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杀恶魔的罪恶之路 (1) 作者:淫得乐

.

【奸杀恶魔的罪恶之路】

作者:淫得乐2020/9/11发表于:首发SexInSex

第一章

2004年7月21日上午10点半,一声正义的枪响终结了奸杀恶魔董强那短暂又罪恶的一生。

从1995年到2003年这八年中,董强辗转逃亡十余省份,所犯罪行遍及大江南北。据公安机关查证和董强自己交代的各种罪行加在一起足有54起,包含强奸,轮奸,杀人,抢劫,盗窃等等,涉及受害人60余人,其中死者多达十几人。虽然董强已经伏法,但民间流传其犯下的案件远不止这些,其残忍程度也是令人发指。

1973年5月的一天,董强出生在河北省的一个小村子里,在农村家境本还可以。但他6岁那年父亲因为意外去世,此后母亲改嫁,他便成了没人管的孩子了,全靠爷爷奶奶生活。因此他初中毕业之后就独自去市里打工。据董强曾经打工的店老板回忆,他年纪不大,但身高体壮,干活还算卖力,可是性格却有点内向,不善言辞,不过总体来说是个好孩子。然而就是这个好孩子,却在进城打工两年之后,因为盗窃被判入狱4年。

可惜的是,四年的监狱生活并没有让董强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让他变得更加乖张暴力。1995年初出狱之后,董强没有开始新生活,取而代之是开始谋划一场凶残的报复,复仇目标是他所谓的导致他入狱的元凶,即当时的女友——孙小晓。原来在董强来市里打工不久,就认识了一位女孩,正是在相邻店铺打工的孙小晓。

孙小晓比董强大两岁,长相一般但是身材不错,再加上比董强早两年进城打工,更早熟悉城里的花花世界,更显得成熟妩媚,举手投足之间将16岁的小董迷得神魂颠倒。董强为了追求孙小晓可以说是倾其所有,给她花钱那是毫不吝啬。而孙小晓更是不客气,花起钱来毫不手软,给多少花多少。在双方确立关系之后,孙小晓花起钱来更是理直气壮,动辄和董强伸手要钱,如有不满足,轻则冷战,重则大吵大闹以分手相威胁。

董强那点工资根本不够她的花销,无奈之下,他便打起了偷盗的主意,最终被抓。

然而对于孙小晓,还有一件事让董强耿耿于怀,他一直藏在心里从未提起。

当初他们确定关系时,当晚便在孙小晓的宿舍里完成了第一次交合。激情过后,董强发现孙小晓早已不是处女,便对此一直心存芥蒂。他几次试图追问她破处原因,都被孙小晓唐塞过去,这愈发引起他的猜忌和不满。而他因盗窃被抓之后,孙小晓也只是来探望了一次,还是来通知他分手的。那时董强的心情可想而知。

在监狱中,和各种狱友的交流也对董强的观念产生了极坏的影响。渐渐的,他对女人,对社会,对生活的看法都发生了变化。或许早在他出狱之前,心中便已住入了残忍暴力的恶魔。

第一章恶魔出狱,女友遭殃95年初,寒风凛冽,董强独自一人从监狱大门走出。出狱后,董强很快得知孙小晓已经离开原来打工的地方,而且早已结婚了。得知她已经结婚的消息令董强心中的愤懑又增添了许多。经过一个多月的打听,董强终于找到了孙小晓的家庭住址。5月7号天黑之时,董强在小区门口等到了下班归来的孙小晓。显然孙小晓并不想和他见面,两人只说了几句话。

孙小晓告诉他不要再来找她了,他们的一切都结束了,然后便丢下他回家了。但是孙小晓并没有想到,此时的董强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对她听之任之的小男孩了。一周之后,5月12号晚上,董强再度在小区门前拦住孙小晓,并假意欺骗她,说自己对不起她,想给她一些补偿。说他之前还有一些偷来的钱,被他藏起来了,警方也没有发现,他愿意用这些钱补偿她。孙小晓信以为真,于是和董强约定周日下午再见面。

5月14号,周日下午2时许,孙小晓和董强在约定的地点见面。但是董强并没有带钱。他继续哄骗孙小晓,让她去自己的出租屋。等他们进了屋,董强提出想和孙小晓上床,重温旧梦。孙小晓不同意而且感觉到董强在骗自己,便对他破口大骂,并扬言如果今天他拿不出钱,她就要告他强奸,把他再送进去。此时董强内心的杀意难忍,于是以找钱为借口,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木棒,趁孙小晓不备,猛地打在孙小晓头上。

孙小晓毫无防备,一击之下便瘫倒在地晕死过去。董强骑坐到孙小晓身上,伸出双手掐住她的脖子,打算将她彻底掐死。然而当他双手再次接触到孙小晓那细嫩的肌肤,大腿挤压到她胸口的丰满双峰时,他改变了主意。结婚后的孙小晓长发飘飘,体态丰盈,凹凸有致,一身无袖低领收腰连衣裙更是显得性感时尚。如此时尚的打扮和保养良好的肌肤,显然她是找了个条件不错的老公。这令董强心里更加不平衡,凭什么这种贱货能越过越好。

董强将昏倒在地的孙小晓抱上床,双手用力,刺啦一声扯开她身上的连衣裙。曾经属于自己的白嫩肉体时隔四年再度展现在自己眼前,董强迫不及待整个人扑到孙小晓身上,一只手粗暴的向上拽开孙小晓胸前的黑色胸罩,一对雪白的大奶子一下弹了出来。董强用力的揉捏啃咬着那柔软Q弹的乳房,感觉这奶子似乎比之前更大了,乳头的颜色也愈加深沉。一想到这奶子不知被几个男人玩过了,董强不禁心中一怒,一边骂着骚货一边更加狠狠地玩弄着。

董强用撕烂的连衣裙将孙小晓双手捆住,又去扒孙小晓的内裤,想用内裤塞住她的嘴。可刚一脱下她的黑色内裤,董强便愣住了。原来孙小晓内裤之下竟是一片白地,从前那么多的阴毛此时一个不剩,光滑的小腹直通嫩嫩的阴唇,在雪白大腿的映衬下阴唇的尖端已经有些发黑。在监狱里,狱友教会了董强很多关于女人的知识,此时董强显然明白孙小晓比四年前更加风骚更加会玩了。

“操你妈的,真他妈骚逼”董强狠狠地骂道,同时将内裤狠狠地塞进孙小晓的嘴里,感觉还不解气,回手又扇了孙小晓两个耳光。这两个耳光将孙小晓扇的有些清醒了,迷迷糊糊的,身体开轻轻开始扭动起来。看到孙小晓快要醒了,此时的董强心里反而有些高兴,他正希望这个骚货醒过来呢。董强脱光了自己,将孙小晓的大长腿架在自己肩头,早已粗大坚挺的阴茎正好顶在孙小晓光滑无毛的肉穴洞口。

董强用力一挺,滚烫的肉棒便插进去一大半,孙小晓被这一插全身都紧缩颤抖了一下。

操,四年没干,这骚逼还是那么紧,那么舒服,董强一边在心里骂一边继续用力,肉棒一点点突破嫩肉的包裹最终到达肉穴深处。孙小晓本能的双腿一夹,嫩肉紧紧地咬住肉棒,又紧致又柔软又热乎,再加上白虎的视觉刺激,让四年多没碰女人的董强差一点就直接缴枪了。董强赶紧定了定神,缓和了一下,等刺激过去了便抓着孙小晓的双腿开始来回的抽送起来。

随着肉体的撞击,孙小晓胸口的双峰也来回颤动着,没插几下,董强就感觉到肉穴里的淫水泛滥起来了。

渐渐地,孙小晓嘴里发出不知是痛苦还是舒服的呻吟,身体来回扭动着。猛然间,孙小晓感觉到了异样,一下子睁开眼,发现自己双手被困,嘴巴被塞,头疼几乎要炸裂开来,而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赤身裸体的董强正在她腿间肆意的奸淫着自己。孙小晓想呼救却发不出声,于是便猛地挣扎起来,腰身乱扭,大腿乱蹬,力道之大几乎将董强踹下床。董强本来正在享受奸淫孙小晓的快感,结果被这突如其来的挣扎一下惹怒了。

他翻身下床,捡起地上的木棍,对着孙小晓便是一顿乱打。乱棍之下,几乎全裸的孙小晓只能不停的挣扎躲避,从床上滚到地上,又从地上滚到墙角,但是却躲不过董强的步步紧逼。董强对着孙小晓越打越气,越气越打,一直打到累了才停下。此时的孙小晓全身上下都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尤其是屁股和后背尤其严重,白嫩皮肤下淤血清晰可见。

董强将蜷缩在墙角已经有气无力的孙小晓拖回到床边,拽着头发将她上身拎起来,按在床上,让她膝盖跪地,撅起屁股,用手分开她的双腿,对准洞口,猛一用力,坚挺的肉棒从后面再度操入孙小晓的肉穴。

董强毫不留情,不顾孙小晓身上的伤痕,狠狠地操弄着,粗大的肉棒每一下都插到肉穴最深处,身体猛烈地撞击着孙小晓红肿淤血的大屁股。啊,嗯,啊呀,额,每一次撞击都让孙小晓发出难以形容的呻吟,全身的痛苦混合著丝丝快感让孙小晓的意识愈发混乱。此时的她又疼又惊,只希望这一切赶紧结束,希望董强能够放过自己。

随着下身快感的积累,董强愈发兴奋,他一手抓着孙小晓的头发用力的向后拉扯一手伸到前面使劲揉捏着她的乳房,胯间的肉棒坚硬如铁,似乎要把骚逼操烂一样不停地冲击刺入。终于在孙小晓几乎要被操晕过去的时候,董强大叫一声,猛地往前一顶,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直接射入孙小晓的肉穴深处。孙小晓一阵颤抖,趴在床上昏死过去,双腿无力的摊开,任由白浊的液体从微微张开的无毛肉穴之中流出。

激情过后的董强看着眼前的女人,心中转而升起一股厌恶之情。为了这样一个贱货,他白白耽误了四年的青春,还要背负一辈子的负担,太他妈不值了。但是转念一想,事到如今,如果放她走,以她的性格和她现在的样子,肯定会招来警察。正当董强盘算着怎么处置孙小晓时,孙小晓渐渐醒了过来。这时孙小晓已经没有了平日里的强硬,遍体鳞伤的身子也让她硬气不起来,她趴在床上不停地流泪,嘴里发出呜呜啊啊的声音,显然是乞求董强放过她。

董强嫌她烦人,一脚将她踹到一边去。孙小晓被踹倒在地,无力也不敢再乱动,只是默默地哭泣,泪眼汪汪的看着董强。董强略一思索,来到孙小晓跟前,蹲下身,伸手将她嘴里的内裤拽了出来。孙小晓长出了一口气,放松了一些,连忙用她最温柔最可怜的声音向董强求饶,叫他强子,求他放过自己。董强并不想听她说这些,啪一的下又给了她一耳光,让她闭嘴,只许回答他的问题。

董强冷冷的问她:“你到底有过几个男人?”

孙小晓疑迟了一下,说3,4个吧。啪,董强抬手又是一耳光“还他妈骗老子是不是?”说罢从桌上拿起一把水果刀,在孙小晓脸上比划了几下“你他妈敢不说实话老子就让你破相,知道了吗,说,几个男人操过你?”孙小晓赶紧点头,连忙回答道“9个,9个……

啊,算上你,强子,算上你十个。

“操你奶奶的,骚货,九个还他妈没算我呗,董强听了心里更是生气,不禁恶狠狠的问道:“那你当初是怎么破的处,给谁了?说!”孙小晓被董强的语气和神态吓坏了,眼泪不住的流,声音也颤抖起来”

强子,强子,你别生气,我说我说,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我什么都说,强子,求你……啊啊“董强被她求烦了,拿着刀在她脸上又比划了几下,吓得孙小晓连声惊叫。”强子,别……别吓我……

“孙小晓又惊又怕,声音愈发哽咽,断断续续几乎连不起来”我错了……额……别……别划我……我……我说……说还不行……不行么……”

见孙小晓话都说不利索了,董强便将刀放回桌上,又拽着孙小晓的胳膊将她拖到床上,让她跪在床上,自己捡起木棍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摆出一副审问犯人的架势。孙小晓赤身裸体,双手被反绑着跪坐在床上,虽然也不舒服但还是比地上强多了,渐渐恢复一些体力。董强拿木棍指着孙小晓,问道:“贱货,你第一个男人是谁?快说!”

孙小晓不敢直视董强,低着头也不出声,似乎并不太想说。

啪的一声,董强照着孙小晓的胳膊就是一棍。孙小晓惊叫一声“啊,我说,说。

……是袁凯,袁凯……还有……还有他哥。”靠,董强一听心里很是疑惑,怎么还出来两个人,于是用木棍捅了捅孙小晓的奶子,示意她接着说。

孙小晓抬起头,泪眼汪汪的看着董强,带着哭腔继续说到:“强子,强子,我知道你以前总怀疑我,但我也不是有意瞒着你啊。我也是个苦命的女人啊。我第一次是让袁凯和他哥给……给轮奸了啊……呜呜……”

说到伤心处,孙小晓忍不住哭了起来。原来在孙小晓14岁那年被邻村的袁凯和袁亮两兄弟给轮奸了。当时孙小晓和袁凯是同校不同班的同学,而袁亮比他们大3岁,早就不念书在社会上混了。袁凯那时候长得比较高大帅气,孙小晓情窦初开自然对袁凯倾心不已,经常主动去找袁凯玩,袁亮也不时参与其中。但她没有想到的是,她那已经发育的前凸后翘的鲜嫩肉体也是令男人们垂涎不已的猎物。

不知是早有预谋,还是临时起意,总之在一次玩耍中,孙小晓和兄弟两来到一处无人的茅草窝棚。当时天色已经有些暗了,袁亮突然凶相毕露,当着袁凯的面,掐着孙小晓的脖子将她按倒在窝棚里。孙小晓那时还很单纯,并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还以为自己哪里惹到他们了,他们要打她一顿。直到袁亮扒下她的裤子和内裤,用坚硬的鸡巴顶在自己下身时,她才感觉两兄弟并不是要打她,但也不明白他们要干嘛。

接下来孙小晓便感到下身一阵撕裂和疼痛,她本能的尖叫和反抗起来。袁亮反应很快,马上捂住孙小晓的嘴巴,还叫袁凯赶紧压住她的双手,同时在她肚子上狠狠地打了两拳,打的孙小晓一下就不敢出声了。无力反抗的孙小晓就这样成了袁亮泄欲的工具。当袁亮心满意足的从孙小晓体内抽出疲软的鸡巴后,早已等候多时的袁凯一下子就扑了上去。

孙小晓刚刚破处的阴道虽然被袁亮粗大的鸡巴操弄了好一会,但此时依然十分紧致,洞口紧闭,就连袁亮留在她体内的精液和破处的鲜血都是一点点渗出来的,而不是直接流出来的。袁凯还是个处男,啥也不懂,挺着鸡巴捅了好几下也捅不进去,引来了袁亮的一番嘲笑。被嘲笑的袁凯愈发着急,胡乱用力猛地一捅,硬生生的捅到了孙小晓刚刚破处的蜜穴最深处。

孙小晓感觉这一下比之前袁亮破处还要疼,啊的一声尖叫起来,同时反射性的夹紧了大腿。没想到这一夹,直接就把袁凯给夹射了。袁凯虽然爽了,但也不甘心就这么快射了,就赖在孙小晓身上不走,依然不停地往里捅着鸡巴。年少的处男就是精力旺盛,再加上环境的刺激,袁凯刚有点疲软的鸡巴又在孙小晓的阴道里摩擦的逐渐硬了起来。而此时的孙小晓也逐渐感受到从下身传来了不一样的感觉,说不清楚,但却是她从来没体会的感觉。

虽然袁凯只是没头苍蝇一样的用力乱插,但孙小晓还是不自觉的发出了几声呻吟。袁亮在一旁看到孙小晓的变化,不禁骂道真他妈骚。不知道是因为孙小晓对袁凯有所倾心,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当袁凯完成第二次发射从她体内抽出鸡巴时,她竟有一种不舍和空虚的感觉,当然这点她并没有告诉董强。

孙小晓幽幽的对董强说:“那天要不是袁凯也在,我可能……可能就跳井了。我……总是想……那天……那天如果没有他哥就好了。”

听到这些董强心里是又气愤又嫉妒,但表面却不动声色,只是冷冷的问:“后来呢?”

孙小晓接着说,那天兄弟两在她身上发泄完了,就一起送她回家,同时一路上对她威逼利诱,袁凯让她不要声张说明天给她弄俩鸡蛋吃,而袁亮甚至扬言她敢告诉别人就杀她全家。如此这般,年少的孙小晓自然不敢告诉大人们。

“那他们就这么放过你了?”董强有些怀疑的问。

面对提问,孙小晓再次低下了头。

其实想想就明白,食髄滋味的兄弟两怎么会轻易放过这么好的猎物呢。接下来的日子里,两兄弟时不时就会在孙小晓身上发泄欲望,有时候是两人一起玩弄,有时是则单独享用孙小晓的青春肉体,有时在兄弟俩的家里,有时则是在田野溪流之间。慢慢的孙小晓从最初的恐惧和抗拒变得顺从和享受起来,有时她甚至觉得有些高兴,觉得自己竟然这么吸引男人,不惜强奸自己。

而她对袁凯的倾心更是具体的表现在和袁凯做爱的过程中,无论何时何地她都是优先满足袁凯的要求,甚至有时候她会偷偷的主动约袁凯出来,让他操自己。虽然袁凯的鸡巴并没有他哥粗大,做爱的功夫也没他哥厉害,但是每一下抽插都让孙小晓感觉到难以言喻的舒服,就好像插在她心里一样。这也带来了意想不到的结果,不知不觉间袁凯竟被孙小晓迷住了,开始把她视为自己的女人,多次警告他哥不要再碰孙小晓。

袁亮对此是格外的恼怒,一来是操不到孙小晓了,二来是没想到自己弟弟竟然是个傻逼,连这样的女人也喜欢,为了这个女人竟然还对抗亲哥。因为孙小晓,兄弟两逐渐心生间隙,再加上孙小晓在袁凯耳边煽风点火,哥俩的矛盾也越来越大,从吵架发展到打架,甚至好几天两人不在一个桌子上吃饭,弄得家里人也是很奇怪。

终于有一天,孙小晓向袁凯哭诉,说当天中午袁亮又把她拉到地里干了一次,还威胁她让她再也不要找他弟,如果再敢找袁凯,他就要告诉周围村人她是个骚货,再不听话就打死她。袁凯年轻气盛,哪禁得住心爱女人的哭诉,一时怒不可遏,当即去找袁亮理论。两兄弟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打斗中袁凯处于下风,一着急捡起一块石头朝袁亮砸去,结果没想到就这一下正好砸在袁亮太阳穴上,当时人就没了气息。

失手杀了亲哥,袁凯很快便被警察带走了。而孙小晓和两兄弟的事也随之暴露,不得已只能全家搬走,永远离开了故乡。后来听说袁凯被判了九年有期徒刑,但此后再也没见过他。

不过孙小晓对董强的讲述中故意隐去了一些细节,像是她怎样主动勾引袁凯操她的,还有她如何在兄弟两之间煽风点火的,只说了她可怜的地方,想博取董强的同情。但是董强心里明白,能一起轮奸女人的亲兄弟之间怎么可能说打就打说杀就杀呢,显然是孙小晓在其中起了不少作用。放在以前估计他就被孙小晓糊弄过去了,但现在不一样了,在监狱里他遇到过一些因为争女人而进去的狱友,也知道了女人的一些伎俩,现在的董强可没那么好骗了。

董强不冷不热的道:“这么说袁凯算你初恋了呗?”

孙小晓点了点头,又连忙摇了摇头:“啊,不是,强子,我现在对他没想法了。强子,我,我现在只想着你。”董强眉毛一挑:“想我?”孙小晓赶紧往前蹭了几下,特别温柔地说道:“强子,你是知道的,咱们在一起的时候有多快乐有多恩爱。那时候你天天一下班就来接我,见到我就要抱我亲我,也不管大街上其他人,羞死人了。”

“嗯嗯,是啊,那时候我想抱你,你还不让我随便亲亲抱抱呢。”

“哪有,强子,我那是害羞嘛。”呵呵,你让袁凯操的时候害羞吗“哎呀,强子,别提他了好不好,他是死是活和咱们都没关系了。强子,我现在就想让你操。不光现在,以后你什么时候想操我都让你操,好不好,强子,我现在就来伺候你。

“孙小晓不顾浑身的疼痛,下了床直接跪在董强的腿间,背着手低头便开始舔董强的鸡巴。

看着跪在自己腿间卖力舔着自己鸡巴的女人,董强不禁露出一阵冷笑。曾经的她那么高高在上,连日常亲热都要她同意才行,和她上个床还要给够了钱,更别提让她主动舔鸡巴了,那是没有的事。而如今这个女人竟然像狗一样在自己腿间伺候着自己,可是又想到她以前可能也是这样伺候别的男人,甚至可能现在也在这样伺候她的老公,董强心里是又爽又恨。董强一边享受着孙小晓的舔弄一边问道:“你以前是不是也这样给那小子舔的?”

孙小晓不敢停下舔弄,一边含着鸡巴一边含混不清的回答:“呜额……强子……嗯啊……不是……说好……嗯嗯……不提他了吗。”

董强突然换了个语气,一边摸着孙小晓的头一边柔声说到:“没事,我想听,你说吧。”

孙小晓一听他的语气,整个人一愣,抬起头望着董强,过了一会好像忽然明白了,媚笑着说:“强子,你学坏了,你想听刺激的,是不是?”

董强默默地点点头。孙小晓又往前蹭了一步,把脑袋斜靠在董强大腿根上,用妩媚的眼神仰望着董强,撒娇道:“强子,强子,你把我手解开,我一边伺候你一边给你讲,好不好。”

董强略一思索,把木棍扔到一旁,伸手解开了绑着孙小晓双手的碎布,又拉着孙小晓一起趟到床上。两个人赤身裸体的抱一起,仿佛就像从前的情侣一样。

董强仰面平躺着,孙小晓则侧身依偎在董强身旁,两个大奶子紧贴着董强的胳膊,一条腿缠着董强,一手轻轻地套弄着董强的鸡巴一手,脑袋依靠在董强肩头,轻声的问董强:“老公,你想听什么啊?”

董强听到这声老公心中忽然一荡,他之前还从没发现孙小晓有如此妩媚动人的一面。

“啊,那你说说你都是怎么被袁凯操的。”

“讨厌,老公,那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啊。”

“嗯嗯,说吧,我不生气,说的详细点。”孙小晓沉思了一会,又搂了搂董强,缓缓地说的说了起来。

在孙小晓的伺候和讲述的双重刺激之下,董强的鸡巴再度坚硬了起来。当他听到孙小晓在玉米地被袁凯扒开裤子从后面操弄,而她的父母就在几米外的地方干活时,董强也忍不住了,一翻身再度将孙小晓压在身下。不过这次孙小晓很配合的张开了腿,主动用肉穴迎接着董强的插入。

“啊,老公,你鸡巴好硬好猛,啊,啊,老公,操我,操我逼逼”不知是真心还是假意,孙小晓卖力的浪叫着,用力的迎合著董强的抽动。

“嗯,啊,老公,老公,你以后天天操我好不好,啊,啊,什么时候当然你操,嗯啊,啊,对,就是这样,啊,操我,操,啊”董强并不理会孙小晓的话语,只是尽情的发泄着原始的欲望。

“老公,啊啊啊,你好厉害,啊,操死我了,轻点,啊,啊,老公,你比袁凯厉害多了,比他哥也厉害,啊啊,老公鸡巴最粗最大了,嗯,啊啊,爱死你了,老公,爱你,还有大鸡巴,啊啊,操我,好不好,不要停,操我”董强的动作越来越快,啪啪啪的声音中夹杂着噗呲噗呲的淫水声,孙小晓的浪叫声也越来越大,但是董强的表情却越来越扭曲,终于董强低吼一声,屁股死命的往孙小晓的身体里顶去。

“啊啊啊,好爽,老公,你——”孙小晓的浪叫忽然戛然而止,一双用力的大手正紧紧地掐住她的脖子。她伸出双手想推开男人,但却是无用功,娇小的身躯被男人紧紧地压住,张开的双腿无助的乱蹬着。孙小晓的痛苦挣扎和绝望表情反而更加刺激了董强的神经,此时他感到无比的激动和兴奋,双手像铁钳一样死死的掐住孙小晓的脖子,鸡巴硬的如铁棍一般直插孙小晓的花心。

随着氧气的消耗,孙小晓的挣扎愈发剧烈,然而此情此景之下这挣扎却显得格外淫荡,就好像她自己用肉穴来回的套弄着董强的阳具一样。董强紧锁着孙小晓的喉咙,全身压在孙小晓身上,胯部紧紧抵住孙小晓的双开的双腿根部,坚挺的肉棒在孙小晓体内享受着从未有过的紧致和摩擦。忽然间,董强感到孙小晓的阴道里喷出一阵热浪,配合着阴道强烈的紧缩和跳动,一波接一波的喷到自己的鸡巴上,一股不可抑制的快感从鸡巴直冲脑髓。

董强大吼一声,用尽全身力气,双手全力掐住,双腿死命的往前蹬,将肉棒猛地往里一顶,迎着热浪直刺花心,喷出股股浓精。

强烈的窒息,残酷的折磨,大力的冲击,火热的精液,种种刺激合而为一,让孙小晓意识一片空白,而那空前绝后的绝顶高潮是给她最后的安慰。孙小晓迎着董强喷射的精液,最后一次剧烈的挣扎,肌肉的痉挛将她全身弓了起来,力量之大几乎将董强整个顶了起来,阴道紧锁将肉棒牢牢吸住,喷出最后也是最多的一股热浪,同时跳动着吮吸着把董强的每一滴精液都榨干了。

“骚逼,真她妈爽。

“这是孙小晓意识远去之时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终于孙小晓身子一软,便再也一动不动了。董强一直压在孙小晓身上,确定孙小晓没了气息才松开双手,起身从孙小晓体内拔出疲软的阴茎,站在床边看着她。孙小晓玉体横陈,浑身是伤,曾经坚挺圆润的双乳软趴趴的垂着,曾经温暖湿润的肉穴如今正变得空洞冰冷,精液混着淫水从中光滑无毛的洞口缓缓流出,修长的双腿满是血痕,连同腿间的洞口都再也合不上了。

董强看了一会,又坐下点了根烟,烟毕将烟头一扔,骂了句:“贱人。”

便起身收拾东西,开始了是逃亡也是罪恶的最后旅程。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