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幻靈 (14) 作者:自來也

簡體

. book18.org

【藍色幻靈】 book18.org

作者:自來也book18.org

2020/09/14發表於:SIS book18.org

.book18.org

第十四回:程式生活 book18.org

周一的清晨,陳敏儀拖著略帶僵硬的身體奔波於都市的人流之中。 book18.org

昨夜的睡眠並沒有讓她的心神得到放鬆,反而是身體更疲倦了。「奇怪,身體雖然十分疲勞,可是卻難以入睡。」陳敏儀一邊想著,一邊走在晨光中學的必經之路上。 book18.org

因為得不到充分的休息,所以她的注意力也渙散了。對於以前的她來說,這種情況是絕不可能出現的。她熱愛教師這個行業,在這個行業投入了自己全部的熱情。以往的每個周一,她一想到是自己教師生活新的開始。便感到渾身充滿力量,更會懷著無限的熱情奔向校園,可是今天……」 book18.org

陳敏儀正在胡思亂想著,旁邊衝上來兩個熟悉的身影。陳敏儀嚇了一跳,待看清是自己班上的學生陳啟飛和劉柱時,這才驚魂稍定。只見劉柱滿臉笑容,脫口說道:「哇,陳老師今天好漂亮。」這句平常的讚揚之語,若是換在平時,陳敏儀定會一笑了之,可今天的她心底里卻產生了別樣的感覺。 book18.org

沒有做出回答,陳敏儀的雙暇早已飛上兩片紅暈。她低下頭,把剛才由於慌亂散在臉前的長髮用手輕輕捋到了耳後。劉柱的話,在她看來,並不是一個17歲男孩對自己老師的稱讚。而更像一個男人對自己心愛的女人表達。陳敏儀的心中莫名產生了一絲欣喜。這反應使她並不像一名已婚少婦,卻似一名青澀少女在聆聽自己的親密愛人傾訴。 book18.org

陳啟飛觀察到了陳敏儀異常的反應,他急忙拉著劉柱,對陳敏儀說道:「陳老師,我們先走了。」陳敏儀笑著點點頭,二人跑向校園。在奔跑過程中,劉柱竊笑著。他也看到了陳敏儀的反應,心中興奮的發狂。 book18.org

因為一二節沒有課,所以陳敏儀留在辦公室背課。閒暇之餘,陳敏儀又想起劉柱剛才對自己說的那句話。她輕笑一下,心裡默念道:「一個小孩子,竟然對自己做出了評價。」感覺好笑之餘心底再湧起一陣甜蜜。周圍同事互相對視,在他們眼中,陳老師平常背課的時候都是一臉嚴肅,何以今天如此反常呢? 第三節課的鈴聲準時響起,陳敏儀緩步走入班級。她先背過身在黑板上寫下自己今天要講的知識要點,然後開始了精彩細緻的講解。第三節課是學生精力的低潮期,注意力一般在這節課開始下滑。可在陳敏儀通俗幽默的話語解說下,每個學生都聽得聚精會神,時不時的還會穿插上一陣笑聲。 book18.org

講解完內容,陳敏儀低頭看一下表,離下課還有十分鐘。她便照例對台下的同學說道:「課講完了,同學們還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舉手提問。」令她沒有想到的是,這次最先舉手的竟是全班成績最差的劉柱。看到自己的學生如此上進,陳敏儀十分欣慰。她快步來到劉柱座旁,溫柔的問道:「劉柱同學,哪裡不明白?」劉柱拿起課本,劃出幾個知識點。陳敏儀微笑點頭,儘可能用最簡單的方法將所述幾個知識點講解清楚。末了問道:「聽明白了嗎,如果不明白,課下可以單獨到辦公室找我。」劉柱點頭答道:「聽明白了。」陳敏儀微笑著拍拍劉柱的肩頭,繼而轉身對全班同學說道:「大家都應該向劉柱同學學習,學習這種主動提問的精神。」在得到大家一致的肯定答覆後,陳敏儀臉上掛滿了會心的笑。下課鈴響起,陳敏儀步出教室。在她看來,今天的教學是她自教書以來最愉快的。 而在劉柱看來,剛才的請教活動則沒有那麼簡單。就在陳敏儀專心致志給自己講授難點的時候,劉柱手上已經多了一面鏡子。趁著大家注意力集中的時機,他的手迅速挑開陳敏儀的裙子,向陳敏儀的兩腿之間伸了過去。鏡子定格於裙子的下擺處,鏡面上反射的正是陳敏儀裙底的春光。陳敏儀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細心指導學生功課的苦心,卻被學生利用對自己下體私處進行探索。 book18.org

課間休息的時候,陳敏儀獨自坐在辦公室里。辦公室的門被輕輕推開,陳敏儀回頭看時,見自己的女兒董芳慢慢走了進來。陳敏儀問道:「小芳,有什麼事嗎?」董芳怯怯的說道:「媽,你以後能不搭理劉柱嗎?」「為什麼?劉柱同學積極要求進步,這很好啊。」陳敏儀疑惑的說道。董芳漲紅臉接口道:「因為,因為,因為我看到他借提問的機會趁機偷看你。」 book18.org

陳敏儀一愣。對於剛才劉柱的所為,陳敏儀其實是有察覺的。現在聽了女兒的話,更印證了心中的想法。陳敏儀若有所悟的點點頭,說道:「唔,我以後會注意的。」「光注意是不行的,劉柱這個學生品行極差,媽你要多防備他一點。」見陳敏儀沒有提高重視,董芳又說道。「行了,媽媽是成年人了,知道該怎樣處理這樣的事,你快些去上課吧。」陳敏儀不耐煩的回答道。 book18.org

董芳睜大眼睛,不認識的看著陳敏儀。這真是以前那個溫柔善良的母親嗎?怎麼她今天的舉動讓自己如此陌生。陳敏儀也意識到自己剛才的口氣有些過重,她重又將女兒拉到身邊,輕聲的說道:「劉柱同學雖然有缺點,可是我們不能因為這樣就歧視他,而應該多在學習中幫助他,使他和我們一起進步。」見女兒還要爭辯,陳敏儀又笑著說道:「好了,好了,媽媽知道你是為我好,我會注意的,快去上課吧。」 book18.org

話說到這個地步,董芳只好作罷,快步跑出了辦公室。 book18.org

陳敏儀向窗外看去,發現一陣微風捲起一片樹葉在自己窗外飛舞了一會兒,又飄開了。 book18.org

時光一晃又是周末的清晨,陳敏儀剛一起床就坐到梳妝檯前精心打扮。這個舉動讓與之朝夕相伴的丈夫董文浩頗為意外。在董文浩眼裡,陳敏儀除了在學校慶典等一些極少數隆重場合才略微打扮之外,業餘時間一直都是素麵朝天的。怎麼今天卻如此反常? book18.org

董文浩認為,妻子的美是天然不必修飾的,是出自於身體本質的一種全無瑕疵的魅力。這樣的外形條件如若加倍修飾的話,反而破壞了那種天然美的韻味。 不管心裡如何想,董文浩還是幸福的在床上觀察著陳敏儀梳妝的一舉一動。看著自己的妻子因為眉目之間略施粉黛的妝容,而將平時身上那種清純淡雅的氣質升華的更加絢爛奪目。董文浩不由在心底里讚嘆,今天的妻子比往日的任何一日都要嬌俏迷人。 book18.org

想到此處,董文浩用半是調笑半是嫉妒的口吻說道:「哎呀,陳大小姐今天學校有什麼活動嗎?如此華美的裝束可是很容易讓那些男同事幻想的。」陳敏儀回頭,送上千嬌百媚的一笑,說道:「貧嘴。我今天當然有重要的事,可能一天不回來了,你照看一下小芳。」董文浩應聲答應,心裡卻泛起一陣失落。 外面突然響起「迪迪」的汽車喇叭聲,陳敏儀著急的望向窗外。然後再次回頭叮囑道:「早飯你和小芳吃吧,我先走了。」說完就急急的跑出臥室,董文浩聽到的是屋門被重重甩上的聲音。萬分盼望可以一起甜蜜度過的周末,卻得到這樣的結果。董文浩感到心裡十分惆悵,也只好無奈的走下床。 book18.org

正在這時,董文浩看到梳妝檯的一旁還放著妻子的挎包。「說不定有很重要的資料。」董文浩這樣想著,沒有猶豫,簡單的披上一件外衣便衝出了屋外。 街道晨曦未散,董文浩一眼就看到前面不遠處停著一輛黑色轎車,轎車的車窗正在徐徐關閉。他立即急步趕了上去,總算及時趕到車窗前,董文浩喘著粗氣說道:「敏儀,你怎麼這麼不小心,你……」下面的話還沒說完,戲劇性的一幕發生了,轎車在董文浩即將站定的一剎那發動了,絕塵而去。 book18.org

董文浩直直地望著遠去的車影,心裡自怨道:「唉,要是剛才再快一點就好了,只差一小步就追上了。」 book18.org

然而生活的節奏有時往往只在半步之間,如果一切重來,董文浩真能追上嗎? 無從思考,董文浩只有背轉身,帶著無限的懊悔走回家。 book18.org

沒有話語,轎車在筆直的公路上急速行駛著。陳敏儀望著車窗外急速閃逝的景色,她的心中又何嘗不是此起彼伏,幻象迭起呢。變幻的景致以及轎車平穩的節奏讓陳敏儀倍感乏味,她輕輕合上雙目想要讓自己不斷翻騰的內心平靜下來。 車子到達的時刻,張可早已滿面笑容站在「東館」大門外等候。見到陳敏儀姿態優雅的從車子裡出來,張可急急的迎了上來,他握住陳敏儀白晰嬌嫩的雙手,春風滿面的說道:「歡迎陳小姐的再次光臨,我保證,這將會是個難忘的周末。」說完順勢牽起陳敏儀的手走向大廳,那情境宛如初戀男女肢體廝磨那樣坦然。陳敏儀並沒有因為對方過分的親近舉動而產生反感,反而是主動配合張可急促的步調步入大廳。 book18.org

進入瑜珈室,換好練功服,然後安靜的坐在張可的面前。一切的表現都像是理所當然,陳敏儀的生活就像被人設制好的程式,失去了自我,只單純的依附於執行。 book18.org

張可貪婪的審視著面前這位嬌美誘人的少婦,那眼神就像一隻獅子看到一隻羊羔走進自己視線一樣。和一周前相比,陳敏儀的身上又起了不少的變化。她的腿部更修長了,腰際更收緊了,胸圍也豐滿了不少。而最主要的是她面部的輪廓,原來稍顯稚嫩的感覺,現在由於清瘦而使臉部的瘦削越加明顯。單純的氣息正在逐漸蛻去,換來的是成熟少婦應有清熟之色。就好像一隻雪梨,剃除了梨皮,裡面的部分才是最誘人的。 book18.org

張可不由心裡暗暗稱奇,他沒有想到這種看似的病容放在陳敏儀身上反而更增加了其成熟的韻味。正有「一枝梨花春帶雨」般的意境,張可心裡讚嘆著,從沒有見過一個女人病還病的這麼美的,看來陳敏儀果然是會令男人朝思暮想的極品女人。當然這種看似的病態不會是陳敏儀自身引起的,對於引起它的根源所在張可當然是瞭然於胸了。 book18.org

張可強迫著自己不能再看下去,因為他怕再看下去,自己就真的會像一隻獅子撲向羔羊般的控制不住自己而撲上去。 book18.org

他稍稍定了一下神,然後輕輕的摁下了放音鍵,輕柔舒緩的音樂再次流出。張可凝視住陳敏儀雙眼,瞳孔中的陳敏儀逐漸變得渺小而深陷其中。和著音樂的節奏,張可一字一頓的說道:「敏儀,今天你做的很好,以後每個周末你都想要到這裡來,任何事情都阻止不了你來到這裡,知道嗎?」陳敏儀慢慢合上雙目,睫毛急速抖動著,並沒有立即回應。 book18.org

張可卻並不介意,他仍舊耐心的重複著剛才的話。直到陳敏儀張可芳唇回答道:「知道了,我會照辦的。」得到肯定答覆的張可臉上浮現出冷冷的笑,他輕輕的說道:「準備好了,下面我們開始……」 book18.org

周三的課間,一個人坐在辦公室發愣的陳敏儀不防被突然大作的電話鈴聲驚醒。她下意識的抓起話筒,道:「喂,請問?」電話那邊一個冷艷的聲音回答道:「喂,我是韓霜玲,是陳老師嗎?」陳敏儀的臉上恢復了笑容,在她相交的所有知己中,無論從相貌,身材,氣質,學識,以及凡是女人平時生活的各個方面,韓霜玲都是她最欽佩的。類似於「英雄惜英雄」,大概這叫做「美女惜美女」吧。 陳敏儀熱情的回答道:「是啊,韓姐,我是陳敏儀,最近好嗎?」那邊頓了一下,說道:「哦,很好,今天有時間嗎?」陳敏儀答道:「嗯,我下午我沒有課。」韓霜玲說道:「那好,我們約一下吧。」陳敏儀回答道:「其實我是想主動約您的,因為我想談一下陳啟飛最近的學習。」談到兒子陳啟飛,韓霜玲冰涼的語調開始有了點溫熱,她輕輕問道:「怎麼?啟飛最近的學業不好嗎?」陳敏儀回答道:「他的學習退步很大,整天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我想如果不能了解他內心的負擔,是很難幫助他的。」對方出現了短暫的沉默,然後聽到韓霜玲長出一口氣說道:「那好吧,我們下午見。」說完掛上了電話。 book18.org

午後,陳敏儀獨自坐在一家咖啡廳靠窗的座位上。這裡是她約定和韓霜玲見面的地方,身旁是各色行色勿勿的路人,身前是一杯溫熱的咖啡。然而這些都沒能引起陳敏儀的興趣,她在專心想著自己的事情。看一下時間,自己比約定時間早到了十分鐘,陳敏儀喝了一口咖啡,又陷入到沉思中。 book18.org

最近劉柱在班上的提問越來越「積極」,雖然知道他提問的目地是在藉機偷看自己,可自己又該以怎樣的方式來應對呢。處罰太重可能會就此傷了學生的心,給其心理造成陰影,而處罰太輕可能不起作用,反而是別種方式的鼓勵。「唉,真是惱人青春啊。」陳敏儀心底發出這聲感嘆, book18.org

其實說到心裡,在每次劉柱偷看自己的時候,自己的心裡多少會產生一點兒期待。對已為人婦的自己還能吸引的青春年少的目光追隨,陳敏儀在心裡暗暗欣喜。那不同於成年人火熱的眼神,還有那未嘗人事熱辣的精力,以及……直是別有一番情趣。陳敏儀阻止自己不能再想下去,因為她感覺自己的臉已經漲紅,身體也微微發熱。她拿起勺子使勁在杯子裡攪動著,又心虛的觀察著周圍的人是否注意到自己心理上的變化。還好,周圍人都在各忙各的,並沒有特別關注她。陳敏儀鬆了一口氣,她猛喝了一口咖啡,心裡自怨道:「該死,真是瘋掉了,自己怎麼會聯想到那種事?」然而一旦她放鬆心思,思緒便又不自主的回到這個問題上來。 book18.org

正在意亂情迷之機,陳敏儀忽然聽到咖啡廳里響起一片驚艷之聲。眾人的目光齊轉向門口外張望,陳敏儀的目光也不由自主的隨著大家朝門口望去。 咖啡廳的入口處,此時正有一名風姿綽約的成熟女人在推門緩步進入。就在那名成熟女人走進咖啡廳的一剎,咖啡廳內所有人包括陳敏儀在內這一刻仿佛都停住了呼吸。大家都凝住呼吸緊盯著成熟女人的一舉一動,生怕每一分的疏忽都會成為自己永遠的遺憾。 book18.org

然而,讓大家同聲而動的卻僅是女人身上成種風情的一面,就是隨著女人腳步走近而逐步向大家靠攏那股性感妖艷的氣息。無暇顧及其它,僅憑這股周身散發的素質便足以驚艷全場。 book18.org

女人風情款款的向陳敏儀這邊走來,和著眾人一片艷羨聲中陳敏儀打量著正在向自己走來的這名女人。1米70左右的身高,白晰的肌膚以及臉龐上那極富穿透人心力的五官。陳敏儀意識到了什麼,她失神的脫口叫出:「韓霜玲,韓姐,是你嗎?」說這句話的時候,韓霜玲已經來到了近前,她對起身相迎的陳敏儀報以一個微笑。 book18.org

兩人落座的時候,陳敏儀仍感覺眼前的事不可思議。以至於她在韓霜玲坐定之後,仍失禮的用眼神上下打量著韓霜玲。然後和記憶中韓霜玲以前的形象比照過,發現現在的韓霜玲與以前的形象已經毫無聯繫。雖是如此,陳敏儀仍可以肯定在自己面前的,就是『晨光市中心醫院心腦血管外科主任』素有『冷美人』之稱的韓霜玲。 book18.org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一個人前後形象反差會這麼大呢?」陳敏儀想到頭痛也想不通。倒是韓霜玲淡定的問道:「怎麼?感覺我的變化大嗎?」「是,噢,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陳敏儀慌亂的答道。韓霜玲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在她放下杯子後,臉上湧現出一股醉人心魄的笑容,然而這笑容之中卻夾雜了一種說不清楚的苦澀。韓霜玲像是對陳敏儀解釋,又像是對自己說道:「這種變化只緣於我做回了真正的女人。」「真正的女人。」陳敏儀感覺這樣的答案讓她一頭霧水,她不能理解韓霜玲所說的「真正的女人」指什麼。 book18.org

在以前和韓霜玲的交往中,韓霜玲給人的感覺永遠是幹練沉穩。現在她身上早已看不到這些顏色,換而卻是一種對生活的平淡任之,仿佛世上的一切事在她眼中都不過是過眼浮雲,任何事情都再無法引起她的興趣。不僅如此,同為女人的敏感使陳敏儀感覺到並非只平淡那麼簡單,這背後包含了一種讓人說不清楚的媚惑,一種被刻意壓制又隨時可以噴發的騷亂。清楚了這些,陳敏儀對這段時間陳啟飛成績下滑的原因隱約有了答案。 book18.org

相形之下,韓霜玲身體上的變化則是一目了然。雖是同一個人,但前後的對比很容易讓人誤會是兩個人。能讓人產生如斯錯覺,變化效果之大已經可想而知了。陳敏儀怎麼也想不通是什麼會讓人變化如此之大,這絕不是一兩個普通的整形手術就能辦到的問題。 book18.org

在身高和體重沒有改變的情況下,身材各部的視覺感受都被無限化的放大,暴露的是最極限的性感誘惑力。 book18.org

先由面部說起,這裡是值得韓霜玲引以為傲的地方,因為她的五官全無一絲瑕疵。單就她一對天生上挑的杏眼以及隨之一笑而生的嫵媚,已足可讓她傲視群芳。這本最不必雕飾的地方,現如今卻不知用了什麼方法使得臉龐的形狀變得更加瘦削。這樣一來最直接提升了臉龐的嫵媚感,而五官組合的完美之處也更明顯的表現出來。 book18.org

因為是天生的『自來卷』,平日裡為了不引人注目,韓霜玲總是選擇把頭髮紮起。今天的她則特意將前邊的頭髮從中間分岔熨燙,後面的頭髮則進行滋潤營養,使之鬆散於後肩更顯柔滑光亮。如此精心的處理,秀發表現出錯落有致的立體感加上韓霜玲更勝往昔的嬌美面容以及面容間分寸得體的化妝修飾,表現出韓霜玲身上成熟優雅的高貴氣息。 book18.org

臉龐順著雪白的脖頸往下,就是韓霜玲傲人的胸部了。以往36E罩杯的尺度已足以讓人雙眼刺痛,而現在胸前文胸緊實的提拉力足可以證明這一數據早已被打破。陳敏儀初步目測了一下,韓霜玲現在的胸圍尺度最少也在36F罩杯之上。隨著呼吸,胸前的一對乳鴿輕微沉浮。這證明韓霜玲現在的乳房不單只是尺寸上變化,形狀和彈性都要更勝以前。這決不是平常的豐胸手術只靠填充物增加尺寸而使手感降低的手段所能辦到的。 book18.org

像韓霜玲這種經歷過生育30多歲的少婦,相比要維護住嬌美的容顏,則保養出性感的身材過程要艱難的多。韓霜玲雖然天生麗質,卻也難免顧此失彼。在陳敏儀眼中以往的韓霜玲雖將身材保持的錯落有致,遮沒了歲月留下的痕跡。但無奈腹部的稍顯凸起卻是無法改變的事實,當旁人的目光多為韓霜玲的美麗所折服時,這裡總會適時提醒其實韓霜玲的美艷也在隨著時間悄悄流逝。 book18.org

然而現在韓霜玲的腰際卻是一如青春少女般的結實平坦。毫無經歷過生育的妊趁軌跡,陳敏儀甚至可以從韓霜玲貼身的內衣夾縫中窺測到少許腰際的肌膚,那裡同樣是自然的光滑潤澤。 book18.org

「這到底是怎樣做到的呢?」陳敏儀很自然的把注意力放在了這上面。此刻在陳敏儀眼中,除了一點驚奇,慌亂。更增加了一種說不清的東西,那是女人之間無法用語言詮釋清楚的。因為自己的天生麗質,所以陳敏儀對自己周圍同級女人的變化並不放在心上。 book18.org

但韓霜玲則不同,那是自己心目中的偶像。無論從學識,智慧,談吐容貌還是其它各個方面,韓霜玲身上某種細微的變化,都能快速勾起陳敏儀暗藏心底的好勝之心。只有像韓霜玲這樣各方面都無可挑剔的女人才有資格與自己平等對話,當然這種想法平時是壓制在心底深處的,甚至連陳敏儀自己都弄不明白為什麼獨對韓霜玲會產生爭強好勝之心。但是今日今時已不同以往,陳敏儀的身上正在發生著讓她不能想像的可怕變化。這種變化打開了她心底最深處的鑰匙,並將這種力量逐漸放大再放大。 book18.org

陳敏儀很自然的想到了自己平日裡不辭辛勞的誨書育人,想起了自己不計回報的為家庭的無私奉獻。想起了自己修長的手指浸在粉筆屑中逐漸變得粗糙,想起自己由於過於在意家人的冷暖衣食而忽略了基本保養而使圓潤珠滑的皮膚黯然失色。在這一刻,陳敏儀心裡的價值天平已經發生傾斜,她有些極端的開始忌恨起自己往日裡的生活。想著自己身上的光華漸隱的同時,韓霜玲的身上卻在大放異彩。這以往與自己平分秋色的容顏,如今卻相差如此大的距離,這到底是為什麼?陳敏儀開始在心底不住的問自己。 book18.org

韓霜玲今天一襲黑色的薄紗罩衫,搭配粉色的內衫,效果簡明直接。緊縮型的粉色內衫很好的勾勒出韓霜玲上半身曲線,向外釋放著駭人的誘惑力。因為胸前那對炫目的乳鴿凸度遠超想像,所以儘管內衫的彈性極好,下擺處卻仍被提拉至肚臍以上。 book18.org

最讓人感覺不可思議的事。是在韓霜玲精緻平滑的肚臍上儼然穿刺著一個銀色的金屬圓環,圓環晶瑩閃亮,在腰部白晰緊緻的皮膚襯托下,為曲線婀娜的身材的環伺靈動與神秘。 book18.org

韓霜玲今天的胸前效果卻不僅體現於乳房尺碼的變化,有很大一部分還是要歸功與那已經平坦如砥的腰際。正是腰際強烈的凹陷感對比形成的反差效果,才使韓霜玲的胸前凸起有更強的衝擊力。同時,黑色的薄紗外衫又隱約覆蓋住了內衫所無法照顧到的地方,既為上下身效果的聯接起到了良好的過渡作用,又略收回了一些直白色彩。使全身的性感之色沒有太直露,但其實這種欲說還休的態勢更加讓人浮想聯翩。 book18.org

陳敏儀端起咖啡輕抿一口,想要借咖啡中夾雜的苦澀來止住腦海中不斷湧出的離奇思想。 book18.org

而韓霜玲並沒有給陳敏儀這個清理思緒的機會,她用敏感的視角上下打量著陳敏儀。在她觀察到陳敏儀一系列不自然的掩飾表情後,便已經探知了陳敏儀此刻思緒的主線。 book18.org

韓霜玲悅耳的叮嚀在陳敏儀耳邊響起:「敏儀,你一定想了解我剛才所說的」真正的女人「所指的是什麼?」陳敏儀幾乎要脫口而出:「是的,我想知道。」可是她的腦海中猛然想起這個話題並不是今天與韓霜玲見面的重點。想到這,陳敏儀直截了當的接口道:「韓姐,今天來和你見面,是想和你談一下你的兒子陳啟飛最近的情況。」 book18.org

「小飛,小飛怎麼了?」韓霜玲夢囈般的念著這番話,臉上的神態略顯呆滯。但很快韓霜玲恢復了常態,她的臉上掛著一絲笑意,用一種冷漠的語氣反問道:「怎麼,小飛最近的情況不好嗎?」這種反應的確是大出陳敏儀所料,她沒有想到以往那個拿自己兒子視若珍寶的韓霜玲竟會做出這樣的舉動,以至於她無法決定要用怎樣的口吻去接話。 book18.org

莫了,陳敏儀還是回答道:「韓姐,陳啟飛最近情況很不好,上課的時候經常走神,學習成績也下滑的很厲害,我不知道這是否受……」下面的話沒有說完,便被韓霜玲揮手制止了。韓霜玲仍是滿面笑容的回答道:「敏儀,啟飛的情況你我都清楚,他即使有短暫的退步也會很快趕上去的,你說是嗎?」陳敏儀還要爭辯:「可是。」 book18.org

「其實我今天是專程為敏儀你而來的,相比小飛的情況,我想敏儀你的情況要更嚴重。」「我的情況,嚴重?」陳敏儀先是對這番話疑惑,而後是哭笑不得。「韓姐,我的身體還是和以前一樣,沒什麼變化啊。」 book18.org

「不,韓霜玲收起笑容,開始正色說道:「敏儀,最近是否感覺到心慌氣悶,精神一直恍惚老走神,夜間容易睡不著,在白天卻容易進入一種半昏迷狀態。」 陳敏儀被韓霜玲一連說出的症狀吸引了注意力,只因為這幾句話正與自己這幾天的生活狀態太相吻合了。她接口道:「是啊,韓姐,你是怎麼發現這些症狀的,我以為這只是普通的睡眠不足,所以沒加註意,這種情況嚴重嗎。」韓霜玲鄭重回答道:「我只是通過你的氣色判斷,這些特徵與最近在國外新出現的『帕梅爾式綜合症』相吻合,沒想到真的被我說中,這種病系腦供血機能出現偏差所致,在初期階段因為症狀的不明顯和並沒有較大的不適感,往往容易被人疏忽,但若一直拖下去,情況便很難預想。」 book18.org

「那要怎樣醫治呢?」「這個,噢,我想起來了,我正好隨身帶著專門研製出治這種病的外國進口特效藥,你不妨試一下。」 book18.org

任何一個頭腦清醒的明眼人都能想明白,世上怎會有這麼巧合的事?而韓霜玲就更不可能僅憑一些表面觀察就直接斷症下藥的。但正所謂體己則亂,也許是這個計劃太過周密,又或是陳敏儀的身心因為疲憊而產生閉塞,總之陳敏儀平常那思路清晰的大腦沒有多想,一門心思期待著韓霜玲取出那治病的「靈丹」來解救自己。 book18.org

韓霜玲從隨身的挎包中摸出一瓶藍色的液體遞到了陳敏儀面前。透過透明的瓶瓶可以看到裡面正有淡藍色藥液在頻繁的上下翻騰,仿佛瓶中積蓄了無窮的力量,加上瓶面標籤上畫著的「一個美麗的天使被兩條大蛇緊緊纏繞」的圖案,讓人感到說不出來的詭異與不安。 book18.org

氣氛頓時變得緊張起來,陳敏儀躊躇著並沒有伸手去接藥瓶。 book18.org

見陳敏儀還在猶疑著,韓霜玲收起了臉上的笑容,正色說道:「敏儀,咱們是多年的好朋友了,難道我會害你嗎?」「不是,韓姐,我不是這個意思。」「不是這個意思,就把它拿著。」韓霜玲笑著拉過陳敏儀的手,把藥瓶輕輕放在她手心。感受著手掌上傳來的冰涼感覺,再抬眼望著韓霜玲眼中釋放出的友善的目光。陳敏儀終於下定了決心,將藥瓶緊緊攥在手心裡。 book18.org

韓霜玲臉上掛著讚許的笑容,叮囑道:「夜晚臨睡前,把它喝下去,有效果的話,給我電話,我會為你訂購一個療程的劑量。陳敏儀還以感激的微笑,道:「韓姐,真不好意思,為我的事要麻煩你。「「敏儀你太客氣了,怎麼會麻煩呢?」韓霜玲笑著端起了咖啡杯。 book18.org

放下咖啡杯的時候,韓霜玲順勢看了一下手機,然後說道:「真不好意思,還有工作要忙,敏儀,沒別的事我先走了。」邊說話邊起身,並對要起身送行的陳敏儀安撫道:「不用送我了,別忘了我說過的話。」陳敏儀點點頭,順勢掃視了韓霜玲腰際以下的部位。 book18.org

那種感覺無法用語言表達,堪稱完美到無可挑剔。平坦如砥的腰際以下連著的是豐厚渾圓的臀部,雖然豐滿卻並沒有絲毫的墜漲感,單憑目測可以看出現在的臀圍尺寸也早已超過了以往。但那優美的臀形卻並沒有因為尺寸的上漲而改變,渾圓的臀線上該收緊的地方收的更緊,該放開的地方也更有張力,臀形的美感反而更勝昨昔。 book18.org

韓霜玲今天下身著的是一件黑色超短裙,這樣的超短尺寸就連十幾年身材一如既往的陳敏儀都不敢輕易嘗試。然而,韓霜玲今天穿在身上卻流露著無限的妥貼和性感,更有兩條白晰結實的大腿從裙下伸出,為這一副完美的曲線身材圖更增添了一大亮點。 book18.org

隨著裙底腿部的不斷運動,可以看到韓霜玲的腰際以下的臀圍隨之自然的輕微起落擺動。陳敏儀明白這是因為韓霜玲腰際兩側的臀部直肌已經被充分的伸展,所以才會產生臀部隨運動自然起落運動的臀波。如此生動的誘惑力使這具成熟性感的身體更成為萬人期待的極品尤物。 book18.org

在韓霜玲快要走出咖啡廳時,鄰座的一位男士突然轉身。韓霜玲猝不及防,將那位男士手中的咖啡杯碰到了地上。韓霜玲連聲的對不起,正要俯身去撿杯子的碎片。卻看到那位男士正在愣愣的看著自己出神,不由臉上有些發燒。報以歉意的一笑:「先生,對不起,我……」那位男士這才回過神來,連聲的:「沒事沒事,是我不小心才對。」韓霜玲還禮的點點頭,走出了咖啡廳。 book18.org

走在街旁的馬路上,韓霜玲感覺有些清冷。她回憶起剛才與自己撞在一起的那位男士,大大的杏核眼,鼻樑很長,殷紅的櫻桃小嘴,身材瘦削但玉立挺拔。算是個美男子,只是長得有些秀氣了。眼神也有些尖銳,透著一股殺氣。韓霜玲在心裡對自己曬笑:「自從……便開始注意起街上行走的各色的男人,每逢碰到帥氣點的,就會有心動的感覺。」這種感覺是自己控制不住的,而且感覺越來越明顯。「呵。」韓霜玲哈了一口氣,無可奈何,慢慢的向前走著。 book18.org

而就在此刻,在韓霜玲身邊正有一輛黑色轎車悄無聲息的貼了上來。車子在韓霜玲身邊停住,「上車」,車裡有人粗聲吩咐道。韓霜玲有些懊惱的盯著車上的人,最後還是順從的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book18.org

「東館」經理室內,赫東來一邊撫摸褪去外衣只余胸圍和底褲的韓霜玲光滑的肌膚,一邊譏笑道:「『帕梅爾氏綜合症』,真是好笑,看來你不僅身材完美,編謊話的本事也很完美,哈哈哈。」笑聲中,赫東來雙手開始在韓霜玲的重要曲線部位來回摩挲抓揉。韓霜玲的呼吸開始紊亂,臉色也開始發紅,但她仍用那冷漠的語調問道:「我該做的都做到了,那麼你承諾的事呢?」 book18.org

「我?」「對,是你。」赫東來用譏諷的眼神看著韓霜玲,無賴般的答道:「我好像不記得答應過你什麼。」「你,韓霜玲臉上現出惱怒的神色,但隨即回復平靜,她用冰冷的話語答道:「我早料到會是這個結果,你們是沒有信譽可言的。「赫東來手指勾開韓霜玲的底褲邊緣,手伸進去快速蠕動著。在韓霜玲的耳邊輕聲嚀囑道:「寶貝,這種藥是沒有解藥的,就算真有解藥,我會給你嗎?難道你能忘記我們在這個房間銷魂的日日夜夜。」 book18.org

韓霜玲身體一震,喊道:「不要再說了。」隨之兩行淚水順著嬌好的面龐滴落下來。赫東來舔吃著晶瑩的淚水,滿意的看著從底褲中抽出的手上已經沾滿了粘稠。然後攔腰把韓霜玲抱起,大步向旁邊的側室走去。身周伴隨著韓霜玲無力的哭喊和赫東來得意的笑聲。 book18.org

一件濁濕緊皺的底褲被扔到了側室的門邊,赫東來的笑聲被大口的喘息聲取代,聲音越來越重。而韓霜玲的哭喊也開始變得有氣無力,終於也變成了斷斷續續的呢喃。屋裡憾人的活力被無限次的提升,卻沒有要中斷的跡象。這表明今天的這場性戲和以前一樣又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