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杀恶魔的罪恶之路 (2) 作者:淫得乐

【奸杀恶魔的罪恶之路】

作者:淫得乐2020/9/26发表于:首发SexInSex

第二章 被摧残的巨乳少女

当孙小晓的尸体被发现时,已经是她人生最后一次高潮三天之后了。此时的董强已经跑到了北京郊区的一个角落藏了起来。虽然董强的出逃是比较仓促的,但是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准备。早在他出狱不久之时,便从已经出狱的狱友杨刚手里搞了三张假身份证,一张名叫宋坚,一张名叫赵阳,还有一张名叫李成爽。在董强整个逃跑之路上,他经常的换用身份证,时而是宋坚,时而是赵阳,有些时候还用其他化名,这也是让警方颇为头疼的一点,让董强一次又一次成为漏网之鱼。

在北京郊区的一间小平房里,董强深居简出躲了一个多月,每天就吃两个馒头或者买袋方便面,也不敢干别的,就是呆着或者睡觉。渐渐的,董强感觉风头过去了,胆子也大了起来。出门买了几张报纸,也没有发现有关于孙小晓的报道。于是董强认定警察并没有找他,再加上手头那点的钱也快花光了,董强就开始出来找工作了。

很快董强找到了一份饭店服务员的工作,虽然赚的不多,但是包吃包住,店后面就是宿舍,这对于董强这样无所依靠的人来说正合适。以前董强就在饭店打过工,所以干起活来是轻车熟路。这点很快赢得了老板和同事的赞许和信任。然而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董强憨厚老实的外表之下,其实有着嗜血残暴的一面。

董强打工的店并不大,所有员工加一起才11个人。其中有三个女人,一个是负责收银的老板娘,平时不住宿舍,一个是叫李敏娟的女服务员,四十多岁,还有一个是个小姑娘,叫曹春英,才17岁,大家都叫她英子,刚从村里出来打工还不到一年。曹春英个子不高,长相却很可爱,有点稚嫩的小圆脸,两个水汪汪的大眼睛很是精神,而最让人目不转睛的却是她胸前那对大奶子,E罩杯的乳房大到和身材不太匹配的感觉,更别提她才17岁,还有进一步发育的空间。时值夏天,大家都穿的比较清凉,而忙着干活的时候,英子那对大白兔在薄薄的衣衫下面上蹿下跳,看的董强下身也一跳一跳的。

自打奸杀了孙小晓,董强已经两有段时间没碰过女人了,而英子这样一个童颜巨乳的少女天天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他怎么能不动心呢。起初董强装作一个大哥哥的样子,总是对英子多加关照献殷勤,然而这似乎并不能打动英子。和后厨的几个哥们聊天得知,英子刚来的时候,他们几乎都明里暗里的追过,就连老板都对英子都表现出几分心思,但是并没有人成功过。董强心想,看来这小丫头还挺难搞。

其实英子此时心里并没有打算接受追求者,因为她心里还有颗求学的心。由于家境困难,母亲又生病了,英子这才辍学打工的,等她攒够了钱,她还要回去继续上学,将来还要考大学呢,这时候哪有心思和这些人谈情说爱。可惜的是,小英子还是太单纯天真了,她还不知道自己的肉体对男人的吸引力有多强,也不知道某位对她很好的大哥哥内心有多凶恶,毫无防备的她终究成了狼口中的羔羊。

1995年7月20日,对英子来说是个惨痛的日子。当天上午,李阿姨有事请假回家了,要一周后才回来。女生宿舍就只剩下英子一个人住了。半夜2点多,侧身熟睡的英子忽然感到有什么东西贴在自己背后,还好像有一只手正在揉捏自己的胸部。英子刚一惊醒,还没等她回头,一把钢刀便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巨大的恐惧瞬间将小小的英子包围住,英子颤抖着全身一动也不敢动。

“嘘,老实点,别出声”背后的男人小声在英子耳边说到,距离之近英子都能感到那人吐出的热气。英子连忙轻声嗯了一下。听到英子的回应,身后那人便大胆起来,又往英子身上贴了贴,放在大奶子上的手也再度揉搓起来。北京7月的夏天是很热的,英子睡觉时把胸罩都脱了,上身只穿一件小背心,下身只有一条小内裤,可以说是没有任何防备。这正方便了她背后的男人,男人一只手在英子两个硕大丰满的乳房上来回玩弄,下身则在英子的屁股和大腿间来回顶蹭。英子感到一种奇怪的硬硬的东西正在股间来回摩擦,但刀架在脖子上,她不敢躲也不敢叫,只能任凭男人玩弄。

“我操,真他妈的大”背后的男人一边玩弄着一边在英子耳边发出感慨。这会英子终于听出来了,这声音正是化名赵阳的董强。英子一听是熟人,便连忙求饶。

“赵哥?赵哥,是你么?你要干什么?别这样,好不好。我求你了,赵哥”

“嘿嘿,英子,别怪你赵哥,要怪就怪你胸口这对大奶子吧”

“啊,别捏了,疼,疼。赵哥,你放过我吧。我不舒服。。。”

“闭嘴!”董强又给英子脖子上的刀用了用力,英子一下就不敢出声了“别急,赵哥一会就让你舒服舒服”

董强从后面贴着英子,一手架着刀一手搂着大奶子,玩弄了一会,见英子很听话,不出声也不挣扎,就更加肆无忌惮起来。索性把刀也拿开了,放在床边,原来拿刀的手从侧躺的英子脖子下穿过将英子整个搂抱起来。这样两只手都解放出来,可以更尽情的玩弄英子了。英子从没被男人如此轻薄玩弄过,屈辱羞耻恐惧求生的感情冲击在一起,让她整个人都傻了,只是默默的流泪,既没有反抗也没有挣扎,反而任凭董强玩弄。

此时董强才发现,英子的奶子真不是一般的大,他一只手是完全握不住的。孙小晓的奶子就已经不错了,他记得是C罩杯的,而英子这奶子要大上不止一号,而且更加滑嫩Q弹,玩起来真是太爽了。董强的手指在大奶子上摸来摸去,摸到了丰满的乳房上那小巧的乳头。不像孙小晓的乳头已经被男人玩大了,英子的乳头还是最初的大小,圆润的凸起随着董强指尖的刺激,能感到英子在颤抖。

董强本想再好好玩弄一番,但是毕竟是宿舍,男女宿舍都在同一个走廊,万一出点意外就麻烦了。为防万一董强决定赶紧先办了英子,英子这么听话,以后应该还有机会玩她。董强的鸡巴早已坚挺了多时,一直在英子上屁股上蹭来蹭去的。董强一回手,把自己的短裤和内裤都扒下去,露出滚烫坚硬的肉棒。董强伸手去扒英子的内裤,英子使劲的夹着腿不让他扒。然而英子能有多大力气呢,没几下就被扒开了内裤,鲜嫩紧闭的处女秘穴便暴露在凶恶的肉棒面前。

“老实点,英子。赵哥也不想伤了你,跟着赵哥,以后有你享受的”英子听了只是默默的闭上眼睛,只希望这是一场梦该多好。董强说完就挺着鸡巴往英子的秘穴捅去。他本以为玩弄了半天,英子下面应该很湿了,结果英子下面并没有什么水,而且洞口特别的紧,直接捅很是费劲。于是他从后面侧躺着,用手扶着鸡巴,对准了洞口,用力一点点的顶了进去。刚顶进去没多深,他就感受到了和孙小晓不一样的紧致,而且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阻挡着他的前进。董强不禁心中一喜,这就是处女膜吧,没想到自己竟然干了一个处女。果然老天有眼,孙小晓那个骚货不是处女,老天就给他补了一个处女。

一想到英子还是处女,董强更加兴奋,鸡巴的硬度又增加了几分,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董强停顿了一下,深呼吸了几下,然后全身猛地往上一顶,坚硬的淫枪瞬间贯穿了英子保护了17年的处女之身。“啊。。。”英子反射性的叫出声来,但是还没叫完就被董强一把捂住嘴。感到英子在自己怀里挣扎起来,董强更用力的搂住英子,死死捂住她的嘴,下身马不停蹄的抽动起来。处女的嫩穴就是不一样,紧致,火热,层层嫩肉层层的包裹和摩擦。每当董强往外抽动时,就好像有一股吸力在往里吸,而当他往里顶时,又要突破层层嫩肉阻碍。滑嫩紧致的嫩肉从龟头层层划过,带来的强烈的摩擦感和极致的快感。董强一边抓着白嫩硕大的奶子一边体会着下身层层叠叠的快感,他感到这他妈才叫操女人,这他妈才是真正的操逼。

可怜的小英子被董强搂在怀里,躲无可躲,鲜嫩的肉体只能被男人无情的玩弄。董强越操越猛,完全无视英子的痛苦,尽情发泄着自己的兽欲。未经人事的英子被这样操弄,又疼又苦,被进捂的嘴巴只能发出呜呜啊啊的声音。结果这反过来更刺激了身后的董强,想到自己是英子的第一个男人,自己的肉棒是第一个进入她肉体的阳物,董强便无比兴奋。他猛地冲刺了十几下,用尽全身力量,死死抱住英子,将肉棒顶入英子的最深处,不停地喷射着污浊的精液,足足射了几十秒。

英子遭此折磨,几乎整个人都要晕过去了,躺在那里一动不动,默默地流着泪,任凭污浊的精液混着处女的鲜血从下身缓缓流出。直到肉棒完全疲软,董强才依依不舍得从英子体内抽出来。临走时还拿刀又比划了几下,威胁英子,敢告诉别人就先毁她容,再杀了她,到时候让她妈都认不出来她。看英子被吓的连连点头,董强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其实董强的心里也有些忐忑,毕竟这事有风险,万一英子告诉别人呢,或者别人看出一些什么呢,而且自己身上还有命案,被抓了就完蛋了。董强犹豫良久,觉得还是得把英子除掉才行。然而第二天,董强却惊奇的发现英子就像没事一样,除了眼睛有点红以外,一点也看不出异样。看来英子还真挺老实听话的,再加上她胸前那对大奶子董强还没玩够呢,于是董强决定等哪天玩够了再杀掉英子。

英子之所以这样,一方面是不想让人知道这丑事,另一方面也是怕刺激到董强对她不利。虽然装成无事的样子,但她对董强还是更加防备,尽量避免和董强接近,还找老板娘换了个宿舍门锁。因为董强偷配了之前的门锁钥匙,这才能半夜溜进来。然而她没想到的是董强的胆子可远比她想的大。既然半夜进不去她宿舍,那就白天来。

英子被强奸的第四天,下午2点多,这时饭店客人很少,英子打扫完卫生便回宿舍准备休息休息。还没等她走进女生宿舍,一双大手就从后面将她搂住,捂着嘴,直接拖进了女生宿舍。毫无疑问这手便是董强。董强将英子拖进宿舍,一下扔在床上。英子爬起来刚要说话,只见董强晃了晃手中的钢刀,于是便不再出声,只是抬头默默地盯着董强。董强也没出声,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盯着英子。两个人都没动,也没出声,就好像静止了一样。过了一会,英子慢慢的低下了头。董强得意的笑了一声,把钢刀一放,便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脱光光的董强站在床边,微微勃起的肉棒几乎就在英子的脸前。这是英子第一次看到成年男人的阳物,还是夺去她贞操的罪魁祸首。英子看了一眼就低下头不再多看。但董强并不想这样放过她,他抓起英子的手,放到自己的鸡巴上,说到“撸它”。英子起初并不愿意,但听到董强恶狠狠的声音,也就机械式的抓着鸡巴上下撸动起来。董强看到英子的反应心里很有征服感,但是他还不满足,他拽着英子的头发将她的头拉起来,让她看着自己的手是如何在男人的鸡巴上套弄的。

豆大的泪珠从英子的眼中流出,然而这不能唤起恶魔的可怜,反而激起了董强的兽性。董强上前一步,将半软不硬的鸡巴送到英子嘴边。

“张嘴。”

英子并不明白他要干什么,只是微微张开嘴。

“张大点!含住。”董强说话的同时,用力抻了抻英子的头发,英子疼的叫出声来

“啊——”还没等英子叫完,董强便把鸡巴捅到英子嘴里。

“舔!”

英子不知道该怎么舔,只能胡乱的用舌头舔来舔去。虽然是胡乱的舔弄,但慢慢的,英子感到嘴里的那个东西竟然发生了变化,变得越来越硬越来越粗长。当董强把那东西从英子嘴里抽出来时,英子发现它和刚才的样子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变得粗大坚挺,直直的站立着,而不是一开始那种下垂软趴的样子。英子这才明白,原来那天晚上它就是这样侵入自己的肉体,夺去自己的贞操的。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英子知道自己已经完了,不让这东西软下来,他是不会放过她的。

这次董强决定要好好玩玩英子这对大奶子。他三两下将英子彻底扒光,将英子仰面按在床上,又在她屁股底下垫了一个枕头,这样一来站在床边高度正好,双手分开英子的双腿,肉棒对准英子的洞口,顶蹭了几下,便全根没入其中。董强感到英子的洞口比上次要更湿润一点,抽插起来更加舒适了一些,于是便不紧不慢的抽插起来。

抽插的同时,董强也仔细的欣赏玩弄起英子的肉体,毕竟上次是半夜,而且很匆忙,没来得及仔细品味英子的肉体。英子赤身裸体的仰面躺着,双手抓着床单,双眼紧闭,嘴唇微咬,胸前一对雪白丰硕的大奶子正随着董强的操弄而来回晃动,两腿被董强按着分开,稀疏的阴毛和粉嫩的阴唇都暴露无遗,整个17岁的鲜嫩肉体都被董强占据着玩弄着。董强看着自己的阳具在英子体内进进出出,心里那是十分得意,但是英子的反应却不那么让他满意。他忽然抽出肉棒,停住不动了。英子以为他完事了,便长出一口气,放松了一些。就在她放松的一瞬间,董强又猛地将肉棒插了进去,直直的插到底。

“啊”英子毫无防备,本能的叫出声来。董强趁势抓着英子的大奶子,如骑马一般,将奶子当做缰绳,将肉穴当成鞍座,抓弄着奶子,催动着肉棒,啪啪啪的猛操起来。英子虽然十分不情愿,但是嘴里的呻吟却停不下来了。董强见状更是加大马力,双手在奶子上用力的揉搓着,用力之大就好像要从中挤出奶水来,同时不忘用手指去拨弄揉掐英子粉嫩的奶头。年轻的英子哪受得了这种玩法,痛苦之情将她可爱脸蛋都扭曲了,嘴里只剩下呻吟和哀求之声。

“啊,啊,赵哥。。。啊。。。呜呜。。。赵哥。。。求求你了。。。不要。。。啊。。疼。。。啊。。。不行了。。。赵哥赵哥。。。你放过我吧。。。啊啊啊。。。不要了不要了。。。呜嗯。。。疼死了。。。啊。。。赵哥。。。啊。。”

少女的呻吟和哀求正是恶魔最爱的声音。董强此时正在兴头上,哪里会管英子的感受。站着操累了,他就把英子往床上一推,自己也跟着上床,如饿狼扑食一般扑到英子身上继续操弄起来。董强将英子压在身下,迫不及待的品尝起少女的巨乳,一会左边一会右边,总之哪边都不放过,都一顿疯狂的啃咬舔弄。英子用细弱的双手努力的想推开身上的饿狼,然而根本不是饿狼的对手,双手被轻易地制服按压在床上,无奈的接受着董强的奸淫。终于随着董强一声低吼和本能的颤动,英子内心最后一点尊严和抵抗也消失殆尽了。

此后的两周时间里,只要一有机会,董强便会随时随地的奸淫英子。不光是在宿舍,而是任何可能的地方。厕所里,库房里,后厨里,甚至在李阿姨回来之后,董强还趁半夜李阿姨熟睡时候,把英子叫起来,拉到宿舍楼道里奸淫一番。短短两周时间内,后入,骑乘,抽打,乳交,颜射,口暴,吞精,17岁的英子便尝到了许多女人一辈子都没尝试过的玩法,彻底沦为董强的玩物。

尽情发泄过后,董强也有点玩够了,心里盘算着该杀掉英子以绝后患了,而可怜的英子还对此一无所知,只是麻木的接受着董强的奸淫。好在苍天有眼,正当董强谋划着该如何动手之际,忽然的意外让董强不得不放弃了这个念头,再度仓皇逃走。

这天中午几个民警来店里找老板娘了解情况,董强心虚就赶紧躲了起来。等民警走了,董强装摸做样的问老板娘警察来干嘛。老板娘倒也没防备,直接都和董强说了。话虽不多,但董强听了却直冒冷汗。原来刚才民警是来了解流动人口情况的,把外地店员的信息都做了登记,还提醒老板娘注意安全,说是有流窜的强奸杀人犯。董强心想还好他路上用的是李成爽的身份证,而租房用的是宋坚,打工用的是赵阳,要不然刚才就已经露馅了。不过警方没有直接调查询问有关董强或者赵阳的信息,可能是还没发现他有几张假身份证,但是显然北京已经不再安全了。

事不宜迟,董强赶紧收拾了一下东西,假装接了个电话,说是家里人病了要回去照顾,当天下午便向老板娘请了假。临走时,董强忽然对英子有一点不舍的感觉,然而英子对他依旧冷漠。董强不由得叹了口气,头也不回的走了。

多年以后,当董强被抓之后,交代了对英子的所作所为,警方这才找到英子了解核实情况。而此时的英子早已结婚生子,心里的大学梦和那颗纯情的少女心早已破碎在95年的夏天。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