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之尊之绿帽破鞋 (1) 作者:流浪流浪就好

. 【一世之尊之绿帽破鞋】

作者:流浪流浪就好2020/9/8首发第一会所

. 1

距离当初的最后一战已经过去几年,曾经的家乡因为这场战斗打的支离破碎,孟奇(这一世名为苏孟,只是依旧用孟奇这个名)神通大成后,便用无上法力创造了一个新的世界,这个世界跟原先的世界表面上并没有太多变化,唯一不同的便是孟奇在创造这个世界时,给这个世界添加了一条有些不符合道德理念的规则。

一步一步修炼上来的孟奇深知修炼岁月的无尽痛苦,在创造世界时,有着特殊癖好的他当时心念一动,将世界的法则修改成只要男女交媾,便能获得比常规修炼得到更多的修为,这也意味着这个世界将会变得到处充满淫乱,不过孟奇对此却深深的期待着!

孟奇会有这种想法,也是因为在创造世界之前,偶然被拉进了一个诸天聊天群里,里面尽是一些闻所未闻的修炼者,他们的体系各不相同,但是当聊到那个世界的功法更为厉害时,纷纷都表示唯有绿火燎原心决,才是当世最为厉害的修炼功法,孟奇不由的对此上了心,之后在聊天群里稍微熟悉了之后,才知道,这种功法修炼起来极为简单,只需要克服一点点的困难,便能一直修炼下去,而且不需要度劫便可以让人横扫宇宙!

而这些微的困难,便是在修炼这个功法后,自己的爱侣要像一个妓女,婊子一般的被人奸淫,也就是要戴上无数顶绿帽子,其中的各种情绪便会化为力量,供人修炼!

孟奇当时听群友说的时候肉棒便一直充血勃起着,和顾小桑成亲许久又拥有诸多红颜的他几百年间各种各样的性爱都曾尝试过,唯一没有的便是让娇妻美眷给自己戴绿帽,和交换女人,孟奇当即便询问群友,这个功法要怎么获得,群友也很尽心的给他讲解,得到这个功法不难,甚至可以说非常简单,只要找群主说一声,群主便会将功法传送过来,孟奇听完没有任何犹豫,马上找群主拿到了功法!

在创造世界后,孟奇跟他的几个红颜在他的甜言蜜语,绿火燎原心法的洗礼等等的手段中,已经给他戴上了快数不清的帽子,孟奇也从中得到了大量好处,修为更进了一步。

而且孟奇还发现,自己的红颜们越是和自己血缘关系亲近的交媾,自己获得提升便越大,比如自己的娇妻顾小桑和这一世的父亲苏离乱伦操穴,功法反哺到自己身上的能量比顾小桑去青楼卖两三次穴还要多不少,为此孟奇一点一点的谋划着,几年下来,如今的苏府,也就是他家,已经彻底成了一个淫窝,女的骚浪淫贱,无屌不欢,男的淫邪至极,欲望一来直接按着女的便提屌就插。

今年已经是孟奇创造世界的第六个年头,今天的苏府异常热闹,这是几年来,孟奇第一次组织的一个聚会,正厅里,几个孟奇的好友相邻而坐,由左边数过去分别是高览、赵恒、何暮、于半山、苏武,前两者是孟奇的至交好友,后两者则是孟奇的徒弟。

右边数过去则是孟奇这一世的父亲苏离,小舅子顾长青,身负孟奇舅舅和师父两种身份的玄悲,几人之间交谈甚欢,即使是仇恨高览的赵恒,也暂时放下了对高览的仇恨,相安无事的坐在一起,如果不是他们都赤裸着上身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这无疑就是一场朋友之间的小聚。

这几人以一张圆桌围成一圈而坐,桌子上铺着一张桌布,如果仔细观察,便会发现正在你一言我一语交谈着的这几人不单上身是赤裸的,就连下半身,也是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里。

更为奇怪的则是在他们的交谈声中,偶尔能听见几声低吟的呜咽声,与淫秽之音相差无几,引人遐想不已。

而且这个正厅的布置也与一般人家里不同,就在几人的不远处,堆放着一块如同现代的席梦思床垫一般的物体,此物通体白色,大小足足占了正厅的三分之一,摆在正厅居中的位置异常显眼。

如果说它是床,那么这张床足足能躺下二十个人,还不会显得拥挤,只是正常人又哪里会在接待客人的正厅里放上一张床的。

只是在孟奇这个正常却有特殊癖好的人这里,此物便是一张床,一张待会便要派上用场的床!

身为今天男主的孟奇没有在此处招呼至亲好友,不过在场的人也没有因为孟奇不在,而觉得被孟奇怠慢,当然,以他们跟孟奇的关系,也不至于产生这种情绪,更何况孟奇还没出场,也是在准备着待会的一个小节目。

“好久没见到师娘了,说起来,师娘的骚屄虽然又松又黑毛又多,但操起来还是爽啊。”

孙武喝了一口仙茶侃侃而谈说道,这仙茶是绿火燎原心法小成后才能种植的一种茶叶,经常喝这种茶能够提升自身的精液浓度以及射精量增多,当然了,功效虽然大家都知道,但是这种茶叶怎么种植的,那就只有孟奇知道了。

于半山闻言说道:“顾师娘?妓院里接客二十年的老婊子可能都没有顾师娘的烂穴淫荡,不过操着确实别有味道,啧,这一说我也想操操师娘了。”

“说起来,三个师娘都各有特色呀,江师娘骚穴白嫩,但是穴松,阮师娘是个白虎无毛穴,但是黑的跟煤炭一样,顾师娘则是结合了江师娘和阮师娘的特点,骚屄毛多又黑又松,说出去谁敢相信天尊孟奇的仙妻骚屄长这样。”

何暮接了一句,听的在场的所有人都发出几声淫荡的笑声,何暮说的也是一个事实,其他修炼到一定程度的女子们,在这些女人家最诱人的部位都是能花多少心思就花多少,全为了让自己更加完美无瑕,部分女子更是将自己的隐私部位弄的粉粉嫩嫩不说,还后天用各种仙药制成秘药,好让自己的穴儿味道变香,浪水变甜。

“高览,虽然我恨不得杀了你,不过不得不说,你找女人的眼光真好,你家晏然的骚嘴骚穴都是极品中的极品,尤其是她的骚嘴,嘶……”

赵恒说着忽然吸了一口冷气,继续道:“吸起鸡巴来真要人命。”

虽说在孟奇的中和下,赵恒已经没有那种报仇心切的念头,但是跟高览的对话中,偶尔还是会透露着丝丝火药味,而被赵恒怼了一下的高览好像也没生气,笑呵呵的说道:“还得谢谢你帮我调教好晏然,不过你小子最好别让我发现有意中人,不然我一定赶在你之前先操了她的骚屄和屁眼。”

“你们俩呀……”

“哈哈哈……大家都到了啊,老夫没来迟吧?”

“咿呀……大鸡巴肏的好深……好爽……骚屄好久没有吃到主人师父的大鸡巴了……喔喔……”

作为孟奇父亲的苏离见这两人之间隐约冒起了火药味,刚要开口说上两句,门口却传来了一声中气十足的笑声,与此同时还伴随着一道骚浪的呻吟声。

众人听声音便知道来人是谁,将目光一同放在正厅门口,只见苏无名浑身赤裸地从一把剑上一跃而下,在他的身上,同样一个浑身赤裸,如同母猪上树似的抱着苏无名,双手双脚紧紧缠在苏无名身上,丰满肥硕的大屁股主动耸动着,透过耸动间露出来的春光,可以看见女子的骚穴正夹着一根粗大无比肉棒,来回耸动间星星点点的透明液体四溅,显得很是淫荡。

“师公。”

“无名你来了。”

“无名前辈。”

众人纷纷问好,不过却没起身,苏无名好似知道他们在做些什么,对此也没有在意,回了众人一句后,抬起右手狠狠抽了一下挂在身上的女子那肥硕的大屁股,说道:“芷薇,别只顾着吃鸡巴,还不跟你的长辈同辈晚辈打声招呼。”

挂在苏无名身上的女子便是苏无名的徒弟,苏府的少夫人,孟奇的娇妻之一的江芷薇,她还有一个仙号:白水鉴心,其意便是说江芷薇如清澈的水能照见人的心,形容人心像明净的水一样纯洁,而江芷薇此刻的表现,却与她那世人赞颂的外号格格不入,这哪里有半分纯洁之姿!

被苏无名在她被操的跟磨盘一般肥硕的大屁股上狠狠打了一下,江芷薇反而更加骚浪地耸动着松垮垮的骚穴,扭动着印着一个手印的白花花肥臀淫贱地浪叫道:“啊啊……好爽……主人师父……求求你再给薇奴不要脸的大屁股几下……把薇奴的屁股打烂吧……”

几乎每日相伴在一起的师徒,苏无名不用想也知道江芷薇此刻不听话是想从自己这里得到惩罚,不过苏无名却没有如江芷薇所愿,将正套弄着自己肉棒的江芷薇从身上提了下来,一脚把江芷薇踹到了苏离等人面前的圆桌上,使江芷薇在空中浪叫一声,刚刚脱离苏无名肉棒的松垮骚屄射出一道水柱,喷在空中,显得异常的淫秽。

苏无名见状笑骂道:“烂货,天天就知道找抽!”接着转而说道:“苏离兄,诸位,让你们见笑了。”

苏离闻言笑道:“无妨,芷薇这孩子人贱人爱的,谁舍得迁怒于她呢,对吧?小芷薇。”

“呵呵,江师娘这是从人见人爱转变到人贱人爱呀。也不知道以前那些苦苦追求江师娘的人现在见到江师娘的样子,会作何感想。”

“那还用说,当然是把江师娘按在地上,操烂她的烂穴烂屁眼嘛!”

“错了错了,应该是操烂芷薇的骚嘴、烂屁眼,打烂芷薇的一身浪肉。”

“芷薇现在的身材比以前下流多了,奶子和屁股都大了好几圈,以前看着清纯可爱,现在是却长着这么一对淫荡的奶子和屁股,跟母猪一样,让人只想狠狠教训她。”

“哈哈,芷薇的白水鉴心该换成浪水贱心了。”

众人闻言都听懂了苏离口中的人贱人爱的意思,不由的一阵轻笑打趣了几句。

苏离则是等众人说完后,才微笑着把目光转到被苏无名踹到桌上,以头和胸抵着桌面,高高向后撅着肥臀儿骚浪地扭动着的江芷薇身上,只见以前胸前只是长着一对小乳鸽的江芷薇如今不但屁股肥硕,就连胸前那对压在桌上,挤成圆饼似的一对奶子也丰满了许多,也不知道是经历了多少男人的援手,才成长到这般规模。

而江芷薇此刻正满脸欲求不满的神色,饥渴的将两只白皙的小手伸到身后快速地耸动着,在江芷薇的身后,正对着她那肥臀的便是于半山和苏武两人。

“呜……爹爹……芷薇就是喜欢犯贱嘛……大鸡巴哥哥们……求求你们玩玩芷薇这跟母猪一样的下流身子吧……孙哥哥……于哥哥……母猪的屁股又痒了……还有骚屄和屁眼也好痒……喔……母猪的骚屄虽然被主人师父操松了……但是屁眼还是很紧的……母猪想被一边操屁眼……一边打屁股……呜……好想要……”

江芷薇双眼迷离闪烁着欲望,樱桃般的小嘴里不断吐出下贱至极的话语,对着苏武和于半山的肥臀更是让她用手掰开臀缝,骚浪地控制着身子蠕动着那枚红艳艳的屁眼,一张一合地如同一张小嘴,屁眼下面那松垮垮的骚穴湿漉漉的无法合上,浪水从那穴口不断溢出,令人丝毫不敢相信这是一脸清纯的人能说出口,做的出来的事。

不过在场的人对此早已经见怪不怪,虽然有些人还没操过她,但是也不妨碍了解这些信息,江芷薇自从被孟奇当做畜生送给苏无名之后,被调教了一阵后便觉醒了受虐倾向,尤其喜欢被一边玩弄一边淫虐身上的每一寸浪肉,这是孟奇圈子里的人都了解的。

“唉,看着芷薇妹妹这般可怜,为兄有点不忍于心呀,无名前辈,在下可否用手赏芷薇妹妹的烂穴几下?”

苏无名闻言摆摆手示意道:“可。”

作为孟奇结拜兄弟的高览得到允许,目露怜惜的看了一眼江芷薇那松垮垮合不拢的肉穴,抬起手说道:“芷薇妹妹,为兄来了。”

说完,高览抬起的手五指并拢伸直,如同扇耳光一般重重地落下,啪的一声抽在江芷薇那淫水泛滥的淫荡肉穴上,打的水花四溅,江芷薇更是如遭雷击一般,满是欲求不满的脸上露出满足的神色,小嘴张开浪叫一声道:“啊……高览哥哥……母猪还要……请高览哥哥再赏母猪几下……好舒服……烂屄好舒服……谢谢高览哥哥……”

江芷薇通红的脸上升起一抹兴奋之色,抵在桌上的脑袋情不自禁的抬起,使全身的重量都靠胸前一对下流的大奶和膝盖支撑着,接着便是已经印入她骨子里的变态癖好发作,螓首一下一下地磕在桌面上,丰满圆润还留着一个掌印的肥臀扭的更加欢快!

高览依旧眼中含着怜惜,丝丝爱慕,兴奋等等复杂情绪,手掌却豪不留情地挥舞着,每一下都精准地落在江芷薇那淫水泛滥的淫骚肉穴上,打的江芷薇口中不断响起娇吟,磕在桌上的螓首与高览的手掌同步,每被抽打一下淫穴,便磕一下头,显得有些疯狂。

而此时孟奇亦在暗处看着这一幕,江芷薇的淫乱痴态让孟奇的肉棒更加坚硬,在他身下跪着的方华吟则是伸着香舌舔舐着孟奇的肉棒,在发现孟奇的肉棒变得更加粗大坚硬时,美眸里闪过欣喜,香舌动的更加灵活,下贱地用舌尖去钻舐龟头上那枚马眼,接着含进口中快速地吞吐几下,再将整根肉棒舔了一遍,螓首缓缓靠近孟奇的胯下,香软的小舌淫贱地舔过孟奇的卵蛋,会阴,最后舔到孟奇的屁眼上,用舌尖在上面来回滑动几下,顶着屁眼仿佛要将舌头钻进去一般。

正厅里的人不知道孟奇在看着这一幕,即使知道亦不会有什么心理压力,抽打着江芷薇骚穴的高览已经停手,正用法力将喷溅到自己身上,脸上的液体清除干净,孙武和何暮亦然,他们也被江芷薇高潮潮吹的液体溅射在身上。

“哈啊……谢谢高览哥哥……母猪谢谢高览哥哥赏的屄光……”

高潮完的江芷薇转过身,对着高览又磕了几个头,螓首磕在被她潮吹的液体打湿的桌面上,淫靡的味道扑鼻,得到满足的俏脸上尽是妩媚。

“啊啊……狗老公……好爽……狗哥哥……用力操你的小母狗……喔……狗哥哥你的大狗屌又顶到小母狗的花心了呀……”

正当众人准备再逗弄下江芷薇时,暗处的孟奇法力运转,之前被他封印的一处天地破开,压制在那一处天地的声音重回人间,与此同时出现的是一个如母狗般趴在地上的丰满女人,胸前两枚乳浪荡漾的大奶垂下呈吊钟形,小拇指大小的黝黑乳头发情地勃起,随着她一声声让人血脉喷张,肉棒梆硬的浪叫声响彻苏府,在她身后的影子亦是逐渐变的清晰!

而让这个浑身浪肉发情之主却不是人形,随着影子的清晰,而是一条乌黑的大狗!

大黑狗名为哮天犬,经过孟奇点化的它早已经可以化为人形,平常也基本是以人类形态生活,但是也不知道是孟奇在点化时加了料,还是哮天犬自己的意志,它除了正常生活的情况下,只要是奸淫女人,便会化出本体,上演一幕人兽大战!

哮天犬前爪按在跪趴在它身上的女子腰上,后爪如同人腿般站立着,哮天犬的腰身每一次耸动,在地上跪爬着的女子便向前爬动一步,从女子那不太和谐的爬动中可以看出,女子是被哮天犬顶着爬的,而且每顶一次,都会响起一声啪的淫秽响声,一人一狗的身后,则是留下了一条泛着银光的水线,在阳光的照射下荡漾着淫靡的色彩!

身在暗处的孟奇虽然早就知道这些事,而且还是他亲手造成的,亦是因为这一幕而肉棒一阵跳动,令舔舐着孟奇屁眼,有手套弄着孟奇肉棒的方华吟芳心剧跳,飞快地从孟奇双腿下抬起螓首,张开樱桃般的小嘴含住了跳动着的肉棒,香舌灵活的如同一条小舌一般,在肉棒填满她小嘴的同时,在肉棒上缠绕着,没几下,孟奇的肉棒又是一胀,顶在方华吟喉咙上的硕大龟头喷出了一股又一股火热的精液!

而正厅里的众人在听见女人的浪叫声,以及那大黑狗的狗吠声,不由的愣了下,在确认无误后,不由的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惊呼。

“这是……顾姐姐?”

“我操!师父好给力,没想到顾师娘是跟哮天犬一起出场!”

“嘿嘿……人狗大战?虽说不是没见过,不过一想到小桑被哮天犬这条大黑狗一顿猛操,我差点就射了,也不知道哮天犬此刻是本体还是化为人形。”

“这臭小子,又折腾小桑了,小桑这烂货也是,骚屄都被操烂了还那么贪嘴。”

“哈哈,姐夫,我看是你想操小桑吧?”

苏离被玄悲一句话呛了一下,老脸上不由的有点尴尬,不过随即便哈哈一笑道:“莫非你不想?”

玄悲想到顾小桑在床上的骚浪,也是舔了下嘴角道:“说起来倒是有段时间没跟小桑玩过了,要不待会姐夫和我一起慰藉下小桑的一身浪肉?”

两人正说的起劲,顾小桑也被大黑狗哮天犬一边操着骚穴,一边推进正厅的大门,而哮天犬赫然是化为本体大黑狗的模样,此刻正用长着倒刺的大舌头舔舐着顾小桑洁白如玉的美背,下身那根接近30公分的粗大狗屌则是如同打桩机一般地奸淫着顾小桑又黑又松的淫穴。

“啊啊……狗老公好厉害……母狗的骚穴被插的好舒服……喔……太长了……又插进母狗的花心了……啊啊……母狗还在子宫的小母狗好幸福……这么小就可以吃到狗老公的大狗屌……爽死母狗了……”

顾小桑被大黑狗操的不断吐出淫言秽语,令人丝毫不敢相信这是当今天尊孟奇经过天道认证的拜堂妻子!

于半山目不转睛地盯着顾小桑胸前的两枚大奶,呢喃道:“我突然有点怀疑顾师娘的骚穴是被哮天犬操松的了。”

“这还用怀疑?很明显的嘛,咱们操过顾师娘的应该都没有用能力变幻过鸡巴吧?正常人哪里有哮天犬的狗屌这么粗长。”

孙武言之凿凿的说着,放在桌面上的手突然伸到被桌布遮挡的桌下,按住一颗仿佛是头颅的物体,下身疯狂地耸动了几下,接着便浑身抽搐起来,口中发出一声舒服的闷哼声:“嗯哼……九璃姐的口技真好!爽死我了!”

何暮听见孙武提到自己的娇妻,再看孙武一脸泄精的舒爽神色,知道孙武已经拜在了娇妻九璃的小嘴上,不由的眉头一挑道:“那当然,小璃被师父开苞后就一直在二师弟哪里被调教,听说二师弟天天都要小璃含射50人,论吃鸡巴的能耐,小璃可是其中翘楚。”

“哈哈,大师兄这你就不知道了吧,50个那是以前了,小璃姐现在每天至少能用她的小骚嘴吸出70几人的精液,这天赋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上的。”

于半山有些得意的笑道,自从九璃到了他那,除了每天被他奸淫几回,其余时间大部分都用在了给男人吃肉棒上,开始的时候由于每天不能达到于半山定下的数目,九璃可没少吃苦头,后面刻苦练习了一段时间后,九璃的口技得到质的提升,很是轻松就可以让50个身强体壮的男人在她的小嘴里缴械投降。

师兄弟俩交谈间,苏离,高览,赵恒,玄悲一干人等也一个接着一个发出一声闷哼,相继将精液射在就跪在桌子下面的女人口中,最先射精的孙武见所有人都已经出了一次精,便将还在桌面上,呈仰躺分开双腿摆出一字马发骚的江芷薇抱了起来,随着孙武的起身,刚射完精液的肉棒也亮了出来,只见上面沾满了晶莹的唾液,杀气腾腾地贴在肚皮上直指被以公主抱抱在孙武怀里的江芷薇那丰满圆润的大屁股上,江芷薇仿佛感觉到了肉棒的凶猛,葱白如玉的小手伸到上面握住棒身轻柔地套弄着,同时嗲嗲的说道:“坏徒弟,用这根大鸡巴指着师娘的屁股,你想对师娘干什么嘛!”

孙武淫笑道:“徒弟想干爆烂屄师娘的骚屁股,师娘给干吗?”

光是听着孙武粗鲁的淫话,江芷薇便呼吸一紧,美眸里弥漫着一股春意,骚媚诱人的说道:“讨厌啦!人家是你的师娘,怎么可以对师娘有这种想法嘛!”

“那师娘是不愿了?既然师娘不愿,为何还握着徒儿的鸡巴不松手?”

看着孙武戏谑的目光,江芷薇套弄着孙武肉棒的小手反而加快了速度,被欲火灼烧的满脸通红的脸蛋上露出一抹娇羞道:“哼哼,师娘要是没握住你的坏鸡巴,那你这个对师娘不敬的坏徒儿还不马上把大鸡巴插进人家屁眼里!”

两人一边调情一边走到了正厅中间放着的那张大床上,而被大黑狗哮天犬操着骚穴的顾小桑满是肉欲的双眼一亮,扭着白嫩嫩的屁股顶了几下大黑狗的肉棒,大黑狗好像知道了自己的主母要做些什么,两条狗腿和狗爪操控着顾小桑往孙武那边爬了过去。

“好徒弟……这个小贱人不让你操屁眼……喔喔……母狗师娘的给你操……呜……好浓的狐狸骚……好徒弟……让母狗师娘给你清理一下大鸡巴……狗老公操慢点……母狗给徒弟舔一下大鸡巴……”

顾小桑被大黑狗顶到了苏武脚下,仰起妩媚妖娆的脸蛋,琼鼻耸动了几下闻着孙武的肉棒,接着撑在地上的玉手举了起来,拍开江芷薇的小手,便将螓首凑了上去,张开红唇将孙武的肉棒含进了嘴里吸吮的两颊都凹了下去,可见吸的有多卖力。

江芷薇被骂小贱人也没生气,她们几个姐妹感情还是很好的,平日里没少贱屄烂货的称呼对方,都是为了让气氛更加淫乱,不过江芷薇心里虽然没生气,脸上却一幅委屈的模样,两只美眸水汪汪的看着孙武说道:“坏徒弟,这条老母狗骂人家小贱人,你帮人家出气嘛!”

肉棒进入顾小桑的小嘴里,感受着顾小桑的香舌在舔舐着自己的肉棒,孙武脸上露出一幅舒爽的神色,听见江芷薇的话后淫笑一声,抱在江芷薇滑腻美背上的手往上一抬,手指捏住了江芷薇那发情的奶头狠狠一拧道:“顾师娘有说错吗?你这个变态的受虐狂难道不是小贱人?”

“咿呀……奶头……奶头要被拧掉了……啊啊……好徒弟……孙武爹爹……我是小贱人……我是个变态……再用力一点……把小贱人的奶头拧烂吧……”

有着受虐倾向的江芷薇顿时发出一串雀跃的浪叫。

另一头,相继射完精液的男人们也站了起来,与此同时苏离也将被江芷薇淫水打湿的桌布扯到地上,桌下的淫靡风景也顿时显露了出来!

只见跪在苏离身下的赫然是苏离的亲生女儿苏子悦!苏子悦青春靓丽的脸上还覆盖着不少白浊的液体,可见刚才苏离的精液并不是全部进了她的小肚子里!

玄悲的身下的女子体态娇小玲珑,胸前的一对奶子没有江芷薇那般硕大,也不及顾小桑的圆润,但是盈盈一握的奶头微微上翘,比起前两者的乳形反而有着一种不一样的性感,她闭着美眸,清冷淡漠的脸上露出回味无穷的神色,在感觉到眼前一片光明后,才说道:“舅舅昨晚被那个狐狸精吸光了呀,精液都没什么味道了。”

女子声音清冷,仿佛不沾烟火的仙子,然而说出的话却是那么的淫秽,令人不敢相信她是那个清冷如广寒仙子的阮家仙女,阮玉书!

玄悲看着阮玉书的仙女姿态,不禁打趣道:“你这小吃货,吃精液还吃出道行来了,看来小奇说你在阮家以精液为食还真不是作假?”

被揭穿老底,虽然这已经是一个公认的事实,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脸直接被说了出来,阮玉书也红了一张脸,无法保持那副高冷的姿态,风情万种的白了一眼玄悲,嗔道:“又拿人家打趣。”

何暮身下跪着的则是于半山的结拜夫妻齐锦绣,嘴角还挂着一抹白浊液体的她像个淫荡的妓女一般,下流的身材与顾小桑相差无几,胸前一对大奶坚挺的挺立着,黄豆大小的乳头以及铜钱大小的乳晕呈淡粉色,仿佛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双腿之间那惊鸿一瞥的淫靡之处亦是跟少女一般,粉粉嫩嫩的异常诱人,而且整个小穴没有一丝毛发,干净光滑的嫩肉令人忍不住想含住它细细爱抚一番。

于半山身下的则是叶玉颜,她是陆之平的妻子,本来已经成为孤魂野鬼的被孟奇以无上法力复活人间,接着便在叶玉颜惊恐的神情下将其奸淫,调教,最终被孟奇的大肉棒驯服,成了孟奇座下的一条母狗,再送回给她的丈夫陆之平。

叶玉颜的身材与齐锦绣相差无几,都是前凸后翘的魔鬼身材,要说有不同之处,那便是乳头的颜色比齐锦绣的略微艳一点,乳头稍微大一点,双腿之间那处淫穴的两块阴唇肥沃许多,阴阜上长着一团稀疏的阴毛。

而顾长青身下的则是叶玉颜的妹妹叶玉琦,跟姐姐叶玉颜一样,同样在孟奇的调教下成为一个只知道肉棒的母狗,屁眼是叶玉琦的弱点,只要被亵玩一会便会得到比爆奸她肉穴更强烈的快感,是一个十足的淫肛女。

赵恒身下的自然是高览的娇妻晏然,气质出尘清雅的她刚刚被赵恒在小嘴里射一泡浓精,使她脸上带着一抹被人玷污了清白的凄然之色,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晏然是不甘受辱,但是只有上过晏然的人才会知道,这是晏然勾引男子的手段之一,而且有被孟奇调教过的原因,晏然尤其喜欢被人强奸的那种感觉,属于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的女子!

而高览身下的女子,则是顾小桑和孟奇的女儿,孟灵儿,身高只有一米五左右的萝莉少女一个,光看小灵儿这幅萝莉身材,丝毫看不出她已经是几个孩子的母亲,小灵儿继承了顾小桑的美貌,小小年纪就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那张小脸蛋更是赛过顾小桑,有种闭月羞花的美。

只是此刻浑身赤裸着娇嫩的肉体,胸前长着一对小乳鸽的她却展现出几分成熟妩媚的味道,加上那对能勾人心弦的美眸,使孟灵儿更像是一只淫荡的精灵。

“阮姨娘,灵儿给你留了一口高览叔叔的精液呢,姨娘张张嘴,灵儿喂给姨娘你喝。”

小灵儿刚从桌下爬出来,便一把拉住了阮玉书的柔荑,同时将螓首凑到阮玉书面前,张开小嘴将口中那抹浓郁的精液展示给阮玉书看,还淫荡地搅动着香舌,发出一阵漱口的声音。

小灵儿的举动让阮玉书的清冷高贵瞬间破功,她知道小灵儿一定是刚刚听见玄悲的话想作弄自己,此刻见所有男人和女人都含笑看着自己,不禁伸出手指敲了下孟灵儿光洁白皙的额头,嗔怒道:“好你个小丫头,连我也敢打趣了,是不是皮痒痒了?”

“哎哟,疼疼疼……”

以孟灵儿现在的修为,加上阮玉书也没有明显没有动用修为,孟灵儿断然不会生疼,不过孟灵儿依旧双手捂着额头作出一幅讨饶的姿态,意图激起了在场男人们的怜香惜玉之心。

阮玉书也知道孟灵儿的性子,等她一个人表演完了后,才微微俯下身,樱唇微张地封住了孟灵儿的小嘴,香舌直接伸过去卷起那些腥味十足的精液,再收回自己的小嘴里细细品味一番,接着才咽进肚子里,但是却没有马上移开小嘴,反而将香舌再一次伸到孟灵儿口中舔舐着,仿佛要将残留的精液味也吸进自己的肚子里。

两女淫靡的湿吻看的在场所有男人呼吸都急促了几分,而清理完孙武肉棒的顾小桑则是再一次向着下一个男人爬过去,其中化为原体的哮天犬依旧奸淫着顾小桑松垮垮的淫乱黑穴。

每根肉棒顾小桑都会仔细地舔舐干净上面残留的唾液,至于想要品尝一番众人的精液,那就没办法了,虽然每个女人的口技参差不齐,但是也不会出现在肉棒上留下一滴精液的失误,所以顾小桑所谓的清理肉棒,更像是想趁着人多,用她的小骚嘴去分辨那根肉棒更为粗大,坚硬。

“啊啊啊!你们这些坏老头子,竟然不等我就开始了,可恶!”

正在众人一边观赏孟灵儿和阮玉书的淫靡湿吻,一边享受顾小桑的小骚嘴服务时,正厅大门口响起一声有些气急败坏的稚嫩童声,众人不用看也知道是陆之平和叶玉颜的儿子,小正太小陆。

小陆是跟叶玉颜姐妹俩一起来苏府的,按理来说应该是一起到的苏府,只不过在快到苏府时,小陆发现底下有户人家正在举行亲事,遮着红盖头的小娇娘容貌清秀,不禁邪念作祟,跟叶玉颜姐妹俩说了一声后,便让叶玉颜姐妹俩先行一步,他则是替代新郎官,狠狠奸淫了新娘子一个晚上,早上起来时又在新娘子身上发泄了一次,才匆匆赶往苏府。

“嘻嘻,谁让你这个小家伙赖在别人家的新娘子床上,不过这会也没来晚嘛,过来让小姨看看你有没被那新娘子吸干净。”

叶玉琦嬉笑一声,对着小正太小陆招了招手,胸前的两枚大白奶也荡漾出一波肉浪,顶端粉嫩的奶头发情地勃起,令人神往。

小陆觉得自己身为男子汉的尊严受到了侮辱,不禁一边向着叶玉琦飞奔,一边将自己身上的衣物扒了个精光,随着身子的赤裸,小陆那根白玉杆似的肉棒也裸露了出来,指着屋顶气势汹汹。

一直在暗处观察的孟奇见所有人已经到齐,便抱着如同八爪鱼一般挂在自己身上,正用骚穴迎合着自己肉棒奸淫的方华吟走了出来,神采飞扬的说道:“哈哈,大家终于到齐了,欢迎各位来参加我苏府举办的淫乱大会,今天,各位尽情地享受吧!”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