「當然好啦!老公,最近你不是很忙嗎?為什麼突然要去泡溫泉呢?」我疑惑地問道。 book18.org

丈夫沒有答我,自顧自地說道:「那就周六吧!」 book18.org

「周六嗎?好期待啊!」我開心地說道,心裡開始快速地盤算身體狀況適不適合泡溫泉,準確地說,考慮的是每月一次的生理期。 book18.org

生理期開始的時候應該是下星期,還好,時間剛剛好,就是有些緊湊,雖然我的生理期非常有規律,幾乎沒有反常的時候,但萬一提前了可是大問題,我可不想塞著衛生巾去泡溫泉。於是,不想丈夫掃興的我小心地問道:「為什麼這麼急啊?我們可以多點準備時間的。」 book18.org

「是這樣的,哥哥想招待我們去火山浴場泡溫泉,說是因為他的原因暫住在咱們家,給我尤其是你增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感到過意不去。」 book18.org

「哦,這樣啊!那哥哥嫂嫂也一起去嗎?」原來去泡溫泉不是丈夫安排的,而是夫兄的答謝,我不免有些情緒低落。 book18.org

「這個,哥哥沒提,我也沒特意問他,有可能會一起吧!雨詩,你不喜歡和哥哥嫂子一起嗎?」 book18.org

丈夫這麼直接地問我,我只好答道:「那倒不是,老公,最好你再問問。」 嫂嫂是個頗有魅力的美女,集西方的優雅氣質與東方的神秘美感於一身,而且很喜歡我,按理說很久沒與她見面的我應該開心才是,可是我卻不想親近對我愛護有加的嫂嫂。和嫂嫂在一起,我本能地感到心神不寧,渾身不自在,也許是嫂嫂太出色了,雖然我也不賴,但和她並列站在一起,稍做比較,越發顯得我是那麼的不起眼,也許這就是同為漂亮女人的排斥本能吧! book18.org

想到那麼美麗的女人竟然也會遭遇感情危機,我不禁怪責夫兄,為什麼搞婚外戀?難道會有比嫂嫂更出色的女人嗎?一時間,我對夫兄的厭惡之情大增,甚至蔓延至整個男性群落。我在心中嘆道,男人真的靠不住,具有惡劣的本性。忽然,我想到一個恐怖的問題,丈夫會不會也背著我搞婚外戀。不假思索的,我連忙否定,心想,不可能的,那麼優秀的男人,而且非常愛我,絕對不會的。 「特意去問不大好吧!」丈夫為難地搖搖頭,又說道:「哥哥說景色非常優美,而且還有不對外的私人露天浴場,雨詩,我們不能辜負哥哥的一片好心,你說是吧?」 book18.org

瞧著丈夫有些懇求的眼神,我點點頭,說來我對私人露天浴場蠻動心的,便問道:「老公,可以把浴場整個租下來嗎?」 book18.org

「當然不可以了,浴場很大的,只能租某個封閉的區域。」丈夫見我同意去了,情緒高漲起來,沖我調皮地眨了一下眼睛,說道:「我們可以沒人打擾地得一邊看海,一邊在溫泉里做愛。」 book18.org

我不禁心跳加快,連捶打丈夫都忘了,想到在露天浴場一邊看海一便做愛的情景,我在心裡呻吟一聲,好浪漫啊!可是那麼做似乎有悖常禮,我又是害羞,又是興奮,一份令我搖擺不定的忐忑不安占據了我的心。 book18.org

瞄了一眼丈夫,我低下頭,含羞說道:「蜜月之後,這可是我們第一次旅行呢!我好開心,好期待。」 book18.org

「我也很開心,很期待。」 book18.org

聽著丈夫似有所指的曖昧話語,感受到他火辣辣的目光射在我的臉上,我有些心慌,便轉移話題道:「你說,做為招待我們的謝禮,我們給哥哥嫂嫂帶什麼禮物呢?」 book18.org

丈夫溫柔地牽過我的手,放在他的肉棒上,其實我蠻不喜歡觸摸男人的陰莖的,但這次,我不覺得討厭,動情地緊緊地捉住。 book18.org

「準備什麼禮物呢?讓我想想。」 book18.org

丈夫說話的這個腔調就像逗小孩子似的,我知道他已經想好了,便靜靜地等他說出答案。 book18.org

「這次招待我們,哥哥花了很多心思,雨詩,你和哥哥做愛吧!我想這是給哥哥做好的謝禮。」 book18.org

我簡直不敢相信耳中聽到的,丈夫就像述說一件平常的事情,語氣淡然、平緩,我不禁大吃一驚,下意識地握緊了手,感到被我攥在手裡的肉棒一下子勃起了,變得又粗又硬。 book18.org

「雨詩,你不反對和哥哥做愛吧?或者說你也蠻想和哥哥做愛的。」 book18.org

丈夫的不那麼淡然了,似乎處在興奮中,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攥緊肉棒的緣故,使他產生了我業已動情的錯覺。呼吸變得急促起來,我連忙否認道:「除了你之外,我不會和任何人做愛的。」 book18.org

話飛出口,我卻有些羞愧,因為我說了謊話,不久前,就在丈夫通勤的電車裡,我不僅和丈夫以外的男人做愛了,而且還被陌生的乘客內射。懷著對丈夫愧疚的心,我沒有把手從硬邦邦的肉棒上移開,心裡在思索他為什麼這麼說,開始胡亂猜測他的真實用意。 book18.org

丈夫把手伸進我的雙腿之間,撫上濕淋淋的陰戶,不知是方才高潮餘韻還未散去的原因,還是丈夫打破倫常的禁忌話語,我敏感地抖顫著身體,火熱的下身受不了一點刺激。 book18.org

「滑溜溜的,好濕啊!」 book18.org

丈夫調笑的語氣令我氣惱,我不假思索地叫道:「那是剛才和你做愛時流出來的殘留物。」 book18.org

我又說慌了,其實剛才的那場性愛我並不盡興,是靠幻想電車裡被色狼猥褻才到達的高潮,充其量只能算小高潮,因此身體還處在不上不下的狀態,而丈夫要我和夫兄做愛的提議雖然不堪,但確實蠻刺激的,於是,我輕而易舉地被他挑逗起來,沒有得到滿足的陰戶開始變得火熱,蠢蠢欲動地分泌出淫蕩的愛液。 「都已經這麼濕了,雨詩,發騷了吧?是不是很想要?」 book18.org

丈夫的話變得不堪了,而聽在我耳里,那些略顯粗俗的話語卻表現出強大的魔力,勾引得我心潮起伏,不過,出於羞澀,我言不由衷地哼道:「啊啊……才沒有呢。」 book18.org

「是嗎?嘿嘿……現在呢?」 book18.org

丈夫把手掌貼在我的陰戶上,緩緩地從下往上摩擦,當觸到陰蒂時,加重了力道,卻把速度放慢,刺激著我身上最敏感的地方。陰戶變得更濕了,愛液源源不斷地分泌出來,我舒服得好想呻吟,好想馬上和丈夫做愛,但剛才我說了違心話,我可不想馬上改口,於是,只好緊緊閉上嘴巴,有苦心知地忍耐著。 「瞧,越來越濕了,雨詩,今晚你很騷啊!為什麼突然變得這麼騷呢?」 「啊啊……啊啊……不要,快停下來。」我被丈夫粗俗的話語挑逗得身體繃緊,心跳加劇,忙不迭地開口央求道。 book18.org

「既然這麼騷了,讓我看看小淫芽是不是翹起來了。」丈夫剝開我發麻的陰唇,嘿嘿笑著說道:「果然和我想的一樣,淫蕩的陰蒂已經迫不及待地探出頭,想得到愛撫呢!」 book18.org

「啊啊……」我知道制止不了丈夫,只好無奈地發出一聲長長的呻吟。 「雨詩,以前你沒這麼淫蕩的,一聽我說起要把你做為謝禮送給哥哥,你就濕得一塌糊塗,為什麼呢?」 book18.org

我聽懂了丈夫的弦外之音,但那不是真相。今晚的我的確比平時敏感,不過絕不是因為夫兄,我的身體反應並無異常,是因為剛才和丈夫做愛沒有盡興,沒有得到真正滿足的我處在不上不下的狀態,所以才特別有性的感覺。可是,這些話又不能對丈夫講,我不想被他當做淫蕩的女人,一時間,我真正體會到了有口難辯的感覺。 book18.org

愛液不停地分泌出來,向穴口流去,丈夫的手指還未揪住陰蒂,但我感到丈夫戲稱的小淫芽正在快速地膨脹起來,不時自發地抖動。我想如果丈夫用指腹夾住這個小小的、我身上最敏感的菱形淫肉,再滴溜溜地一捻,只怕馬上我就會美上天去。我不由在心裡嘆息道,啊啊……今晚的我真是騷透了…… book18.org

丈夫輕輕地揪住我的陰蒂,我屏住呼吸,心情激動地等待銷魂時刻的來臨,可丈夫沒有下一步舉動,只在我耳邊用命令的語氣說道:「雨詩,把我的手指想像成哥哥的,現在我不是你的丈夫而是你的夫兄。」 book18.org

不待我反對,丈夫馬上進入了角色,一邊輕柔地擠壓陰蒂,一邊模仿夫兄的語調說道:「小寶貝,這樣弄怎麼樣?舒服嗎?」 book18.org

不愧是親兄弟,僅聽聲音,簡直是真假難辨……我在心裡想道,下一瞬間,我回過神來,不禁暗怪自己,我在亂想什麼,這個時候怎麼還有閒心想這些無關緊要的…… book18.org

雖然知道愛撫我的是丈夫,但丈夫的命令和與夫兄相似的聲音似乎在我的潛意識裡植下了欺騙大腦的指令,使我情不自禁地把他當做夫兄。我的身體越來越熱,也越來越有性的反應了,我開始小聲地呻吟,但我絕不想與夫兄做愛,我在心底發誓,除了丈夫,我絕對不會和別的男人做愛。 book18.org

我又感到臉在發燒了,心裡自嘲地想,還發什麼誓啊!不是早就和丈夫以外的男人做愛了嗎?滿員電車裡荒唐的一幕不受我控制地從打算塵封的記憶里跳出來,在我的腦海里回映,我仿佛跨越時空了,在近距離地觀看過去的我在電車裡表演,看我被一個個不認識的乘客猥褻、侵犯,看我滿面春色地到達了數不清的高潮,看我在慾望的控制下變成一隻當眾淫亂的牡獸。 book18.org

滿員電車裡被色狼猥褻的感覺仿若當日地在我身上浮起,我情不自禁地想放聲呻吟,是的,色狼們的撫摸使我感到從未有過的爽美舒暢,但我竟然那麼有感覺,興奮到可以來者不拒、任誰都能將肉棒插進我的陰戶,毫不抗拒地任他們在我體內射精,這簡直太匪夷所思了,直到現在,我也沒找到令自己信服的沉淪的理由。 book18.org

「嘿嘿……雨詩,看你的騷樣兒,是不是把我當做哥哥,感覺特別興奮?」 丈夫的聲音把我腦中淫亂不堪的映像驅散,清醒過來的我愕然發現雙腿不知什麼時候分開了,而且是那種幅度很大的,倒丫形的下半身呈就一副非常下流的姿勢,同時,我還感到身體很熱,蠢蠢欲動的陰戶深處就是輻射熱量的源頭。 我想合上腿,可燥熱的身體使我倦懶無力,我只好放棄,強辯道:「才不是那樣的,因為剛才我們才……」 book18.org

丈夫用信你才怪的表情看著我,左右搖動手指,示意我不要說謊,然後將指頭向下一指,說道:「小寶貝,這個姿勢真是夠騷啊!嘿嘿……」 book18.org

丈夫又模仿起夫兄的聲音,聽在我耳里,好像夫兄在調戲我一般,我的腰肢不禁顫動了一下,我在心裡羞恥地嘆道,啊啊……我產生快感了…… book18.org

我氣惱地蹬了一下床單,心裡自欺欺人地為自己辯解,是的,我是興奮了,發騷了,但過錯不在於我,只是羞恥下的生理反應,這和新婚夫妻做愛時,說一些粗俗的話會刺激興奮度一樣,而且他扮作夫兄,涉及的還是禁忌的亂倫關係,身體畢竟是誠實的嘛…… book18.org

「夠了吧!不要再那樣說了。」 book18.org

我勢弱的抗議根本無效,丈夫眼露精光,變本加厲地說道:「口是心非的小騷貨,騷穴里已經濕得一塌糊塗的了,真的不想讓我繼續了嗎?你最喜愛的大肉棒已經完全勃起了,正等著你呼喚它進洞呢!」 book18.org

我下意識地攥了下手中的肉棒,的確,已經完全勃起了,硬得像鐵,粗得我都要握不住了。我想馬上和丈夫做愛,可是聽他的意思好似要我主動要求,羞意湧上來了,說不出羞人的話的我在心裡叫道,我才不會主動的,大不了不做了,要我求你,哼!門都沒有…… book18.org

「瞧這淫水流的,床單都濕了,騷穴里不知有多癢呢!這時候要是有一根又粗又硬的大肉棒在裡面賣力抽插,會多麼舒服啊!可是遺憾啊!某個小騷貨不想玩了,想停止,算了,誰讓我最聽弟妹的話呢!」一直在觀察我的丈夫輕易地察覺了我的內心,一邊拿腔作勢地說著,一邊緩慢地捻著指間變得硬脹脹的陰蒂,挑逗著我的慾火。 book18.org

啊啊……不要啊……臭老公,你這樣弄我最敏感的地方,我會受不了的……我在心裡怨著丈夫,可盪出情慾水波的雙眸卻望著他,軟語求道:「老公,快停下來吧!求求你了,不要再用哥哥的語調和我說話了,啊啊……啊啊……老公,你欺負我,不要忽輕忽重的!」 book18.org

「小寶貝,早就想操你了,告訴哥哥,是不是騷穴癢得受不了,想要了?」丈夫做出淫穢的表情,色迷迷地向我咧嘴淫笑,一邊執著地扮演對我懷有淫意的夫兄,一邊蠕動手指,混以不同的力道、節奏,捻動著我的陰蒂。 book18.org

啊啊……老公,插進來,啊啊……我在心裡急切地呼喚著,我已經到達忍耐的極限了,好想丈夫的肉棒填滿我亟待撫慰的陰戶。 book18.org

被丈夫的手指愛撫的陰蒂輻射出圈圈快感的綺波,盪向我燥熱不堪的身體,我舒服得仿佛融化了、升華了,而陰戶卻開始不規則地抽搐,不住泄出的愛液消減不了難耐的酥癢熱脹感,唯有威猛的肉棒進洞狂搗一番,才能轟掉說不出的難受,獲得極致的曼樂。我深刻地體會到痛苦並快樂的感覺,現在的狀態同電車裡被人從後面猥褻時一般無二,那時我認為身後的人是丈夫,所以才默許他插入。 如果我知道身後的乘客不是丈夫,我會允許自己和陌生的男人在電車裡做愛嗎……腦中忽然冒出這個問題,做為淑貞人妻的我想立即否定,但我依稀感到那種狀態的我至少會猶豫片刻。 book18.org

我又想到在擁擠的電車裡,同現在一樣酥癢難耐的陰戶被誤認為是丈夫的中年乘客從身後插入時,難受的感覺馬上沒了,升起的是銷魂的快感,而隨著電車進站的劇烈剎車,堅硬粗壯的肉棒借車廂搖晃之機,狠狠地一插到底,重重地撞在我的子宮口上,那時我覺得魂兒仿佛都被撞散了,一下子被帶上了極樂天堂。 啊啊……好羞恥啊!現在我在丈夫的懷抱里,我怎麼能想那些下流的事、想丈夫之外的男人呢?可是,我控制不住不想啊!啊啊……我發騷了,啊啊……我好想要啊!受不了,實在忍耐不了啊……眼眸中盪出複雜的光,我凝視著丈夫,然後羞澀地垂下眼帘,輕輕地點了點頭。 book18.org

插進來,啊啊……老公,狠狠干我……我在心中祈求著,感到臉頰發燙,身體愈發火熱。 book18.org

「嘿嘿……小寶貝,你現在的樣子太迷人了。」 book18.org

丈夫還在模仿夫兄的聲調,我氣惱地抗議道:「都說了不要學哥哥那樣說話了!」 book18.org

說到哥哥,我不禁怦然一動,情不自禁地發出低聲嬌喘,而這時,可恨的丈夫提出了過分的要求,「小寶貝,求哥哥插進來吧?」 book18.org

丈夫是咬著我的耳垂說的,雖然我的耳朵是敏感地帶,但丈夫不知咬過多少次了,每次也沒像現在這麼令我激動,我簡直無法忍耐了,全身似乎一瞬間全部變成了性感帶,無盡的舒暢籠罩住我。難道夫兄的威力這麼大,和丈夫做愛時提起他竟然令我敏感至此,我在困惑外,不禁感到一陣恐怖。 book18.org

「你欺負我!」我咬牙切齒地說道,聽到丈夫在吃吃地笑,還一個勁地向我的耳朵里吹氣。 book18.org

我想丈夫不如願是不會放過我的,我不知道能忍耐到什麼時候,而且剛才做愛沒有盡興,身體不上不下的,極易燃起慾火,此刻的我根本沒有意志力可言。我打算屈服了,絕對不是因為我想說那些下流話,我不認為我是淫蕩的女人,只是控制不了生理反應而已,我實在是忍耐不住了。 book18.org

「給……給我。」我小聲地說道,因為過於羞恥,聲音打著顫。 book18.org

「哈哈……」丈夫開懷大笑,然後用力地向我的身體壓去,悶聲問道:「怎麼樣?爽嗎?」 book18.org

「啊啊……啊啊……」陰戶被巨大的肉棒塞得滿滿的,難耐的感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說不出的舒暢愉悅,大大超過我的預想,我情不自禁地仰起脖子,發出歡快的呻吟聲。book18.org

雖然一直被丈夫戲弄、欺負,但我仿佛全都忘記了,雙臂緊緊地抱上了丈夫的脊背,火熱無比地和他纏繞在一起。也許是我摟得過緊,丈夫的肉棒更深地陷沒在陰戶深處,我感到他進入了從未到達的深度,而且堅硬的程度也是我未體驗過的,真的像一根鐵棍。 book18.org

感覺從未像現在這樣靈敏過,丈夫的肉棒還在變粗變大,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令丈夫今天超水平發揮,第一次這麼威猛。插進去後,丈夫便開始抽插,不像以前有條不紊的徐徐加速,節奏大異往常,就像興奮得無法抑制,雜亂無章地亂捅一氣。不過,此刻的我喜歡這樣,快感的激流在身體里來回奔騰,我舒服得感到腰肢都要融化了。 book18.org

啊啊……啊啊……好舒服啊!老公,你真棒……因為羞恥,這些話我只敢在心裡想,無法說出口,我只能用行動代替語言,雙手動情地撫摸丈夫的脊背,用力地揪他的頭髮。 book18.org

「小寶貝,喜歡被哥哥幹嗎?」 book18.org

夫兄的語調在我耳邊響起,因為我閉著眼睛,感覺和我做愛的人仿佛就是丈夫的哥哥。心弦似乎被一根無形的手指用力地彈動了,心跳越發快速,喘息愈發急促,我只能發出斷斷續續的聲音求道:「啊啊……不要學……學哥哥說話,啊啊……啊啊……」 book18.org

「聽我的小寶貝的意思,好像不想被我干,是嗎?」 book18.org

「啊啊……啊啊……我只是不想聽那些話,啊啊……老公,求求你,別再扮演哥哥了,啊啊……」我恨死討厭的丈夫了,但我真怕他停下來,只好含羞暗示他繼續,雖然經過措辭,避開了求他的話語,可是間接的央求也令我快感如潮,興奮地不能自己,本就分得很開的腿不自不覺地再次向兩旁分去。 book18.org

我很快察覺了雙腿的動作,不過,我不想閉上,雖然羞恥得要死,可還是再分開了些。今天的我簡直太騷了……我在心中嘆息道,同時也覺得自己好奇怪,為什麼下流的話寧死不肯說出口,可擺出下流的姿勢卻沒有那麼大的心理負擔。 就在我胡思亂想間,忽然,陰戶騰起一陣極其難受的空虛感,在裡面生龍活虎地插個不停的又熱又硬的肉棒被狠心的丈夫拔了出去。我下意識地挺起腹部,去追逐給我快樂的肉棒,耳邊聽到丈夫發出得意的笑聲。 book18.org

啊啊……我竟然做出這麼羞恥的事,死老公,臭老公,都怪你……我在心中罵個不停,眼裡泛起委屈的波光,問道:「你……幹嘛?你好過分……」 「我還以為你不想呢!告訴哥哥,說你想要我插進來。」 book18.org

「那樣的話我是不會說的。」我不假思索地拒絕道,隨後軟語相求道:「老公,別逼我好嗎?」 book18.org

「可是談起哥哥,你的反應卻這麼激烈,雨詩,別壓抑自己了。」 book18.org

丈夫用鼓勵的眼光看向我,我心虛地躲開那道似乎能看透我內心的視線,羞惱有加地叫道:「不是那樣的,我都說過幾遍了,是因為剛剛和你做過愛,所以才……」 book18.org

我說不下去了,無論如何吐不出羞人的詞語,不由焦躁起來,賭氣地把臉扭過去。 book18.org

「小寶貝,哥哥不喜歡不誠實的女人,乖,求求哥哥,你只需說,『哥哥,我想要你插進來。』,我就馬上給你好不好?」 book18.org

丈夫不顧我的感受,執拗地逼迫我,我恨得牙痒痒的,怪他太強人所難了。那些話我實在是說不出口,而且還要開口叫哥哥,把和我做愛的丈夫當做夫兄,我實在做不到。可是不管內心多麼牴觸,身體卻背叛了我,空虛的陰戶不住抽搐著,迫不及待地想被填滿,想得到肉棒的撫慰。 book18.org

老公,你幹嘛這麼逼我,你的雨詩好難受啊……我在心裡委屈地述說,我被情慾之火煎熬得五內俱焚,難耐之至,其實,我的精神世界已經做好了被丈夫以外的男人插入的準備,但要發出下流的請求,我還是張不開嘴。 book18.org

「小寶貝,其實你很想被哥哥干,是吧?」丈夫把身體伏下來,一邊輕咬我的耳垂說道,一邊律動腰部,小心地控制力量,用堅硬的龜頭在我的陰戶入口一觸即收地來回敲擊。 book18.org

「啊啊……」我情不自禁地從嗓眼裡發出低低的像嘆息的呻吟聲,在快感的驅動下,本能地隨著丈夫的節奏上挺腰肢,只求給我快樂的肉棒能再重一些、再深一些。 book18.org

「嘿嘿……身體是最誠實的,竟然主動挺起腰來了,小寶貝,你現在的樣子好騷啊!明明想要的厲害,還不趕快求哥哥!」 book18.org

丈夫的調笑令我羞恥欲死,我急促地喘息著說道:「啊啊……我不說。」 「不說就不干你,快點說吧!哥哥,插進來,干我!多簡單,只是七個字而已。」book18.org

丈夫用誘惑力極強的話蠱惑我,隨後控制龜頭在陰戶口上摩擦了幾下,便移開了肉棒。在丈夫雙管齊下的攻勢下,我終於到達了忍耐的極限,實在無法堅持下去了,無可奈何的,我只能選擇屈服,而在做出這一決定的霎那,我忽然覺得好輕鬆,好像什麼背負的東西奔潰了。 book18.org

我不是淫亂的女人,是老公一直在欺負我,而且剛才做愛不上不下的,所以不是我的錯……我在心中述說著找到的藉口,藉助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下流的話脫口而出,「哥哥,啊啊……啊啊……給我,啊啊……好羞恥啊!哥哥,插進來,干我……」 book18.org

在我不顧一切地淫叫出來的時候,丈夫火熱的肉棒狠狠地一刺而入,再次填滿我空虛難耐的陰戶。 book18.org

「啊啊……啊啊……好舒服,啊啊……老公,我好愛你,啊啊……」 book18.org

我忘情地浪叫起來,這在平時,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但丈夫還不滿足,向我訓斥道:「誰讓你叫老公的,哥哥,知道嗎?必須這麼稱呼!不想我再用力一些、進入更深地地方嗎?現在求我!否則我就拔出來。」 book18.org

「啊啊……啊啊……老公,不要,你欺負我。」我剛嬌憨一聲,見丈夫把眼一瞪,做勢欲拔,不禁一陣心驚,連忙求道:「哥哥,啊啊……啊啊……干我,用力干我,啊啊……啊啊……再重一些,再深一些,啊啊……哥哥……」 不知道是不是喪失了堅持的東西所致,下流的話只要說出一句,就再也停不下來了,我不需丈夫逼迫,主動地浪叫起來,大腦完全被慾望控制住了,已經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book18.org

「啊啊……啊啊……哥哥,我要泄了,啊啊……啊啊……哥哥……」隨著丈夫宛如衝刺般的抽插,在威猛的肉棒不遺餘力地搗擊下,我失去了廉恥心,放浪地呻吟、淫叫,不久,大量的愛液狂溢而出,麻酥酥的陰戶帶著熱力向腰肢的方向融化,我下意識地抽搐著身體,腦中白光閃閃。 book18.org

「小寶貝,泄了嗎?我也要射了。」 book18.org

丈夫的嗓音變得沙啞,富有磁性,聽在我耳里更顯男人的性感,我動情地應道:「啊啊……射進來吧!啊啊……哥哥,快點,都射給我……」 book18.org

陰戶里的肉棒陡然一震,隨後一股股灼熱的激流打在我的身體深處,我不禁劇烈顫抖起來,而四肢卻像八爪魚一樣緊緊纏繞住丈夫,和他緊緊地摟在一起。肉棒漸漸停止了震動,丈夫的最後一滴精液被我榨去,我眯著眼睛,長長地吁出一口氣,感慨地想道,太舒服了,這才叫做愛呢!簡直美得無法用語言形容…… 射精後的丈夫仿佛被抽乾了力氣,重重地壓在我身上。丈夫體型勻稱,個子中等,他的體重我承受不起,感到胸部沉沉的,喘不上氣來,但卻有一種令我安心的幸福感。不知怎麼搞的,我忽然想起了夫兄,因為他比丈夫瘦,我想要是他壓在我身上,也許我會更輕鬆一些吧!接下來,我自然而然地幻想起赤裸的身上覆蓋著夫兄的情景。 book18.org

臉一下子變得好燙,我連忙搖頭驅散掉腦中下流的畫面,連聲在心中呸呸,自責道,那可是老公的哥哥,我的夫兄啊!而且嫂嫂還非常喜愛我,我怎麼會幻想和他做那事呢?我的腦子真是壞掉了,盡想亂七八糟的…… book18.org

陰戶莫名地開始蠢蠢欲動起來,不規則地收縮著,我羞恥極了,又慌又惱,心道,該死的身體,害我變成小色女了…… book18.org

幻想夫兄重重地壓著我,也許是高潮之後神志不清,在慵懶的狀態下由於意識迷亂而導致的思維發散,並不是我有意那麼想的。想到這兒,我鬆了一口氣,我可不想變成不正常的女人,但是轉念一想,我的下身明顯是因為幻想夫兄和我做下流事才倍感刺激,劇烈地收縮了好幾下,這又該如何解釋呢!難道說我的思維是貞潔的,而意識卻是淫靡的,至於身體則是下流的。 book18.org

這似乎是哲學問題了,我知道意識是世界在心裡的反映,是真實的,本質性的,而思維脫胎於意識,通過大腦工作,是社會性的,受當先社會的道德規範和倫理俗成制約,從某種角度講,可以說意識是本能,思維是經大腦想過的結果。我隱隱感到抓住了什麼,莫非對我來說淫靡是本性,而我遵從倫理之道的思維是壓抑本性的,若遵照當下提倡的注重本心,豈不是要我放棄貞潔,追求淫靡。 我越想越糊塗,越來越茫然,心道,看來我沒有研習哲學的天賦。 book18.org

就在這時,只聽丈夫大驚小怪地叫道,「雨詩,你的蜜穴怎麼突然一個勁地縮緊?」 book18.org

我心中一羞,沒好氣地白他一眼,心道:現在叫我雨詩了,不打算繼續扮演哥哥了…… book18.org

丈夫不知羞恥為何物地在我唇上輕吻一下,然後「撲哧」一聲,將被我夾的緊緊的的肉棒拔出來。肉棒的離去似乎將我的體力也帶走了,我渾身酥軟,張開的一雙長腿看起來就像青蛙。我知道現在的姿勢又淫蕩又下流,心中倍覺羞慚,可是懶懶的一動也不想動,任微微顫抖的雙腿不雅地分開著。 book18.org

「不用力都拔不出來,小寶貝,為什麼突然縮得這麼緊,難道想起了什麼下流的事,想和哥哥再做一次?」 book18.org

不論丈夫怎麼調笑我,我都默不作聲,也許是做愛時太興奮了,享受高潮餘韻的我特別疲累,好想睡一覺。丈夫似乎還在說些什麼,但我已經聽不清了,他的聲音仿佛是從很遠的地方飄過來的。 book18.org

「雨詩,我的最愛,美美地睡一覺吧!好想周末趕快來到,讓我們進行一場美妙無比的溫泉之旅。」 book18.org

渾身輕飄飄的、似乎在雲中漂浮的我進入了甜美的夢鄉,我當然感覺不到丈夫用紙巾溫柔地為我擦去股間的污穢,也聽不到他在我耳邊輕聲說的真心實意的情話,更無法看到他眼中射出熾熱的光芒、痴迷地望著我的樣子。如果我此時清醒過來,肯定會大吃一驚,因為丈夫詭異地笑著,臉上浮起的是從未在我面前出現過的笑容。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