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驭奴录 (5-8) 作者:未来已来

【幻想驭奴录】(5-8)

作者:未来已来2020年9月12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作者的话:我认为好的写作是一定是先娱己再娱人的,所以这篇文字算是篇娱己之作,同时分享给大家,如果能娱乐到他人,那就更好了。本文中的设定不是常见的“系统”,也不是“超能力”,而是科技实现的。所有的科技都是在不远或者遥远的未来可以成为现实的,只不过太超越时代的科技无异于魔法而已。

关于对M的控制,不太理解的朋友可以搜索“缸中之脑”,应该就能理解了。

人类是很可悲的,看似无所不能,实则被困在区区1。4千克脑组织中,由860亿个神经元定义。甚至连自由意志都不一定存在。所以一旦所有通往大脑的神经被劫持,那“人”自然也就成为了这具躯体的囚徒。

不多说了,希望大家看文愉快。

第五章 花径初探

“过来趴着吧”林一白顺手一扯,把沐亦双拉到自己腿上趴着,顺手给翘臀了两巴掌,然后又摸上了蜜豆。

“啊……嗯……啊……”沐亦双趴在林一白的腿上,脸埋在沙发上,随着林一白手指的按压轻轻重重地叫着,一贯保守的羞耻感让她不敢放声大叫,只能从嗓子眼挤出一声又一声的娇吟。

看着沐亦双已经渐入佳境,林一白两下蹬掉裤子,盘起右腿,脚正好放到美女经理脸前,林一白用脚趾拨弄了两下沐亦双的唇瓣,已经被他的揉按到失神的沐亦双感觉唇边有东西,本能地张开嘴就含了进去,同时舌头开始上下舔弄。

这么乖巧的母老虎让林一白心情大爽,之前两三年受她的那些腌臜气一扫而空,看着乖巧舔弄自己脚趾的俏丽佳人,虽然早就不是处男的林一白觉得这才是男人该有的享受。

随着沐亦双的舔弄,耳边环绕的是沐亦双不断的娇吟,没过多久,林一白的肉棒就又抬起了头,并且越来越硬,根本看不出已经发射过一次的迹象。

林一白收回手,拍拍沐亦双的翘臀,“去,趴到办公桌上,主人要干你了”沐亦双颤巍巍地站起身子,咬着嘴唇转身趴到了自己的办公桌上,已经红的有点发烫的脸颊贴着冰凉的桌面,心里不知道是期待还是被强迫的羞耻。

林一白站到沐亦双身后,手扶着肉棒,用龟头在蜜豆上摩擦了两下,引得沐亦双又是一颤,然后把龟头对准蜜穴,坚定地插了进去。龟头刮过穴内层层叠叠的腔肉,比刚才小嘴裹着肉棒还要舒爽的感觉,让林一白舒服的闷哼一声。

“嗯……啊……主人……”沐亦双扬起颈子不禁轻叫了一声,被玩弄了这么久,终于还是失身了,虽然知道不可避免,沐亦双心里还是有些愤恨,但是这点恨意很快就被下身涌上的一波波快意冲得不知去向。

随着林一白的抽动,沐亦双下身的爱液越积越多,咕咕唧唧的水声伴随着林一白小腹击打在她臀部上的啪啪声,办公室的气氛越来越淫糜。

“啊……啊……插的……好深……好……舒服……”沐亦双已经完全无法控制自己,之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快感已经彻底把她淹没,一声高过一声的呻吟吹响了让林一白冲锋的号角。

林一白双手把住沐亦双的屁股猛烈抽插着,不管任何技巧,什么九浅一深早已经扔到脑后,脑子里就一个念头:“老子插死你个骚货,叫的这么骚……”又快速抽插了百余下,剧烈的酥麻感又一次升起,林一白不再忍耐,猛插了几下,把精液全部射进了沐亦双的骚穴。

“呼……”林一白大汗淋漓地趴在沐亦双背上,感受着肉棒在骚穴中的跳动,以及肉穴轻轻的吮吸。

“不错,主人干的你很爽,过来用小嘴给主人清理干净”稍微歇息了一下,林一白起身坐回了沙发,两条腿大喇喇地分开,等着女奴来给自己清理下体。

沐亦双从性爱的余韵中回过神来,转身依旧跪在沙发前,轻轻地把刚才在自己体内驰骋的肉棒含进嘴里,用舌头从棒身到龟头依次舔过去,入口还带着自己下身爱液的微酸。“他……怎么会这么爽……以前从来没有过……我是被他强迫的啊……难道我真的是这么淫贱的女人吗?”沐亦双心里乱七八糟地想着,“以后我该怎么在公司面对他啊?”“不用担心,以后在公司还跟之前一样,你继续做你的销售经理,需要你的时候过来侍奉主人就可以了,你慢慢会认识到自己淫贱的本质的。”林一白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开口说道。

沐亦双正想着,听到林一白的话,猛然一惊,仿佛见了鬼一样:“你……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呵呵,你以后就是我的奴隶,你的一举一动一思一想主人都知道,所以不要有那些不该有的念头,不然主人的惩罚就不会是今天这么轻了。”“知道了,主人……”直到此刻,沐亦双才彻底认命,放弃了任何幻想,知道自己从此以后就是面前这个男人的性奴,无法逃脱。作为一个职业的销售精英,沐亦双审时度势的能力很强,既然无法反抗,那就只能尽力配合,也许能让自己好过一些。想到这里,沐亦双清理肉棒的动作又快了几分,清理完成以后,不等林一白吩咐,主动张嘴让他检查了一下,然后才咽下自己爱液和唾液的混合物,当然还有林一白肉棒里残存的些许精液。

沐亦双给自己简单的清理了一下,然后坐到林一白的身边。“双儿啊”林一白伸手搂过女人,大手顺势攀上了乳房捏住了乳头。林一白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你是主人第一个性奴,只要你表现好,主人就不会亏待你。”“知道了,主人”沐亦双既然刚才已经想通,也就配合多了,主动把自己白花花的肉体偎进林一白的怀里,问道:“主人,你是怎么让我那么疼啊,都疼死人家了。”林一白伸手点点她的后颈,“这里,我给你植入了一个神经接驳装置,可以直接控制你的大脑,其他的你现在也不需要知道,我给你的是B级权限,以后你还可以帮主人管理其他低等级的性奴”“啊?!”沐亦双虽然对技术不懂,但也知道目前地球上的技术是远远做不到这样的,看起来与魔法无疑。

“呵呵,超越时代的科技,就是魔法,这是一个着名科学家说的”“那以后主人还会有其他的……呃……性奴吗?”沐亦双第一次说性奴两个字,颇有些不太适应。

“怎么?你觉得主人有你一个性奴就足够了?”林一白撇了她一眼,冷冷道。

“不,不,主人的意志就是天,主人有更多的性奴,双儿就帮主人管理好她们,教导她们侍奉主人。”沐亦双被他一撇,吓的小脸煞白,赶紧解释。

“嗯,知道你自己的位置,尽好一个奴隶的本分,就行了”林一白摸了摸沐亦双的小脸,“去穿衣服吧。”“哦,好的,主人”沐亦双捡起衣服一件件穿戴起来,不一会儿,一个俏丽的职业女郎就出现在林一白面前。同时,林一白也穿戴一整。“走吧,我饿了,咱们吃点东西去”“好的,坐我的车去吧”沐亦双一路当先,从地下停车场开出自己的红色奥迪,林一白坐在副驾驶,看着沐亦双俏丽的侧脸,刚发射过两次的肉棒又有些蠢蠢欲动。

“算了,还是先填饱肚子要紧,随便找家饭店吧,吃完去你家”“是,主人”沐亦双一踩油门,熟练地开着车汇入了城市的滚滚车流。

第六章 母狗侍菊

饭后,两人回到沐亦双的家中。沐亦双居住的小区属于高档小区,用上了一流的安防设施,从小区大门到单元以及电梯全部使用了面容识别,开发商还在各户预装了一键报警功能,直接连通小区保安室,居住在这里,单身女人是很有安全感的。

“主人你先坐一下,我……双儿去给你拿点喝的。”说完,沐亦双绕过吧台,去冰箱拿饮料,留下林一白独自站在门口打量着这套两居室。

室内装修使用的简约现代轻奢风格,很契合沐亦双职业干练的形象,客厅墙上挂着一副现代风格的粉彩画,电视地柜上放着两个抽象的现代工艺品,显示出主人独特的艺术品位。米色的沙发与深色石材的电视地柜交相呼应,两个浅色布质的圆凳散落在旁边,上面零落着扔着几件内衣。林一白走到沙发坐下,把脚翘上了一尘不染的茶几,顺手打开了电视。

“双儿,这套房子不错嘛,看来公司没有亏待你。”林一白无聊地换着台,一边跟在餐厅的沐亦双说话。

“嗯,主要是这几年我确实为公司创造了不少业绩,老刘当然得花点心思笼络住我。”说到自己的业绩,拿着可乐走过来的沐亦双面有得色。

沐亦双在沙发上坐下,递给林一白一罐可乐,又把柔软的身子偎了过去。

“主人,下午咱们去逛街吧,给你买几件衣服。你现在的衣服太配不上你的气质了。”沐亦双既然已经臣服于面前这个男人,空窗已久的女人自然地把他看做自己的男人,出于本能地想给他打扮一下。

“呵呵”林一白苦笑了一下,“废话,老子一个月就那点工资,吃饭还了贷款以后就剩不下多少,拿什么去商场买好衣服?!”“嘻嘻,放心吧主人,双儿有钱,今年业绩不错,公司发了不少奖金呢。”林一白想了想,点了点头,其实自从他得到飞船,钱已经不再是问题,但既然女人有这份心,还是不要扫她的兴好了,毕竟女人全身心的臣服才是林一白想要的,靠黑科技控制的人形傀儡未免让人有些索然无味,但是如果有不识趣的母狗,林一白也不介意让她求死不能。

两人歇息了一阵,随后驱车到了附近的一家高端商场,一楼入口处的意大利男装ErmenegildoZegna是林一白一直都很喜欢的一个品牌,但是因为价格确实不菲,之前逛街逛到这里也只是草草转两圈就离开了,连试试的欲望都没有。

“主……一白,你来试试这个”沐亦双举着一件淡蓝色的单排扣西装夹克冲着林一白说道:“我觉得你穿上这个一定很帅。”因为有女店员在场,林一白也没有计较女人的称呼,接过衣服进了试衣间。

少顷,正在挑衣服的沐亦双眼前一亮,只见走出来的林一白身材修长,在淡蓝色西装的衬托下更显气质冷峻,配上一件条纹的印花衬衫,看得女店员都两眼放光,“先生,您的女朋友真有眼光,这件衣服我就没有见过像您穿的这么出效果的”林一白自己照了照镜子,朝着沐亦双点了点头,“嗯,还不错,要了吧。”“一白,你打扮一下果然大不一样呢!今天就交给我吧!”受到鼓励的沐亦双激发出了一百分的热情,转身又去给林一白挑选其他衣服。

三十分钟以后,两人提着七八个袋子走出了店门,林一白走到一个拐角处,看看四下无人,接过女人手中的袋子,扔进了亚空间。

沐亦双就觉得眼前一花,刚才两人双手提的满满的袋子已经全都消失不见,惊奇地睁大了眼睛:“这……这也是什么黑科技吗?”“嗯,小智,给双儿解说一下”随着小智的解说,只见沐亦双的双眼睁的越来越大,看向林一白的眼神中也多了一丝崇拜:“主人,这也太厉害了吧,还有这个小智,也是你的性奴吗?”“呵呵,她可不是什么性奴,她是人工智能。你主人厉害的地方还多着呢,回头你就知道了”林一白不以为意地挥了挥手,“走吧,再去别家逛逛。”一直逛到天色近晚,两人才满载而归,不仅给林一白买了一堆,沐亦双也添了好几件女人味十足的长裙,因为林一白说了一句喜欢看女人穿长裙,而沐亦双衣柜里最多的却是职业套装。

回到家中,沐亦双正打算去张罗晚餐,结果被林一白一把按在吧台上,右手顺势一探,手指没入潺潺的溪谷。

“啊……主人……”女人的身子瞬间瘫成一团软泥,咬着贝齿任由林一白施为。林一白揉搓了一会儿,拍了下沐亦双的屁股,站直了身子。沐亦双会意,款款跪倒在男人面前。

林一白张开手掌,食指与中指亮晶晶地反射着光,还拉出了一两条淫靡的细丝。

“骚母狗,看看你淫荡的小穴,已经发情了,还把主人的手弄脏,马上给主人舔干净!”沐亦双什么时候被这么粗俗的话羞辱过,脸一下就红了,但是发春的肉体却是不争的事实,像是在提醒她自己的淫贱。沐亦双娇媚的看了男人一眼,眼波流转,伸出舌头向两个手指缠绕过去,同时也没有忘记自己的本来任务,帮林一白褪下了裤子。

林一白的肉棒早就按捺不住,直挺挺地顶住沐亦双的脸颊,沐亦双吐出手指,侧脸用红唇吻上了龟头,舌尖在龟头轻点了两下,顺着棒身一路向下舔上了阴囊,逐个把阴囊含入口中用舌尖舔弄。

林一白大手抚上女人的头顶,无意识地摩挲着,女人仿佛得到了鼓励,舔的越发卖力起来。舔了一会儿,林一白突然想到一个主意,手向下用力按了按。

“呜……主人该不会让我舔那里吧……好脏……”聪明的沐亦双马上体会到了男人的意图,正在内心纠结,突然耳边传来林一白的声音:“骚母狗又忘了?

奴隶唯一的价值就是用自己低贱的身体取悦主人,不管主人赐予什么,都应该甘之如饴地接受。”“哦,知道了主人。”沐亦双眼圈一红,跟随着男人的力度,向下移动了几分,仍带着一丝不情愿地用小嘴吻上肛门。

“好臭……”沐亦双的舌尖在肛门上舔了几下,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直冲头顶,还带着几分苦涩。

“嘶……用力,舌头顶进去……”林一白爽的倒吸一口气,手顺着领口摸了下去,雪白的的乳肉在大手的揉捏下变换着形状。

“主人……轻点……”沐亦双娇吟了一声,按男人的命令用力把舌尖挤进了肛门,上下左右抖动着,小手还握着男人的肉棒轻轻套弄起来。

沐亦双用力把舌头向里面伸去,鼻尖顶着男人的阴囊,鼻息一阵阵喷在阴囊上,激起了男人心底的暴虐。

“平时高傲的职业女经理现在乖乖地跪在地上给老子舔屁眼,公司那些人要是知道了还不个个惊掉眼珠子,哈哈哈哈。管你是什么身份,落到老子手里,最后都是老子脚下的一条骚母狗。”第七章 艳丽经理初开菊门

林一白闭目享受了一会儿沐亦双的菊花侍奉,拍拍女人的头,走到沙发坐下。

“爬过来,眼睛看着主人”

沐亦双双颊飞红,抬起头看着男人,肉色丝袜包裹的两条美腿交替挪动,肉乎乎的屁股左右摇摆,一对雪乳在身前颤颤悠悠,随着女人的爬动呼之欲出。

林一白看得口舌发干,盯着沐亦双的双眼,邪邪一笑:“小母狗,想不想让主人操你?”“嗯,双儿先侍奉主人肉棒。”沐亦双底裤已经被爱液浸透了,骚穴不由自主地收缩了几下,只想被粗大填满。但是女人依然谨记奴隶的本分,跪到男人身前,轻轻地把肉棒纳入口中,手下不停,转瞬把自己脱了个精光。

林一白没有去看正把肉棒嗦的吱吱有声的沐亦双,侧躺到沙发上,把过女人浑圆的臀部,先用手指在湿漉漉的蜜穴里沾了两下,然后点上了菊穴,不轻不重地揉着。

“呜……主人……脏……”沐亦双扭了两下屁股,被肉棒占住的小嘴里挤出含混不清的两声,林一白根本不理,借着淫水的润滑,坚定地把食指缓缓伸进女人的菊穴。

“小母狗,主人先帮你适应适应,等下给你屁眼开苞。”早已通晓人事的沐亦双虽然知道有肛交这回事,偶尔自渎的时候也看过类似情节的AV,但是真到自己面对的时候,一想到菊穴要被主人那么粗大的肉棒插入,毫不留情地抽插蹂躏,仍然吓的浑身颤抖。

“主人,请怜惜些双儿……轻……轻点……”,沐亦双不敢有任何反对的表示,只能寄希望于主人对自己的怜惜。小嘴更加卖力地吸允着肉棒,小手轻轻地揉搓阴囊,希望让主人心情好些。

林一白觉察到了她的想法,用脚用力按下女人的脑袋,趁着沐亦双努力放松喉咙无暇他顾的时候,食指用力一戳,整个没入女人的菊穴。

林一白顿时感觉食指被一圈有力的嫩肉紧紧裹住,肠道里面温热柔软,用指头左右搅动了两下,逗的女人身子一阵娇颤。

“呜呜……用一根指头都这么难受……要是主人的肉棒插进来……”,沐亦双忍着菊穴的不适,一下一下努力做着深喉侍奉,口水顺着棒身流下,把男人黑亮的阴毛打湿了一片。

林一白用手指在菊穴中抽插了一会儿,觉得穴口已经不是那么紧了,用食指向侧面扩展了一下,开始尝试把中指也插入进去。

“呜……主人……疼……疼……”女人吃疼不住,刚想抬起的头被林一白用脚又狠狠按下,肉棒直插嗓子眼,引起一阵干呕。

“疼?主人惩罚的时候更疼,是不是又想试试了?”一句话勾起了沐亦双惨痛的回忆,那种痛彻骨髓的感觉说什么也不想再试第二次,只能强忍着菊穴的痛楚,尝试着放松菊门,任由林一白肆虐。

林一白觉察到了女人的配合,却是放弃了尝试,在肉乎乎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激起一片臀浪。

“自己坐上来,主人要干你屁眼。”

沐亦双羞红了脸,第一次被爆菊还得自己主动把菊穴奉上,巨大的耻辱感刺激的她大脑都有些眩晕。她紧紧咬着下唇,力度之大已经让红唇都褪去了血色。

女人爬上沙发,缓缓蹲坐在林一白身上。

“慢着,先用你的骚穴给主人湿湿。”看着沐亦双这么乖巧,林一白也对女奴多了一丝怜惜,先让她润滑一下等会儿可以少吃点苦头。

“嗯,谢谢主人……”沐亦双知道男人对她的疼爱,听话地先用自己的蜜穴套上肉棒,然后一坐到底。

“啊……主人好大……好爽……”一股酥麻的感觉从蜜穴直冲头顶,早已经空虚难耐的骚穴紧紧吮吸住肉棒,不等林一白吩咐,沐亦双就主动地开始上下套弄起来。

套了十几下,沐亦双依依不舍地褪出肉棒,用手扶着龟头对准自己的菊穴,狠了狠心,缓缓坐了下去。

林一白就感觉龟头挤开一圈嫩肉,缓缓进入了一处柔软的所在。

“嘶……真紧,比处女的骚穴还紧。”肉棒根部被嫩肉紧紧箍住,龟头接触到的地方温热柔软,虽然少了蜜穴里面层层叠叠的肉芽刮蹭棱沟的舒爽,但是比处女穴还要紧的肠道滑腻腻的,还不时地收缩蠕动几下,带给男人不一样的快感。

沐亦双先进出了两下,等自己略微适应以后便开始一上一下运动起来。

林一白看着女人上下起伏,一手一个揪住胸前翻腾的雪乳,狠狠地用指头揉碾着粉嫩的乳头。

“啊……好疼……主人太粗了……后面要裂开了……啊……嗯……”沐亦双动了一会儿,开苞菊穴的痛楚褪去,一股异样淫邪的兴奋感慢慢升腾起来,胸前不断被男人刺激,身子也开始发热,女人从被强迫的屈辱变得配合,上下套弄的同时还左右扭动着屁股,好让龟头能够刮蹭肠道内壁每一处软肉。

“小母狗,什么前面后面的,叫屁眼!尝到了干屁眼的舒服了吧?”林一白觉察到女人的变化,心下大乐:“这只骚母狗,第一次操屁眼就能这么快进入状态,是个适合调教的好奴隶。”“嗯……嗯……开始舒服了……”,沐亦双双手按在男人胸前,努力用菊穴取悦着自己的主人,小舌头无意识地舔着嘴唇,眼神迷离。

“啊……嗯……啊……主人……双儿不行了……”连续长时间的套弄,沐亦双酸软的双腿再也支撑不住,软软地趴在林一白的胸前,鼻息打在男人的胸肌上。

“主人……没想到插……屁眼也这么舒服……”沐亦双颤声一边说着,一边在林一白的示意下,用舌尖撩拨着男人的乳头。

“骚母狗,现在认识到你有多淫贱了吧?”

“嗯,幸亏有了主人,双儿才能知道服侍主人有多舒服,双儿这身贱肉都是主人的,主人想怎么玩弄都可以。”林一白能确认沐亦双说的是真心话,心头一热,翻身将女人压在身下,从菊穴抽出肉棒,狠狠地朝着蜜穴插了进去。

“啊……啊……要死了……主人干死母狗了……”被操到失神的沐亦双鬓发散乱,头甩来甩去,嘴里胡乱叫着淫词浪语,在林一白的控制下很快就攀上了一次高潮。

“啊……啊……双儿不……不行了!!!”沐亦双脑子里仿佛炸开了一朵烟花,从来没有享受过的强烈的刺激让她眩晕到失神,只剩下蜜穴不受身体控制的一下一下吮吸着肉棒。女人浑身瘫软无力,身子无意识的抽动一下,又一下,意识仿佛漂浮在云端,好一会儿才回到现实。

“主人……双儿好爽……”看着眼前的男人,沐亦双眼里满是柔情蜜意,用一双雪臂缠绕上林一白的脖颈,小嘴向男人凑了凑,看看男人没有反对的意思,这才大胆吻上男人的嘴唇,香舌伸进男人的嘴里,追逐缠绕着男人的舌头。

“骚母狗,主人今天心情好,就允许你大胆一次,你的嘴需要服侍的还是主人的肉棒和肛门。”因为两人吻在一起,发声器官都被占用了,林一白索性直接把声音传到女人脑中。

“嗯嗯,谢谢主人,双儿知道主人怜惜。”

两人唇舌交缠戏耍了一会儿,林一白立起身子,继续大力鞭挞起来,每一下都一插到底,随着咕咕唧唧的水声,很快就在沐亦双的屁股下积起一滩水洼。

“啊……主人……用力……”沐亦双抬起双腿缠绕在林一白腰间,一双柔嫩的小脚上下摆动着,如同玉石般的十个白嫩脚趾时而紧绷时而放松。

又抽插了几百下,伴随着几下重重的插入,沐亦双全身筛糠似的颤抖起来,蜜穴也紧紧地收缩,眼看又来了一次高潮。林一白再也忍耐不住,死死地抵住女人蜜穴的最深处,大股的精液喷薄而出,灌满了女人的腔道。

第八章 喜欢当狗的富二代

一缕晨光将城市从睡梦中唤醒,匆匆忙忙上班的人群塞满了各种交通工具,又是一个忙碌的工作日。林一白坐着沐亦双的车来到公司,先打发女人上去,自己在停车场抽了支烟,才慢悠悠晃进电梯。

“哥们,今天穿的很帅啊,你这周可得加把劲,不然母老虎可不会饶了你。

不过感觉她今天心情好像挺不错。”还没走到自己工位上,林一白就被赵海洋一把拉住了。

“那是自然,老子把这母狗操的爽上天了。”林一白心里呵呵一笑,拍了拍哥们:“没事,放心,山人我自有妙计。”赵海洋一脸懵逼地看着林一白,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感觉他整个人有些不一样,但是也说不出哪里不同,挠挠头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一白哥哥,周末过的怎么样啊”,刚送走赵海洋,行政部的黄宛秋又蹦了过来,小姑娘大学刚毕业,进公司才两三个月的时间,长相可人,声音甜美,对林一白颇有好感,常常有事没事的就来找他聊天。

“还行吧,在家打了两天游戏,你呢?”林一白明显对她兴致不大,虽然偶尔无聊的时候也考虑过把魔手伸向黄宛秋,但是始终没有付诸行动。自大学以来,林一白的女人缘都不错,之前的几个女朋友即便不是校花,也得是班花级别的,所以看女人的眼光也挑剔起来,轻易不会为哪个女人心动。

“我也可无聊啊,在家追剧追了两天,看的眼都快瞎了。要不周末咱们一起去逛街吧,不想在家里被爸妈念叨了。”“嗯,到时候再看吧,不一定周末有时间呢。”“那……好吧,周五咱们再约咯—— ”小姑娘显得有点失望,但是马上又高兴起来:“我跟你说啊,沐姐今天心情很好呢,我跟她打招呼时候居然还冲我笑了一下,你这几天估计不会挨骂咯—— ”“骂我?老子不骂她,她就开心死了。”林一白暗自嘟囔了一句,示意自己要工作了,打发走明显意犹未尽的黄宛秋。

林一白回了几封邮件,觉得无事可作,就坐在自己的工位上左顾右盼起来。

扭头看看经理办公室,沐亦双跟平时一样在忙碌着,正把赵海洋叫到办公室沟通市人民医院的项目推进情况,一副职场精英的模样,丝毫也看不出来昨天床上的放形浪骸。

“小母狗,装的还挺像,赵海洋知道你的小穴里面还夹着主人的精液吗?要不要现在爬到桌子上让他看看你的骚穴?”林一白直接传音道。

“不知道,主人,双儿求你,不要……”正在跟赵海洋说着什么的沐亦双身体一颤,看来是被林一白的传音吓了一跳,紧接着被林一白的话弄的满面通红,娇声软语向林一白哀求道。

赵海洋正在听沐亦双讲话,突然发现她停住了,然后俏脸通红,心里大感疑惑:“母老虎今天这是怎么了,很不正常啊,难道是想男人了?不会吧,这是看上我了?”赵海洋心里做着白日梦,怎么也想不到这一切都是他的好兄弟搞出来的。

“算了,这次饶了你,中午跟主人去吃饭。”沐亦双大大地松了口气,整理下心情继续跟赵海洋说话,套裙下的小穴却不自觉地收缩了几下,一股浓白的精液混合着淫水,顺着大腿缓缓流了下来,在丝袜上洇出一长条水渍。

※※※※※※※※※

中午下班时分,林一白跟沐亦双一前一后下到停车场,刚出电梯,就看到先下来的沐亦双在拐角处正跟一个油头粉面的男人说着什么。

“我说过,咱们不合适,请你不要再来找我了”沐亦双冷冷地对那个男人说。

“亦双,给个机会嘛,CBD新开了一家特棒的日料,海胆、和牛、蓝鳍金枪鱼都是日本空运过来的,老板是我一铁瓷,专门让他给咱们留了好货,带你去尝尝”男人明显没有那么容易放弃,一边说一边就想上来牵沐亦双的手。

林一白见状急忙两步赶上前去,一把推开男人,顺手牵住了沐亦双的小手。

“你是什么人?”男人猝不及防被推了个趔趄,恼怒的喊起来。

林一白根本没用正眼看他,说道:“双儿,告诉他我是你什么人”沐亦双挽着林一白的胳膊,先对着林一白甜甜一笑,然后对那个男人说:

“他是我的……男人”

对面那个人难以置信地倒退两步,上下打量了一下林一白,转头问沐亦双“你不是一直都是单身吗?怎么突然有了男朋友?”“要你管,一白,我们走”沐亦双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冲他做了个鬼脸,拉着林一白就要离去。

“慢着,小子,你这软饭吃的可以啊,我不知道亦双是怎么被你搞到手的,不过我劝你最好赶紧滚蛋,你也不打听打听我许良辰是什么人!我有一百种办法让你在本市待不下去,不想死的话就赶紧滚远点。”“哦?什么人?”林一白饶有兴趣地看着对方,问道。

“他是咱们市永安集团的老板公子,最近一直在追我。”沐亦双在旁边给林一白解释。

“哦,富二代啊,我以为是什么人呢。”林一白不以为然,永安集团他是知道的,本市的房地产龙头企业,董事长许鸿信在本地可谓是手眼通天的人物,也不怪乎他的儿子这么嚣张。

“小子,知道怕了就赶紧滚,别最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许良辰以为自己老爹的名头镇住了对方,又叫嚷起来。

“嗤……你是从哪里看出我怕了的?”林一白让这种不知道死活的东西搞的哭笑不得,沉吟了一下,这种娇纵任性的二世祖他是知道的,恐怕今天没那么容易善了。

“罢了,养条富二代狗也不错,双儿,看主人给你变个魔术。”沐亦双知道自己主人的神通广大,笑嘻嘻地站在一边。

“小子,你找死!”许良辰隐约听到一个“狗”字,知道对方在骂自己,挥起拳头就冲了上来。

“倒!”林一白用手指虚点一下,就见许良辰身子突然软了下去,但冲势不减,扑通一下扑到在林一白的面前。

“小智,神经接入,D级权限。”

“收到,主人!”

林一白拉着沐亦双先回到车上,点了根烟等着许良辰的接入完成。

过了十分钟,许良辰醒了过来,坐在地上看着林一白有点发懵,倒是不敢嚣张了。

林一白走到许良辰面前,蹲下盯着他的双眼,咧嘴一笑:“好好的人你不当,非要给老子当狗。”“什么人啊,狗啊,算你狠,你等着。”许良辰就觉得像被一头史前凶兽盯上,本能地觉得不秒,就想爬起来离开这个诡异的男人。但是却发现身体不听使唤了,连一根指头也动不了。

林一白没有耐心跟他废话,直接让他享受了三分钟的神经惩罚,直疼的许良辰大汗淋漓,鼻涕眼泪糊了一脸,他开始明白这些都是面前这个男人搞出来的,看向林一白的眼神里充满了哀求。

“现在知道你的身份了吗?以后你就是我的一条狗,来,给主人把鞋舔干净。”林一白站直身子,把皮鞋伸到许良辰的眼前。

许良辰瘫软在地上,刚才的惩罚已经彻底击碎了他的自尊,如果说女人生孩子是痛苦的极致,把生产时候的痛楚放大到全身,就是神经惩罚的效果了,没有人能在这种永无止境的惩罚下坚持下去。

许良辰颤颤巍巍头凑到皮鞋前面,内心挣扎不已,但是对于惩罚的畏惧最后还是压倒了残存的那点自尊,更何况他本来也不是什么坚强的男人,屈服于强者对这种人来说太正常不过了。

“嗯,很好,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其他的规矩会慢慢教给你。”林一白看着自己被舔的锃亮的鞋面,满意地点了点头,“走,开车带主人去吃日料。”

【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