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幻灵 (14) 作者:自来也

.

【蓝色幻灵】

作者:自来也2020/09/14发表于:SIS

. 第十四回:程式生活

周一的清晨,陈敏仪拖着略带僵硬的身体奔波于都市的人流之中。

昨夜的睡眠并没有让她的心神得到放松,反而是身体更疲倦了。“奇怪,身体虽然十分疲劳,可是却难以入睡。”陈敏仪一边想着,一边走在晨光中学的必经之路上。

因为得不到充分的休息,所以她的注意力也涣散了。对于以前的她来说,这种情况是绝不可能出现的。她热爱教师这个行业,在这个行业投入了自己全部的热情。以往的每个周一,她一想到是自己教师生活新的开始。便感到浑身充满力量,更会怀着无限的热情奔向校园,可是今天……”

陈敏仪正在胡思乱想着,旁边冲上来两个熟悉的身影。陈敏仪吓了一跳,待看清是自己班上的学生陈启飞和刘柱时,这才惊魂稍定。只见刘柱满脸笑容,脱口说道:“哇,陈老师今天好漂亮。”这句平常的赞扬之语,若是换在平时,陈敏仪定会一笑了之,可今天的她心底里却产生了别样的感觉。

没有做出回答,陈敏仪的双暇早已飞上两片红晕。她低下头,把刚才由于慌乱散在脸前的长发用手轻轻捋到了耳后。刘柱的话,在她看来,并不是一个17岁男孩对自己老师的称赞。而更像一个男人对自己心爱的女人表达。陈敏仪的心中莫名产生了一丝欣喜。这反应使她并不像一名已婚少妇,却似一名青涩少女在聆听自己的亲密爱人倾诉。

陈启飞观察到了陈敏仪异常的反应,他急忙拉着刘柱,对陈敏仪说道:“陈老师,我们先走了。”陈敏仪笑着点点头,二人跑向校园。在奔跑过程中,刘柱窃笑着。他也看到了陈敏仪的反应,心中兴奋的发狂。

因为一二节没有课,所以陈敏仪留在办公室背课。闲暇之余,陈敏仪又想起刘柱刚才对自己说的那句话。她轻笑一下,心里默念道:“一个小孩子,竟然对自己做出了评价。”感觉好笑之余心底再涌起一阵甜蜜。周围同事互相对视,在他们眼中,陈老师平常背课的时候都是一脸严肃,何以今天如此反常呢?

第三节课的铃声准时响起,陈敏仪缓步走入班级。她先背过身在黑板上写下自己今天要讲的知识要点,然后开始了精彩细致的讲解。第三节课是学生精力的低潮期,注意力一般在这节课开始下滑。可在陈敏仪通俗幽默的话语解说下,每个学生都听得聚精会神,时不时的还会穿插上一阵笑声。

讲解完内容,陈敏仪低头看一下表,离下课还有十分钟。她便照例对台下的同学说道:“课讲完了,同学们还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举手提问。”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这次最先举手的竟是全班成绩最差的刘柱。看到自己的学生如此上进,陈敏仪十分欣慰。她快步来到刘柱座旁,温柔的问道:“刘柱同学,哪里不明白?”刘柱拿起课本,划出几个知识点。陈敏仪微笑点头,尽可能用最简单的方法将所述几个知识点讲解清楚。末了问道:“听明白了吗,如果不明白,课下可以单独到办公室找我。”刘柱点头答道:“听明白了。”陈敏仪微笑着拍拍刘柱的肩头,继而转身对全班同学说道:“大家都应该向刘柱同学学习,学习这种主动提问的精神。”在得到大家一致的肯定答复后,陈敏仪脸上挂满了会心的笑。下课铃响起,陈敏仪步出教室。在她看来,今天的教学是她自教书以来最愉快的。

而在刘柱看来,刚才的请教活动则没有那么简单。就在陈敏仪专心致志给自己讲授难点的时候,刘柱手上已经多了一面镜子。趁着大家注意力集中的时机,他的手迅速挑开陈敏仪的裙子,向陈敏仪的两腿之间伸了过去。镜子定格于裙子的下摆处,镜面上反射的正是陈敏仪裙底的春光。陈敏仪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细心指导学生功课的苦心,却被学生利用对自己下体私处进行探索。

课间休息的时候,陈敏仪独自坐在办公室里。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推开,陈敏仪回头看时,见自己的女儿董芳慢慢走了进来。陈敏仪问道:“小芳,有什么事吗?”董芳怯怯的说道:“妈,你以后能不搭理刘柱吗?”“为什么?刘柱同学积极要求进步,这很好啊。”陈敏仪疑惑的说道。董芳涨红脸接口道:“因为,因为,因为我看到他借提问的机会趁机偷看你。”

陈敏仪一愣。对于刚才刘柱的所为,陈敏仪其实是有察觉的。现在听了女儿的话,更印证了心中的想法。陈敏仪若有所悟的点点头,说道:“唔,我以后会注意的。”“光注意是不行的,刘柱这个学生品行极差,妈你要多防备他一点。”见陈敏仪没有提高重视,董芳又说道。“行了,妈妈是成年人了,知道该怎样处理这样的事,你快些去上课吧。”陈敏仪不耐烦的回答道。

董芳睁大眼睛,不认识的看着陈敏仪。这真是以前那个温柔善良的母亲吗?怎么她今天的举动让自己如此陌生。陈敏仪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口气有些过重,她重又将女儿拉到身边,轻声的说道:“刘柱同学虽然有缺点,可是我们不能因为这样就歧视他,而应该多在学习中帮助他,使他和我们一起进步。”见女儿还要争辩,陈敏仪又笑着说道:“好了,好了,妈妈知道你是为我好,我会注意的,快去上课吧。”

话说到这个地步,董芳只好作罢,快步跑出了办公室。

陈敏仪向窗外看去,发现一阵微风卷起一片树叶在自己窗外飞舞了一会儿,又飘开了。

时光一晃又是周末的清晨,陈敏仪刚一起床就坐到梳妆台前精心打扮。这个举动让与之朝夕相伴的丈夫董文浩颇为意外。在董文浩眼里,陈敏仪除了在学校庆典等一些极少数隆重场合才略微打扮之外,业余时间一直都是素面朝天的。怎么今天却如此反常?

董文浩认为,妻子的美是天然不必修饰的,是出自于身体本质的一种全无瑕疵的魅力。这样的外形条件如若加倍修饰的话,反而破坏了那种天然美的韵味。

不管心里如何想,董文浩还是幸福的在床上观察着陈敏仪梳妆的一举一动。看着自己的妻子因为眉目之间略施粉黛的妆容,而将平时身上那种清纯淡雅的气质升华的更加绚烂夺目。董文浩不由在心底里赞叹,今天的妻子比往日的任何一日都要娇俏迷人。

想到此处,董文浩用半是调笑半是嫉妒的口吻说道:“哎呀,陈大小姐今天学校有什么活动吗?如此华美的装束可是很容易让那些男同事幻想的。”陈敏仪回头,送上千娇百媚的一笑,说道:“贫嘴。我今天当然有重要的事,可能一天不回来了,你照看一下小芳。”董文浩应声答应,心里却泛起一阵失落。

外面突然响起“迪迪”的汽车喇叭声,陈敏仪着急的望向窗外。然后再次回头叮嘱道:“早饭你和小芳吃吧,我先走了。”说完就急急的跑出卧室,董文浩听到的是屋门被重重甩上的声音。万分盼望可以一起甜蜜度过的周末,却得到这样的结果。董文浩感到心里十分惆怅,也只好无奈的走下床。

正在这时,董文浩看到梳妆台的一旁还放着妻子的挎包。“说不定有很重要的资料。”董文浩这样想着,没有犹豫,简单的披上一件外衣便冲出了屋外。

街道晨曦未散,董文浩一眼就看到前面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轿车,轿车的车窗正在徐徐关闭。他立即急步赶了上去,总算及时赶到车窗前,董文浩喘着粗气说道:“敏仪,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你……”下面的话还没说完,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轿车在董文浩即将站定的一刹那发动了,绝尘而去。

董文浩直直地望着远去的车影,心里自怨道:“唉,要是刚才再快一点就好了,只差一小步就追上了。”

然而生活的节奏有时往往只在半步之间,如果一切重来,董文浩真能追上吗?

无从思考,董文浩只有背转身,带着无限的懊悔走回家。

没有话语,轿车在笔直的公路上急速行驶着。陈敏仪望着车窗外急速闪逝的景色,她的心中又何尝不是此起彼伏,幻象迭起呢。变幻的景致以及轿车平稳的节奏让陈敏仪倍感乏味,她轻轻合上双目想要让自己不断翻腾的内心平静下来。

车子到达的时刻,张可早已满面笑容站在“东馆”大门外等候。见到陈敏仪姿态优雅的从车子里出来,张可急急的迎了上来,他握住陈敏仪白晰娇嫩的双手,春风满面的说道:“欢迎陈小姐的再次光临,我保证,这将会是个难忘的周末。”说完顺势牵起陈敏仪的手走向大厅,那情境宛如初恋男女肢体厮磨那样坦然。陈敏仪并没有因为对方过分的亲近举动而产生反感,反而是主动配合张可急促的步调步入大厅。

进入瑜珈室,换好练功服,然后安静的坐在张可的面前。一切的表现都像是理所当然,陈敏仪的生活就像被人设制好的程式,失去了自我,只单纯的依附于执行。

张可贪婪的审视着面前这位娇美诱人的少妇,那眼神就像一只狮子看到一只羊羔走进自己视线一样。和一周前相比,陈敏仪的身上又起了不少的变化。她的腿部更修长了,腰际更收紧了,胸围也丰满了不少。而最主要的是她面部的轮廓,原来稍显稚嫩的感觉,现在由于清瘦而使脸部的瘦削越加明显。单纯的气息正在逐渐蜕去,换来的是成熟少妇应有清熟之色。就好像一只雪梨,剃除了梨皮,里面的部分才是最诱人的。

张可不由心里暗暗称奇,他没有想到这种看似的病容放在陈敏仪身上反而更增加了其成熟的韵味。正有“一枝梨花春带雨”般的意境,张可心里赞叹着,从没有见过一个女人病还病的这么美的,看来陈敏仪果然是会令男人朝思暮想的极品女人。当然这种看似的病态不会是陈敏仪自身引起的,对于引起它的根源所在张可当然是了然于胸了。

张可强迫着自己不能再看下去,因为他怕再看下去,自己就真的会像一只狮子扑向羔羊般的控制不住自己而扑上去。

他稍稍定了一下神,然后轻轻的摁下了放音键,轻柔舒缓的音乐再次流出。张可凝视住陈敏仪双眼,瞳孔中的陈敏仪逐渐变得渺小而深陷其中。和着音乐的节奏,张可一字一顿的说道:“敏仪,今天你做的很好,以后每个周末你都想要到这里来,任何事情都阻止不了你来到这里,知道吗?”陈敏仪慢慢合上双目,睫毛急速抖动着,并没有立即回应。

张可却并不介意,他仍旧耐心的重复着刚才的话。直到陈敏仪张可芳唇回答道:“知道了,我会照办的。”得到肯定答复的张可脸上浮现出冷冷的笑,他轻轻的说道:“准备好了,下面我们开始……”

周三的课间,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发愣的陈敏仪不防被突然大作的电话铃声惊醒。她下意识的抓起话筒,道:“喂,请问?”电话那边一个冷艳的声音回答道:“喂,我是韩霜玲,是陈老师吗?”陈敏仪的脸上恢复了笑容,在她相交的所有知己中,无论从相貌,身材,气质,学识,以及凡是女人平时生活的各个方面,韩霜玲都是她最钦佩的。类似于“英雄惜英雄”,大概这叫做“美女惜美女”吧。

陈敏仪热情的回答道:“是啊,韩姐,我是陈敏仪,最近好吗?”那边顿了一下,说道:“哦,很好,今天有时间吗?”陈敏仪答道:“嗯,我下午我没有课。”韩霜玲说道:“那好,我们约一下吧。”陈敏仪回答道:“其实我是想主动约您的,因为我想谈一下陈启飞最近的学习。”谈到儿子陈启飞,韩霜玲冰凉的语调开始有了点温热,她轻轻问道:“怎么?启飞最近的学业不好吗?”陈敏仪回答道:“他的学习退步很大,整天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想如果不能了解他内心的负担,是很难帮助他的。”对方出现了短暂的沉默,然后听到韩霜玲长出一口气说道:“那好吧,我们下午见。”说完挂上了电话。

午后,陈敏仪独自坐在一家咖啡厅靠窗的座位上。这里是她约定和韩霜玲见面的地方,身旁是各色行色勿勿的路人,身前是一杯温热的咖啡。然而这些都没能引起陈敏仪的兴趣,她在专心想着自己的事情。看一下时间,自己比约定时间早到了十分钟,陈敏仪喝了一口咖啡,又陷入到沉思中。

最近刘柱在班上的提问越来越“积极”,虽然知道他提问的目地是在借机偷看自己,可自己又该以怎样的方式来应对呢。处罚太重可能会就此伤了学生的心,给其心理造成阴影,而处罚太轻可能不起作用,反而是别种方式的鼓励。“唉,真是恼人青春啊。”陈敏仪心底发出这声感叹,

其实说到心里,在每次刘柱偷看自己的时候,自己的心里多少会产生一点儿期待。对已为人妇的自己还能吸引的青春年少的目光追随,陈敏仪在心里暗暗欣喜。那不同于成年人火热的眼神,还有那未尝人事热辣的精力,以及……直是别有一番情趣。陈敏仪阻止自己不能再想下去,因为她感觉自己的脸已经涨红,身体也微微发热。她拿起勺子使劲在杯子里搅动着,又心虚的观察着周围的人是否注意到自己心理上的变化。还好,周围人都在各忙各的,并没有特别关注她。陈敏仪松了一口气,她猛喝了一口咖啡,心里自怨道:“该死,真是疯掉了,自己怎么会联想到那种事?”然而一旦她放松心思,思绪便又不自主的回到这个问题上来。

正在意乱情迷之机,陈敏仪忽然听到咖啡厅里响起一片惊艳之声。众人的目光齐转向门口外张望,陈敏仪的目光也不由自主的随着大家朝门口望去。

咖啡厅的入口处,此时正有一名风姿绰约的成熟女人在推门缓步进入。就在那名成熟女人走进咖啡厅的一刹,咖啡厅内所有人包括陈敏仪在内这一刻仿佛都停住了呼吸。大家都凝住呼吸紧盯着成熟女人的一举一动,生怕每一分的疏忽都会成为自己永远的遗憾。

然而,让大家同声而动的却仅是女人身上成种风情的一面,就是随着女人脚步走近而逐步向大家靠拢那股性感妖艳的气息。无暇顾及其它,仅凭这股周身散发的素质便足以惊艳全场。

女人风情款款的向陈敏仪这边走来,和着众人一片艳羡声中陈敏仪打量着正在向自己走来的这名女人。1米70左右的身高,白晰的肌肤以及脸庞上那极富穿透人心力的五官。陈敏仪意识到了什么,她失神的脱口叫出:“韩霜玲,韩姐,是你吗?”说这句话的时候,韩霜玲已经来到了近前,她对起身相迎的陈敏仪报以一个微笑。

两人落座的时候,陈敏仪仍感觉眼前的事不可思议。以至于她在韩霜玲坐定之后,仍失礼的用眼神上下打量着韩霜玲。然后和记忆中韩霜玲以前的形象比照过,发现现在的韩霜玲与以前的形象已经毫无联系。虽是如此,陈敏仪仍可以肯定在自己面前的,就是‘晨光市中心医院心脑血管外科主任’素有‘冷美人’之称的韩霜玲。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个人前后形象反差会这么大呢?”陈敏仪想到头痛也想不通。倒是韩霜玲淡定的问道:“怎么?感觉我的变化大吗?”“是,噢,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陈敏仪慌乱的答道。韩霜玲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在她放下杯子后,脸上涌现出一股醉人心魄的笑容,然而这笑容之中却夹杂了一种说不清楚的苦涩。韩霜玲像是对陈敏仪解释,又像是对自己说道:“这种变化只缘于我做回了真正的女人。”“真正的女人。”陈敏仪感觉这样的答案让她一头雾水,她不能理解韩霜玲所说的“真正的女人”指什么。

在以前和韩霜玲的交往中,韩霜玲给人的感觉永远是干练沉稳。现在她身上早已看不到这些颜色,换而却是一种对生活的平淡任之,仿佛世上的一切事在她眼中都不过是过眼浮云,任何事情都再无法引起她的兴趣。不仅如此,同为女人的敏感使陈敏仪感觉到并非只平淡那么简单,这背后包含了一种让人说不清楚的媚惑,一种被刻意压制又随时可以喷发的骚乱。清楚了这些,陈敏仪对这段时间陈启飞成绩下滑的原因隐约有了答案。

相形之下,韩霜玲身体上的变化则是一目了然。虽是同一个人,但前后的对比很容易让人误会是两个人。能让人产生如斯错觉,变化效果之大已经可想而知了。陈敏仪怎么也想不通是什么会让人变化如此之大,这绝不是一两个普通的整形手术就能办到的问题。

在身高和体重没有改变的情况下,身材各部的视觉感受都被无限化的放大,暴露的是最极限的性感诱惑力。

先由面部说起,这里是值得韩霜玲引以为傲的地方,因为她的五官全无一丝瑕疵。单就她一对天生上挑的杏眼以及随之一笑而生的妩媚,已足可让她傲视群芳。这本最不必雕饰的地方,现如今却不知用了什么方法使得脸庞的形状变得更加瘦削。这样一来最直接提升了脸庞的妩媚感,而五官组合的完美之处也更明显的表现出来。

因为是天生的‘自来卷’,平日里为了不引人注目,韩霜玲总是选择把头发扎起。今天的她则特意将前边的头发从中间分岔熨烫,后面的头发则进行滋润营养,使之松散于后肩更显柔滑光亮。如此精心的处理,秀发表现出错落有致的立体感加上韩霜玲更胜往昔的娇美面容以及面容间分寸得体的化妆修饰,表现出韩霜玲身上成熟优雅的高贵气息。

脸庞顺着雪白的脖颈往下,就是韩霜玲傲人的胸部了。以往36E罩杯的尺度已足以让人双眼刺痛,而现在胸前文胸紧实的提拉力足可以证明这一数据早已被打破。陈敏仪初步目测了一下,韩霜玲现在的胸围尺度最少也在36F罩杯之上。随着呼吸,胸前的一对乳鸽轻微沉浮。这证明韩霜玲现在的乳房不单只是尺寸上变化,形状和弹性都要更胜以前。这决不是平常的丰胸手术只靠填充物增加尺寸而使手感降低的手段所能办到的。

像韩霜玲这种经历过生育30多岁的少妇,相比要维护住娇美的容颜,则保养出性感的身材过程要艰难的多。韩霜玲虽然天生丽质,却也难免顾此失彼。在陈敏仪眼中以往的韩霜玲虽将身材保持的错落有致,遮没了岁月留下的痕迹。但无奈腹部的稍显凸起却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当旁人的目光多为韩霜玲的美丽所折服时,这里总会适时提醒其实韩霜玲的美艳也在随着时间悄悄流逝。

然而现在韩霜玲的腰际却是一如青春少女般的结实平坦。毫无经历过生育的妊趁轨迹,陈敏仪甚至可以从韩霜玲贴身的内衣夹缝中窥测到少许腰际的肌肤,那里同样是自然的光滑润泽。

“这到底是怎样做到的呢?”陈敏仪很自然的把注意力放在了这上面。此刻在陈敏仪眼中,除了一点惊奇,慌乱。更增加了一种说不清的东西,那是女人之间无法用语言诠释清楚的。因为自己的天生丽质,所以陈敏仪对自己周围同级女人的变化并不放在心上。

但韩霜玲则不同,那是自己心目中的偶像。无论从学识,智慧,谈吐容貌还是其它各个方面,韩霜玲身上某种细微的变化,都能快速勾起陈敏仪暗藏心底的好胜之心。只有像韩霜玲这样各方面都无可挑剔的女人才有资格与自己平等对话,当然这种想法平时是压制在心底深处的,甚至连陈敏仪自己都弄不明白为什么独对韩霜玲会产生争强好胜之心。但是今日今时已不同以往,陈敏仪的身上正在发生着让她不能想像的可怕变化。这种变化打开了她心底最深处的钥匙,并将这种力量逐渐放大再放大。

陈敏仪很自然的想到了自己平日里不辞辛劳的诲书育人,想起了自己不计回报的为家庭的无私奉献。想起了自己修长的手指浸在粉笔屑中逐渐变得粗糙,想起自己由于过于在意家人的冷暖衣食而忽略了基本保养而使圆润珠滑的皮肤黯然失色。在这一刻,陈敏仪心里的价值天平已经发生倾斜,她有些极端的开始忌恨起自己往日里的生活。想着自己身上的光华渐隐的同时,韩霜玲的身上却在大放异彩。这以往与自己平分秋色的容颜,如今却相差如此大的距离,这到底是为什么?陈敏仪开始在心底不住的问自己。

韩霜玲今天一袭黑色的薄纱罩衫,搭配粉色的内衫,效果简明直接。紧缩型的粉色内衫很好的勾勒出韩霜玲上半身曲线,向外释放着骇人的诱惑力。因为胸前那对炫目的乳鸽凸度远超想像,所以尽管内衫的弹性极好,下摆处却仍被提拉至肚脐以上。

最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的事。是在韩霜玲精致平滑的肚脐上俨然穿刺着一个银色的金属圆环,圆环晶莹闪亮,在腰部白晰紧致的皮肤衬托下,为曲线婀娜的身材的环伺灵动与神秘。

韩霜玲今天的胸前效果却不仅体现于乳房尺码的变化,有很大一部分还是要归功与那已经平坦如砥的腰际。正是腰际强烈的凹陷感对比形成的反差效果,才使韩霜玲的胸前凸起有更强的冲击力。同时,黑色的薄纱外衫又隐约覆盖住了内衫所无法照顾到的地方,既为上下身效果的联接起到了良好的过渡作用,又略收回了一些直白色彩。使全身的性感之色没有太直露,但其实这种欲说还休的态势更加让人浮想联翩。

陈敏仪端起咖啡轻抿一口,想要借咖啡中夹杂的苦涩来止住脑海中不断涌出的离奇思想。

而韩霜玲并没有给陈敏仪这个清理思绪的机会,她用敏感的视角上下打量着陈敏仪。在她观察到陈敏仪一系列不自然的掩饰表情后,便已经探知了陈敏仪此刻思绪的主线。

韩霜玲悦耳的叮咛在陈敏仪耳边响起:“敏仪,你一定想了解我刚才所说的”真正的女人“所指的是什么?”陈敏仪几乎要脱口而出:“是的,我想知道。”可是她的脑海中猛然想起这个话题并不是今天与韩霜玲见面的重点。想到这,陈敏仪直截了当的接口道:“韩姐,今天来和你见面,是想和你谈一下你的儿子陈启飞最近的情况。”

“小飞,小飞怎么了?”韩霜玲梦呓般的念着这番话,脸上的神态略显呆滞。但很快韩霜玲恢复了常态,她的脸上挂着一丝笑意,用一种冷漠的语气反问道:“怎么,小飞最近的情况不好吗?”这种反应的确是大出陈敏仪所料,她没有想到以往那个拿自己儿子视若珍宝的韩霜玲竟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以至于她无法决定要用怎样的口吻去接话。

莫了,陈敏仪还是回答道:“韩姐,陈启飞最近情况很不好,上课的时候经常走神,学习成绩也下滑的很厉害,我不知道这是否受……”下面的话没有说完,便被韩霜玲挥手制止了。韩霜玲仍是满面笑容的回答道:“敏仪,启飞的情况你我都清楚,他即使有短暂的退步也会很快赶上去的,你说是吗?”陈敏仪还要争辩:“可是。”

“其实我今天是专程为敏仪你而来的,相比小飞的情况,我想敏仪你的情况要更严重。”“我的情况,严重?”陈敏仪先是对这番话疑惑,而后是哭笑不得。“韩姐,我的身体还是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变化啊。”

“不,韩霜玲收起笑容,开始正色说道:“敏仪,最近是否感觉到心慌气闷,精神一直恍惚老走神,夜间容易睡不着,在白天却容易进入一种半昏迷状态。”

陈敏仪被韩霜玲一连说出的症状吸引了注意力,只因为这几句话正与自己这几天的生活状态太相吻合了。她接口道:“是啊,韩姐,你是怎么发现这些症状的,我以为这只是普通的睡眠不足,所以没加注意,这种情况严重吗。”韩霜玲郑重回答道:“我只是通过你的气色判断,这些特征与最近在国外新出现的‘帕梅尔式综合症’相吻合,没想到真的被我说中,这种病系脑供血机能出现偏差所致,在初期阶段因为症状的不明显和并没有较大的不适感,往往容易被人疏忽,但若一直拖下去,情况便很难预想。”

“那要怎样医治呢?”“这个,噢,我想起来了,我正好随身带着专门研制出治这种病的外国进口特效药,你不妨试一下。”

任何一个头脑清醒的明眼人都能想明白,世上怎会有这么巧合的事?而韩霜玲就更不可能仅凭一些表面观察就直接断症下药的。但正所谓体己则乱,也许是这个计划太过周密,又或是陈敏仪的身心因为疲惫而产生闭塞,总之陈敏仪平常那思路清晰的大脑没有多想,一门心思期待着韩霜玲取出那治病的“灵丹”来解救自己。

韩霜玲从随身的挎包中摸出一瓶蓝色的液体递到了陈敏仪面前。透过透明的瓶瓶可以看到里面正有淡蓝色药液在频繁的上下翻腾,仿佛瓶中积蓄了无穷的力量,加上瓶面标签上画着的“一个美丽的天使被两条大蛇紧紧缠绕”的图案,让人感到说不出来的诡异与不安。

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陈敏仪踌躇着并没有伸手去接药瓶。

见陈敏仪还在犹疑着,韩霜玲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正色说道:“敏仪,咱们是多年的好朋友了,难道我会害你吗?”“不是,韩姐,我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这个意思,就把它拿着。”韩霜玲笑着拉过陈敏仪的手,把药瓶轻轻放在她手心。感受着手掌上传来的冰凉感觉,再抬眼望着韩霜玲眼中释放出的友善的目光。陈敏仪终于下定了决心,将药瓶紧紧攥在手心里。

韩霜玲脸上挂着赞许的笑容,叮嘱道:“夜晚临睡前,把它喝下去,有效果的话,给我电话,我会为你订购一个疗程的剂量。陈敏仪还以感激的微笑,道:“韩姐,真不好意思,为我的事要麻烦你。““敏仪你太客气了,怎么会麻烦呢?”韩霜玲笑着端起了咖啡杯。

放下咖啡杯的时候,韩霜玲顺势看了一下手机,然后说道:“真不好意思,还有工作要忙,敏仪,没别的事我先走了。”边说话边起身,并对要起身送行的陈敏仪安抚道:“不用送我了,别忘了我说过的话。”陈敏仪点点头,顺势扫视了韩霜玲腰际以下的部位。

那种感觉无法用语言表达,堪称完美到无可挑剔。平坦如砥的腰际以下连着的是丰厚浑圆的臀部,虽然丰满却并没有丝毫的坠涨感,单凭目测可以看出现在的臀围尺寸也早已超过了以往。但那优美的臀形却并没有因为尺寸的上涨而改变,浑圆的臀线上该收紧的地方收的更紧,该放开的地方也更有张力,臀形的美感反而更胜昨昔。

韩霜玲今天下身着的是一件黑色超短裙,这样的超短尺寸就连十几年身材一如既往的陈敏仪都不敢轻易尝试。然而,韩霜玲今天穿在身上却流露着无限的妥贴和性感,更有两条白晰结实的大腿从裙下伸出,为这一副完美的曲线身材图更增添了一大亮点。

随着裙底腿部的不断运动,可以看到韩霜玲的腰际以下的臀围随之自然的轻微起落摆动。陈敏仪明白这是因为韩霜玲腰际两侧的臀部直肌已经被充分的伸展,所以才会产生臀部随运动自然起落运动的臀波。如此生动的诱惑力使这具成熟性感的身体更成为万人期待的极品尤物。

在韩霜玲快要走出咖啡厅时,邻座的一位男士突然转身。韩霜玲猝不及防,将那位男士手中的咖啡杯碰到了地上。韩霜玲连声的对不起,正要俯身去捡杯子的碎片。却看到那位男士正在愣愣的看着自己出神,不由脸上有些发烧。报以歉意的一笑:“先生,对不起,我……”那位男士这才回过神来,连声的:“没事没事,是我不小心才对。”韩霜玲还礼的点点头,走出了咖啡厅。

走在街旁的马路上,韩霜玲感觉有些清冷。她回忆起刚才与自己撞在一起的那位男士,大大的杏核眼,鼻梁很长,殷红的樱桃小嘴,身材瘦削但玉立挺拔。算是个美男子,只是长得有些秀气了。眼神也有些尖锐,透着一股杀气。韩霜玲在心里对自己晒笑:“自从……便开始注意起街上行走的各色的男人,每逢碰到帅气点的,就会有心动的感觉。”这种感觉是自己控制不住的,而且感觉越来越明显。“呵。”韩霜玲哈了一口气,无可奈何,慢慢的向前走着。

而就在此刻,在韩霜玲身边正有一辆黑色轿车悄无声息的贴了上来。车子在韩霜玲身边停住,“上车”,车里有人粗声吩咐道。韩霜玲有些懊恼的盯着车上的人,最后还是顺从的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东馆”经理室内,赫东来一边抚摸褪去外衣只余胸围和底裤的韩霜玲光滑的肌肤,一边讥笑道:“‘帕梅尔氏综合症’,真是好笑,看来你不仅身材完美,编谎话的本事也很完美,哈哈哈。”笑声中,赫东来双手开始在韩霜玲的重要曲线部位来回摩挲抓揉。韩霜玲的呼吸开始紊乱,脸色也开始发红,但她仍用那冷漠的语调问道:“我该做的都做到了,那么你承诺的事呢?”

“我?”“对,是你。”赫东来用讥讽的眼神看着韩霜玲,无赖般的答道:“我好像不记得答应过你什么。”“你,韩霜玲脸上现出恼怒的神色,但随即回复平静,她用冰冷的话语答道:“我早料到会是这个结果,你们是没有信誉可言的。“赫东来手指勾开韩霜玲的底裤边缘,手伸进去快速蠕动着。在韩霜玲的耳边轻声咛嘱道:“宝贝,这种药是没有解药的,就算真有解药,我会给你吗?难道你能忘记我们在这个房间销魂的日日夜夜。”

韩霜玲身体一震,喊道:“不要再说了。”随之两行泪水顺着娇好的面庞滴落下来。赫东来舔吃着晶莹的泪水,满意的看着从底裤中抽出的手上已经沾满了粘稠。然后拦腰把韩霜玲抱起,大步向旁边的侧室走去。身周伴随着韩霜玲无力的哭喊和赫东来得意的笑声。

一件浊湿紧皱的底裤被扔到了侧室的门边,赫东来的笑声被大口的喘息声取代,声音越来越重。而韩霜玲的哭喊也开始变得有气无力,终于也变成了断断续续的呢喃。屋里憾人的活力被无限次的提升,却没有要中断的迹象。这表明今天的这场性戏和以前一样又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