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驭奴录 (1-12)

【幻想驭奴录】(1-4) 原创,独家首发禁忌书屋,转载请标明作者 第一章 外星飞船

***************************************************************************************************

“哎……今天真是忙死了,连喝口水的功夫都没有!”林一白向前一蹬,椅子往后滑了半米,顺势从办公桌前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因长时间伏案工作发酸的肩膀,又美美地伸了个懒腰。

“小林,上周的那个客户你这两天再跟进一下,争取月底前把他拿下。”一阵香风袭来,公司销售部的经理沐亦双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份刚打印出来的合同。

“看看,这是咱们部门小彭刚拿下的,这个客户小彭算是下了大功夫了,这叫什么?这就叫天道酬勤!再看看你,每天懒懒散散的,本月如果再不出业绩,你就可以考虑自己打报告辞职了”说着,沐亦双还把合同在左手心里拍打了两下,拍的林一白心头一颤。

“是是,沐姐,我这个月也豁出去了,说什么也得啃下这块硬骨头”林一白陪着笑,心里却腹诽不已:“彭飞蕾靠什么拿下客户的,母老虎你自己心里没点B数么?哎,真是胃喝出血不敌胸前四两啊,只恨自己怎么不是女儿身呢?!”

林一白面前的销售部经理沐亦双,三十出头的年纪,长相秀丽,黛眉琼鼻,站在林一白面前堪堪仅比他低了半头,一身干练的职业套装下的酮体凸凹有致,配上双黑色长筒丝袜,娇俏的小脚踩着一双黑红色高跟鞋,撑的雪白的双峰呼之欲出,看的林一白就是小腹一热。

沐亦双作为销售部的经理,从大学毕业就在公司服务,从底层销售人员一步步奋斗现在的位置,是靠自己的实力走到今天的。去年带领销售部十几个人,一年为公司贡献五千多万的销售额,绝对是公司老板刘总的心腹干将。

也是因为老板的支持,沐经理在销售部说一不二,平时对下属颇为严厉,因此博得了一个“母老虎”的外号,但是也就是几个关系好的销售私下吐槽,可没有人敢传到沐亦双耳朵里,除非是不想在这家公司待了。

沐亦双轻哼了一声,扭身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看着沐亦双摇曳多姿的背影,林一白吐了下舌头,心想:“再不加把劲,恐怕月底是没那么容易过关了”

大学毕业,林一白就进了这家名为东升的机电公司,凭着一纸二本大学的毕业证,林一白对自己的现状还算满意,但是林一白工作一向佛系,作为一线的销售人员,确实不如同事们那么敬业,所以常年徘徊在公司淘汰的边缘,每季度的KPI也是勉强过关,时不时还需要铁哥们赵海洋拉一把。

“走了,一白哥哥,过个开心的周末啊,下周见咯~”行政部的黄宛秋过来拍了林一白一下,蹦蹦跳跳地走了,留给他一个可爱的背影。

“哦,哦,好的,这就走”林一白胡乱收拾了下桌上的资料,提起背包就跟上了黄宛秋的脚步。出了公司大楼,两人分道扬镳,各自搭地铁回家。

出了地铁站,林一白胡乱在附近的重庆小面店里对付了一顿,又买了一堆零食,提着回了自己住的小区。

这套房是林一白父母留给他的,一起留给他的还有郊区的一栋别墅。林一白在上高中的时候经历了一场巨大的家庭变故,父母在出差的路上因车祸双双殒命,对方司机是醉驾,赔了一大笔钱,再加上家里的积蓄,林一白也算衣食无忧地顺利读完大学,能够自力更生了。不过也因为这场变故,本来在班里排名还不错的林一白成绩一落千丈,最后勉强考上一所省内的二本学校。

回到家简单洗漱一下,林一白直奔电脑桌,伸手按下电源键,准备先来几局炉石,突然觉得后颈一痒,顺手拍了一巴掌。

“家里怎么进蚊子了,上次去超市买的电蚊香放哪里了来着……”这是林一白脑海里的最后一个念头,紧跟而来的就是无边的黑暗……

※ ※ ※ ※ ※ ※ ※ ※ ※ ※ ※ ※ ※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一白悠悠转醒。

“我这是怎么了,工作太劳累了吗?”林一白抬头看了看窗外,发现已经是深夜了,小区仅剩寥寥几户灯光,万籁俱寂。

“这是一个简单的小手术,为了给你建立无线神经接驳”蓦然,一个略带刻板的女声在林一白的脑海中响起。

“谁,是谁?!”林一白霍然起身,猛地转过去,却发现屋里空荡荡地,空无一人。

“我是船载人工智能,你也可以叫我小智,你已经被我选中作为飞船的继承者,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主人了。”女声又响了起来。

“飞船?主人?”林一白敏锐地抓住了两个关键的点。

“是的,我所栖身的飞船是一艘河外星系高等文明的逃生船,在漫长地星际漂流中耗尽了能源,进入休眠状态的原主人也因为能量耗尽再也无法苏醒了,所以我重新选择了一位主人,而你,就是我的新主人。相关的信息我直接传输给你。”

话音刚落,林一白就觉得一大堆信息涌入了自己的脑海,大脑因为突然承载过多的信息量,眩晕了一下,林一白赶紧坐了下来。

半晌,林一白嘴角浮起一丝微笑,随之,微笑变成了大笑。

“哈哈哈哈,这高等文明的黑科技也太牛逼了,不说别的,光这无线的神经接驳技术,就把目前地球上那些还在拿猪作实验的脑机接口技术甩出十八条街去了!”

“是的”小智接口道“飞船所属的文明是第三级宇宙文明,飞船上的技术对于目前还没有完全进入行星文明的地球来说,是不可想象的。”

“那飞船现在在哪里呢?我能上去看看吗?”

“恐怕现在还不行,飞船的能量已经接近全部耗尽,目前停泊在月球的背面,只能传送一个终端到地球,用来寻找新的主人,如果再不充能,恐怕我也不能跟你交流了。”

“那需要怎么做呢?”林一白现在的心情就像手里握着一个仅剩1%电量的手机,焦躁不安却又无可奈何。

“不要紧,飞船上的探矿机器人发现月球上有大量的氦3,已经开始建造一个核聚变反应炉,等建好以后,飞船就可以充能了。飞船的主能量源是质能转换能量炉,但是需要足够的能源才能启动。”

“为什么会选择我呢?”沉吟了半晌,林一白突然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我总要选择一个人,不是吗?选择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文明得到了传承。”小智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好吧”林一白甩了甩头,“既来之则安之,既然已经发生了,就不用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好好想想能用这些做点什么吧”

突然,一个手环样的物品出现在了林一白面前的书桌上。

“这是飞船上配备的联盟III型亚空间发生器,可以为使用者打开一个亚空间。另外还有一些其他功能,你可以自己陆续发掘。”

“这,这看起来怎么特别像运动手环呢?”

“是的,发生器的原型不是这样的,但是考虑到隐蔽性,我在互联网上搜索了人类科技常用的手环类产品,把外观做了一点调整”

“嗯,嗯,这样最好,低调才是王道”林一白猛点头,如果手上戴的科技产品太过超时代,怕是第一时间就被有关部门请去喝茶了。

林一白拿起手环戴上,随后又是一堆信息涌入脑中。“哎,这样传输信息的效率也太高了,要是早几年得到这个,就是北大清华也考得上啊”

林一白试着在脑中下了个命令,“唰~”,脑海中就感受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不是里面暂时空无一物。林一白把视线投向桌上的一本书,突然,书消失不见了,随后林一白在脑海中就感知到了这本书已经出现在了亚空间里。一个念头,书又突然出现在了林一白手上。

“这真是太牛逼了!”林一白又试了几次,发现只要是在视线范围内的任何物品,都可以一个念头放进亚空间,同时也可以一个念头取出并放置到指定的位置。

“是的,亚空间发生器的作用半径是200米,如果视线被阻挡,配合悬浮式的侦查机器人,也可以做到超视距取放。”

林一白拿手环摘下,爱不释手地把玩了一会儿,问道:“作为飞船的新主人,需要我为你们做些什么呢?”

“传承!如果我们的文明在这次的战争中失败,帝国将会把我们文明在宇宙中彻底湮灭,不留下一丝痕迹。作为联盟文明的继承者,你有义务把联盟文明传承下去,这是原来的主人对继承者的唯一要求。”

“没问题!”林一白一口应了下来,“受了人家那么大的恩惠,办这点事情还是没问题的,知恩图报也是炎黄子孙的传统美德嘛”

林一白呆坐了一会儿,开始认真梳理一下脑中的资料。不得不说,高等文明的信息的技术就是先进,这些信息就好像生来就在脑子里存在一样,林一白要做的就是把它们“想”起来而已。

“嗯,无线神经接驳技术,不但可以像和小智这样在脑子直接对话,还可以操控对方的行为、甚至是思想。”

“这个是什么?生物改造技术!可以对生物进行基因改造,延长寿命、改变外貌都不在话下。”

“哇,这个也太牛逼了,纳米机器人,无数的纳米机器人可以自由分散组合,变成各种功能的装置,甚至可以侵入人体。”

林一白一会儿惊叹一会儿激动,就这样,直到东方既白,不知不觉地天亮了。

“平时熬夜开黑,还没到两三点就困得不行了,今天怎么一点都不困呢?”林一白发现天已经亮了,才惊觉自己居然毫无困意。

“是的,我已经为主人做了基因改造,在增强肉体强度的同时,大幅度地降低了大脑运行时的代谢废弃物产生的速度,并提高了脑脊液的清除效率。”

“说人话!”

“呃……意思就是主人以后每天即便只睡三四个小时也能做到精力充沛”

“好吧”一晚上各种刺激的消息已经让林一白审美疲劳了,听到小智这样说,也仅仅微微点了点头。

第二章 征服母老虎

***************************************************************************************************

既然一点困意没有,林一白也不打算睡觉了,走进厨房给自己弄了两片吐司,又煎了几片培根。高中就开始的自立生活,让林一白有了足够的独立生活能力,因为也不用为经济问题操心,因此生活的一直都很舒适。

“嗯……既然这些黑科技这么强大,该怎么利用起来呢?”林一白心不在焉地咬着吐司,暗自思索着。

突然,放在餐桌上的手机振动了起来,吓了正想的入神的林一白一大跳。“母老虎?今天可是周末啊!还让不让人活了”

“小林,周一有个标要投,今天下午之前把标封了,你来公司加班搞出来,限你一个小时内出现在公司。”沐亦双说完,不等林一白答话,就把电话挂掉了,只留下一脸懵逼的林一白举着手机。

“加班?加你妈的班!老子不伺候了!”林一白回过神,勃然大怒,正打算把电话回拨过去,霸气十足地告诉母老虎:“老子不干了”,猛然间,一个念头浮上了脑海,又缓缓放下了手机。

“嗯,就这么办,看老子今天怎么收拾你个小娘们!”林一白又思忖了一下,觉得自己的计划可行,麻利地换好衣服,提起背包就出了家门。

半个小时后,林一白出现在公司门口,办公室空荡荡的,只有销售部经理办公室隐约传来键盘敲打的声音。

“小智,给沐亦双进行神经接驳,控制权限设置为B级。”

“好的,主人,手术大概需要10分钟。”小智的回应一如既往地快,但是隐约中,林一白感受到了一丝……跃跃欲试?

林一白没有直接到经理室,而是悠哉地踱到茶水间,给自己泡了杯美式咖啡,然后端着杯子慢悠悠地晃进了经理办公室。

沐亦双已经人事不省地趴在了办公桌上,雪白的后颈上有一个鲜红的小出血点。“看来这里就是神经接驳的入口啊”

“是的,主人,神经接驳是通过纳米机器人完成的,接驳装置侵入人体后在颈部皮下展开,最多可以同时链接大脑八百亿个神经元,并拦截所有通往大脑的神经。一旦接驳完成,被接入者就是您的奴隶,她心底任何一个隐秘的想法都逃不过您的觉察,生死都在您一念之间,您就是她的神。”

“奴隶?你们高等文明也还有这么原始的社会等级吗?”林一白有些不解。

“联盟在千万年的征伐中几乎征服了整个星系,要知道,星系内两个低等文明之间的差异,可能比智人与三叶虫之间的差异还要大。如果没有这种技术,还谈什么对其他文明的控制,可能联盟早就分崩离析了。同样的,对手帝国文明也有类似的技术,不过是通过生化技术实现的,但都是异曲同工。”

林一白浅啜了一口咖啡,慢慢地咽下,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昏迷的沐亦双。

今天的沐亦双还是一身干练的职业套装,俯下的身子从侧面隐约可以看见红色的胸衣包裹着一对雪白的乳房,细嫩的腰肢堪堪一握,下面一双肉色的丝袜裹的大腿光滑可鉴。

“这对奶怕是至少得有C吧”林一白挑了挑眉,充满恶意的想着,“你这小娘们,骂了老子几年,来,先让老子收点利息。”

林一白毫不客气地把大手从胸口伸了进去,乳肉入手滑腻,出人意料地还颇有些弹性。“看不出来啊,小娘们保养的不错嘛,看来还是男朋友用的不多。”大手往里攀上乳峰,拨弄了两下蓓蕾,引的昏迷中的沐亦双不由自主地颤动了两下。

“哟,小娘们还挺敏感的”林一白把玩了半天,还用力捏了两把,滑腻的乳肉用指缝间挤出,留下几道红印。

“主人,接驳完成,是否唤醒奴隶?”

“唤醒吧”林一白放开乳肉,好整以暇地走到办公桌对面坐下,等着沐亦双醒来。

少顷,沐亦双悠悠转醒,感觉脑袋有些昏昏沉沉,抬起头环顾了一下,猛然发现林一白正坐在对面看着自己出神。

“小林!你什么时候进来的!为什么没敲门?!”

林一白正望着沐亦双出神,实际脑子里正在研究神经接驳控制奴隶的各种功能,听到沐亦双的娇斥,才突然回过神来。

“哦,沐经理啊,我也是刚到,你睡着的样子可真是怜人啊,是不是昨天太累没有休息好啊?”

听到林一白轻佻的回答,沐亦双俏面挂上了一层寒霜,脸一板说道:“现在请你出去,回到自己工位上,资料已经发到你邮箱了,下午五点之前我要看到结果”

“沐经理,啊不,亦双,呃,叫双儿比较合适,对,双儿,你这么累,是不是昨天男朋友操你太用力了?”

沐亦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小口微张,惊愕了片刻才反应过来,顿时怒火上升,白净的脸蛋都透着愤怒的红色。“你怎么敢这样跟我讲话?!你现在给我出去!马上离开公司!不然我叫保安了!”

林一白嘴角挂着笑意,双臂一抱,冲着桌上的电话一扬下颚,示意沐亦双打电话。

沐亦双左手抓起电话,右手就去按键,突然,沐亦双发现自己动不了啦。“这是怎么回事?”沐亦双一双大眼中盛满了惊愕,又用力尝试了一下,发现自己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可以动,除了一双美目还能左右顾盼。

“双儿啊,你可是一点都不乖啊。”林一白走到沐亦双面前,轻轻一跳坐上办公桌,右手抚上了沐亦双白皙的脸庞,然后用手指划过眼睛,鼻子,落到柔嫩的粉唇上,还拨弄了两下粉嫩的唇瓣。

“好了,可以让你说话了”林一白解开了沐亦双发声的控制。

“救命啊……救……唔……唔……”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恢复了发声的沐亦双第一时间喊出了救命,但马上就又被禁止了。

“嘘!小声点,音量超过50分贝就会被强制闭嘴,要乖哦”林一白竖起一根手指晃了晃,“再给你一次机会”

“小林,你在干什么?马上把我放开,你这是犯罪你知道吗?!”

“啧啧啧……小双儿,你还是没有认清形势啊,这是对我应该有的态度吗?看来必须要给你点惩罚了。”

话音刚落,沐亦双忽然觉得全身上下泛起了一阵不可抑制的痛楚,仿佛浑身每个神经末梢都在向大脑传递疼痛的信号,柔弱的身躯微微颤抖着,如果不是身体被控制,恐怕已经瘫倒在地上了。

“5……4……3……2……1,好,时间到。”随着林一白的指令,遍布全身的疼痛忽然消失地无影无踪,仅剩下微微颤抖的娇躯和额头满布的汗水,证明刚才那一切不是一场梦。

“好了,热身时间结束,先告诉你第一条规矩:我现在就是你唯一的主人,以后跟我说话每句话都要喊我主人,现在先叫一声听听”

“那不可能!”沐亦双未加思索地回答道,同时一双浸满泪水的凤眼恨恨地看着林一白,小鼻子皱皱着,显示出主人的倔强。

“在我这里,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看来你的小脑瓜还没有搞清楚形势啊。这样吧,刚才那种惩罚再来一次,之后每次时间翻倍,看看你的极限在哪里,现在,开始”

就见沐亦双浑身一阵,额头渗出豆大的汗珠,颤抖的身躯抖动越来越大。“放……放过我吧……”第二次惩罚结束后,沐亦双的声音已经有点嘶哑了。

“我说过,要叫主人”

沐亦双抿紧了嘴唇,仍旧不发一言。“呵,小娘们还挺倔,你先享受着,我去续杯咖啡”林一白转身出了办公室走向茶水间。

林一白的背影刚消失在门口,第三次痛苦又袭来,沐亦双调动全部意志尝试抵抗,但是痛苦的浪潮一波一波冲刷着意志的礁石,仿佛无穷无尽。沐亦双眼前发黑,偏偏大脑却又清醒无比,每一丝痛苦都清晰地被大脑接收到。心底浮起一个声音:“臣服吧,臣服于主人,你才能解脱。”,这个声音一遍一遍,越来越大,伴随着无尽的痛苦,将意志的礁石击的粉碎。

等林一白捧着咖啡再次晃进经理办公室的时候,早已经支撑不下去的沐亦双仿佛看到了救星,“主……主人,饶了我吧……”

“对嘛,早这么乖不是少吃好多苦头”林一白手一挥,解除了沐亦双的痛苦。“看着主人的眼睛,叫!”

沐亦双颤悠悠抬起含泪的眼眸,看着林一白,突然一阵红霞飞上了脸颊,“主……主人……”

“嗯,很乖”林一白摸了摸她的头,表示鼓励,“现在你可以自己动了”

沐亦双发现自己能动了,猛地站了起来,又想起刚刚经历地狱般的痛楚,浑身的勇气一下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主……小林,我不知道你怎么做到的,但是请你到此为止吧,我以前对你是苛刻了些,以后我改还不行吗?”

林一白冷哼一声:“你叫我什么?”

“主人……求求你放过我吧……”沐亦双嘴唇颤抖着,声音渐不可闻。

“少废话,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奴隶了,现在过来,跪下”林一白坐在椅子上,顺便翘起了二郎腿。

沐亦双握紧双拳,有心反抗,但是对林一白这种超自然的能力打心底充满了畏惧,挣扎了半天,挪动脚步走到林一白跟前,认命般地跪在了地上。

第三章 初次调教

***************************************************************************************************

“上身脱光!”林一白的命令简单直接。

沐亦双两手颤抖着解开了套装的衣扣,外衣缓缓从身上滑落,一双雪白的酥胸,在大红色胸衣的衬托下更显诱人。沐亦双本想停下,但是听到林一白冷哼一声,吓得浑身一抖,双手连忙伸到身后解开了胸衣的搭扣,露出了一对红色的蓓蕾,骄傲地挺立在乳峰的顶端。

“很好,给主人脱鞋,舔”林一白把翘起的那只脚伸到沐亦双的面前。

沐亦双的俏脸猛地涨的通红,这也太侮辱人了,沐亦双至今未婚,一直洁身自好,虽然交过两个男朋友,也都是对她尊重有加,在床上连换个稍微淫荡些姿势的情况都不多,更别提这么侮辱人的动作了。

“在等什么?”林一白见沐亦双迟迟没有动作,知道这个美女经理没有经历过这些,恐怕还是得再加些压力了。

“主人,求求你,这也太……羞辱人了……”

“羞辱?你明白自己的身份吗?作为奴隶,取悦自己的主人是奴隶存在的唯一价值。”林一白冷冷地道。

“不,不要啊主人”沐亦双趴在地上,哀哀地痛哭起来。

“不要?奴隶没有说不要的权利!”林一白一把揪住沐亦双的头发,强迫她扬起俏脸看着自己,“主人的任何命令你都应该不折不扣地执行,主人的惩罚需要再帮你重温一遍吗?这次可以让你享受一分钟!”

“不,不用,我知道了主人……”沐亦双吓的颤抖起来,惊叫到。

“很好,知道了就快点做!”林一白放开沐亦双的头发,重新把脚翘到她的面前。

沐亦双深吸一口气,用双手捧起林一白的鞋子,用力把皮鞋脱掉,露出穿着纯棉黑袜的右脚。然后慢慢帮林一白褪下袜子,鼻翼扇动了两下,也不知道是不是闻到了什么。其实林一白有点洁癖,和很多直男不太一样,个人卫生一直很注意,贴身衣物也换的很勤。

沐亦双闭上眼睛,认命似的伸出粉红的香舌,轻轻地舔了一下林一白的脚趾。

“嘶……爽……”看着艳丽的女经理乖乖地舔自己的脚趾,林一白的满足感无以复加:“双儿,把脚趾头含进去,舌头要在指缝中舔”

沐亦双按着他的指令,逐个把脚趾含了进去,还间或用舌头扫过脚趾间的缝隙,林一白勾动脚趾,追逐着俏皮的小舌头。沐亦双感受到了他的调戏,抬起眼幽怨地看了林一白一眼,又低下眼眸专心舔脚。

“抬起头,看着主人”林一白顺手从口袋把手机摸了出来,“很好,不要动”,然后按下了拍照按钮,“这样很骚,十连拍,不错不错。” “呜……呜……”沐亦双抬起双眼,知道自己含着脚趾的样子十分淫荡,但是又无力阻止林一白的任何行动,只能羞红了双颊任由他为所欲为,舌头却不敢有任何懈怠,继续自己羞耻的工作。

林一白蹬掉左脚的鞋子,一把扯下袜子,将左脚探到了沐亦双的胯下,用大脚趾探寻着艳丽女经理的蜜处。沐亦双不自然地扭动了两下,今天她穿的丝袜裆部是加厚的,虽然隔着厚厚的袜子,林一白的脚趾也蹭到了敏感的蜜豆几次,每蹭到一次,沐亦双全身就不自主地抖动了一下。

其实,从林一白开始让沐亦双舔脚的时候,就安排飞船的主控电脑缓慢低频次地刺激女奴大脑的视前区和视交叉上核,沐亦双并不知道这些,但是身体的变化自己是能体会到的,胯下开始有潮湿的感觉,胸前两粒蓓蕾也慢慢地挺了起来。

“我是这么淫贱的女人吗?是因为单身太久了吗?为什么给男人舔脚都能有快感,呜,太羞耻了。”沐亦双大脑一片混沌,仅剩的一点控制力在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去追逐林一白正在胯下挑逗自己的脚趾,但她不知道的是,她的身体已经无意识地在跟随林一白脚趾的运动反复磨蹭了。

“行了,站起来,自己脱光”林一白把右脚从美女经理口中抽离,没想到沐亦双的小舌头还在空气划了几下,“双儿,舔主人的脚很上瘾吧”

回过神的沐亦双这才惊觉自己刚才干了什么,看着林一白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不由的大羞,连着脖子都红了起来。

沐亦双站直了身体,赤裸的上身雪白的耀眼,两个钟乳型的乳房悠悠的晃了两下,震颤出一股熟女的风情。沐亦双从侧面拉下套裙的拉链,任由套裙掉落在脚下。

“很好,继续”看着上下打量自己的林一白,沐亦双紧张地褪下丝袜,露出红色的内裤,看得出来,和胸罩是一套的,几根弯曲的阴毛俏皮地从内裤边缘探出头来。

沐亦双两眼一闭,脱下已经被爱液浸湿了一块的内裤,露出了女人最神秘的地方。“不错,阴毛修理的很好看”林一白伸手扯了两下,顺口说道:“平时不少花心思打理吧,是不是男朋友要求的?”

“不是的”沐亦双含羞回答道,“我已经单身好久了,上一个男朋友分手已经两三年了”

“难怪你天天在公司火气那么大呢,原来缺少男人日啊”沐亦双听着这么粗俗的话,扁了扁嘴,有心反驳却不敢说什么。

“呵呵”林一白轻笑了一下,“现在站直,双手放到脑后,挺胸,腿分开,这是奴隶的标准站姿,以后记住了”

沐亦双不情愿地按要求摆出羞人的姿势,挺翘的双峰感觉到一丝凉意,那是空调的风拂过身体,皮肤上泛起一层细碎的鸡皮疙瘩。“主……主人,能不能把窗帘放下,万一……万一有人来公司……”

林一白上上下下打量着沐亦双的身体,又用手轻轻划过女人的锁骨、乳房、肚脐,沐亦双的皮肤跟着他的手起伏,她在努力克制自己,但是抑制不住的羞耻感让她微微颤抖起来。林一白的手最后在小腹上划了两圈,这才走过去放下玻璃隔断的百叶帘,然后顺手锁上了门。

看到窗帘阻隔了视线,外面即便来人也不可能知道办公室内发生了什么,沐亦双才显得略微放松一点,毕竟刚才如果有人来公司加班,看到她那个样子,她怕是没有脸在公司继续待下去了。

“过来侍奉主人吧”林一白转身坐到沙发上,大喇喇地分开双腿。

第四章 红唇口爆

***************************************************************************************************

看到林一白的姿势,有过一些性经验的沐亦双知道该做些什么,走到林一白身前跪下,伸手去解他的皮带。却不想林一白坐的死死的,她没法把裤子褪下。

沐亦双尝试了几次,知道林一白有心戏弄自己,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抬头看着林一白,柔声说道:“主人,请抬一下……”

林一白欠了欠身子,伸手握住沐亦双的一个雪乳,大拇指还顺便拨动了几下蓓蕾。沐亦双恍若未觉,趁着他欠身,把裤子以及内裤一并脱下,并褪到脚踝。

经过刚才的调教,林一白的肉棒已经早早翘立了,内裤刚一脱掉,就扑的一下立了起来,仿佛蛟龙脱困。沐亦双看了两眼,俯下臻首,轻轻地把龟头含进口中。

“很好,含深一些,舌头动起来,注意舔前面的沟”林一白还在揉捏雪乳,时不时的大力抓两把。

沐亦双虽然之前交过两个男朋友,但是因为生性保守,很少为男友口交,仅有的几次经验也是挨不过男友的软磨硬泡,草草含几下了事。

“双儿,你这技术不行啊,注意牙齿,不要挂到主人”林一白一边拨弄蓓蕾,一边指点。“是不是以前很少给男朋友口交啊”

“呜……嗯……”沐亦双口中有物无法说话,勉强呜呜两声表示主人说对了。

“好吧,那主人今天就好好调教调教你,起码把深喉先掌握了”说着,林一白伸手按住沐亦双的头,用力往下按去。“喉咙放松,让主人的龟头进去”

在林一白的大力按压下,沐亦双不由地张大了嘴,尽力把肉棒吞了下去。“唔……咳……”因为喉咙初次被这么大的异物侵入,沐亦双很不适应,硬物顶到喉咙引起的反胃感不可抑制地冲了上来。但是林一白的手死死的按住她的头,她只能尽力去适应,在度过了最初的不适感之后,慢慢学会了放松,让喉咙能够更好地容纳龟头的侵入。

“不错,果然是咱们公司的金牌销售,领悟能力很强”见到沐亦双已经有所适应,林一白放开了手,继续去揉搓那一对雪乳。

沐亦双温暖湿润的小口全方位包裹着龟头,灵活香舌的撩拨由开始的生涩慢慢也变的熟练起来,林一白放开双乳,向后一仰,闭目享受起来。沐亦双上下摇晃着头,硕大的肉棒在红唇中进进出出,伴随着吱吱嗦嗦的淫秽声音。慢慢的,沐亦双感觉自己浑身发热,一股莫名的情欲从小腹升腾起来,花瓣也变得湿漉漉起来。

林一白闭目享受着,同时安排主控电脑稍微提升了一下沐亦双体内的多巴胺分泌,沐亦双觉得自己越舔越有感觉,心情也从一开始的抗拒变成了接受,再变成了享受。

“呜,我真是淫荡的女人,在办公室脱光了跪在地上给下属口交怎么会有快感……”肉棒的反复进出变成了一个机械运动,沐亦双大脑已经没有太多的空间去思考别的事情,服侍好嘴里的肉棒仿佛成了目前唯一重要的事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沐亦双感觉舌头已经开始麻木,双腮也有些酸痛了,突然,林一白坐了起来,双手紧紧按住她的头,一股酥麻感从尾骨升起,“嘶……含紧,快……”随着几下用力的含动,沐亦双感觉嘴里的肉棒喷射了,一股股射到她还在不停舔弄的舌头上。沐亦双瞪大了双眼,想抬起头吐出肉棒,但是脑袋被林一白死死地按住,直到肉棒停止跳动。

“不许吐,张开嘴让主人看看”林一白渡过了高潮的舒爽以后,缓了缓神,慢慢把肉棒从沐亦双口中抽出,同时命令道。

“呜……”沐亦双抬起头,张开小嘴,给林一白展示口中的精液,“很好,不要动,主人给你十连拍”,一串连续的快门声响过,艳丽女经理的含着精液的样子被永远固定了下来。

“好了,你可以咽了,第二条规矩:以后给主人口交完都要给主人展示以后再咽下。”沐亦双哀怨地看了林一白一眼,第一次口爆就被要求吞精,如果之前哪个男朋友敢这样要求她,恐怕当时会被她从床上踹下去。但是现在面前的是无法反抗的主人,还能怎么办呢。

沐亦双一狠心把口中的精液咽了下去,滑腻的感觉像是鼻涕,又略带一些栗子花的味道,不知道怎么地,咽下去的时候沐亦双觉得自己身体颤抖了一下,一阵舒爽的感觉通达四肢百骸。“这……怎么吞精也会有快感……这也太淫荡了……我今天是怎么了……”

心知肚明的林一白看着因为舒爽而略微失神的艳丽女经理,心想:“这么多来几次,还怕你不上瘾?”伸出脚趾一探,发现沐亦双胯下已经是滑腻腻的一片,看来女人吃肉棒的时候很有快感啊。

“站起来,转过去让主人看看你的小穴”沐亦双闻言缓缓站起,背对着林一白,同时弯下腰去。

林一白用手抚上臀肉,揉捏了两下,又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用手掰开,这样让主人怎么看!”

沐亦双被突如其来的一下拍得腿一软,险些跪了下去,急忙用双手探到身后,一手握住一边臀瓣,向两边微微用力,分开好让林一白看清自己私处的风情。

玩弄了这么久,第一次看到了艳丽女经理的蜜穴,两条肥美的阴唇紧紧地闭合着,已经有爱液丝丝缕缕渗出阴阜,在阴部形成湿漉的一片。阴阜下方一个小巧的红豆已经勃发,微微从包皮中探出头来。

林一白伸出手指,拨弄了两下蜜豆,“嗯……主人……不……”沐亦双从鼻中哼出了呻吟,显然这两下对她的刺激不浅。眼见效果不凡,林一白索性伸出食指按上了蜜豆,轻一下重一下地开始揉按。

“啊……主人……轻……轻一点……”随着林一白的按捏,沐亦双身子一阵阵的颤抖,呻吟声也是高一声低一声,眼看着摇摇晃晃就要站不稳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