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之尊之綠帽破鞋 (1) 作者:流浪流浪就好

簡體

. 【一世之尊之綠帽破鞋】 book18.org

作者:流浪流浪就好2020/9/8首發第一會所 book18.org

. 1 book18.org

距離當初的最後一戰已經過去幾年,曾經的家鄉因為這場戰鬥打的支離破碎,孟奇(這一世名為蘇孟,只是依舊用孟奇這個名)神通大成後,便用無上法力創造了一個新的世界,這個世界跟原先的世界表面上並沒有太多變化,唯一不同的便是孟奇在創造這個世界時,給這個世界添加了一條有些不符合道德理念的規則。 book18.org

一步一步修煉上來的孟奇深知修煉歲月的無盡痛苦,在創造世界時,有著特殊癖好的他當時心念一動,將世界的法則修改成只要男女交媾,便能獲得比常規修煉得到更多的修為,這也意味著這個世界將會變得到處充滿淫亂,不過孟奇對此卻深深的期待著! book18.org

孟奇會有這種想法,也是因為在創造世界之前,偶然被拉進了一個諸天聊天群里,裡面儘是一些聞所未聞的修煉者,他們的體系各不相同,但是當聊到那個世界的功法更為厲害時,紛紛都表示唯有綠火燎原心決,才是當世最為厲害的修煉功法,孟奇不由的對此上了心,之後在聊天群里稍微熟悉了之後,才知道,這種功法修煉起來極為簡單,只需要克服一點點的困難,便能一直修煉下去,而且不需要度劫便可以讓人橫掃宇宙! book18.org

而這些微的困難,便是在修煉這個功法後,自己的愛侶要像一個妓女,婊子一般的被人姦淫,也就是要戴上無數頂綠帽子,其中的各種情緒便會化為力量,供人修煉! book18.org

孟奇當時聽群友說的時候肉棒便一直充血勃起著,和顧小桑成親許久又擁有諸多紅顏的他幾百年間各種各樣的性愛都曾嘗試過,唯一沒有的便是讓嬌妻美眷給自己戴綠帽,和交換女人,孟奇當即便詢問群友,這個功法要怎麼獲得,群友也很盡心的給他講解,得到這個功法不難,甚至可以說非常簡單,只要找群主說一聲,群主便會將功法傳送過來,孟奇聽完沒有任何猶豫,馬上找群主拿到了功法! book18.org

在創造世界後,孟奇跟他的幾個紅顏在他的甜言蜜語,綠火燎原心法的洗禮等等的手段中,已經給他戴上了快數不清的帽子,孟奇也從中得到了大量好處,修為更進了一步。 book18.org

而且孟奇還發現,自己的紅顏們越是和自己血緣關係親近的交媾,自己獲得提升便越大,比如自己的嬌妻顧小桑和這一世的父親蘇離亂倫操穴,功法反哺到自己身上的能量比顧小桑去青樓賣兩三次穴還要多不少,為此孟奇一點一點的謀划著,幾年下來,如今的蘇府,也就是他家,已經徹底成了一個淫窩,女的騷浪淫賤,無屌不歡,男的淫邪至極,慾望一來直接按著女的便提屌就插。 book18.org

今年已經是孟奇創造世界的第六個年頭,今天的蘇府異常熱鬧,這是幾年來,孟奇第一次組織的一個聚會,正廳里,幾個孟奇的好友相鄰而坐,由左邊數過去分別是高覽、趙恆、何暮、於半山、蘇武,前兩者是孟奇的至交好友,後兩者則是孟奇的徒弟。 book18.org

右邊數過去則是孟奇這一世的父親蘇離,小舅子顧長青,身負孟奇舅舅和師父兩種身份的玄悲,幾人之間交談甚歡,即使是仇恨高覽的趙恆,也暫時放下了對高覽的仇恨,相安無事的坐在一起,如果不是他們都赤裸著上身顯得有些格格不入,這無疑就是一場朋友之間的小聚。 book18.org

這幾人以一張圓桌圍成一圈而坐,桌子上鋪著一張桌布,如果仔細觀察,便會發現正在你一言我一語交談著的這幾人不單上身是赤裸的,就連下半身,也是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氣里。 book18.org

更為奇怪的則是在他們的交談聲中,偶爾能聽見幾聲低吟的嗚咽聲,與淫穢之音相差無幾,引人遐想不已。 book18.org

而且這個正廳的布置也與一般人家裡不同,就在幾人的不遠處,堆放著一塊如同現代的席夢思床墊一般的物體,此物通體白色,大小足足占了正廳的三分之一,擺在正廳居中的位置異常顯眼。 book18.org

如果說它是床,那麼這張床足足能躺下二十個人,還不會顯得擁擠,只是正常人又哪裡會在接待客人的正廳里放上一張床的。 book18.org

只是在孟奇這個正常卻有特殊癖好的人這裡,此物便是一張床,一張待會便要派上用場的床! book18.org

身為今天男主的孟奇沒有在此處招呼至親好友,不過在場的人也沒有因為孟奇不在,而覺得被孟奇怠慢,當然,以他們跟孟奇的關係,也不至於產生這種情緒,更何況孟奇還沒出場,也是在準備著待會的一個小節目。 book18.org

「好久沒見到師娘了,說起來,師娘的騷屄雖然又松又黑毛又多,但操起來還是爽啊。」 book18.org

孫武喝了一口仙茶侃侃而談說道,這仙茶是綠火燎原心法小成後才能種植的一種茶葉,經常喝這種茶能夠提升自身的精液濃度以及射精量增多,當然了,功效雖然大家都知道,但是這種茶葉怎麼種植的,那就只有孟奇知道了。 book18.org

於半山聞言說道:「顧師娘?妓院裡接客二十年的老婊子可能都沒有顧師娘的爛穴淫蕩,不過操著確實別有味道,嘖,這一說我也想操操師娘了。」 book18.org

「說起來,三個師娘都各有特色呀,江師娘騷穴白嫩,但是穴松,阮師娘是個白虎無毛穴,但是黑的跟煤炭一樣,顧師娘則是結合了江師娘和阮師娘的特點,騷屄毛多又黑又松,說出去誰敢相信天尊孟奇的仙妻騷屄長這樣。」 book18.org

何暮接了一句,聽的在場的所有人都發出幾聲淫蕩的笑聲,何暮說的也是一個事實,其他修煉到一定程度的女子們,在這些女人家最誘人的部位都是能花多少心思就花多少,全為了讓自己更加完美無瑕,部分女子更是將自己的隱私部位弄的粉粉嫩嫩不說,還後天用各種仙藥製成秘藥,好讓自己的穴兒味道變香,浪水變甜。 book18.org

「高覽,雖然我恨不得殺了你,不過不得不說,你找女人的眼光真好,你家晏然的騷嘴騷穴都是極品中的極品,尤其是她的騷嘴,嘶……」 book18.org

趙恆說著忽然吸了一口冷氣,繼續道:「吸起雞巴來真要人命。」 book18.org

雖說在孟奇的中和下,趙恆已經沒有那種報仇心切的念頭,但是跟高覽的對話中,偶爾還是會透露著絲絲火藥味,而被趙恆懟了一下的高覽好像也沒生氣,笑呵呵的說道:「還得謝謝你幫我調教好晏然,不過你小子最好別讓我發現有意中人,不然我一定趕在你之前先操了她的騷屄和屁眼。」 book18.org

「你們倆呀……」 book18.org

「哈哈哈……大家都到了啊,老夫沒來遲吧?」 book18.org

「咿呀……大雞巴肏的好深……好爽……騷屄好久沒有吃到主人師父的大雞巴了……喔喔……」 book18.org

作為孟奇父親的蘇離見這兩人之間隱約冒起了火藥味,剛要開口說上兩句,門口卻傳來了一聲中氣十足的笑聲,與此同時還伴隨著一道騷浪的呻吟聲。 book18.org

眾人聽聲音便知道來人是誰,將目光一同放在正廳門口,只見蘇無名渾身赤裸地從一把劍上一躍而下,在他的身上,同樣一個渾身赤裸,如同母豬上樹似的抱著蘇無名,雙手雙腳緊緊纏在蘇無名身上,豐滿肥碩的大屁股主動聳動著,透過聳動間露出來的春光,可以看見女子的騷穴正夾著一根粗大無比肉棒,來回聳動間星星點點的透明液體四濺,顯得很是淫蕩。 book18.org

「師公。」 book18.org

「無名你來了。」 book18.org

「無名前輩。」 book18.org

眾人紛紛問好,不過卻沒起身,蘇無名好似知道他們在做些什麼,對此也沒有在意,回了眾人一句後,抬起右手狠狠抽了一下掛在身上的女子那肥碩的大屁股,說道:「芷薇,別只顧著吃雞巴,還不跟你的長輩同輩晚輩打聲招呼。」 book18.org

掛在蘇無名身上的女子便是蘇無名的徒弟,蘇府的少夫人,孟奇的嬌妻之一的江芷薇,她還有一個仙號:白水鑒心,其意便是說江芷薇如清澈的水能照見人的心,形容人心像明凈的水一樣純潔,而江芷薇此刻的表現,卻與她那世人讚頌的外號格格不入,這哪裡有半分純潔之姿! book18.org

被蘇無名在她被操的跟磨盤一般肥碩的大屁股上狠狠打了一下,江芷薇反而更加騷浪地聳動著松垮垮的騷穴,扭動著印著一個手印的白花花肥臀淫賤地浪叫道:「啊啊……好爽……主人師父……求求你再給薇奴不要臉的大屁股幾下……把薇奴的屁股打爛吧……」 book18.org

幾乎每日相伴在一起的師徒,蘇無名不用想也知道江芷薇此刻不聽話是想從自己這裡得到懲罰,不過蘇無名卻沒有如江芷薇所願,將正套弄著自己肉棒的江芷薇從身上提了下來,一腳把江芷薇踹到了蘇離等人面前的圓桌上,使江芷薇在空中浪叫一聲,剛剛脫離蘇無名肉棒的松垮騷屄射出一道水柱,噴在空中,顯得異常的淫穢。 book18.org

蘇無名見狀笑罵道:「爛貨,天天就知道找抽!」接著轉而說道:「蘇離兄,諸位,讓你們見笑了。」 book18.org

蘇離聞言笑道:「無妨,芷薇這孩子人賤人愛的,誰捨得遷怒於她呢,對吧?小芷薇。」 book18.org

「呵呵,江師娘這是從人見人愛轉變到人賤人愛呀。也不知道以前那些苦苦追求江師娘的人現在見到江師娘的樣子,會作何感想。」 book18.org

「那還用說,當然是把江師娘按在地上,操爛她的爛穴爛屁眼嘛!」 book18.org

「錯了錯了,應該是操爛芷薇的騷嘴、爛屁眼,打爛芷薇的一身浪肉。」 book18.org

「芷薇現在的身材比以前下流多了,奶子和屁股都大了好幾圈,以前看著清純可愛,現在是卻長著這麼一對淫蕩的奶子和屁股,跟母豬一樣,讓人只想狠狠教訓她。」 book18.org

「哈哈,芷薇的白水鑒心該換成浪水賤心了。」 book18.org

眾人聞言都聽懂了蘇離口中的人賤人愛的意思,不由的一陣輕笑打趣了幾句。 book18.org

蘇離則是等眾人說完後,才微笑著把目光轉到被蘇無名踹到桌上,以頭和胸抵著桌面,高高向後撅著肥臀兒騷浪地扭動著的江芷薇身上,只見以前胸前只是長著一對小乳鴿的江芷薇如今不但屁股肥碩,就連胸前那對壓在桌上,擠成圓餅似的一對奶子也豐滿了許多,也不知道是經歷了多少男人的援手,才成長到這般規模。 book18.org

而江芷薇此刻正滿臉欲求不滿的神色,饑渴的將兩隻白皙的小手伸到身後快速地聳動著,在江芷薇的身後,正對著她那肥臀的便是於半山和蘇武兩人。 book18.org

「嗚……爹爹……芷薇就是喜歡犯賤嘛……大雞巴哥哥們……求求你們玩玩芷薇這跟母豬一樣的下流身子吧……孫哥哥……於哥哥……母豬的屁股又癢了……還有騷屄和屁眼也好癢……喔……母豬的騷屄雖然被主人師父操鬆了……但是屁眼還是很緊的……母豬想被一邊操屁眼……一邊打屁股……嗚……好想要……」 book18.org

江芷薇雙眼迷離閃爍著慾望,櫻桃般的小嘴裡不斷吐出下賤至極的話語,對著蘇武和於半山的肥臀更是讓她用手掰開臀縫,騷浪地控制著身子蠕動著那枚紅艷艷的屁眼,一張一合地如同一張小嘴,屁眼下面那松垮垮的騷穴濕漉漉的無法合上,浪水從那穴口不斷溢出,令人絲毫不敢相信這是一臉清純的人能說出口,做的出來的事。 book18.org

不過在場的人對此早已經見怪不怪,雖然有些人還沒操過她,但是也不妨礙了解這些信息,江芷薇自從被孟奇當做畜生送給蘇無名之後,被調教了一陣後便覺醒了受虐傾向,尤其喜歡被一邊玩弄一邊淫虐身上的每一寸浪肉,這是孟奇圈子裡的人都了解的。 book18.org

「唉,看著芷薇妹妹這般可憐,為兄有點不忍於心呀,無名前輩,在下可否用手賞芷薇妹妹的爛穴幾下?」 book18.org

蘇無名聞言擺擺手示意道:「可。」 book18.org

作為孟奇結拜兄弟的高覽得到允許,目露憐惜的看了一眼江芷薇那松垮垮合不攏的肉穴,抬起手說道:「芷薇妹妹,為兄來了。」 book18.org

說完,高覽抬起的手五指併攏伸直,如同扇耳光一般重重地落下,啪的一聲抽在江芷薇那淫水泛濫的淫蕩肉穴上,打的水花四濺,江芷薇更是如遭雷擊一般,滿是欲求不滿的臉上露出滿足的神色,小嘴張開浪叫一聲道:「啊……高覽哥哥……母豬還要……請高覽哥哥再賞母豬幾下……好舒服……爛屄好舒服……謝謝高覽哥哥……」 book18.org

江芷薇通紅的臉上升起一抹興奮之色,抵在桌上的腦袋情不自禁的抬起,使全身的重量都靠胸前一對下流的大奶和膝蓋支撐著,接著便是已經印入她骨子裡的變態癖好發作,螓首一下一下地磕在桌面上,豐滿圓潤還留著一個掌印的肥臀扭的更加歡快! book18.org

高覽依舊眼中含著憐惜,絲絲愛慕,興奮等等複雜情緒,手掌卻豪不留情地揮舞著,每一下都精準地落在江芷薇那淫水泛濫的淫騷肉穴上,打的江芷薇口中不斷響起嬌吟,磕在桌上的螓首與高覽的手掌同步,每被抽打一下淫穴,便磕一下頭,顯得有些瘋狂。 book18.org

而此時孟奇亦在暗處看著這一幕,江芷薇的淫亂痴態讓孟奇的肉棒更加堅硬,在他身下跪著的方華吟則是伸著香舌舔舐著孟奇的肉棒,在發現孟奇的肉棒變得更加粗大堅硬時,美眸里閃過欣喜,香舌動的更加靈活,下賤地用舌尖去鑽舐龜頭上那枚馬眼,接著含進口中快速地吞吐幾下,再將整根肉棒舔了一遍,螓首緩緩靠近孟奇的胯下,香軟的小舌淫賤地舔過孟奇的卵蛋,會陰,最後舔到孟奇的屁眼上,用舌尖在上面來回滑動幾下,頂著屁眼仿佛要將舌頭鑽進去一般。 book18.org

正廳里的人不知道孟奇在看著這一幕,即使知道亦不會有什麼心理壓力,抽打著江芷薇騷穴的高覽已經停手,正用法力將噴濺到自己身上,臉上的液體清除乾淨,孫武和何暮亦然,他們也被江芷薇高潮潮吹的液體濺射在身上。 book18.org

「哈啊……謝謝高覽哥哥……母豬謝謝高覽哥哥賞的屄光……」 book18.org

高潮完的江芷薇轉過身,對著高覽又磕了幾個頭,螓首磕在被她潮吹的液體打濕的桌面上,淫靡的味道撲鼻,得到滿足的俏臉上儘是嫵媚。 book18.org

「啊啊……狗老公……好爽……狗哥哥……用力操你的小母狗……喔……狗哥哥你的大狗屌又頂到小母狗的花心了呀……」 book18.org

正當眾人準備再逗弄下江芷薇時,暗處的孟奇法力運轉,之前被他封印的一處天地破開,壓制在那一處天地的聲音重回人間,與此同時出現的是一個如母狗般趴在地上的豐滿女人,胸前兩枚乳浪蕩漾的大奶垂下呈吊鐘形,小拇指大小的黝黑乳頭髮情地勃起,隨著她一聲聲讓人血脈噴張,肉棒梆硬的浪叫聲響徹蘇府,在她身後的影子亦是逐漸變的清晰! book18.org

而讓這個渾身浪肉發情之主卻不是人形,隨著影子的清晰,而是一條烏黑的大狗! book18.org

大黑狗名為哮天犬,經過孟奇點化的它早已經可以化為人形,平常也基本是以人類形態生活,但是也不知道是孟奇在點化時加了料,還是哮天犬自己的意志,它除了正常生活的情況下,只要是姦淫女人,便會化出本體,上演一幕人獸大戰! book18.org

哮天犬前爪按在跪趴在它身上的女子腰上,後爪如同人腿般站立著,哮天犬的腰身每一次聳動,在地上跪爬著的女子便向前爬動一步,從女子那不太和諧的爬動中可以看出,女子是被哮天犬頂著爬的,而且每頂一次,都會響起一聲啪的淫穢響聲,一人一狗的身後,則是留下了一條泛著銀光的水線,在陽光的照射下蕩漾著淫靡的色彩! book18.org

身在暗處的孟奇雖然早就知道這些事,而且還是他親手造成的,亦是因為這一幕而肉棒一陣跳動,令舔舐著孟奇屁眼,有手套弄著孟奇肉棒的方華吟芳心劇跳,飛快地從孟奇雙腿下抬起螓首,張開櫻桃般的小嘴含住了跳動著的肉棒,香舌靈活的如同一條小舌一般,在肉棒填滿她小嘴的同時,在肉棒上纏繞著,沒幾下,孟奇的肉棒又是一脹,頂在方華吟喉嚨上的碩大龜頭噴出了一股又一股火熱的精液! book18.org

而正廳里的眾人在聽見女人的浪叫聲,以及那大黑狗的狗吠聲,不由的愣了下,在確認無誤後,不由的發出一聲又一聲的驚呼。 book18.org

「這是……顧姐姐?」 book18.org

「我操!師父好給力,沒想到顧師娘是跟哮天犬一起出場!」 book18.org

「嘿嘿……人狗大戰?雖說不是沒見過,不過一想到小桑被哮天犬這條大黑狗一頓猛操,我差點就射了,也不知道哮天犬此刻是本體還是化為人形。」 book18.org

「這臭小子,又折騰小桑了,小桑這爛貨也是,騷屄都被操爛了還那麼貪嘴。」 book18.org

「哈哈,姐夫,我看是你想操小桑吧?」 book18.org

蘇離被玄悲一句話嗆了一下,老臉上不由的有點尷尬,不過隨即便哈哈一笑道:「莫非你不想?」 book18.org

玄悲想到顧小桑在床上的騷浪,也是舔了下嘴角道:「說起來倒是有段時間沒跟小桑玩過了,要不待會姐夫和我一起慰藉下小桑的一身浪肉?」 book18.org

兩人正說的起勁,顧小桑也被大黑狗哮天犬一邊操著騷穴,一邊推進正廳的大門,而哮天犬赫然是化為本體大黑狗的模樣,此刻正用長著倒刺的大舌頭舔舐著顧小桑潔白如玉的美背,下身那根接近30公分的粗大狗屌則是如同打樁機一般地姦淫著顧小桑又黑又松的淫穴。 book18.org

「啊啊……狗老公好厲害……母狗的騷穴被插的好舒服……喔……太長了……又插進母狗的花心了……啊啊……母狗還在子宮的小母狗好幸福……這麼小就可以吃到狗老公的大狗屌……爽死母狗了……」 book18.org

顧小桑被大黑狗操的不斷吐出淫言穢語,令人絲毫不敢相信這是當今天尊孟奇經過天道認證的拜堂妻子! book18.org

於半山目不轉睛地盯著顧小桑胸前的兩枚大奶,呢喃道:「我突然有點懷疑顧師娘的騷穴是被哮天犬操松的了。」 book18.org

「這還用懷疑?很明顯的嘛,咱們操過顧師娘的應該都沒有用能力變幻過雞巴吧?正常人哪裡有哮天犬的狗屌這麼粗長。」 book18.org

孫武言之鑿鑿的說著,放在桌面上的手突然伸到被桌布遮擋的桌下,按住一顆仿佛是頭顱的物體,下身瘋狂地聳動了幾下,接著便渾身抽搐起來,口中發出一聲舒服的悶哼聲:「嗯哼……九璃姐的口技真好!爽死我了!」 book18.org

何暮聽見孫武提到自己的嬌妻,再看孫武一臉泄精的舒爽神色,知道孫武已經拜在了嬌妻九璃的小嘴上,不由的眉頭一挑道:「那當然,小璃被師父開苞後就一直在二師弟哪裡被調教,聽說二師弟天天都要小璃含射50人,論吃雞巴的能耐,小璃可是其中翹楚。」 book18.org

「哈哈,大師兄這你就不知道了吧,50個那是以前了,小璃姐現在每天至少能用她的小騷嘴吸出70幾人的精液,這天賦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上的。」 book18.org

於半山有些得意的笑道,自從九璃到了他那,除了每天被他姦淫幾回,其餘時間大部分都用在了給男人吃肉棒上,開始的時候由於每天不能達到於半山定下的數目,九璃可沒少吃苦頭,後面刻苦練習了一段時間後,九璃的口技得到質的提升,很是輕鬆就可以讓50個身強體壯的男人在她的小嘴裡繳械投降。 book18.org

師兄弟倆交談間,蘇離,高覽,趙恆,玄悲一干人等也一個接著一個發出一聲悶哼,相繼將精液射在就跪在桌子下面的女人口中,最先射精的孫武見所有人都已經出了一次精,便將還在桌面上,呈仰躺分開雙腿擺出一字馬發騷的江芷薇抱了起來,隨著孫武的起身,剛射完精液的肉棒也亮了出來,只見上面沾滿了晶瑩的唾液,殺氣騰騰地貼在肚皮上直指被以公主抱抱在孫武懷裡的江芷薇那豐滿圓潤的大屁股上,江芷薇仿佛感覺到了肉棒的兇猛,蔥白如玉的小手伸到上面握住棒身輕柔地套弄著,同時嗲嗲的說道:「壞徒弟,用這根大雞巴指著師娘的屁股,你想對師娘幹什麼嘛!」 book18.org

孫武淫笑道:「徒弟想干爆爛屄師娘的騷屁股,師娘給幹嗎?」 book18.org

光是聽著孫武粗魯的淫話,江芷薇便呼吸一緊,美眸里瀰漫著一股春意,騷媚誘人的說道:「討厭啦!人家是你的師娘,怎麼可以對師娘有這種想法嘛!」 book18.org

「那師娘是不願了?既然師娘不願,為何還握著徒兒的雞巴不鬆手?」 book18.org

看著孫武戲謔的目光,江芷薇套弄著孫武肉棒的小手反而加快了速度,被慾火灼燒的滿臉通紅的臉蛋上露出一抹嬌羞道:「哼哼,師娘要是沒握住你的壞雞巴,那你這個對師娘不敬的壞徒兒還不馬上把大雞巴插進人家屁眼裡!」 book18.org

兩人一邊調情一邊走到了正廳中間放著的那張大床上,而被大黑狗哮天犬操著騷穴的顧小桑滿是肉慾的雙眼一亮,扭著白嫩嫩的屁股頂了幾下大黑狗的肉棒,大黑狗好像知道了自己的主母要做些什麼,兩條狗腿和狗爪操控著顧小桑往孫武那邊爬了過去。 book18.org

「好徒弟……這個小賤人不讓你操屁眼……喔喔……母狗師娘的給你操……嗚……好濃的狐狸騷……好徒弟……讓母狗師娘給你清理一下大雞巴……狗老公操慢點……母狗給徒弟舔一下大雞巴……」 book18.org

顧小桑被大黑狗頂到了蘇武腳下,仰起嫵媚妖嬈的臉蛋,瓊鼻聳動了幾下聞著孫武的肉棒,接著撐在地上的玉手舉了起來,拍開江芷薇的小手,便將螓首湊了上去,張開紅唇將孫武的肉棒含進了嘴裡吸吮的兩頰都凹了下去,可見吸的有多賣力。 book18.org

江芷薇被罵小賤人也沒生氣,她們幾個姐妹感情還是很好的,平日裡沒少賤屄爛貨的稱呼對方,都是為了讓氣氛更加淫亂,不過江芷薇心裡雖然沒生氣,臉上卻一幅委屈的模樣,兩隻美眸水汪汪的看著孫武說道:「壞徒弟,這條老母狗罵人家小賤人,你幫人家出氣嘛!」 book18.org

肉棒進入顧小桑的小嘴裡,感受著顧小桑的香舌在舔舐著自己的肉棒,孫武臉上露出一幅舒爽的神色,聽見江芷薇的話後淫笑一聲,抱在江芷薇滑膩美背上的手往上一抬,手指捏住了江芷薇那發情的奶頭狠狠一擰道:「顧師娘有說錯嗎?你這個變態的受虐狂難道不是小賤人?」 book18.org

「咿呀……奶頭……奶頭要被擰掉了……啊啊……好徒弟……孫武爹爹……我是小賤人……我是個變態……再用力一點……把小賤人的奶頭擰爛吧……」 book18.org

有著受虐傾向的江芷薇頓時發出一串雀躍的浪叫。 book18.org

另一頭,相繼射完精液的男人們也站了起來,與此同時蘇離也將被江芷薇淫水打濕的桌布扯到地上,桌下的淫靡風景也頓時顯露了出來! book18.org

只見跪在蘇離身下的赫然是蘇離的親生女兒蘇子悅!蘇子悅青春靚麗的臉上還覆蓋著不少白濁的液體,可見剛才蘇離的精液並不是全部進了她的小肚子裡! book18.org

玄悲的身下的女子體態嬌小玲瓏,胸前的一對奶子沒有江芷薇那般碩大,也不及顧小桑的圓潤,但是盈盈一握的奶頭微微上翹,比起前兩者的乳形反而有著一種不一樣的性感,她閉著美眸,清冷淡漠的臉上露出回味無窮的神色,在感覺到眼前一片光明後,才說道:「舅舅昨晚被那個狐狸精吸光了呀,精液都沒什麼味道了。」 book18.org

女子聲音清冷,仿佛不沾煙火的仙子,然而說出的話卻是那麼的淫穢,令人不敢相信她是那個清冷如廣寒仙子的阮家仙女,阮玉書! book18.org

玄悲看著阮玉書的仙女姿態,不禁打趣道:「你這小吃貨,吃精液還吃出道行來了,看來小奇說你在阮家以精液為食還真不是作假?」 book18.org

被揭穿老底,雖然這已經是一個公認的事實,但是當著這麼多人的臉直接被說了出來,阮玉書也紅了一張臉,無法保持那副高冷的姿態,風情萬種的白了一眼玄悲,嗔道:「又拿人家打趣。」 book18.org

何暮身下跪著的則是於半山的結拜夫妻齊錦繡,嘴角還掛著一抹白濁液體的她像個淫蕩的妓女一般,下流的身材與顧小桑相差無幾,胸前一對大奶堅挺的挺立著,黃豆大小的乳頭以及銅錢大小的乳暈呈淡粉色,仿佛還是一個未經人事的少女,雙腿之間那驚鴻一瞥的淫靡之處亦是跟少女一般,粉粉嫩嫩的異常誘人,而且整個小穴沒有一絲毛髮,乾淨光滑的嫩肉令人忍不住想含住它細細愛撫一番。 book18.org

於半山身下的則是葉玉顏,她是陸之平的妻子,本來已經成為孤魂野鬼的被孟奇以無上法力復活人間,接著便在葉玉顏驚恐的神情下將其姦淫,調教,最終被孟奇的大肉棒馴服,成了孟奇座下的一條母狗,再送回給她的丈夫陸之平。 book18.org

葉玉顏的身材與齊錦繡相差無幾,都是前凸後翹的魔鬼身材,要說有不同之處,那便是乳頭的顏色比齊錦繡的略微艷一點,乳頭稍微大一點,雙腿之間那處淫穴的兩塊陰唇肥沃許多,陰阜上長著一團稀疏的陰毛。 book18.org

而顧長青身下的則是葉玉顏的妹妹葉玉琦,跟姐姐葉玉顏一樣,同樣在孟奇的調教下成為一個只知道肉棒的母狗,屁眼是葉玉琦的弱點,只要被褻玩一會便會得到比爆奸她肉穴更強烈的快感,是一個十足的淫肛女。 book18.org

趙恆身下的自然是高覽的嬌妻晏然,氣質出塵清雅的她剛剛被趙恆在小嘴裡射一泡濃精,使她臉上帶著一抹被人玷污了清白的悽然之色,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晏然是不甘受辱,但是只有上過晏然的人才會知道,這是晏然勾引男子的手段之一,而且有被孟奇調教過的原因,晏然尤其喜歡被人強姦的那種感覺,屬於當了婊子還要立牌坊的女子! book18.org

而高覽身下的女子,則是顧小桑和孟奇的女兒,孟靈兒,身高只有一米五左右的蘿莉少女一個,光看小靈兒這幅蘿莉身材,絲毫看不出她已經是幾個孩子的母親,小靈兒繼承了顧小桑的美貌,小小年紀就已經出落的亭亭玉立,那張小臉蛋更是賽過顧小桑,有種閉月羞花的美。 book18.org

只是此刻渾身赤裸著嬌嫩的肉體,胸前長著一對小乳鴿的她卻展現出幾分成熟嫵媚的味道,加上那對能勾人心弦的美眸,使孟靈兒更像是一隻淫蕩的精靈。 book18.org

「阮姨娘,靈兒給你留了一口高覽叔叔的精液呢,姨娘張張嘴,靈兒喂給姨娘你喝。」 book18.org

小靈兒剛從桌下爬出來,便一把拉住了阮玉書的柔荑,同時將螓首湊到阮玉書面前,張開小嘴將口中那抹濃郁的精液展示給阮玉書看,還淫蕩地攪動著香舌,發出一陣漱口的聲音。 book18.org

小靈兒的舉動讓阮玉書的清冷高貴瞬間破功,她知道小靈兒一定是剛剛聽見玄悲的話想作弄自己,此刻見所有男人和女人都含笑看著自己,不禁伸出手指敲了下孟靈兒光潔白皙的額頭,嗔怒道:「好你個小丫頭,連我也敢打趣了,是不是皮痒痒了?」 book18.org

「哎喲,疼疼疼……」 book18.org

以孟靈兒現在的修為,加上阮玉書也沒有明顯沒有動用修為,孟靈兒斷然不會生疼,不過孟靈兒依舊雙手捂著額頭作出一幅討饒的姿態,意圖激起了在場男人們的憐香惜玉之心。 book18.org

阮玉書也知道孟靈兒的性子,等她一個人表演完了後,才微微俯下身,櫻唇微張地封住了孟靈兒的小嘴,香舌直接伸過去捲起那些腥味十足的精液,再收回自己的小嘴裡細細品味一番,接著才咽進肚子裡,但是卻沒有馬上移開小嘴,反而將香舌再一次伸到孟靈兒口中舔舐著,仿佛要將殘留的精液味也吸進自己的肚子裡。 book18.org

兩女淫靡的濕吻看的在場所有男人呼吸都急促了幾分,而清理完孫武肉棒的顧小桑則是再一次向著下一個男人爬過去,其中化為原體的哮天犬依舊姦淫著顧小桑松垮垮的淫亂黑穴。 book18.org

每根肉棒顧小桑都會仔細地舔舐乾淨上面殘留的唾液,至於想要品嘗一番眾人的精液,那就沒辦法了,雖然每個女人的口技參差不齊,但是也不會出現在肉棒上留下一滴精液的失誤,所以顧小桑所謂的清理肉棒,更像是想趁著人多,用她的小騷嘴去分辨那根肉棒更為粗大,堅硬。 book18.org

「啊啊啊!你們這些壞老頭子,竟然不等我就開始了,可惡!」 book18.org

正在眾人一邊觀賞孟靈兒和阮玉書的淫靡濕吻,一邊享受顧小桑的小騷嘴服務時,正廳大門口響起一聲有些氣急敗壞的稚嫩童聲,眾人不用看也知道是陸之平和葉玉顏的兒子,小正太小陸。 book18.org

小陸是跟葉玉顏姐妹倆一起來蘇府的,按理來說應該是一起到的蘇府,只不過在快到蘇府時,小陸發現底下有戶人家正在舉行親事,遮著紅蓋頭的小嬌娘容貌清秀,不禁邪念作祟,跟葉玉顏姐妹倆說了一聲後,便讓葉玉顏姐妹倆先行一步,他則是替代新郎官,狠狠姦淫了新娘子一個晚上,早上起來時又在新娘子身上發泄了一次,才匆匆趕往蘇府。 book18.org

「嘻嘻,誰讓你這個小傢伙賴在別人家的新娘子床上,不過這會也沒來晚嘛,過來讓小姨看看你有沒被那新娘子吸乾淨。」 book18.org

葉玉琦嬉笑一聲,對著小正太小陸招了招手,胸前的兩枚大白奶也蕩漾出一波肉浪,頂端粉嫩的奶頭髮情地勃起,令人神往。 book18.org

小陸覺得自己身為男子漢的尊嚴受到了侮辱,不禁一邊向著葉玉琦飛奔,一邊將自己身上的衣物扒了個精光,隨著身子的赤裸,小陸那根白玉杆似的肉棒也裸露了出來,指著屋頂氣勢洶洶。 book18.org

一直在暗處觀察的孟奇見所有人已經到齊,便抱著如同八爪魚一般掛在自己身上,正用騷穴迎合著自己肉棒姦淫的方華吟走了出來,神采飛揚的說道:「哈哈,大家終於到齊了,歡迎各位來參加我蘇府舉辦的淫亂大會,今天,各位盡情地享受吧!」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